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九、作软弱卑微的人(三)

 

经文:但九26,士六12-16

  已往两天,我们已经看见圣经里一个重要原则,神施恩给那些看自己一无所有的人。

  基甸时,以色列人犯罪,神就将他们交在米甸人手里。每到收割时,米甸人连畜牲也一同带来吃以色列人的粮食,因此以色列人极其痛苦。

  基甸遇见耶和华的使者,那时正躲在酒酢里面打净收割的粮食,可见他们的痛苦,实在无法翻身。但他们向主祈祷,谦卑认罪,主就拯救他们。

  基甸对耶和华的使者说:“我有何能拯救以色列人呢?我家在玛拿西支派中,是至贫穷的,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微小的人,就是一无所有的人,主拣选他,藉他的手拯救以色列人脱离米甸人的手。他若有力量,能做事,人便将荣耀归给人,神便得不到荣耀。

  但以理九章廿六节说:“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祂在天上本是极其丰盛的,但祂来到世界上做贫穷的人。贫穷到只剩下一个身体,一条生命,有时还要宿在山上,正是“狐狸有洞,飞鸟有巢,人子没有枕首之所。”祂在世界什么都没有,可是有天父与祂同在,祂与天父有亲密的交通。成为祂的支持,祂的力量,祂的刚强,祂的喜乐。在世上虽然满了苦难,但祂满有心灵里的丰盛,有神做祂的产业,与祂同在,使祂抬得起头来。

  此外还有十二个门徒与祂亲近,可是当祂来到十字架的时候,便一无所有了。

  “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祂在地上,起初还有几件破衣,到后来也被兵丁分了,祂真是一无所有。

  祂在被钉十字架之前,连剩下的一个身体,也被鞭打。先是在公会,由七十个长老和大祭司来审祂,虽然他们无法找到耶稣有什么罪。但他们还是用拳头打祂。他们有七十个人,一人打一下,也要被打七十下。会不会像父亲打儿子似的轻轻的打呢?一定不会的,因为他们恼恨的心。如火烧,一定用力。我想主耶稣一定被打到不能呼吸。

  他们用几条皮扎成一条鞭子,鞭子尾部还绑上一个铁屆A这样用力打下去,一打一拉,皮肉都要裂开呀!主后三百多年,教会历史上有一班基督徒,被皮鞭打到皮开见骨,耶稣会不会也是这样呢?不但鞭打,他们还用荆棘编了一顶冠冕,戴在主的头上,主所受的痛苦,真是再无人能受的了。

  此时祂已经软弱到无力了,还要负着一个沉重的十字架。主耶稣虽然遭受这重重的痛苦与凌辱,但祂没有向人求怜。兵丁看见主实在无力背负此沉重十字架时,才勉强找一个人代祂背上山上。

  然后钉住祂,祂虽尽力忍受,这剩下的一个身体──面貌憔悴,形容枯槁的身体,现在更难辨认了。诗篇二十二篇预言祂:“我如水被倒出来,我的骨头都脱了节。我心在我里面,如蜡被溶化。我的精力枯干,如同瓦片,我的舌头贴在牙A上。”我们受过这样的痛苦吗!但神的受膏者竟然被人如此对待。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

  耶稣基督好像罪人似的无人帮助,甚至神也离开祂,因为祂背负着世人的罪孽,神要审判祂。你想,罪人将来在永苦里,恐怕无法可以形容。

  主在客西马尼园,自己也惊慌起来,三十三年之久,没有一样事情能叫他惊慌。平安之主,安息之主,为我们的罪,来到神面前,好像站在神的审判宝座前,灵里也极大痛苦,主耶稣接受对付罪人的对付,也感到惊惧。正如希伯来书说“恐惧战兢。”

  主耶稣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在主前面有乐河之水,为什么会忧伤。创世记六章也说到“神心里忧伤。”这是神为罪人忧伤。耶稣基督,本是喜乐之主,但为你我走上这死荫幽谷,忧伤到几乎要死,你我也未曾有这样忧伤。因为神的大审判要临到主身上。

  十字架后面,心灵幽暗,已表面化了,因为天地都黑暗了。历史家告诉我们,那时天地黑暗,并不是日蚀,乃是神的忿怒临到罪人。

  主在十字架上,大声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主耶稣是神所喜悦的儿子,从未离开过。这“离弃”等于“丢弃”,神丢弃祂。因为主在十字架不单代替我们的罪,也因我们成为罪人,所以神丢弃祂,可见罪恶之可憎。

  祂头上有个牌子,写着“犹太人之王。”犹太人要彼拉多把这写法更换。犹太人连这一词句也不放过,主真是被人弃绝到极。

  主本与神有亲密交通,有神同在的福气,何等宝贝,但为罪人的缘故,也没有了。主不但身外物没有了,连身内物也没有了。真是一无所有。

  神在耶稣基督身上成就了极大的救恩,是在耶稣基督成为一无所有之时。

  神所重用的,救我们脱离罪恶的耶稣,也要落到微小的地步。今天神也喜欢用微小的人。

  敌基督来,要领导世界上的人,反叛主。这人虽然未来,但已在酝酿中,他的精神已有了很大的影g,把人提到最大,要大过神。这精神也影g了今日的教会,所以连教会也有离道背教的事。

  敌基督又名大罪人,牠也呼召人跟从牠。但主耶稣召集精兵,要能站立得稳,证明到底有神。做神见证的据点,见证真实有神。

  挪亚时代,全世界的人都背弃神,但神藉他做一个据点。

  今天神要找的人,是肯落在低微地步的人,一无所有的人,承认自己不配的人。

  如我们肯做忠心的人,要站立得稳,就要在神面前谦卑,无有,如主耶稣的谦卑。盼望我们不但做一个得救的人。我们要说:“主啊,我在这里,愿将一切交在你手中,我什么都无有,我已破碎了。”我们将自己交出给神吧,趁现今便交出,将自己全交在神手中。── 胡恩德《创世记选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