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二、何等伟大的神

 

经文:创一526-28

  昨天提到神为大,因祂是造天地,造万物的神,我们也是祂造的。

  昨天也提过信徒信了主,仍然以自己为中心,盼望在主里得什么。如果要他事奉主,他要问,事奉主有什么好处?若要他放弃自己的计划去跟随主,他便问跟随主会有什么好处。这是基督徒不长进的情形。

  求神施恩,让圣灵光照,叫我们从圣经里看见神是一位怎样的神,一方面也看见我们在主里面是多么的小──小到无有。

  神藉耶稣基督的死,保守了我,重生了我,把我结束了,我实在微小──小过零。

  有一位传道人讲了一个故事,说有一个人,他做了许多事情,常觉得有人在拦阻他,用手段来伤害他。有一天他看见这个人,但蒙着面的,于是前去把他的面幕拉开,原来这并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今天拦阻教会的,拦阻自己的,不是别人,乃是自己。求主使我们看见神的伟大,自己就降低,谦卑的事奉主。

  有一弟兄,被人对付压低,有人叫他抬高自己。他的太太劝他不可,宁可被人压低,不可把自己抬高。被人对付压低,神有办法。“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簳洇们到丰富之地。”(诗六十六12)如果是为了主,遵主的话,虽然被人压低,但神在我们身上彰显为大。

  保罗说:“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礞ㄢQ捆绑。”(提后二9)有个画家画保罗在狱中,手脚都被锁炼锁着,但仍手执笔写信。神的道实在不被捆绑。如果一心遵行主道,被人对付,以致卑微,这样对自己也有益处的。

  “起初神创造天地”。天地是祂造的,所以祂为大。比方人造计算机,计算机虽能干,但它是人造的,所以不能大过人。

  我们看见地球很大,我小时,从广州到梧州,看见西江的水很大。但前几年我从香港到星洲,船日夜在水中行走,这样我觉得世界真大。不管地球有多大,但这地球,是神在转动它,地球每小时转动一千多哩;绕着太阳走,每小时也走六千哩,但神还是用不大的力来推动它。

  地球虽大,但若果将地球放入太阳里,要用一百三十万个地球,才可把太阳装满。而太阳在星批中,还有千千万万个星球比太阳大的呢。

  圣经讲到三层天,人只可到达第一层,你想宇宙有多大,科学家说,有些星球的光,要经过亿万年才可到达地球,光速一秒钟走二十万哩,亿万年才走到地球,可见宇宙多么大啊!但圣经说,神的宝座在众星之上。当我们看见神的创造,已可叫我们感到微小。

  如果我们把眼睛离开这灯红酒绿的地界,到郊外仰观星辰,正如大·所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他看见神的伟大,自然看见自己的微小,便有一个专诚的心,尊主为大。许多人想效法马利亚说:“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神我的救主为乐。”但究竟我们是不是真的尊主为大。多少时候,以为人如何,神也是如何。正如有人以自己的心去测度神,自己讲钱,以为别人也讲钱;自己怀疑人,也以为人怀疑我。而且不只用自己的心去测度人,也用自己的心来测度神,以为人不能造的,连神也不能造。

  愿主叫我们看见祂为大,大过天地,若将神摆在心中,当你读科学书时,愈读便愈觉得神的伟大。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问妈妈说:“早十年我在那里。”妈妈告诉他,那时还没有他。可是我们的主礞ㄤM,约翰福音八章五十八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还没有亚伯拉罕,就有了我。”英译本是:“未有亚伯拉罕,我就是。”意即未有亚伯拉罕之先,我已存在,这“是”是现在式,表明不是过去,乃是一直到现在。不是旧的,也不是将来,一直都是现在,祂是绝对有,没有一个时间没有神。祂的生命,是自有永有,不变的,从亘古到永生,也不转变。诗篇九十篇摩西说:“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摩西写这诗时,大概是在带领以色列人绕行旷野的时候。他们在劳苦中,是因为不信的缘故。出埃及时的壮丁,渐渐死光了。这第二代的人,才可进入迦南,连摩西也是死在旷野。在旷野无风景欣赏,不能进入这流奶与蜜之地,真是“转眼成空,如飞而去。”

  但神的能力不改变,人就算在壮年也是很软弱的。

  有一次我与一个卖菜种的人讲福音,那时他约四十岁,可是过了两天,看见报纸登载他在街上跌倒,头撞在火炉上便死了。可见人虽在壮年,也很软弱。

  保罗对雅典的人说:“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不错,今天你到过什么地方,就算你绕过地球,但走来走去也不过走回这个细小的香港,有人一生未睡过第二张A,可见我们是受限制。有人说,吃东西也要受限制,不是有钱便可以任意吃,不能,因为他不能吃水果,不能吃蔬菜,吃了会生病。可见我们是一无所有的。

  当人穿了泳衣下水,无人看得出谁是富,谁是穷,谁有才学也是不易分的。穿上军装的人,谁是大学生,谁是小贩,也无法辨认。何概们在神的光照中,怎可以说自己为大。如果人被放在棺中,连老鼠,蚊蝇也可欺负他。文学家如何,科学家也如何!

  神的伟大,在祂施行公义中也可以看见。神对亚当说:“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神说这话,超过亚当,胜过亚当任何子孙。神的说话就是事实,成为不变的事实。如果不是神施恩典,人一直不能脱离神这权柄之定律。

  当一辆汽车正风驰电掣般在马路中,有人用手一指,那车便要停止。你若下车问,你有多大学问,多少钱薪水一个月。他不过两三百元薪金一个月,或许不及你四分一,但你若这样问,会被控“阻差(警察)办公”,原来他不过用手一指,车辆便要停止,这是权柄。保罗说:“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罗十三1)。

  在国家元首之上还有神,神的权柄统管万有,祂一用权柄,人便无法返回。神说:你们要归回尘土。就没有越得过这定限,除以诺以外。所以神实在伟大,在祂面前,人要谦卑才对。

  创世记六至八章,说到洪水,也是神公义的审判。

  神用洪水结束当时的世界。罗马书五章说到神的洪恩。洪水即大水,高过世上最高的山,今天有人研究洪水的遗迹,便无可否认神这大的审判。

  圣灵来,使人为罪自责。为罪自责的人很痛苦。所以河南省的弟兄常问:“你得救时,有没有哭三日三夜。”即为罪自责,十分痛苦。何将来在神审判台前,谁能站得住呢?

  神大过我们,我们还敢在神面前硬颈吗?有人抵挡主的说话,将来在神面前,怎能站立得住呢?神为至大,人要谦卑,才可得到神的恩典。── 胡恩德《创世记选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