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人的失落(三1-6)

 

  第二章的末了,提到当夫妻二人在一起时,当时他们是赤身露体的,但并不觉得羞耻,为什么神的话记录这样的事呢?当然这是说出了人没有堕落前的光景,更重要的是说出被造的人当时是什么的性质。当人还没有犯罪以前,虽然他们还未有神的灵,也没有神的生命,但那时人里面是纯净的。因为人是照神的形像和样式造的。虽然他的性质还没有完全像神,因他们还没有接受生命树上的果子,但是他们已经有了神的成份,所以是纯净的。里面是纯净的,所以没有什么事物可以使他们的心思变成不纯净。

  这里显明了一个属灵的原则,里面对的外面就对,要是里面不对的,外面对还是不对。在人还没有堕落以前。虽然还不能说是完全,但却是对的。故此在对的人的里面,他所表明的都是神的自己,因此没有邪恶的成份在里面,都是十分的纯净。所以他们虽然是赤身露体,却不觉得羞耻。我们看小孩子,小的时候赤身露体也算不得什么,但渐渐长成了以后,有了自己的意念,哪怕这意念只是有一点点的成熟的感觉,羞耻的意念就出来了。这叫我们看到人堕落的性质,表面看来是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但吃果子这件事情却带来了一个属灵的实质,把人整个性质改变了,变成如同撒但一般的邪恶。邪恶的念头在里面,外面许多的事情就都加上了邪恶的色彩。所以在那时,邪恶的事情一显露,人就产生了羞耻的感觉。

撒但的诱惑

  请注意,“神所造的唯有蛇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中文翻成“狡猾”并不太好,因为翻的时候已经把人感觉上主观的意思加了上去,因为蛇是最坏的,故此就翻成“狡猾”。这样一来,就产生一些难处。事实上,这里不是说蛇是“狡猾”,而是说蛇是精灵的,唯有蛇比一切更精灵,太容易讨人的欢心了。我们千万不要以现今蛇的形像来作当时的形像,现在这个形像是被咒诅后的形像,故此是十分讨厌的。

  当时蛇的形像是怎样我们不知道,但起码不是现在的光景。因为从下文可以看到蛇起初是用脚走路的。我曾看到一篇文章说到蛇有没有脚的问题。那篇文章是从进化论的角度发表的。它说蛇本来是有脚的,因为它的脚本来不太发达,后来进化了,现在蜿蜒而走比它本来用脚走要快许多,所以脚慢慢退化了。文章中也提出证明,如果抓到一条蛇,把它放在火上热一热,它肚腹的地方会凸出四个小东西,就是以前蛇脚进化的遗迹。我不知道真实性有多少,反正文章是如此说。

  我们要注意的是蛇比一切更精灵。正因为如此,撒但看中了它,就附在它的身上来诱惑人。请注意,蛇是单数的,故此不是许多的蛇,而是一条蛇。这句话我们要从启示录中找出印证,给我们明确的看到当时撒但借着此蛇向人说话,所以才把人骗倒了。“天上又显出异像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启十二3)“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启十二9)请注意,中文圣经中那古蛇的“那”字,就是英文圣经上的冠词,所以不能随便指任何一条蛇,而是那条古时就有的蛇,在最古时有特别历史的那一条蛇。它的名字叫魔鬼,又叫撒但,所以我们就知道魔鬼是借着这一条蛇向人说话,它利用蛇的精灵叫人受骗。

人受撒但诱惑的过程

  我们可以从对答中来注意它向人说话的过程,刚才弟兄提到人在堕落中的责任问题。那是人堕落以后一般的情形,都是里面出问题,外面有引诱,事情就发生了。但这里发生的历史,就有一点不一样,因为在那时候,人还没有堕落,虽然还不能完全像神,但却没有恶念,生命里可说是一片洁白的纸,还没有受玷污。正因如此,更显出人的堕落,人更要负责任的问题的严肃性。现今许多人说,“我们天性是犯罪的,我们没有办法不犯罪,虽然我犯罪要我负责,但我却负不了责,因为我是身不由己的。”这话是似是而非的,我们要看明这件事,就一定要回到起初的地方去看。人没有堕落以前,里面是没有罪性的。所以人所作一切的事情,人自己是要负责的。外面虽然有诱惑,但那时的人是有能力去拒绝的。并不是说他里面有身不由己的冲动。那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我们看人整个堕落的过程是非常有启发性,叫我们看到人在神面前出事的整个问题出在那里。请注意,如果没有外面的引诱,人是不会作悖逆神的拣选的。但因外面的引诱,人就被引动离开了正途。

  这一个被引动也是一件不美的事,不美在那里呢?这就是在第二章中神造人的时候,我们提到人的结构的问题。灵、魂、体。一个正常的人活在神面前,是从灵开始,叫魂受引领,魂就带动体来表达,这就是正常生活的次序。撒但很清楚知道这一件事,人在没有吃生命树的果子以前,人有灵的成份,但却非神的灵,只是从神的气息出来成为人的灵的那灵。虽然有神的灵的性质,但是并不完全充满神的自己,所以才要吃生命树的果子。那样,神的生命才可以完全的充满在人里面,人的生命才能与神联合起来。所以它要抢在人吃生命树的果子以前败坏人。

改变了神说的话

  现在我们来注意人堕落的过程。撒但借着蛇来到女人面前,他们谈话的对答十分有意思,也使我们看到人在神面前能不能守住的关键在那里。头一件事是撒但向人说话,总是将疑惑送进人的心思中。所以它就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这话是似是而非的,神并没有叫他们不吃果子,神是容许他们吃,只是不许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撒但来把神的话更改了一点点,并且加上疑惑的成份在内。所以它说,“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当然这是它很巧妙的开场白。如果没有这段开场白,又怎样能引入主题呢?因为它的目的是要把人引到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的事上,所以先将这个疑惑送进来,叫人失去了儆醒。

  神实在没有说所有的果子都不能吃,神只是说除了一个是例外,其它所有的果子都可以吃。所以当这疑惑一来,女人就在那里辩正。当时女人所说的话中,她的心思是正确的。好像说,“你说错了,神没有这样说,”如果从这方面来看,女人里面还是有神的话,故此她就说,“园中树上的果子我们可以吃,唯有园中那棵树上的果子,神曾说,你们不可吃。”那棵树是指着分别善恶树,所以她没有说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能吃,只是说那棵树上的果子不能吃。

  我们看到当时女人的心里是非常明亮的,她懂得那一棵是特别的树,神说不能吃,很清楚,很明亮。但很糟糕的一件事,她把神的话增添了一点点,就为自己制造了破口,这个破口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她增添了什么呢?就是“也不能摸”。第二章里说得很清楚,“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二17)吃了就要死,不吃就不死,现在女人说话时却多了一点点,好像把这情形说得非常严重,越过了神所说的来加重这事的严重性,而说了,“神曾说你们不可吃,也不可摸,免得你们死。”这样的增添,把神的话变了一点点。

  撒但就是要人改变神的话,它就首先把神的话改变,“神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么?”神没有这样说,但它说神是这样说,它先改变了神说的话。现在女人说的话虽然没有将神的话的主题变更了,但却增加了一点点,这就叫我们注意到启示录的末了所给我们很严肃的警告。虽然这个警告是指着启示录这本书来说的,但是这个原则应当是适用在神所有的话上面。

  请看看启示录如何说,启二十二19“这书上的预言若有人删去什么,神必从这书上所写的生命树和圣城删去他的分。”这里所说的是删除,女人当时所作的是增加,无论是增加或删除,原则上都是改变了神的话。这样的改变招来的结果是非常严重的,所以保罗在加拉太书上就严肃地提说,什么人把福音更改了,那人就应受咒诅。为何那么严肃呢?因为在改变神的话的背后是隐藏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就是人堕落的实质,就是人代替神。人代替了神,所以他有胆量去增加或删减神的话,问题的严重性就是在这里。

叫人对神起疑惑

  人代替神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实,但是女人把神的话增加一点点,这就造成一个很大的破口。这个破口就被撒但抓住,它说,“你不一定死。”原谅我在这里插一点东西进去,但这并不是增加。撒但可能抓住这个增加就说,“不一定死,不信你可以去摸摸,你摸了你没有死,所以不一定死。”撒但在这里说不一定死是有一定根据的,可能在当时给女人一个试验,你不信就去摸摸看,我保证你死不了。当然她去摸的时候,她事实上并没有死,但这就已经是一个破口,这个破口正好让撒但说了一大堆话,将人的魂引动了。

  我们看撒但在这里说,“你们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所以你们死不了的,神就是不喜欢你们太多像他,你吃了就像神,你像神的时候,神就不喜欢了,所以神就不喜欢你吃这果子。”这些话十分阴险,阴险在那里?用人的话来说,就是挑拨离间,但更重要的是引动人的魂。因为这里是讲理由,所以是“因为”。它说出理由来,“神不叫你们吃的理由在这里,你看看这个理由成不成理由?很不成理由,并且这个理由也很自私,这理由也很不公平,神很小气呀,这个不可以的。”

  这些话里面就隐藏了许多的东西,并且人的魂里面搞动,叫人在思想中来接触这个问题。当女人的魂被引动时,她就看看树很美,果子也很好吃,树叫智慧树,吃了就有智慧,这分明是好事。从外面里面来看都是美,从结果来看更是美。从理由去分析,完全没有错,都是一件好事。为何神一定不给我们吃?为何恐吓我们吃的日子必定死?大概神真像蛇所说的那样子也说不定。当魂产生激烈的动作时,问题就出来了,手就摘了果子吃了。

不能让魂在人里面作主

  请注意,在这里我们看到魂的动作,也看到体的动作,但却一点也看不到灵的影响及活动。整个开头就是魂的活动,魂的意念出现引动了体的动作,问题就出在这里。这又引出另一个问题来,许多人常会问,神造人既造到如此完整的地步,为何剩下一点点神不把他造得更完全,如果把所缺的一点点都作完全,那么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我们从第一、二章中都提到这个问题,人被造目的表面上看来是神的形像和神的权柄,实际上是神要让被造的人与他联合,来显明他完全的荣耀和完全的权柄。

  神如此作的原因乃是要对付叛逆的撒但,六日的恢复是要恢复撒但所搞乱的宇宙,而执行恢复的主角是人。人作出来的重要事情,并不是在乎修理和看守,而是在乎人去拣选神,是借着采摘生命树上的果子来表明人拣选神,借着生命树的果子来拣选与神联合,与神的生命调在一起。当人与神调在一起时,神的目的就完全的达到。所以我们不能单站在人这方面来看当时的历史,我们也要站在神那边来看神那时的安排的目的。

  我们用最简单的话来说明这件事实。撒但因着不顺服而堕落,神要借着人的顺服来恢复。如果人在神面前没有活出顺服来拣选神,神的目的就没有达到,这就是这事显为最重要的原因,如果我们离开了这个事实,对于神的话,我们就完全看不进去,看来看去都像神在欺负人。但感谢赞美神,神照明我们眼睛时,我们立刻就看到神在人身上是等待人在神面前作一个顺服的人。这虽然是一个动作,但在这动作的背后是说明了人愿意根据神的话而活着。而人能多得着神的话是透过人与神的交通,而人与神能有交通,是因为灵的功用,也就是当灵的功用强的时候,人的魂就受管理,身体的动作也受管理,都向着拣选神的方向去。

  现在我们回头来看当时夏娃的情形,灵好像没有显出功用,夏娃也没觉得这事情是真是假。若是她想,让我去祷告一下,她要是祷告就好了,她一祷告灵就活了。但是她没有,撒但的话进来了,人的思想就动起来了,翻来复去就在魂里面转。要是去祷告一下就好了,但偏是在魂活动很厉害时就不会想到祷告,不祷告灵的功用就显不出来,结果夏娃就下去了,她也把亚当引进堕落中去。

  我们看亚当失落的过程,他也没有感觉这一下可糟糕了,犯下了弥天大罪。他看见妻子吃得如此滋味,妻子给他吃,他也吃了。这完全是思想里的定规,这个活着的次序,就是缺了灵的功用作管理,就进到撒但的网罗中,人就是这样的下去了。

  我们看创世记时,为何在第一、二、三章中,我们要如此详细的追进去呢?因为差不多可以说所有属灵的问题都在这三章里摆出了根源和原则,连永远计划的雏形也在这里,故此要多花时间在这三章中。如果我们能读通及领会此三章的圣经,我敢保证你读其余的圣经就容易明白了。我不说很容易,但是一定会比较容易,因为你能掌握到整个属灵的事实和原则。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