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十一章 雅各的成熟

 

读经:请阅读创世记三十七章、四十二章至四十九章。

 

雅各在毗努伊勒经过了神的对付之后,他渐渐的认识了自己的软弱,也渐渐的改变,渐渐的看见了他前面的道路,地就经过示剑到伯特利,至终住在希伯仑。但是,这并不是说,从毗努伊勒之后,他就用不着神其它的管教了。圣经告诉我们,从毗努伊勒之后,他所受的神的管教,似乎比前更多。可以说,雅各是一个多经苦难的雅各。在他从示剑到伯特利、从伯特利到希伯仑这一段期间,曾遭遇了不少伤心的事,就如:

雅各在示剑碰着一件十分为难的事,就是他的女儿被那地的主希末人哈抹的儿子示剑玷辱,他的儿子们就用计谋把示剑和城中一切男丁都杀死了。这件事是雅各最担心的事。我们看创世记三十四章三十节:“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雅各担心示剑的同族人要起来复仇,雅各和全家的人都要灭绝。这是雅各在示剑遭遇的难处。

到了第三十五章,他上伯特利去,又碰着一件事──“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8)。他看不见母亲,如果有母亲的奶母,也可稍慰此心,想不到母亲的奶母也死了!圣经在此特意记载说:“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那棵树名叫亚伦巴古。”“亚伦巴古”在原文的意思就是“哭泣之橡”。于此可见雅各那时悲伤的心情。

他从伯特利起行,离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他碰着更伤心的事:“拉结临产甚是艰难……她将近于死,灵魂要走的时候,就给她儿子起名叫便俄尼,他父亲却给他起名叫便雅悯。拉结死了,葬在以法他的路旁;以法他就是伯利琚C雅各在她的坟上立了一统碑,就是拉结的墓碑,到今日还在。”(16~20)他最爱的妻子,在半路上死了。他在拉结的坟上所立的一统碑,说出了他伤心的故事。

他在以得台的时候,又碰着一件最痛心的事,就是他的儿子流便与他的妾辟拉同寝(22)。这又是一件叫他难受的事。

他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他到了希伯仑──他父亲以撒那里。圣经没有提到他母亲利百加,大概他母亲已经死了。这是神严严的对付雅各。他年轻的时候,母亲爱他,母亲教他怎样夺取他哥哥以扫可得的祝福;但是现在,爱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他所遭遇的伤心事的确不少。

到这里,可以说我们已经读完了雅各历史的第三段。在他历史的第一段中,我们看见他的性格;在他历史的第二段中,我们看见他所受的试炼,他所受的管教;在他历史的第三段中,我们看见神不只管教他,神并且对付他这个人,对付他天然的生命;等到他天然的生命受了基本的对付之后,我们看见在他身上仍旧有神的管教。神这样对付他,就是要在他身上造出一个他从前所没有的性格来。

从第三十七章起,到雅各的晚年,可以说是雅各历史的第四段,也可以说是雅各成熟的时期,是雅各一生中最光明的时期。箴言四章十八节说:“义人的路,好象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他是一天过一天的越照雄亮。一直到离世的日子。在这一个时期里,差不多有四十年之久,虽然雅各没有作多少事,但是他在神面前真是变成一个满有恩惠、满有爱心的人了。

我们在圣经里能看见,基督徒到了晚年,不必有衰颓的光景。新约里最好的三个使徒,到临终的时候都是十分明亮的。彼得写后书的时候,已快到他脱离帐棚的时候了,可是他趁着还在帐棚的时候,还是提醒弟兄,激发弟兄,特别提到他曾亲眼见过主的威荣。可以说,在他身上的那个明亮的情形,一点没有衰败。至于保罗,他说:“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提后四6~8)我们从这几句话中能看出他对主的盼望还是那么明亮。约翰是最明显的,他到了年老的时候才写福音,才写书信,才写启示录;而他所写的福音是说“太初有道”,他所写的书信是说“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他所写的启示录是说到他“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可以说,他从“起初”一直写到“永永远远”,年老的约翰还是一点没有衰败。所以,我们晚年的日子,不必是衰败的日子。所罗门晚年的历史(王上十一1~8),不是我们晚年所该有的历史。神给我们看见,晚年的日子,该是丰富的日子。即使像大·曾犯过罪,他的结局还可以比起头的日子好,他的结局就是预备在那里造圣殿。彼得虽然曾有三次不认主,但是他的结局还是为着主的。马可虽然有一次畏难而退(徒十三13,十五37~38),但是,马可福音还是他写的,后来他还是于保罗有益处的(提后四11)。这些人的历史告诉我们,他们在末了一段路上都是走得很好的。

我们回头来看雅各这个人,在起初,可以说他真是诡诈到了极点,但是他后来变成了一个可爱的人,变成了一个在神手里有用处的人。如果我们把雅各与亚伯拉罕、以撒来比一比,可以说雅各的结局比亚伯拉罕的结局好,雅各的结局比以撒的结局更好。雅各的晚年是发亮的,是我们所想不到的。我们也许以为像雅各这样的人没有多大的盼望,是不堪造就的,即使好也好不了多少,在神手里不会有多大用处;但是按个人来说,亚伯拉罕的结局和以撒的结局,还不如雅各的结局。亚伯拉罕和以撒在晚年的时候,好象有一点生锈似的,但是,晚年的雅各是在那里发亮,是在那里结果子。在他晚年的时候,神在他身上所显出来的,是他早年所没有的。现在我们来稍微看一点雅各晚年的事。

 

{\Section:TopicID=185}静下来了的雅各

从创世记第三十七章起,雅各退到后面去了,雅各这个人退休了。从前雅各这个人,是一天到晚在那里活动的,一件事刚了,另一件事又来了。可以说,雅各是血气力量的代表,别人没有法子叫雅各不活动,没有法子叫雅各不说话。他在毗努伊勒的时候,神摸着他;他到了伯特利,神成全了他;现在他到了希伯仑,他退到后边去了。从第三十七章起,有时候他到前面来说几句话,有时候他到前面来叫一件事,但是在平常的时候他退到后面去了,他静下来了。

我们如果认识雅各这一个人,就知道他本来有的那一股劲是不能休息的。有的基督徒也是这样,如果你叫他休息两天,那就不能,因为他是不能停的。但是,晚年的雅各静下来了。雅各不再凭着天然活动了。这一个是圣灵在他身上所结的果子。当然,这并不是说,雅各从今以后不作事了;这乃是说,雅各不再凭着天然的生命作事了。这不是说,我们天然生命受了对付之后,可以作一个懒惰的人;也不是说,事情作得少的人,就是住在希伯仑的人。如果有人以为要属灵就得少作事情,甚至不作事情,这是大错。我们在这里所说的雅各静下来了,乃是说雅各天然的能力停下来了。雅各一回到他父亲的家里,一住在希伯仑,他就静下来了,他就退到后面去了。圣灵的工作成功在雅各身上了。

肉体受神对付之后的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肉体的活动停止了。就是像雅各这样有一股劲的人,也能静下来不活动了。如果懒惰的人退到后面去,那没有什么希奇;主如果要对付他的话,也许反而要拖他到前面去才行。但是雅各是一直活动的人,一直凭自己挤在前面的人,现在却退到后面去了。这是神在他身上工作的结果。

我们知道雅各是一个诡诈狡猾的人,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这样的人都是不顾别人的人。我们不能找到一个工于心计的人是真爱别人的。一直想办法对付人的人,他所有的目的不过是损人利己;自己上算的就作,自己不上算的就不作;永远不能与别人表同情,永远不会爱人。这是雅各。雅各的天性是只顾自己不顾别人的,雅各不会爱别人,就是他对于拉结的爱,也是自私的爱。但是神管教雅各。自从他离开父家以后,他受了许多痛苦,碰着许多难处;当他回来的时候,他所亲爱的人又相继去世;女儿底拿既受玷辱,长子流便又污床榻:雅各所遭遇的,可以说够伤心了!当他住在希伯仑的时候,可以说什么都没有了。但是,经过了这些难处,他渐渐的成熟了,现在他不再像从前那样凭着自己活动不休了,他静下来了,他退到后面去了。

 

{\Section:TopicID=186}满了爱心的雅各

现在雅各也开始作一个有爱心的人了。儿子们外面放羊,他就打发约瑟去看他们。他现在所作的,显明他是一个有爱心照顾少年的长者。他恐怕儿子们在外面闯祸,所以要约瑟去看他们。想不到,约瑟被卖了。雅各并不知道约瑟是被卖了,因为他的儿子们把约瑟的那件彩衣染了血骗他;“他认得,就说:这是我儿子的外衣,有恶兽把他吃了,约瑟被撕碎了,撕碎了!”(创卅七33)一个年老的人重复的说“约瑟被撕碎了,撕碎了”,这是多么伤心的事!接下去,“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间围上麻布,为他儿子悲哀了多日。他的儿女都起来安慰他,他却不肯受安慰,说:我必悲哀着下阴间到我儿子那里!约瑟的父亲就为他哀哭。”(34~35)神在雅各身上一步一步的减除,一步一步的剥夺,到现在,连约瑟也去了。第三十七章末了所记载的,实在是一件凄凉悲哀的事。雅各又一次在神手里受管教,受磨炼,神要使他变成一个满有爱心的人,作一个与人表同情的人。

 

{\Section:TopicID=187}温柔的雅各

后来约瑟在埃及地作了法老全家的主,并埃及全地的宰相,但是雅各在迦南地却遭遇饥荒,雅各又碰着难处了。现在他叫儿子们到埃及去籴粮,只是小儿子便雅悯没有去。儿子们到埃及籴粮的时候,被约瑟认了出来,约瑟故意把西缅留在埃及,要他们把小兄弟便雅悯带去,才把西缅释放。儿子们回到家里,把这经过告诉雅各。雅各对他们说:“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儿子: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这些事都归到我身上了。”(创四二36)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温柔的雅各,不是前些日子的雅各了。在这里有一个人,是在神手下过日子的人,是一天过一天失去他天然生命的人,他在神面前,变成一个温柔、有爱心的人了。

从埃及带来的粮食已经吃尽了,如果再要去籴粮,那就要按着埃及的那一位宰相所说的,非把便雅悯带去不可,雅各现在没有办法了,连最心爱的一个小儿子也不得不让他去了。到这里,圣经记载说:“他们的父亲以色列说:若必须如此……”(创四三11)圣经称他的名字为以色列了。“若必须如此”,这句话显出他现在是一个温柔的人了,不再作一个坚持的人了。在前些日子,他要怎样就怎样,但是现在不然了。“若必须如此,你们就当这样行……”雅各现在软了,能听别人的话了。“可以将这地土产中最好的乳香、蜂蜜、香料、没药、榧子、杏仁,都取一点收在器其里,带下去送给那人作礼物。”现在这一个老人有好心了。“又要手里加倍的带银子,并将归还在你们口袋内的银子,仍带在手里;那或者是错了。”(12)他现在要把错得来的银子还给人了,不像从前那样老是要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当作自己的了。“也带着看你们的兄弟,起身去见那人。”(13)他答应让便雅悯也去了。雅各接下去说:“但愿全能的神使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怜悯,释放你们的那弟兄和便雅悯回来;我若丧了儿子,就丧了吧。”(14)现在的雅各,与从前的雅各完全两样了。到这里,神把他最后所心爱的也要拿去了,连最末了的一个儿子便雅悯也必须离开他去了。他一生辛苦,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这是神的剥夺。他说:我若丧了儿子,就丧了吧!我只有一个盼望,但愿全能的神,就是我在伯特利所认识的神,叫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怜悯,释放你们的那弟兄和便雅悯回来。弟兄姊妹,你如果坐在雅各的旁边读他的历史,你还不能明白他;你如果进入雅各的里面读他的历史,你就会明白现在的雅各是一个怎样的雅各了。他本来是一个那样有本领、那样诡计多端的人,到了现在,竟然变成一个这么软、这么温柔、这么有爱心的人!从这里,你能领会神在他身上作了多少工。

 

{\Section:TopicID=188}发亮的雅各

以上这些,还不够显出雅各的光亮,再下去,可以说是雅各发亮的时候了。当他儿子们第二次从埃及回来的时候,告诉他说:“约瑟还在,并且作埃及全地的宰相。”当时雅各心里冰凉,因为不信他们。后来看见约瑟打发来接他的车辆,就心里苏醒了。以色列说:“罢了,罢了,我的儿子约瑟还在,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见他一面。”(创四五28)在这里我们要注意圣经的记载:什么时候称他为雅各,什么时候称他为以色列。我们在这里看出他已经是一个温柔的人了。如果是二十年或者四十年以前的雅各,遇见了这样的事,恐怕要重重的责备他儿子们说:你们为什么欺骗我这么久!但是,他现在说:“罢了,罢了,我的儿子约瑟还在,趁我未死以先,我要去见他一面。”在这里我们摸着温柔,在这里我们摸着成熟,在这里我们摸着一个经火炼过的性格。现在,已经有圣灵的组织在雅各里面,是从前的那个雅各所没有的。

虽然雅各说“我要去见他一面”,但是他在这里发生了一个问题:我真的可以下埃及去么?我真的可以因约瑟的缘故下埃及去么?我的祖父亚伯拉罕到埃及的时候犯了罪,受了责备,然后回来;我的父亲以撒遇见饥荒的时候要下埃及去,神就显现警告他不可下埃及去,他听从神的吩咐,神就祝福他;我现在是继续在亚伯拉罕、以撒之后得着应许的,我能不能因着约瑟的缘故下埃及去呢?不错,约瑟是我所爱的,他在埃及作宰相,不能到我这里来,但是父子的天性能不能作我下埃及去的理由呢?我如果到埃及去,神的命令要变作怎样呢?神的应许要变作怎样呢?这一块地──神的产业要变作怎样呢?我如果到埃及去,会不会叫这一条线受拦阻呢?亚伯拉罕、以撒的那一条线,怎么能得着成功呢?这是问题。雅各怕自己会错,所以他来到别是巴,就停在那里,向神献祭(创四六1)

在这里是雅各第一次大放光明的时候,是他从前所没有的。当他打发便雅悯往约瑟那里去的时候,他说,“但愿全能的神使你们在那人面前蒙怜悯,释于你们的那弟兄和便雅悯回来”,那已经显出他从前所没有的情形了;现在他想到神的应许、神的计划、神的产业、神的约,他怕,所以他起身来到别是巴,“就献祭给他父亲以撒的神”,这更显出他与从前完全两样了。他献祭,他的意思似乎对神说:我是事奉你的,我所有的一切都在祭坛上,我去也可以,不去也可以,我在你面前站在这一个地位上。我们看下文神对他所说的话,就知道雅各那时候的感觉。“夜间神在异象中对以色列说:‘雅各,雅各!’他说:‘我在这里。’神说:‘我是神,就是你父亲的神,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2~3)这就证明雅各在那时候是觉得惧怕的。感谢神,这一个惧怕,显出了神在他身上所已经作的工。雅各担心着他可以不可以因约瑟的缘故而往埃及去。他在这里所达到的是亚伯拉罕里没有达到的,也是以撒所没有达到的。亚伯拉罕碰着饥荒的时候就自动往埃及去;以撒踫着饥荒的时候也想要往埃及去,幸亏神拦阻了他;但是,在这里有一个人,神没有拦阻他,他自己停在半路,他自己想到神的应许、神的约,就惧怕起来。他怎么办?他只能作一件事,就是在神面前献祭。祭坛是他的地方。等到神对他说了“不要害怕,因为我必使你在那里成为大族,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带你上来”,这样,他才敢从别是巴起行。这就是圣灵的组织!他是另外一个人了,与从前完全两样了。在这一个人里面,已经有圣灵的组织,已经有属灵的站住,已经有属灵的见证了。

 

{\Section:TopicID=189}站住地位的雅各

他到了埃及,见了约瑟的面,就住在歌珊地。后来约瑟就引他去见法老。四十七章七节:“约瑟领他父亲雅各进到法老面前,雅各就给法老祝福。”这是一幅同等美丽的图书!雅各虽然是宰相的父亲,但是无论如何总比法老小一点。另一面,雅各又是一个逃荒的人,一个逃难的人,他到法老的地方来,还得靠法老得粮食,靠法老生活,他需要仰望于法老的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是从前的雅各,他见了法老要怎么作呢?从前他碰着自己的哥哥的时候,尚且乞怜的称哥哥为“我主”,称自己为“你仆人”;现在他去见一位埃及的国王,那岂不是更要向法老恭维一番了么?可是现在他与从前完全两样了,他一进去,就替法老祝福。希伯来书七章七节说:“从来位分大的给位分小的祝福。”雅各一点不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逃难的,是一个逃荒的,他一点不觉得法老的地位有多高多大。那个时候,虽然埃及是一个最强大的国家,法老是这一个强国的国王,并且法老又是雅各的恩人,可是雅各在法老面前并不失去他的地位,他看见,在属世方面虽然法老的位分是大的,但是在属灵方面,法老的位分却是小的,所以他能替法老祝福。这是他站住属灵的地位。

“法老问雅各说: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雅各对法老说: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岁,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在世寄居的年日。”(8~9)雅各现在有感觉,他说,“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不及我列祖”,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光景,他一点不觉得自己又大、又有本事。

“雅各又给法老祝福。”(10)他临走的时候,又给法老祝福。我们读到这里,我们不能不说雅各是可爱的。

雅各这一个人的天性是好胜的,是自私的,是贪利的;现在他在埃及,法老是他所祝福的,宰相是他的儿子,他很可以从法老或者从儿子身上得着荣耀。但是他没有这样。晚年的雅各,在迦南地如何是退到后面的,现在到了埃及也如何是退到后面的。在这些年日之中,雅各还是简简单单的退到后面。如果是从前的雅各,有了这样一个好机会,不知道要作出什么事来。从前他在没有办法的时候,还要想出办法来;他遇见了那样吝啬的拉班,还能设法榨出油来;但是,那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雅各不再是雅各了,雅各已经是以色列了。

我们读雅各晚年的历史的时候,就要想到他早年的情形。他早年是那样忙碌,是那样工于心计;可是他现在没有多少话说,没有多少活动,他是退到后面去的以色列了。这就是神的工作。许多时候,神最大的工作,就是作到我们自己不活动,自己不说话,自己不出主张。神现在在雅各里面已经作成了祂的工作,所以我们看见雅各自己现在没有话说,没有活动,什么都没有了。

 

{\Section:TopicID=190}越照越明,直到日午

雅各在埃及住了十七年,他住在地上的日子快满了。他住在歌珊地十七年之久,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简简单单的过日子;但是他这十七年并不是在那里生锈,而是在那里一直进步。他一天过一天更发亮,真是“越照越明,直到日午”。他临终时候的发亮,可以说是发亮到了顶点。但愿神给我们一个结局,也像他一样。

“雅各住在埃及地十七年,雅各平生的年日是一百四十七岁。以色列的死期临近了,他就叫了他儿子约瑟来,说: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用慈爱和诚实待我,请你不要将我葬在埃及;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约瑟说:我必遵着你的命而行。”(创四七28~30)

“这很希奇,雅各住在埃及的时候,从来没有对他的儿子说,你应当给我怎样住,你应当给我怎样生活,可是现在他却对他儿子说,“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他在埃及地没有注意吃什么、穿什么,他对于这些都没有问题;儿子给他什么,他就接受什么。但是,他对于他死后该葬在什么地方这一个问题不能放松,因为这一个问题与神的应许发生关系,与神所应许的地发生关系,与神所要立的国发生关系,他注意他死后的问题。从前雅各是一个只顾自己利益的人,但是现在他所注意的不是个人利益的问题,而是关于神与他的家所立的约的问题,也就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在神的见证中所站的地位的问题。从前的雅各,是一个很厉害的雅各,曾责备过儿子西缅和利未(创卅四30);现在呢,他温柔的叫了他的儿子约瑟来。从前约瑟把梦见太阳、月亮与十一个星向他下拜的事告诉雅各的时候,雅各责备他说:“难道我和你母亲、你弟兄果然要来俯伏在地向你下拜么?”(创卅七10)现在他叫他的儿子约瑟来,不是用责备的口气,而是温柔的对他说,“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这个人真是成熟了。他说:“请你把手放在我大腿底下,用慈爱和诚实待我,请你不要将我葬在埃及。”他用最温柔的话,说出最重要的事。他说:“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将我带出埃及,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从这些话中,我们看见神在雅各身上已经组织出一个新的性格来了。

下面一件事很宝贵:“于是以色列在床头上敬拜神。”(31)“在床头上”或作“扶着杖头”;希伯来书也引这句话说,“扶着杖头敬拜神”(来十一21)。我们相信,从他瘸腿以后,他就需要拐杖了。拐杖,一面说出他是一个瘸腿的人,另一面也说出他是一个旅客。现在他扶着杖头敬拜神,他的意思就是对神说,你在我身上所作的,没有一件不是最好的,所以我要敬拜你。

到第四十八章,他生病了。约瑟带着两个儿子来看他。雅各对约瑟说:“全能的神曾在迦南地的路斯向我显现,赐福与我,对我说:我必使你生养众多,成乌多民,又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永远为业。”(3~4)他认识神的名──“全能的神”。现在他所记得的,不是他怎样与他的哥哥相争,怎样得着长子的名分,怎样得着他哥哥的祝福等等;现在他所记得的,乃是他与神的关系。

接下去他说:“我未到埃及见你之先,你在埃及地所生的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两个儿子是我的,正如流便和西缅是我的一样。你在他们以后所生的,就是你的,他们可以归于他们弟兄的名下得产业。至于我,我从巴旦来的时候,拉结死在我眼前,在迦南地的路上,离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我就把她葬在以法他的路上(以法他就是伯利)。”(5~7)这是他所纪念的事。在这里,我们摸着他这一个人;我们摸着他如何对神,我们也摸着他如何作人。这很清楚的显出,他现在与从前不同了,他现在是一个有感觉的人了,是一个温柔的人了。

“以色列看见约瑟的两个儿子,就说:这是谁?约瑟对他父亲说:这是神在这里赐给我的儿子。以色列说:请你领他们到我跟前,我要给他们祝福。”(8~9)当他为约瑟两个儿子祝福的时候,他把右手按在以法莲头上,把左手按在玛拿西头上。本来以法莲是次子,玛拿西是长子,现在以色列却把右手按在次子的头上,把左手按在长子的头上,刚好掉一个次序。约瑟看见了,就说:“我父,不是这样。”以色列怎样说?他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这给我们看见,以撒所不知道的,他知道,他比以撒清楚得多。以撒祝福小儿子,是受小儿子的骗而祝福的;以色列祝福约瑟的次子,是他自己知道而祝福的。以撒年老眼睛花了,以色列年老眼睛也花了;以撒外面的眼睛花了,里面的眼睛也花了,但是以色列外面的眼睛虽然花了,里面的眼睛却没有花。以色列说:“我知道,我儿,我知道。”他知道神要立以法莲在玛拿西以上,神要大的服事小的。在这里有一个人进到神的思想里去了。在这里有一个人与神有交通到一个地步,认识神到一个地步,能够胜过身体的软弱,外面的眼睛所不能看见的,里面的眼睛却能看得见,以色列的发亮真是到极点了!

祝福完了的时候,他就给他们看见埃及不是他们的家。“以色列人对约瑟说:我要死了,但神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你们列祖之地。”(21)他的意思就是说:虽然你们在埃及很发达,但埃及不过是你们寄居的地方;我们有神的目的,我们有神的应许,我们是神的子民,在我死了以后,神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迦南地去,你们要达到神的目的。

最后,雅各叫了他的儿子们来,把他们日后必遇的事,一起都告诉他们。他把十二个儿子将来的事说出来的时候,也提到他们以往的行为。他这样说是不容易的,因为他说儿子们以往的情形,就使他想到自己本来的面目。儿子们总是多多少少像父亲的,所以他说到他们的软弱,说到他们的乖僻,说到他们的污秽,好象都是说到他自己。他说到儿子们以往的情形,实在就是说到他自己以往的情形。他说到儿子们的前途,也不一定都是光明的。但是,他还是很表同情的说,满了慈爱的说。

在这里,我们只要看一件事,就能看见现在的雅各怎样与从前的雅各不同。从前在示剑,因着底拿受辱的事,西缅和利未把示剑和城中的男丁都杀死的时候,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创卅四30)这是他在示剑的时候所说的。但是现在他说到这件事的时候,是这样说:“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其。我的灵阿,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哪,不要与他们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忿恨残忍可诅!”(创四九5~7)他现在所看见的,不是他个人利害得失的问题,而是罪恶的问题。从前他注意的是个人的利害得失,他想,你们这样作,如果示剑同族的人起来复仇,那怎么办?现在呢,他说,“不要与他们同谋”,意思就是说,我不能有分于这种杀人害命的事,这种残忍的事是可咒诅的。我们在这里看见一个新的雅各,是洗过的,是干净的,是新鲜的。他已经得着一个新的性格,是他从前所没有的。

“但必判断他的民,作以色列支派之一。但必作道上的蛇,路中的虺,咬伤马蹄,使骑马的坠落于后。”(16~17)他说到但的将来是不好的,在各方面都是毒的,有许多背叛的事要从但出来。说到这里,他立刻说:“耶和华阿,我向来等候你的救恩!”(18)他的意思就是说:这一种背叛的事,我没有办法,我只有等候神的救恩。这些话显出了他新的性格:他一面说预言,一面说他等候神的救恩。

创世记第四十九章是雅各对于他十二个儿子的预言,后来这十二个支派的预言都一一应验。在这里,雅各是作先知,他进入了神的思想,明白神的思想,把神所要作的事告诉他的儿子们。可见雅各比亚伯拉罕知道得更多,比以撒也知道得更多。他能把以法莲和玛拿西以及十二个支派将来所要遭遇的事,都说出来。这一点证明他是一个与神有交通的人,是一个与神有来往的人。

雅各在起头是一个一点盼望都没有的人,可是,神就在那样狡猾、那样诡计多端、那样凭着自己意思去行的雅各的身上,竟然能够造出一个器皿来。我们越读雅各晚年的历史,就越觉得雅各可爱。在这里有一个人被神打碎了。这是圣灵的组织,这是神一步一步在他身上作了工。所以到最末了的时候,我们只得承认说,神是有智慧的,神是有恩典的,神是有忍耐的,神必要作成祂自己的工。

雅各说完预言的时候,圣经记载说:“这一切是以色列的十二支派。”(28)可见雅各临死的时候,十二个支派已经摆在那里了,神的子民已经摆在那里了。弟兄姊妹,神在今天也是要得着一班子民,作祂的器皿,成功祂自己的目的,叫地上的万族都因他们得福。神藉着以色列所作的事,是预表神藉着教会所要作的事。教会的使命,就是要作神恢复的工作。教会是神在恢复的工作中所用的器皿。教会要作神恢复工作的器皿,教会就得认识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这并不是说我们中间需要有人作亚伯拉罕,有人作以撒,有人作雅各;这乃是说,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和雅各的神都是我们所必须认识的。当我们都认识的时候,才能作神的器皿来达到神的目的。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有了一点属灵的经历就可以满意了。从神的话语来看,神要我们有三方面的经历──亚伯拉罕的认识父,以撒的享受,雅各所受的管治。这三个都是专一的经历,都是专一的认识,不是字句的道理。神总得给我们异象,神总得给我们启示,神总得给我们圣灵的管治,然后神才能把我们一步一步的带领到作神的器皿,达到祂所要达到的目的。但愿神赐恩给我们,使我们能有清楚的看见。―― 倪柝声《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