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人是为神永远的旨意而被造(二章)

 

  我们已经把创世记第二章稍微看了一点点,但我还是要从起头来再提一下。我们曾经提过,在第二章开始的那三节圣经,若是照着我个人的领会来说,那是应该归到第一章的末了,这样,在第一章里的整个七天的事情就很完整。因为在六天的创造里,虽然零碎的说出神的目的,但那六天的创造的主要目的,还是在第七天所表明的属灵的意义。因为到了第七天的时候,神就说他歇了一切所作的工,就安息了。因着神安息了,他就定了第七日为圣日,让人及万物都在那一天安息。

  在这里我们看到有一个次序,就是神所作的完成了,一切都进到安息里面。这样,我们就注意到神安息了,万物才能因着神得安息。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我们要是用一句话来表达这事,就是说,当神的心意满足了,神先有了满足,一切神所造的就在那里享用满足。所以我说这里面所表明的次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就是这个意思。

再看人的被造

  然后在第四节开始,就把神在六天所创造的过程再重新提一提。但是那重点不是在六天中所有的创造,而在人的被造。在人被造的过程里,神说出了人的被造的手续,比其它被造之物的造成要费更多的手续。那原因就是在其它的事情中,神说有就有,命立就立。但在造人的过程中,神是先造人的形状,当然这一点和造动物有一点相像,但是造动物就是形状造出来以后就让它们活了。只是在造人的时候,人能活过来是根据另外一个事实,就是神把他的气息呼到人里面去。当然这就是生命的气息,也可以说这是灵的气息。因为我们都知道神是灵,所以从他出来的都是从灵出来的。也就是说,神将他的灵分给人的时候,或者说清楚一点,神将灵的气息给人的时候,人才活过来,就成了一个“活的魂”。中文翻成“有灵的活人”,这是根据事实来翻译的,是根据人被造的结果来翻译的。若是要照着原来的意思翻译出来,就突出了人在神面前那特别的性质,他是一个“活的魂”。最特别的就是表面是魂的表现,这一个表现和动物的情形是差不了太多,但在这个活的魂里面,因着灵的气息已经进入,人的活动就受着灵的约束。人的被造与动物的被造的分别就在这里。虽然人给称为“活的魂”,但是“活的魂”并不等于人的全部,只是表明人的特点。

  整个被造的人,在新约里很清楚的让我们看到是灵、魂、体这三部分构成的。所以活的魂()是有灵的,中文圣经翻成“有灵的活人”就是根据这一个结果。我们注意圣经原来的意思是要特别显明魂的特点,目的是说出在以后人要接受生命树的果子的原因。只有魂的活动是不够的,只有魂的表现也是不完全的,在神的永远的旨意中,必须要让神永远的生命,就是神的灵进到人里面去。只有灵的气息,是那仅仅在神的性质上沾了一点,所以必须把神完全接过来才是一个完整人。

  但问题是在这里。当神将人放在伊甸园时,我们看见一件非常有趣的事。“耶和华神在东方的伊甸立了一个园子,把所造的人安置在那里,耶和华神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园子当中又有生命树和分别善恶树”(创二8-9)我们且看神的安排,神作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神在东方立了伊甸园,然后使各样树木长出来,人就被安置在这地方。神让人看见树木在结果子。神不单是让人看见树木,神叫这些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神让人的眼睛得着满足,眼睛上的满足就使人心中喜乐。神作了如此的安排,可以知道神并非是不愿意人喜乐的。我们常常有错误的想法,就是人来到神的面前,就是给神要求要这要那,像是给神不停的剥夺的样子,好像作人最基本的权力都给神剥夺了。神的心思在此很明显向我们解开,园子中有很多树木,这些树木存在的目的是什么呢?是为悦人的眼目。神就是要让我们的心思得着满足,神要让人看见他所作的一切,都是要让人的心思满足的。神所造的一切没有一样是没有意义的,每一样都有他的目的。

  人看到伊甸园的树木时,人就感觉很快乐。我们到现在还有这种经历,人的喜悦是在城市中,还是在郊野呢?人的喜悦是在森林中高一层,还是在郊野中高一层呢?人到现在还是享受神当初的安排,不然的话,人就不会到郊外去旅行,或去露营了。

  我们感谢赞美神。他所作的一切,在原来的安排上是为要叫人的心思得满足,不单是人在心思上得满足,也叫人在生活上得满足。接下去我们就看见,“其上的果子好作食物”。我们看见这事时,我们实在无话可说。在这里我们可以稍微看到主向门徒所说的话,“你们不要为吃什么、喝什么忧虑,这一切需用,你们天上的父是知道的,只要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原来“这一切”就是神要为人预备的。在伊甸园里,就算人不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这一切都已经加给人了。主在地上的时候,主就告诉人要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原因就是在伊甸园后来所发生的事,叫人和神隔离开了,所以人必须先与神恢复正常与准确的关系,起初神所作的安排就会自然恢复在人身上。

两棵很特别的树

  感谢赞美神,他在人的生活上作了如此的安排,叫人在饮食上得饱足,在心思里有喜乐。但神所作的并没有停在这里,所以在下面我们看到一个事实。在园子中有两棵树,一棵叫生命树,一棵叫分别善恶树,也叫知识树。这两棵树一同放在那里。神就吩咐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1617)这两棵树代表着两个原则,也代表着两个拣选,也代表了两条道路。虽然用不同的话来发表,但却是完全相同的一回事。无论是事实,是道路或选择,都是说出人用什么态度对待神,就是拣选神或不拣选神。以道路而言,就是说出拣选神的道路是怎样的,不拣选神的道路又是怎样的。以两个原则而言,就是说拣选神的方向是如何,不拣选神的方向又是如何。所以虽用不同的角度来表达这一件事,但整个的中心内容是人和神的正常关系。

  什么是吃生命树的果子呢?吃生命树的果子就是把神的生命接受过来。当人将神的生命接过来,神在人身上的目的就完全作成功了,人与神就有了完全的联合,人不再凭着被造的生命来活。人接受了神的生命,在关系上是与神联合了。在活着的事实来说,就是根据神而活,这就是吃生命树的果子的意义和目的。

  分别善恶树又是什么呢?简单来说,它是叫人可以不要神,只要凭着人自己所有的知识就可以解决问题。因此分别善恶树的意义和目的就是说不要神而要自己。明白了这些事实,知道了这个区别,就可以回头看第八、九节。

神在伊甸园的安排

  提到神在伊甸园中安排各种树木的目的是要满足人的心思和生活上的各种需用。接下去就说园当中有这两棵树,这两棵树指出了一个严肃的事实,就是叫人得着神或是失去神的拣选。因为神明明对人说,“一切树上的果子你们都可以吃,唯独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们不能吃。”所以人若拣选神,就不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而吃生命树上的果子。若是这样吃了,就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叫神要和人联合这件事情作成功了。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就引出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叫人和神脱了节。人和神当中有了间隔,就产生了圣经所记载的长久以来所发生的事情。我们看神的安排,是让人享用神所作的,人是不需要花费心思,只管取用就可以了。园中每一棵树,包括分别善恶树都是悦人眼目,而果子都可以作食物,让人的心思和生命可以饱足,人只是取用就可以了。但是人若要得着神的自己,就不是单取用就可以得到的。在伊甸园中,神作了这样的定规,这定规到现在还是一样准确。人要得着神的自己,人就必须在神和神以外的事物中作选择。这件事情是十分的重要。享用神所作的可以随便去支取,但要得着神的自己,人必须作选择。作选择要付代价,这代价不是人自己掏出来的,而是在人心思中要经过挣扎,宁愿得着神而放弃一些好像能使我们得满足的事物。当我们看第三章时,就能更多了解分别善恶树是怎样能满足人,叫人在神以外能得着一点点的满足。但从要得着神的自己的角度来看,人要付出代价,为得着神而放弃一些好像能满足我们的事物。这生命的原则,在伊甸园时一直到今天仍是一样,求主让我们看到他的心思。享用神的所作只要支取就可以了,但要得着神的自己就必须付出代价作选择。

  一踏进伊甸园,神就让我们看到心思的问题,再下去就是看伊甸园的环境。从圣经的记载及圣经学者的发现,差不多可以肯定这园子是在以前称为巴比伦,现在称为伊朗、伊拉克这一带,伊甸园就设立在那里。现在这一带地区并没有太多叫人受吸引的事物,顶多是石油多一点,到三、四十年后,石油用光了就只是沙漠一片,再没有可纪念的。

  起初那地方不是这样,园子里有一条河,这河在下游就分作四道,其中的两道现今可以肯定的是希底结和伯拉河。希底结就是现在的底格里斯河,伯拉河就是现今的幼发拉底河,比逊和基训河现在仍不能肯定是那两道河,或者是因地理的改变而改道或湮灭了。我们且不管后来的变化,我们要注意起初的情形。在伊甸园的范围里,只有一道河,这道河流出这园子后就分成四道。在幼发拉底河及底格里斯河的遗迹上,地理学家找到一个地方是这两道河曾经汇合为一的,到下游就分开作两道河。这个发现不知道是否和当初园中只有一条河有关。在地理方面,我们不需要太注意,要注意的是神当时的安排所要表达的意思。表面上看,河是叫全地受滋润,在园子中生活不会有枯干的感觉,正如以赛亚说,“浇灌的园子满了滋润。”人在滋润的环境中是很满足的,活在枯干的环境中就是很苦了。当时神安排四条河环绕全地,上游集中成一条河通过伊甸,神的安排是要叫活在伊甸的人满得滋润。我们实在希奇神如何的将人放在心上。另外我们又看到河里面的出产,一道河有金子,有珍珠,有红玛瑙,这些都是人看为宝贵的事物。当时夏娃不会以这些东西为装饰,作为装饰是很久以后的事。那时他们带着神的形像,这一切东西对他们而言并无价值,但堕落后的人却看这些东西是很有价值。神叫这些东西丰丰富富的生产出来,不知道是否神叫人在以后回头看的时候,看到神要把一切的丰富来围绕人。无论如何,当时住在伊甸中的人是丰富加上丰富,满足加上满足,正如新约中所说,神为我们所预备的,是恩上加恩,荣上加荣的祝福。

神在伊甸园的安排表达了他对人的心意

  看到神起初在伊甸园中所作的一切的安排,我们感谢敬拜神。看过了环境,我们要领会,重点并不是在环境,而是从环境来看神起初在人身上所定的心意。神将人安置在伊甸园中有一个功用,不是单叫人在那里享用神和他的所作,而是叫人显明一个很大的功用,这一点很重要。有一位哲学家如此说,“如果只叫人有丰富的生活,而不予以自由意志的话,不如不造人好了。”这个人说的话是要抵挡神在伊甸园中的安排。当我们细心读神的话时,就知道这哲学家是不认识圣经的。如果他认识圣经,就会知道人在伊甸园中不是作为行尸走肉,单是吃、喝,而是显明一个重要的功用。

  “耶和华神将人安置在伊甸园,使他修理看守。”(15)修理看守是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在什么情况下要修理呢?这里是指修理园子及树木。在修理方面可以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为了叫树木结果子更多,这是约翰福音十五章中,葡萄树结果子的比方所表达的意思,就是将神所显明的生命显得更丰富。

  但更重要的一点是与“看守”并在一起时,那作用就比修理树木更高了。在什么情况下要修理呢?住在美国的人就很了解,我们住的木头做的房子,每年不是修这就是修那,有破损就需要有人修理。另一方面也需要看守,什么情况下需要看守呢?若是治安太平,没有警察也可以。但在治安不太平的地区,警察就特别显出功用了。在此情形下,我们可以稍微了解当时神要人负担起的工作。但在伊甸园中,谁有本事作破坏,有胆量作骚扰呢?当然神在起初六天所造的一切都是和平的活在一起,我们看到亚当为神所作的动物起名时,就可以知道人与动物的关系是何等的亲爱。当时住在园中的都不会彼此侵害,都是和睦相处。

  这里所说引发要修理看守的原因并不是在园中,而是在园子外进来的。那是谁呢?虽然圣经并无说明,但看第三章人堕落的情形,我们有把握的可以猜到是谁。修理看守需要十分儆醒,当然最好是不让仇敌来破坏,但要是给破坏了,进行修理也必须要有警觉的心思,不然给破坏了也可能还不知道。故此人需要儆醒的执行他的功用。要执行这功用并不简单,当时只有亚当一人,我们不知道神为亚当作配偶需要经过多少时间,但起码有一段时间,也许只有半天,亚当是单独一人在管理园子。如果亚当是一个笨蛋,是一个行尸走肉,只在那里吃喝,他是不值得羡慕的。但我们进一步看,晓得亚当要修理看守的对像是撒但的话,就可以晓得亚当是有能力智慧的,他并不是行尸走肉,而是有思想、能力、意志能作一切决定的。否则,神也不会在生命树上的果子及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的选择上有所吩咐。

  我们感谢敬拜神,当我们看到人在伊甸园的功用就是被神用来对付空中掌权者时,我们就看到被造的人的确是伟大。但伟大的根据必须要站在神的一边,所以下面就立刻提到两棵树的选择。“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你吃的日子必定死。”(1617)这个死是指与神隔离的死,人要是与神有了隔离,人的智慧能力就失掉了,人也不再站在神的一边,修理的功用也就不能发挥了。

婚姻表达了神作成他计划的方法

  这虽然是神起初的安排,只是这些安排都带着属灵的原则,并且新旧约中的事物都是循着这些原则发生的。这些事情出现以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神就发表一个意思,“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做一个配偶帮助他。”(18)我们不能用今天生活的情形来读这段话,我们是常会用今天的生活来读经,结果却得出了错误的结论,又让错误的结论来指导我们生活,以致我们活在错误中还以为是活在神的光中,这是非常可怜的。

  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是否因为他孤单,所以不好呢?现代人可能有这样的感觉,但当时神说这话并没有此意,从下文我们看到他的目的。请注意“帮助”不是指着帮助日常生活,神起初的安排,人在神心意里的作用是看守及修理园子,为神来对付仇敌,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是说出在成就神的旨意中,一个人是不能完全彰显神的心思,故此神造一个配偶来帮助他,故此造配偶是要两个人一起同心成就神的旨意和安排。

  神说了此话后,就把神所造的动物带到人面前,人就为野兽起了名字,这需要很大的智慧。我们到动物园走一圈就知道了,好像猴子家族中有各种各样的分类,人看过以后就记不起来了。但亚当却一一为它们起了名字,显明了莫大的智慧。奇妙的是经上记载,“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亚当在许多动物中没有找到配偶,动物不能作人的配偶。不单是身体的情况不能作配偶,在思想和感情上也不能作配偶。神要人成就他的旨意,动物有魂,但没有灵的气息,生命与人不同,所以人不能在生命不同的事物上得着配偶。这就是为何信与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包括婚姻的事情在内,都是显而易见的。

  配偶是为成就神荣耀的旨意而安排的。配偶需要生命相同,有神的性质、性情才可配合成配偶。故此在没有相同生命的动物中,人没有遇到配偶。为了预备一个生命相同的配偶,神就在人沉睡时,用那人的一条肋骨。造出了一个女人。亚当就说,“这是我骨中之骨,肉中之肉。”请注意此段历史的目的,怎样表达“造一个配偶来帮助他”,下文是“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24)。以弗所书五章提到这段话,下面就说“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弗五32)以弗所书给我们指出,这个安排是预表,表明神在人身上的一切安排是为了完成神荣耀的目的。这表明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所以教会的产生是借着基督的死而复活而带出的,死而复活是显明在亚当沉睡又再醒过来。当他沉睡时,身体就裂开了。就如主被杀时身体裂开了,复活过来生命就释放出来,教会就产生了。

  我们看见神安排配偶的目的,并不是现代人所想,以为那完全是满足人的。当然神并没有忽略人,但神当时的安排是以他荣耀的旨意作目的的。有关神荣耀的旨意,在第一章中,我们已经看见神要他的荣耀充满全地,也要他的权柄充满全地,所以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的定意。亚当一个人不能生孩子,所以他必须有夏娃,但这个事实是根据神荣耀的目的,否则就像我们所认识的一位弟兄坚持不要结婚。他不要结婚的原因是什么呢?当然我们知道神给他独身的恩赐,否则他捱不过来的。但他心思中有一个想法,就是结婚免不了要生孩子,如果孩子不信主,岂不是为地狱增加人口?既是如此,我就不干了。而他又没有把握孩子生下来一定会信主,所以就不要结婚了。

  我们注意“生养众多,遍满全地”是神所要的事实,在此事实之前,“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联合,二人成为一体,这是极大的奥秘,但我是指着基督和教会说的。”我们就看到神要得着教会来成为基督的身体,与基督联合的结果成就时,神的旨意就完成了。这是一个非常宝贝的主的心思。但人堕落以后,婚姻的关系常把人缠住了,无论婚前,婚后都把人捆住了。儿女出生以后就捆得更厉害。这就离开了神起初要造一个配偶来帮助他的目的了。我们求主怜悯,当我们回到起初神造人时在人身上所作的一切安排,我们一方面看到神起初为人做的一切供应,包括生命的供应,又看到神怎样把他的心意放在人的身上,要人来成就他荣耀的旨意,这些都是神起初的目的。我们盼望神将我们带到他起初的心意中,当我们能看到这些时,我们生活的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求主恩待怜悯我们。末了的一节,我们并到第三章才一起去看。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