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章 雅各天然生命的脱节

 

读经:请阅读创世记三十一章至三十五章

 

“雅各”这一名词,在原文中有好几个意思:有一个意思是抓住,还有一个意思是诡诈的排挤者。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雅各这一个人因为诡计多端的缘故,所以他一直受神的管教。神不让他自由,神使他离开家庭二十年之久,神让他在巴旦亚兰受他舅父的欺,被他舅父十次改了他的工价,这日子实在是不好过的。所以,雅各的经历与以撒的经历是完全不同的。以撒的特点是接受,我们接受从神来的丰富,这是很快、很容易的。一个基督徒如果要进入基督的丰富,看见基督的事实是他的,看见基督的生命是他的,那快很得,只要一看见,就立刻能进去,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但是,雅各的经历不是这样,乃是一生一世的。天然的生命,是一生一世的。我们活在地上有多久,我们这一个人的血气的活动也跟着有多久,这就需要神长久的,继续不断的对付,需要神一步一步的对付。我们感谢神,这一个工作并不是永远作不好的,并不是永远作不了的。神总有一天能作得好。总有一天,神摸着雅各天然能力集中的地方,雅各就变为软弱。现在我们来看雅各的历史的第三段,就是他天然的生命怎样因神的对付而脱了节。

 

{\Section:TopicID=166}雅各开始进步

神在拉班的家里花了许多年的工夫,一直对付雅各这个人,使他受管教,把他压在那里。但是雅各还是雅各,不管拉班的手段多辣,雅各还是作一个上算的人。他虽然受尽欺负,但他还是有办法的,连羊群都上了他的当。二十年以后,时候到了,他已经在那里生了十一个儿子,这时候,神对雅各说话了。自伯特利那一次神在梦中对他说话以后,二十年来,这是神第一次对他说话。

 

{\Section:TopicID=167}神释放雅各回迦南

创世记三十一章三节:“耶和华对雅各说: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又十三节:“我是伯特利的神,你在那里用油浇过柱子,向我许过愿:现今你起来离开这地,回你本地去吧。”神在这里呼召雅各,叫他回到本地去。于是,雅各就预备回到他祖他父的地方去。当然,我们知道拉班是不愿意让雅各走的。虽然拉班也吃雅各的亏,但是究竟神还是因着雅各的缘故

而祝福拉班,究竟雅各服事拉班比拉班自己牧羊还好得多,所以,拉班是不会让雅各走的。当雅各对拉结和利亚说明了他的心意,也得了她们的同意之后,雅各就带着妻子、儿女,以及他在巴旦亚兰所得的一切牲畜和财物,背着拉班,偷偷的走了。

到第三日,拉班知道了,就起来追赶他。在快追上的前一夜,神在梦中对拉班说:“你要小心,不可与雅各说好说歹。”(创卅一24)神不许可拉班说什么,因为神要带领雅各回去,神要雅各离开试炼之地。时候到了,神要释放他。所有的试炼,都有一定的期限,那一个试炼的目的一达到,神就要释放,连拉班也没有办法扣住。拉班听了神对他所说的话,等他追上雅各的时候,他就不敢多说什么。结果,拉班就与雅各立约。这一个约是很有意思的。“拉班又说:你看我在你我中间所立的这石堆和柱子。这石堆作证据,这柱子也作证据,我必不过这石堆去害你,你也不可过这石堆和柱子来害我;但愿亚伯拉罕的神和拿鹤的神……”(51~53)拉班是拿鹤的孙子,拿鹤是亚伯拉的兄弟,所以拉班说:“但愿亚伯拉罕的神和拿鹤的神……”但是,这是神所不承认的。“雅各就指着他父亲以撒所敬畏的神起誓。”(53节下)拉班能很客气的说“亚伯拉罕的神和拿鹤的神”,但是雅各不能这样说,雅各只能指着他父亲以撒的神起誓。这就说明了神应许的路线是从拣选起头的,神拣选雅各的父亲以撒和雅各的祖父亚伯拉罕,这是神自己作的,别人不能插进去,拿鹤不能插进去。

下面的事更宝贵,就是雅各“又在山上献祭”(54)。拉班没有献祭,只有雅各献祭。雅各听见了神的声音,就开始亲近神,他有进步了。从前他到巴旦亚兰去,是他的父母叫他去的,并不是因为听神的话去的;后来他在伯特利遇见神,他向神也没有作什么,不过向神许了一个愿;这一次是神叫他回去,他也听从了神的话就动身回去,雅各与神的关系开始进步了。可以说这是他第一次听神的话,这是他第一次顺服神,这也是他第一次献祭给神。虽然神二十年的管教并没有把雅各改变为另外一个人,但是雅各已经显出他要神的心,已经有进步了。雅各起初那样抓住哥哥的脚跟,那样要长子的名分,那样要祝福,那并不是他要神,他不过是要从神那里得着好处而已。换句话说,他要神的恩赐,不是要赐恩者;他要神的东西,不是要神的自己。可是现在,他经过了神二十年的管教,开始有一点倾向神,有一点转机了。所以当他与拉班立约之后,拉班没有献祭,他却献祭与神。

他现在要回迦南地去了。

 

{\Section:TopicID=168}经过玛哈念

创世记三十二章一节:“雅各仍旧行路,神的使者遇见他,雅各看见他们就说,这是神的军兵;于是给那地方起名叫玛哈念。”“玛哈念”在原文的意思就是“两营军兵”。这一句话很宝贵,这是神开雅各的眼睛,给他看见,因为他顺服神,离开巴旦亚兰回家去,所以神要拯救他脱离拉班的手,今后还要拯救他脱离其它人的手。神开他的眼睛,给他看见他在地上一大批的人是一营,神的军兵也是一营,所以说是“两营”。神开雅各的眼睛,给他看见神的使者与他一路走。起先,神自己来找他,对他说,“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亲族那里去,我必与你同在”;等他走在路上,拉班带着一班人追上来了,神就给他保护,用事实来证明有神与他同在;等到拉班走了之后,神还给他这个异象,叫他看见不只有地上的一营在这里,并且还有一营天上的军兵跟着他。这一切,使他不能不学习相信神。

 

{\Section:TopicID=169}一面打算一面祷告

但是,在这一种境遇之中,雅各还是雅各。肉体总是肉体,肉体永远不能受神恩典的感化。虽然雅各看见了这异象,但是可怜得很,他在底下还是照常用他的手腕。我们看第三至第五节:“雅各打发人先往西珥地去,就是以东地,见他哥哥以扫。吩咐他们说:你们对我主以扫说:‘你的仆人雅各这样说:我在拉班那里寄居,直到如今。我有牛、驴、羊群、仆婢,现在打发人来报告我主,为要在你眼前蒙恩。’”我们读了这一段话,就看出雅各这个人什么手段都能用,什么卑鄙的话都能说。只要叫自己不吃亏,他什么事都能作得出。他想他的话能改变他哥哥的心,他忘记了神的呼召,他忘记了神的保护,他忘记了神的使者!

第六节:“所打发的人回到雅各那里说:我们到了你哥哥以扫那里,他带着四百人,正迎着你来。”雅各又胡涂起来了,想想到底这是好意呢,还是恶意?现在以扫带着四百人来,到底为着什么呢?第七节:“雅各就甚惧怕,而且愁烦。”可见越是酓打算的人,就挂虑越多、忧愁越多、惧怕越多。雅各只会思想,不会倚靠;只会打算,不会相信。他一天到晚就是在惧怕和愁烦里过日子,这就是雅各。肉体没有受对付的人,只会倚靠自己的打算、自己的计谋,不会倚靠神、相信神,所以他只好惧怕、愁烦。

雅各的打算是无穷的,他的计谋是无尽的,他还要想办法。他知道神要他回去,如果他再住在米所波大米,那是不行的,所以无论如何他总是要想办法回去的。他能顺服神,但是他不能信靠神。他不能让神承担他顺服的结果。他想,如果因顺服神而闯了祸,那怎么办?许多基督徒也是这样,往往前门顺服神,后门却预备出路。雅各真会想办法,结果,办法想出来了:“便把那与他同在的人口,和羊群、牛群、骆驼,分作两队。”(7)这里的“两队”,在原文中与前面的“玛哈念”是同一个词。雅各把自己的人口和牲畜也分作“玛哈念”,他把这个“玛哈念”来代替那个“玛哈念”。本来是他在地上有一队,神在天上有一队;现在他却把地上的一队也分作两队,他说:“以扫若来击杀这一队,剩下的那一队还可以逃避。”(8)雅各想办法的结果,是预备逃避。

不过到底他还是有些认识神的,从前神来找过他,现在他来找神了。“雅各说:耶和华我祖亚伯拉罕的神,我父亲以撒的神阿,你曾对我说:‘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你。’你向仆人所施的一切慈爱和诚实,我一点也不配得。我先前只拿着我的杖过这约但河,如今却成了两队了。求你救我脱离我哥哥以扫的手,因为我怕他来杀我,连妻子带儿女一同杀了。你曾说:‘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后裔如同海边的沙,多得不可胜数。’”(9~12)这是雅各的祷告。当然,我们还不能说雅各这个祷告是很高的,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这已经比从前好得多了。在以往,他只有打算,没有祷告;到现在,他也有打算,也有祷告。雅各在这里,一面打算,一面祷告;一面自己活动,一面仰望神。这样的情形,难道只有雅各一个人么?许多基督徒的情形不也是这样么?无论如何,雅各比从前进步了。在这里,雅各祷告的话语和所站的地位,都是不错的。他称呼神为“我祖亚伯拉罕的神,我父亲以撒的神”,他也知道是神叫他回本地本族去的,神要厚待他。同时,他也明明告诉神,他怕他的哥哥来杀他,这是他的诚实。他对神说“你曾说:我必……使你的后裔如同海边的沙,多得不可胜数”,他记得神的应许,他在这里提醒神。

但是另一面,他又不能相信神,他担心如果神的话落了空怎么办。叫他不倚靠神,那不行,因为神已经对他说话了;叫他完全倚靠神,他又怕太冒险。他盼望又倚靠神,又不冒险,所以他不得不想许多方法:“就从他所有的物中拿礼物,要送给他哥哥以扫。母山羊二百只,公山羊二十只,母绵羊二百只,公绵羊二十只,奶崽子的骆驼三十只,各带着崽子,母牛四十只,公牛十只,母驴二十匹,驴驹十匹;每样各分一群,交在仆人手下。就对仆人说:‘你们要在我前头过去,使群群相离,有空闲的地方。’又吩咐尽先走的说:‘我哥哥以扫遇见你的时候,问你说:你是那家的人,要往那里去,你前头这些是谁的?你就说:是你仆人雅各的,是送给我主以扫的礼物,他自己也在我们后边。’又吩咐第二,第三和一切赶群畜的人说:‘你们遇见以扫的时候,也要这样对他说;并且你们要说:你仆人雅各在我们后边。’因雅各心里说:我藉着在我前头去的礼物解他的恨,然后再见他的面,或者他容纳我。于是礼物先过去了。那夜雅各在队中住宿。”(13~21)哦,这是雅各的杰作!雅各现在碰到他一生一世所未曾碰到过的危险,真是到了性命难保的关头。雅各一生一世碰到许多的事,但是没有碰到像这样绝路的事。他知道他哥哥的脾气,他知道他哥哥是个打猎的人,不怜恤野兽,也许会不怜恤人。这是雅各最危险的时候。雅各从来没有像这样祷告过,也从来没有一天比这天更惧怕,比这天更忧愁。在伯特利的那一次是神找他,现在是他呼求神。说他不敬畏神么,可是他也祷告;说他信靠神么,可是他又想出了许多计谋、许多方法!他对于神的应许,说忘记又像是记得,说记得又像是忘记。神曾拯救他脱离拉班的手,神也曾给他看见有一队神的使者与他一路走,但他现在还是惧怕,还是忧愁,还是打算,还是想办法。二十年之久,神把雅各压在下面,使他受管教;但是,二十年之后,雅各还是雅各,雅各的本领还是那么大,雅各的口才还是那么好,雅各的方法还是那么多。在这里,他把最好的办法都拿出来了。

雅各在那一天晚上,先打发他的妻子、儿子、使女过河,又打发所有的都过去,只剩下自己一人。

 

{\Section:TopicID=170}毗努伊勒的经历

就在那天夜间,神遇见他──“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24~25)这个地方叫作毗努伊勒。这一个地方,就是雅各血气的生命最用力的地方,也就是雅各血气的生命受对付的地方。

 

{\Section:TopicID=171}神与雅各摔跤

在这一个地方,不是雅各在这里作什么,也不是雅各祷告,也不是雅各去与神摔跤,乃是神来与雅各摔跤,是神来压住雅各。

什么叫作摔跤?摔跤就是要把一个人压在下面。神来与雅各摔跤,就是神要叫雅各服在祂的下面,要叫雅各没有力量,要叫雅各不能再动,要叫雅各不能再挣扎。摔跤的意思,就是叫你没有力气,叫你倒下去,叫你不能动。摔跤的意思,就是把你摔倒了再有一个力量压在你身上。圣经告诉我们,神来与雅各摔跤,但是神不能胜过他。雅各的力量真是最大的力量!

什么叫作神不能胜过他呢?当我们不倚靠神的时候,当我们自己在那里打算的时候,当我们自己在那里觉得满意的时候,我们只得承认说,神不能胜过我们。当我们在那里用自己的力量去遵行神的旨意,用各种各样出乎天然的方法去拯救自己的时候,我们只得承认说,神不能胜过我们。有许多弟兄姊妹,信主已经多年,可是他们还只得承认说,神不能胜过他们。他们还是那样聪明,还是那样刚强,还是那样有本事,还是那样有办法,神不能胜过他们。他们从来没有被神摔倒过,从来没有被神打败过。如果被神打败了,他会说:“我不能了!神,我服了!”何等可惜,有许多弟兄姊妹在神面前一直受管教,一次受神的管教,两次受神的管教,三次受神的管教,结果还没有被神打败。他还以为以前一次他打算得不够好,所以第二次还要打算得周密些,第三次更要打算得精密些,这样的人从来没有被神打败过。

雅各这个人,是不打败仗的,他知道他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但是他的方法还多得很;在他想来,以扫这个人我认识,我只要这样作这样说,百分之九十九是会成功的,虽然他心里很惧怕,但是另一面他却仍旧有办法。

有的人多次受过神的管教,但是,因为他天然的生命还没有在根本上被神对付过,所以他反而会把神的管教拿来当作天然的夸口,以为自己常受神的管教,是有属灵的历史的。他如果从来没有受过神的对付,他在神面前还没有话说,他除了有属世的骄傲之外,不会有属灵的骄傲;但是,他已经与神有了一点交通,受了一点对付,他就会把这些零碎的对付拿来装饰他的肉体,作他属灵骄傲的张本,以为他是一个认识神的人。

弟兄姊妹,也许你与神摔跤已经有五年、十年了,但是神还没有胜过你。你没有一次被神带到一个地步说,“我完了,爬不起来了,我没有办法了”,这就是神不能胜过你。

 

{\Section:TopicID=172}神摸雅各的大腿窝

感谢神,神有办法!不错,雅各是最厉害的,他肉体的生命、他天然的力量,是比什么人都强的,但是结果神还是胜过了他。如果神按着普通的方法来与他摔跤。那恐怕还有二十年好摔。但是神知道时候已经到了。当神看见雅各一直打不倒的时候,神就把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神一摸他大腿窝的筋,他的大腿窝就扭了。

大腿窝的筋,是全身最坚强的筋,是代表人最有能力的地方,是代表人天然能力的中心点。现在,雅各这一个天然能力的中心点,被神摸着了。

神那一天摸雅各的大腿窝,是因为那一天雅各大腿窝的筋显出来了,突出来了。那一天,他怕以扫来了要杀他,他怕连妻子带儿女一同被哥哥杀了,所以他把他一生一世最好的本领都拿出来了。他把礼物预备好,每样各分一群,叫仆人带着在他前头走,使群群相离,有空闲的地方,又叫他们遇见以扫时都要说好话。他想出了这样巧妙的方法来解以扫的恨,使以扫看见了就没有办法。雅各在这里,把他最大的本领都用出来了,把他大腿窝的筋显出来了。神就在这一天,摸了他大腿窝的筋。

人天然的能力都是有特点的,总有一个地方是他天然能力所寄托的地方,总有一点是他特别刚强的地方。神就是要把他那一个特点显露出来。可惜有的基督徒还不知道自己天然能力所寄托的点在那里。最可怜的人,不是软弱的人,而是不知道自己软弱的人;最可怜的人,不是错误的人,而是不知道自己错误的人。这样的人不只有错误,并且有黑暗。因为他没有活在光中,所以他虽然错了,自己还不知道。有的基督徒会说他自己这一个不对,那一个不对。但是,也许他所说的不对还不是中心,也许他里面还有最深最深的东西没有显出来,神还没有给他机会把那一点显出来。神让雅各遇见以扫带着四百人迎面而来,才把雅各所有的力量都显露出来,才把雅各那个特点显露出来。

 

{\Section:TopicID=173}基督徒必须的经历

基督徒走神的道路,必须接受一切从基督来的。可是,我们如果光是作以撒,那还是不够的。我们是以撒,同时我们也是雅各。我们需要神来摸着我们的大腿窝,把我们弄软弱了,叫我们扭筋了。总得有这一天,神摸着我们的大腿窝。我们不能一直这样慢慢的进步。如果我们就是这样慢而又慢的进步,那就是再过二十年,能不能走到伯特利还是一个问题。神管教你已经有二十年了,现在需要神来把你的大腿窝弄脱节,使你在神面前再也强硬不起来。这也是一个专一的经历,像得救是一个专一的经历一样。你怎样需要有一次的得救,你怎样需要有一次眼睛开起来看见基督的丰富,你也照样需要有一次被神摸着你能力的中心,使你天然的生命脱节。

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他的大腿窝。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托在他的计谋里,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托在他的才干里,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托在他的情感里,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托在他的自爱里。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他特别的那一点,他天然的能力就寄托在那一点里。那一点被神摸着了,也就是他天然的能力被神摸着了。我们不能告诉你,你天然的能力寄托在那里;但是我们能说,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他特别的那一点,他生活的各方面,都受他那一点的支配,那一点就是这里所说的大腿窝。

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生命最喜欢显露,喜欢把属灵的事拿来显露。他的所谓“作见证”,其实不是真的为主作见证,而是夸耀自己,而是显露自己。在他所有的行动、生活、工作中,都能看见他什么都是从显露自己出发的。这样的基督徒,总需要有一天神摸着他的显露。

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的能力寄托在他的自爱里。他无论作什么都是以自爱作出发点。有学习的人能看得出,他这样作是因为爱自己,他那样作也是因为爱自己,他这样说是因为爱自己,他那样说也是因为爱自己。你能从各种各样的情形中,找出他有一个大腿窝,就是自爱。我们的天然的生命,总有一个中心,总有一个厉害的能力在那里。总得主有一天把那一个拆毁了,然后我们这一个人才能结出圣灵的果子来。不然的话,那就什么都是从我们自己出来的。

有的基督徒的天然生命寄托在他那一个很大的头脑里。不论你和他说什么,他总是想:这个有道理或者没有道理,这个讲得通或者讲不通。不管什么事,一碰着他,他就完全用头脑去分析。他的头脑太活泼了,他的头脑太大了。他一直活在头脑里,他不思想一下就不能活,他不分析一下就不能活,他的头脑变作他的生命了。结果,他能够在外面对付许多事情,但是他在神手里没有用处。总得有一天,神来摸着他这一个头脑,神在他身上的目的才能达到。

还有其它许多的地方,都能作我们天然生命寄托的地方。当神来摸着你那一点的时候,神就有一个工作作成在你的身上。当然,这不是说你就完全了,这不过是你的一个转机而已。

有许多基督徒的错,从外表看来好象是零零碎碎的,这里一点,那里一点,有许许多多的现象,可是在根本上还是一个东西。这一个根本的东西,就是这里所说的大腿窝,就是天然生命所寄托的地方。这一个,神不能放松,神必须对付。神所注意的,还不是外面许多枝枝节节的现象;神所注意的,乃是要摸着天然生命的集中点,叫人有一个根本上的改变。

感谢神,神把雅各的大腿窝摸了一把,经过这一摸,雅各这一个人就扭筋了,雅各这一个人就软弱了,雅各这个人就失败了,就不能再摔跤了。

 

{\Section:TopicID=174}毗努伊勒的意义

也许有人还要问,毗努伊勒到底有什么意义?雅各的毗努伊勒,摆在我们身上是什么?我们可以这样说:本来在你身上有一个顽强的特点,这一个特点支配了你,这一个特点成了你行事为人的原则,这一个特点也就是你天然能力寄托的地方,但是在通常的时候你不知道;神给你遇见许多机会,使这一个天然的能力一次显出来,两次显出来,十次显出来,一百次显出来,但是你还不知道;等到有一天,在雅博渡口,你把你所有的本事都用尽了,你天然生命的集中点显露出来了,神的手就在那时候来摸你一把,给你看见这就是你天然的能力。这样,你就看见,这是你最丑陋的,最可恶的,最污秽的一个特点。你一生一世所夸口的,所以为荣耀的,所以为了不得的,所以为比别人更好的,所以为满意的,现在忽然被神光照,你就看见这些是血气的生命,是污秽的生命,是败坏的生命,是可恨恶的生命,那一个光把你杀死了,这就叫作毗努伊勒。你本来以为可荣耀的,你本来以为可佩服的,你本来以为可夸口的,你本来以为别人是那样而我不是那样的,就是在那个地方,就是在这一点上,神给你看见这是你血气的生命,神来把这一个生命摸一把,就叫你软弱了,这就叫作毗努伊勒。

你在神面前有你天然的能力需要受对付,可是,当你还没有看见光的时候,你反而会把那一点当作可宝贵、可夸口的。弟兄姊妹,你要小心你所夸口的地方。许多基督徒,他天然生命的能力,都是在他所夸口的地方。很难得有一个基督徒,他天然生命所寄托的地方不是他岓夸口的地方。所以在你夸口的地方要特别小心。许多时候,你夸口的地方,就是神要对付的地方。恐怕就是那一点,是你的大腿窝,神要光照你,神要摸着你这一个大腿窝。当神的手摸着你那一点的时候,你会觉得羞耻到极点,你会说:“唉,我竟然把最羞耻的当作荣耀!”凡稍微认识一点毗努伊勒的人,都要作见证说,他被神摸着大腿窝的时候,他不只软弱,他更是羞愧。他会说:“我怎么这么笨!我以为我这个是不错的,以为我那个是不错的,岂知道都是可羞耻的事!”他会觉得他在神面前是一个丑极的人。弟兄姊妹,你一被神摸着,你就看见你从前所作的都是极丑的。你会觉得希奇,你以前竟然会把那些事当作荣耀,还以为这是你的特长,还以为别人不如你!就在这里,神摸着了你。

“毗努伊勒”在原文的意思是“神的面”。神的面也就是神的光。神在当初是用手摸着雅各大腿窝的筋,神在今天是用光摸着我们天然的生命。神的光给你照一下,你就看见你从前所以为好的,所以为荣耀的,所以为特长的,原来是这么可羞耻的,是这么愚昧的。就是这个光照,叫你受了致命伤,叫你浑身无力了。

弟兄姊妹,我们总得有一天经过毗努伊勒,必须神摸着了我们的天然生命,我们才能在神手里作一个有用处的人。你总得有一天经过这一个。当然,你自己要急也急不来,不过,你能把你自己交给那信实的造化之主,求祂在环境中安排,让祂带领你到一个地步,看见你所有夸口的事都是羞耻的事、愚昧的事。但愿神怜悯我们,给我们光,叫我们因着毗努伊勒──神的面──显出光来照我们的缘故,使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能以成功。

 

{\Section:TopicID=175}对付天然生命不可装假

天然生命是必须对付的,但是我们不可装假。装假就不是基督教。基督教绝对不叫我们作一个不自然的人。你如果是一个大人,就自然而然是一个大人的样子;你如果是一个小孩,就自然而然是一个小孩的样子。神的工作是这样的:是祂摸着你天然的生命,是祂除去你的能力,叫你自己不能作什么。你要让圣灵把基督显在你身上。我们不要天然,但是,我们要天真。神的儿女装作属灵的样子,不只是一件不好看的事,并且会拦阻他天然的生命得着对付。许多基督徒装作谦卑的样子,他越谦卑,就越叫你难受。许多基督徒在你面前多讲一点世界上通常的事,你还觉得好受些,你还觉得他天真,可是,他如果讲属灵的事,你就不能不对神说:“神阿,怜悯他,他所谈的是不实在的。”许多基督徒好象温柔得很,可是你只能对神说:“神,求你赦免他的‘温柔’,因为他的‘温柔’不知道是从那里来的。”真的,没有一件事拦阻基督徒的生命更过于做作。我们要自然,我们要天真。要说就说,要笑就笑,千万不要做作,千万不要装假。对付天然的生命,是主自己来作的,是圣灵自己来作的。我们绝对不要劝人去作他所不是的。人如果是谦卑的,就是谦卑的;如果是装作谦卑,那就没有价值。基督徒如果装作一个属灵的人,他天然的生命就更难对付。神用不着这样的人,因为这样的装假,反而拦阻了神的工作。

在前一个世纪,有一个弟兄,是主所大用的人。有一天,他到一个人家里作客。有一位青年姊妹也在那一家作客。那位姊妹看见他也来作客,觉得希奇得很。她想,不知道他吃面包用不用奶油。她以为他既是一个属灵的人,总应当与别人两样一点。但是希奇,他不像她理想中的一个属灵的人。他还是一个人!她失望了,因为他是一个人!她坐在那里看,他吃面包也用奶油,他也一边吃一边谈话,没有什么特别。她在那里想,为什么属灵的人也与一般人一样呢?她不知道他与一般人不同的地方,并不是在于吃面包用不用奶油,也不是在于用膳时说不说话,而是在于他特别认识神,他特别认识神的生命。

所以,你千万不要以为对付天然的生命,是把自己装作一个地上没有、天上也没有的特别人。我们一点用不着自己去装、去作。是神来摸我们天然的生命,是神来对付我们,是神来把我们天然能力的中心点摸一下,使我们没有办法,使我们活不了。毗努伊勒是神的工作。毗努伊勒绝对不是我们自己去装作。主要我们作一个天真的人。但是,你也不要在那里去“作”一个天真的人,去“装”一个天真的人。有一个姊妹,在人面前好象很天真,但是她“天真”的时候,你能看出她心里的意思:“你看,我多天真!”这样的“天真”,在神面前一点价值都没有,因为这是她在那里装天真,这是她在那里自鸣得意的天真。我们要记得,天然生命的被摸着,不是我们自己去装作我们所不是的。这乃是神来作,不是我们作。我们需要天真,我们是怎样,就是怎样。对付天然的生命是神来作的。弟兄姊妹,我们需要彻底看见出于自己与出于神的不同。出于神的,就有价值;出于自己的,就没有价值。出于自己的,只能使你作一个“不是”的人;出于神的,才能把你带到一个地步成为以色列。

 

{\Section:TopicID=176}一个记号──腿瘸了

雅各在毗努伊勒,被神摸着了他的大腿窝,他的大腿就瘸了。许多基督徒有这一个属灵的经历,不过当时并不知道,也许是过了几个月或者一年两年之后,神才给他看见,神那一次所对付的乃是他天然的生命。到那一个时候,他才知道他有了那一个经历。所以,你千万不要以为你在某一天祷告的时候心里快乐得很,就是你已经被神对付了天然生命。这样的想法是不对的。在经历上,你不知道神什么时候摸着你天然的生命;但是有一个你知道,就是你自从被主摸过之后,你所有的举动不方便了,你没有像从前那样便利了,在你身上有一个很大的记号,就是你的大腿瘸了。腿瘸了,这就是你天然生命被神摸着的记号。不是有一次你在聚会中作见证,说神在某年某月对付了你天然的生命;乃是你在某一次属灵的经历中,你的腿瘸了。本来你在那里打算的时候,是越打算越有味道;可是现在只要你试着要去打算,里面就好象走了气似的,要打算也打算不来了,一打算就里面觉得不平安了。你本来会这样说、那样说,你有高言大智;可是现在你还没有说出口,你心里就觉得厌烦起来了,你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滔滔不绝了。你本来是有手段的,有办法的,对于这个人要这样作,对于那个人要那样作,你不必倚靠神;可是,如果神摸着你天然的生命,当你想要用巧妙的方法去对付人的时候,你里面就好象走了气一样,你里面就提不起精神来了。当然,我们不是说,不要作智慧的事;有时候,的确是神引导你作智慧的事;但如果是你自己在那里用心计的话,那即使你还没有行出来,你里面就已经走气了,因为你的大腿已经瘸了。

经过神对付的人,能分别什么叫作天然的能力,什么叫作属灵的能力。当你天然的能力受对付之后,你为主作工的时候就怕用你天然的能力。你明知道一句话怎样讲就会有怎样的结果,但是你怕得着那样能预料的结果。你如果再要凭着你天然的能力那样作,你里面会冷下去,你里面会不要作。这样的情形就是腿瘸了。

被神摸着,也有程度上的差别。有的人不过被神稍微摸着一点,不过良心觉得不平安;有的人是被神有了根本的摸着,被神摸着了大腿窝的筋,这样的人才真的瘸腿了。我们需要神作一次基本的工作在我们身上,作到一个地步,叫我们一生一世有一个记号,就是腿瘸了。腿瘸了以后,那么每一次我们要动的时候,每一次我们要作的时候,就有一件东西在那里使我们觉得痛,使我们觉得不方便。这就是被神摸着的记号。

 

{\Section:TopicID=177}雅各抓住神

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扭了,雅各不行了。但是,有一件事很希奇,我们看第二十六节:“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按我们看,雅各大腿窝的筋已经扭了,也已经浑身无力了,那人怎么还走不了呢?可是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吧。”这是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我们大腿窝的筋扭了,也就是我们把神抓得最牢的时候。我们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反而要抓住神。当我们软弱的时候,我们就刚强了。当我们大腿窝的筋扭了的时候,我们反而能对神说,我不让你去。按人看,这好象是不可能的,但是,这是事实。你自己没有力量的时候,你反而能抓住神。没有力量时的抓住,才是真的抓住。抓住神的人,永远用不着自己的力量。所有成功事情的信心,都是像芥菜种一样的信心。芥菜种那样的信心,反而能移山。许多时候,那些热闹的祷告,热闹的信心,只是热闹而已,不会发生事情。可是有时候,你连要神都不会要,你连求神都不会求,你连祷告都不会祷告,你连相信都不会相信,但是你仍然信,希奇,就是那个软弱的信,就是那个微细的信,成功了事情。雅各太刚强的时候,在主手里并没有用处;可是等到他大腿窝扭了的时候,反而神被他抓住了。

那人就给他祝福。“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28)“以色列”在原文的意思是“与神一同管理”或“与神同为君王”。这是雅各的转机毗努伊勒的经历是雅各败在神手里了,雅各大腿窝的筋扭了,并且是一生一世的瘸了,但是接下去神说,“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这一个才是得胜。我们真的得胜的时候,就是败在神手里的时候,就是不能凭着自己的时候。什么时候我们自己没有办法了,什么时候我们就得胜了。

 

{\Section:TopicID=178}雅各不知道神的名字

我们接下去看第二十九节:“雅各问祂说:请将你的名告诉我。那人说:何必问我的名?”雅各要知道那人到底是谁,要知道祂的名字是什么。但是,那人不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要等到将来他到了伯特利才告诉他(创卅五11)。那人是雅各所不知道的人。那人来的时候,雅各不知道;那人去的时候,雅各也不知道。雅各只知道他自己的名字应当改作以色列,雅各却不知道那人是谁。在经历上凡被神摸着大腿窝的,当时都不是知道得很清楚的。这是我们要特别注意的。

有一位弟兄,听了雅各在毗努伊勒的故事之后,他说:“上一个礼拜五的晚上,神摸着了我的大腿窝,我天然的力量被神对付了。”另有一位弟兄问他说:“你怎样经过的?”他说:“那一天,神给我看见,我就完了。我高兴得很,我在那里大大的感谢神,我的大腿窝已经被神摸着了。”可是,自己知道得这样清楚的“经历”是有问题的。雅各的故事告诉我们,他天然的生命被摸着的时候,他还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所以,如果神摸着你天然的生命,当时你自己并不知道;也许要过了几个星期你才知道,也许要过了几个月你才知道。有的弟兄天然的生命被摸着的时候,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只知道有的事他不敢作了,他不敢再像从前那样自以为有本领、有力量、有聪明了。他本来作事很有把握,现在连一点把握都没有了。等到有一天地读神的话,回头去看,他才知道这就是神摸着了他天然的生命。

所以,我们不可等候经历。如果你的眼睛要看经历,那即使再过几年,你还是得不着的。神不让我们的眼睛看经历,神只让我们的眼睛看祂。凡寻求经历的人,反而得不着经历;凡仰望神的人,就要得着经历。许多人得救了还不知道,照样,许多基督徒天然的生命被神摸着了还不知道。雅各的经历就是这样,他当时并不怎么清楚,他只知道那一天神遇见了他,他面对面见了神。

有毗努伊勒的经历的人,他不能把道理讲得那么清楚,他只知道遇见了神,只知道腿瘸了,他只能说,自从主那一次遇见他之后,他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了,他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了,每一次要用心计的时候不敢用心计了,每一次要打算的时候不敢打算了,每一次要显露自己有本事的时候不敢显露了。瘸腿,是大腿窝被摸过的凭据。不是用口作见证说“我瘸腿了”,就是真的瘸腿了,如果行事还是那样有把握,说话还是那样有机巧,行动还是那样单独,遇事还是那样不等候神,不仰望神,自己的主张还是那样非贯彻不可,那就还没有瘸腿,还没有被神摸着过。雅各在这里不知道神的名字,只知道有一个记号留在他身上,就是腿瘸了。什么叫作瘸腿呢?就是从此以后你不敢凭着自己,你不敢倚靠自己,你不敢相信自己,你不敢自作聪明,你不敢自以为有本事,你不敢再用计谋,你只能仰望神,你只能等候神,你只能倚靠神,你战兢恐惧,你软弱了,这就叫作瘸腿,这就叫作大腿窝的筋被摸着了。所以,你不要注意这件事将在那一天发生,将要怎样发生,你只要仰望神,相信神有一天要在你不知道的时候,把你大腿窝的筋弄扭了。

但是,毗努伊勒的经历还不是完全的。毗努伊勒是神的起头,毗努伊勒是神第一次对雅各说“你的名……要叫以色列”。在毗努伊勒之后,我们还很难马上找到以色列,我们所碰着的还是雅各。在毗努伊勒,雅各只知道自己的名字要叫以色列,雅各还不知道神的名字。要到了创世记第三十五章,雅各才知道神是谁。所以毗努伊勒是一个转机,要等到伯特利才有所成功。还得过一段时候,才看见神的工作成全在雅各身上。

 

{\Section:TopicID=179}旧行为的继续

雅各经过毗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但是他还不知道在毗努伊勒所经过的事是什么意思。到了天明,雅各起来,他还是照旧按着他的计划而行。

许多人在这里要怪雅各,认为雅各这个人真是不应该;既然你已经被神摸着了,就应该停止你的活动了;既然你已经被神摸着了,就应该什么都解决了。这是不认识自己的人的想法。他以为什么都是一刀两断的,什么都是一口气就能够解决的。其实,决没有这么简单的事。要知道,经历不是理想,雅各不能一下子变为以色列。他昨天既然已经一队一队的都安排好了,今天只好仍旧继续这个计谋。不过有一件事我们必须看见的,就是他被神摸着了大腿窝之后,到第二天去见以扫的时候,他已经与素常不一样了,我们看见雅各这一个人已经在改变了。

我们看创世记三十三章一至三节:“雅各举目观看,见以扫来了,后头跟着四百人;他就把孩子们分开交给利亚、拉结和两个使女;并且叫两个使女和她们的孩子在前头,利亚和她的孩子在后头,拉结和约瑟在尽后头。他自己在他们前头过去。一连七次俯伏在地,才就近他哥哥。”他还是那样有计谋,甚至于一连七次拜他的哥哥。第四节:“以扫跑来迎接他,将他抱住,搂着他的颈项与他亲嘴,两个人就哭了。”真是料想不到,他所有的心计都是白费的,他所有的安排都是白作的。神的保护是这样实在,只要他有一点信心,就能免去许多忧愁和惧怕!以扫并没有要杀他,反而跑来迎接他,将他抱住,又搂着他的颈项与他亲嘴。他的聪明,他的计谋,完全扑了一个空!当他从前离开哥哥遇见拉结的时候,他哭:现在回来看见以扫的时候,又哭了。有的人哭是天性好哭,但是雅各本来是充满了办法的人,是不哭的人,现在看见他的哥哥,就哭了,这是难得的事。这一个说明了毗努伊勒的经历已经使雅各变成一个柔软的人了。

六至八节:“于是两个使女和她们的孩子前来下拜。利亚和她的孩子也前来下拜。随后约瑟和拉结也前来下拜。以扫说:我所遇见的这些群畜是什么意思呢?雅各说:是要在我主面前蒙恩的。”他在这里还是说他昨天所预备好的话。昨天他预备不称以扫为哥哥,而称他为“我主”,现在他还是照着原定的计谋称他为“我主”。所以,一个人的天然生命受对付,他的能力可能被神一次对付掉,但是外面的行为,也许需要经过几个礼拜、几个月,才能逐渐脱去。

九至十节:“以扫说:兄弟阿,我的已经够了,你的仍归你吧。雅各说:不然,我若在你眼前蒙恩,就求你从我手里收下这礼物,因为我见了你的面,如同见了神的面,并且你容纳了我。”在这里有一句话,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还是雅各的计谋。他说“我见了你的面,如同见了神的面”,这话不是雅各在那里装作谦卑。雅各那样的人,固然还是会做作的,不过在这句话里面,不都是他的计谋。这句话里面有意思。这句话等于说,我看见你的面,就如同看见毗努伊勒。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看见我所得罪的人的面,看见我所亏欠的人的面,就好象看见神的面。你什么时候碰着你所得罪的人,你什么时候就碰着神;你什么时候遇见你所亏欠的人,你什么时候就遇见审判。你如果亏欠一个人,苦待一个人,使一个人受过你的伤害,这件事如果没有解决,你每一次看见他,就如同看见神,就好象遇见神一样的可怕。你每一次看见他的脸,你就想到神;你每一次碰着他的时候,就碰着神的审判。雅各说的是实在情形。在雅各,真是“我见了你的面,如同见了神的面”。

 

{\Section:TopicID=180}回到迦南地

以扫动身回往西珥去了,雅各就动身往疏割去。“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的时候,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剑城,在城东支搭帐棚。”(创卅三18)

 

{\Section:TopicID=181}停在示剑

神要雅各到他父亲的地方去,但是雅各停在示剑。示剑不过是进入迦南地去的第一个地方,但是雅各住在示剑。他先在疏割盖造房屋(17),现在到了示剑,又买了一块地,支搭帐棚,还筑了一座坛,起名叫“伊利伊罗伊以色列”,意思就是“神,以色列的神”(20)。他还没有到伯特利,还没有到希伯仑,他现在只是到了示剑,就住下了。他不只住在那里,并且在那里买了地。这些都显出雅各还不够刚强,还没有学会他该学的功课,还没有到达完全的地步。神对付雅各,是一步一步的。神的管教和圣灵的组织,是一步一步的。

虽然雅各停在示剑是一个失败,可是他在那里筑了一座坛,求告神的名,称神是以色列的神,这一点还是一个进步。现在神不只是亚伯拉罕、以撒的神,而且是“伊利伊罗伊以色列”了。“伊利”,是神,“伊罗伊”,也是神,意思就是以色列的神真是神,神真是以色列的神。他现在能说这样的话,他在神面前已经进一步了。

到创世记第三十四章,雅各的女儿在那地受了玷污,雅各的两个儿子用计谋把示剑和那城的一切男丁都杀死了。这件事使雅各为难了。就在这时候,神叫他上伯特利去(卅五章)。神管教他,神引导他。他要住在示剑,但是神不让他在示剑久住下去。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亚伯拉罕一生在迦南地,就是在这三个地方:示剑、伯特利和希伯仑。他曾在这三个地方筑了坛,这三个地方是迦南地的特点,这三个地方特别代表迦南地。雅各经过毗努伊勒之后,神也要带他走亚伯拉罕的路:先在示剑,再上伯特利,然后到希伯仑。亚伯拉罕到过这三个地方,神带领雅各也要经过这三个地方。从毗努伊勒以后,神要带领他不停在示剑,上伯特利去。毗努伊勒与伯特利是遥遥相对的:在毗努伊勒,神对他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在伯特利,神也对他说,“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换句话说,毗努伊勒是起头,伯特利是成全。

 

{\Section:TopicID=182}上伯特利

创世记三十五章一节:“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神叫他上伯特利去。伯特利特别能摸着雅各的心,因为雅各曾在那里梦见神向他显现。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伯特利的意思是神的殿,是神的家,是表明基督的权柄,是表明基督管理那一个家,是表明团体的生命,是表明基督的身体。在这一个家里,是不能容让污秽、不能容让罪、不能容让任何不合神旨意的东西的。所以,当雅各听见神要他上伯特利去的时候,他就立刻对他家中的人,并一切与他同在的人说:“你们要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也要自洁,更换衣裳。”(2)换句话说,要把所有与偶像有关的东西都扔在示剑,才可以上伯特利去。雅各在示剑把外邦人的神像和耳环都埋在橡树底下。示剑的意思就是肩膀的能力,也就是说,是基督对付我们的偶像,是基督对付我们的罪,是基督对付我们所不能对付的。换句话说,示剑的橡树,就是告诉我们以撒的丰富,就是给我们看见一切与我们不相合的东西在这里都能对付。在示剑,基督有充足的能力能对付这一切,有够大的肩膀能承当这一个责任。伯特利是神的家,在神的家里只可有洁净的行为、洁净的生活;一切不洁净的东西,都应当对付清楚,才能上伯特利去。神不只要我们个人有一个洁净的生活,神更要我们团体有一个洁净的生活。伯特利是不能容纳任何不洁净的东西的。基督的身体就是基督,只有基督是在基督的身体里的,其余的东西只好留在示剑。

第五节:“他们便起行前往。”雅各靠着主的能力,除去了一切不能荣耀主的东西以后,就起行前往伯特利去了。

六至七节:“于是雅各和一切与他同在的人,到了迦南地的路斯,就是伯特利。他在那里筑了一座坛,就给那地方起名叫伊勒伯特利。”到这里,雅各又进步了。在示剑,他说“伊利伊罗伊以色列”;在这里,他说“伊勒伯特利”。这就是说,他在示剑称神是以色列的神,他在这里称神是伯特利的神。现在他从个人进入到团体了。在示剑,他认识神是以色列的神;到了伯特利,他认识神是“神的家”的神了。他到了伯特利,才知道神所要得着的器皿是一个家,是一个团体的器皿。神不只是他个人的神,神更是“神的家”的神。他开始到了这宽广之地。

感谢神,赞美神,神所造的不是一堆一堆的零零碎碎的石头,神所造的乃是一个彰显祂自己的家。必须有团体的见证,才能达到神的目的。光是个人还不能满足神的心,即使有很多个别的为主作工的人,也不够满足神的心;需要有团体的器皿来达到神的目的,才能满足神的心。我们的神,是伯特利的神,是教会的神。

在这里,神又向雅各显现了。神这一次在伯特利向他显现,与神上一次在伯特利向他显现不同;上一次是神在梦中向他显现,这一次是神直接向他显现,我们看九至十节:“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神又向他显现,赐福与他;且对他说:你的名原是雅各,从今以后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这样,他就改名叫以色列。”神要他把原名“雅各”改叫“以色列”,是在毗努伊勒起头的,现在他到了伯特利,就实行改名了。在毗努伊勒所起头的,到神的家就得着了。在毗努伊勒,神对付雅各的天然生命,神在他身上作工使他受了致命伤,毗努伊勒之后,在他身上所遗留的,不过是他天然生命的尾巴,不厉害了;到了伯特利之后,他个人在毗努伊勒得着光照的时候所起头的,在神的家里得着完全了。所以,你个人被神摸着天然的生命,那是你作以色列的起点;你到了神的家里,认识基督的身体,那是你作以色列的成全。得着光照,天然的生命受对付,是毗努伊勒经历的起点;到伯特利──神的家,是毗努伊勒经历的成全。

然后神又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11)他在毗努伊勒所没有听见的,现在他听见了。在毗努伊勒,雅各问神的名字叫什么,神不告诉他;在这里,神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了。“我是全能的神!”这就是神向亚伯拉罕显现时所说的那一个名字(创十七1)。神对雅各这样说,意思就是:你不只要认识你自己的无能,你也要认识我的全能;你不只要认识你自己的贫穷,你也要认识我的丰富。“你要生养众多,将来有一族、和多国的民从你而生,又有君王从你而出。我所赐给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地,我要赐给你与你的后裔。”(11~12)这告诉我们说,神在雅各身上,得着了一个新的器皿,现在有一个子民在地上来达到神的目的了。神对雅各说了这些话之后,神就升上去了(13)。上一次雅各在伯特利遇见神之后,曾把一块石头立作柱子,浇上油,给那地方起名叫神的家,那时他很惧怕,觉得这地方何等可畏。这一次雅各在伯特利遇见神之后,又在那里立了一根石柱,他不只浇上油,并且还奠酒。奠酒就是以酒献上为祭,在圣经里是表明喜乐。现在雅各不是惧怕,而是喜乐了。上一次遇见神觉得可畏,这一次遇见神觉得喜乐,这给我们看见,蒙恩得救赞美神有一种味道,肉体受了对付来赞美神另有一种味道。肉体受了对付以后的赞美的味道,是以前所没有的。

 

{\Section:TopicID=183}住在希伯仑

十六节:“他们从伯特利起行……”又二十七节:“雅各来到他父亲以撒那里,到了基列亚巴的幔利,乃是亚伯拉罕和以撒寄居的地方。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雅各现在到了希伯仑。他到了这里,神在他身上的工作完成了。此后,他就住在希伯仑,就是从前亚伯拉罕所住的地方。希伯仑的意思就是一直在交通里,不只与神交通,并且与基督身体上的别的肢体交通。

伯特利还不是雅各久住的地方,只有希伯仑才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三个人所久住的地方。这意思就是说,我们需要认识伯特利是神的家,正像我们需要认识示剑是神的能力一样;但是,我们不是活在对于神的家的知识里,而是活在交通里,天天活在交通里。

从那时候起,雅各就看见没有一件事是他自己所能作的,所有的事只有在交通里才能作,没有交通就不能作。肉体如果没有受过对付,就永远看不见交通的紧要。有许多基督徒,好象什么都用不着交通,用不着与神交通,也用不着与神其它的儿女交通,他们所以这样,有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的肉体从来没有受过对付。必须肉体受了对付,认识了伯特利的生命,才会觉得不在希伯仑就不能过日子,没有交通就不能过日子。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交通,是指着基督生命的供应,是从别的肢体身上得着基督生命的供应。别的弟兄姊妹里面的基督来供应我们,使我们因着别的肢体的供应,能够往前进,这就叫作希伯仑,这就叫作交通。神的儿女需要这一个。

神的儿女如果肉体没有经过对付,就不能知道基督身体的生命。虽然对于基督的身体这一个道理,他能够懂得,他能够解释,他能够讲得清楚,但是他的肉体如果没有经过对付,他还是不能认识那一个生命。肉体一受对付,你就能知道基督身体的生命是什么,你就能看见交通的紧要,你没有交通就没有法子过生活,你没有神其它的儿女就不能作基督徒,你没有神其它的儿女的帮助就得不着生命的供应。弟兄姊妹,基督的身体是一个事实,不是一个道理。我们没有基督不能活,照样,我们没有别的基督徒也不能活。

所以,我们要求神给我们看见我们不能单独的作基督徒,我们必须活在与神的交通里,也必须活在基督的身体的交通里。我们要求神带领我们,使我们真能荣耀神的名。但愿神不只在雅各身上得着一个器皿,也在我们身上得着一个器皿。―― 倪柝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