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章 创世记与地质学

 

我们相信全部圣经都是神的话,是祂逐字逐句默示的。在敬虔人的心思中,所常有的忧愁,就是人轻看、反对神的话。神的儿女,因为世人不尊重主的典章,而衷心如焚。在六十六卷圣书中,以创世记受疑为最。抵挡圣书者,常以地质学的时期和上古的遗物,来推翻神明白的启示,他们以为按地质学的种种根据,世界已不知历过若千万年了;圣经所载六千年的数目,殊为不可信。世人奉着科学的名号,对于创世记,时下其攻击手段。

许多在主里的亲爱弟兄们,并不是有什么学问的(笔者本亦其中之一),因为受了这些风潮,他们真是不知何所适从。所以,虽地质学不涉及我们的默想,然因众人利益的缘故,我们藉着主恩典,就在我们默想开始的时候,与弟兄们一同查看神的话语,是何等的完全,好叫我们寂静在祂的面前,瞻仰祂的荣美。

创世记是神的启示;地质学是人的发明。神知道所有的事实,所以祂的启示,永不错误;人看见局部的事物,所以他们的推想,难于准确。将创世记与地质学放在一起,我们所跟从的,不是地质学,乃是创世记;因为神是创世记的后盾。如果创世记与地质学真有根本上不同的地方,则错者必是地质学。圣经的学权是无可疑问的,凡与圣经不合者,都是错误的。感谢父神,因为祂赐给我们以一完全启示。神人中间,若有不相符合的地方,则我们宁弃人从神。若神人所言,并不相反,则软弱的世人,岂不更信从天来启示么?

世人对于盘古分天地,巴比伦以及其它诸国的怪诞创世故事,皆一笑置之;并未见那一科学家废九牛二虎之力,一辟其谬;这样他,因为这些的遗传,毫无价值,所以惹不着人们的注意。对于圣经呢?他们的态度则大不相同。他们所以致力与圣经为难,就足证圣经的力量了。他们不能将圣经的记载,列与各国遗传相等,就是因为他们已见得圣经超凡之处了。

谁读过创世记第一章,能不觉得它是记事文中的异彩呢?何等的平常!又是何等的奇妙!据事直书,没有丝毫的理论。并不用何种的理由,来证明其所戴者是实。着该书者,并不受书的缚束,乃是超乎其所讲论者之上。此书的真著者,真是在其所记载的宇宙之上──神。执笔的摩西,若果照他自己的学问与思想去写这一本书,则学尽埃及人学问的摩西当然必受埃及人创造说的影响;但是在创世记一章里,谁曾看见埃及学说的痕迹!何以故呢?无他,因为是神默示摩西写的。若不是这样,摩西那里知道地是从水中出来呢?这分明是地质学的一个断定事实,不过在近世才发明的。摩西若未受示,则这个自很费解。至于世上生命的发生,圣经虽反对进化的理想,然并不举进步,而一概弃绝之。先有水中鳞介,而后有地上生人,看摩西的记载,科学家岂不以此为奇么?但是全知的神,自会以实事默示;受全知之神所默示的,自然不会错误。

然而,圣经究竟不是一本教科学的书;它的目的是指引罪人,使他们“相信基督耶稣有得救的智慧”;虽然如此,圣经并不因此而有科学上的错误。即有与科学不合的地方,若不是人们错解经言,则是科学的断案有了不对的地方。地质学家从前所有确实的宣言之中,又有许多改变了!他们从前所鉴定的,现在多有已证为误谬的。加明(Cumings)说:“地质学──已曾错过,或将再错,那些不大识它论据的人,所急切发出的高声断案──将来或将证为不确。”因为圣经不是教人以科学,所以对于创世,只说“其然”,而不说其“所以然”。科学家多欲指明其所以然(自然其所成功者不少),但是,断不可因脑力有限的考察,与神所说者不同,遂以理想的“所以然”,推翻事实的“然”。神所说的是事实,因为神知道一切。世人要查考神所说的,究竟何以如此,他们断不可根据已见,而放弃神的权威。有智慧诚为美事,但是,有一等的愚昧,岂不甚有福么?

{\Section:TopicID=102}创造

基督徒中对于圣经第一章的流行见解,都是以为第一节是一种概括的总言论,六日间的工作就是申说第一节所记的。换一句说来,他们以为第一节的“起初神创造天地”,不过好像是创世记第一章的题目一样,着创世记者将他所要说的,先在首句里摘要的说出来,然后详细的解说这一句;既说了神何时创造天地,就说在创造之后,地是什么光景,神如何一天一天创造光、气、地、植物、动物等等。这一种流行的见解,以为创世记第一章都是讲论创造宇宙的事:宇宙是从荒凉中造出来的。谨慎查考过圣经的首章,就见得这个见解是错误的!因为这个错误的见解──不是圣经的自身──就使教会与世界有极大的争辩;就与人以地质学上解说不下去的把柄;就使许多少年人疑及圣经的准确!

第一章第一节在官话和合本里有七个字,在原文希伯来文里也有七个字。这七个字是有独立的意思。神默示的记载并不说,太初之时,天地是神把它们模成形的,或者从某种原料中,把它们造出来的。天地是创造的。“创造”两个字的意思,是同等的明白上创造是从无中生有,是从无有中创出有来,是不用原料而制造的。“创造”两个字,在原文是“巴拉”。“起初神‘巴拉’天地”。“巴拉”这两个字,尚用三次:一、“神就造(原文作“巴拉”当译作“创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12节);二、“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原文作‘巴拉’当译怍‘创造’)人”27节);三、“因为在这日神歇了祂一切创而(原文)造的工,就安息了”(二3)。创造原是从无中生有的。因为大鱼以及有生命的动物,不只有外面物质的躯壳,并且有内里生命的原则,所以若非神加以直接创造的行为,则必不可能;因此,就说神创造大鱼和各样有生命的动物(一21)。这里不说造,而说创造是极乎有理的。照样,虽然人的身体是从尘土造出来的。但是(二7),人的灵和魂不是可以用何物质原料制造的,所以,圣经就说神,照自己形像创造人。

在创世记首二章里,对于“造”字,在原文计有三字:一、“巴拉”,意即从无中生有;这个我们已经略略说过了;二、“亚撒”,意即“造作”;这字与“巴拉”大有分别:“巴拉”是不用原料而作的,“亚撒”是已经有了原料,然后从这原料里作出东西来。一个木匠能造作一张椅子,但他不能创造一张椅子;在六日间的工作中多是用这字;三、“耶窄”,意即“作成”;这字意思像陶人范土成形;二章七节的“造”字就是用这字。以赛亚书四十三章七节表明这三字的关系:“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所作成,所造作的。”创造是从无中生有;作成是模范其形;造作是因材作用。

创世记一章一节是用“创造”,“起初”二字更证明天地是神从无中生有的。这并用不着理论,神既如此记戴,就是要人相信,若欲藉有限的脑力,推测神在太初的作为,徒见其不知量而已!“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藉神的话造成的。”(来十一3)神对约伯挑搦的言辞,谁能答复呢?

{\Section:TopicID=103}天和地

神在太初的时候,创迼天地。这个“天”并不是环绕地球的空气,它是指着星宿居住的天说的;这“天”从创世以至于今,未尝改变。天虽然未变,地的光景却已非如前了!

我们若要明白创世记第一章,最要紧的,就是分别第一节的“地”,与第二节的“地”。第二节地的光景,并不是神起初创造它的光景了。起初神创造天地。神不是混乱的神(林上十四33),他所创造的乃是完全的。所以第二节,地空虚混沌的状况,已非神创造它时的本来面目了。岂有神创造一个空虚混沌之地的理?看一节圣经,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不过官话和合本译得不清楚,所以参考多种英译,照原文译成官话如下:“创造诸天的耶和华;神自己作成,造作大比;祂曾坚立大地;祂创造的地,并非混沌;祂作成地以居人;祂如此说:我是耶和华,再没有别的。”(赛四五18)这是何等的明白!可惜译经者不译作同样(“混沌”二字原文均作“托呼”)的字!“神创造的地并非混沌”,为什么缘故创世记一章二节说“地是混沌”的呢?这是顶容易解决的。创世记一章一节说神创造天地,那时,神所创造的地,并不是混沌空虚的;到了后来经过一层的大灾祸,地变作混沌空虚了;第三节以后所说的,并不是指着原始的创造而言,乃是指着恢复大地说的。神在太初时创造天地;神于六日之内再造世界。创世记一章一节是最初的世界;一章三节之后是我们现在的世界;一章二节是说最初世界之后,我们世界之前,渡过时代的荒凉光景。

这个解说是不只单看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十八节而决定的(自然有了赛四五18的证据,原是已足),我们还有其它的思想。按希伯来文而说,考据圣经的人说,第二节的首字是一个介词,直译可译作“而”字。“太初神创造天地,而地是混沌空虚。”彭伯先生(G. H. Pember)说:“照希伯来文的用法而言,‘而’字证明第一节并非第一节以下的提要,不过在记载上是第一件的事而已。若是第一节是个摘要,则历史的实在开始是在第二节;断无以介词起句之理。在创世记五章有个好比喻。‘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是头一句的话语,这一句是作该章的提要,所以第二句(在原文)并无介词冠其首。”所以创世记一章二节以后,并非详细解释第一节的记载;乃是说出一个单独、不混、后来的事情。创造天地是一件事;地是混沌空虚又是一件事。至于地为何变作混沌空虚,我们等下再看。

距今百余年前,柴密尔博士(Dr. Chalmers)指明,地是空虚混沌的“是”字应当译作“变”字。何德门博士(I. M. Haldeman)并彭伯先生等又指明此处的“是”字在十九章二十六节是译作“变”字。“罗得的妻子……变成了一根盐柱。”如果同样的字在十九章二十八节译作“变”字,为什么缘故,在这里不照样译呢?就是二章七节的“成”字,与此处也是相同的;“成”字也明有“变成”的意思。所以,这样的翻译,并不是臆造的。“起初神创造天地,而地变成了混沌空虚。”神创造天地时候,地并不是混沌空虚的,乃是后来变成的。我们再看几节圣经。

{\Section:TopicID=104}修造

“起初神创造天地。”(创一1“六日之内,耶和华造(不是创造)天、比、海,和其中的万物。”(出廿11)把这两节圣经比较一下,就可知创世记一章一节的世界,与三节以后的世界,是大有分别的。在太初的时候,神是创造天地;在六日间的时候,神是造天、地、海。“创造”和“造”是差得不可以道里计的。一是从无中生有;一是从有里加工。世人能造,而不能创造;神能创造,而又能造。所以创世记所说的是“起初神创造天地”,后来因为经过大灾祸,变成荒凉,“六日之内,耶和华就‘再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彼得后书三章五到七节,也是如此表明。第五节的天地,就是创世记一章一节的天地。第六节被水淹没的世界,就是创世记一章二节被水盖过,混沌空虚的地。第七节现在的天地,就是创三节以后复兴的天地。神在六日之内的工作,与太初的创造是明有分别的。

我们越读过创世记一章第一章,我们就越见得,我们上文所说的,是真正的解说。第一日是召光出来,在第一日以前,就有地了,不过是“混沌空虚”,居在暗里,葬在水中而已。神在第三日,并不创造地,不过命它出来罢了。“六日的工作,不过使地有新的程序而已,并非使它从无中生有的。”格兰先生(F. W. Grant)说:地早已有了。圣经始终不说,地是在六日之内创造的。格兰先生又说:“第一日从何处着手?或者将以为是从荒凉着手,然而非也。第一日的“晚上”,就是说明本处记载所欲指明的:光在起初就有了。‘神称暗为夜’,然而‘晚上’已是受光管束的黑暗了。”第一日神并不创造光,祂叫光在黑暗的地现出来就是了。就是在第二日,神也未曾创造天。那里的天并不是天地的天,乃是空气的天,就是环绕在这个地上的。这些就不都是创造的,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我们的答案就是:在第一节里已经创造了,所以现在用不着创造,修造已经够了。

{\Section:TopicID=105}圣经如此说

“起初神创造天地。”这里并没有一个详细的讲论。我们不知原始的天地,是一刻就造成的,还是经过无量的时期,方成功的。也不知是几千年前才造的呢,还是几万万年前已造好的呢。也不知其形状如何,大小如何。我们所知道的,不过“起初神创造天地”而已。我们也不知道创世记一章一节和二节之间,到底有隔开若干年;我们不知在何年前神创造天地;我们不知原始的创造经过多少年数之后,才变成创世记一章二节荒凉的光景;不过我们相信,从原始完全的创造,以至变成混沌空虚,其中年日必定不少阿。“起初神创造天地”,到了什么时候,过了多少日子,“地变成了混沌空虚”,真是不能知道的,不过有一件事是我们所知道的,就是其中有一个间隔──很长久的间隔。这个(创世记头两节中间)隔开的时候,已够包涵一切历史前的时期,不过从一章三节到今尚未及六千年。我们既证明在圣经首二节有个间隔的时候,则地质学所要求的许多年数,以为地质学各种时期的分配,已经都足了。到底地经过几多时候,地层经过几次变化,气候曾有若干改变,然后才成混沌空虚的光景,我们并不知道,因为圣经没有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确定的说,圣经里没有说过此地只有六千年的话,圣经所证明的,不过人类只有六千年而已。圣经所说的,科学尽可自由说出;但是圣经所说的,科学断不可随便臆造。所以明白了圣经首二节的解说,叫我们知道,圣经与地质学并不相反;而地质学攻击圣经的地方,都是打空气了。我们神所写的话,是何等的奇妙呢!

然而,我们并不是说这个,以讨好于科学。神的启示断不示弱于人。我们并不是放弃神话语的权威,而迁就于人世的发明;科学若与圣经有所反对(我们实在望见其有,因为体贴肉体的人,原是与神为仇),我们并不愿意调停使无。这种的解说,并非因见地质学的发明而后想到的,以期附和于科学;在初教会时,已有人作是说了。该时,地质学尚未产生哩!尼孙、奥古丁辈,创是解时,世人尚不知地质学的名字!

基督徒信的,不是人的智慧,乃是神的话语。除了圣经坚盘之外,我们可不再要别的,有了一个“经上记着说”,万事都解决了。所惜者!有许多·道的人们,常常失了自己的地位,改变经言,以迁就于一般人的学说。A. W. Pink说:“例如:某亚述古碑译出之后,·道者就高兴的报告说,旧约历史部分有多处被该碑证实了!这真是颠倒!神的话何必证实?若亚述古碑里所载的与圣经所记者相合,这证明亚述古碑是没有历史的错误的;若不相合,就是直证其荒谬。照样,若科学的教训与圣经相和,这证明科学为不错;若相反,就证明科学的假设是误谬的。属世的人,与虚假的科学家自然要笑我们的罗辑,然而这不过表明神的话说:‘然而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反倒以为愚拙,并且不能知道,因为这些事惟有属灵的人才能看透’(林前二14)。”我们切不要降格自己,以血与世人相和。把圣经改造到合人胃口,好像很好;其奈失去它的本来面目同?

创世记第一章是同等的奇妙!只用一节说原始的创迼!只用一节说世界的荒凉!不及用三十节说明世界的再造!谁能作一篇文章与创世记一章相比呢?题旨难,而说法明;事实长,而落笔简;不说科学而有科学上的准确。非神谁能作此?神所以不多言者,因为祂只欲指示人以人与祂自己的关系而已。达秘先圭(J. N. Darby)说:“从神来的启示,并不是神记载她所作一切的事,不过是以凡有益于人的赐人。它的目的就是以凡人与神有关的交与人。……从历史看来,启示是局部的。它不过说出神为人的良心和灵性爱心所预备的。……所以并不提及天使,和他们的受造。所以,论及地,除它受造之外,并不提及它现状之外的事情(Synopsis)。”真的,神所启示的,并非为欲饱餍世人好奇的心,乃是表明祂自己的神格、世人的罪性、得救的法子,和将来的荣耀与刑罚而已。今世的知识,真是危险。若非神特别施恩,人们真会自高自大,将所得的知识,怍攻击神的张本。有知识人的谦卑,是何等的难!人们或可寻求知识,但神终不肯用启示相助。所以祂在这里并不多说。我们现在的需要,并不是更多的科学,乃是更深的灵性,就是在永世中有实在结果的。我们应当赞美父神,因为祂是何等的慈爱!祂不只创造我们,祂并且再造我们,叫我们在主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主耶稣!这名字是何等的甘美!神把祂儿子赐给我们,这是何等的大恩!── 倪柝声《默想创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