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再看神作工的法则(一章)

 

  创世记第一章是神创造整个过程,第二章里所提到的是在创造的过程里面的重点记载,特别着重人被造的经过。

  对于生命和死亡的区别,一个顶重要的事实就在于血。这个血没有功用就等于死亡。植物里面是没有血的,虽然它有它的汁液,但它与血是不相同的一件事。并且我们更清楚要知道对于生命与死亡还不是在我们眼见的这一个活不活的问题。这一个只是生命的现像,或者是一个死亡的现像。

  真正的生命和真正的死亡乃是在于我们与神的关系。我们与神的关系正常,我们就有生命;我们与神的关系不正常,不能见神的面,那就是死亡。就算我们现在能活能动,还是死亡。弟兄姊妹,这一个你们可以从帖撒罗尼迦后书第一章里看到这个事实。死亡就是说你不能见到神的面,我们了解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想那一个就不会给我们任何的困难。

再看神的创造日

  我们回到本文里继续去看看,虽然上一次我们只是看了一点点,但是我想还是需要把神创造的那六日说明一下。我已经跟弟兄姊妹交通过,虽然对创造那六日有很多解说,但是我个人是倾向这个间隙论,就是被称为“Gap Theory”的那个主张,一提到这个间隙论的时候,就已经非常明确的把一切解说为一段时期的时间观念完全解决了。因为一天就是一天,你可以把一日解释为一段时期。所谓的创造日,意思就是一定的时期。可是这个意思从圣经里找不到根据,只是人的一个推论。虽然这个“有晚上,有早晨”,有人这样说从希伯来文翻出来的话可以翻成“有开始,有结束”。但这一个主张只是一个推论。虽然有这样的解说,但并没有证据。原因在什么地方呢?我想弟兄姊妹要是读英文圣经就很容易了解这个事实。

  头一天,神把明暗分别之后,圣灵就说:“一日”(A DAY)。然后有第二天,他怎样说?他说:“一个第二天”,“一个第三天”。弟兄姊妹们就可看到第二天、第三天是根据开头的一天。开头第一天是怎样来决定?“有晚上,有早晨”,一个晚上和一个早晨就是一天。认真的说来,如果有结束有开始这样就叫一天,这样的观念就很模糊。我们要看这个一天有晚上有早晨的那一个范围有多大。从什么地方去看呢?我们曾经提过,从第七天去看,第七天就称为“安息日”。这个“安息日”是怎样的算法呢?它就是从黄昏开始到第二个黄昏为止,这就是叫作一天。这个我们从出埃记里面就很清楚看到,“安息日”就是这样计算的。犹太人到现在,他们计算日子还是从黄昏开始到第二个黄昏为止。“有晚上,有早晨”,一个晚上一个早晨就叫作一天,第七天就是这样的一天,所以同样地,其它六天也是这样的一天。我们很清楚的看到这样的一件事情。

  许多人觉得这样的事情很为难,他们觉得神在这样二十四小时里头,每一个二十四小时内造成那么许多的事情,好像很困难。如果我们把神看成是我们的样子的话,我们不能不承认这实在是非常的困难。我们既然承认他是神,所以时间并不能限制他可以作什么。二十四小时就可以限制我们作什么,可是二十四小时就不能限制神。弟兄姊妹们知道,神在整个创造里面,除了鱼、人和野兽是神要亲自动手的以外,其它一切都是神用他口中的话去完成的,这一点我们大概稍后会提一提。但是弟兄姊妹们还是会碰到有人发生这种困难。如果把创世记第一天来计算的话,好像这个地在历史上并不是太长久。其实这句话是有毛病的,不是地的历史不太长久,而是生物的历史不太长久。弟兄姊妹记得我们头一次交通的时候便提到:这六天的创造,是一个恢复的创造。也就是说,在这六天的创造以前,神有一个起初的创造,这个起初的创造就在第一节,其中经过多少的时间,我们不知道。地发生了变化,便变成了像第二节所说的混沌的情形。神就在这种混沌的里面来恢复,所以创世记所记载这六日是神恢复的创造,而不是神起初的创造。我们看见了这样的事实,最低限度我自己便不会被人们说“这个地有多少多少亿年”来困扰我。因为起初神创造天地的那个“起初”是包含了无限的永远,几十亿年还不能叫作永远,也不能叫作无限。“起初”是我们没有办法计算的永远,所以这个不会有太大的难处。若是我们的信心是单纯的,我们就相信神的话多于人的理论。而自然科学发展到最近才两三百年,我们便越来越看见神的话是可靠的。因为自然科学里的理论是时常修改的。但是有一个趋势,它越修改便越近似创世记所记载的。如果我们看见这个趋势,我们便宁愿接受神的话而不看重世人的理论。至于那些植物是否地里面原有的呢?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我个人有一个倾向,在起初神所造的地面上是有植物,但当地发生变化时,水淹没了地,但那些植物的生命还是埋藏在地里面,等到地露出水面之后,神便说地要发生青草,它们是很自然的从地里长出来。第二章提及菜蔬从地里面长出来,当然我不敢说这是绝对正确,但是我个人很倾向这种理解。

几个恢复工作的法则

  我们再回头看第一章,我们提到神第一件显明恢复的工作的法则便是分别:明暗分别、空气上下分别、陆地与海洋分别、菜蔬出来时的各从其类,树木长出来时的各从其类,鱼和动物又是各从其类,很明显的有一个分别的法则在里面,不能混乱。神就是用这个法则去完成他的恢复。我们看见神直到今日仍是用这个原则,一直没有改变。在旧约时期律法将人分别出来:寻求神的和不寻求神的,敬拜神的和拜偶像的……怎样去分别呢?律法就是分别的根据。到现在的新约时期更清楚了,信与不信,得救与灭亡,救恩把这个事实很清楚的分别出来。主自己也说:“你们是我从世界里面分别出来。”等到将来神的儿子来结束这个世代时,神就用审判来结束,审判就是一种分别。又好像主用比方说到山羊和绵羊,我们也就看到那个分别。等到将来白色大宝座的审判来到,那分别便在于人的名字有没有被记在生命册上。我们看见从创世一直到新天新地开始,神一直用分别的法则去成就他恢复的工作。

  现在我们再进一步来看神作工的第二个法则。我们提到神头四天所作的事,完全是用他口中的话来完成的,“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成上下,”神这样说,事就这样成了。神又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然后又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然后在第四日我们又看到,“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弟兄姊妹可以看到在这头四天里面所成的事都是根据神所说的话,所以圣经就说:“神说有就有,命立就立。”所以神的话一方面是让我们看见他有权柄,另一方面是有能力,权柄和能力是透过神的话来显明。神的话所以能成就这些事,乃是因为他的权柄和能力是透过神的话所带出来的。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认定,这认定不单说出当时创造的历史,同时也说出我们今天在神面前的一个功课。天地万物的存留是根据神的话。我们现在活在神面前,也是根据神的话,我们所以说神的话是有权柄的,因为他的话成全了他的心意。这样的一个认定与我们属灵的生活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我们属灵上的追求是根据什么呢?是根据我们脑子想神应当是这样?还是根据我们的推论神应当是这样?弟兄姊妹,许多人是这样去过他们的属灵生活,但这是错误的方向。我们在神面前过得对与不对,并不是根据我们的脑筋里面怎样想,而是根据神是怎样的说话,这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要去传福音呢?因为神这样说过。为什么我们要常常擘饼呢?因为神是这样说。为什么我们要受浸呢?受浸又不能叫人得救,为什么我们要作呢?若是我们用人的头脑去作结论,我们绝不能找到正确的答案。但是感谢赞美神,从创世开始,神已经给了我们看见神作工的法则,神就是根据他的话作为他的法则,并用他的话去成就他的工。这是非常大的属灵的功课,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神。有弟兄说创世记是圣经的苗圃,我再补充一点意思,我说创世记的第一章是创世记的苗圃。这是非常明显的。如果我们能把创世记里神所发表的所有的事领会过来的时候,我们是可以看到的,整本圣经所说的,和神永远的旨意,在创世记第一章里已经说明出来了。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第二个法则。

  还有第三个法则,我们看六日是神的恢复。在神的恢复里有一件明显的事情,因为在六日以前,我们所看见的是什么呢?是混沌、黑暗、死亡、没有生命。我们感谢神,当我们看见神的恢复在那里显明时,我们看到神恢复的工作是透过很明显的事实来发表的,那是什么呢?生命。借着生命的显出来除掉死亡,借着生命的丰富来停止死亡。所以我们看见神的创造从没有生命到第一个生命,然后到高的生命,到更高的生命,到荣耀的生命。我们看到当人被造出来以后,在第一章里人的生命是最高的,但并不是荣耀的。什么时候我们才看到荣耀的生命呢?到了第二章,我们就看见了,神安排那两个被造的人去接受生命树的果子,若是他们接受生命树的果子,那是荣耀的生命作成在人身上了,那荣耀的生命作成在人身上时,死亡就永远停止。所以我们读圣经时便看见有“生命吞灭死亡”这样的话。我们的主又说,“我来是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神整个的工作是叫那荣耀的生命显出来,这生命是死亡不能摸的,这荣耀的生命是黑暗不能碰的。有了荣耀的生命,黑暗和死亡都要结束,这是第三个法则。

  至于第四个法则,我们要注意在神创造的过程里,神是将他永远的旨意作为目的的,一切都是向着那永远的旨意。我们看到一日一日的过去直至第六天,人被造出来了。在人被造出来以前,神先宣告他的目的,这个目的好像是造人的目的,但实际上是神那永远的目的。因为神是借着被造的人来完成他那永远的目的,就是透过他们当时管理地上一切的活物,和透过他们像神的形像这事实来表明。我们能够抓着这些事实时,我们便看到神在人中间所造的一切事都是有法则的,而且这些法则到现在仍没有过去。

恢复是从有光开始

  现在我们将在这几天里,地所发生的事稍微提一提。我们要注意一件事,神一切的恢复是从光开始,有光便有恢复;没有光便没有恢复,光一来到便照明了在黑暗中的一切事。我们看见第一天神没有作很多的事,他只是叫光暗分开。光暗分开是个大前题,表明了两个结局,一个是光,一个是黑暗。神的恢复是要将光带进来,用光来代替黑暗,在这恢复的过程中,光和暗好像是在轮流地运转,一直这样运转不止,到了新天新地时,我们再也看不到黑暗,到那时完全是光,没有黑暗。我们感谢神,这是非常宝贝的指标。神的工作一开始便把光带进来,把黑暗分别出去,这是神在第一天里所作的事。

  这不单在历史上是那样清楚,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上也是一样清楚。我们没有蒙恩得救时,我们仍在黑暗中,别人跟你说到神的事,你便感到讨厌。人们讲到你是罪人时,你便会生气说,“你才是罪人,但我不是。”但等到主的光照一来,我们就看到在我们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对属灵的事有了倾向,又有爱慕,对罪的认识也很肯定。圣灵一光照我们,我们便为罪为义为审判来责备我们自己,并不用别人告诉我们说我们是罪人,而是我们自己承认自己实在是罪人。在得救的事上是这样,我们在灵里面苏醒时也是这样。在我们蒙恩得救以后,我们有时会进入灵性的低潮,灵里面昏暗到一个地步,好像一点光也没有。但主的光一来,或许是一首诗歌,或是一句主的话,或是弟兄姊妹们交通的一件事,或是聚会里所传出来的信息,我们里面有了光,我们立时就苏醒了。感谢赞美主,他总是把我们领进生命的光中,不让黑暗的势力把我们压倒。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