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卅六章

 

分道扬镳(卅五23-卅六43

雅各的历史以流便乱伦的简短消息作它苦涩的结束。接下来的主要乃是家谱,编年者在约瑟的历史开始之前,经松地把它们记载下来。

(一)

本段经文先有雅各本人的一个简略的家谱──比较正确的说法乃是一张十二支派的清单;其中漫不经心地提及便雅悯的出生,作为在巴旦亚兰的十二个雅各的儿子之一,而底拿在此则全未提及。然后卅六章大部分是著名的以东人的家谱,他们当中许多乃假定是以扫的后裔。在这里面也有些无心之失,例如他所娶的以实玛利的女儿名字叫巴实抹;但是在廿八章九节她的名字是玛哈拉。关于本章详尽的探究,请读者参看一本较大的注释。在这里只说,本章前半的表格与廿五章的家谱同类,那就是说,它供给我们在以东或以东附近,例如提幔、亚玛力的部族与所在地的数据;这些附近部族不是以扫历史上的亲属。又请参看下图。在后半的那些名单,很可能包括多年以后,那地区的实际君王与首领的名字。雅各的儿子,与以扫有关的,乃是在以东及西珥,当他们离开迦南后在那地区定居下来的民族。

E国民族

(二)

与这些家谱一起的,我们又有关于两件事的报告。这两件事放在这里好像发生在拉结的死与流便的乱伦之后,但是联系以前由于前后的故事内容,我们必然怀疑是在很久以前发生的。第一件是以撒的死,第二件是前述以扫的离去。我们在廿七章注释中主张以撒是死于雅各去米所波大米之后不久;而我们从他回迦南一事上见到。以扫从西珥去迎接他(卅二3),那么他一定是已经在那里住下来了。编史者负责编排家谱时,把以撒的死移到这里来,因为他们想配合他们的一个传统,就是以撒活了一百八十岁,而且要以扫送殡,他们便自然要说他多去一次西珥了。但是比较更满意得多,而且更与卅三章故事的要点相一致的,则是假定兄弟俩复和以后便未再见面了。

(三)

然而非常巧合的则是我们应当记得在卅六章雅各与以扫二人的分道扬镳。这分道给这整个故事的进退两难的处境,提出最尖锐的解决方式。

两难不在于决定雅各配得其成功,及以扫应得其失败与否。如果我们要的话,可以试作决定。雅各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对他人漠不关心,存复仇之念、自私、诡猾、偏心──但是他对拉结却有不息的爱,愿意不惜一切去赢得她。他时常都不顾念神──可是在毘努伊勒处境困难时,他把神放首位,而且不惜亲自为要得祂的祝福而与祂争斗。以扫为一顿饭而出卖长子名份──但是当发觉以撒未给他祝福而给雅各时,他痛哭起来,足证他对自己的继承权并非毫不在乎。他誓杀雅各──可是过了那些年,他接受被拒于神祝福之外的事实──当作为神的旨意,而且他豪爽地以饶恕他的兄弟,作为他年青时的罪过的高贵代价。对于这兄弟,他得罪他的,远少于被他得罪。

如果我们用这样的人性标准去衡量这故事,我们很可能得到结论;雅各是个比以扫较为伟大的人;而以扫则是个比雅各较为好的人。如果我们又看看他们冲突的结果,我们很可以下结论,各得果报。雅各得到族长的地位,又得自由进入迦南地,但是正如我们刚才所见的,这胜利很快化为悲伤。另一方面,以扫当他们分别时,显得是个心安理得的人。他被迫离开他的出生地,但是他在西珥很快活而且昌盛。这就像利益均沾,而我们也觉得蛮满足。

惟有当我们把标准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我们才开始失却把握。因为创世记不容我们停留在我们人性的衡量上,反而坚决地要以神的判断加诸我们。神的恩典有如巨人一般地跨过这故事,而且它集中于雅各,并不留一点地步给以扫。神打算透过和他的后裔,有一天去拯救世界;却未给以扫任何要执行的任务。用最直率的说法(参照玛一2-3及罗九13)祂‘爱’雅各而‘恶’以扫。

如果我们在这样的层面上大喊‘不公平’的话,只是显露出我们人性的衡量与神的审判之间可怕的悬隔。这像把我们所研究的书章的真意写出来:作为人,我们不得不大喊‘不公平’;作为信徒,我们知道,我们应该信赖并接受神的恩典。所以我们不能不因为故事这样讲,而受到激励,而感到满足。它把我们人性的判断书掷向我们面前。但是,在我们为难、迷惑,甚至愤怒之中,有一个光辉的前景在我们眼前展现。这与一个可怜的罪人在毘努伊勒抓住神求祝福的图画有关;它属于神特异的恩典,不是使我们躺在尘埃里,而是向我们挑战,要我们像大丈夫站起来,并求祂救我们。我们是否这样做了呢?──《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