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二章 起初的世界与它荒凉的原因

 

我们已经看见,神如同在起初的时候,创造一个完美的天地。后来,不知经过多少时候,原始佳好的地,却变作空虚混沌,毫无生气。后来,神父兴起,重新再造这世界;于六日中,恢复这荒凉的世界。我们要等下一章,才说这六日的工作;现在我们要查考看,为何世界变作荒凉?为何神忍心叫祂手里的工作破坏呢?为何有这样的大灾祸临到当初美好的大地呢?除了罪以外,恐怕没有别的原因。

我们所要查考的问题,在圣经里没有完全的表明;然而,我们从神的话里,却能寻着很多的微光。照耀我们的问题,叫我们对于前一个世界,和它荒凉的原因,能明白一点。惟有神的话能引导我们和我们的思想。明白了祂的话,无论是讲什么问题,都要叫我们得着造就。最虚空不过的,就是人们心思的推想,而不以神的话为根基。

我们读创世记三章的时候,虽然没有看见撒但的名称;然而,我们都知道,那蛇是撒但的器皿,实在牠就是魔鬼的化身,因为启示录十二章九节说,“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人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创世记一章没有记载撒但的受造;牠究竟从何而来呢?这是一个问题。并且我们在旧新约里看见许多的邪灵;特别在福音书里,我们遇见牠们更常;到底牠们是从何处来呢?再者,在创世记一章六日间的工作里,我们没有看见天使的受造;到底圣经中所常说的天使是从同来呢?这些都是与我们的问题有关的。创世记一章记载神六日所有的工作;其中既未记天使,以及其它超乎天然外存活者的创造,则可知他们不是在六日间造的。他们既非在六日间造的,则他们是何时造的呢?独一的答应,就是他们是前世界的种类──原始完好世界里的种类。

并且,彭伯先生说:“从地中掘出化石的动植物,明告我们以当时世界不特遍有病、死──罪两个分不开的伴侣,并且有残暴凶杀的事。这事实证明:这些东西不是我们世界的:因为圣经说,神在六日间所造的,都是好的,在亚当未犯罪以前,其中并无瑕疵……这些化石的动植物,既是属乎亚当以前的种类,而又有病、死、相残的明征,则他们必定是另属一世界,自有其罪污的历史,而终至败亡他们的自己和住处的。”

我们读了耶利米书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六节,看见其中论到地所以变作空虚混沌的缘故。二十六节说,这乃是“因祂(耶和华)的烈怒”。主为同发怒呢?大概是因为当时种类的罪。以赛亚书二十四章一节说,是“耶和华使地空虚”。主为何肯毁灭祂在起初所创造的地呢?看我们世界的历史,我们可以回答说,大约是因为住在地上的种类犯罪;所以,神不得已就审判他们。

{\Section:TopicID=107}撒但的起源

我们读创世记时(上文已说),并没有看见撒但的来源。当我们查问太初地变荒凉的起因时,我们的思想天然想到“这是仇敌作的”。除了以撒但为起因之外,我们在圣经里好像看不见别的端倪。

我们现在可以查考一段圣经,那里好像是说这位神的仇敌的来源,藉知从前世界的光景和它变作荒凉的原因。我们可以读以西结书二十八章一至十九节。这十九节分为二段:(一)一至十节说,先知对推罗君王的警告;(二)十一至十九节说,先知对推罗王的哀歌。第一段对推罗君王所说的,是很容易明白的。他自骄自傲,自以为神,以为自己比但以理更有智慧。他因商业的发达,就自高起来。所以神刑罚他,叫他被杀,叫列国中的强暴人来毁灭他。这预言说后,不久,迦勒底的尼布甲尼撒就来,灭了推罗。约瑟夫(Joseph)以为这位推罗的君王就是以素伯勒(Ithobalus);在腓尼基的历史里,就称他为以素巴二世(Ithobal II)。我们知道这预言已经应验了。我们解说一至十节,并没有什么难处。我们再读下,从十一至十九节,就要有许多不明白的地方。因为这段圣经对于我们所考查的问题,甚有关系,故录经文如下: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人子阿,你为推罗王作起哀歌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你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就是红宝石、红壁玺、金铜石、水苍玉、红玛瑙、碧玉、蓝宝石、绿宝石、红玉和黄金,又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都是在你受造之日预备齐全的。你是那受膏遮掩约柜的僄f;我将你安置在神的圣山上;你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在你中间人察出不义。因你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所以我因你亵渎圣地,就从神的山驱逐你;遮掩约柜的僄f阿,我已将你从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除灭。你因美丽心中高傲,人因荣光败坏智慧,我己将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你因罪孽众多,贸易不公,就亵渎你那里的圣所;故此,我使火从你中间发出,烧灭你,使你在所有观看的人眼前,变为地上的炉灰。各国民中凡认识你的,都必为你惊奇;你令人惊恐,不再存留于世,直到永远。”

这一段真是难于明白,因为其中有许多的话语,不能用以讲论世人。推罗的王,若只是世人,则十一至十五节所说的事情,将如同解释呢?推罗的王,那里曾在尹甸园里、神的圣山上呢?他那里是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呢?这里所的,没有一件是推罗王的经历。我们却不能把这段灵然解了;因为遇了难处,就把它灵然解了,是何等的不公!

我看,前段(结廿八1-10)对推罗君王所说的,就是对当日为王的以素伯勒说的,本段(结廿八11-19)对推罗王的哀歌,是指着将来的敌基督说的,本章二节以为推罗是在海中,我们读但以理书十一章四十一至四十五节,就知将来敌基督在巴勒斯坦时,或者是住在推罗,所以这里称他为推罗的王,不过敌基督是“撒但成肉身”的,所以,里面有许多的话,是指着撒但本身说的,达秘先生(Mr. Darby)说,“十一至十九节虽然继续说到推罗,然而,我想尚不止此:它在暗中是说到撒但的行为和堕落。”加伯林博士(Dr. A. C. Gaebelein)说,“推罗王是最后大罪人(敌基督)的预表。在这恶王的后面,我们看见另有一个权力──就是撒但。当时撒但是推罗王背后的权力,现今他尚是今世的神,管理世上的列国。”

至于,这里将撒但和敌基督联合起来说的理由,我们如果谨慎读圣经,也要看见这与圣经的平常教训是不悖的。我们知道:人们虽然有他自己的意志,然而,他们的行事为人若不是受神的运行(腓二13),就是受邪灵的运行(弗二2)。人们终没有完全自由的。就普通而言,世人平常都是受邪灵的支配。有时若有重大的事,则除了邪灵运行之外,撒但就也亲自作工。所以,我们看见他亲来试探基督于旷野;后来,要阻挡基督到十字架时,就亲自借用彼得;再后,要除灭基督时,就亲自入犹大的心。到了末后,在世界的舞台上,就要亲自与敌基督联合;所以,经上记敌基督的行为“是照撒但的运动”(帖后二9),是撒但“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他”(启十三2)。敌基督既是“魔鬼成肉身”,圣灵就在这里将他和撒但合起来说。所以这几节圣经中超凡之处,都是指着撒但自己说的,其余乃是讲论敌基督。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要查考敌基督的问题,乃是要知道前一个世界的种类,和地变成荒凉的原因;所以,就将这段论敌基督的地方放一边,而注意与本题有关的撒但。我们现在可以看与撒但有关的话语:

{\Section:TopicID=108}撒但的职分

十二节说,撒但(注:这是牠犯罪之后的名字;牠未堕落前,圣经称牠为“早晨之子”、“明亮之星”。撒但意即“仇敌”,是牠堕落后的名字。为便利故,以下统用撒但称牠。)是“无所不备,智慧充足,全然美丽”的。这是说牠末犯罪前的光景。牠比什么天使都高。“无所不”、“充足”、“全然”等语,表明牠是当时受造者中最伟大的。神把牠放在一切受造者之上。牠的“智慧充足”,大概是用以明白神的旨意;若是这样,牠当时就有先知的职分了。

十三节上半说,牠“曾在伊甸神的园中,佩戴各样宝石”。我们读创世记三章,真看见撒但在那里;但牠并不是在那里“佩戴各样宝石”,乃是在那里诱惑亚当与夏娃。所以这两个尹甸园并不是同时的。在亚当的伊甸园时,撒但已经堕落了;这里,明显是撒但末堕落前的光景;所以,这尹甸园是比亚当的更早。若是比亚当的更早,则必定不是属这世界的,乃是属前世界的。这个尹甸园像将来的新耶路撒冷一样,有许多的宝石,如“红宝石……水苍玉……”等等。亚当所住的尹甸园并不是这样光景。圣经只注重其中的树木,而不说他的佩戴。所以,这里的伊甸园,必定是与亚当的伊甸园有分别的──更早得多。牠佩戴的这些宝石,叫我们记起出埃及记祭司亚伦身上的宝石。他大概被神设立作祭司。故下半说,“有精美的鼓笛在你那里。”乐器在圣经中,是王所用的。我们看见大·如同弹琴给扫罗王听;巴比伦王被灭,他的琴瑟就如同都下到阴间(赛十四11);巴比伦王喜悦时,就如同弹奏许多的乐器(但三5)。撒但当时是作君王的,所以蒙神赐给牠以这些乐器。

十四节上半说,牠是“受膏遮掩约柜的基路伯”。受膏表明牠是分别为圣的。基路伯的工作,就是引人敬拜主(启四9-10,五11-14);所以,牠当初的工作,也是如此引导当日的种类来敬拜神。这也是指明牠祭司的职分。

下半说,牠是“在神的圣山上;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神的圣山大约是神荣耀显现的叫在;牠作神的祭司,自然应当站在神的面前,事奉祂。“在发光如火的宝石中间往来”是什么意思呢?按以西结书一章二十六节,基路伯的地位就是在宝座之下。当摩西和以色列七十长老们上西乃山时,“他们看见以色列的神,祂脚下彷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耶和华的荣耀在山顶上……形状如烈火。”(出廿四1017)这状如烈火的平铺蓝宝石,大概就是“发光如火的宝石”。所以,这表明当时撒但是处在至高的所在,就在神宝座之下,与神极乎亲密。

十五节说,牠“从受造之日所行的都完全”;后来神却在他“中间又察出不义”。神所创造的,都是完全;神并不是罪恶的原造者。不义是从这个犯罪的大天使发始。牠是神所创造的。神赐给牠以自主性,一如祂赐给我们世人一样。可惜,这个受造的天使,竟误用这个自由!现在像撒但这样的人,真是多呢!

{\Section:TopicID=109}撒但的堕落

十六节的上半说,因牠的“贸易很多,就被强暴的事充满,以致犯罪”。我们可以把这句话完全指敌基督而言。到了末后的时候,我们知道商业是非常兴盛的(启十八);就是因着商业兴盛,许多的罪恶,就也乘之而来;这是过去的历史可以作证的。

但是,这句话或者也可以对撒但自己说。彭伯先生指出:“贸易”二字,也可以译作“污蔑”。我们知道“魔鬼”二字在原文意思就是“污蔑者”,或“诬告者”。这样,我们就要看出许多的意思来。我们看撒但如何控告约伯,而下毒手害他。再后至启示录时,我们念道:“我神的救恩、能力、国度,并祂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启十二10)。这里的摔下,大概是与以西结书的“从神的山驱逐”相同。在以西结书被逐的原因,和在启示录的被逐原因,是相同的────因为控告(或污蔑)。大概以西结书记神定撒但的罪案,到了启示录才记神遣米迦勒执行从前所定的罪案。神为何允准牠现在存留在天呢?大概:(一)因为神的时候,还没有到;(二)因为神的儿女们里面尚有许多的渣滓,必须用这个火炉来炼净。

十七节明说出撒但堕落的原因。牠因牠的美丽,就心中高傲;又因牠所得的荣光,就败坏了智慧。以赛亚书五十四章十二至十四节所说的巴比伦王,与这里很相像。许多神的仆人们相信,圣灵在那里所说的,不特是指巴比伦王,也是更深说出在巴比伦王后面的撒但堕落的原因。我看,在以西结书所记的是说牠高傲的原因;在以赛亚书则说牠如何高傲。首先,牠将自己与其它神的造物相比,就自高自傲起来;再后,就想要高台自己与神同等,遂致受神的审判。“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阿,你何竟从天坠落?……你心里曾说,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举我的宝座在神众星以上;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与至上者同等。”(赛十四12-14)。牠如此骄傲,所以神就刑罚牠。牠在天上的权力就被神压止消灭了。再下的预言(以西结书)与我们现在的问题无干,所以,我们就停在这里。

从这段以西结书的预言(如果我们所说的不错),我们看见了:神如何在前一世界里,创造一个最美丽、最有智慧的撒但,叫牠在那世界里作一切造物的首领。神把牠放在伊甸园里;那个伊甸园比亚当的是更古久得多,其中的景物若不是完全不相同,最少也是更众多的,好像将来的新耶路撒冷一样。牠在那里作先知,用牠的智慧指教一切地上的居民,叫他们知道如何服事神。牠也在那里作神的祭司,引导人敬拜赞美神。牠在造物中,也是为君王的,牠的地位比一切的受造者都高,牠处在这样光景中的时日,必定是很长久的(请读结八15)。然而,因为牠犯罪了,时至今日,却变作神的最大仇敌。

{\Section:TopicID=110}撒但的使者和邪鬼

我们已经看见了撒但的来源。我们现在可以看撒但手下的使者和邪鬼;同时看牠们如何堕落,如何影响地,而叫它变作空虚混沌。

从新约里,我们能够看出来,撒但手下有两种的存活者:(一)使者;(二)邪鬼。我们先看使者。马太福音二十五章四十一节记:“魔鬼和牠的使者。”启示录十二章四节记:龙“的尾巴拖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星是指使者(启一20)。所以,十二章九节说,“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人叫撒但……牠被拌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这些使者,大概就是神在起初的时候,所设立以帮助撒但管理世界的。他们就是诗篇八十二篇一节的“有权力者”和“诸神”(比较约十35);撒但跌倒时,牠们若不是与牠同谋,最少也是表同情的;所以,就与牠一同堕落犯罪,就变作现今之“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弗六12,这些都是众数)。这些的使者并非脱体的鬼,他们有灵体;所以,主应许说,复活的儿女要像天上的使者一样。

撒但尚有一种的民众,就是邪灵。这些的邪鬼,与邪灵或污秽的灵是相同的。这点,我们可以看官话圣经的翻译就知道了。马太福音八章十六节:本来头一个“鬼”字是“鬼”字,第二个“鬼”是“灵”字。译经者看圣灵将鬼与灵字通用,所以,就都译为“鬼”。路加福音十章十七节的“鬼”字,本来就是“鬼”字;而二十节的“鬼”字,却是“灵”字。我们在这两节圣经里,看见主耶稣承认“鬼”与“灵”是相同的,译经者所以又把它们都译为鬼。马太福音十七章十八节说主赶鬼的事;而马可福音(照原文)则称这鬼为污灵,为聋哑的灵,邪鬼与邪灵是相同的。

这些鬼(或灵)大概就是住在前一个世界里的种类;牠们因为帮同撒但犯罪;或者撒但犯罪后,牠们跟从牠,而不弃绝牠来归服神;所以,被神除灭了,叫牠们脱去牠们的身体。所以,牠们成为脱体的灵。这说法虽然没有圣经的明证,然而,在圣经里也能寻着一些端倪。我们在马太福音十二章看见邪鬼离了人身的光景:牠变成无依无靠,飘流不定,除了人身之外,牠寻不到“安歇之处”。所以,最终,牠不得已再回牠原有的地方──人的身体。如果牠们不是脱体的灵,牠们何故要进入人体呢?并且,我们读路加福音八章时,看见那班“营鬼”如何不愿出来;到了没法的时候,就是进入猪的身体,也是好的。牠们现今在世尚是凭附人体,就是信徒在不觉中,也有被牠们所凭附的。牠们与撒但和牠的使者是有分别的,因为牠和牠们并无要进入人体的嗜好;牠们尚有灵体,而邪鬼则不然。牠们这样的性质和嗜好,好像证明牠们是脱体之灵的。如果牠们是脱体之灵,则牠们有脱体的时候,是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知道今世所有死人的灵都是在阴间里。这些的灵从何来呢?应当是从前一个的世界里来的。所以,当牠们生存的时候,牠们的住处大概乃是前一个世界,就是撒但从前操权的地方。

亚当以前的世界里有居民,圣经里尚有一个端倪:在前章里,我们已经看见了,以赛亚书四十五章十八节如何指明,神在起初所创造的世界并不是混沌空虚的。这节既是指着当初的世界而言,我们在里面却看见一句的话,给我们以前世有人的思想。因为它说了:神“创造的地,并非混沌”,这明是指原始的创造──之后,就说,“祂作成地以居人。”这好像是明说,当日的地是有种类住的。

我们再读圣经时尚能寻着一些线索,表明现在邪鬼有一个拘留所。加大拉的“营鬼”必定知道这个,所以,牠们大大的惧怕,要求主“不要吩咐牠们到无底坑里去”(路八31),在那地方,牠们就要受苦(太八29)。据彭伯先生说,“这‘无底坑’在原文是abussos,在启示录九章,这名词虽然是用以指地心有火的空间;然而,这名词也常用以指‘深海’,这意思与字根是完全相合的。”撒但他日就是拘禁在地中的无底坑,这是启示录告诉我们的。现在邪鬼也是拘禁在无底坑里;不过,牠们中间也有尚是自由的,需等神的时候来到,才完全关闭在里面。这无底坑大概与地中的有别,乃是在海里面。所以,等到末次审判的时候(启廿11-15),所有囚犯都投在火湖里之后,新天新地里就再没有海了(启廿一1)。然而,也许无底坑只有一个,不过分为两堵而已。

海是邪鬼的拘留所,尚有端倪。创世记一章二节的“渊”字,在七十士译本圣经里,与这里的“无底坑”是相同的。我们已经说过,这些邪鬼大概就是从前住在头一个世界的种类。看了创世记一章二节,好像是很相合的。因为,牠们本来住在地上,犯罪之后,身体被神除灭了。牠们所住的地方,受了神的审判,变作混沌空虚:全地都被水所盖过,大地变成“深海”(创一2)。这样,则我们说,当时种类的灵是禁在这“深海”之下,是何等的自然呢!再后,当神在第三日恢复大地时,祂命地从水里出来,称聚水的地方为海,此地方为新世界的人预备的。前此的邪鬼何往呢?我们自然的答语,就是将一切的邪鬼都归于海。再者,当我们读到启示录二十章十三节时,我们常常不明白,海如何会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与阴间交出死人,自有意思;海如何交出其死人呢?普通的解说以为海交出溺死其中之人的身体。若然,则地亦当交出其中的死人,因为埋在地中的死人身体比海更多。然而,地并没有交出其中的死人。所以,海所交出的必定不是死人的身体,乃是关闭在其中的灵魂。然而,人的灵魂是在死亡和阴间里面,圣经并不说,我们世人的灵魂是留在海里的。这样,则海所交出的死人是谁的灵魂呢?当然是另一个世界的──前一世界的。这里的次序,也是如此表明──“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阴间也交出其中的死人”。居前一世界的先死,所以先交出来,我们这一个世界,则随其后;因为众人要照着他的次序受审判。

我们现在已经看过魔鬼,和牠的使者,并那些邪鬼的大概来源。至于当日人如何住在地上,就非我们所及知了。不过,我们也有一点的圣经端倪可以一看。有许多圣经学者(司可福博士Dr. Scofield就是一个),相信耶利米书四章二十三至二十六节是指着创世记一章二节地空虚混沌的光景说的。虽然,上下文是说犹太的荒凉;然而,这几节圣经好像是特别放大眼光而言,好像神叫先知观看当初地荒凉的光景一般。如果我们所相信的不错,则我们知道前一个世界里有“肥田”,有“城邑”(耶四26)。当时的居民也是以城邑为住处,也有以耕田为职业的。但是,因为受了撒但迷惑的缘故,所以,耶和华动怒(耶四26),以致“地变空虚混沌”(耶四23)。

{\Section:TopicID=111}起初世界荒凉的原因

我们已经从圣经的线引,看见地当初的光景,并地上的种类、乐园、君王等等了。如果我们所默想的没有错误,则起初世界的光景,和它荒凉的原因,大略如下:在“时候”(与永远反)的起初,神创造了天地。这地并不是混沌空虚的(赛四五18);乃是非常完美的,这地上也有居民,这居民的数目是非常众多的。当神未造地、未造人以前,就已先造了天使(看伯卅八6-7);在众天使之上,祂就叫祂所造的撒但为首领。撒但比谁都更美丽、更聪明,是神一切造物中的结晶;牠居在伊甸园里,神立牠管理世界。所以,牠就称为“这世界的王”(约十四30)。许多的天使都是在牠权力之下,这些天使就为牠分管这世界。牠因自己的地位和尊荣,就自骄起来;因为骄傲,就欲造反,高抬自己与神同等,不甘为受造者,欲为造物者;因此,就在民前污蔑神,在神前控告民。神察出牠的不义,就定牠的罪,等至时候到时,就要把牠从天上摔到地上来。天使中三分之一(启十二4)欲跟从了牠,一同造反,所以牠们就变为魔鬼的使者。神为牠们备有地狱(太廿五41),时候到时,就把牠们投入。当时地上的居民处在撒但和牠使者的管治之下,也受了迷惑,罪恶充盈(这点比较我们世界的光景,即能明白)。所以,神发烈怒,把地和地上的种类一概都除灭了。把牠们中间许多的灵关在海中无底坑里。这些邪灵和使者,并撒但自己就合成为黑暗的国度。这些事的年日究有多久,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Section:TopicID=112}神修造世界之工

后来,神的灵又运行在水面,三而一的神又开始祂修造世界之工。神修好了世界,就造了亚当夫妇,叫他们看守,要在地上有人与祂在天联合,而歇止撒但的能力。也许神就是以亚当试撒但,看牠肯否悔改。但是,牠却来试探亚当,所以神咒诅牠。亚当既跌倒了,他不特不能将魔鬼治下的世界,拿回给神;反将从神手里所得来的世界,重新交给撒但。天使既已失败了,而人类又复失败,所以,神就分位降世成人,作了末后的亚当。主耶稣就重新作神的先知、祭司、君王。祂在世毫无瑕疲的作神的先知,所以当祂将死的时候,祂能说,“这世界的王将到;牠在我里面是毫无所有。”(约十四30)后来祂死了,将凡在亚当里的,都钉死在祂的里面。因为祂是神,所以,祂能将旧亚当的创造都钉死在祂里面,而继续为新的亚当;又因为祂为人的生活,与撒但毫无关系;所以,因着祂的死与生,就作末后的亚当,将首先的亚当失去的世界取回。所以,凡在旧亚当里当死的罪人,若肯藉着祂的死,而弃绝旧亚当如死,而在生命里联合于新亚当,他就归神得救了。这就是信主耶稣的死的意义。所以凡相信主的,就是与麾鬼为仇。他在事事上攻击我们,我们却也在事事上抵挡牠、和牠的使者、并牠的邪鬼。这就是神救人的目的。这是真正的灵战。

这样,撒但从前已经在“神的圣山”上受了裁判;现在又在各各他山上受了审判。牠的罪已经定了,惟尚未执行而已。时候一到,牠就要从天上摔下来。神的儿子一到地上,牠就要被投在无底坑里。一千年后,就要永远在火湖里受痛苦。现在,主耶稣持着撒但所错用的权力,直等到所有反叛的痕迹完全消灭为止。祂已经带祂自己的血进入至圣所,洁净了天,作神的祭司。祂再来后,万物复兴的时候就到了。祂就要作神的君王。祂要和得胜的圣徒一同从天上管治这世界,如同当日撒但和牠的使者一样。那时,祂要指教地上的居民,知道神的旨意,和敬拜神的法子,如同当日撒但所作的一样。所有千年国的光景,就是撒但末犯罪前世界的光景。

基督既恢复万物到“起初”的情景,叫神原始的旨意不至失败之后,祂就要焚烧这个世界。后来就有新天新地,惟有义者居在其中。

所以,我们作神儿女的人,应当与魔鬼有更深的仇恨。神在几千年来,惟独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人与祂联合,败坏撒但的权势。我们的神是守律法的神。从人手中失去的世界,祂不能强夺回来。所以,祂才叫祂的儿子成为人,将人所失去的收回来。所以,我们得救的人应当与那独一无二的“人”主耶稣同工,在我们的生命上、工作上、环境上、住处上、世界上,抵挡魔鬼一切的行为;这抵挡乃是用坚固的信心(彼前五9),并不是用血气的兵器(林后十4),像现今一般被邪鬼所利用的社会改造家一般。

撒但是何等的聪明!何等的美丽!然而,因牠的骄傲,竟陷至不可收冾的地步。所以,自以为聪明美丽的微弱世人,是同等危险!应当谨慎,“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提前三6)自骄自大并非世人之福,惟敬畏至大无比的耶和华神者,乃是智慧!── 倪柝声《默想创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