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创世记第四十九章

 

{\Section:TopicID=1051}C 雅各对众子的预言 四十九128

{\Section:TopicID=1052}四十九12

  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说,你们都来聚集,我好把你们日后必遇的事告诉你们 这一段经文(128节),除了头尾有可能是部分来自祭典外,其余的无法列入任何的现有文献中。有的人跟着28节的话而称此为雅各的祝福,但其内容却表明有的并非祝福,乃是咒诅(7节)。有的人称之为雅各的遗命,或雅各的训言,但都不能完全与内容相薯X。故此,我们就根据第1节把你们日后必遇的事告诉你们的话,称之为雅各对众子的预言。

  有些学者则称此诗歌(227节为诗歌)为“支派谚语”,亦颇为适当。因为这里的众子,实际是众支派(28节)。在比对早期对支派所作的诗歌时,我们可发现士师记第五章是较为早期的,因为一方面是只重于提到与底波拉和巴拉的争战有关的北部支派,一方面也看出对支派的组织并非有完整的系统,而所提只有八个支派(按经文次序是以法莲,便雅悯,西布伦,以萨迦,吕便,但,亚设,拿弗他利)。但在晚期的支派诗歌,我们可看到申命记第卅三章和发现申命记法典的时代(主前六二一年),是极相薯X的:那时西缅早已被犹大同化(或说并吞了),所以没有西缅支派。虽然仍把吕便列于首位,但内容贫乏,跟着是犹大在利未之先,而联于犹大的便雅悯亦在约瑟的两支派之先。在政治舞台上一直没有什么作为的西布伦和以萨迦(注意次序与本章相同──四十九1314;而与出生叙述相反──三十1720),反而列在便雅悯和约瑟之后。

  本章的组织次序,是列利亚的众子为首,但强调犹大的威武和富足;然后是两个使女的儿子;最后才提到拉结的两个儿子,并亦反映出约瑟的迥别。因此,这诗歌的数据虽然颇早,有些已在士师时代就有,但组成现有的形式,应是在王国早期时代于南方编成。它被收集在这约瑟的故事中,作为雅各对众子临终前的预言或遗嘱,是颇为适切的。

  为了解诗歌的对仗或平行的语句,从第2节起,读者最好参看现代中文译本为佳。

{\Section:TopicID=1053}四十九34

  吕便哪,你是我的长子……本当大有尊荣,权力超众 这是说出吕便应有的权荣,但在历史中,这个支派却没有什么表现(参看申卅三6;士五1516)。最大的原因是他的生活不正常,道德败坏(参看卅五22)。

{\Section:TopicID=1054}四十九57

  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 这是指西缅和利未以诡诈的方法杀害示剑人的事(卅四2426),故此有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的语句。

  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 这就说明日后西缅何以失了踪影(申卅三已没有提到),而利未家却不得分地,要散住在各支派的原因。

{\Section:TopicID=1055}四十九812

  犹大阿,你弟兄们必赞美你……你父亲的儿子们必向你下拜 这是用他的名字的意义(廿九35),说明这支派将有的权荣(但在北方文献之神典的申卅三7,因写成于分裂时代,却求上主引导他回归了)。

  犹大是个小狮子 狮为兽中之王,表明犹大要在弟兄中作王,以及胜过一切的仇敌,意义正和第8节平行。这是直指到大卫及其王朝的话。

  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万民都必归顺 这里所说的圭,是古时帝王在大典礼时手中所持的上尖下方的玉板,即形容犹大支派要掌王权的意思;杖指令牌或王杖,即权力的代表,意思是犹大支派要长久掌王权,此即不离他两脚之间的含义;细罗有很多不同意见的解释和翻译,而和合本细字的批注仍较为适切:赐平安者。谁是赐平安者?答案就是耶稣基督(参看约十四27,十六33,二十192126;路廿四36;腓四7等)。至于万民都必归顺的话,在写作的时代也许是指着迦南各族,但在弥赛亚的新约时代,就名符其实的是万民归信了。

  犹大把小驴拴在葡萄树上…… 这是形容出产的丰盛。葡萄是犹大地盛产的果子。葡萄枝并不强壮,通常的农家都不会把驴拴在葡萄树上,但犹大的葡萄树壮大,所以可以拴住小驴而不怕牠拔出葡萄枝;驴会吃葡萄叶子和葡萄子的,通常农家为免损失都不把驴拴在葡萄树附近,免驴吃去葡萄,但犹大的葡萄太丰富了,多得可将小驴拴在那里,任由牠吃。

  他在葡萄酒中洗了衣服…… 当然,一般人都不会那么愚笨的用葡萄酒洗衣服,或以葡萄汁来洗袍挂的。这经文的目的乃在于形容出产的丰富,人民的富足,甚至可滥用他们的葡萄酒和葡萄汁,使之当水而已。

  他的眼睛必因酒红润,他的牙齿必因奶白亮 仍然是同一的富足生活的主题。种植的和牧畜的出产,都非常繁多,人民生活安和乐利。

  这些丰足的形容,原来本只是讲属世的生活的。但因前面犹大支派要为王掌权而有属灵的弥赛亚的预表,因此这些丰足的生活也有属灵的预表,藉示在弥赛亚的时代,信徒灵性生活的佳美。

{\Section:TopicID=1056}四十九13

  西布伦 按照书十九1016的分地情况来看,西布伦北接拿弗他利,西南邻亚设,东面则和以萨迦为界,从来就没有濒临海岸。按照这里所描述的,这支派就必须消灭亚设,并沿地中海北侵,始能成为停船的海口而达到西顿境。

{\Section:TopicID=1057}四十九1415

  以萨迦是个强壮的驴,卧在羊圈之中…… 以萨迦所分得的地,是在约但河谷的西北部(书十九1723),土地肥美,正如15节提到的。可是这支派的人却懒惰成性──如强壮的驴(驴喻无知),卧在羊圈(正如广东俗话说的“叹世界”),以安静为佳(与强壮的特性相反),至终他必要低肩背重,成为服苦的仆人(不用脑和懒惰的必然结果)。

{\Section:TopicID=1058}四十九1618

  但必判断他的民…… 但支派地分南北,一向都不强盛,却要像其它支派一样,审判(但字的原义)他自己的子民。因为人丁不多,极为卑下,与其它支派相比,则他像路上爬行的蛇,而别支派却像骑骏马的勇士。可是,这个支派却奋励自强,如虺(毒蛇)咬伤骑马者的马蹄,而使骑马的坠落于后。他为什么有这等能力?就是因为他是在等候上主的救恩。

{\Section:TopicID=1059}四十九19

  迦得必被敌军追逼,他却要追逼他们的脚跟 这节话的迦得、敌军(原文是追逼者)和追逼,原文都极相近( Ga{d , gedud yegud ),乃表示这个支派有卧薪尝胆,自励自强的精神。

{\Section:TopicID=1060}四十九20

  亚设之地必出肥美的粮食,且出君王的美味 这支派所分的地在迦密山到腓尼基的沿海肥美之地,故此将有如君王的美味出产。但后句亦可翻成“将有美食供奉君王”。这后者就表明他们常是“白忙”的供养他人者。

{\Section:TopicID=1061}四十九21

  拿弗他利是被释放的母鹿,他出嘉美的言语 这节话的原文有些困难,因此可另有两种译法:“拿弗他利是繁茂的树,它展延可爱的树枝。”或“拿弗他利是奔放的母鹿,牠生下可爱的小鹿。”(参看现代中文译本的本节翻译及其脚注)。

{\Section:TopicID=1062}四十九2226

  约瑟是多结果子的树枝…… 对这节经文的翻译,不管那一种译本,都可被评为主观的看法。因为原文的 prt ,是要决定究竟属于植物(如和合本所译为树枝的)抑为动物(如现代中文译本之翻成野驴的)。进一步,这字亦是幼发拉底河和以法莲的字根。所以,差不多可以说每一种译本都对,也可以批评每一种译本都错。虽然有这些困难,但含义是赞许约瑟却属肯定的。属约瑟的有两个支派,以法莲和玛拿西,都在迦南地的中心地带,而玛拿西且有半个支派在约但河东,又占大幅地土。人多势大,而以法莲又自士师时代起,已是北方的领导支派(参看士八1,十二1等),以致约瑟的被赞许,是必然的。这也可看出,这诗歌的编成,必在南北分裂之先。否则的话,这个在南方收编的文件,可能就不是那么赞许约瑟了。

  弓箭手 指的是仇敌。仇敌虽多方苦害和追逼,但他的弓仍旧坚硬,他的手健壮敏捷。这后句的他,又要作主观的决定了。若决定是指约瑟,译法就是现有的字句。若决定乃为敌人,则要翻成“但敌人的弓被折断,他的手臂也被撕裂。”(请参看现代中文译本在本节的脚注)。然而,不管是那一种翻译,仍是指约瑟能屹立不为仇敌所害。他之所以能如此,乃因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盘石,就是雅各的大能者,你父亲的神之帮助和赐福的缘故。

  天上所有的福,地里所藏的福,以及生产乳养的福…… 这些福分都与耕作相关联。迦南被称为“流奶与蜜”之地,主要为形容南方是畜牧区(流奶),北方为种值区(流蜜──蜜的含义是指任何的浆汁,并不单指蜂蜜)。以法莲和玛拿西都在北方,故此按原文稍作描绘,则现代中文译本在2526节的翻译,是较能表达原作者要说明的福分的。

  临到那与弟兄迥别之人的顶上 这末句没有在现代中文译本翻出。但这句在原文,不但与前句必降在约瑟的头上为诗句中的平行语,也特别着重与弟兄迥别的含义。这是这全段诗(2226节)的关键话,不单与约瑟故事有密切关系,也与宗教热诚有紧要关联。因为迥别之人的原文是“拿细耳”(请参看民数记六章),是指归主之人或奉献自己给神的人的意思。

{\Section:TopicID=1063}四十九27

  便雅悯是个撕掠的狼,早晨要吃他所抓的,晚上要分他所夺的 这并不是指责便雅悯,乃是赞许这支派的战斗精神(参看士三1530等)。另一方面,便雅悯地在耶路撒冷之北,已是一个种植区,但仍以旷野的形像而不以种植的形像来描写这支派,亦可见这诗歌的古远,意即还不是完全在安居耕作的世代之作。

{\Section:TopicID=1064}四十九28

  这一切是以色列的十二支派,这也是他们的父亲对他们所说的话,为他们所祝的福…… 这节话的头一句,大概是这首诗(227节)的搜编者的原笔;其余的话则是和第1节相同,属于祭典的数据。

{\Section:TopicID=1065}四十九128

  五经的编辑者,将这对十二支派预言的话,安插在雅各临终前,作为他的遗训,是很适切的。这是不同时代不同支派特性的描绘诗,在王国早期于南方搜编在一起。这其中,对当时王国的领导支派犹大有高度的赞扬其王权的稳固与国泰民安的富足;也有对北方领导支派约瑟之蒙福的赞扬。读这些诗句的人,除了要欣赏其诗歌的优美,道德的教训,励精图强和奋发向上的人生激励外,也当注意其在宗教上训勉人靠赖神和奉献己心的精神。更要紧的,乃是在对犹大的赞扬上,给我们看到对基督要来,掌权并赐平安,以及赐予丰富属灵生命的预言。

{\Section:TopicID=1066}D 雅各的死与葬 四十九29∼五十14

{\Section:TopicID=1067}四十九2933

  我将要归到我列祖那里,你们要将我葬在……与我祖我父在一起 这是承接回四十八2雅各病了的说话。事实上,28下∼33节,均属祭典的资料。归到列祖的原文是回归我民那里,就是死的婉转语。雅各希望葬回迦南,与亚伯拉罕和以撒同穴,已在四十七2931清楚表达。

  赫人以弗仑田间的洞里……迦南地幔利前,麦比拉田间的洞 请参看廿三章的注释{\LinkToBook:TopicID=634,Name=14 亞伯拉罕買地葬撒拉 廿三120}

  他们在那里葬了亚伯拉罕和他妻子撒拉 见廿五89和廿三19

  又在那里葬了以撒和他妻子利百加 葬以撒的事记在卅五2829。但利百加不知死于何时;其埋葬地,亦仅在此提到。

  我也在那里葬了利亚 创世记亦无记述利亚死于何时,埋葬地亦仅在此提及。

  雅各嘱咐众子已毕,就把脚收在床上,气绝而死…… 这是寿终正寝,子女随侍在侧的最佳写照,也是善终的最好描绘。在创世记的五十章中,用了一半有多的篇幅(廿五至五十章),叙述与雅各有关的事迹,已可见此人在以色列史上的地位了。──《中文圣经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