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三十章

 

儿子们(廿九31-三十24)(续)

(四)

我在廿五章给亚伯拉罕及基土拉与以实玛利的家谱注释时,曾经把这些家谱所代表的传统,与创世记故事中所保存下来的传统加以区别。一种是假托个人,而实际上是说及部族和种族的团体的。另外的一种则是回到希伯来人对于他们过去的大人物的珍贵回忆。在雅各与拉班的故事中,说及雅各十二个儿子及他的独生女儿的出生,这给我们两者的混合体。其中真真正正的回忆,但是也有所牵涉的,关及以色列本身的家谱,而为了忠实,我们不得不把它看作如同在廿五章的情形一样;不过是人为的一种闯入而已。

不是我们难于轻易接受雅各有儿子,而是他正好有十二个儿子,而每一个儿子都生育一家人,终于定居在巴勒斯坦的一个特定地区,而构成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这不是各国成立的方法。就历史说,我们没有理由去假定以色列的开端,比之古代其它各国,或现代国家的开端为简单。到了创世记的后部暗示,这样说是过于简化。实际上它把以色列的名字和十二支派的名字联进一个假的家谱去,好像他们本来是个人,然后藉着故事假定族长雅各有十二个儿子,而且后来在毘努伊勒得到第二个名字以色列(见卅二28)。对这个特殊的假家谱的麻烦是:它是希伯来自己的家谱,所以他们的邻邦在家谱中加入更多的谱系,便不足为奇了。但是它仍有待我们去尽力把它从故事中分别出来。

这里有一条线索可以帮助我们。虽然雅各名下有十二个儿子,在创世记以后的故事中,只有几个──约瑟卓越地,而流便、西缅、利未、犹大与便雅悯,实际上是清楚地作为个人出现的。如果我们想找出雅各其人的家庭历史最可靠的线索,我们便应集中精神于这较小的一批人的活动。

(五)

不只是廿九章三十节以下的一段是根据想象的家谱,而且很可能在另一个为希伯来人所喜欢的故事中,也故意扭曲名字的意义。我们以前所见命名的礼节为例,我们应当清楚他们在玩弄这把戏时是非常口舌流利的。正如下表所示,雅各儿子们──或者说是以色列众支派──名字的正确意义与经文中所说的并列。有些正确意义如今无法还原,但是希伯来人会知道。不过有关系的事实中只有一处(西缅),是表中两方有较多的关联。

流便

‘看啊,一个儿子’(re-u ben)

『他(耶和華)看見我的苦情』(ra-a be-onyi)

西緬

『他(耶和華)聽見』(shim'on)
(
較長式)

『祂(耶和華)聽見』(shama')(正常式)

利未

不定(lewi)

『(我的丈夫)必與我聯合』(yillaweh)

猶大

不定(yehudah)

『我要讚美耶和華』(odeh)

『祂(耶和華)伸了我的冤』(dan)

『他(耶和華)審判(我)』(dan)

拿弗他利

不定(naphtali)

『我相爭』(niphtalti)

迦得

迦南由此得稱呼;
也許是屬於『命運』之神的
(gad)

『萬幸』(gad)

亞設

由迦南人來的神名(asher)

『我是有福的』(be-oshri)

以薩迦

不定(yissakhar)

『(上帝給了)我的值』(sikhri)

西布倫

『王子』(神性的稱呼)(zebulun)

『(我丈夫)必賜我厚賞』(yizbeleni)

約瑟

『祂(耶和華)增添(福氣)』(yoseph)

『願他(耶和華)再增添我(一個兒子)』(yoseph)

(六)

那麼這一段所告訴我們的,有關這些人的實在感覺與性格是甚麼呢?我想,不是三十章二節出自雅各口中的話:『叫你不生育的是上帝,我豈能代替祂作主呢?』這根本不是我們至今所認識的他。另一方面,這段所細述姊妹倆死對頭的情形真切,尤其是關於利亞兒子發現麻醉劑的歷史。這種水果古代人都以為含有使人受胎的性質。這事件似乎只少許與其後的以薩迦名字的字源有關,也可能是雅各家庭的真實傳統。它當然很有效的顯出一個妻子苦情地渴望得一個兒子,而另一個卻同樣地渴望贏得丈夫的喜,雖然她已經給他生了幾個兒子,他卻不想與她同寢。

上帝對被虐待的利亞之公然偏愛,也以一種特別的口氣在故事中提及。自從雅各到達米所波大米以來(如今已遠超過七年了),第一項記載下來的大事乃是她開始懷孕生子。由於祂的默許,那被輕視的姊姊在拉結未生約瑟之前,便有了幾個兒女。這使雅各對拉結的偏愛,受了有一種含蓄的責難──如果他有心去聽的話。在創世記以前的故事中,上帝的選擇似乎早咻b年幼的兒子──這些兒子本來已經是他們母親所鍾愛;而忽略他們的哥哥──這些哥哥們乃是母親們無暇理會。這不是說祂默許這些詭詐而又存心偏激的女人。上帝在這兒恩待雅各所『恨』的妻子,而使他所『愛』的那一個等待。那蒙恩的一個乃是姊姊。尤有進者,雅各所生的兒子全在被揀選行列之中,連使女悉帕和辟拉所生的也在內,這一次一個都不遺漏。這也是上帝的恩典。這比較我們的想法相一致。

成功(三十25-43)(續)

(七)

我們可以把雅各的兒子們和獨女出生的紀錄,當作三十章廿五節中,雅各在完成了雙重的服事時,如今請求拉班准許他回迦南去的第二個樂章,與這故事的第一個樂章之間的一個插曲。

拉班為甚麼不讓雅各走,這常常是一種神秘;雅各默不作聲,且溫順於他的決定,則更是神秘。依我們所知,合約的條件已經履行了,而雅各,照我們所知他的為人,並不是一個輕於放棄他應得的權利的人,尤其是當他由於拉班的卑鄙手法,被迫為兩個妻子工作十四年,而不是為一個妻子工作七年的時候。

在努茲(Nuzi)發現的經文把這問題弄明白了,正如第十五章中亞伯拉罕與他的奴僕以利以謝的合約背後的法律根據一樣。這些經文也有一段在同一法律文件中,把一個父親應許的,如果一個青年男子在他年老時照顧他,他便把女兒嫁給他;和另一個應許,如果那父親再沒有子嗣,死後這青年男子便是他的繼承人,兩者合併。但是,如果在合約訂立之後他有一個兒子的話,他女兒的丈夫便要與他分享遺產。

推想雅各所立的合約屬於這類,似乎相當合理。這可以解釋為甚麼雅各不能說走就走;也可以解釋直至本章末了,才提及的拉班的兒子們,後來要得雅各的好處。他們必然是合約簽訂後出生的。

(八)

所以,當雅各向拉班提出請求的時候,他實際上是請求終止那合約,而他似乎未獲同意。因為照三十章末段所清楚說的,他所準備的計劃是一定很費時間才能成功的。正如他在許多年以前所作的一樣,他所提出的建議是他舅父所不能抗拒的。但是這一次不是一個多情的青年,願意為他所愛的女子而盡力工作的提議,而是生來便是奸狡的雅各裝作質樸而提出新建議。

他一開始就處在主動地位。拉班以叫雅各再定工價為談判之始。他自作聰明伶俐,歸功於雅各的上帝,承認他因雅各的勤勞大得益處。他體會到他如今必須讓他的女婿有些自立,並且能以賺得一些可以稱為自己的東西。但他自信不必犧牲太多。雅各的回答則如以前一樣,仍照看顧他舅父的牛羊,只求准他兼有自己的牛羊。拉班在他準備討價還價之時會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請想像,當雅各說只要有雜色的牛和黑色的羊便心滿意足時,他驚詫之情形。在正常的牛羊韝丑A這樣的牛羊只是一小部分。這樣拉班的防珒謜z了。他高興得竟忘記了討價還價而馬上同意了。當他說『好阿,我情願照你的話』時,我們差不多可以聽到他聲音中所流露的輕蔑。他對這個『乳臭未乾』的女婿,想從他現有的牛羊韝允雈h有斑點的牛和黑色的羊是那麼的輕蔑:雅各在未來所將得的就只能從那堥荂I

但是雅各對他的陰謀卻是胸有成竹。聽眾至此想必大笑。欺詐的拉班快將受報應了。而且當他們聽到他如何受報應時,便會發出嗤笑與哄堂大笑。

我們所得的紀錄有點混亂,但是雅各所用的兩個繁殖方法卻是相當清楚。一個是以古代普遍的信仰為根據的,就是母親在懷孕期中所經歷或所見的事物──人類與動物一樣──對於未出生的子孫有決定性的影響。這事對我們也許會感到迷信,但是在迷信的時代,它不只是故事使聽者專注的方法,而且是在雅各給牛羊飲溝的高興而又帶點粗野的場面,使聽者信服的捷徑。但是雅各並不單倚靠這剝皮的枝子在雌性牛羊性慾來潮時的神奇影響。他用另一個比較徹底的繁殖法來支持,那就是那些枝子必須在比較強壯的雄性牛羊飲水時,才放在那堙C聽眾中之懷疑者對此將會點頭贊成說:『我們的雅各是個精明的孩子啊!』

(九)

故事的第二部分用簡單的話結束,說由於這奇特而又顯然很有效的繁殖法,雅各『極其發大』。我們得細味雅各的成功,還沒有引出甚麼道德的教訓來,我們得到卅一章開頭幾節的第三部分,碰上他的受害人那副愁眉不展的面孔時,才有辦法加以判斷。──《每日研經叢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