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廿六章

 

腼@(廿六1-33

本章集合一些以以撒为主要角色的故事。这些故事关及他在饥荒时,到基拉耳去旅程及他与当地的王和百姓的关系。那王名叫亚比米勒,他的军长名叫非各(26节)。这些名字与二十、廿一章出现的,说及亚伯拉罕也住在基拉耳附近时的名字相同。这不可能是对的。也许本章的亚比米勒是与亚伯拉罕交往的那人的儿子;而他父亲的将军的名字,从亚伯拉罕的故事,一不小心便转到这里来。只有与非各一起提及的那王的顾问亚户撒,才合适于此处。

(一)

然而,当我们更严密地检讨一下这些故事时,会发现它们不只与廿、廿一章共享亚比米勒和非各的名字,就连它们所描述的也是这些章中的事件,或多或少有点像是复制品。以撒像以前的亚伯拉罕一样,又是把他的妻子佯称为妹子,结果使自己与那王发生麻烦。他的牧人像亚伯拉罕的牧人一样,与亚比米勒的牧人为得水而争执。而本章结束时以撒与亚比米勒订立友好条约,好像廿一章所涉及的,希伯来语‘井’字与‘誓’字与别是巴城名字的关系。

也有不同之处。这位亚比米勒未把利百加带进宫中,但当他从窗外看见以撒与她‘戏玩’便明白真相。以撒未得到银子的赏赐,也未获许像亚伯拉罕那样随意定居,却因为他的农业成功,而太富有了,太有权势了,以致失却亚比米勒的宠爱,被赶到基拉耳地的边缘。两方的牧人为两口井争执,而不是为一口井;后来这些井都得到合适的名字──埃色是‘相争’的意思,而西提拿则是‘为敌’的意思。以撒的仆人也开了一口未发生冲突的井,后来取名利河伯,意思是‘地方’,就是太太平平的建造帐棚之地。这些名字没有一个曾在较早的故事中出现过。最后,这次与亚比米勒订的约不是为了一口井,虽然在王离去时以撒的仆人发现一口井,并且立即来告诉他这事。

大多数学者推断,这些差别并不很能消除两组故事之间的相似之处,也不太妨碍这里故意把以撒按他父亲的形象重造的印象。我同意他们,并且在本章发现相当多的‘添改’。事实上,本章称基拉耳的居民为非利士人,在第廿一章就小心地称‘非利士人的地’,意思是那地方后来被他们占据;这是一个形迹。我对本章前半,在创世记中,至少不是第三次提到‘妻──妹’的场面,特别感到猜疑。

不过,本章后半却比较真实。我们无须过于重视它所记载的命名仪文,但是事实上在族长时代,为井争执是常事。对于亚伯拉罕和以撒两人许多次经历这事,没有理由去怀疑它。所以很可能一场饥荒,迫使以撒从亚伯拉罕死后的居住地那里的南地沙漠庇耳拉海莱,迁到基拉耳地区,而且当他们在那里的时候,他的族人常常与土著为水的权利而争执。王与他的顾问从基拉耳出来,与那外来人订立一些暂定条约之类。

(二)

对我们来说,这些争吵的显着意义,乃是每次以撒都离去,迁到别处去。这一部分的冲突,都是‘主人翁’弃场而得解决。以撒的懦怯,理由不难猜到。他童年时代,他所爱的父亲把他绑起,看着他,挥着手上的刀;记忆起那可怕的一刻,便必然使他常常感到腼@和害怕。那事以后,他还要在这样一位‘伟大父亲’手下生活活很长的时期。

我们所得以撒其它零星印象,现在可以正确地了解在廿四章,一个成年人不顾任何代价离开迦南;同一章中描写他以一个默想者出现在田间;廿五章说他是喜爱以扫的人,因为他是个行动者,是他所不能的。以后在廿七章中,年迈的以撒怀疑事有蹊跷,终于还是向狡诈的雅各让步。以撒乃是逃避困难的人。他未能强大到堪当一家之长。那么少量关于他的真实故事在他的后裔中流传下来,那些流传下来的在他的后裔中加以修改,以求稍为给人深刻的印象,这是不足为奇了。

(三)

然而,正如本章也提醒我们的,神不只一次对这腼@的以撒显现,对他重申祂对他父亲所作关于地土和祝福的应许。‘不要惧怕’祂说,‘因为我与你同在’。这里对于我们这些平凡有如以撒的人,在人生的试炼中每每惧怕;又像他那样,根本不会立志作个亚伯拉罕那样的大人物的人,是多么大的安慰。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