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恢复创造的过程(619)

 

  我们看到神把光与暗分开,光暗分开是非常重要的开头,也可说是非常清楚的把神的性情显明出来。因为“神是光,在他毫无黑暗”,所以当神要恢复这个给败坏了的地的时候,他首先是让神的光进来。我们感谢赞美主,头一日过去以后,第二天神只作了一件事,借着空气进来把水上下分开。我们记得那一个时候,“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的。那光进来了,但是这空虚混沌,只看见水的情形仍然存留,所以神在第二天就作了一件事,就是把水分开了。这一个分开也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把天与地的界线作出了一个明显的划分。

天与地的界线

  那“空气”我们老早提过应当是“空间”,这“空间”就称为天。这只是一个观念,与诸天的实质并不完全相同,这只是“空间”的观念。地面以上一直到诸天当中有一样称为天的,这就是一般所说的“空间”。这“空间”有多大呢?我们看这个空间是用圣经的角度去看?还是用物理的角度去看?若从圣经的角度去看,就是地以上我们称它为“空间”的范围。若从物理的角度来看,整个宇宙也就是这个空间。但在创世记里给我们的观念,“空间”就是指着我们眼睛所看到那从地往上到那称为“天”的,当中的那个范围就叫作“空间”。

神在第二天所恢复的

  这个问题不是最重要,第二天所作的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将水分了一些到天上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过去我不是很了解这有什么了不起,最近为了读创世记,我就一读再读,就领会了其中一点的意思。有人告诉我们,如果现在南北极的冰山都溶解的话,就可以把现在的陆地完全遮盖了,这样,空虚混沌的情形又会再出现,地又再一次被水淹没。如果说南北极的冰山溶化会把地淹没,地球表面上所有的水若都要在一起,那地给淹没的情况就更要厉害。我们说地球上的水是包括空气内的水份。我们知道雨下得多的时候,地上就有水灾,若是天上的水都落下来,冰山全都溶解,毫无疑问,地就要给淹没得一塌糊涂。所以当神恢复这败坏的情况时,他把相当大部份的水弄到天上去,剩下的水,又把一些在南北两极给凝结起来,成为冰山,将很多的水从地上减掉。

  当我领会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就想到在第二天里,神的工作实际上还没有作好。第二天的工作是为了第三天作一个准备,所以神没有对第二天所作的说“好”是有原因的。过去我们看见神没有称许第二天的工作是“好”的,其中一个属灵的原因乃是天空一直是撒但活动的地方。撒但在天空里活动,从它堕落的时候就开始,以后当神恢复这地的时候,撒但对天空的霸占仍然没有改变。最近我们读以弗所书第六章就可以清楚一些的看见,撒但是给称为“空中掌权者的首领”,空中的地区是它活动的范围,它在那个地方做首领,所以神没有称许“天空”出现,因为那里仍有一些事情还没有解决。这是一个原因。

  但是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从历史的实际来看,我们看到水要分为上下实在是为了在第三天让旱地要露出来。如果神没有将一半或相当部份的水弄到天上去,那么地要露出来的困难就会比较大。但是神知道,地要露出来,那手续和造人的手续一样复杂。我想在这里提出一个问题让大家留心,在整个恢复创造里,神有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是人,第二个重点是地。

恢复中的难点

  人的被造和地的恢复是这六日里最难作的工作,我们可以说第一和第二天都是为了地的恢复来作准备,所以我说地的恢复是神花了许多时间和工作才作成。神造人是神亲手用地上的尘土把人造出来。我们头一次就提过,鱼和兽,以及地上的牲畜,都是神用地上的尘土造出来。但是在造人的时候,神不单是亲手造成形状,神也同时将他的生气送到人的里面,这样,人才给造成为活的人。我们看第二章时,就会详细看这个事实,现在只是提出来说明在造地和造人这两个事实里,神是很花功夫的。我不知道弟兄姊妹有否注意,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每天都提到“地”,每天都提到地的问题,每天都在地上面有新的增加。我们注意到这样的一件事,虽然在第一天里没有将地用文字写出来,但是我们知道光暗分开,当中必定有一个立足点,地就是这个将光暗分开的立足点。所以我们就看见从一个模糊的“地”到一个具体的“地”,从一个死的“地”进到一个满有生命的“地”。弟兄姊妹,你们看到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从第一章去注意,当人被造出来以后,神就说,“你要管理全地”,所以仍然是带到“地”的问题上面去。

  过去我们曾经在出埃及记十九章里提到“地”这个问题对神的重要。出埃及记第十九章里提到,神宣告地的主权是他的。但是事实上,当时地的主权不在神的手中,虽然不在神手中,但神在那里宣告了他的所有权。尽避撒但利用人堕落把地也霸占了,但是神在那里宣告说,“地是我的。”如同撒但的堕落把地变成空虚混沌的时候,神就在“地”这一点上开始工作。所以我们看到“地”这个事情是很重要的。因为对付仇敌的工作,是从地那里作开始,又以地为结束。所以我们看到最末了新天新地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这个事情来。地重新回到神的主权下,宇宙里面一切的难处就停止。当然地的那个问题能否解决,关键完全在人的身上。人解决了,“地”就解决了。人的问题不能解决,“地”的问题就不能解决,因为地落到撒但的手里是因着人的堕落而作成的。所以人必须在神面前恢复过来,神就从撒但那里把地收回。

地的显露

  第二天,“空间”把水分为上下。如果从神要把地露出来的事实来看,第二天,还没有达到这目的,所以神停在那里没有说话。等到第三天,我们看到了,“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神的话是这样出来,水就很听话的聚在一处,旱地就露了出来。这里很有意思,前几天在报纸上看到一段消息,说到中国大陆发现一些动物的化石,运到美国来展览。那段消息就说这些化石更加证实一件事情,从前地球的地是一整块的,后来才分裂成五大洲,在化石里就看到这样的证据。其实我们很仔细读神的话的时候,我们应该很早就看到这样的一件事。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就这样一大块地露出来,一块很大的地露出来。在整个地球起初的情形,是一块很大的地,然后四围让水来包围着,是这样的一种光景。我们也不知道,它是一块方方正正的一块地,还是一个长条的一块地,我们都不知道,反正那个时候,地也就是一块从水里露出来。从现在地理上的数据来说,好像地是一个很工整的方块,这个我们不必去管它,实在我们也管不了。但我们只知道一件事就够了,当水聚在一起的时候,地就露出来。当地露出来,我们就看见一件事,“神看着是好的”这话本该是在第二天说的,但第二天没有说,等到第三天就说了。我们要注意,在第三天,神是接连说了两次“神看着是好的”,一次是地露出来,一次是植物的发生,实际上看来,地露出来时的那个“神看着是好的”,应当和第二天的工作连在一起,才是一个完整的事实。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就因为神将地用了两天的工夫显露出来,就让我们看到神对地的重视,神对地的主权的注意。若是我们把这话说得更远一点,我们该想到,当主教导门徒祷告的时候说,“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这两句话的含意是什么?很明显地给我们留意到神是很注意地的主权的问题,神的国从天降临,降到什么地方?降到地。什么叫做神的国呢?就是神的权柄所显明的范围。神的权柄要显明在地的时候,那就是神的国降临。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那就是神的主权执行的问题。我们看到神一直盯牢着他的地,一直注意这个地,所以我们在创世记开头的时候,我们非常注意到“地”这个关键。所以第三天地露出来以后,神就说“好”了。

生命出现在地上

  但光是这样的一块地,还是一块死气沉沉的地,没有生命,没有生气。这样的一块地,能从空虚混沌,渊面黑暗里面恢复过来是好的,但不是最好。所以在第三天里,我们看到神作了两件事。地一露出来,神立即就让生命从最原始的形态出现在地,最低等的生物出现在地。虽然是最低等的生物,但已经叫地上有生气了,已经叫地有明显生命的事实了。我们感谢赞美主。

  当地上长出菜蔬和结果子的树的时候,神在这两样事上有安排。第一,菜蔬都有种子,第二,结果子的树的果子都包着核。这里面都很有意思。我们都知道菜蔬的种子,和果子的核,就是生命延续和生命丰富当中很重要的事物。没有种子,那菜蔬的生命就没有延续。果子内没有包着核,果树就不能继续繁殖。当然人或许会这样说,树木可用树木接枝或压条的方法繁殖。我们知道这是植物繁殖的一个方式,但是这不是起初地上还没有植物时的情形。在起初,植物的繁殖是藉种子来发生的。弟兄姊妹有没有注意到,只有这样才是很严格的“各从其类”。我们知道,那时候的“各从其类”一定没有酸的橘子。那时候的“各从其类”也一定没有苦的苹果,全都是好的。因圣经老早就说神所做的都是好的。人的堕落做成地面上很多事情起了变化。所以荆棘长出来,果子又发酸了,或者果子有毒了,那许多的东西都是因为人的堕落而产生变化的,所以起初不用接枝、压条、高接及低接,这些方法都用不着,就是种子下到土里,植物就出来了。这样出来的,才是真正的“各从其类”。  

  我们都知道现在有改良品种,将枝条接来接去。严格来说,这已不在“各从其类”严格的法则里面。比方我们现在吃的Nectarine(桃李混种),就已经不是各从其类。桃子不是桃子,李子不是李子。但是注意,起初神的安排是“果子都包着核”。这里面真是显明神的智慧。因为菜蔬是给人吃的,给动物吃的,果子也是给人和动物吃的,如果菜蔬没有种子,吃光了就没有了。但是菜蔬都有种子,这种子是消化不来的,就是马儿吃了,排出来就等于撒种。这是很奇妙的。特别是“果子都包着核”。这句话接连的提了几次。神这样说,绝对不是指给我们看果子的形态是这样。神是有意思在其中的,如果只是形态的话,一看就知道了,写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但神是接连的这样说,在造出来以前,他这样说。造出来以后,又再说明就是这样,“果子都包着核。”我们要注意,果子是人的食物,也可以说是兽的食物,鸟的食物。要注意,如果那个核不是这样在果子里头的话。没有这个核,果肉就包着种子,当人吃果子时,就连种子也吃掉。这个不同菜蔬的种子,菜蔬的种子有硬壳,马儿吃了不能消化。如果果子没有硬壳,只是里面有种子,你吃杏仁的时候就知道了,吃核桃时就知道了,一吃就把里面的都咬碎了。这咬碎了的种子是不能再长的。但神很有智慧,在这样微小的事上也看到他的安排,有这个核,就把生命的延续和生命丰富的关键保存在里面,这实在是奇妙的一件事情。

  我们从这一点上看到,对于生命的延续或生命的丰富,神是显明他要作保护的。从那么低等的植物上面,我们看见神作了如此的安排。所以当主在福音书里跟众人讲话的时候,他说野地里的百合花,也不种也不收,神还给它这样的美丽,就是所罗门最荣华的时候也不及百合花的一朵。弟兄姊妹看到没有?你说百合花比所罗门最荣华也要荣华,那怎能说得上来呢?弟兄姊妹要注意,神的着眼点是在那儿?所罗门再荣华,那荣华只是属地的,没有生命的,是属物质的。但是野地里百合花的美丽,美丽在它生命的喷吐,是一个生命在那里发表。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看到植物的生命从地里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看到神在他的设计上的安排,是这样的细致,是那样的满了智慧,我们实在要敬拜我们的神。

天象的显明

  但是很希奇,植物一出现的时候,神并不是马上就造动物。在第四天里,完全是天象上的问题,那天象的问题好像是插进来的,把动物和植物的创造过程来分开。我们在其中也要注意一些事情,我们先要注意第四天神把天象显明了,目的是什么?我们要找出这目的,然后我们才能了解神这样作的原因,就是把动物和植物的创造分开的原因。我们留意,神在显明天象时,他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这就是天上的天象显出来的目的。这个目的在第一天有一些的显露,但到了第四天就有更完全的显露。第一天显出来的天象的功用只是分昼夜,但第四天的天象显出来,功用就很丰富了。这些事物显出来主要是为了什么呢?主要是为了第六天要出来的人。也就是说,从第一天到第三天是地恢复的整个过程,第四天到第六天是人被造的整个过程。前一半是地作重点,后一半是人作重点。

  第四天,天上的天象的显现是为了给人预备一个可以居住的自然环境。我们先来注意,第一个功用是“分昼夜”,分出白日和黑夜,是关乎人生活作息的境况。然后呢?你就看到“作记号”。是什么记号呢?天上作出的记号。这记号是为谁的呢?我们看整个事情都是为着人,你越看就越觉得是为着人。我们看看神在天上放下一些什么记号?童子军的课程中有一些是必要学的,就是怎么去认识方位呢?你跑到旷野里面,你如何去分辨东南西北呢?在课程里面有好些的方法,但每一个方法都与天象有关系,没有天象,一点方法都没有。晚上就找那颗北斗星,黄昏时候就找那颗金星,快要天亮的时候就找那个启明星,或者叫“晨星”(Morning Star)。白天就依据季节看太阳,当然日出日落可以给你定出方位,但你必须因应季节来调整。我想这样稍微提一下就足够了。我们晓得神把天象这样摆放,无论你跑到地上那一个角落,这些情形都是不会改变的。你跑到亚洲去,见到北极星就知道是北方,在任何地方你看太阳升上来,你就说这是东方。明天就会是东方偏南一点点了。虽然我们肉眼不能分别出来,但我们知道这是一个规律。

  赞美主,他不单是创造了物质,他也创造了规律,叫一切受造的都活在他的管理与供应里,一无所缺,这是他的智慧,也是他荣耀的丰富。我们越看明他所作的,就不能不敬拜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