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廿九章

 

流亡(廿九1-卅一55

如果我们想品尝这个民间故事的味道,我们一定要把雅各在巴旦亚兰旅程的漫长故事读完。它具有通常种族的轮廓,特别在此期间,雅各儿女的出生,及末尾他与‘亚兰人’拉班之间的契约。但是大体上故事说来轻松,而且流露出故意歪曲又有俗世的幽默,这样必然在许多希伯来的集会中,成了受人欢迎的东西。我觉得开场之处最为爽快,但是故事到了末尾趋于比较啰嗦,但仍然不失其魅力。而且,我们将要发现,它也不失其刺激性。

报应(廿九1-30)(续)

这故事的布局集中于拉班对雅各的欺哄,转为他受雅各的欺哄这一点上。希伯来听众想到他们北边那庞大的亚兰人,会乐得有‘他们’曾一度被‘我们’欺哄的想法。如果是在戏台上的戏,我们可以想象到,当拉班初期成功时他们的讥笑声,以及当末了雅各得到成功时,他们的喝彩声。但是他们当中比较有洞察力的会记得,最初雅各是如何来到米所波大米的,又纵然他们不喜欢,也会察觉在开始时充满因果报应的强烈气氛。雅各虽然终于扭转了对于拉班的形势,但并未消除对于他在这些场面中所遭受是应得的感觉。

(一)

故事开始,牧人等待人够多以便去搬放在井口的大石时,那懒洋洋的情形,正好与雅各凭自己力量搬动大石成个对比。我们记得他在伯特利如何把石头竖立。在牧人的粗暴而又近于无礼的对他的回答,与他自己当拉结走近时的爱心与热情之间也有对比。他高兴起来,竟在还未告诉他是何许人之前,便与她亲吻。这是他的意中人了。

这是一幅描述一个才从伯特利的经验中出来,重新获得自信心的雅各的图画。他受到一位十分热诚的拉班的欢迎,而且似乎一切对他的将来都将有美满的结果。

(二)

听众却可能看得更清楚。拉班的欢迎无疑是相当真诚的,但是不一会儿,从雅各对拉结的注意,他便知道他此来的真意所在。他会忆起多年前亚伯拉罕的仆人如何带着名贵礼物,为他妹妹利百加嫁给以撒付上一笔可观的聘金。但是这位从迦南来的访客却是单身汉,没有戒指、或珠宝、或金银美服。虽然雅各是利百加的儿子,他却不会白白让他的女儿与这自负的青年离去。雅各不能付出金钱或物质,便要付出劳力。

大抵雅各在逃出时没有带什么金钱或礼物,否则他便需要一支小小的队伍,便容易给以扫追赶上。在一个月左右之后,当他的舅父给他工作,并且叫他提出自己的工价时,这使他觉得要小心。他应当明白他的目的所在,而且进行东方式的议价谈判。他马上响应,而且轻率地说他将为拉结工作七年。这高得离谱的价钱反映出他对这女孩子的喜爱,他所付上的远超过当时的聘金的实际价值。实质上雅各坠入了他要求得他兄弟以扫的长子名份的同样圈套。他表示为他所爱的女子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拉班的回答是:‘我把她给你胜似给别人’,相当慷慨,但也狡猾──它并非如雅各所想那么确定的许诺。

我们知道雅各因为爱拉结,他看那七年的等候如同‘几天’。此句话当使我们觉得这个故事的主人翁的温情(虽然当我们记起在廿七44利百加曾经用这个‘几天’),却也带有讥讽。但在故事的结果,更重要的则是雅各的热诚对拉班并非无益,他便可以从这过份甘心的工人身上榨取更多,但是到时,当他招聚家人,摆设婚筵,到了黑夜,所领进结婚帐棚的,不是拉结而是她的姊姊利亚。或许姊妹俩相貌相似,只不过利亚的眼睛‘没有神气’;意思是她的眼睛缺少东方男人珍视的闪耀。不过,绝难相信雅各是这么容易被欺瞒的。我们只能以他为一个人神魂颠倒时盲目被欺而已。

我们很可能回忆起眼目迷蒙的老以撒,在他的帐棚中,被这同一位雅各欺哄,误认那一个为这一个。雅各在那天早上愤怒,正如以扫当时的愤怒一样无用。拉班回答道:‘大女儿还没有给人,先把小女儿给人,在我们这地方没有这规矩。’人人都知道这是个借口。我们觉得这人,只要有相宜的价钱,便会把拉结赏给一个过路的陌生人。但是且慢!雅各所行的,不正是拉班所说的:不许妹妹先于姊姊出嫁吗?拉班夸张的话无意中是报应的声音。那曾经欺哄人,自己便欺哄于人,因为在过去,曾有一次一位弟弟比哥哥得到更多钟爱。

(三)

到了这个时候,拉班变得温和一点,让雅各在一系列的结婚庆祝之后,也娶了拉结。这些庆祝历时‘七日’,大抵利亚的仪节也是历时那么长(参看士十四17)。起初他没有坚持雅各再为他工作七年,但是他引出他应承停留在帐棚中渡过那么长的一个时期。于是这漫长的故事以‘雅各爱拉结胜似爱利亚’,和他‘于是又服事了拉班七年’作结束。

我们应如何领会这些话呢?我们应当把它当作正面解释,作为雅各对拉结忠诚之更进一步的证据;还是作为他从经验中学到,而且如今明白且接受临到他身上的惩罚呢?按照故事其余的文理,我不以为然。我毋宁以为它们揭露一个人(使用拿破仑从爱尔巴回来的话):既未忘记什么事,也没有学到什么事。它们给我们显示一个人,他曾经受过偏爱,也是偏爱的受害者;自己公然实行偏爱,而不知它的错误。它们也预先暗示他长时间的小心设计,报复这位使他处境困难的,诡计多端的舅父。当我们回头,再看利百加的儿子从前耐心地等待机会时,便知道他的复仇而不罢休,乃是在筹划中的事,正如她常常教导他作的。

我为这解释辩护,是因为注意到那显著的事实,就是神的名尚未在故事中出现。这缄默比之在窃取祝福的场面中,神的缄默更为感动人心。因为伯特利插进来,那个在伯特利应许雅各的没有说话,而允许这些来临,而且它正如那接受应许却从未想及回报那一人一样,这种缄默也是充分的说明。

报应的声音发出了,可是对雅各本人而言,我担心他并未理睬。──《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