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五章 亚伯拉罕与儿子()

──亚伯拉罕受割礼

 

读经:

“夏甲给亚伯兰生以实玛利的时候,亚伯兰年八十六岁。”(创十六16)

“亚伯兰年九十九岁的时候,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亚伯兰俯伏在地;神又对他说: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作他们的神。神又对亚伯拉罕说:你和你的后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你们都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证据。你们世世代代的男子,无论是家里生的,是在你后裔之外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等八日,都要受割礼。你家里生的和你用银子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这样,我的约就立在你们肉体上,作永远的约。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因他背了我的约。神又对亚伯拉罕说:你的妻子撒莱,不可再叫撒莱,她的名要叫撒拉。我必赐福给她,也要使你从她得一个儿子;我要赐福给她,她也要作多国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从她而出。亚伯拉罕就俯伏在地喜笑,心里说: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么?撒拉已经九十岁了,还能生养么?亚伯拉罕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神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作他后裔永远的约。至于以实玛利,我也应允你:我必赐福给他,使他昌盛,极其繁多,他必生十二个族长,我也要使他成为大国。到明年这时节,撒拉必给你生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神和亚伯拉罕说完了话,就离开他上升去了。正当那日,亚伯拉罕遵着神的命,给他的儿子以实玛利和家里的一切男子,无论是在家里生的,是用银子买的,都行了割礼。亚伯拉罕受割礼的时候,年九十九岁。他儿子以实玛利受割礼的时候,年十三岁。正当那日,亚伯拉罕和他儿子以实玛利一同受了割礼。家里所有的人,无论是在家里生的,是用银子从外人买的,也都一同受了割礼。”(创十七)

“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说: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我再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然后往前去,你们既到仆人这里来,理当如此。他们说:就照你说的行吧。亚伯拉罕急忙进帐棚见撒拉说:你速速拿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亚伯拉罕人跑到牛群里,牵了一只又嫩人好的牛犊来,交给仆人,仆人急忙预备好了。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并预备好的牛犊来,摆在他们面前,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他们就吃了。他们问亚伯拉罕说:你妻子撒拉在那里?他说:在帐棚里。三人中有一位说:到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撒拉在那人后边的帐棚门口也听见了这话。亚伯拉罕和撒拉年纪老迈,撒拉的月经已断绝了。撒拉心里暗笑,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耶和华对亚伯拉罕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养吗?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么?到了日期,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撒拉就害怕,不承认,说:我没有笑。那位说:不然,你实在笑了。三人就从那里起行,向所多玛观看,亚伯拉罕也与他们同行,要送他们一程。耶和华说:我所要作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顾他,为要叫作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耶和华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我现在要下去,察看他们所行的,果然尽像那达到我耳中的声音一样么?若是不然,我也必知道。二人转身离开那里,向所多玛去;但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亚伯拉罕近前来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么?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么?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么?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亚伯拉罕说:我虽然是灰尘,还敢对主说话。假若这五十个义人短了五个,你就因为短了五个,毁灭全城么?祂说:我在那里若见有四十五个,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又对祂说:假若在那里见有四十个怎么样呢?祂说:为这四十个的缘故,我也不作这事。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容我说:假若在那里见有三十个怎么样呢?祂说:我在那里若见有三十个,我也不作这事。亚伯拉罕说:我还敢对主说话,假若在那里见有二十个怎么样呢?祂说:为这二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说:求主不要动怒,我再说这一次,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祂说:为这十个的缘故,我也不毁灭那城。耶和华与亚伯拉罕说完了话就走了;亚伯拉罕也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创十八)

“亚伯拉罕从那里向南地迁去,寄居在加低斯和书珥中间的基拉耳。亚伯拉罕称他的妻撒拉为妹子,基拉耳王亚比米勒差人把撒拉取了去。……亚比米勒又对亚伯拉罕说:你见了什么才作这事呢?亚伯拉罕说:我以为这地方的人总不惧怕神,必为我妻子的缘故杀我。况且她也实在是我的妹子,她与我是同父异母,后来作了我的妻子。当神叫我离开父家,飘流在外的时候,我对她说:我们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你可以对人说,他是我的哥哥,这就是你待我的恩典了。……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好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并他的众女仆,她们便能生育。因耶和华为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的缘故,已经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不能生育。”(创廿1~210~1317~18)

“耶和华按着先前的话眷顾撒拉,便照祂所说的给撒拉成就。当亚伯拉罕年老的时候,撒拉怀了孕;到神所说的日期,就给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亚伯拉罕给撒拉所生的儿子起名叫以撒。……就对亚伯拉罕说:你把这使女和她儿子赶出去!因为这使女的儿子,不可与我的儿子以撒,一同承受产业。”(创廿一1~310)

“你们在祂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西二11)

“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腓三3)

 

神应许亚伯拉罕要生一个儿子,但是亚伯拉罕没有等候神给他一个儿子,他就自己娶妾生了一个儿子──以实玛利。当他生了以实玛利之后,有十三年之久,神没有对亚伯拉罕说话(创十六16,十七1)。虽然他生了一个儿子,但是他虚度了十三年。这也是许多基督徒所经历的,就是什么时候我们凭着肉体作事,什么时候神就把我们摆在一边,让我们去吃我们肉体所结的果子。我们在这一段期间所过的日子,在神看来,完全是虚度的。

亚伯拉罕生了以实玛利,在这长长的十三年中,虽然他的家庭没有平安,但是,圣经并没有记载他懊悔,他反而很宝贵以实玛利,这从他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创十七18)这句话里可以看得出来。虽然第十五章已经记载他信了,但是,他并没有多大的追求。一天过一天,他还是以以实玛利为他的满足。一个人凭血气作事过了十三年之久,还没有感觉自己错了,按我们的眼光看来,这样的人是没有多大盼望的。但是我们要记得,亚伯拉罕是神所呼召的人,神在他身上有一个目的必须达到,神不能放松他。他落下去有十三年之久,神虽然没有说话,却已经作了工。神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一件事,就是祂不放松祂所拣选的人。祂如果要得着人,人就没有法子逃出祂的手。虽然亚伯拉罕是失败了,但是神要来找他。我们应当知道,所有出于我们血气的追求、挣扎、烦躁、不安,都不能使我们进步;我们要学习将自己交在全能者的手中,祂要按照祂所看为最好的来带领我们。

 

{\Section:TopicID=131}神与亚伯拉罕立约

过了十三年,亚伯拉罕九十九岁了,已经衰老了,他的身体如同已死了。他就是自己要生儿子也不能了。到了这个时候,神就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创十七1)这是神第一次启示祂这一个名──“我是全能的神”。“全能的神”照原文也可译作“全足的神”。神向他启示了这个名之后,就向他有这个要求──“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亚伯拉罕虽然曾相信神是有能力的神,但也许还没有相信神是全足的神,所以他要凭自己去作事。神在这里给他看见,他如果相信神是全足的神,他就得在神面前作完全人。完全的人就是纯洁的人,神所要求于亚伯拉罕的是纯洁没有搀杂。

神给亚伯拉罕认识了这件事,就对他说:“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立你作多国的父。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我要与你并你世世代代的后裔坚立我的约,作永远的约,是要作你和你后裔的神。我要将你现在寄居的地,就是迦南全地,赐给你和你的后裔,永远为业;我也必作他们的神。”(创十七2~8)神要从亚伯拉罕身上得着一班子民,神要作他们的神。

亚伯拉罕自己和神的子民该站在什么地位上才能作神的子民呢?神说:“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就是我与你并你的后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创十七10)换句话说,神要得着一班子民,这一班子民应当是没有肉体的活动的,没有肉体的能力的,没有血气的力量的。所以,谁是神的子民昵?就是受过割礼的人。割礼就是神子民的记号。无论是家里生的,无论是用银子从外人买的,生下来第八日都要受割礼(12)。生还不够,买还不够,要受了割礼才够。我们这些人都是神所生的,也都是神所买的。以救赎来说,我们是神所买的;以生命来说,我们是神所生的。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受割礼,我们就在神的子民的见证上没有分。神对亚伯拉罕说:“但不受割礼的男子,必从民中剪除。”(14)凡不受割礼的人,必从神的子民中剪除。这是见证的问题。这就是说,没有受割礼的人,是不能作神见证的器皿的。所以,一个人虽然得着了救赎,虽然得着了生命,但是如果他没有受割礼,如果他不认识对付肉体的十字架,他还是不能作神的子民,他还是一个从民中被剪除的人。

 

{\Section:TopicID=132}割礼的意义

歌罗西书二章十一节:“你们在祂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在原文中,“情欲”这个词是没有的)

腓立比书三章三节:“因为买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灵的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

这两处圣经给我们看见什么叫作割礼。简单的说,割礼就是除去肉体。什么是受割礼的人的态度呢?就是不靠着肉体,不相信肉体(“靠”按原文也可译作“信”)。买受割礼的人是谁呢?是以神的灵敬拜而不相信肉体的人。所以,割礼的意思没有别的,就是对付人本来的力量,对付人天然的能力。

神对亚伯拉罕说这句话,是何等的合适!神给亚伯拉罕看见,凭着自己所能作的,凭着自己所能生的,不过是以实玛利。肉体如果没有受对付,就与神的约没有分。肉体如果没有受对付,就不能作神的子民,就不能维持神的见证,就不能在神恢复的工作中有分。

神的儿女们最大的难处就是不知道什么叫作肉体!许多基督徒所知道的肉体,以为不过是犯罪而已。不错,肉体的确会叫人犯罪,但是,肉体不仅是叫人犯罪而已。罗马书八章八节说:“……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这里说肉体不能得神的喜欢,意思就是说肉体曾打算要得神的喜欢。许多时候,肉体的目的不一定是要得罪神,肉体的目的也可能是要讨神的喜欢。罗马书第七章给我们看见,肉体曾在那里花许多力量要守律法,要作好,要遵行神的旨意,要讨神的喜欢,但是结果不能。经历告诉我们,犯罪的肉体还容易对付,惟有要得神喜欢的肉体是最难对付的。就是这个肉体,要跑到神的工作里面去;就是这个肉体,要跑到敬拜神的里面去;就是这个肉体,要跑到神的事情里回去。

有的人误会了,他没有看见人不能凭着自己来得神的喜欢,所以他就在那里想:从前我这个人是那样作的,现在我信主了,我的目标改换了,我就这样作好了。这样的人,不知道神所注意的问题还不是他的目标有没有改换,而是他的肉体有没有受过对付。他如果想在那里靠肉体得神的喜欢,神要告诉他说,肉体不能得神的喜欢。我们必须看见,割礼就是对付肉体,并且是对付那一个生以实玛利的肉体,是对付那一个要得神喜欢的肉体,是对付那一个要遵行神旨意的肉体,是对付那一个要用自己的力量来成就神应许的肉体。神在这里给亚伯拉罕认识的就是这一个。

神的儿女在神面前最大的难处就是他的肉体没有受对付,相信肉体,倚靠肉体。肉体没有受对付的最显著的现象,就是觉得自己“有把握”。肉体的特点就是自己“有把握”。腓立比书三章三节说:“真受割礼的,乃是……不相信肉体的。”不相信肉体,也就是对于肉体没有把握。凡被十字架击打过的人,他那个人虽然还存在着,可是他已经破碎了,他已变成战战竞兢的人了,他已变成不敢相信自己的人了,他已变成没有把握的人了。在你没有受神对付以先,每逢一件事情临到你身上,你很容易下断案,一开口就有断案;可是,在你受了神对付之后,你就不敢轻易下断案了,你会觉得你没有把握了。所以,没有一个快出主张、相信自己有力量的人是认识十字架的。这样的人,十字架从来没有在他身上作过工。你的肉体一受割礼,你就不能相信自己,你就不会那么有把握,你就不敢轻易发表意见。我们必须看见,我们在神面前所有的,是软弱,不是刚强;是无倚无靠,不是有把握。

神在这里要把亚伯拉罕带到一个地步,特别给他看见,他的肉体必须受对付,他在前十四年所作的事不行;神的应许,用不着他来作,用不着他来成全,只要他相信就够了。同时神也给他看见,他世世代代的后裔都要受割体,这是作神的子民的基本条件。我们能不能作神的子民,在实行方面的条件,就是看在我们的肉体上有没有十字架的记号。割礼是作神子民的记号,是作神子民的证据。记号是什么?记号就是特点。神的子民有一个记号,有一个特点,就是弃绝肉体,不相信肉体。神的子民,就是肉体的把握被神割掉了的人;神的子民,就是失去肉体把握的人。

最可惜的事,就是有许多基督徒觉得自己很有把握。他知道怎样信主耶稣,他知道怎样被圣灵充满,他知道怎样得胜,他知道什么是基督徒该有的生活……差不多他是一个无所不知的人!许多时候,他会告诉你,某月某日他有什么经历,某月某日他又有什么经历,几乎他什么都不缺少!许多时候,他也会告诉你,他与神如何有交通,他与神如何有来往,他知道某一次神对他怎么说,某一次神的旨意是如何,某一次神叫他到某处去说话,某一次神又叫他到某处去祷告……可以说,他知道神的旨意好象比知道世界上最容易的事还容易些!可是,他缺少一个记号──“没有肉体的把握”。这样的基督徒,真需要神的怜悯!

割礼的意思,就是割去那一个肉体的把握,就是割去那一个天然的能力,使你在神的面前不敢随便说话行事,使你变作一个战兢恐惧的人。

 

{\Section:TopicID=133}亚伯拉罕受割礼

亚伯拉罕受了神十几年的对付,他到现在成了一个怎样的人呢?他成了一个对于自己无所凭借的人了。这时候神对他说:“你的妻子撒莱……她的名要叫撒拉,我……要使你从她得一个儿子。”(创十七15~16)在这以前十几年,神已经应许亚伯拉罕:“你本身所生的才成为你的后嗣”,那时亚伯拉罕已经信了;现在过了十几年,神又来对他说,要使他从妻子撒拉生一个儿子。这时候亚伯拉罕怎样呢?亚伯拉罕没有从前那样的勇气了,他没有从前那样的信心了。他听见了神的应许,“就俯伏在地喜笑,心里说: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么?撒拉已经九十岁了,还能生养么?”他并且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17~18)这就是说明他对自己完全绝望了,他看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了,看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了。回想当初,也不知道对神怎么会信的。从前真是年轻,所以能信,现在那里信得来!按人看,亚伯拉罕不知道退后到什么地步了,他退到一个地步,好象连信心都没有了。

其实,亚伯拉罕在十几年前的那一点信心,是有肉体搀杂的信心,是用肉体生以实玛利的信心。十三年之久,神把他摆在一边,同时,神也带领他到了尽头,带领他到了干净的地步。好象亚伯拉罕是失败了,可是神仍在他身上工作。我们要记得,我们得胜的时候,不一定都是神的工作;我们失败的时候,不一定神都没有工作。所以,我们应当将自己无倚无靠的交在永活的神手里。祂如果呼召了你,祂如果在你身上动了祂的工,祂就不放手。即使在我们软弱、失败的时候,祂还是作祂自己的工作,祂的手还是在那里一步一步的引领我们。

现在神来向亚伯拉罕重新提起说,你的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亚伯拉罕听了这话,就俯伏在地喜笑。亚伯拉罕的笑是笑神么?不是,他实在是在那里笑自己。他自己在这一种情形之下太没有办法了,但是,就是在这一种的情形之下,他相信神。这是很奇妙的,环境容易的时候,很不容易相信神;环境艰难的时候,反而容易相信神。环境容易,不会帮助人相信神。人到了环境绝望的时候,是真相信神的时候。所以,神常是从两方面带领我们的:若不是把环境带到绝路,叫我们来相信祂;就是把我们的肉体带到尽头,叫我们来相信祂。环境所给我们的教训是外面的,割礼所给我们的教训是里面的。撒拉的生育断了,这是环境到了绝路,这是外面的;亚伯拉罕受割礼,这是肉体到了尽头,这是里面的。我们必须被带到绝路尽头来相信神。我们的肉体如果受了对付,那就无论环境顺利或者艰难,我们总是能相信神。

我们要知道,神所要的不是搀杂的信心,而是纯洁的信心。不能因为你看事情还有可能,你看自己还有把握,所以你信;只能因为神这样说了,所以你信。十四年前,亚伯拉罕还不能这样的信,可是现在他到了这个地步,就是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了,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经了,这个时候的信,那必定是纯粹的信了,那必定是单单信神了。从前的信,是信神和亚伯拉罕自己;现在的信,是单单信神,因为亚伯拉罕已经什么能力都没有了,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已经完了。亚伯拉罕的笑一笑,就说明他什么都完了。但是神对他说:“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创十七19)

我们在神面前要注意这一个:神要亚伯拉罕生的是以撒,不是以实玛利!神永远不肯接受我们人把什么东西拿来代替祂的工作。等了十三年之久,祂还是要亚伯拉罕生以撒,以实玛利不能满足神的心!

十七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正当那日,亚伯拉罕遵着神的命,给他的儿子以实玛利和家里的一切男子,无论是在家里生的,是用银子买的,都行了割礼。亚伯拉罕受割礼的时候,年九十九岁。”亚伯拉罕的受割礼,就是他承认自己是完了,他的肉体是毫无办法了。凭着他自己的情形来说,他对于神的应许,好象连信也信不来了。可是,等他自己信不来的时候,真的信心就来了!就是在他自己信不来的时候,就是在他没有办法的时候,他就真的要倚靠神了,这个时候,他好象信,又好象信不来,在他里面只有一点点的信心,但就是这一点点的信心,才是纯粹的信心。亚伯拉罕在这时候的情形,就是罗马书四章十九至二十节所说的那一种情形,他“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

 

{\Section:TopicID=134}神的朋友

亚伯拉罕这样一信,一受割礼,到了第十八章,他与神的交通就更加亲密,显出他真是神的朋友了。创世记第十八章是很特别的一章圣经。在这一章里面说到三件事:一、交通,二、知识,三、代祷。这三件事是特别连起来的,也是每一个基督徒跟随主多年之后所该特别享受的。在这里我们只能简单的提一下。

先说到交通:“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创十八1)我们在创世记第十三章末了已看见过,亚伯拉罕是在希伯仑幔利橡树那里居住的。希伯仑是交通的意思,神在这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就是说亚伯拉罕是在交通的地位上的。“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举目观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1~2)这是旧约里最特别的一个地方。神来探望亚伯拉罕,不像从前那样是荣耀的神向他显现,而是取了人的样式向他显现,并且好象是轻装便服走路来的。这一次神的显现完全是站在人的地位上来的,所以亚伯拉罕一点不觉得是神向他显现。“他一见,就从帐棚门口跑去迎接他们,俯伏在地,说:‘我主,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容我拿点水来,你们洗洗脚,在树下歇息歇息;我再拿一点饼来,你们可以加添心力,然后往前去,你们既到仆人这里来,理当如此。’祂们说:‘就照你说的行吧。’亚伯拉罕急忙进帐棚见撒拉说:‘你速速拿三细亚细面调和作饼。’亚伯拉罕又跑到牛群里,牵了一只又嫩又好的牛犊来,交给仆人,仆人急忙预备好了。亚伯拉罕又取了奶油和奶,并预备好的牛犊来,摆在他们面前,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他们就吃了。”(2~8)这是亚伯拉罕与神交通。亚伯拉罕被神带到一个地步,能像朋友一样的与神来往了!

就在这里,又谈到儿子的问题。在第十七章是记载亚伯拉罕笑,在第十八章是记载撒拉笑。现在,亚伯拉罕已经预备好了,可以这样的与神来往了。他们在帐棚外面谈,撒拉在帐棚门口听。他们在那里说话,撒拉在那里暗笑,神就指出撒拉的暗笑来。这一个是交通。神作人,神与人来往,这就是神与祂子民的交通。

“三人就从那里起行……亚伯拉罕也与他们同行,要送他们一程。”(16)这是交通,这是神的朋友。这一个交通一有,立刻就生出知识来。这一种知识并不是圣经的知识,这一种知识是认识神。亚伯拉罕与神有了交通,亚伯拉罕就有了认识神的知识。“耶和华说:我所要作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17)这是何等亲切的一句话!这是神以对待朋友的态度对待亚伯拉罕。接下去神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我现在要下去,察看他们所行的,果然尽像那达到我耳中的声音一样么?若是不然,我也必知道。”(20~20)这是神把秘密透露给亚伯拉罕了。亚伯拉罕在神面前知道了人所不能知道的旨意。神的旨意只给与神同行的人知道。所以,与神同行的宝贵,就是能认识神。

当神把这一个秘密告诉了亚伯拉罕之后,亚伯拉罕就立刻作代祷的工作。代祷是受交通支配的,代祷也是受知识支配的。有了交通就产生知识,有了知识就有代祷的负担。亚伯拉罕在这里的祷告,乃是认识神、与神表同情的祷告。亚伯拉罕近前来,对神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么?……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23~25)亚伯拉罕的祷告是站在神一边的,是完全为神的公义着想的。换句话说,亚伯拉罕的代祷并不是为着感动神的心,而是为着表明神的心。所以,认识神的心的祷告,并不是要改变神的旨意,而是要显明神的旨意。亚伯拉罕这一种的祷告,是认识神的心意的祷告,是显明神的旨意的祷告。亚伯拉罕真是神的朋友!

 

{\Section:TopicID=135}第二次受试验──为亚比米勒家祷告

这以后,亚伯拉罕第一个试验已经过去了,用肉体的手生以实玛利的事已经过去了。按人看,好象他什么事情都成功了,应当就生以撒了。岂知道这件事刚刚过去,他又碰着了一件事,就是他为着儿子的问题受到第二次的试验。

二十章一节:“亚伯拉罕从那里向南地迁去,寄居在加低斯和书珥中间的基拉耳。”亚伯拉罕在那里又犯了和在埃及所犯的同样的罪,就是称撒拉为他的姝子。他那一次在埃及受了法老的责备,蒙神带领他回来。这次他到了基拉耳亚比米勒那里,又犯了同样的罪。唉,这是我们实在难以领会的。他已经到了第十八章所说的那样交通的高点之后,怎么还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呢?我们要看见,第二十一章告诉我们一件事,是第十二章所没有告诉我们的。亚比米勒责备亚伯拉罕:“你怎么向我这样行呢?……你见了什么才作这事呢?”(9~10)亚伯拉罕就把他所以这样说的理由说出来:“我以为这地方的人总不惧怕神,必为我妻子的缘故杀我。况且她也实在是我的妹子,她与我是同父异母,后来作了我的妻子。当神叫我离开父家飘流在外的时候,我对她说:我们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你可以对人说,‘他是我哥哥’这就是你待我的恩典了。”(11~13)所以,这件事的根不是生在埃及,而是生在米所波大米。他在埃及的失败,不过是根的显露,而失败的根是在米所波大米就已经有了。因此,他到了基拉耳,这件事又显露出来了。

神所以这样对付亚伯拉罕,是要给他看见,他和撒拉是分不开的。在米所波大米的时候,亚伯拉罕以为他和撒拉是可以分开的,以为碰着危险的时候,他们夫妻也可以分开变作兄妹。可是我们要记得,亚伯拉罕所站的地位是信,撒拉所站的地位是恩典,从人一方面来说是信,从神一方面来说是恩典,信和恩典是不能分开的,是必须在一起的。如果把恩典拿掉,就没有信,就没有神的子民,就不能把基督带进来。但是,亚伯拉罕以为他可以和撒拉分开;这一个根,在米所波大米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所以在埃及显出来,到现在又显出来了。在这里,神要作一件事,神要把他在米所波大米时所有的那一个根拔出来。这一个如果不对付好,以撒就不能来。神要得着子民来维持神的见证,就是藉着信心和恩典。光有信不成,光有恩典也不成。所以神必须把亚伯拉罕带到一个地步,给他看见撒拉牺牲不得,撒拉是不可分开的。

有一件事很希奇,就是神“为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的缘故,已经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不能生育”(18)。等到亚比米勒把撒拉归还给亚伯拉罕以后,“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好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并他的众女仆,她们便能生育”(17)。这件事以后,到下面第二十一章,就看见撒拉生以撒了。这真是希奇很很。

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都不能生育,怎么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好了她们,她们便能生育呢?别人也许能为这一件事祷告,但是亚伯拉罕自己的妻子还从来没有生育过,他怎么能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呢?这的确是一件太难的事,可是,就在这件事上,亚伯拉罕在米所波大米所种下的错误的根被神拔出来了。现在他知道他的妻子能不能生育完全是神的事了。他替亚比米勒家中的人祷告的时候,也许他自己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是,他的把握是在乎神,不是在乎他自己。现在,亚伯拉罕被拯救完全脱离了他自己。他自己还没有得着儿子,但是,他能为别人的生育祷告神。他的肉体的的确确已经受了对付。

这是亚伯拉罕为儿子的问题所受的第二个试验。他从这一次试验中学了一个功课,就是认识了神是父。虽然亚伯拉罕自己的妻子和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是一样的不能生育,但是他为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这是他认识了神是父,他认识了能力是出乎神,不是出乎他自己。神如果要作,神就能作,在神并没有不能的事。当亚伯拉罕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的时候,真是出了代价,那一个代价就是自己。他在那里代求的这件事,就是他自己所追求的。神叫他代求的这件事,就是他自己一生所没有的。神就是摸着这一件事。所以,亚伯拉罕为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这件事,叫他完全停止了他自己。只有不想自己、不看自己的人,才能在那一天为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赞美神,祂带领亚伯拉罕到一个地步,真能不看自己。亚伯拉罕为什么能不看自己?因为他认识了神是父。

我们要记得,“父亲”的“父”和“父神”的“父”是有不同的意思的。神是父亲,神和信徒的关系是父子的关系,是很亲密的关系,这是许多基督徒在重生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的。但是还有一个功课我们应当学习的,就是神不只是父亲,神并且是父神,就是三而一神中的父神。所有的一切都出乎神,这就是父神的意思。祂是一切的父,祂是万有的父,这就叫作父神。亚伯拉罕现在已学会了这一个功课。不是因为他家里儿女成行,所以他能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乃是因为他看见神是父,所以他能替亚比米勒家中的妇人祷告。亚伯拉罕因着生以实玛利的事学了功课,认识了神是父;现在他在亚比米勒的事情上,又学了功课,又认识了神是父。所以,这一件事过了以后,神给亚伯拉罕生以撒的应许就实现了。―― 倪柝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