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卅四章

 

强奸与复仇(卅三18-卅四31

雅各必然在疏割停留了好几年,因为当他迁移到示剑去的时候,他的家人大部分是成人了。这一段的第一节告诉我们,他‘平平安安’的到达。这形容词其实是讽刺的一笔,因为他在离开的时候,实际的情形并非如此。他在那里买了一块地,好像要安定下来了。

(一)

示剑当时由赫族人统治,或者按希腊文的译法,是何族(Horites)的一个家庭统治。若七十士译本是对的话,这家庭与北米所波大米及叙利亚的何理族(Hurrian)有关系。这族人我们在解释创世记故事中一些法律和社会习俗时,曾好几次提及。总之,赫族也好何族也好,那家族不是闪族人。它曾采用一些闪族名字,他们的首领叫作哈抹的意思是‘驴子’或‘骡子’;但是我们后来发现,他们不实行割礼。哈抹的儿子似乎是依那城市而起名为示剑,但是这可能是一种简称,有如英文中以‘那福’(Norfolk)或‘爱式士’(Essex),称这些郡中的公爵或伯爵一样。

(二)

底拿不幸引起这青年男子的注意,就像许多现代小说中的乡绅儿子之对她垂青一样。但是后来他爱上了她,便决定要循正当途径娶她。他求他父亲去安排婚事,并且提出满意的聘金,企图以此缓和女方家庭的伤感。然而他父亲实际上却向雅各提出让雅各和他家纳入土著的小区之中,就是引伸这婚事为一般性的互通婚姻的邀请。雅各本来已经是一个小小的地主,或许哈抹以为这是他的心愿。

到了这步,雅各的儿子们接过了谈判的责任。他们表面上赞同哈抹的建议,只求城中的男丁先受割礼。但实际上这是托辞,因为当男丁们仍在割礼的疼痛之中,他们中的两人──西缅与利未──突袭那城,杀死了所有的男丁,掳去了妇孺,尽量掠取他们的财物,并且救出了底拿,她显然(是协议的一部分),已经住在示剑的家中。雅各对这不忠的行动感到震惊,可是他的儿子们严厉地回答他:‘他岂可待我们的妹子如同妓女么?’

有些学者认为混入这故事乃是以后很久、在约书亚进侵之后,以色列人与示剑人结盟的纪录;在那次的侵略中很不顺利,引致一场当地的战争而最后以色列人得胜了。他们可能是对的,因为依照我们所得的纪录,它的场面似乎比起两个家庭之间私下的争执大得太多了。两人如何能雪此大恨;再例如,他们如何处置掳来的妇孺呢?但是我们不必太担心本章细节的分析。不论对它有什么增添之处,原本的故事至少一定是以底拿的被污开始,而结果则是她的两个哥哥,对哈抹与他的儿子及他们的近亲所行的复仇。我们对这事如何反应呢?

希伯来听众对于雅各和他与儿子们抵挡与当地人通婚的试探,可能感到可喜;而他们也会赞赏他的儿子们赶去保·他妹子被糟蹋的荣誉。但是对于他们复仇的不忠与野蛮,必然感到震骇──如雅各自己感到震惊一般。对没有民族私心的我们,则这故事毋宁是另一次非人性一般的凶残。它表示神的百姓正如其它的人那样凶残。它对未加文饰的情欲与性爱之率直的叙述,使它成了圣经中黑暗的故事之一。

虽然雅各强烈抗议他儿子们的行动,我们也不能原谅雅各本身的罪过。他‘默不作声’,直至他们登场,而他对他们丑恶行为的斥责,却因他本身影响的懦弱而消灭──‘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有了臭名……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

本章有许多义愤,没有一点人性的慈祥。惟一温柔的时刻,乃是那青年在整个不幸的故事中,对这个他所苦待了的女子,觉得对她有爱恋时所流露的。他‘喜爱这女子,甜言蜜语的安慰她。’我们不知道她会否把这种安慰看作他为恶行后悔而以温和回报她呢?当然,她的那些光火的哥哥们绝不会向她问起她的想法如何。──《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