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廿八章

 

逃走(廿七41-廿八9

雅各的希望如此靠不住有可能被粉碎:以扫是个猎人,惯于杀害,誓要在他们父亲死时便除灭他,这不足为奇。雅各虽得偿宿愿,可是他将不易保它。

(一)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看到雅各必须向利百加和以撒告辞。

当利百加听到以扫的打算时,她叫雅各逃到巴旦亚兰(意思是‘亚兰的田地’,也是哈兰地区的另一名称),她的兄弟拉班那里去。他要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或者像钦定本比较正确地地说的‘几天’──等到以扫消了怒气才回来。她知道她的大儿子是个脾气暴烈的人,他g一阵子便会接受无可奈何的安排。这方面她是对的,当雅各回到迦南时,事实便可证明,她甚至自己认为她有点厚道,对雅各说,‘为什么一日丧你们二人呢?’如果以扫杀了雅各,按照家族的法律,他犯了杀弟罪便要被处死,而他也是她的儿子啊!这一阵她内心的母爱表现出来了,但是只是一阵而已。

同时,她马上又在计划了,当以撒知道自己不久人世时,他会不会让他的新继承人离去呢?他明白他处境的危险吗?她狡猾地向他建议:雅各在米所波大米可以从拉班的女儿中找个妻子,而不像以扫那样,娶了这些讨厌的赫族女子。这一来,她唤醒了那老人对以扫不满意的惟一件事,而把他的思想带回到在他忧郁的人生中,惟一的快乐时刻,那就是当在田间看见亚伯拉罕的仆人从哈兰带她回来时,那一见钟情的欢乐。(我们不知道,他对她所唤起的记忆,有没有流过泪呢?)她的手段生效了,在以撒一再祝福之下,让雅各走了。

但是她也估计错误了。她没有估计到她的哥哥拉班,用阴谋把她的‘几天’变成悠长的二十年!她可能没有再见她的宠儿。这无畏又不动摇的女人,在雅各匆匆忙忙地带着羞忿离开这个应许承受为业之地,为了逃避他所曾战胜的哥哥的报复而与她告别,这是最后一面!我们连她死与埋葬的记录也没有。

人类的同情要求给她一个墓志铭。这墓志铭应当批评这一位以撒所爱的,天真快活,气度恢宏,而又深谋远虑的女子,她自从雅各诞生时起,便成为一个过份支配的母亲,忘我为他的缘故摆上一切,以致她的生命和她周围的人的生命,都充满不和与痛告。也许但丁(译者注:Alighieri Dante 1265-1321意大利名诗人,神曲,Divine Comedy作者)在他的诗句中说得最公允:

在悲惨中回忆欢乐的时刻,

没有比这更大的悲哀!

(二)

关于以撒的死,我们则有纪录。如果我们以前怀疑它是误置在卅五章,这一段便使我们信服。当然,如果雅各不认为以撒的保护不久便会撤除的话,他便不会逃走了。还有,如果以扫不以为他的生命差不多要了结的话,他也不会说及‘居丧的日子’。以撒自己对雅各最终说的话,也没有包括任何希望(如利百加那样)说在他儿子回来时自己仍健在。

然而,这些话所暗示的,乃是说老人家现在满足于以雅各为继承人,也接受它作为神的旨意。在他们之间没有互相责难,倒像是悄悄地相信,相信从这计划中将会出现‘万族’,而万族将透过雅各而继承‘亚伯拉罕的福份’,并且得到那赐给他的地。他至死都是胆小,只提亚伯拉罕,而总不把他自己放进去。但是这是一个美好的祝福,没有了创世记许多祝福中的粗鲁而又像胜利者的语调,包括一两天前因雅各的奸狡迫使他口所出的那一个。

似乎这敏感、胆小而又懦怯的人,在死的时候终于说(而我再一次引用但丁的话):

在祂的旨意里,是我们的平安。

(三)

当以扫看到雅各得到他父亲的同意,而去了巴旦亚兰的时候,他从他伯父以实玛利的女儿中娶了第三个妻子。这简短的消息,是不是暗示他依然对于他所失去的长子名份和福份,仍然念念不忘呢?在圈子之外以实玛利是否也像他自己一样呢?还是它暗示的正是相反的,那就是他自己停止试图拒绝了他父亲的喜爱,并且帮助消除家中的争执呢?因为以实玛利当然像拉班一样是‘家人’。简而言之,他仍被愤懑所支配,或是他已经像他母亲所说的一样,他会勉强同意与他兄弟调换位置呢?

正如往常一样,我们要自行决定。大多数的希伯来听众大抵会采取第一个估计。我则趋于选第二个结论,而且实实在在的,选了它便指出它的必然结果,就是或许雅各根本上无须逃走。

伯特利(Ⅰ):雅各的伯特利(廿八10-22

对历代珍爱这一段著名经文的希伯来听众,其重要意义,乃是它在族长雅各与以色列的伟大崇拜中心之前,所徐徐形成的联系。除了耶路撒冷及撒玛利亚以外,在旧约圣经中,伯特利比任何其它城市都提得多。它被约书亚占领(书八章),被迦南人再占领,然后被众支派再占领(士一22以下)。约柜在未运到示罗(撒上三3;四3),以及在大·时代运去耶路撒冷之前,最先就放在那里(士二十27)。其后在所罗门死后王国分裂,它便是北国的主要圣所,也是犹太耶路撒冷的敌手。它是耶罗波安放置他两个金牛犊之一所在(王上十二28-29),也是阿摩司宣传他评击虚伪崇拜的讲章之地(摩四4);因为他这样做而引致麻烦(摩七10-13)。考古学证实它存在于雅各时代之前,而按照这段经文,那时它的名字是路斯。不过,可能迦南人也称之为伯特利,这名字原来意思是‘伊尔(El,就是迦南人的主神)之家’。但是这却不为希伯来人所接受,于是传说发展为接受它的第二个名字,重新解作‘神(就是以色列的神)之家’,作为雅各从别是巴往北逃的经验的结果。

(一)

我们现在并不与古希伯来人共享记载地方与人物得名的浓厚兴趣(必要时发明)。就创世记连续故事的上下文看,我们比较可能记起亚伯拉罕曾经到过伯特利。这是他最先到过的圣地,而且他在那里筑了一个坛,求告神的名(见十二8)。但是更有意义的乃是当他在埃及被辱之后,他以伯特利为目的地,期望更新他对神的忠心,并且苏醒他信心的奥秘(十三3-4)。当这个垂头丧气的雅各在赴哈兰的途中,现在到达这里的时候,我们能不能把一个类似的动机归给他呢?我想不能。

他必然忧虑,因为他是逃避他兄弟的怒气。他孤单,他也不知道以扫是否在追踪他。沮丧也是必然的,因为他不能确知他会否继承他用不正当手法得来的遗产。但是我查出一点暗示他内心不安或是想设法补救的想法。当神在异象中对他说话时,神所用的字句也未马上使我们的思想转到那方向去。

(二)

在他面前浮现的迷蒙黄昏,在他梦中重现的也许是伯特利周围岩形的山丘。它们可能与他在别是巴的家周围平坦的牧场不相似,而且很容易由他紊乱的想象,变成一把大大的梯子,给超人去爬。但是更可能像米所波大米的齐古勒(ziggurats)所见到的异象,巴比伦宗教许多层的塔,每层有斜坡连接,这是建造者打算当作梯子的,他却看作天地相连,有一条通路,是他们的神可以由此下来帮助他们,并且接受他们的崇拜(参看十一1-9的注释──巴比伦的巴别塔{\LinkToBook:TopicID=187,Name=巴比倫的巴別塔(十一1-9})。因为不只是伯特利(Bethel)这名字,而且巴比伦(Babylon)一名,也都与巴比兰(Bab-ilani)──意思是‘神的门’相应;似乎是雅各醒来时说:‘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希伯来语是伯特利Beth-el),也是天的门’,由此反映出来的。他还没有去到米所波大米亲自看看那著名的齐古勒,但是他的祖先从那边来。他童年时代在家听故事时,一定常常听到过。当他自己去米所波大米时,这些古老的故事闯进他心,还有什么比这更自然的呢?

但是让我们回到神所说的话来。祂重复给亚伯拉罕及以撒二人的传统的应许:他躺下睡觉的地将归他和他的后裔所有;他的后裔将如尘沙那样的多。藉着他和他们,地上万族将要得福。神然后说,他虽然离开这地,祂要把他带回来。祂要常常与他同在,祂将不离弃他,直至祂成全了他所应许的。怎么在这里丝毫没有责难他所犯的罪呢?相反的,神显得决意要支持雅各那低垂的自我,坚定要给他那份他以为已从他掌握中溜掉的产业,保证祂的神圣助力将使他获得。

(三)

雅各深深受这经历所感动。这是神首次直接对他说话,而不是由他父亲的声音代传,他真是满心感激。这对他是一件新鲜的事。在故事中,以前只有一次他嘴上用了神的名,那就是当他伪装作以扫时对他父亲以撒说:‘因为耶和华你的神使我遇见好机会得着的’(见廿七20)。从未听过他对‘我的神祷告过’。但是现在神却是他的神了。但有条件,如果祂实行祂的应许,在他的旅途中与他同在满足他的需要,又把他平平安安地带回这地的话,祂才是他的神。我们所听到的不错吧?我想是的。雅各第一次亲自遇见神,而这事使他大为震惊,但是以雅各的为人,他不可避免的要与祂讨价还价,实际上是说,如果神先尽祂的一份,他才尽他的一份。

伯特利是一个很可爱的情景,但是通常被人用敬虔的眼光去看。这不是一个归正的情景,也不是一个认信的情景;这是神偏爱的恩典推进的情景。雅各是祂所拣选的一个,为了前面所摆着的,他必得到加力。

故事的末了,雅各能把作枕的石头举起,竖立起来作为柱子纪念。如果它与经常在迦南圣地容易找到的石头同类的话,那它大约有七呎高。由此引致我们想到这个有相当手艺的人,就身量言,比他那高大的兄弟以扫是矮小的!但是如今的雅各却真正觉得自己是七呎高了。处境对他很不利,而利百加又未与他同在。但是他从他祖先的神的样子中得到加强他的臂力和意志,直至得到最后胜利。这是我们从他生命的脉络里所摸到的伯特利对雅各的意义。

伯特利(Ⅱ):我们的伯特利

(廿八10-22)(续)

正如我所已暗示过的,许多解经家倾向于从这用字美妙,但事实上却很紊乱的经文中,找一个关于罪人与神面对面,听祂饶恕的话,开他的眼去看他所失却的东西,觉醒过来,而且藉着神的帮助,在未来过一个更有价值的人生的比喻。我已经试图指出,如果我们想这样解释雅各的态度,我们便是误解了它。那么,它给我们的信息是什么呢?

(一)

让我引用一个例子,是关于如何着手和如何不要采用那些苏格兰解释的例子,这些解释乃是根据本段经文的最后三节而来的:

伯特利之神啊,

你民仍蒙赐食;

他们循祖所引路程,

急忙朝拜奔至。

我誓我祷如今奉献,

向你施恩座陈。

先贤先祖之神啊,

求作我众之神!

经历纷歧生命路程,流浪足迹所引;

今日赐我所需之粮;

衣裳适合我身。

恳求恩翼覆庇,

直至我足停止,

在我父所爱之住处,

我众之灵安息!

一切福气由你恩赐,

我众谦恭恳求,

你是我众所选之神,

属主悠悠永久。

我与其它苏格兰人同样喜爱这首伟大的圣诗,而且如果我从我的祖国被放逐出去的话,我会更加喜爱它们。它唤醒我们对家乡的思念;就我们思念祖先的信仰的程度而言,它们是忠于原文了。它们没有过份运用想象,把原文的范围从雅各的流亡,引伸到一个预表全人类从他天父的可爱住处流亡出来。

但是请注意它们如何把主要的是个讨价还价转为一个祷告。其实雅各在进入未知之境时,要求神的帮助作为证明祂是在他的一方,这使我们在为难的时候,谦卑地恳求祂引导;在我们缺乏的时候,求祂支持。它里面所含蓄的,乃是承认我们不配,没有祂的手扶持,我们根本不能达到目的。雅各奇怪的梦使他屈服,但是它是敬畏而不是悔改,而且他几乎马上又故态复萌,企图使神的旨意俯就他。他对神的体验增加他的傲慢,而不是减少。这傲慢与对神斤斤计较的顽强特征,在意译中被割除了,这意译使敬畏与谦卑结合,而其法则是原文所无的。

(二)

关于雅各的幼年生活,最使我们印象深刻的乃是他的相当可怕的弹性。在上章他只需要他母亲一点点的推动,便能向垂死的以撒施行诡诈而得到祝福。他在此只需要神的异象,便驱除他的恐惧,而开始他规复的长程。这是一个人寻找神,聆听祂安慰的话语,把他的人生实实在在的建立在其上,但是对此只相信一半。那绝非神所要求的响应。并不是神曾经想过因此便撤除祂的支持。祂的恩典拣选了这人,而这种拣选并不附有条件。只是祂渴望有一个更仁慈,不太自私和傲慢的仆人!

用这眼光看来,伯特利的故事不像通常人们所想的,成了被判刑的罪人发现他的错谬之处的一个比喻;却是‘称义的罪人’确知他‘得救’了的比喻。所以它对我们的信息,乃是警告而非保证。

诚然,雅各的位置,我以为从头到尾不过是另一首著名苏格兰诗的气味,给我们人人得安慰。我所想到的是伯纳士(译注:Robeat Burns1759-96 苏格兰诗人)的无情而有趣的‘圣威利的祷文’。我引用它最富教训的几节来加强我的见解:

你,住在诸天之上的啊,

你随己意而行,

使一人上天堂,十人下地狱,

为你荣耀的说‘是’,

对恶歹的都说‘不’,

他们所作的都在你面前。

主啊,求你祝福此地的选民,

因为他们是你的选民:

但神使他们固执的面孔惊惶,

也咒诅他们的名,

他们使你的长者受辱,

也给他们公开的羞耻!

但主啊,求你纪念我和属于我的,

施神性的怜悯给我们,

使我在顺逆境之中都发光照耀,

没有人能赶逐我。

荣耀归于你,

阿们,阿们!

(三)

但是,这故事里还有一个更深的教训,而且是个更积极的教训。它是约翰福音一章四十三至五十节所记,我主与拿但业会面时所暗示的教训。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么’的拿但业,当他与耶稣面对面时,他承认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由于这认信的结果,耶稣对他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看见天门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这话与我们研读的那些经文太接近了。与诡计多端的雅各不同,耶稣指着拿但业,说他是‘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而祂自己就是雅各所见,立在天地之间的梯子。

这当然远在雅各本人所能观察到的以外,但是基督徒的想象力能以看到从伯特利到拿撒勒所延伸的线。雅各以为那梯子是他自己私有的到神那里去的路。耶稣时代的犹太人用雅各的名字为名,是作这个想法。耶稣针对这两者,对拿但业作祂惊人的声称,祂是神与人类之间惟一实在的希望和祝福的途径。祂所作的不过是一个暗示,心中无诡诈的人比较那狡猾的更能见到祂在荣耀中。

伯特利(Ⅱ):我们的伯特利

(廿八10-22)(续)

正如我所已暗示过的,许多解经家倾向于从这用字美妙,但事实上却很紊乱的经文中,找一个关于罪人与神面对面,听祂饶恕的话,开他的眼去看他所失却的东西,觉醒过来,而且藉着神的帮助,在未来过一个更有价值的人生的比喻。我已经试图指出,如果我们想这样解释雅各的态度,我们便是误解了它。那么,它给我们的信息是什么呢?

(一)

让我引用一个例子,是关于如何着手和如何不要采用那些苏格兰解释的例子,这些解释乃是根据本段经文的最后三节而来的:

伯特利之神啊,

你民仍蒙赐食;

他们循祖所引路程,

急忙朝拜奔至。

我誓我祷如今奉献,

向你施恩座陈。

先贤先祖之神啊,

求作我众之神!

经历纷歧生命路程,流浪足迹所引;

今日赐我所需之粮;

衣裳适合我身。

恳求恩翼覆庇,

直至我足停止,

在我父所爱之住处,

我众之灵安息!

一切福气由你恩赐,

我众谦恭恳求,

你是我众所选之神,

属主悠悠永久。

我与其它苏格兰人同样喜爱这首伟大的圣诗,而且如果我从我的祖国被放逐出去的话,我会更加喜爱它们。它唤醒我们对家乡的思念;就我们思念祖先的信仰的程度而言,它们是忠于原文了。它们没有过份运用想象,把原文的范围从雅各的流亡,引伸到一个预表全人类从他天父的可爱住处流亡出来。

但是请注意它们如何把主要的是个讨价还价转为一个祷告。其实雅各在进入未知之境时,要求神的帮助作为证明祂是在他的一方,这使我们在为难的时候,谦卑地恳求祂引导;在我们缺乏的时候,求祂支持。它里面所含蓄的,乃是承认我们不配,没有祂的手扶持,我们根本不能达到目的。雅各奇怪的梦使他屈服,但是它是敬畏而不是悔改,而且他几乎马上又故态复萌,企图使神的旨意俯就他。他对神的体验增加他的傲慢,而不是减少。这傲慢与对神斤斤计较的顽强特征,在意译中被割除了,这意译使敬畏与谦卑结合,而其法则是原文所无的。

(二)

关于雅各的幼年生活,最使我们印象深刻的乃是他的相当可怕的弹性。在上章他只需要他母亲一点点的推动,便能向垂死的以撒施行诡诈而得到祝福。他在此只需要神的异象,便驱除他的恐惧,而开始他规复的长程。这是一个人寻找神,聆听祂安慰的话语,把他的人生实实在在的建立在其上,但是对此只相信一半。那绝非神所要求的响应。并不是神曾经想过因此便撤除祂的支持。祂的恩典拣选了这人,而这种拣选并不附有条件。只是祂渴望有一个更仁慈,不太自私和傲慢的仆人!

用这眼光看来,伯特利的故事不像通常人们所想的,成了被判刑的罪人发现他的错谬之处的一个比喻;却是‘称义的罪人’确知他‘得救’了的比喻。所以它对我们的信息,乃是警告而非保证。

诚然,雅各的位置,我以为从头到尾不过是另一首著名苏格兰诗的气味,给我们人人得安慰。我所想到的是伯纳士(译注:Robeat Burns1759-96 苏格兰诗人)的无情而有趣的‘圣威利的祷文’。我引用它最富教训的几节来加强我的见解:

你,住在诸天之上的啊,

你随己意而行,

使一人上天堂,十人下地狱,

为你荣耀的说‘是’,

对恶歹的都说‘不’,

他们所作的都在你面前。

主啊,求你祝福此地的选民,

因为他们是你的选民:

但神使他们固执的面孔惊惶,

也咒诅他们的名,

他们使你的长者受辱,

也给他们公开的羞耻!

但主啊,求你纪念我和属于我的,

施神性的怜悯给我们,

使我在顺逆境之中都发光照耀,

没有人能赶逐我。

荣耀归于你,

阿们,阿们!

(三)

但是,这故事里还有一个更深的教训,而且是个更积极的教训。它是约翰福音一章四十三至五十节所记,我主与拿但业会面时所暗示的教训。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么’的拿但业,当他与耶稣面对面时,他承认说:‘拉比,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由于这认信的结果,耶稣对他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看见天门开了,神的使者上去下来在人子身上。’这话与我们研读的那些经文太接近了。与诡计多端的雅各不同,耶稣指着拿但业,说他是‘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而祂自己就是雅各所见,立在天地之间的梯子。

这当然远在雅各本人所能观察到的以外,但是基督徒的想象力能以看到从伯特利到拿撒勒所延伸的线。雅各以为那梯子是他自己私有的到神那里去的路。耶稣时代的犹太人用雅各的名字为名,是作这个想法。耶稣针对这两者,对拿但业作祂惊人的声称,祂是神与人类之间惟一实在的希望和祝福的途径。祂所作的不过是一个暗示,心中无诡诈的人比较那狡猾的更能见到祂在荣耀中。──《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