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恢复创造的高点(2031)

 

  从第五日开始,神很明确的把动物的生命显出来。神在这一次恢复的工作内,有一个很明显的工作内容,或者说是工作方法,就是以生命去吞灭死亡,用生命来代替死亡。起初的时候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现在神的工作在其中显出的时候,到处都是洋溢着生命。先有植物的生命显出来,但植物还不够表明那一个跟死亡相对的生命,所以动物的生命是神在他恢复工作中显得很重要的环节。现在神已经把自然环境恢复到非常合宜的光景,神就开始在地造出有生命的动物出来。先是造水里的,然后是造空中的,末了是造地上的。

  这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若是从动物生命的高下来作区别,这是从低等动物造到高等动物。但是我们稍微留意一点,一定能领会神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不仅是和创世的历史有关系,并且在这个创世历史的过程内,还有属灵的事实。我们在看第二天和第三天时,神很明确指出神非常注意“地”,既然神那样注意“地”,现在要在地上来显明生命的时候,就应当由地上开始,然后推展到水里及空中。当然这个像逻辑的想法,并不是唯一的次序,但神在第五天里在水中造出生物时,有没有特别的事情值得我们去注意呢?我们千万记住神在这六天内的工作是以恢复为主,以创造来丰富这一个恢复。正因这样,我们不离开恢复这一条线。

生命胜过死亡的启示

  既然是恢复,就不仅是解决外面的现像,也对付里面的原因。原因是撒但,所以神在作这件事的时候,一面恢复外面的现像,同时也对付里面的原因。水是撒但的巢穴,空中是撒但所霸占的地区,所以神的恢复工作显出来的时候,先要把这些给霸占了的地方恢复,才能有适当的环境,让神按着他的心意造出像他的人来。所以我们看到第五天的时候,神在水里造出大鱼,造出各样有生命的动物,然后神就造出天空中的各种飞鸟。为什么我特别从这样一件事提出属灵的事实出来呢?弟兄姊妹要注意,在六天的工作中,神在第二天没有说“好”,一面是因为整个工作没有完成,同时也是因着空中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神在第二天的工作中没有说出欣赏的话。但到了第五天,神对所造出的事物都给它们赐福。第六天内造的也一样赐福。对于在头四天内所造的,神说它们“好”,但却没有赐福。

  从第五天开始,接连两天内所作的,神都赐福给它们。为什么呢?圣经没有很明确说出原因来,但因着神在那里显明了祝福,我们就看到在这二天所造的事物是非常非常接近神的目的了,或是说非常非常满足神的心意。从原则上看来,那是生命显出来把死亡挪移掉。这是神心中很看重的一件事。所以当第五天一切造好以后,神就赐福给这一切。神这一个赐福,不单是说这些事物造得很好,我们注意祝福的内容,是要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在地上增多。这是生命的丰富,生命的繁衍,是生命的膨胀成为祝福的内容。

  所以我要特别说到,神在第五天开始显明祝福,因为吞灭死亡的事实已经显出来了。从开始创造到新天新地,神所有的工作都是要将生命送到他所造的一切里面去。神在这一段漫长的时间内所有的工作,都是要将死亡从地上挪掉,从一切被造之物身上挪掉。我们注意到这事实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求主给我们留意生命里面的实况。我们承认我们不大可能完全将死亡的气味拒绝掉,但是我们却有权柄将死亡骚扰的年日缩短。这权柄不是我们所有的,而是神所要作的。神既定意作这事,我们就能支取神这心意,或是说支取神的定意,将一切死亡对我们的骚扰作及时的停止。我们感谢赞美主。

人被造的历史

  第五天动物的生命显出来了,第六天地上的兽类及一切生命都显出来了。神在过去的恢复过程中,神用两个词来说明他的工作,一个是“创造”,一个是“制造”。“创造”是从无到有,“制造”就是把已经有的东西加工,把它造成一个制成品。这里真是有意思,当神造地上的动物时,神没有用创造这个字,而是用“制造”。这个用法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神把已经有的材料来造成这些动物。在第二章里,我们看见神是用地上的尘土来造地上的动物,就是原料加工造成制成品,这是“制造”。神在六天之前所创造的天地,就是在头一次的创造中,是不是也包括地上的动物呢?我不敢肯定说是或不是,当然我们也不能凭这里一个字就说从前都已经有了动物,现在作的是再造。我们不抹煞这些可能性,但我们也不敢肯定这个可能性。但是有一点,就是神用地上的尘土制造动物是不错的。但奇妙的不是在造动物,而是在造人。

  我们看神造人的时候,很希奇的,神用了这两个词来说出他所作的,又是“创造”人,又是“制造”人。这是什么回事呢?是这两个词同义吗?有些神学家以为这两个词是同义的,但我个人认为是分别各有意思的,不可能是同义的,因为圣灵在启示神的工作过程时,总是用最简单和最容易明白的话向人说话,除了预表或预言有些含蓄以外,圣灵所说的话都是明白清楚的,所以他不会把“创造”与“制造”混乱来使用的。但事实上神在造人的时候,圣灵的确是同时使用这两个词,究竟是什么回事呢?我们先要注意神造人的目的。

恢复创造的最终目的

  在六天的工作中,只有在第四天所作的和造人这两部分,神是先说出目的,然后才着手去作。第四天是“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这是目的,神就照这目的造成了。到了造人的时候,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然后看二十七节,“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创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创造男创造女。”我们先注意神起初造人的目的在那里?用最简单的话说,神要造出一些人来像他,直到现在神也没有更改这目的。约翰一书第三章说,“亲爱的弟兄啊,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主若显现,我们必要像他。”神在救赎里要将失落的人挽回到像他的地步,这是创造时的目的,虽然是很笼统的说法,但我们已经看到神在这里的宣告是非常具体的。

  我们注意,神说他要造出一些像他的人,要借着所造的人来显明神自己。这些人要成为神的显出,成为神自己的表明。我们读新约圣经时,读到“从来没有人见过神,只有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但是父怀里的独生子怎样来表明父呢?仍然是父怀里的独生子来到地上作人,他作了人,父就显明出来了。子不成为人,父还没有条件向人显出,因为人根本不可能见神。感谢神!他起初的定意是很清楚的,他要借着人来显明他自己,把人摆出来的时候,就是神的显出。显出什么呢?显出神的形像。神的形像是怎么样的呢?

  虽然我们没有见过神的形像,但是我们从神的话里知道神的形像是怎么样的。在以西结书第一章里以西结所看到的异象,以西结看到神的自己,也看到神的形像。以西结记下所看见的光景,“好像精金,好像云里的虹,好像下过雨的云彩。”这样的说法,说了等于没说。我们真的不懂神的形像是怎样的。在我们的脑子转来转去都是要转出物质的形像。千万别忘记我们是物质的,我们所要求的是物质的现像。但神不是物质。在约翰福音第四章里给我们作了很清楚的指明,“神是灵。”神既然是灵,我们就不可能用物质的描写来把神的形像发表出来。既然如此,神按照着他的形像来造人,是要造一个虚渺飘浮的人吗?造出来的人是不是像我们脑子所想的鬼魂呢?不是的,神是灵,他的形像所表现的是灵的光景。

  我们再来看以西结书第一章的末了所说的,神的形像就是荣耀。神是灵,神的实质就是荣耀,他所造出来的人就要像他的荣耀。以西结见过这个荣耀,过去也有人见过这荣耀,摩西也见过这荣耀。虽然我们的肉眼没有见过神的荣耀,但是神造我们的时候,却是照着他的荣耀来造成的,因为神要我们像他的荣耀。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懂得罗马书上所说的话,“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人都欠了神的荣耀。我们什么时候欠了神的荣耀呢?我们若是了解神造人的过程,我们就清楚的知道,圣灵在那里说人都欠了神的荣耀是怎样一回事了。我们是照着神的荣耀给造出来的。因为犯罪的缘故就失去了这个荣耀,我们就是欠了神的荣耀。

神造人的目的

  显明神的荣耀是神造人的目的之一。神造人的目的,在创世记一章里只提到了两个。若是我们在作一件事有两个目的,我们定规作不成功,因为两个目的是很难调和在一起的。你要往东边去就不能向西,吃甜的就不能有咸的。虽然有成语说,“一石二鸟”及“一箭双雕”,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事情发生过。若是使用猎枪,一枪打下几只水鸭,我们会相信,因为一枪打出来的时候,它有一百几十个弹丸在内。若是只有一个弹丸,要将两只水鸭打下来就很难了。但神造人的时候,明明是提到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目的,而这两个不一样的目的,却能调在一起。

  头一个目的是叫人显出神的荣耀。第二个目的是让人去显出神的权柄。因为神造人的时候,是要将地和其上的让人去管理。这是极大的权柄。现在没有一个人可以管理地上所有的一切,但当初神造人的时候,却将这个权柄交在人的手里。海里的鱼,空中的飞鸟,地上的走兽,昆虫,和全地都在人的管理底下,这是神权柄的执行。

  为什么神在造人的时候,宣告这两个目的呢?因为神这个恢复的工作非常重要,他是要对付仇敌。为什么神要把荣耀给人?为什么神要把权柄交给人?我们先要回头看撒但堕落的原因。撒但要荣耀自己像神一样。它要执掌权柄超越神。所以诗篇上有话说,它要推翻神的宝座。谁能推翻神的宝座呢?撒但想要这样作,它作不来。它要自取荣耀,它要夺去权柄。现在神要恢复撒但堕落所造成的混乱,同时也对付撒但的高傲,神在造人的事上就把他的心意显出来。撒但自取荣耀,神就把荣耀加给被造的人。撒但要夺去权柄,神却把权柄交给被造的人,神要借着被造的人接受神的管理和安排来显明神的荣耀和权柄。一面藉此来恢复“地”,另一面也藉这事实来对付撒但。

“创造”和“制造”

  我们明白了神造人的目的,我们就来注意圣灵是如何记录神的“创造”和“制造”。我们要注意神用“制造”这个词时是在说什么。“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照我们的样式制造人。”(26)因为神已经先存在了,被造的人是照着神模样造出来,所以不是从无到有,因此是“制作”,或是说“仿造”,是照着神的形像来造成的,所以不是“创造”。神是第一个,被造的是第二个,等到实际去造的时候,圣灵又说是“创造”了。“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创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创造男创造女。”(27)为什么是创造呢?我们要注意这一点,这里给我们从两方面来看。在神所造的一切来说,神所造的这个地,从来就没有人出现过,所以在地的立场上,人的被造是人头一次出现,是从无到有,所以是“创造”。我们再注意以下所说的一句话,“神照着他的形像创造男创造女,”神是灵,虽然在字的使用上神是男性,但很多记录神的性情的经文,神又是女性。所以我们不能从这样的事上来注意性别的分歧。但当人被造成一个实际的人物时,的确看到有男的和女的,这又是新的事情,也是从无到有的,是从前所没有的,是头一次出现的,所以是一个“创造”。当我们留意到这样的事情时,就注意到在神造人的过程中,神所摆上的是何等奇妙又不简单的作为。

被造的人与神的赐福

  我们感谢赞美主,人就这样被造出来了,在创造里的第二个祝福也出来了。动物的被造成带来祝福,现在人的被造又带来祝福。但两个祝福内容不一样,动物所接受的祝福是显出生命的丰茂,而人所接受的祝福,一面是生命的丰盛,一面又是神权柄的执行。这个祝福是为了神的权柄在地上通行,神的权柄在地上的执行是根据生命的丰盛。我们注意经上的话,“神就赐福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28)这个祝福是带出权柄的祝福,是带入生命丰富的祝福,在生命丰富中来显出神的权柄。神当时的这个祝福就成为以后历世历代属灵的原则。我们一直说在神的子民中间,我们所该注意的是属灵的权柄,而不是组织的权柄。组织的权柄是跟着组织而存在的。组织在,权柄也在,组织不在,权柄也就没有了。属灵的权柄是根据生命的丰富,生命丰富了,属灵的权柄跟着就出来了。从整本圣经中,我们都可看到这个原则在执行着。这个原则是从那里开始呢?就是在此时开始,神赐福给他们,叫他们的生命丰茂,然后就引出权柄。在生命的丰茂里接受权柄,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神在起初的时候就有了这样的安排。

神作被造的人的供应

  这些安排显明以后,神还为被造的一切作了生活上的安排。在这事上我们又看到一个问题,就是先是生命的安排,后是生活的安排,生命对了,生活上的事,神就来负责。生命不对,神就不能给他们负责了。当生命的安排作过以后,神就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29)这是生活的问题,人被造出来就立刻能活动,但没有食物就不能活下去,他们必须要活下去,既然要活下去,就需要有食物的供应。这里很清楚给我们看见,神负起生活供应的责任。一切活在神脸光下的人,神都负责他们的一切。

  提到信心的生活时,就会遇到这一个问题。若是没有一位负责的神,那个信心的生活就没有根据。信心的生活不单有根据,而且有实际,因为有一位负责的神。我们看到人在被造的时候,神已经显明他如何在生活上负责。在圣经上,我们看到以利亚和以利沙在饥荒的日子中所发生的事情。主差遣门徒时,叫他们不要带钱囊口袋。主告诉跟随他的门徒说,“不要为明天忧虑,一天的忧虑一天担当就够了。不要为穿的吃的求,要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这是信心的生活。若是没有一位负责的神,信心的生活就是空的。

  感谢神,神一开始就显明他是负责人生活的主,神没有叫被造的人背生活的担子。当然现在人已经不是活在伊甸园里了,我们现在是罪人,与神有了间隔,不像那个时候,若是我们是活在那个时候,我们也不需要担心生活的问题。像亚当和夏娃的确没有为生活担过心,因为他们所需的一切,神都为他们预备好了,他们还没有向神要,神已经主动向他们先说话了。“看哪,我将这一切全赐给你们作食物。”死不了,又饿不了,但奇妙的还不是这点,更奇妙的还在以下。“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他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在起初的时候,人还没有堕落犯罪之前,狮子、老虎、狐狸、豺狼也是不吃肉的,没有一样动物是吃肉的,就是人也不吃肉的。我们注意神所作的安排,一面说出了神在生活上所作的安排,另一面我们该要深入的注意,现在人为了要活着,不断产生流血的事。我们吃牛扒,就流牛的血。我们食油鸡,鸡就要流血。我们食螃蟹,螃蟹虽没有红血球,看不到血,但我们晓得它给剁开时,它还是会流血的。他们在伊甸园的时候,在神面前活得很好,都没有发生过流血的事情。不要以为没有流血的事是件小事,这是大事。从正面来说,生命不住的丰盛。从反面来说,永远不见死亡。生命一直在那里丰富,永远不见死亡。我们留意到神作这样的安排,事就这样成了。

事就这样成了

  我们不要以为这只是历史记录,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好希奇的。不是的。我们留意在这六天中,神不是在单作一些事实和现像。当神在安排一些事物的时候,同时也安排了自然的规律。“事就这样成了,”就是把自然的规律也叫给定规下来了。“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这是自然规律的问题。“水分成上下”是自然规律的问题。这些自然规律一遭受破坏,就会发生自然灾害。光与暗的轮替,是自然的规律。若是没有光与暗的轮替,就会发生大问题了,起码就是植物不能生长。所以神在六天的工作中,不单是在安排事物,也在安排自然规律。所以“事就这样成了”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记录,把神在宇宙中所作的都包括在其中。

  我们感谢赞美神,当六天的工作作好了,“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他非常满意,不只是“好”,而是“甚好”。究竟神所看的一切是指什么事呢?是不是只指着第六天里所作的事呢?事实是神将整个六天所作的作为一个整体来看。读英文圣经时就会发觉,上文是说每一件事。那就是很多事情了。但说到这里时,就成了一件事。笼统的说,就是神六天所作整个恢复的工作,神看在这六天里所作的是非常非常的满意。再没有一件事情叫神心里感到不满意,因为神得着了恢复的果效。我们若是将这心思放在个人或教会里面,都会是同样的准确。什么事情叫神得着满意呢?就是叫神得着恢复的果效。

  我再提一些文字上的事情。已经过了六日了,第一日就说“一个第一天”。有晚上有早晨就是一天。第二日是“一个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第五日都是这样。我们读神的话仔细一点的话,就会发觉到了第六天,神感到非常满意的时候,留意对第六天的描写,翻成中文时就是“这正是第六天”。因为一切都造好了,神的心意完成了,在恢复的创造上,神所要作的都完成了。在什么时候完成呢?“正是第六天”这说法真是有意思。到了第七天,又说“正是第七天”。为什么呢?因为安息了,对起初的五天没有说正是第几天,因为事情还在进行着,没有完毕。到了完结时,神高兴了,神说“正是第六天”,我把这一切都造好了。“正是第七天”,我进入安息了。多美丽又多宝贝的事,我们敬拜赞美神。

  当我们稍微细细读创世记第一章时,我们就会领会到为什么司可福弟兄说创世记是圣经的苗圃呢?创世记将整本圣经的内容与过程作很明确的培育。但我们更可以说,创世记第一章是创世记的苗圃,就是说是圣经的苗圃的苗圃。整本圣经所记载的那一个属灵事情的发生和挽回,都是按着创世记第一章神定意安排的一切。若是我们更细心去读的话,就会并到神心中隐密处的意念。盼望我们能好好的读神的话,叫我们给带到神最荣耀最高的目的里。第一章是整本圣经非常关键的事,整本圣经所记载的那些发展出来的事,都是从第一章出来的。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