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四章 创世与基督徒的经历

 

我们已经看见神在起初的时候,如何创造天地;后来,他如何变成空虚混沌;再后,神如何在六日间恢复,再造了大地和其上的人物。我们现在进前默想此中的灵意。“起初神创造天地”(创一1)。对于原始的创造,我们只知道这么多。再下一节我们就看见,时移境迁,事不如前。“地变空虚混沌,渊面黑暗。”2节)这个光景当然不是神起初创造它的情形了;因为圣经明说,“神创造的地并非混沌。”(赛四五18原文)所以,创世记首章之第一、二节中间,已经有一个极大的改变了。地变荒凉之后,神就开始祂的工作,修造祂所审判的大地。从第一日起,直到第六日止,神作工再造世界,到了第七日祂就安息了。

神的目的就是只要我们知道,祂如何创造、再造世界么?或者祂尚有更深的意思呢?我们的“新造”和当日世界的创造,岂有二致么?物质世界的创造,和灵性世界的创造,岂非相同么?外面的世界不过是返照里面的世界。神对伟大世界的处置,和祂对个人的举动,原是和合的。物质世界受造的程序,和个人灵性更新的经历,在神的计划中和实践里,原是互相表里的。创世的历史,乃是预表我们生命在新造里,所经历的路径。

我们所注意的,并不只是人类古昔的历史,乃是个人现今的灵历。晚近最大的失败,就是人们太注意人类,而忘记了个人──自己。但是神并不如此。祂虽欲人类得福,祂欲从个人作起。祂不轻看一人。“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太十29)我们应当在神的作为中,看见父的手臂来。人已经犯罪了,堕落了;然而,感谢神,祂并不小觑一人,祂的心为每一个人倾出。知道这个就要叫我们得着安慰。惟独神心会叫人心满足。

{\Section:TopicID=123}人类当初的光景

“起初”;这是世界之始。“起初神创造天地。”(创一1)天地才从造物者手中出来,是同等的新鲜,同等的美丽呢!完全、清洁、佳美、鲜明,是当时天地的情形。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伯卅八7),是同等的快乐呢!并无怨叹苦恼之声,搀杂在喜乐的诗调里。造物者与被造者是何等的和合!没有罪恶,没有撒但,没有忧愁,没有疼痛,没有疾病,没有死亡,熙熙煦煦,真是是一个极乐的世界。

人类当初的光景,岂非如此?亚当、夏娃原始的地位,岂非而尚完全,一如物质世界的开端么?人是照神的形像和样式造的,神为他预备一个同伴,神把他安置在一个乐园里,神赐福给他,神以万物付在他手里;他是世界之王,神命他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神称他为至善。亚当的背后,并无罪恶的遗传;在他的里面,也无罪恶的心性;在他的身上,也无罪恶的印记;在他的四周,也无罪恶的光景。亚当真是一个理想的人,住在理想的环境中!亚当和他的同伴,时常与他的主神来往。诸事都足叫他满足欢乐。

{\Section:TopicID=124}人堕落的光景

“地变混沌空虚,渊面黑暗。”(创一2)当初完全的世界,现在已经堕落了。非常的祸难已临;所以,大地变形了。罪恶一来;死亡就来;死亡一来,所有死亡的种类就也都来。造物者手中的工艺,现在被毁了。窖匠的器皿,现在弄坏了。昔之最美的,现在变作最丑;昔之甚好的,现在变作甚坏。从前所称为完全的,现在已径变为荒凉。歌声不再听见了,亮光也已暗熄了。大地沉沦在神审判的水下。现在没有天了;黑暗盖过渊面;深渊盖过大地。除了阴翳的颜色,咸鹾的气味,澎湃的声音之外,此世界已无其它的景象了。神原始的创造现在已经沉沦了。

这岂不是人离神光景的一幅写真么!何等的纷乱!何等的黑暗!情欲的波涛奔腾冲动!佳丽的位格沉沦在罪恶深渊之下!“恶人,好像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其中的水,常涌出污秽和淤泥来。”(赛五七20

人竟堕落了。从前得福气,现在蒙咒诅。死亡和苦恼竟降于生命和喜乐之区。深陷于罪恶,而不能自拔;深藏于黑暗,而不能自明。荒凉是堕落人生的特征。道德上和灵性上的黑暗(弗四18)是罪人的公业。“混沌空虚,渊面黑暗”──真是每一个罪人的肖身,可怜许多人尚不认识自己呢!

这是世界所有灾难和苦恼的原因。这是人类性恶的缘故。人已失本来面目了。神所造的人原是正直的(传七29),但人已失了他的地位。因为“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就临到众人”(罗五12);因为“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19节):现在人的情形在神的面前,乃是“混沌空虚……黑暗”,乃是“与神……的生命隔绝”(弗四18),“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二1),“坏到极处”(耶十七9),“都犯了罪……没有行善”(罗三2312),“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10节)。何等的可怜,世人尚自夸其知识、智能、学问、文化呢!他们若知道他们自己是“混沌空虚……黑暗”,就是他们的福气。

{\Section:TopicID=125}神因爱怜重生我们

“神的灵运行在水而上”(创一2)。混沌、空虚、黑暗的光景,不能叫神安息。顺服罪恶、死亡和撒但的光景,不能叫神安乐。这样的堕落,这样的荒凉,神就是弃绝了它,也无足奇。然而,神所作的,竟出人意料之外。神为什么再管它,按着公义所审判的呢?神为什么顾念荒凉败坏的呢?神为什么爱怜混沌、空虚、黑暗、不足轻重的呢?这个问题真是难答。无他,这是神的怜悯,神的恩惠。神的慈爱临到那不配领受慈爱的!神心爱怜那不堪接受爱怜的!荒凉的世界,堕落的人生,没有权利可以请求神作工。照着他们自己的地位,他们若要求神,就不过是妄想;他们自己没有什么,足以希冀神的慈爱。然而,神不管人的不堪、人的不配;祂不理人的堕落、人的失败;祂以独立的恩典,晹给不堪不配的人;祂以无穷的怜悯,施给堕落失败的人。

祂第一步的工作,就是藉着祂的“灵运行在水而上”。不然,地怎会自己恢复呢?死者怎会复活自己呢?黑暗怎会变作光明昵?被神公义所审判的,怎能再叫自己接受神的福祉呢?若非圣灵作工,则堕落者那能自己高升呢?荒凉衰败的受造者原是无依无靠,若要复原、复兴、复活,非圣灵作工不为功。打算自克、自复,至终总不能不承认在我肉身之内没有良善。

但是感谢赞美神!虽然罪人不会自己重生自己,像大地不会自己恢复自己一样;虽然罪人不会脱离罪恶,像大地不会脱离深渊的水一样;虽然罪人不会行义,像大地不会变暗为明一样;然而,神却亲自作工拯救我们。新创造像旧创造一样,都是神自己作的。人如同不会创造世界,也照样不会创造他自己的心灵。神应当作所有的工作,但是,感谢赞美神!因为这并非祂的本分,祂并非受约束应当拯救我们,而祂却自己施出世人意料之外的恩典,前来拯救我们。神不必作,而祂却作;这叫作怜恤。人不配得,而他却得,这叫作恩典。在救恩中,人原是处在绝对受助的地位;若有以为人的里面或外面有同长处的,就是亵渎神,轻看它的恩典。

圣灵这里的工作,就是人们重生的开始。“运行”二字在原文的意思,就是“伏印”、“覆卵”的意思。这就是表明慈爱和柔细。这字与申命记三十二章十一节是相同的:“如鹰搅动巢窝,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哦!愿我们对神的慈爱多生感应!祂的心同等的恋慕我们!而这“我们”究竟是谁呢?不过是罪人──堕落的人生!祂并不动怒;祂并不轻看;祂并不厌弃;祂并不以为“混沌、空虚、黑暗”不配祂的圣灵伏覆。虽然,祂“眼目清洁不看邪僻,不看奸恶”(哈一13);然而,祂竟自己谦卑,拯救在灰尘粪土中之人。神阿!“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春顾他!”(诗八4)我们真不明白,神为同爱我们这样的罪人!我更不明白神为何竟爱到我!真的,“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约壹四10)神阿!你的恩典真是奇妙阿!你是真的“喜悦……世人”(约三16)!

神的爱乃是我们重生的原因。“神爱世人……信祂的……得永生。”(约三16)神的爱心愿意在荒凉里作工,好叫祂能称之为“甚好”而安息。没有将荒凉恢复到“甚好”的地位,爱心总不能安息阿!

重生是首先的工作!也是最要紧的;未有这步工夫,神的光就要空照。神预先叫圣灵在人里面作了不可思议的工夫,以为祂的光备路。“你们必须重生……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那里来,往那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三7-8

罪人所缺乏的,并非别的,乃是生命。世上也没有什么可以代替生命的。罪人的堕落,原非罪人自己意料所及;他们并不要神,也不要神在基督里所发出的光;他们恨恶,他们也弃绝。“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19节);重生的人才爱神光。人重生了,对于神光才有感觉,他的良心才会受鼓动,而归向神。

{\Section:TopicID=126}信徒的光景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一3)上文说“神的灵运行”,这里说“神说”(就是神的话);神的灵和神的话是两个分不开的同工。圣灵先作工,现在神的话也作工。我们是“从圣灵生的”(约三5-6);我们“蒙了重生”,也“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神活泼常存的道(原文与话同)(彼前一23)。但是神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诗一一九130),所以“神说(话)……就有了光”。

第一日的工作就是神用话语召光出来。神的灵和神的话最初的工作,就是在暗中照光,罪恶已经叫人的心目昏黑,叫人的心思暗昧。人若孤立无助,则毫不自知──其地位的危险,和其将来的灭亡。从灵性上说来,他是完全昏昧,不知需要一位救主。他心中的爱情,他意中的理想,他光中的决断,都不能予他以一线的光明。现在神的光来了,照入他的心了。然而,神的光不过照在荒凉的景物之上而已,叫受造者的原形纤微毕露!事物一切仍旧,并无丝毫更改,所变者黑暗而已。所有显露的事物中,无一足称神心。神所看是好的,不过就是祂自己的光而已(创一4)。世人的内里原无一件足以叫神满意,使之悦纳。然而,祂喜悦祂的爱子(太三17),就是世上的真光(约一9)。使徒说到神第一日的工作,就说,“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林后四6)从前神的亮光如同照耀在黑暗的世界里。现在神的基督也如同照耀在黑暗的罪心里。

人一得着神的光照,“就把光暗分开了”(创一4)。属灵的感觉和知识,就渐渐恢复了。从前所看作是的,现在却要以为非;从前所以为非的,现在却以为是了。虽然,在多人的经历上,未能即有极准确的鉴别,而心中对于光暗的分开,已是一种实在的光景了。此时神的话语(藉着其所发出的亮光)已经开始将人光明的灵和黑暗的魂分开了(来四12)。从此一个人里面就分为“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和“从灵生的就是灵”(约三6)的了,虽然这种的分开,尚未达到完全的地位,信徒也未有完全的经历;然而,在事实上,此二者的分别已是成功的了。

神将光暗分开,以地位与光,亦以名称与光;黑暗仍在,不过也有其地位和名称(创一5)。黑暗仍然是黑暗,永远是黑暗,终不会变作光明。大地自身原非光明的源头;它何时以背向光,就何时其情形仍是黑暗。黑暗受光的管束时,则毫无能力,叫光损其一线的明亮。光一来,黑暗和阴翳就无踪迹可寻,然而,其存在尚是如故。旧性情(肉身)和旧生命(魂),无论如何,总是黑暗的。灵命神性强壮时,它们就完全失去其效力。我们若不在光明中行,则我们就要又有暗昧的行为。我们未离开此世以前,虽然可以时在光明中行,然而,总不能铲除黑暗,叫我们的罪性罪命,化为乌有。我们虽是白昼之子,光明之子;然而,我们尚要行走在神的光明中,否则黑夜就要来了。

严格说来,白日亦非全光的,不过是“晚上”和“早晨”合成功的(创一5)。我们在世的日中最高尚的生命,就是“日”:然而,这不过是“晚上”和“早晨”合成功的;若说只有早晨并无晚上,则此“日”并非圣书的“日”了。“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约壹一8“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10节)

黑暗的己身虽然是“夜”;然而,一经光照之后,黑暗就不再是“夜”了,不过,是“晚上”而已。因为神光一来之后,夜间无论如何黑暗,总不能无丝毫之光;夜里既有光明,则夜就不能终于为夜,不过是“晚上”而已。蒙神光照后的信徒,他的黑暗依然仍旧,并不稍变其性;然而,既蒙光照,则他的黑暗乃是受光明管治的黑暗,并非无拘无束的了。就是有的时候,他的黑暗盛旺,而他所有的,亦不过晚上而已,并非全暗全黑的“夜”。虽然他有时难免完全的失败,希奇的跌倒;但他却不因此而失去其所有的光,和光所赐的生命,而成为一个完全未信的罪人。人一相信主耶稣就得着重生;一得着重生,就是得着永生。他虽堕落,然他仍是神的儿子,不过“偶然被过犯所胜”(加六1)而已;并非因之又回转到罪人的地位。这是神同等的恩典呢!

“有晚上,有早晨”,本章共说六次。光明虽称为“昼,然而,六日间所有的不过“早晨”而已;白“昼”的经历尚未曾有。早晨不过是自言的眹兆;早晨并非光明全盛的时代。虽然在神的程序中,晚上之后,必有早晨;虽然我们已有黎明的光,然而越照越明,直到日午,尚非六日间叫有的事;这乃是在乎将来。现今所有的不过是早晨而已;他日神工完竣,神心满意足时,神安息了;那时,才有“日午”(箴四18)的实现,没有晚上,也没有早晨;我们要进入神的安息,永远快乐在光明不夜的日中。“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诗十九2);但是,听见明白的人不多。

真的,我们的亮光,在现今的时候,不过是“早晨”而已;我们大放光明之时还在乎将来;那时,有限的己经过去,我们要进入神的完全里。

{\Section:TopicID=127}基督徒与主同钉死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创一6)这就是我们穹苍的天。这个天将下水和上水分开(7-8节)。从前深陷在咸鹾、黑暗、苦恼的水中,现在分开化为气体,高升于天。这是何等的分别!神藉着“天”,将那恶浊的和那清洁的分开,叫它们各归其所。

这是十字架的工作。十字架的工作就是分别。神的亮光照明在黑暗的渊面,叫其原形毕露。浩浩荡荡、回无际涯的苦水,当初深藏于黑暗包围之下。尚不易使人认识其本来面目,亮光来了,现在已无所可隐的了。神的光越照亮,就越显明这一片汪洋的污秽。光不特不会洁净,反显出其不堪见人的惭愧来。在神的光照亮之中,人是何等的自怨自艾呢!从前所以为稍堪藉慰的,现在一经挑拨,竟无一足取。罪性罪命的可恶,到了此时,才有一个真正的估价。在他们灰心懊悔之中,他们知道了神十字架的分开能力。十字架是会将我们的罪恶(罗六611)、自己(加二20)、肉体(五24)、世界(六14)、世俗(西二21)钉死了的。“死别”,死实在是一个大分别、大解散、大脱离。死是割断一切的关系,死是断绝一切的纠缠。除了十字架以外,没有别的会把我们从“下”分别出来。与基督的死联合,要叫我们脱离那一切属“下”的。我们虽然重生了,我们的罪恶、自己、肉体、世界、世俗,还是紧抓我们,要叫我们向下而去。我们重生以后,若再在经历上与主同死,则我们就要成为一个“分别”的人。十字架的记号就是证明我们是天上人,叫我们与世人有所分别。神的亮光引导我们自审,自审之后,引导我们向下到十字架去得拯救。

我们不要将我们的地位,和我们的经历混了。我们一相信主耶稣作我们的救主,我们在祂里面的地位,就是最高上的了。祂所替我们成功的,就都算作是我们的了。当我们接受祂作我们个人的救主时,祂就将祂的十字架分开“上下”了。这是地位。但是我们此时不一定就有上下分开的经历。乃是当我们用信心接受祂在十字架上所成功的,而联合于祂的死时,我们才有脱离下面的事,思想上面的事的经历。我们虽是从“上头生的”(“重生”的原文);但是,我们不一定都有“不属这世界”(约八23)的经历;所以,我们还要“进入”主的死,实验过祂的死,叫我们真有一个灵魂分开的经历(来四12)。大祭司的刀如同割开牺牲的骨节与骨髓,神的话所表明的十字架也应当分开我们的灵和魂。

我们重生那一刻,神就萛我们已经与主耶稣同钉十字架了。我们相信祂的死是替我们死的;祂既然是替我们死,则祂的死就是我们的死;这是同死。替死自然生出同死,替死也就是同死。神受纳主耶稣的替死,神就是以为我们是死的了;所以,在个人的经历上虽是替死,而在律法裁判的眼光里何是同死。所以,我们同时信主耶稣,何时在事实上已是和主同死了,但是,我们还未有经历而已。同死的径历乃是在我们重生以后,因着光暗两性两命的交战,而寻拯救于十字架时所得的。

现在不特在外面的事情上,有了分别,就是在里面的心境上也能分开了。神在人的心灵里作工,叫他的情爱和羡慕,都是望上。他们得了重生,有了神的性情(彼后一4);主的十字架叫这个性情分开上下的事。地上的事和天上的事,就是因着神的性情,而显明出它们不同的地方。现在信徒的心是向天而去。从前心中咸鹾、黑暗的邪情私欲,现在都蒙洁除,而专心思念上面的事。

既有了生命,就不能无空气以供生命的呼吸。天上的亮光既然照耀在灵魂里,这灵魂就不能不呼吸天上的空气。神不只在里面分开上下的水,还要在外面分别上下的事。祂把“天”放在我们里面,祂也把我们放在“天”里面,叫信心有安顺的环境。圣徒的第一个记号,就是他们是属天的。他们蒙着天召,仰望天国,欲得天城。他们的盼望是在乎天,所以,既是仰望天上的家乡,就以为他们不过是在世寄居为客旅的。我们的内外有“天”以后,我们就真要知道同者为上面的事,同者为下面的事。

里面的天需求一个外面的天。有了天的生命的,必定有天的行为。重生人的性情,不特“不从恶人的计谋”,而且“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诗一1)。世人的快乐、喜好、时尚,不能使他与之同伙。如果身体强健的人,不能呼吸恶浊的空气,则圣徒那能在忌恨、淫邪、嬉笑、混乱中呼吸呢?他们爱他们弟兄的同在,就是他们天程中的同伴。“我们因为爱弟兄,就晓得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壹三14

此时,信徒的心已经归神管理了;然而,实在与从前的情形,尚是大同小异的。干地尚未出来,果子尚未生产,现在心已向上,天人的交通已经开始;但是,应当等至再进一步,我们才能结果归荣与神。

{\Section:TopicID=128}基督徒与主同复活的经历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创一9)这是神第三日的工作。神在这里叫作的,和“第三”(林前十五4)这个数目所表明的复活,全是相合的。大地现在从水里出来;它本来埋在黑暗的苦海中,现在却从它的坟墓起来了;堪造作、能结果的干净土,现在从死海里浮出来了。虽然神不消除海水,然而,神却限制它,叫它不能流过它的定限。海现在有它的强界,它不能泛滥大地。神赐之以名(创一10),而承认其存在。等到新天新地时,才消除了它。旱地也得了新名(10节),以示与海有别。这是第三日首半的工作。(第三日的工作分为两半,这日神两次说话,神两次称善。首半大地从水中出来,下半大地上生了草、菜、以及果树。)

我们看见十字架如何在前一天作工。本日所自然表明的,就是复活。基督的死和复活,都是我们新生命的供给者。祂如何为我们死,也如何为我们复活(罗四25)。我们如何需要祂的死,也如何需要祂的复活(五10)。人若丢弃此二者之一,就要叫福音成为虚空。我们藉着主耶稣的死得以脱离一切属乎亚当的,属乎天然的。我们藉着祂的复活得进入一切属乎基督的,超乎天然的。祂的死叫我们不再作罪人,脱离罪人的地位和经历。祂的复活叫我们成为义人,得着人的地位和经历。“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

神的救赎计划,并非要修造弥补我们所旧有的,乃是“新造”我们。所有旧的,祂都不要;祂用主耶稣的死,叫我们脱离旧的;用主耶稣的复活,叫我们进入新的。我们若与主同复活,我们就与主有经历上的联合;我们若在经历上“在基督里”,则我们就要在经历上是个“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与主同死的人还当与主同复活,才能实验过一个新造的人生。

我们的“旧造”里所包括的一切,无论是性情、是生命,是从这性情所发出的意思,或这生命所发出的工作,都不能满足神的心。“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我们所有的旧造,在神看来,在里面都有“死”的记号。这些死的东西是不堪修改的。神要全新的,祂要“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所以,祂最初的工作,就是叫人重生,以“新灵新心”给人(这是第一日的工作)。这个新的灵就与神的圣灵同工,将旧性情、旧生命交与十字架,把它们钉在十字架上(这是第二日的工作):神既解决了“旧事”,祂现在就开始发展祂的“新造”,要叫诸事“都变成新的”。祂这样一步一步的进前,直到最后把我们的身体也改变了(第六日)──全是新人。这个我们再后就要看见。

复活的经历是在重生(第一日),和同主钉死(第二日)之后,才有的。重生是生命的开端。有了重生的生命,我们的内里才有肯与圣灵同工的部分,以愿意与主同钉。同钉自然引到同复活。“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六5)重生是得着生命,复活是得着更丰盛的生命。信徒若停在重生,则不能胜罪;若停在同钉,则不能行义(神的圣洁)。这个是我们岓应当按看径历前进的:在径历上,虽然是先重生,后同钶,再后同复活;然而在事实上,我们相信主耶稣,得着重生那一刻,神就算我们是复活的了;不过我们自己的生命,尚未有经历而已。

有一个很大的危险,就是许多的信徒,因为自己内顾不能看见“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时,若不以为自己尚未重生,就以这话太过,非人之所能历。有的就尽力去修补他自己的生命,以期与神所说的话相合。然而,在经历上,他们的结果就是失败,没有平安,丧失喜乐、自由和能力。其实,他们若用信心弃绝自己,专心仰望基督,则他们就有得胜的可能。我们失败的缘故,多是因为我们不要同钉的根,而要复活的果。我们没有让十字架作更深的工夫于我们里面,却欲急切进前,得着复活的生命。我们欲藉着旧性命造出新性命来,这原是万不可能之事。复活乃是根基于十字袈。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复活;欲有复活的经历的人,必定应当先有十字架的经历才可以。

至于我们的蒙神悦纳,并不是因着我们的经历如何,我们相信主耶稣,信心就将我们联合于祂里面,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叫我们蒙神悦纳,算我们是一个全新的人。在基督里的蒙悦纳,就是蒙悦纳像基督一样。神并不管我们里面有什么,祂只因着我们的地位,而以我们为全新的圣徒。这是关乎我们得救的问题。

然而,在另一方面,神却要我们作祂儿子身体的人,经历我们元首所为我们成功的。这样,我们才能脱离旧造,而成为新造。我们是与主同复活,不是自己去复活。基督的复活把我们放在新境地里;我们乃是与祂同复活。我们若以信心承认这个事实是真的,而接受它,则主的复活要将我们放在海水所浸涨不及的旱地上。

地从水中出来了,灵也从肉身中复活了。水并不消灭,肉身也并不变为灵,也并不被铲除。水已经驱聚一处,不能越过其界限;肉身虽在,然而主的死和复活,叫我们有权限制它。肉身原是无可救药的,已经被神所弃绝。然而,与主同死同复活的人,乃是不“属乎肉体”的了。

我们已径看了第三日工作的上半,我们现在可看下半。我们已经复活了,现在就是要结果(创一11-12)。复活和结果原是相连的。“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罗七4)我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六18)。

神称旱地为“地”,这个“地”字原文的字根乃是“破碎”。我们知肥壤都是破碎的,不破碎就不能肥沃。地的土块越碎为粉,则其收成越好,因为如此才能以养料给所栽植的种粒。海水虽然退了;然而,地仍难免刚硬,抵制种植人的手。肉身的势力虽然已失;然而,天然的魂命仍然以“善我”自居,夸其天然的才干、美德,而下肯服降。信徒魂命的破碎,乃是天父手中肥美的田地。神并不是向我们要求才干,乃是要求无能;祂并不是向我们要求能力,乃是要求软弱;祂并不是向我们要求充满,乃是要求虚空。祂不要我们抵抗,乃是要我们降服。祂是全能,祂有全能,祂的力量是由软弱而显明。破碎的田地,是神的种粒生长最茂盛的叫在。

结果并非因着自己的团结,乃是自己破碎、谦卑、软弱、无依的投靠于神,让祂的手作工。我们自己的能力,多是神能力显现的障碍物。“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十二24)我们若不恨恶我们魂的生命,天然的生命,自己的能力、才干、智慧、美德,则我们就不能有许多于粒的产生。乃是当我们驱除我们从肉身所得之天然的生命和能力(水里出来的地),而用破碎的心,接受神的手时,我们才能得着神的果子。

我们常常以为罪恶污秽的肉体,应当灭绝;但是,我们却不知道在结果的条件上,舍弃我们良善、正当、诚实、仁义的魂(我),和灭绝肉体是一样要繁的。我们已经满意于我们的田地了,但神却以为田地应当破碎。我们太自重了!岂知我们的自我已是受过亚当的罪染,终是软弱无能的呢!叫有的佳美、立志和定意,都不过是昙花泡影的呢!

就是当我们自己较弱时、虚空时、一无所有时、泥土顺服陶人的手时,基督的生命就活在我们里面,祂的能力就从我们身上显明出来。我们越知道十字袈的意义和复活的实在,我们就越知道魂命破碎的实在意义。

这地并非用海水灌溉的。它的生产力并不受肉体的栽培。雾气(创二6)是它的滋润品,圣灵会照着它。在真道上的结果,肉门体所有的规条,乃是“毫无功效”的。反之,限定其强界,指定其名称,就是表明其不特不足以为新造物之助,乃是受定罪,以为是丕堪救药的。

所结的果子也是有进步的。青草先来,然后有菜蔬,再后则有结果子的树木。果子原非自用,乃是为着主:“结果归于神。”(罗七4)而各种的果子又是能自传其种的。“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创一12)孩是各从其类,包在果子里面;所以,爱心才能生爱心,喜乐才能生喜乐;余类推。我们若要爱心,就当显出爱心;若要喜乐,就当显出喜乐。多在太阳光热之中的果子是最熟的,最合乎主人的胃口的。果子最熟,它的核也是最熟的。人所收的,乃是照乎他所种的。

{\Section:TopicID=129}基督徒与主升天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创一14-15)如今的工作,和从前的光景是大不相同的,从地迁到天来。本日乃是天上的工作;这是信徒和基督的升天。

复活之后,顺序的事实就是升天。升天是复活后的必须真理。没有升天,则我们的“新造”并非一个完全的工作。再者,升天像其它(同钉、复活)的真理一样,乃是当我们一相信主耶稣时,神就将我们放在升天的地位了;不过我们未有经历而已。升天的经历,乃是顺随在复活之后。我们若真与主同复活,联合在祂的复活生命里,则我们就要自然的在地上结果,灵性高升于天。

“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弗二6)。复活了,就自然的升天。升天的生命是每个圣徒所应当达到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升天坐在神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一20-21),升天的生命就是一个胜过撒但所有权力的生命。前此,我们所胜过的,不过是肉体、罪恶、世界而已;到了升天,我们就要在经历上和一切执政、掌权、有能、主治、有名的黑暗权势争战,且要得胜。乃是当我们的灵与魂完全分开,灵因着复活有绝对的自由,不受魂的情感、心思所影响,完全超越环境,以及世上的事物时,我们才得了升天的生命。达到升天生命的圣徒,就有宝座上的眼光,并且在诸事上有不动心的经历。真和主同钉十字架的人,才能真和主同复活。真和主同复活的人,才能真和主同升天。“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西三1-3

光体分为日、月、星(创一16)。太阳是白昼的光体,是大地热气和亮光的来源;它的光是自有的、不改的、时常的;这真是那位“天上人”的预表。祂虽曾一度来世,然祂已经回到荣耀里去了。玛拉基书四章二节也是如此表明。荣耀的主耶稣乃是诸天的“大光”。当祂在世时,祂是“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路一78);又是“世界的光”(约八12)。祂虽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一9),然而,“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5节)。“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作恶的便恨光,并不来就光,恐怕他的行为受责备。”(三19-20)所以,主耶稣回到天上去,居在“帐幕”里面,等到千年国时,才为“公义的日头”(玛四2);那时,这“太阳(要)如同新郎出洞房,人如勇士欢然奔路。它从天这边出来,绕到天那边;没有一物被隐藏不得它的热气。”(诗十九5-6

现在,祂的亮光并不照耀在世上;除了信祂的人之外,没有别人能在祂的光照之中。“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约十四19);“我们惟独见……耶稣……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来二9)所以,“你这睡着的人,当醒过来,从死里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弗五14

在现今世界道德的黑夜里,世人已经丧失太阳的所在了;然而,教会升上高天,尚得看见日光。月如何反照夜里的日,教会居住在基督的光里,也要如何成为厌弃基督之黑夜中的光体。在第一日时,我们是领受光,“信从这光,使我们成为光明之子”(约十二36)。现在,我们是要反照光,为基督在这恶世界里作见证。“你们是世上的光……你们的光也当……照在人前。”(太五1416

处在这个升天的地位,叫圣徒和主耶稣有更亲密的交通。在此,黑夜的原形岂不看得更清楚?在此,黑暗的权势,岂不觉得更邻近?在此,岂非有更远大的眼光?在此,岂非有更明显的基督?这是何等的地位!

月光虽次于日;然而,其相差是何等的远!她虽是黑夜的光明,然而,与亮光的来源一比,就是当其最美最圆时,仍难免显出其清冷与银灰来!时常更变!圆缺不一!其圆缺的度数,乃是照其面向太阳正侧的度数转移!有时,或竟至不放光明!“我们众人既然敞着脸,得以看见主的荣光,好像从镜子里返照,就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如同从主的灵变成的。”(林后三18)她是何等的会改变呢!照着神的定规,她是天上的东西,常在天上的。然而,按着人的眼光,她并不常在那里,且是时常失踪的。就是在那里了,全圆的时候,却是不多!转离光明根源的时候,岂非正常!她的工怍就是接受;她自己并没有荣耀,她所有的荣耀,乃是从她的主来的。在祂的光中,她能照耀。她的亮光,原非自有;她并不必用心工;面面相对,就是她辉煌灿烂之日。从地上看过去,她虽是“美丽”(歌六10),虽然“养成宝物”(申卅三14),虽然“永远坚立,如天上确实的见证”(诗八九37),虽然“大有平安”像地“长存”一样愫(七二7);然而,赐人以生机生命的,还是太阳自己直接的光线。我们在基督里的地位原是宝贵;然而,我们直接经历祂的和暖,亦是要累。太阳一来,星月就都不见了。

星在现时固是个人圣徒的预表,因为他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然而,太阳已经过去了,月亮不久也要过去了;星快要来了。“智慧人必发光,如同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但十二3

神创造这些,就是要它们“管理”(创一16-17)。圣徒的亮光是有管理的力量的!多少的罪恶在圣徒的面前,应当隐藏起来!多少的污秽人事,不敢亲近圣徒!凡在神的圣洁、荣耀、公义、仁爱中行走的圣徒,都有这一分的管理力。

信徒所管理的,不过黑夜而已。升天基督徒的最大权利,就是胜过黑暗的权势。前此,信徒对于灵界里的争战,甚为模糊;对于撒但的计谋,仇敌的攻击,魔鬼的试探,邪灵的假冒,都无明晰的眼光看清;乃是当他们升天时,才觉得黑暗权势的实在,才知道如同藉着羔羊的血、见证的话、不以性命为念的志,胜过仇敌,才知道如同运用圣灵的剑,就是神的话以攻击撒但的能力,才知道如何有挑战的祈祷,求神败坏魔鬼所有的作为,才知道如何站立在十字架的根基上,持守十字架所已经成功的得胜,用赞美的话赶跑邪灵的冲突,才知道如何运用意志以反对抵挡仇敌所有的计划。升天的信徒因为得了管治黑暗权势的地位,所以就常有“将撒但笺踏在脚下”的经历。

这些光也是用以“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分别明暗”(创一1418)的。升天的信徒知道时期的预兆。他们知道如何分别时候。他们有神宝座上的眼光,对于世事有极清晰的看法。升天的圣徒知道末世时所必有的光景是什么;所以,当事变人乱时,众人慌忙无措,希奇诧异的时候,他却安然不动;因为早已如其必有了。到了升天的地位,信徒才能知道主对于末世有什么举动,才知道末世时,对于教会当取何种态度,对于世人当有何种精神,自己应当如何儆醒,才知道末世时假基督、假先知要如何迷惑世人,才知道邪灵以及犯罪天使要如何混世,引诱世人听从鬼魔的道理,欺骗无知的圣徒,叫他们信从怪异的奇事,寻求假冒的方言,以及其它超乎天然之外的经历。在神道中本来没有根基的,就要受牠们的迷惑,但是升天的信徒,因为得了神的眼光,早已知道牠们的诡计,就不受其欺骗。

{\Section:TopicID=130}基督徒生命的彰显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创一20)这是第五日的工作。本日是介乎升天和主再来、并作王之间;所以,其属灵意思,不难寻得。

神在这里造鱼与鸟(21节)。水自己不会生鱼,地自己也不会生鸟。鱼鸟乃是神所造的,放在水中和地上而已。这些东西是有生命的(21节);不过其生命的形式不同而已。水是我们罪性(肉身)的代表(上文已说),这个叫我们进入试炼;然而,神的恩典却在此中为我们成功了生命的形式,地原是我们洁净过之魂命的代表(上文已说),这个叫我们受着刺激;然而,神的良善,却在此中为我们成功了生命的形式。

我们的生命虽已达到升天的地步,然而,我们仍然是人,仍然在世,所以,我们不能不在我们的肉身上表显神的生命来。升天是我们的出世,今日是我的入世。现在神藉着祂的教训,叫我们的魂命里、肉身里,都发表神的生命来;乃是达到这一层,我们的生命好像才成了形。生命的形式虽然不同,然而,现在乃是“荣上加荣”的时候。升天乃是我们在天上的地位,今日乃是我们在世上表显我们的生活。所以,在接物待人中,就不得不在肉身上、魂命上,表显我们的生命。鱼鸟的外面形式虽然不同,然而,其里面的原则,总是无他──生命而已。水中的鱼表明生命在水中,地上的鸟表明生命在地上。虽然水和地原都是死的,没有生命;然而,神能造成生物(虽然有不同的形式)放在其中。这是很明白的。当我们基督徒生命才开始的时候,在我们的肉身里、魂命里,是没有生命的。但是当我们升天以后,神的生命就要在我们在世的生活中,在肉身里、魂命里,表显出来(然而,我们应当分别:肉身和魂命总是没有生命的;不过神的生命在其中表显出来而已)。“你们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二15-16“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这是升天)……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这是表显生命)。”(西三35)这样,就能得着神的祝福(创一22)。

{\Section:TopicID=131}完全像主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创一21)第六日的工作像第三日一样,也是分作上下两半的。地上活物的受造乃是第六日上半的工作。这里生命的外表是进步的。现在也没有水了,乃是新人里美德的产生。

我们若将第五日的工作和第六日上半的工作合起来看,更有许多的意思。鱼、飞鸟、牲畜、昆虫、野兽,都是人的预表(太四19;徒十1228)。基督徒升天之后,他就成功为神生命的运河,将神的生命运到许多人的心里去。这些都是指着现今的生命和工作说的。

我们现在看第六日的下半。神照祂自己的形像造人(创一26-27)。这个带领我们到基督的再临。不过在灵性上,这个已经是个事实了。

圣徒经过重生、同钉、同复活、结果、升天、表显生命诸灵程之后,他们就自然的达到完全像神这一步。“基督成形在……心里”(加四19)原是圣徒灵性的目标。乃是当我们在诸事上与基督联合,经历过祂所有替我们成功的,我们才能在经历上“变成主的形状”(林后三18)。

“你们已经脱旧人,和旧人的行为,穿上了新人;这新人在知识上渐渐更新,正如造他主的形状。”(西三9-10“要脱去你们行为上的旧人……又要将你们的心思,改换一新;并且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弗四22-24)在我们的经历上,我们应当有“新人”的完全像神的生命。“脱下”和“穿上”,都是意志的行为。信徒运用他的意志推辞一切旧人的行为,拣选一切新人的新鲜。基督徒生活的最高点就是意志的生活。如此以后,若在心思上、知识上更新,就能完成神的雕像。心思原是属灵的战场;在行为上、生命上,圣洁公义的(24节),未必在心思上有更新的经历。这是旧亚当生命最牢固的一点,也是受罪恶重染最深的所在。如果心思更新了,则神的形像恢复了。

然而,实在神的形像恢复的时候,还是在乎将来──主耶稣再临的时候。“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祂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祂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三20-21“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2

圣徒并不只得着神的形像而已;并且,要管理一切(创一26-28)。这个带领到千年国度里。这是圣徒的操权。“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启二十4“可以有权柄管十座城。”(路十九17

千年国的荣耀,不是每一个信徒所都有的,乃是经历过创世记第一章各层的才有。凡人与基督已过的经历相联合的,就要与基督将来的荣耀相联合。得救只用相信主耶稣就够了。但是,同主为王,若非忠心,若非受苦,若非得胜,就断不能得。十字架是得冠冕的途径。受苦是进入荣耀的条件。神要白给救恩,但祂不白奖荣耀。凡愿意为主在今世损失的,在来世都要得着。今生已作王的,岂有来世再受荣耀之理!自甘卑微原非易事;高升荣耀岂是寻常!圣洁的生命和忠勤的工作,不能不在主前受称赞。但是,这个管理并非完全等到将来才有的;我们现在灵中,就可以作王了;不过满足的应验需等到将来而已。我们现在就能用我们从主所得的权柄,管理一切。我们应当作王管理邪灵,禁止牠们的工作。如果撒但在千年国应当受捆绑,则我们岂不能运用“来世的权能”,在现今就囚禁牠到一个界限么?我们也能运用我们祈祷的军器,以管治我们的环境:无论是国事、家事、教会事、个人事,我们都能用祈祷来管治,就是我们的自己,我们也能运用我们的意志,靠着圣灵的能力,而有完全的自治。这是实在的得胜生命。“千年国”的基督徒,是最有能力的基督徒。

除了管理作王之外,圣徒还有他自己的粮食(创一29)。结子有核的植物,就是生命的标记。它们里面有生命的能力。惟独有生命的,才配作我们的粮食。粮食是我们将来赏赐的一部分:“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启二717)。粮食的问题是复活后,仍然继续有的,所以,我们的主复活后再饮食;所以,永远天城中仍有生命树的果子给人吃。

然而,我们现在就可经历我们将来所要的。我们所吃的,乃是我们健康的组织者。有生命的粮食,才能叫吃之者有生命的滋养。所以,就是各种生物,也以“青草”给牠们吃。“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四4“我的食物,就是连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约四34“我就是生命的粮。”(六35“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54节)我们现在若要强壮,我们不能不吃神的话,不能不以神的旨意为粮食,不能不吃喝主耶稣。并不是随便读过圣经,乃是用祈祷默想的工夫,消化了神的话语,叫我们的灵命得着补益。一次忠心遵行神的旨意,好像我们里面的人一次得着滋养。我们用信心支取主耶稣的死(肉)和生命(血),消化在我们的生命里,就要叫我们进前有能力。要谋灵性康健的人,不能不吸收生命的粮食。别的不过糠秕而已。

{\Section:TopicID=132}永远的安息

“神歇了祂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创二1-3)天地万物都造齐了,神救赎的工已经完成了,现在所剩下的就是安息。

神在第一章里说话还不只十次。祂所说的,现在都成功了。在每层里都有神的话作工。神每次都说,神所有的作为,不只是发展最初的潜势力而已,乃是步步发出祂的神力以成功祂的神谋。“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二10)顺服神话语的规模的有福了!神七次说“好”,到了最末了一次,祂说,“甚好”。祂对于祂自己忍耐、精细的工作,生出满足的心。因为祂满意了,所以,祂就安息了。这是神的安息。所以,这个带领我们到新天新地,永远安息的时代。那时我们要“进入神的安息”(来四3),“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祂的工一样”10节)。永世开始了,在亿万无穷的年日中,我们要安息在神的面前,在祂的里面,明白祂的旨意,希奇祂的慈爱,赞美祂的恩典。这是什么光景呢!“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

然而,赞美神,因为我们不必等到将来才有那个安息;现今就可预先领略这个安息了。“凡劳苦担重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魂里就必得享安息。”(太十一28-29)这里有两个安息:第一,是我们相信主耶稣作救主时,所得着的;第二,是我们学习主耶稣所得着的。我们的魂原是许多的恋慕、刺激、贪求、难过、烦躁、悲伤,但是,如果我们想到主的柔和谦卑,祂如同受罪人的顶撞,祂如同负轭,祂如何表明祂作羊羔的样式,则我们就不至疲倦灰心。我们若学习祂,就要看见我们的魂中满了安息。安静的生命!无为的生命!以神旨为最美的生命!何等的安乐!

六日间都是“有晚上,有早晨”;晚上之后,虽有早晨,究无不夜之日。今(第七)日,神的安息,再没有“晚上”了,就是“早晨”也再没有了,现在所有的,就是完全、美满、荣耀,不终之“日”(与早晨别),是神所祝福,所分别为圣的。

物质的创造,乃是灵性创造的预表。物质创造所有已过和将来的十段历史,乃是信徒现今所已有的经历,不过有的需等到将来,才有完全的应验而已。“基督爱教会,为教会拾己;要用水藉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可以献给自己,作个荣耀的教会,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五25-27

我们所说过的一切,是同等的简单明白!凡愿意知道这教训的,都要领悟神创世向我们所发出的声音。神手里的工作,都是为神作见证,表明祂的深思和大爱。创造与救赎乃是神双管齐下的工作,在无声中说出祂的自己来,基督乃是一切圣经的钥匙。我们并非牵强附会,削足适履;因为这乃是神所预定为祂自己和祂的基督,并祂的救恩作见证的。若有差错,则是拙笔不知如何达意。── 倪柝声《默想创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