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活在神面前的被造的人(二1-17)

 

  在我个人领会里,第二章的第一节到第三节,应该是把它归到第一章里去,叫第一章的信息显得完全。但我不知道当时作这样分章节的人是怎样的领会,当然他们有他们的理由,只是照我个人的领会,摆在第一章末了就会是很完整的。

  第二章一开始就提到六天所作的,神把一切都造好了。到了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也许我们再回头来看这个“造”字,叫我们更明确晓得第一章提到的第六天是“制造”的造,是以“制造”为主。因为第二节里面所说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是神制造物的工已经完毕。然后更有意思的,是在第四节“创造天地的来历”。创造天地的历史,“在耶和华神‘制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很显然的把整个天地的创造,和其中那一段的制造还分得非常清楚。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注意到,那一个恢复的信息是那样明确的摆在创世记中。

神喜欢一切被造的都进入安息

  神一切恢复的主要目的在那里呢?是不是只是为了还原那原来的次序?当然这一点是包括在神恢复工作里。但是神的话一解开,我们就看见神所有的恢复不是只为了还原,而是为了一个永远的旨意──进入安息。进入安息的范围所包括的是非常宽广,神自己固然是进入安息,万物也因他的安息而进入安息,这是神永远的旨意。在创第一章中,我们只看到神起初所作的安排的目的,却没有看见那一个安排的终局是什么。但到第二章时,我们看到了。神作这样的安排,这样的恢复,是为了叫一切连同神自己都进入安息。如果我们把这个事实和第一章第一节第二节作一个比较,我们就更能了解安息那个意思。在第一章开头的两节里面,是没有安息的。不单是没有安息,并且还满了死亡。单是在这里我们可以见到安息。安息的意思不仅是生活得很舒服,没有烦扰,还包涵了没有死亡。这是很重要的一点。神的话这样说,“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他的一切工,”从表面上来说,是完全没有劳苦了,也不再有劳苦,因为所有的工都可以歇下来了,安息了,一切给黑暗和死亡困扰的都停止了,所以就安息了。我们看这个目的,实际上在第二章里只是个影儿一样的出现,安息的实际完全的显明,还要等到启示录的末了,那时我们就可以完全的看见。所以说启示录的结果就是创世记的安排,创世记的定规就是为了引出启示录的结局。

  我们留意这个安息,不单是神自己歇了一切的工而安息,我们注意当神安息的时候,就带入了整个万有的安息。所以第三节神就赐福给第七日,为什么要定这一日为圣日呢?当时的理由是很简单的,因为神在这一日歇了他一切的工,所以这一天就成为圣日,所以这一天就蒙福。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个事实,当神能歇了他的工的时候,那就是圣,就是蒙福。什么叫作神歇了他的工呢?就是说神不再作工了。在什么情况下神不用再作工呢?神的旨意完成了,神就不用再作工了。这个事实很清楚的向我们说明,只要神把他要作的作好,神的祝福就在那里,神看为圣的事实也在那里。

  我们能了解这一点,我们就懂得什么叫做在神面前蒙福。如果神在我这个人身上不断作工的话,当然对我这个人来说是在神的造就里,从神造就上来说,我这个人是蒙福的。因为他选上了我,在我身上作工。但是神在我身上作工的目的没有完成以前,我们还不能说神在我身上有完满的祝福,一直要等到神在我身上要作的工作成了,神能停止在我身上要作的工了,也就是说神在我身上定规的旨意完成了,那时我就真正的蒙福了。在这一点上给我们看见,神祝福的根据在什么地方?神祝福的根据是根据他旨意的成就。或许我们有些疑问,既然神已经作成他一切的工,为什么今天神又再作工呢?我们注意经上所说的,神歇了他一切的工,是什么工呢?是一切创造的工,在创造这件事上神已经作完了,神没有留下一件没有作完的,所以万物起初是怎样出现,现在万物的情况仍是像起初一样,没有新的增加,只有新的发现,所发现的事物都是原来已经有的。所以在创造的事上来说,神把他要作的都作好了,所以他安息了。他就停止他一切的工作。

在神的信实里享用安息.

  进入安息的时候,神就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这个圣日是为谁的呢?这个蒙福的第七日是为谁呢?是不是为神自己呢?不是的,因为神不受时间来限制的。我们看到这个第七日是应用在人的身上,或是应用在人的生活上。我们就清楚看见,神这一个安排完全是为着人,也是为着被造的万物。以后在律法的定规里,人在第七日要安息,什么工都不可作。地在第七年要安息,不能再用作耕种,要让地休息。地不仅是在第七年要休息,第七个七年以后,还有一个更大的安息年,就是给称为禧年的,这个禧年是把地的一切都还原。我们读律法的时候,就了解到这个第七日应用在人的生活里面是怎么一件事,真的是看见不单人安息,牲畜在安息,地也在安息。这样的安息,人怎样生活呢?人不耕种,地不能再作耕种,人怎样能生活呢?我们不能不因着这个安排来感谢神,因为在律法上的定规给我们看到,神在第六年给他们有双倍或更加倍的收成,他们得着一个大丰收,然后第七年就享用第六年的丰收,真的是完全的安息。这是非常非常宝贝的一件事。神定第七日为圣日,赐福给第七日,是要让一切被造的在神面前享用安息。

  前几年在一个地方和弟兄们一同聚会,与我一同配搭传信息的是从东岸来的弟兄。我头一次认识他,那个弟兄实在宝贝,他原来是纽约州立大学的机械系的正教授,又是设计重机关枪的专家,也是机械人的专家,他实在是一个专家。在谈话时跟他说起国防部和他合作的情形,但是因为神在他身上的呼召,他就放下了他的前途和工作,全时间出来服事神,特别在文字上服事神,他和同工们组成传道会。然后他就讲到这两年他们在新泽西的地方聚会需要建造一个会所,他们买了一块地,又自己设计盖一个会所,需要一笔很大的钱。但是有人提议向银行贷款,这位弟兄就反对,他说我们仰望神。但是其它的人没有这个看见,所以结果就向银行贷款了,而这弟兄一直都在仰望神。我没有记错的话,整个地和建筑上一共享了八十多万美元,这个弟兄一直求主,让神的儿女在这件事上认识神是丰富的。上个月他们的会所已经全部盖好了。他们向银行贷了款,但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向银行贷款,为什么呢?因为在需用上,在会所建造完毕后,神的供应是丰丰富富的而且有余。虽然八十多万是很大的数目,但是因为神的信实,神的儿女们就经历了神的供应。这个弟兄就提到他们那边的弟兄姊妹经过这件事之后,里面都受了责备,他们责备自己为什么不懂得信靠神。

  他提到一件事情说,许多人从来没有去看一看神,只是看人要怎样作才能解决问题,所以许多称为教会的团体都在负债。在加拿大有一个教会负债一百多万,但负债的教会不是只有那一个地方,在美国负债的教会多得不可胜数,好像神的丰富没有显现在人眼前。我跟那弟兄交通这些事的时候,我就想到以色列人进入迦南以后吃了地上的出产,吗哪就停止了。那弟兄立刻就说,你要伸出自己的手来,就是不给神去作工,不让神作工,神就没有管道来显明他的丰富。

  人是非常愚昧的。但是我们回到创世记看神起初的安排,虽然好像第七日,在我们的感觉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但是你注意在字里行间,所表达的神的心意,很明显的,你就能看见神要把他自己和他所造的一切给人丰丰富富的享用,丰富到一个地步,人可以完全的安息在神的安排里面。我们感谢神,我们承认人是愚昧的,包括我们在内。神怜悯我们,把我们带回他起初的定规里,认识他起初的定规。我们去享用神起初的定规,我们就真是蒙福了,我们真是活在第七日里面了。

安息日与七日的第一日

  活在第七日里是神的定意,因为看到第七日,我也要跟弟兄姊妹澄清一个认识。在我们的生活习惯上,我们好像是从礼拜天开始的,因为日历的排列习惯给我们有这样的领会。我们看日历是从礼拜天开始的。所以礼拜天是第一天,礼拜一是第二天,礼拜三是第四天,一直的数下去。但实际上我们并不是这样算。我们以为第一天是礼拜一,第二天是礼拜二,所以礼拜天不是第一天,而是第七天,是不是第七天?不是的,礼拜天该是第一天,日历的安排没有错,是我们的观念错了。特别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是礼拜一,礼拜二,礼拜三的数下去的。所以到了礼拜天就成了第七日。实际上礼拜天是第一日。日历已经告诉我们,礼拜天是第一日。,礼拜六是第七日,礼拜六就是安息日。

  但问题就来了,既然礼拜六是安息日,我们为什么不在礼拜六休息,不在礼拜六去聚会,不守安息日,而在主日那天来聚会,纪念主,服事主呢?在律法上定规第七日是安息日,必须要守安息的,因为第七日表明神要给人安息。第七日不单是神在那里用了六日的工夫,作好了他要作的,让人得到安息。并且我们看到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后,神把出埃及这一个的意义也摆在要守安息日的原因里面。因此我们看见,守安息日完全是律法原则下安排的。但是成就神的旨意才是真正的安息。律法有没有成就神的旨意呢?律法没有完全成就神的旨意,只是局部的显明神的旨意。神的旨意在什么时候才显明出来呢?要等到主从死里复活的时候,神的旨意才成就。神让人得安息的旨意才成就。所以当教会在地上给建立的时候,圣灵就引领教会不再停留在律法中,而进入复活的主里,是在主复活的那天来敬拜神。所以从使徒行传开始,教会一切的活动就集中在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说出在主的复活里头,教会是在那里事奉敬拜寻求神。

  在四福音里面我们仍然是看见安息日,一直等到主从死里复活以后,使徒行传开始,我们就看见七日的第一日。感谢神,虽然这是后话,但是承继着神赐福给第七日的那心思,给我们看见神的旨意成就。

人被造的明细过程

  接下去,圣灵把神在人身上的定规作了一个比较详尽的记录。所以从第四节到末了,或者说第四节开始到第三章的末了是说到人在神面前最初的那段历史,从被造到堕落,从按着神的旨意被造到在神的旨意里面失败。我们留意第二章开始这部分,我们只是看人起初被造的那一段。第一章讲到神在六日的工作,是一般性的述说神创造的工。第二章第四节开始,是重点的把人的被造作了一个详细的记录,其中包括了在第六天神在人身上所做的。

  先来注意人被造以前的环境。当人还未被造之前,地好像是很荒凉的,因为还没有草及菜蔬,也没有树木。与第一章作比较,这里应该是第三天的上半段,刚好地从水里露出来的时刻。然后神就没有再描写当时的情形,神给我们看到一件事,地什么时候才满了欣欣向荣的情况。就是在人出现的时候,就是人被造之后,地就欣欣向荣了。

  第二章也是说到两件事,一是地,一是人。地与人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见那个重点是人不是地,因为人是影响地,不是地影响人。人堕落以后的情形就反过来了,是地影响人,而人不能影响地。我们看到当人堕落以后,那次序就是这样颠倒过来了。但是在起初时,地与人都是神看为重要的点。当人与地比较的时候,人比地更重要。如果人在神面前对了,那个地就对了。人在神面前不对,地就不对了。在起初时,人是对的,地也是对的,因此我们看到当人被造出来在伊甸园里生活时,一切都是对的。

  我们先注意人是怎样被造的。我们要留意一件事,神是用地上的尘土来造人,所以从原料上说,人是被制造出来的。但是从神造成人这个事实来看,人又是被创造的。所以在第一章时提到人是给制造出来的,又是给创造出来的,就是这个原因。神怎样造人呢?用地上的尘土来造。神把人造好之后,人还是不能动的,好像一个泥娃娃。当神把生命的气息吹到人的里面去的时候,人这个泥娃娃就起了变化,就成了一个活人,有灵的活人,活过来了,不再是泥娃娃了,是活过来了。在原来的意思就说是成了一个“活的魂”,也就是说人的特点就是魂的活动是非常明显的。

  但是我们看第一章动物被造时,那些动物也被称为“活的魂”,动物也是“活的魂”,人与野兽当中有什么区别呢?那个区别不在造的原料,也不在造出来的形态,人与兽当中的区别是在神自己的生命气息,是神把他自己的生命气息送到人里面去,使人活过来。兽不是因着神的气息而活,区别就在这一点上。

人的结构

  所以当我们看圣经时,我们看到一个很明确的事实,就是人的结构是分成三部分。我们读帖撒罗尼迦后书时,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人的结构是灵与魂与身体,是三个不同的部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动物有体也有魂,但却没有灵。所以圣经称那些兽类是没有灵的畜类,犹大书上是这样说,彼得后书也是这样说。

  为什么人的被造要有三个部份,而不像其它的动物呢?我们就不能不注意到神说我要照着我们的形像和样式造人这一点,因此人被造出来必须是与神相似的。神是什么呢?神是灵,所以人被造以后,借着神的生命气息进入人里面去,人就以灵、魂、体这样的结构来作为一个完整的人。虽然有灵、魂、体这三部份,但是在被造的人来说,魂是最主要的部分,因为魂把人整个人的生活行动完全操纵着。为什么人必须破碎了,灵才能出来呢?原因就在这里,因为人最活动的部分是魂,被造时已经是这样。但是在被造时的魂是听从神的,所以魂没有成为人的难处。但是在堕落以后,魂就不大听从神了。所以魂就成了人的难处,那是后话。

  我们回头来看,为什么神不将一个很强的灵赏赐给人呢?只是叫人成为一个活的魂,就好像停在那里了。我们不能说神不把强的灵赏赐给人。我们读第一章的时候就知道,神既然照着他的形像和样式来造人,要照着他的定意将权柄交给人,所以在神的心思里面是非常强烈的要求人完全像神。并且神要借着人完全像他来对付仇敌,所以神一定不会有保留的。但是神不要造出一个机械人,神要造出一个活的魂,神要借着这一个活的魂成为一个与神联合的人,要成为一个完完全全像神的人,所以在这一点上,神要求人自动自觉的去拣选神。

拣选神而接受生命

  我们看到以下的事情就会看得很清楚了,神把造出来的人安放在伊甸园里,神就让各样的树都从地里长出来,满足人的需用。在园子当中,神安排了两棵树,一棵是生命树,另一棵是分别善恶树。这两棵树都是在园子的正当中,是非常吸引人的。我们注意神没有把这一个安排定规好了以后,就立刻告诉人说你该怎样作。神却在那里先记录伊甸园的环境,他怎样记录呢?园子里面许许多多的树木长出来,叫人得供应。又有四道河环绕这园子,或说有四道河在园子里面流出来滋润全地。我们要注意,在园子里时是一道河,到了园子边缘时,就分成四道,分成四道后就流经很广大的地方。所提到的四道河,其中有两道河,现在还存在那里。我们看经上的描述,我们就晓得这几道河是在中东那一带地方,包括埃及在内,或说从现在的伊朗一直到埃及,这就是当时围绕伊甸园的地区。我们必须要留意,起初神把地造出来的时候,整个地是一块的,然后四面围绕的是海洋,不像今天的光景,地四分五裂成为五大洲,还有许许多多的小岛。

  在起初时是没有那么多一块一块的地的,就是一整块的地。以中东一带作中心,然后将分散的五大洲聚拢,一直到连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会发觉那些边缘正好可以连接在一起。读者文摘的地图就有这些图片。所以在起初时,地是整块的,很可能是在洪水以后才分裂开的。这个我们不知道,但总之起初的地是整块的。那时的地是以伊甸园为中心,在那里有四道河在流转。我们注意怎样说四道河呢?第一道河名叫比逊,在那里有金子,并且那地的金子是好的,在那里又有珍珠和红玛脑。这个描写是说到人间的丰富,那里不单是有水流出来,叫人得滋润,那里也有很丰富的宝藏,这是第一道河的特色。第二道河没有特别的描写,只有地理环境的叙述。第三道河也是这样。但是我们晓得第三道河就是现今的底格里斯河,第四道河就是现今的幼发拉底河,都是在中东地区内的。如果从人类历史来追溯的话,这是人类文化最开始的地方。在历史上说,这一带地方是人类文化的摇篮。巴比伦文化就是在这一带地方发生的。巴比伦文化是人类文化中很古旧,很丰富,也很发达的文化。我们这样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当时那一带的地理情形。

  圣灵记载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旧金山称为旧金山?因为在这里曾经有金矿,这是黄金的运送中心,对人很有吸引力。注意在第一道河中金子多的是,并且是最好的,不但有金子,还有很多珍珠,很多红玛瑙,有很多在人眼中看为很贵重的东西。在人还没有堕落以前,这许许多多丰富之物围绕着人的生活环境,但是人并不看这些为重要,人并不以这些为希奇。为什么呢?我们要注意一件事情,圣灵记录这些事情,为着说明了在人没有堕落以前,人是享用神的人。会享用神的人,物质的丰富就没有价值了,这些东西也不值得人放在眼中,不会放在心思里。说它美,当时的人不觉得它们美。说它贵重,当时的人也不觉得它们有什么意义。因为那时候的人时时刻刻在享用神。

  不过我们还要注意一件事。当人享用神的时候,神有一个定意要进行。那定意是什么呢?在造人的时候,神就说要照着神的形像和样式造人,所以神把生命的气息给了人。但那时候称为“活的魂”的人,已经像了神没有呢?像是像,但是不完全像。但神所要的是完全像他的人,所以神仍旧继续让人去拣选神的生命。神让人晓得有了神的生命的气息还不够,必须要有神确实的生命。神确实的生命从那里去得着呢?就在园子当中的那棵生命树的果子上。

  但在园子中神另外安排了一棵分别善恶树。很显然的,神要让人去作一个选择。人如果爱慕要得着神的生命,与神联结,可以使他完全的像神,他的拣选一定是生命树的果子。再加上神的一个警告,“园子当中各样树上的果子都可以吃,只是当中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们不可吃。因为你们吃的日子必定死。”死是你们不甘心要的,生命是你们所想要的,因此你们应当知道该拣选的是什么。但神不强迫人去作拣选,神只是告诉人正确的拣选,拣选或是不拣选就在乎人自觉的定意。如果人体贴神的心意,他会拣选生命。人不体贴神的心意,他就拣选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这一点在当时的情况下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人把生命树的果子接过来,人就是接受了神的生命,那个时候人就可以完全像神了。那个时候如果人完全像了神,我们这些作亚当子孙的人就没有那么多的困扰了,我们今天也不会看重黄金和珍珠,也不看重红玛瑙,我们所看重的是如何去享用神。

属灵争战的小影

  但很可惜,我们看到第三章时,人的愚昧作了极大的错误的拣选。那是以后发生的事。但在这里我们看到神的安排,当时这个安排若是能成就,神的旨意就确实是完成了。第七天的实意在神所造的万有里面也成了一个不能更改的事实。在神作了这个安排以后,我们又注意到一件事,神已经在那里给人暗示说,有一件事情要发生了。什么事呢?就是属灵的战争要来了。因为当神这样作了安排以后,神把人安置在伊甸园里,神就告诉他们说,在伊甸园里,你们可以天天享用神,但你们得注意一件事,就是好好“看守和修理”这个园子。看守和修理就说明了一件事,为什么要修理呢?一面可以叫神的丰盛显得更多,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有给破坏的事情发生。若是把“看守”也加上去,这个意思就更加明显了。那里会有仇敌来破坏,因此要把园子好好的看守,不让破坏的事发生。谁来破坏,谁来捣乱呢?谁来造成困扰呢?虽然没有明明的说,但是我们总能知道一点。因着“看守和修理”的安排,我们就知道一定有抵挡的力量在那里寻找机会。在下文我们就知道了,这个敌对的力量就是撒但,它要破坏神整个恢复的机会。

  因此我们看到了一件很清楚的事。当神安排这一切荣耀的事物,安排整个环境来成全神的旨意时,撒但也在寻找机会来顶撞对付神一切的定意。神既然将管理全地的权柄交给人,也同时让人知道要准备迎接属灵的争战。所以当神的旨意还没有完全成就以前,我们必须知道,在享用神的同时,也必须接受属灵的争战,在属灵的争战里站立得住,享用神就没有难处。这是我们从起初神作的安排中所领会的。看到这点,我们实在看到神把何等重大的责任托付给人,要像神,要显出神的荣耀,要执行神的权柄,为要对付黑暗的权势,神就是这样借着人来完成这个安排。

  我们实在要感谢神,我们不过是出于尘土,我们不过是从神那里接受了生命的气息,我们不过是神手里的工作,我们算不得什么,但是神却把这样荣耀的托付交给了我们。从前神是这样作,如今在基督里被拣选的人身上,神也是这样作,要把神从前托付给人而没有达成的事,现在借着在基督里的人来完成。我们实在看到神对人的期望是何等的高,何等的迫切。我们巴不得神的灵帮助我们能领会这一点,叫我们在余下的日子不再为自己而活,而是为神那一个荣耀的旨意而活。但愿圣灵向我们说更多更明确的话。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