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卅一章

 

伪善(卅一1-16)(续)

(十)

首先提及拉班儿子们的抱怨,可能因为他们在那自满自大的父亲知错之前很久,便已经知道他作法自毙了。他们对他多么愤怒,又多么恨恶这光棍转成奸诈的人,当他们面X去了他们的遗产!当拉班终于发觉这事时,他的表现又如何呢?说故事的人巧妙陈述说得好:‘雅各见拉班的气色向他不如从前了!’

但是更为重要的是神如何呢?祂对祂仆人的行为如何看法呢?

(十一)

我对这基本上是一篇希伯来滑稽性的文学有所迟疑。有证据证明,在这里作者对这故事的措辞,虽或使听众信服,却绝未必为神所喜悦。

第一,正如过去一样,他在雅各成功的全部纪录中,未提及神的名。拉班提过一次(见三十27),雅各自己也曾提过一次(三十30),但是这两次都是关及雅各过去的服事的。说故事的人是不是暗示,虽然拉班罪有应得,神并不喜欢雅各复仇心重,而又以奸狡得其财产呢?我觉得祂是。因为,

第二,当报告神命令雅各回家时,说的最为简洁:‘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这里没有过去那种重复应许。对于拉班和他的儿子们没有责备的话,对于这个因他们的愤怒而陷在危险中的雅各,也没有安慰的话。没有一点儿暗示这人终于经过艰苦熬炼,已经成为神合用的器皿。只是神准许他从现在的地方离去。

第三,说故事的人对于雅各劝说他的妻子与他逃走的情景,有其叙述之法。一反过去的段落,神的名不住的挂在雅各嘴上,但是他的话对她们竟是那么伪善啊!他夸大拉班欺哄(‘十次’)而原谅自己的欺哄,在拉班的欺哄上加上‘然而神不容他害我’;而在他的方面加上‘这样,神把你们父亲的牲畜夺来赐给我了’。他告诉她们关于伯特利的事,并且声称在异象中得到天使重申神应许与他同在:‘凡拉班向你所作的,我都看见了。’他向拉班所行的又如何呢?我们还能有这么可厌的伪善与自以为义的吗?

(十二)

而且自以为义更扩展到拉结与利亚的回应中。她们马上集合到丈夫一边,而且严厉地咒诅她们父亲的吝啬与贪婪。在她们的时代,一个良善的父亲不可以把付给女儿的聘金用掉;而是受托保管,到他死时交还给她。但是拉班却花掉她们的‘遗产’,而实际上把她们‘卖去’求利。她们的丈夫为他服务十四年,可是这一切所得就是使他更为富有。如果近年来雅各用欺哄赢回一些她们的财富,所得不过是她们分内的。她们的指控中有些正义之处,但是也有使人不快的私心。她们支持丈夫是她们的忠心,但是她们果真如说故事的人所作的,大声吶喊,热情洋溢地行之吗?‘神从我们父亲所夺出来的一切财物,那就是我们和我们孩子们的,现今凡神所吩咐你的,你只管去行罢。’

在雅各准备第二次逃命时,到处都有不少虔诚的话语,但是我们不要被它们哄骗了。二十年的口是心非,猜疑与仇恨之后,才来了这些话;而在那二十年中,大部分时间神被人不闻不问,而神本身也极力缄默。

表白(卅一17-55)(续)

(十三)

虽然事件的顺序相当爽快,但是故事的其余部分却是比较啰哩啰嗦的。雅各与他的家人逃过了伯拉大河,拉结偷了她父亲的神像,这是他供奉在帐棚中的外邦人的神。我们不知道她为什么偷走它们。或许出于泄愤;但更可能出于一种保险的作法,恐怕她丈夫的神使他们失望(参看卅五4)。总之,当队伍到达约但以外的基列时,过七天之后,拉班把他们追上了。但是他事先在梦中梦见神的警告,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这话是一句习语,在这里在文气上,意思显然是不要采取任何行动阻止雅各。它的意思不是阻止拉班说话,因此当他见到他的女婿时,他开始长篇大论地责备雅各与他的女儿们逃走,欺骗他。然而他记得神的警告(他称祂为‘你父亲的神’),他应许只要把他的神像归还他,便不加害雅各。但是雅各对拉结的作为全不知情,便高声抗辩,告诉拉班如果不相信他,便可以自己进行搜查。

下一场是拉班在帐棚中搜查,从一个帐棚到另一个帐棚,翻箱倒箧,却一无所获。而拉结一味镇静,先把神像放进她的驮篓里,如今坐在上头,对她父亲抱歉说:‘身上不便’,不能在他面站起来,这纯綷是一出闹剧。

拉班未能找到他的神像,竟给雅各以可乘之机,申斥他的岳父诬赖他,于是他自己开始长篇大论的细述二十年来为拉班的劳苦,完全未受欣赏,所以他父亲的神(有趣地是他称以撒所‘敬畏’的神)干预,否则全无报酬。拉班虽然并不甘心,但却接受这责备,他提议他们两人立一个约。对于立约的仪式的叙述,包括立柱和立一堆石,对那地方的命名(它的地点并未确知)兼用亚兰文及希伯来文(两个名字的意思都是‘以石堆为证’)。雅各应承不虐待拉班的女儿,两人应许以当地为他们两人领域的界线,指着‘亚伯拉罕的神’与‘拿鹤的神’(显然认为是一样的)起誓,并且献祭。拉班祝福他的女儿们便离别回米所波大米去。

(十四)

在这长长的故事中至少有一个问题相当明显。拉班不可能在七天内到达基列。所以在这里,故事的末了,雅各与拉班在一个离哈兰相当近的地方订立私下的契约;和迟些日子,双方集结相当数目的人马,为争地而战,才由希伯来人与亚兰人集体在基列订立划界的条约,二者之间一定有紊乱之处。或是两个传说不小心而混在一起;或是第一个传说故意溯回族长时代,以求以色列人的重视。要解开这疑问并不困难。我认为,关于拉班女儿们的协议,显然适用于第一个传说;而关于‘这石堆’,同样显然的是适用于第二个。

(十五)

但是这个问题清除了,还有好几个其它的问题存在。这些问题主要是关于我们要如何理解这些人物的动机。

就表面读来,似乎雅各对拉班最后的对质完全无可指责。拉结偷她父亲的神像,相当有复仇意味,但是它们到底是外邦人的偶像,拉班疯狂的搜索它们,既是讽刺又是幽默。他的神像没有找到,以色列的神却找到他,而且极力要他不加害于雅各。也请注意这里多么强谓雅各对于拉结的恶行全不知情。似乎雅各的愤怒充份有理,虽然他在陈述服务的艰苦岁月时,有点夸张(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但他估计拉班有可能会打发他空手回去,却是正确无疑。

然而我却不完全同意这种解法。我所得的印象,与我从前在雅各劝诱他的妻子们归他一边所得的一样。这印象就是雅各的不诚实和伪善。当他计划逐步去诈骗舅父时,从未求告‘我父亲的神’;然而在这段故事中,却几乎没有一句不把祂拉进去。他忘记了他立意用诡计增加他的性畜,如今不过召唤神,并且把他的成功归给祂,其实他只是为他的行动辩护。我们也不需要为拉班难过。他过去也是同样的不诚实和伪善。但是在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可取之处呢?那一种情况更应受反对,是拉班的‘凡在你眼前的都是我的──我今日能向他们作什么’呢?还是雅各的‘神看见我的苦情和我的劳碌──就使我发大’呢?

当然,神确实介入雅各方面。就整个故事说,对此毫无疑问。但是就雅各而论,情况并不是太好;他再度得胜,带着他用不正当手段得手的财物,回到神曾经应许赐给他和后裔的地上。神的恩典一定比这更多吧?为这缘故,我们可以高兴,因为说故事的人在这故事中,给我们神的恩典与神的许可并不需要相同的信息。这是我们一生中应当真心诚意留意的信息。──《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