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三章 六日间大地的恢复

 

我们已经看过神如何在起初的时候,创造一个完好的世界,后来因为撒但和住在其中的种类犯罪,所以牠们和牠们所住的地就受了神的审判,变作混沌空虚。我们现在要看修造大地之工。

{\Section:TopicID=114}约伯记的创造记载

在约伯记里,约伯引证撒但悖逆的失败,以表明与神争辩之愚。他说,神“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谁向神刚硬而得亨通呢?祂发怒,把山翻倒挪移,山并不知觉!祂使比震动,离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摇撼!祂吩咐日头不出来,就不出来,人封闭诸星”(九4-7)。神在何时曾有如此的作为呢?祂在同时曾因人向祂刚硬,而如此震动山地,挪移天象呢?从亚当以后──在我们的世界里,我们并没有看见神曾有这样的作为。这里的讲论明是指着撒但背叛时,神审判牠和牠所管治地的光景。那时神震动大地,以致山都翻倒挪移;这灾祸是非常迅速的,所以山被翻倒了,好像尚是不觉!不特大地如此,就是天也受了影响。日头因着神的审判,就完全“不出来”,而诸星亦都不露其光芒。这样,就陷世界于黑暗之境。没有日光,自然没有热气;所以,此地就有冰川的时代。后来经过许多时日,或者因着地心火热的缘故(启九2),冰就渐渐溶解了。然而日头尚“不出来”,诸星尚受“封闭”;所以当圣灵前来运行时,就有深渊,渊面就是黑暗。

约伯不只提到神的审判,并且也说到祂修造的工夫。他继续说,“祂独自铺张苍天,步行在海的高k(直译)。祂造北斗,参星、昂星、并南方的密宫。祂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九8-10)“铺张苍天”,就是指神在第二日所作之工。神将水分为上下,其中隔以空气,这空气就称为天。所以,“海的高k”大概就是指在天空之上的水。至于“造北斗、参星、昴星”等星宿,就是指着神在第四日的工作。这里的“造”字并不是“创造”,乃是“造作”。神并不是在这里才创造星宿,乃是从前所有的星宿,重新造作过。上文说祂“封闭诸星”(这节可知以前已经有星了),这里说祂造作诸星;这不过是恢复它们从前末被封闭时的光景而已。

读了约伯的话,更叫我们相信,我们的解说是不错的。现在神开始祂修造之工。因为渊面黑暗,所以祂就召光出来,这光就分开光暗。从前有,现在尚有。许多讥诮的人以为:那里末有日先有光之理。然而科学现在已不再笑圣经的记载了。晚近,这门科学的发明,已经证明摩西所记的为不错了。这里所记的虽是“无科学”,竟非“反科学”。神的书不是用以作科学的教科书,然而神的话总没有科学上的错误。现在人已知道除了太阳之外,尚有光的来源。光是一种不知来处的动力,发生出人想象之外的震动于环绕宇宙的以太中(现今这自然是与日头中(并光其它的来源)的焚烧发生关系)。但是,科学并不能告诉我们以此动力的来源。对于这点,他们完全是暗昧的;但是,信心知道。“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一3)最可惜的,就是现有一位神是一切的根源,世人反不要,宁愿在暗中摸索,以为这是迷信。这是不合乎科学的,但是,我们是何等的喜乐!因为我们已得着神;祂也是我们的父。这里并不以为光是神在第一日创的、造的。光并非才有六千年的。未有光前,黑暗是限定在一个所在的──“渊面黑暗”──这是全地。黑暗是在限定的地方,所以,光现出来也是在那黑暗的地方──全地。当神说“要有光”时,并非全宇宙都是黑暗的,神不过命光在这个世界显现出来而已。

{\Section:TopicID=115}第一日

当摩西的时候,科学或尚未知除了日体之外,尚有光的来源(如北极红),然而,摩西竟记神先召光,后方造日。若非圣灵默示,那能这样?我们感谢神,因为祂不能被人的愚昧所限制。科学家越明白神所设立的天然律法时,他们就越知道神的话是配受人佩服的。

“神称光为画,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5节)神并不是在这里创造光,因为从早就有了,祂不过召光出来而已。我们已在第一章里引了格兰(F. W. Grant)先生的话,现在再说于下。第一日从那里开始呢?有的人说,从混沌空虚始,但这不是这里的意思。“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这“早晨”就是第一日光现出来的时候,如果第一日之前没有光,则这“晚上”没有意思。因为是先“有晚上”,然后才“有早晨”;早晨既是指第一日光现的时候──第一日前无光──则晚上必定是指未有光时的黑暗,那就是第二节漫漫的黑暗。这样,第一日的晚上岂不甚长?第一日的晚上既是第二节的黑暗,则第一日是从混沌空虚“黑暗的时候”开始了。但是,创世记不以混沌空虚为第一日。所以,在第一日“晚上”之前,就已有光了,不过,这光未现在此地而已。神“称暗为夜”,然而,“晚上”(与夜分别)──光此时虽尚未现──已是受光管束的黑暗了;所以,光在第一日“晚上”之前就有了;不然,则如何分晚上与早晨?再者,圣经并不说神在第一日创造光,祂不过命光现出而已;这光从何而来呢?不是混沌空虚、充满黑暗的地而来。这样,当然是从太初时神创造的天地而来。这些更证明我们现在的世界不过是个修造的世界。

我们应当知道,这六日都是二十四点钟的日。自然在圣经中,常用日以代表一个时期,如“主的日子”等等。然而,这里的六日,并不是六个大时期。每一个胸无成竹的读者,都不把它当作时期看。我们知道:圣经中每次用日以代表时期时,上面并没有数目的限定。如果日字前面有数目,则所说的必定是地球自转一周的日。并且这里明说,“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晚上和早晨合成为第一日。这是二十四小时的日。再后,神设立安息日,乃是根据于祂自己安息在第七日。出埃及记二十章,安息日是二十四点钟的日(8-11节)。如果第七日的安息日乃是二十四点钟,则前六日必定也是二十四点钟的方可。再者,如果我们以这六日为六个地质时期,则什么是地质时期的“晚上”,什么是地质时期的“早晨”呢?再者,如果这六日是六个地质时期,则在第三时期以前,地中应当没有草木,在第六时期以前,地上应当没有化石的动物力可;但这并不是事实,因为地层中的动植物并没有这样的分开。如果六日是六个大时期,则在第六时期所造的亚当,岂不是住在乐园中甚久,然后才犯罪么?写创世记的摩西,实在并没有意思以日子为时期。我们切不要委曲神的话以投合我们的理想,或以和缓人们的攻击。我们若按着私意解说,就不特自己受人诘责,并且也要罹圣经于难!有了以上的证据,我们知道这六日就是六日,并不是六时期。我们的神是全能的。若祂要修造,则一日已足,何必六时期。不过祂既乐意,在六日中再造世界,则我们惟有谦卑观看神的作为,羡赞祂的伟大;何必附和、迎合一般未重生者的理想呢?不过,我们知道地质学若果不错,则它所需要的时候,在第一节和第二节中所间隔的时代,已有余了。

{\Section:TopicID=116}第二日

第二日,神又发命令。神将空气放在空中,分开上下的水。神将地下的水,和天上的水蒸气分开。科学在这里又要称羡这里美丽的记载。这真是空气张大的用处──分开天上和地上的水;然而,又不是一个移不开的界限。它里面可以满蓄水蒸气,悬挂在我们上面,一如圣经所记的,这空气并不是一种坚质的水闸,贮水于天;因为二十节说,“雀鸟飞在天空之中”。这天空是雀鸟所能飞游的地方。

“神称空气为天。”8节)这“天”与第一节的天是有分别的。第一节的“天”是指着全宇宙和其中所充满的而说,这节的“天”乃是我们这地的天。第一节的天并没有变坏,惟独我们的地,和它的天象,因着神的审判,都改变了它们原始的光景。神在六日的工作中日都看祂所作的是好;然而,就是今(第二)日,没有记这一句话。神的话忘记了么?不。神所不说的,和神所说的,都是一样的有意思。圣经是逐字逐句为神所默示的。这点我们看又是与撒但有关的。牠是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弗二2),牠手下的邪鬼乃是“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弗六12)。神大概是因看见这空气是撒但和牠邪鬼的住处;所以,祂不说祂看这日的工作是好。邪鬼(弗二2)怎能升到空中呢?我们已经说过,牠们囚禁的所在是在于深海,就是本处的水渊。当神未分上下的水时,这水是连作一块的;大概当神分开上下的水时,牠们得了机会越狱,附着上面的水上升,迁居空中,就是牠们君王所在的地方。因此,新约才记有邪灵在空中,活动在地上。牠们虽是逃犯,然而神却允准牠们,时候一到,牠们就要投入无底坑。空气是黑暗国度的大本营,所以,我们看见撒但的工作,多是从空气作起!所以我们或聚会或祈祷,都当求神用主的宝血洁净空气,好叫我们不受撒但的压制。

{\Section:TopicID=117}第三日

第三日。现在上下的水已经分开了;不过全地上都是水,没有一片干净土。神又发命令:“天下的水要聚在一走,使旱地露出来。”9节)我们看见,这里所说的,与我们所释的,真是相合。这里神的命令乃是“使旱地露出来”;可知旱地早已有了──埋在水中,现在才露出来。神并不是说,“旱地当从无中生有”,祂不过命水退去,叫那在起初受祂创造的旱地露出来而已。这更证明六日间的工作并非创造天地,乃是修造而已。

诗篇有一处说到神起初如何创造地,后来如何审判地,再后如何斥退洪水(第三日工作),修造地(一○四5-9)。耶和华“将比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动摇”──这是神原始的创造。“你用深水遮盖地面,犹如衣裳;诸水高过山岭”──这是神审判地上种类之后的光景;这就是创世记一章二节的水盖地面(比较创一9)。“你的斥责一发,水便奔逃;你的雷声一发,水便奔流(诸山升上,诸谷沉下),归你为它所安定之地。你定了界限,使水不能避去,不再转回遮盖地面”──这就是神在第三日前半的工作。这里的“斥责”、“雷声”,就是创世记神的命令。水“奔逃奔流”就是说出神发令后,水“聚在一处”的情形。“诸山升上,诸谷沉下”,并不是说那时才生山谷(因为山岭早已有了──6节);乃是说,因为水退,所以从前被水遮盖的山岭就露出来。这是表明水退,“旱地露出来”时,高山低谷的情形。“归你为它所安定之地。你定了界限,使水不能过去,不再转回遮盖地面”──这几句话详细说出“天下的水(加何)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这样,我们更相信,我们现在的世界不过是神所修造的。

地从水中出来,也是科学所证明的。地质学完全相信这个,所有地质的结构,据云,都是在水中结成的。

许多人不明白,为何地有根基(诗一○四5)。在这里我们看出它的意思来。创世记一章十节说,“神称旱地为地。”所以,地有根基是指着大地的旱地说的,并不是指着这整个的地球说的。

第三日神尚有一个工作。地已经从水里出来了,然而尚末生长草木;所以神就来装饰它。

{\Section:TopicID=118}第四日

第四日,地已经修理好,所以神就来修造天象。第一日神已召光出来,现在祂是造“光体”,将光放在里面。我们知道第一日的光已经分昼夜了(4-5节),现在“光体”的功用也是“分昼夜”;所以我们看出第一日的“光”,和这里的“光体”是有地方相同的。大概第一日的光,半日发在地的这面,半日发在地的那面,所以,第一日就有昼夜了。到了第四日神“造作”了“光体”,将第一日的光贮在里面。我们的地和这些光体是互相绕行的;所以,它们不分昼夜,并且“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14节)。

神所造的火光,就是日头。这里并不说神“创造”日头;因为日头在起初的时候就已创造了。神在这里不过将它修造而已。大概亚当前的世界也是以日头为光体。及至撒但反叛之后,这太阳也受牠的影响,所以,就完全失去亮光,被黑暗所包围。虽然如此,我们的地或者尚绕着它而行。到了第四日神就修造它,叫它能发光,成为一个光体。

科学家告诉我们说,月是“一片荒凉僵死的旷野”。如果这是真实的,则撒但当日背叛时,日月诸星会受影响,也是很可信的。

“神造了两个大光”之后,“又造众星”。我们又当注意:这里的星,并不是此时才创造的,从前就早已有了。我们可以看约伯记的证明:“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那里呢……是谁定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那时晨星一同歌唱。”(卅八4-7)无论这里所说的地,是指原始的创造也好,是指第三日旱地的恢复也好;一件事总是定规的:未造地时就先有星。所以,正在造地时,就有晨星歌唱神的作为了。神在这里不过重新整理从前所已有的诸星而已,因为神已将许多的光集中在日头里,叫它成为大光;所以它就修造诸星,叫它们现诸天空,合乎大地的需要。

圣灵默示摩西时,叫他用人的话语述说神的作为,因为圣经是写给人读的。这里并不说出日月诸星其地的用处,和它们自己的地位。神在这里只说出它们与地和人的关系。虽然“定节令、日子、年岁”,与别的受造者也有关系,而“作记号”这个用处是专为人的,因为除人之外,没有会看天象,以之作记号的。观此,就知神在这里只说日月星从人的平常眼光看去的地位如何,功用如何,并不讲说其地的事。从人看来,日是大光,月次之,诸星又次之。神为我们微小的世人预备这广大的世界,岂不甚奇妙么?

{\Section:TopicID=119}第五日

第五日。现在旱地和天象都已修好了,神就预备创造生物,居在里面。二十节所说的“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乃是神的命令,表明神的意思。二十一节所说的“神就造(原文创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又造出各样飞鸟”,乃是说神从无中生有的将牠们创造出来。鱼和水族,我们不知是用什么原料创造的;至于飞鸟,二章十九节就告诉我们,是用土造的。

科学告诉我们,生物是水中先有的,然后地上才有,水族是动物中的最早种类,直至今日,水洋尚是各种动物大多数的家庭。雀鸟乃是热血活物中的最初种类。我们看见科学所说的,与圣经所说的,是同等的相同。科学虽然如此证明,然而信心并不用着它,就早已相信了!

{\Section:TopicID=120}第六日

第六日,神继续下去,造出野兽、牲畜、昆虫。到了最终,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创造人。至于创造人的始末,我们需等至另一章再说,现在不过姑为一提而已。第一章简单的说人的受造,以表明人在受造中的地位;第二章详论人的来源,以表明人与神的关系。

我们应当注意,人是神所“创造”(创一27)的,并不是从下等动物“进化”来的。这“创造”两字我们已经说过,意思就是从无中生有,乃是特别的作为,并不是天然的淘汰。圣经对于进化理想──永远是个理想──从来没有承认过的。当第三日时,神就定规令树木、青草、菜蔬,各从其类──青草不能变树木,这树不能变那树。当第五日时,水族、飞鸟也都是各从其类。现今第六日的野兽、昆虫、牲畜,又都是各从其类。每一种的受造者,都是各从其类。虽然,圣经没有告诉我们,这些种类如何分法,然而,“各从其类”最少也足以证明当日所有的受造者是一个一类的,神既说,“各从其类”,则种类的界限,已为神所规定,断无此类能进化变成彼类之理。莫说植物不能变动物,就是这植物变成那植物,这动物变成那动物,也是不可能的。我们基督徒相信神的话,没有“耶和华如此说”的,我们都不相信;何况明明与神的话相反的呢?神的话足以解决一切的问题。世人或将讥笑我们愚笨的逻辑;但是我们有神的话已经足意了。可怜世人不相信我们的神,所以飘流无定,自己造作一种学说以安置他的信心!他们以为神从无中生有,用土造人,真是一件太大的奇事。但是,一种微小的胚胎经过许多的进化──层层变化──变成猿后复变猿以成人;这无数的进化真是无数的奇事!就是由猿变人这一层已是太大的奇事了!这比诸神造人是奇事,不知要奇得几倍!我警告我的读者,不要信这些末世的谬谈,不特不信,且不要听;有这种论调的报章书籍,我们不要购阅。我们感谢神,因为祂所说的话是非常浅显的。祂说,“各从其类”,我们每日开眼所见的动植物,没有一个不是照祂所说的而行。从前进化论者都是说,若干万年前我们的祖宗是什么虫什么兽;现在他又告诉我们,若干万年后我们的子孙要变成一种无手指、无足趾、不伦不类的东西。他们所说的,都是若干万年前后的事,就是你我永看不见,永不能质问他们的事!我们的圣经是一本现在的书。现在受造者没有一个不是“各从其类”。圣经没有作不负责之言!

前人多已说过,第一章全章的“神”字是众数的(原文“以罗欣”),神字所用的动词却是单数的。众数的主词,用单数的动词来配合,原是不相合的;但是,这就是表明神是三而一,一而三的。因为神的位数不只于一,所以不用单数的名词;也不只于二,所以也不用双数的名词;乃是三,所以用众数的“以罗欣”。虽是三位,究非三神,所以,不用众数的动词,仍是单数的;表明神是三而一的。圣经中虽然没有明说,神是三而一的,然而,圣经中类此的证据和端倪,真是不少。三而一的道实是圣经的大道,我们无容疑议。再者,二十六节的“我们”更表明神位的众数,而动词“造”字更表明神旨的合一。在第一章里,“神说”共享三十一次;神所说的,就是神的“话”。我们读约翰福音一章时,看见世界是神的“道”造的。“道”字在原文就是“话”。这表明创世记一章就已提主耶稣创造之工了。这样,我们看见三而一的神如何同其造物之工。“神”、“神说”、“神的灵”,父、子、圣灵,都已在此。

在神末创造人之前,神就暂停一下,神位中就彼此计议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创一26)细味这次的计议,看神如此郑重其事,好像表明我们从前所解说的不错。因为前世的种类和撒但已经失败了,神现在已经修造天地,到人可以居住在里面的地位了。一切生物都已经完备了;好像祂们暂停一下,彼此谈话说,看哪,我们现在又要造人!这是这里的精神。

这里说出神造人的目的:“使他们管理。”撒但已经失败了。牠不能──在神的审判中──再管理世界了。虽然牠在实际上尚是自由;然而,牠的罪案已经定了。神所重新修理的地与撒但无干──这地上的光景都是新程序的表显。撒但虽然此时尚保存牠“世界的君王”的名称;然而,神所创造的人是自由意志的──有自主权的。神设立人──在撒但权力之外──来管理祂所新造的一切动植物,以及全地。如果人能保守他从神得来的主权,则撒但不过空占“世界的君王”的头衔而已。神要这样在实际上──祂已经在定案上──取消撒但的权力。我们知道神自己驱除魔鬼是非常容易的(我们不知何故);神却喜悦与人同工,败坏魔鬼的作为。所以,神又造人,“使他们管理……”──这职分就是从前撒但所失去的。但是,可惜──我们不久就要看见──人竟失败了,以致丧失他们的主权,以致魔鬼重新恢复牠“世界君王”名义上的实力和地盘。这等到我们读到三章时再说;不过现在容我们明白:神在这一个世界里所有的计划和作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消灭撒但的权势。主耶稣称牠为仇敌(太十三25)。所以,我们信徒蒙主所拣选的人,应当念念不忘的也以此──消灭魔鬼的权势──为目的。我们不是问这事是好坏,乃是问这事如何利益神,如何毁坏撒但。如果你所作的,没有能力影响黑暗的国度,叫魔鬼受亏,则宁可不作。在所有的事工上,不要看表面的结果如何,应当看后面灵里,谁是得利,谁是受亏。这是属灵的争战,不是在血气里的奋勇。他日审判台前的审判就是以此为标准;工作的被焚与存在,就是看这工作对于建立神的旨意有若同效力。(最好政击黑暗权势的法子,就是一方面在灵里抵挡撒但的作为,不愿牠得胜,一方面用祈祷当作兵器,求神破坏撒但的工作和计谋,另一方面则切实遵行神的旨意────每一次我们行神旨,撒但都受亏。)

人是按着神的(一)“形象”,和(二)式“样式”造的──这都不是(专)指着肉体说的。“形象”表明人是神在地上的代表。“样式”表明世人“也是祂的种类”(徒十七28),在道德上、心思上有相似的地方,叫人能认识神而与祂往来。可惜,人犯罪了,已经失去神的形象和样式了。现在人对于神的愚蠢,真是有不可思议者。所以,人若非从上头生的,就不知如同与神交通了。保罗告诉我们:“男人……是神的形象和荣耀”(林前十一7),神造人就是表明祂自己的荣耀;冶谁看?给天空的撒但。然而,头一个人堕落了,惟第二个人,祂没有失败,“祂是神本体的真像”;祂能完全表明神。

“神说……我将……菜蔬、和……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走兽……飞鸟并爬……物,我将青草赐给牠们作食物。”(创一29-30)在未犯罪的世界里,并没有肉食的事;荤食是犯罪世界里的事。后来到了新天新地的时候,除了生命树果之外,并再没有记载肉食的事了。处现今的光景中,神的意思是:“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就没有一样可弃的;都因神的道和人的祈求,成为圣洁了。”(提前四4-5)在这充满罪恶的世界里,若要“戒荤”(提前四1-3),乃是否认现今世界是受诅的!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一31)。神没有造成不好的东西。不好是从罪恶来的,并不是神的创造。我们处在这个罪世的人,应当对神没有怨言,因为在祂里面并没有不善,祂手中所造的也都是好的。神已经善待我们世人了。祂先造许多植物(第三日),备作鸟、兽、人类的食物,然后才造鸟,兽、人类(第五、六日)。祂先把一切环境预备好了,然后才把我们放在里面。我们真相信这个,就有同等的安慰呢!神每次都是如此先为祂的受造者预备──未生草先备地,未生动物先备植物──不过,有时我们的肉眼看不见,遂因之而恐怕。但是,有信心看见神和祂作为的人有福了!因为没有一件事能移动祂的心!

{\Section:TopicID=121}第七日神安息了

第二章一至三节当附属在第一章里。第七日神并没有再作工,祂在这一日休息了。一件事是我们应当注意的:这里的安息,乃是神的,不是人的。圣经说,这是神的安息日。神在六日间作工,现在祂安息了。这个安息下是属乎身体的,因为神断无疲倦的事。“你岂不曾知道么?你岂不曾听见么?永在的神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并不疲乏,也不困倦。”(赛四十28)这样,这安息是什么意思呢?不是属体的,乃是属灵的。意思就是神满意──看祂自己所造的都为至善,所以祂满意了。每一个谨慎读经的人,都要看出这是神安息的意思。神在这里并没有立这安息日叫人遵守。人没有作工,他并不用安息。亚当犯罪后,他才作工(创三19)。现在,亚当尚未犯罪,他用不着七日一安息。所以,我们不能以为以色列人的安息日是属乎律法的,我们不守,而守神创世的安息日。应当记得:神当日并没有以这日赐人为安息日之事。此后二千五百年中,圣经未曾用一次的安息!

尚有一事堪叫我们注意的,就是前六日都是说,“有晚上,有早晨,是第……日;”惟在第七日──安息日───竟没有这一句话!神工作之后,休息在永远光明无夜的日中!这安息日原是后来安息的预表(来三至四)──,与神同工的人要永远与神同息在无夜的日中;想到这个,我们的心岂不快乐?── 倪柝声《默想创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