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第一章 亚伯拉罕凭信心生以撒

 

对付犯罪的肉体,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要对付我们想要讨神喜欢的肉体,是一件很难的事。得救以前,我们用肉体作世界上的事;得救以后,我们还是用肉体作属灵的事,用肉体讲道,用肉体听道,用肉体敬拜神。题目是换了,和得救以前不同了,力量却一点没有换过来,我们是用肉体的力量,在作属灵的事。在这里我们需要行割礼。歌罗西书二章十一节说,“你们在祂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弟兄姊妹,你们的肉体除去了没有呢?

腓立比书三章三节说,“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这就是说,真受割礼之后,我们不能相信自己。有时候人问我说,“为什么你不说坚决的话呢?”我回答说,“如果是主许可,我就会说坚决的话。”一个真正被神摸过的人,乃是一个不敢轻易出主张的人。有些人胆子真大,他敢代神出主张。亚伯拉罕在以实玛利以后的十三年中,他不知道自己是活在肉体里。

到亚伯拉罕九十九岁时,神才向亚伯拉罕显现,对他说,“你和你的后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创十七9-10)今天我们这些在新约里的圣徒,是亚伯拉罕属灵的后裔,我们也受属灵的割礼。这不是家里生的,或是用银子从外人买的问题,乃是肉体有否被割去的问题。我们乃是自动并自愿接受割礼。割礼是肉体被除去的一隀记号。

割礼既然是一种记号,也就是一种特点,这不可能是大家都有的。有的人有这种记号,那很好。在神看,一个人有没有受割礼,要看他的肉体有没有被除去。一个真受过割礼的人,乃是一个不相信自己的人。受过割礼的人,会变得战兢恐惧,不敢出主张,承认自己会错;因看自己没有把握,自然不敢轻易出主张,不肯轻易发表自己的意见。

当神来对亚伯拉罕应许说,你的妻子撒拉要生一个儿子时,亚伯拉罕竟俯伏在地喜笑,心里说,一百岁的人,还能得孩子么(创十七15-17)?亚伯拉罕的笑,乃是神对付他十三年的结果。亚伯拉罕这样一笑,就生出以撒来,同等的奇妙!以前的亚伯拉罕年轻能生育,有把握。今天的亚伯拉罕老了,不能生了,他被神带到一个地步,不相信自己了。以前他是靠自己的力量;今天他知道自己是靠不住了。以前的亚伯拉罕一半信靠神,一半信靠自己;但今天他只能笑一笑。这说明到了今天,他不但对自己没有信心,连对神的信心也都没有了。以前他对自己,对神都有信心,却得不着神的喜悦;今天他对神,对自己没有信心了,神反而来作工,赐给他大的信心。罗马书四章十八节说,亚伯拉罕在无可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这就给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以前的信心,乃是搀杂的;今天他的信心才是纯粹的。所以亚伯拉罕笑,不是笑神,他乃是笑自己老了。我们也都和亚伯拉罕一样,在环境好的时候,是不会仰望神的;只有当环境恶劣的时候,才会向神仰望。

神不要我们那“有把握”的信心,神只要我们存有像芥菜种那么大的信心。亚伯拉罕自从创世记十七章受了割礼以后,他不再信靠自己;到了十八章,他成了神的朋友。我们知道,除了新约,全本旧约圣经中没有一处,像创世记十八章这里说到神来探望人;来探望亚伯拉罕的那三个人中,有一位乃是神,另外两位是天使,就是以后到所多玛城,把罗得从城里拉出来的。亚伯拉罕在自己的帐棚里,接待了神,并与神交通。神又向亚伯拉罕提起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前一次是亚伯拉罕俯伏在地笑,这一次乃是撒拉心里暗笑,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12节)前一次亚伯拉罕笑,神来对付亚伯拉罕;这一次是撒拉笑,神来对付撒拉,说,“撒拉为什么暗笑,说,我既已年老,果真能生养么?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么?”13-14节上)就在这一次的交通中,神把祂将要灭所多玛的事,告诉亚伯拉罕。在这里,亚伯拉罕代表信心,撒拉代表恩典。这两个是不能分开的。有一次,亚伯拉罕向南地迁去,居在基拉耳,他谎称妻子撒拉是他妹子,亚比米勒把亚伯拉罕与撒拉分开。但是神不许可这事,惩罚了亚比米勒家中的妇女,不能生育(创二十)。信心和恩典是不可以分开的,一个人必须有了信心,再加上恩典;信心加上恩典,以撒就生出来了。光有信心而没有恩典,以撒就不会出生。── 倪柝声《先祖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