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六章 创世与基督圣迹(二)

 

{\Section:TopicID=137}笫二日的工作,表明主耶稣的受死

在第二日的工作里,神创造空气,把水分为上下,这个空气就是天。本来水都是聚在一块儿,没有分别的。但是,空气的天来了,就把空气以下的水,和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这个空气的天,明明是主耶稣基督十字架的预表。在这第二天的工作里,分别是一个大题目。这个分别是有两部分的。第一部分,就是这个空气在水中把水分开;第二部分,就是将空气以下的水,从空气以上的水分开。十字架岂不也是有这两部分的分开么?主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祂喊着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廿七46)这是祂与神的分开。但是,圣经又记着说,祂是从活人之地被弃绝(赛五三8);这是说到祂从人间的分开。第二天的工作,是救赎工作中最要紧的一部。因为没有流血,就没有赦罪(来九22)。世人所缺乏的,不是一个光明的模范。光虽然是好的,但是光不过把人的败坏,和人堕落的实在情形,表白出来而已。亮光越多,人所受的定罪也越多。基督的降生,如果没有赎罪继续在后头,祂的降生,就要作世人定罪的大根据。如果有一人能有圣义的生活,为什么人人不能都有那样的生活呢?加果有一个人能,就是说众人都能。若有一个能,众人又不能,众人就没有推辞的可能。主耶稣的降生,如果就是降生而已,则祂的生命,要定普天下人的罪。如果祂不替人死,祂降生的目的,不是为着赎罪,则祂不降生更好。因为祂的思想、话语、行为、生活,在在都是人所赶不上的。所以,在在都是足以定人罪。祂是人,祂能;你也是人,你为什么不能?圣所里的幔子,虽然好看,虽然是最荣耀的,然而把至圣所隔开的,叫人不能进入至圣所到神面前的,也就是这个幔子。惟独一个裂开的幔子,才能够为人开通一条到神面前的路。活的主耶稣,是把世人都从神面前赶出去。死的主耶稣,是带领所有的罪人来到至圣所里。“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一次为罪受苦,就是我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二24,三18)祂一天不死,就一天没有人能够到神的面前。

我们现在要看主耶稣的十字架,怎样和第二天的工作相同。神不是一下子就把空气造出来。神是先定规要作,后来才造。所以神在第六节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创一6);这是神预先的定规。到了第七节,我们看见,“神就造出空气”;这是神的实行。十字架还没在各各他山上竖立以前,在神预先的定规中,就早已决定了。十字架和这里的空气,真是有十分相同的地方。主耶稣的受死,并非遇险,并不是一件偶遇的事,乃是早已定规的。“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彼前一20)祂是“从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启十三8)。主耶稣的死,像第二天的工作一样,是先有一个定规,后有一个执行。

这个空气,是放在诸水中间。水在圣经里,乃是世人的代表。这个,当我们读启示录十七章十五节的时候,可以看得很清楚。水是世人,世上的国度的代表。照样,十字架也是在人中间,为着人举起来的。“他们就在那里钉祂在十字架上;还有两个人,和祂一同钉着,一边一个,耶稣在中间。”(约十九18)实在说起来,各各他的山,也可以算是世界的中心点。主耶稣是在人间受死的,为着要救众人。

这个空气,是将水分开的。耶稣基督的十字袈,是将普天下人分开的。当祂被钉的时候,祂的十字袈就把两个强盗永远分开。一个到乐园里去,一个下阴间去。彼此一生,都是同心同意的犯罪,但是,到了最末后的五分钟,一个接受了主耶稣十字袈的替死,一个拒绝,不肯接受。就是这样,他们有天堂和地狱的分别!直到永远不已。祂的十字袈,从前怎样分开那两个强盗,现在还是照样分开全世界的人。实在不只现在,从古到今,祂的十字袈,已经把全世界的人分作两下:得救的和沉沦的。“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林前一18)灭亡和得救,就是十字架为人所分开的。人被分作灭亡或是得救,都不在乎别的,只在乎他怎样对待十字袈,惟有空气能够分开上下的水;照样,也惟有十字袈能把人分作得救与沉沦。

但这空气也把上下的水分开,叫上面的水不能降下来。空气在中间,把上面的水顶住,叫它不降下,以致与下面的水混合,又成混沌空虚,为神所审判荒凉的景况。我们已经在启示录十七章看见,地上的水乃是世上众人的预表(15)。但那上面的水,又是另有意思的。当挪亚的时候,我们看见世人犯罪,神要刑罚他们。所以,神就降雨,开天上的窗,将上面的水倾倒下来。由此,我们知道,上面的水是神的怒气,神的刑罚,神的审判的代表。这样,这空气的意思,就下难寻出来了。空气托住上面的水,叫它不降在下面的水上。它站立在上面和下面水的中间。这是十字架的工作。主耶稣钉死在十字袈上,就是代替我们担当我们的罪。祂是我们的遮盖。神的审判、刑罚、怒气,本来是要降在我们身上,叫我们荒凉,如同“深渊”一样。但是,主耶稣站在神的怒气和我们的中间。祂钉死在十字袈上,就是让神的怒气落在祂的身上,而不落在我们的身上。按着定规,神的怒气本是在我们身上的(约三36),但是,神设立了祂为我们当罪,“将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赛五三6)。亏得有空气的天,将上下的水分开了!亏得有主耶稣的十字架,将神的怒气和世人分开了!但是,祂却接受了我们所应当接受的。这是救恩。这是福音。上下的水不分开,世界永远都是沉沦在水下的。神的怒气若没有主耶稣代替世人担当,世人永远都是荒凉,没有救药的。这是十字架代替的工作。

空气是神所造的;定规是神所定规的,但是,造也是神所造的。在表面上,主耶稣是被犹太人钉死的,是被外邦人杀死的,好像是人把祂的生命夺去。但是,在圣经里,在实际上,祂并非被人杀死,因为祂自己说,没有人能夺去祂的生命。祂死,乃是神在她身上审判了所有罪人的罪。“耶和华定意将祂压伤,使祂受痛苦;耶和华以祂为赎罪祭。”(赛五三10)十字架是神直接的作为,并不只是人苦待基督。所以圣经说,“祂既按着神的定旨先见,被交与人,你们就藉着无法之人的手,把祂钉在十字架上杀了。”(徒二23

神在六天的工作中,每一天都看祂所造的是好;惟独在今天的工作里,神并没有说,祂所造的空气是好。神所说的,和神所不说的,都是一样的有意思。在第二日的工作里,乃是神在十字袈上对付罪。神的怒气在那义的身上发表,好叫那不义的得着释放。就是在这里,神叫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受罪人所应当受的刑罚。祂在这里,不说到好,岂不是很有意思的么?神不喜欢刑罚罪。祂爱施恩,不爱定罪。

十字架的救法,是救恩的根本。没有十字袈的替死,自然降生是虚空的。因为世人都是有罪的,罪的工价,又是死亡。除非有一位替死的救主,罪人是逃下了他所应当受的刑罚的。如果基督光是降生,这对于拯救罪人这件事上,是丝毫无补的。人所缺乏,乃是一位担当罪的救主,并非一位圣洁的教师。一位代死的救主,才会拯救罪人脱离他的罪恶。如果没有今天的代死,则复活也是没有的,因为没有死,就没有复活,并且也是用不着。所有救恩的事实,都是根据在今天的工作里;如果水未分开,则后来断无大地显现的可能,就是昨日也是空照光的。我们应当注重,不要忘记主耶稣在十字袈上的替死。

{\Section:TopicID=138}第三日的工作,表明主耶稣的复活

在第三日的工作里,神叫天下的水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并叫地发生青草、菜蔬和树木。本来大地是被深渊的水所盖过,没有生机,没有生命。大地深深埋在神审判的水底下,除了黑暗之外,是无其它的光景,除了污秽的波浪冲动之外,我们连地的影儿都不能看见。地的已身既不显露出来,更无论在地上的生命了。但是神亲自作工,一、叫地从水里出来;二、叫生命在地上发现。今天的工作,明是主耶稣复活的预表。

“第三天”这三个字,就已经够证明今天的工作,是预表复活了。哥林多前书十五章四节说,“第三天复活了。”我们在圣经里,能够看见不少的地方,都是把第三天和复活连起来说。不只在新约是这样,就是在旧约里,也是如此。逾越节后三天,就是献初熟庄稼的节。这也是明对我们说,基督死后三天复活的事。当我们读哥林多前书十五章的时候,我们看见有一句很特别的话,就是说,“照圣经所说,第三天复活了。”4节)主耶稣在第三天复活,是在圣经里,就是旧约的圣经里,早已预言的。这个第三天,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找呢?我们不能看见旧约许多的地方。但是,我们今天在创世记第一章里,就是圣经起首的地方,我们遇见第一个的第三天。在这里,我们不能不看这个第三天,乃是主耶稣复活的预表。

不只“第三天”这个数目这样预表,就是第三天的工作里,也是这样证明的。他本来是埋葬在水里。第九节说,“地露出来。”本来在水里的,现在升到水的面上。这是复活。大地好像是从水的坟墓里出来。本来被水盖过的,现在竟然升到水面,比水更高。这是复活的一张美画。这个我们在浸礼的事上,可以看得很清楚。当人受浸礼的时候,他全人乃是浸在水里,然而再从水里出来。罗马书六章四节,歌罗西书二章十二节告诉我们说,这样浸下水的浸礼,乃是表征死、埋葬和复活。所以这里的地,从水里出来,乃是一个从死里、从埋葬里,复活出来的一个预表。

以赛亚书五十七章二十节告诉我们说,水乃是罪恶的代表:“恶人好像翻腾的海,不得平静,其中的水,常涌出污秽和淤泥来。”地埋葬在水里,好像主耶稣埋葬在坟墓里。地并不是永远在水里,在第三天的时候,它就从水里出来。这也像主耶稣复活时所有的光景。罗马书六章六至十一节,把这件事说得很清楚,就是主耶稣的复活,与罪恶的关系是怎样。“基督既从死里复活,就不再死,死也不再作祂的主了。祂死是向罪死的,只有一次;祂活是向神活着。”9-10节)大地怎样从水里出来,基督复活,也怎样与罪无干。

第三天的工作,是两层的。不只地从水里出来,并且地上有了新生命。这又是说到复活。第十一节告诉我们说,地就生出许多青草、菜蔬和果子的树木。从前地上没有生命,到了今天,生命才发现。从前是死亡作王,现在生命来了。神不在第二天里,造出生命,也不在第四天里,叫地生出东西。就是在今天,第三日的工作里,神创造生命。罗马书六。章四节对我们说,“我们藉着浸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没有复活以先,就没有新生命。新生命是在复活以后才有的。地没有从水里出来以先,生物是不能在地上生长的。先离开水,然后长东西。先复活,然后有生命。复活以后,必定有新生命。没有新生命,那个复活就是虚空的。所以注重灵性的圣徒,应当在此小心。

在第三日第二层的工作里,所最注重的就是果子。因为这是复活所天然有的结果。复活的目的,就是要结果。不然大地从水里出来,究有何用?地先出来,就是为着结果。复活和结果的关系,圣经也并不是默然的。罗马书六章二十二节说,“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我们怎样从罪里得着释放呢?就是藉着和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这就是十一至十三节所说的。这样复活以后,有什么结局呢?我们看见了,成圣的果子就是结局。所以结果是复活后所必有的事。不只这个地方是这样对我们说。第七章四节里也是说,“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在律法上也是死了;叫你们归于别人,就是归于那从死里复活的,叫我们结果子给神。”没有死,没有复活,就没有果子。归于神的果子,惟独是从和主耶稣同死同复活来的。在神面前,所能算得果子的果子,惟独是根据在主耶稣的死和复活里。凡不是经过死和复活的,在神的眼光中还是属乎旧造的,为祂所定罪的,不配称为果子。

今天的工作,就是复活。降生是要紧的,钉死也是要紧的。但是如果没有复活,就没有完全的福音。降生的目的,原是为着钉死。但是钉死的结果,就是复活。复活就是说神已经悦纳主耶稣钉死所成功的救恩。罗马书四章二十五节说,主耶稣的被交给人,是为着我们的过犯。这就是说,主耶稣的死,乃是为担当我们的罪的。祂死,受了我们罪所应受的刑罚,就叫我们得着赦免。但是祂的“复活,是为叫我们称义”25节)。赦罪是消极的,表明我们是有罪的,但是,神赦免我们。称义,是樍极的,表明我们是没有罪的,神宣告我们无罪,称我们为义。我们怎样能无罪呢?这是因为消极方面的工作,作得最完备,把我们的罪一起都赦免干净了。就是根据在主耶稣的死,和我们的得着赦免,神就称我们为义。这称义是因着主耶稣的复活给我们的。祂的死已经成功了救恩,已径赦免了我们的罪。神现在就因着祂的复活,宣告我们无罪,称我们为义。复活叫我们在神面前有一种新的关系。我们因着主耶稣复活的缘故,我们就在神的面前站立在一个新的地位上。死和复活是连起来的。照样,赦罪和称义,也是连起来的。主的复活,是表明神悦纳、承认祂的死。照样,我们的称义,乃是证明我们已经蒙神赦罪了。因着主耶稣的死,基督徒的心灵中,就觉得他自己的罪恶,已经蒙主担当,已经得着赦免,已经都在主耶稣的身上受了审判和刑罚;这都是消极的。藉着主耶稣的复活,圣徒的心灵中,就觉得他在神的面前,并不只是一个得着赦免的罪因,局促下安;在神的面前,乃是一个得着神喜悦的儿女。复活的意思,就是说,从前的种种都已经死了。凡是属乎罪恶的,属乎自我的,都已经埋在坟墓里,永远不能再见,也已经永远过去。现在所有的,乃是完全新的,所以现在我们不只应当作一个赦罪的圣徒,以为我的罪已经得着赦免了;乃是应当作一个称义的基督徒,以为我天天在神的面前,神乃是算我作一个义人,并不是因着自己真有什么义,乃是因着主耶稣的复活所给我们的新地位。天天相信,我是在基督里蒙悦纳,所以我就是蒙悦纳像基督一样。神对于基督怎样满意、喜悦;因为我和基督是有死和复活的关系的,所以祂也如何悦纳我。

{\Section:TopicID=139}笫四日的工作,表明主耶稣的升天

在第四日的工作里,神就是造光体。祂造日头、月亮和众星。昨天的工作,乃是在世界里,今天的工作,乃是在天上。今天所注重的,都是天上的事。日、月、星都是天上的东西。神所造的光体,有几个目的,第一,就是十七节所说的,叫它们“普照在地上”。黑暗乃是世界的的平常性质,光明乃是世界特别的情形。照着平常来说,世界乃是黑暗的。所以光应当照耀,不然的话,世界就陷在漫漫长夜里。第二,就是“管理昼夜,分别明暗”18节)。不只照耀,并且是要管理的。今天的工作,乃是主耶稣升天的预表。

所有的工作,都是在天上。现在并不像第一天,是光在世界里。虽然今天的光,还是照耀在地上,但是,今天的光体乃是在天上。来到世界的光,它的本体已经回到天上去。这就是升天。从天上降上来的主耶稣,现在又从世界里被接回去。

玛拉基书四章二节告诉我们说,基督就是那公义的日头。启示录十二章一节就告诉我们说,基督乃是日头。诗篇十九篇五至六节也是这样说。我们读圣经所得着的教训,就是日头乃是基督的预表。我们现在不是看见祂在世界上,乃是看见祂在天上。祂为着我们升上天去,显现在神的面前,为我们的中保和祭司。

今天的工作,不只说到基督,也说到祂的子民。因为月亮乃是教会的预表,众星乃是单个基督徒的预表。就是根据于主的死和复活,主得着人归于祂自己的名下。所以在这里,我们看见,有月亮,有众星和主同在。月亮自己乃是没有光的,不过返照日头的光而已。照样教会自己也是没有光的,她不过返照基督的光而已。信徒在现在的时候,好像明光照耀(腓二15),所以如同众星一样。这个我们从前已经说过,所以现在就不多说了。

在这个时候,我们所应当作的工,就是像刚才所说的,有二部分:一、就是在这道德黑夜的世界里,返照基督的亮光;二、另一方面,再用我们话语和行为的光,来管理黑暗的权势。到了千年国的时候,我们就要真作王管理一切。

基督的升天,乃是结束祂在世上所有的工作。祂的升天乃是根据于祂的死和复活。祂升天的意思,就是祂得胜过一切属乎撒但国度的。以弗所书一章二十至二十一节说,神“使祂从死里复活,叫祂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我们知道这些人就是指着撒但,和牠手下的臣仆说的。所以这里主耶稣升天的意思,就是神给祂一个地位,高过一切撒但的势力。祂在天上的地位,就是一个胜过撒但的地位。撒但乃是在祂的脚下,并没有机会再来攻击祂。因为祂现在是万有的主,并且也作万有的首领。

腓立比书二章八至十一节说,祂“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祂升为至高,人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主耶稣的升天,就是得着最高的地位,就是撒但和邪灵所不能触摸的地位。而且,牠们不能不承认主耶稣是为主为王的。这样的地位,是最要紧的。因为不然的话,好像主耶稣的死和复活,在地上的效力,要受牠们的大影响。主自己应当带着祂的子民一同在这天上的地位,好叫祂的子民一方面为祂发光,一方面能够胜过攻击他们的黑暗权势。这是以弗所书二章六节所对我们说的。口头的亮光,怎样胜过黑暗,主耶稣在天上的地位,也怎样胜过魔鬼黑暗的权势。发亮的众星,如何与月、日头一同在天上,基督徒也如何和主耶稣一同在天上。

{\Section:TopicID=140}第五日的工作,表明主耶稣为生命的主

在第五日的工作里,神就作出许多的水族和飞鸟。在前四日的工作里,神不过就是预备天地,以为生物的居处。乃是到了今天,在水里、在天空里,才有活物,在第三日的工作里,虽然有了植物,然而除了植物之外,尚未有动物的形影。这里的水族,所以能够活在水里者,乃是因为神已在第一日里预备好了水。这里的飞鸟,所以能够飞在空中者,乃是因为神已在第二日里预备好了空气。飞鸟与水族都是有生命的。不过牠们所取的外体不同而已。神所创造的飞鸟与水族,在人的眼光看来,是有

飞鸟与水族的分别,二者截然不同。但是实在说来,牠们所有的都是一样的生命。不过这生命的外壳,有些不同而已。所以当我们说这第五日工作的时候,我们可以说,是生命的成形。不过,有者成形于水中,有者成形于空中而已。今天的工作,就是主耶稣作赐生命主的预表。

生命并不能自造。所有的生命,都是神造的。神是一切生命的创造者。在这里,就是明告诉我们说,主耶稣如同作生命的主。无论那个生命的外体如同,但是那个生命总是从神那里来的。主耶稣当祂复活十天后,祂的工作就是赐生命给世人,叫那有祂生命的人,得着生命更丰富。祂的升天(这就是昨日工作的预表),就是作圣徒的生命。这可从歌罗西书三章一至四节里看出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这是说到复活和升天。继续在这升天的底下,圣经就继续说,“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基督是我们的生命。”由此可见,基督升天后的工作,就是作我们存在神里面的生命。

我们已经说过,飞鸟和水族乃是世人的预表。现在我们要表明,到底飞鸟与水族的意思如同能与基督徒的生命相同。

生命是主耶稣所赐的。主现在已经升天,祂的目的就是要在祂再来之先,叫祂圣徒们对祂的生命,有实地的表现。生命没有外体,那生命就不能在世上存在,也不能在世上有所经历。虽然外体的形式,不算得什么,然而不是有这外体,则生命无从表现。所以“成体”是表现生命所不可少的。主耶稣现在的意思,就是要祂的圣徒,将从祂死和复活里所得的生命,来在世上有实体的表现。他们已经在主的死和复活里,得着生命,他们已经在地位上得着天上的地位,他们所缺乏者,就是在地上成形,表明出主的生命。这就是今日工作的意思。

主耶稣现在要训练祂的圣徒,叫他们在世上成形。飞鸟如同藉着牠的外体,表明牠的生命,水族如同藉着牠的外体,表明牠的生命;主耶稣也愿意祂的圣徒,在世上有实形的表现。祂好像要祂的圣徒,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将主耶稣的生命,从他们的形体里表明出来。生命原是一样的,但是外体究有飞鸟与水族之分。飞鸟与水族所得的生命,原是一样,但是牠们的个体不同,所以在牠们里面的生命,也就有不同的表现。所有的圣徒,所得着的生命,都是从主耶稣来的,原无所分别。但因圣徒个格不同的缘故,所以他们对于主的生命,就有不同的发表。这个我们在撒种的比喻里,看得很清楚。虽然种是一样的,种所发出的生命也是一样的,田地也都是好的;然而结果,却有三十倍、六十倍、与百倍之分。人从主所接受者都是同样的生命,但因为这“出口”不同的缘故,就叫生命有不同的发表。

所以在今日的工作里,主耶稣是叫祂的圣徒在世上实验祂的生命,叫他们将祂的生命,从他们的个格里发表出来。这是最要紧不过的。因为我们从重生,从主的死和复活,从升天所得着的生命,若非在地上实验的发表天上的生命,则那生命尚未深深与我们结合。

生命原无经历的可能,最要紧的就是有外体。生命藉着飞鸟的外体,就经历过飞鸟的生活。所以圣徒在实际上,接受主的生命,并在地上发表,就是一种的训练。飞鸟和水族所要经过的,乃是从生命成为飞鸟和水族的那一天开始。从比以后,飞鸟和水族才能够有牠们一生所有的生活与经历。这是说到圣徒的训练。主耶稣在现在的工作,就是要祂的圣徒受生命上的训练,而在这个训练末有之先,圣徒必须与主耶稣的生命先有结合。

{\Section:TopicID=141}第六日的工作,表明主耶稣的再临和作王

在第六日的工作里,神照着祂自己的形像,创造亚当,并派亚当管理大地。五日的工作已经过了。地上所有的事物,已经都预备好了。天上的天象也已经安排就绪了。人所当有的粮食和居处,也都已经次第预备完成了。神就在这个时候造人。造人最要紧的一点,就是人是按着神的形像造的。人之在地上,就是作神的代表。人就是神的形容者。这就是说到主耶稣的再来。

主耶稣是末彼后亚当,是第二个人。首先的亚当,乃是祂的预表。首先亚当的被造,是照着神的形像的。就是在这里,我们看见主耶稣再来的预表。当主耶稣再来时,祂的身体,就是祂的教会,也要得着完成。祂的全教会,要在祂再来的时候,成为祂的形像。约翰一书三章二节说,“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祂。”当主耶稣再来显现的时候,祂的教会就要完全像祂。亚当当日受造如何是照着神的形像,末后亚当的身体,就是教会,当主耶稣再来的时候,也要完全像神。主耶稣的再来,就是叫每一个圣徒,都有祂的形像────就是祂所赐我们荣耀身体上所有的形像。

就是在第六日的时候,夏娃得着造成,成为亚当的配偶。夏娃原是教会的预表。在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教会要完成献给基督,作祂的配偶,与祂一同管理世界。夏娃的创造,是在第六日。教会的完成,乃是在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教会的作主耶稣配偶,也是在主耶稣再来的时候。所以,第六日创造亚当和夏娃的工作,乃是明说到主耶稣再来之事的。

神不只创造亚当和夏娃,并且派他们管理祂所造的世界。一切的权柄都在他们的手里。神自己不直接管理世界,乃是将这管理世界的权柄,交与亚当,主耶稣再来之后,祂要在世上设立千年国,管理全世界。上段创造亚当,如同说到主的再来;这段分派亚当管理世界,也如何说到主的作王。当千年国的时候,神是将一切的权柄,都交给基督,让祂管理,腓立比书二章九节说,“神将祂升为至高,要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在圣经里还有许多的地方,说到神将权柄交给基督,叫祂在千年国时,作万有的王,管理一切。

亚当所有的权柄,是与夏娃共有的。虽然直接管理世界者,乃是亚当;然而帮助亚当管理者,尚有夏娃在。当千年国主耶稣作王时,虽然作王者是主耶稣;然而圣经常常告诉我们,基督徒就是主耶稣的夏娃,要和祂一同作王,有分于祂的荣耀。祂如何管理一切,基督徒也加同与祂分管世界。虽然有十城与五城之分,然而与祂一同掌权,乃是一个不易的事实。

主耶稣的降生、受死、复活、升天和赐生命,乃是主耶稣工作中之荦荦大端者。然而如果就是这些,没有祂的再来和作王,则基督徒不过只在今生有盼望,实是比众人更苫恼了:圣徒现在受苫的地方,是在世界,然而圣徒将来享福的地方,是在天上!天上虽好,究竟不能补满圣徒在世界上的损失。所以,主耶稣必须再来,来到这个世界上。祂受凌辱、受藐视、受逼迫、受钉死的地方,乃是这个世界;将来祂得荣耀的地方,也就是在这个世界,并非在天上月外的一个星宿里。基督徒今日与主一同受苫,他们是在世上受苦,他们将来也要在世上得荣。所以主耶稣的再来与作王,为着祂自己,和祂圣徒的缘故,乃是不可不有的。── 倪柝声《默想创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