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卅九章

 

试诱(卅九1-23

我们如今回到约瑟的故事来。正如那比他大得多的一位(译者按:指耶稣基督)一样(虽然我不强调这比喻),约瑟在未作神真正的仆人之前,必须面对试探而且得胜。本章的主旨是表现他通过这考试,而且成绩突出,镇静地忍受试探所引致的痛苦。故事是从容道出,但是我并不觉得它很成功。说故事者太把约瑟理想化了。

(一)

一个年青勤奋的奴仆,提升到他在主人家中一个高度受信任的地位,在历史上和在小说中同样都有。一个烦闷空虚的贵妇勾引一个青年,而在她的攻势被拒绝时,大喊‘强奸’也是一样的有。

我觉得第二个主题比第一个在故事中表现得更精彩。约瑟升到高位,因为他的主人──一个埃及人──认出耶和华(在埃及人当然是一位外国神)与他同在。他的家在约瑟的贤明管理之下顺利,又提醒我们耶和华与他同在。波提乏诚然能以把一切交给约瑟办理,而他本人只在吃饭的时候出现。我们明白那信息,但是说故事者何须这么替他渲染呢?

就故事说,当波提乏的妻子登场时,则显得更生动不少。气氛立即改变了。女性色情狂的简洁命令‘你与我同寝罢’,与约瑟冗长从道义上的答话,对比恰当。但是当她终于拉住他,而他逃脱了,留下外衣在她手上时──这次却没有说什么了!对于这点,我们总觉得比较像是大丈夫的反应。然后来了女主人喊叫和刻薄的话;向其它仆人求援,伴以捏造陷害。这些仆人作为埃及人,他们一定早对这个一步青云的希伯来人感到怨恨。也请注意她提及她丈夫时,并未有逗人欢喜的声调,而用一个朴素的‘他’。创世记的说故事者又回到他的活泼光辉的话题,提出康桂夫(译者按:William Congreve, 1670-1729英国戏剧家)格言的真理之粗野的事例:

上天无怒,一如爱不复报;

阴间也不狂暴,一如妇人咒g。

(二)

就我们所知波提乏的品性──他喜欢使约瑟负责他职责中之非军事的方面,而他妻子尖锐的抱怨‘他’──难怪他不立即杀死他,却只是送他去监狱。这对约瑟是幸运;但是就法老的护·长竟是这么一个推搪了事的人,是一个有趣的讽刺。(约瑟被关进去的监狱似乎是波提乏负责的,是给政治犯或军事犯的监狱──他们被称为‘王的囚犯’──显然是在他自己的房子复合的建筑中。)约瑟没有提出辩护。他面对毁谤和冤枉的惩罚而缄默,意思是引起我们的敬佩──当然是值得敬佩。

但是他绝不会把他下监便比作敬虔。耶和华与约瑟同在,而且对他表示不变的慈爱,不久那司狱也叫他替他工作。我们的主人翁又无须受人监管,耶和华又与他同在,‘耶和华使他所作的尽都顺利’。最后这样的一个句子,使我们差不多忘却此人是在监里烦恼,而我们必然同情他在逆境中的勇气。

在本章中段,作者在许多方面证明他的技巧和尖锐的眼光。但是我觉得在故事的开始和末了,他也应有同样的技巧。他那么关心要把关于神在约瑟每一阶段的旨意的信息表达出来,以致使他变得有点像个泥塑的圣人。我们因此便不太受感动。卅七章那有瑕疪的主人翁太快变成无瑕无疪了。约瑟下一个作为解梦者的故事,大抵也是一样。我们要等到四十二章,约瑟与他的哥哥们会面,说故事者才能有效地把握使他的主人翁显出人性化,因此也再不是那么完美。

关于约瑟叙事诗结构与风格之注释

我们刚才批评一个未能达到纯善的故事。因此,或者这是对作者述说约瑟故事的方法作全盘的、更密切的考察的适当时机。在创世记较早部分,我们发现考虑有关风格和结构,更能帮助我们了解作者的原意。我相信对这部分也会一样。

关于约瑟历史的故事,并不比亚伯拉罕和雅各的故事、在我们对于字句的解法上有什么不同。有若干形迹可见他们的埃及背景是相同的(我以后会更多论及这些),但一般而论,他们对于关系民族、事件与地方背景的资料,却正如较早的创世记故事一样的保留,而读者也一样的落在黑暗中摸索。然而,在约瑟的叙事诗与前两者之间,在布局与文字风格上,却有些显著而又有益的区别。

约瑟叙事诗结构仔细得多。在亚伯拉罕与雅各的故事始末中,我们所得的,实际上是一系列的独立故事,散散漫漫地联在一起;在这里(如果我们撇开卅八章不考虑的话)则是前后连贯的,其中一段自然地引入另一段,而一切都是有意地向着一个统一的结局移去。它比较像一个长程赛跑,而不是短程赛跑的接继。

风格上也比较散漫而又悠闲。较少在家谱上、和关于圣地的建立与名字的意义上,作勉强的停歇;却有更多的重复,更多的往前和往后的引述或比喻,更多东方式悠长的对话。但是或许其中最堪注意的,乃是改换了描述神性的方法。在约瑟的故事中,神绝少直接干预,更少以人或以天使的形式,面对面地对族长说话。我们绝不怀疑祂是一切事物的幕后控制力,但是却是说故事者,或其中一个角色,而不是神自己对我们的说话;祂不再如以前那样是台上的一个演员了。

就在这里,我们开始看到结构与风格这一方面,和神学与主题的另一方面,二者之间的联系。三个叙事诗的主题也是大不相同;而不同的文字处理,事实上反映这些不同的主题。开头的两个叙事诗乃是关及挑战与危机:亚伯拉罕的叙事诗是信心的挑战,雅各的则是恩典的危机。神亲自在人生的困扰中与人相会,要求立即反应,强烈地干预人类的计划与野心,经常与他们──也透过他们与我们面对面──以讽刺及相反相成干预人类的选择和决定;然而在约瑟的叙事诗中,主题却是神在世间事务中高高在上的旨意。祂逐渐的地泰然地处理事情,统治而不是干预;在幕后工作,使坏事变为好事。

就故事而言,开头两个叙事诗的主题──信心与恩典──排除均匀的步伐与幸福的结局;而第三个主题──神的旨意──则要求这两项。亚伯拉罕的故事要以他──也包括我们──的未定作结束,因为信心不是知识。雅各的故事要以他──也包括我们──的彷徨作完结,因为上市的恩典不能凭借我们的了解。但是约瑟的故事则可以他──和我们──的满意,甚或有些得意为结束,因为它要表明万事互相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的信念。

我想我们都能同意,在创世记每一叙事诗中,风格与结构;都美妙地配合它们的主题。在三者中都有极好的故事,这些故事我们以为不够效力,但是每个的写法都使我们的想象力朝向正确的路,而且强制我们的思想朝向神圣的性格与活动的有关方面。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