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五十章

 

此地没有流泪的事(四十九33-五十14

雅各的死说来有点夸饰。叙述他把脚收在床上,气绝而死,很有效果。关于那‘归他列祖那里去了’奇特的话,请参看廿五章八节(论及亚伯拉罕)。他的尸体熏了,为运去麦比拉之用;而且不只约瑟,连埃及人也为他的死而哀哭。大队埃及宫廷人员陪同行列,甚至当地的迦南人也为之吃惊,以为是‘一场极大的哀哭’(我们被告知他们为这事命了那地方的名)。雅各的遗体最后带到亚伯拉罕从赫人买来(见廿三章),在希伯仑附近的洞,与亚伯拉罕和撒拉,以撒和利百加,以及他自己的妻子利亚同葬在那里。这是他所请求的(见四十九29-32)。他父亲的坟墓在那里,而更为合适的则是他与他们相傍,不是与那在去伯利痝~中的、他所爱的拉结相傍;虽然作为一个人,他必然最期望如此。

这是一个非同凡响的行列,而希伯来听众后世必然反复细味其每一细节。它说及他的逝世,而他得到以色列作为第二个名字,而且比其它任何族长,在其为人中更具体表现出他们民族的希望与恐惧,耻辱与努力,整个准备作战和堂煌的信仰。他并不是我们所轻易喜爱的人物。但是他与亚伯拉罕同样是个人类中的巨人,比以撒更是英勇得多的人物。而且,我想我们也可以承认他比约瑟更为英勇,约瑟虽然有过一两年残酷的痛苦,其后即终生一帆风顺了。想到这样的一位灵性上的斗士,他的成年时代所遇上的,甚至神都是敌对者,老年时期则在互相指责与满腹牢骚中度过,在他死时却能在神命中得安息,而且大大方方地提说‘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又说那‘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四十八15)。在经过将近十九年,在他生命即将结束时,他终于知道‘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我不打算把雅各与其它在生时未得,死时才得到尊严的希伯来阴谋家和恶棍作过份贴切的比较。他与参孙之间是异远多于同。但是其类似或贴近到足以容许我们引述米尔顿(John Milton)在他伟大的不可知论者参孙的著作中,用于参孙的话作为雅各的墓志铭。米尔顿请我们忘却参孙早年生活中的可耻故事,而专心注意他为他自己和对他国家敌人的、倾覆大衮庙的柱子的英勇死亡。我们如今在创世记这些最后的书章中,从慈爱的神为祂更高的目的而命定一切的观点看事情,便应准备对雅各宣告同样的判断:

此地没有流泪,哀哭或捶胸的事;

没有软弱,没有耻辱,毁谤或指责;

只有公平和美好,

及使我们死得高贵的宁静。

尽情(五十15-26

比对起来,说到约瑟的死却是爽快得多,而且作为一个希伯来的故事,也是比较特出。他得享高龄,得见他的曾孙出生,受熏了,‘收殓在棺材里,停在埃及。’没有送殡的行列带他的遗体上迦南去,虽然他比雅各为埃及人多作了事,他们当中也没有号啕大哭。他集合他的家人在他面前,激励他们瞻望未来,有一天神会‘看顾’(圣经中一个伟大的字眼,试比较创廿一1;出四31;廿九6;路一68)祂的百姓,领他们回到‘祂起誓所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之地。可是过了许多世代之后那一天才出现,而且惟有到了那时,他的骸骨才回到故国去,那就是说那是个他少年时候曾去过,而活着的时候只再度瞥见一次的地方(参看出十三19;书廿四32)。在希伯来书十一章廿二节那里,这一场面被选作约瑟‘信心’的例子。

这样,创世记的族长故事便以他们坚决面对远方,纵或有点哀伤,仍以对人生坚定的信心继续朝前看,这信心乃是亚伯拉罕当他从哈兰到巴勒斯坦的行程开始时便已表示出来的。但是,正如在创世记十二章所无的,也有一个向后看的眼光。有要庆祝的成就,但不是人的成就,正如这些故事所清楚表明的,那是不实在的成就,只有神的才能给予的成就。神的福音已经着手活动了,创世记开头十一章的一些悲哀也已经除去了。已经显明神现在可以就战胜罪恶与邪恶,并且拯救祂的百姓。在创世记最后一章也恰当的应强调这点。

兄弟们害怕雅各去世以后,约瑟终于会向他们报复,他得再向他们保证,他们二十多年前对他的恶意已经被饶恕和忘记了。我们会惊诧,雅各果真如他们所说,告诉约瑟饶恕他们,还是他们捏造出来,以求对他加强压力。无论如何,他们第一次公然求他饶恕,而他虽然不是那么公然的,却承认他曾试对他们‘扮演神’。但是,正如他提醒他们,而他们终于也接受了,要紧的并不是他们的或他的主意。而是神在一切所发生的事中,祂的原意都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

就这样,一个以仇恨开始的故事,却以爱吞没恨结束。这乃是神的作为。它乃是神眷佑的关顾。祂对那似乎为恶所统治的地方,给予善的影响,给一个被凶恶与丑陋的情感大大分裂的家庭以平安与和睦。有时我们能觉得它缺乏亚伯拉罕与雅各故事中的具体性与实在的冲突。那批评可能有道理。但是仔细读来,注意它的教训,则约瑟的故事并非情感的。它是净化的。当我们读它的时候,我们再经验到当人的一切努力停止下来时,便在我们肮脏生活中觉知那稀少但蒙福的时刻,而且我们能以透过黑暗去瞥见恩慈宽厚神命控制之手。不错,我们在神完备救恩来临之前,还有一段很长的路,我们需要对人生充满信心。但是如果我们要继续前进,此刻便需要那净化的识见。

为总述创世记这最高的教训,我再一次转向米尔顿的不可知论者参孙,引用英文史诗大师──虽然他的主题是圣经的──帮助我们了解一个较古而同样巧妙的希伯来史诗。当参孙的父亲和几个朋友准备他的葬事时,他们开始用一种新眼光去看他死亡的悲剧。最后的话是合唱的:

全是最好的,虽然我们常常怀疑

所要成就的是什么;

最高智慧者所带给我们的

在结束时永远是美好。

祂似乎常常隐藏祂的面,

但在未预期中回来;

而祂忠诚的战士在适当位置上荣耀地作见证;

迦萨哀恸,一切联合他们反抗的必亡。

祂永不改变的计划:

祂的仆人服事祂,带着崭新的经历

平安与慰藉已经解散,

心灵平静了,尽情了。

──《每日研经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