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五讲

 

创世记 第五讲  神的审判和救援的方舟

  

经文/创世记6:1-11:9

要节/创世记6:13,14      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分一间一间地造,里外抹上松香。

  

我们通过上一讲的学习,知道了罪是多么可怕的。亚当的不顺从,到了他的儿子该隐的时代发展成杀人,而该隐的罪,到了拉麦的时代干脆就不当罪。拉麦夸耀和赞美自己杀了人。到了亚当的十代后裔挪亚,罪恶遍地蔓延,人们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一个人的不顺从发展成世上所有人各种各样的犯罪(6:5)。罪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会成长(雅各书1:15);罪之所以可怕,是因为罪带来惩罚-- 死亡和死后的审判(6:23,9:27)。在这一讲里我们要学习的是,第一:挪亚时代人们的罪和神的审判。第二:神在审判当中赐下的救援之路。今天也跟挪亚时代没有什么两样,在这样的时代,我们怎样才能从罪恶的世上得救呢?

 

第一章。蒙恩的挪亚(6:1-7:5)

 

第一,挪亚时代的人(6:1-7)

 

请看6:1,2节:当人在世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看到创世记第五章可以知道,那时代的人们长寿到七百岁到九百岁。人们由于神的祝福而生养众多,因而到了挪亚时代,人口开始急剧增加。创世记著者介绍了当时人们的婚姻观。因为婚姻观最好地代表那时代人们的信仰、价值观和人生观。那么挪亚时代的婚姻观如何呢?

 

第一是信徒跟不信徒相结婚。二节里的神的儿子们就是意味着亚伯和塞特的后裔,等于现在的信徒(Christian);人的女子就是指杀人犯该隐的后裔,意味着不信徒。在神面前信徒和不信徒之间不能结婚,因为它不是神所规定的基于圣经的婚姻。神在伊甸园建立第一个家庭的时候说: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2:24)在这里的结婚,其意义在于二人离开父母去自立。婚姻意味着二人连合,成为一体。连合(unite)是人格性的结合。可是信徒和不信徒之间不可能有全人的结合。因为二者的人生目的和价值观不一样,更为重要的是,所属的不一样。信徒即使有不足之处也作为神的儿女,得到神的保护,也得到神的统治。不信徒则不然。不信徒表面上再善良、漂亮和出色而严格地去区分的话,也是魔鬼撒但的儿女,受到撒但支配。信徒和不信徒之间结婚,只能是肉体上的结合,而不能属灵上结合,所以信徒和不信徒之间的结婚,其本身是矛盾的,也是不幸的出发点。

 

使徒保罗劝哥林多圣徒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林后6:14,15)在任何情况下神都不喜欢信徒跟不信徒之间的婚姻。

 

第二,当代的男人们看女子美貌而结婚。女人真正的美丽,不在于外貌,而在于内涵,而美丽的内涵,来自她信仰的深度。所以有些人说没有信心的女人就象没有翅膀的天使。人要是好看的话能好看多少呢?即使再好看又能坚持多长时间呢?再漂亮的世界小姐也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胖大嫂,再过一段时间就满头白发,脸上起了深深的皱纹,变成老太婆。就象以赛亚先知所说的那样,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容都象野地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残。(以赛亚40:6,7)可是挪亚时代的人们看着这么虚无的外貌,选择了对象。这说明他们的价值观是物财性的,肉体性的,而不是属灵的。

 

第三是顺着自己的感情去结婚。挪亚时代的人们随意挑选,娶来为妻。这说明他们顺着自己的恋爱感情去选择结婚对象。不管是什么样的事,人要是以感情为基础时,他的选择就没有绝对性,因为这样的选择很可能是一时冲动,随着感情结婚的人到了感情不好时就随意离婚,就证明这一点。今天很多的人们离婚,是因为他们结婚的基础在于感情。本来,结婚是在神绝对的主权和旨意之下结成的,所以要顺着圣经话语,而不是感情和贪婪,在祷告当中选择对象并结婚。那样的结婚就有绝对性,日积月累,爱就越来越深,可以结出生命的果子。

第四是说他们随意找女人,娶来为妻。这意味着一夫多妻制度。神早就说结婚就是二人成为一体,这就是一夫一妻制度。可是挪亚时代的人们按着自己的贪婪挑选人。不管是什么样的时代,家庭的不和睦和破坏来自一个丈夫有多妻子所致。一句话来说,挪亚时代人们的婚姻观是非圣书性的,信徒和不信徒之间,顺着自己的感情和肉体,随意结婚。

 

在四节上可以知道,那时代女人对男人的观点也是肉体性的。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伟人(Nephilim)意味着大力士或者巨人。挪亚时代的人们跟男人的内心和信仰相比,更重视他们强壮的身体,以为健壮的肉体才有价值,可是结婚的决定性的条件不能是肉体。基于圣经的第一条件就是信心和神的召呼。这个条件相吻合时,就可以连合(unite)为一体,而且也可以一辈子为了神的荣耀而一起作工,结出神圣的果子。

 

以上看到,挪亚时代的人们彻底偏离了神,违背了神的话语。神对挪亚时代的人们宣布说:人既属乎血气,我的灵就不永远住在他里面,然而他的日子还可到一百二十年。(6:3)神以跟随着物财和肉体生活的人为属血气的。换句话说人已变成了肉,而不再是有灵的活人。神说不和这样变成属血气的人在一起。如果没有神在一起的话,一想很自由,可是我们人类的悲剧就从这里开始了(1:18-32)。作为属灵存在的人类,只有与神同在的时候,才有生命、人生的方向和幸福,可是神不同在的话,就会象动物一样成为行尸走肉。人被神抛弃,意味着人到了最悲惨的状态。

 

关于挪亚时代的人,耶稣这么说:那时候的人又吃又喝,又娶又嫁,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洪水就来,把他们全都灭了(17:27)。人本来的目的在于求神的荣耀,人生的真正喜悦和盼望也在于追求属灵价值,可是挪亚时代的人们一生就是吃喝玩乐,认为娶嫁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神把这么堕落的人类的生命缩短到120年,这是暗示120年之后要来临洪水审判。人要是离开神的话,必有罪、死亡和审判。

 

请看5-7节:这里表现出神对罪恶的人类的心情。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耶和华就后悔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耶和华说:我要将所造的人和走兽,并昆虫,以及空中的飞鸟,都从地上除灭,因为我造他们后悔了。神快要审判人类。一旦人生目的歪了的话,其心也会歪斜,还有他所想的计划和所有生活也都会歪斜。随着物质和肉身的情欲所生活的人,其想法和计划也尽都是恶,这样的人所生活的世上只能充满罪恶。神造人之后甚高兴,所以当他所爱的人们处在罪恶当中的时候,其悲伤也是很大的。最后,神打算以洪水审判人和所有动物,可是在这么罪恶的世上有什么样的人呢?神通过他怎样打开了救援之路呢?

 

第二,挪亚建造救援的方舟(6:8-7:5)

 

请看8-12节:惟有挪亚在耶和华跟前蒙恩。地上充满着罪恶的时代,有一个得到神恩典的人。在这里的恩意味着神不要代价而赐下的礼物(free gift)。这个礼物并不是按者个人条件好或者律法行为所能得到的,只是因神的慈悲和怜恤而单方面地被选择的。挪亚蒙恩,并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加善良,或者更出色。我们看到世上有很多学习好,心底善良的人,可惜他们却没有因他的条件得到神的恩典。我们得救,并被召呼,完全是神单方面的恩典。

 

那么挪亚是什么样的人呢?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挪亚生了三个儿子,就是闪、含、雅弗。(9,10)挪亚并没有背叛神,很好地担负了神的恩典,被神承认为是个义人。义人(a righteous man)并不意味着在道德上没有罪,而是虽有不足之处,可是因着信心生活的人。在没有信心的世代,挪亚因着信而生活(1:17)。而且,挪亚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这意味着他在那样充满强暴的时代没有污点地生活。别人都在堕落的时候,他过着与别人相区别的生活。挪亚与神同行,这意味着他相信神,顺从于神的话语。所有的人背叛神的时候,自己要与神同行并不容易。神把审判的秘密告诉与自己同行的挪亚,教给了他在审判之日得救的路。

 

请看13-22节: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罪必带来可怕的审判,在这审判之日,神命令挪亚要建造方舟。方舟的材料是歌斐木,造法就是这样:要长三百肘(150),宽五十肘(25),高三十肘(15)。方舟上边要留透光处,高一肘。方舟的门要开在旁边。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层。这么造的话,便成为排水量为两万吨,容积为一万四千吨的大船。神非常仔细地指示挪亚方舟的样式和建造方法。

 

神命令要建造方舟之后立了约,说: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每样两个,要到你那里,好保全生命。(17-20) (covenant)是神与人之间所立的契约。这个约是从亚当开始(3:15),继承到挪亚、亚伯拉罕(15:18,17:9,22:15)和以色列(19:6,申5:3)。这个约终于通过耶稣基督而成全了。神在灭亡当中也赐下了救援的约。那么挪亚相信神的约,怎样顺从了呢?他的信仰特点和伟大在哪里呢?

 

请看6:227:5节:创世记的著者反复强调说: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 都照样行(did everything just)首先意味着挪亚全面地顺从了神的话语。挪亚并不是好听的就去顺从,而不好听的话语却跳过去。他把所有的话语都照着顺从了。挪亚并没有形式性地顺从,他尽心尽意地去顺从。其次是说挪亚绝对地顺从了神的话语。他并没有看着自己的情况顺从。挪亚没有身体健康或者高兴的话就去顺从,也没有觉得不好就不去顺从。他拼命地、全面地、绝对地去顺从了。要这么顺从,在内部上和外部上都有很多困难。别人吃喝玩乐,而自己却要流着汗建造方舟,这样可能非常孤独无聊。一看到阳光灿烂的时候,就可能怀疑是不是真有洪水审判,怀疑神的话语。他要献出非常多的时间、物质和热情建造船,这伴随着很大的牺牲,由此他也感到孤独,心里怀疑神的话语,还有因世上的诱惑而受到了不少苦,而且邻居可能嘲弄、蔑视和迫害他,因为挪亚的生活方式跟他们不一样。他们以为挪亚是疯子和狂信者。他们迫害因着信心生活的人,说是邪教,可是挪亚战胜内外试探,顺从神的话语而建造了方舟。他那绝对的信心和顺从,干出了不可想象的伟大事情。我们生活在罪恶的世上,通过挪亚可以学到什么呢?

 

第二章。洪水审判和神的约定(7:6-9:17)

 

第一,洪水审判(7:6-24)

 

请看7:6-12节:象神所说的那样,当挪亚600岁的那一年217日,终于泛滥了大洪水。挪亚就同他的妻和儿子、儿妇,都进入方舟,躲避洪水。洁净的畜类和不洁净的畜类,飞鸟并地上一切的昆虫,都是一对一对地,有公有母,到挪亚那里进入方舟,正如神所吩咐挪亚的。过了那七天,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四十昼夜降大雨在地上。即使暴雨来了三四天也泛滥成大洪水,何况要下四十昼夜,而且地下水也涌出来,可以想象那洪水有多大。

请看13-24节:下了四十昼夜的洪水,把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水势比山高过十五肘。水势浩大,在地上共一百五十天。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气息的生灵都死了,只留下了挪亚和那些与他同在方舟里的。在这里创世记很好地说明神审判的性格,一句来说神的审判是完全的,彻底的,那里没有例外。神不会差不多地审判,就是说相信和顺从的挪亚和其家族得到救援,否则,都得审判。在这里就有我们基督教信仰的绝对性。相信神,便可得到救援,不相信,则就是审判和地狱刑罚。

 

第二,立虹为记(8:1-9:17)

 

请看8:1-19节:神纪念挪亚和挪亚方舟里的一切走兽牧畜,叫风吹地,水势渐落。水从地上渐退,过了一百五十天,水就渐消。717日,方舟停在亚拉腊山上。水又渐消,到101日,山顶都现出来了。挪亚开了方舟的窗户,放出乌鸦和鸽,看看水从地上退了多少。他又等了七天,再把鸽子从方舟放出去。到了晚上,鸽子回到他那里,嘴里叼着一个新拧下来的橄榄叶子,挪亚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他又等了七天,放出鸽子去,鸽子就不再回来了。到挪亚601岁那年11日,地上的水都干了。到了227日,地就都干了。这时候神让挪亚从方舟里出来。踩了新地的挪亚感慨万分。那么得到救援的挪亚,渡过了洪水之后先干了什么呢?

 

请看8:20-22节:挪亚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拿各类洁净的牧畜、飞鸟献在坛上为燔祭。挪亚首先向神筑了感谢之坛,神闻到那馨香之气,就心里说:我不再因人的缘故咒诅地(人从小时心里怀着恶念),也不再按着我才行的,灭各种活物了。地还存留的时候,稼穑、寒暑、冬夏、昼夜就永不停息了。神决心不再下洪水审判,然后找了新的救援之路。

 

请看9:1-17节:神赐福给挪亚,说:你们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神把所有生物交付给他们的手,凡活着的动物,都赐给他们食物。这时候神让人可以吃动物的肉,可是为了不失去生命的尊严,不要肉带着血吃。在8:17节上可以知道,神祝福挪亚和他的家族之后,再次立约,那就是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作为立约的记号,神要把虹放在云彩中,说:我把虹放在云彩中,这就可作我与地立约的记号了。神通过虹,更加坚固了救援的约定,在这里就显出了神对人类和他创造的世上的永远而伟大的爱,这个爱终于通过耶稣显现出来了。虽然神恨恶罪而下了可怕的审判,可是神把自己所创造的人类爱到底,并救援他们。阿门!

 

第三章。变乱口音的神(9:18-11:9)

 

洪水之后,挪亚又活了三百五十年,他共活了九百五十岁就死了(9:18-29)。挪亚的儿子闪、含、雅弗繁盛,各随自己的宗族、方言,所住的地土、邦国(10:1-32)。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发展了文明。文明一发达,他们就傲慢了,说:来吧,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4)。在这里人类犯了挑战神的大罪。

 

那就是第一:要传扬人类的名。神原来是为了他的荣耀而创造了人类(1:31),可是人类太傲慢,追求了自己的荣耀,而不是神的荣耀。追求自己荣耀的罪,已经超越了个人,到集团性的犯罪。

 

第二是人类要避免分散在全地上。神本来赐给人类使命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1:28),可是人类却要避免分散,这就跟神的至上命令相背逆。耶稣也对门徒们说不要光呆在耶路撒冷,要把福音传到地极(28:19,20,1:8)。神看到人类太叛逆,变乱了口音,使他们停工,不造那城。人们彼此语言不通,所以再也不能把城建造下去了。

 

今天随着文明的发达,人类在各个方面敌对神。科学稍为发达,人就变得傲慢,渺视神。天文学才达到在广大的宇宙当中把脚步踏上了离地球最近的月球,生物学也只不过是改变基因的染色体,改良种子的程度而已,可是人们以为可以造出生命体,甚至说马上可以造出复制的人类,可是现在的生命科学连最简单的单细胞动物也造不出来。属于尖端科技的电子学,也造不出人类头脑的数万分之一那么复杂的功能部件,可是三流科学家陷入在科学万能主义的思考方法,正在建造着不信仰的巴别塔。过去的纳粹、帝国主义、极权主义和民族主义也可以看成巴别塔。现在又开始抬头民族主义和经济第一主义的巴别塔。甚至相信神的教会和传教团体也为了宣扬自己的教派或者团体的名字,以自己的教会为中心搞得大型化,而不是开拓新的教会。我们要悔改这种可怕的建造巴别塔的罪,要生养众多,征服全地。换句话说我们要顺从耶稣的最高命令,把福音传到地极。── 无名氏《创世记十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