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救赎的宣告(三7-24

 

  我们最后看到人堕落的过程,一开始就是魂作了主,魂先给引动,然后身体就发生动作。当罪的事实做成以后,灵就失去它的正常功用,这个过程就叫我们看见什么叫做“你吃的日子一定死”。这个死就是灵失去了功用,不能与神再有交通,不能见神的面。帖后一9说到那些没有解决罪的人的结果,“它们要受刑罚就是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这就是死的实际。那个死有外面的沉沦,是关乎刑罚的问题。在属灵的实意里,就是“离开神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这个离开是带着“永远”这个形容词,永远离开神的面,永远不能见神权能的荣光。在神的光中,这些人不能站立。在神的光里,它们不能见神的面,因为他们的灵已经失去了功用。停止了它的效用,和神的交通也就停止了,与神的交通就不可以再有了。这是人堕落犯罪进入撒但网罗的过程。

撒但的本质

  现在我们要回头来看一些很重要的事,是关乎我们认识仇敌的本质的。撒但引诱夏娃的时候是这样应许她的。它说,“你们就如神能分辨善恶,你们的眼睛就明亮,就能如神一样的分辨善恶。”神造人的时候,神本来就是要把人造到如神一样,我们看见其中的过程就是形象样式和权柄,然后再加上生命树的果子,与神联合,这就是神的完整的目的,这目的是神所要作在人身上的。现在撒但就来告诉人说,“神害怕人像他,神不愿意你们像他,但你们想要像他还是有办法的,我把办法告诉你们,只要吃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我们看到这个事实的时候,要怎么替它下结论呢?

  撒但鼓动人用自己的方法去做成神所要作的,这是非常非常阴险的事。先把神的目的给你看到,然后就诱惑你自己去争取,你自己可以去作,不必理会神要怎样作,你自己可以作。我们可得要给提醒一下,撒但这工作的原则,曾经非常明显的用在我们的主的身上。他三次试探主,是在这个原则里进行,“你要确实知道你是神的儿子,把石头变饼就可以了。你要众人都认识你的权能,你从殿顶上跳下来就可以了。若是你要得着全地的一切,全地都归于你,你只要向我跪拜一下就行了。”这三件事情都是神要作的,神要人认识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神要人高举他的儿子,神要人知道我们的主要把全地从撒但的手中收回来。这些都是神所要作的事,但神并不要人随从撒但的方法。

人堕落后所显出的质变

  在伊甸园里,撒但就开始作这样的事,以后也不断的作同样的事,连对我们的主也作同样的事。它不住的鼓动人用自己的方法去作成神要作的事,这是非常非常邪恶的阴谋。当时夏娃没有分别这样的事,结果就进入了网罗。进入网罗以后,那个堕落已经完成,这堕落一经完成,就显明了三方面实质的变化,因为从撒但所送给人的意念里面包括这几件事。虽然这三件事是非常非常的接近,因为它们是联在一起。第一件是人自己要成为神,或者人自己要像神,因为你吃的日子,你眼睛就明亮,你就像神。既然像神,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你可以代替神,可以不需要神。第三个问题就是人自己成为神,或者说人就是神了。这三点是从三个角度去看堕落,但是是一件事情的三方面。人自己像神,人可以代替神,人就是神。你看到撒但当时送进来的就是这样一个意念,这意念成为事实时就成为人堕落的实质。从那时开始一直到现在,不信的人固然是如此,就是我们这些已经蒙恩得救的人,这种性质或意念也常常不知不觉的在我们里面跑出来,因为这是人堕落的实质,也就成了人生命的本质。

  每一个人都是在这个本质里。从本相来看,没有一个人是对的。从人自己的生命来看,在神面前没有一个人是对的,因为我们的生命非常自然的发表就是要代替神,要自己作神。这是我们要注意的,为什么在我们追求属灵生命上有那么许多的阻碍或困难?原因就是我们生命的本质不要神,要自己作神。我们燎解到这件事,在属灵的追求上,我们求主怜悯,叫我们的灵时刻的苏醒,什么时候人自己要跑出来代替神,什么时候发觉人的自己要出来,立刻求主救我们脱离这个网罗。

人失落以后的光景

  现在我们再向前看犯罪以后人的反应。我们可以在历史里看到罪人的形像显露了出来。我们记得在园子里,他们原是赤身露体的,他们并不觉得羞耻,他们里面没有一点恶的成份,没有污秽的成份,里面是很纯净的,所以在他们的眼中根本就没有可羞耻和可憎的。因为神所造的一切都是好的,人里面的情形也都是好的,虽然不能好到完全像神一样,起码里面是纯净的,就像提摩太前书所提到的,“凡神所造的都是好的。”在这样的情形下就没有什么事物是不对的。等到罪的事实作成了,不单是人的性情变了,人的观察也都变了。

  人的观察是根据人自己的性质。用近代人的话说,人一切的观察是根据自己的立场,或是自己的观点。人的自己没有显露时,一切都是神。当人的自己一显露,立刻因着自己这个事实的存在,我有我的自己,你有你的自己,他有他的自己,这个自己一出来时,所有的事情都变成四分五裂。过去只有神,都在一个一的里面,都在神的整个包容里。现在这是我的,那也是我的,既然是我的就不是你的。我是这样想,你也是这样想,他也是这样想,每一个人都是想到自己,所有的观察都是根据自己。我喜欢的就是对的,我爱慕的就是好的,我不爱慕的就是坏的。当人的自己出来时,所有观察的结果都发生了变化,一切不与自己联在一起的,都要把它除掉,都要把它排挤。要除掉,要排挤,就要有动作,结果就是伤害人。

  为什么人的性质一起变化,就立刻发觉自己是赤身露体呢?因为看到别人。看到别人时,就看到别人的这个不对,那个不对,看到你这个人妨碍我,那个人又妨碍我,这妨碍的东西都不是好东西,但同时又看到自己和别人并没有两样。自己一跑出来,罪的观念也跑出来了。当罪的事实作成时,立刻就将罪人的事实显露出来,就看见自己是赤身露体,看到什么是羞耻了。这是第一个情形。

用自己的办法遮盖罪

  这情况所产生的反应是连锁性的,我们看看这连锁性是怎样进行。因为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就要解决赤身露体。什么叫连锁?就好像锁链一个扣一个,连在一起。因为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马上引出了一个动作,就要用些什么来遮盖赤身露体,要动脑筋,想办法,用动作来遮盖。当时就用了无花果树的叶子来遮盖。上次有弟兄说为什么不用比较大的芭蕉叶子?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从外面看来,芭蕉叶虽然很大,但芭蕉叶不管用,不够柔软,如要用上当中的杆,就根本不够围绕人身。如把它撕开,叶子会破裂。他们用无花果树的叶子,不大也不小。不知道他们当时用什么把它们串成一串,也许是用树皮,总之是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成裙子。能不能遮盖赤身露体?可以,但不能长久。当天起凉风,秋天来了,叶子干了,碎了,根本没有办法再作遮盖。就算能遮盖,讲个笑话,亚当、夏娃感冒伤风了,因为无花果树的叶子不保温,凉风一起就打喷嚏了。不管怎样,人的办法拿出来,可以不可以解决问题呢?表面上是可以,实际上是没有解决。

逃避神

  既然是没有解决,第三件事就发生了。神来了,他们一听是神的声音,就躲藏起来,因为无花果树叶子没有遮盖他们的赤身露体,所以他们只能躲起来,不敢见神的面。刚才我们提到灵的死就是不能见神的面,连魂的感觉,也不能见神的面。罪带出来在人身上的连锁反应就是这样,所以人只好逃避神。

  逃避神的方法有很多,但归纳起来就只有两个。一个就是不敢见神的面,一个就是根本不承认神。这两个原则,一直管束着人的心思,从那时到现在,不敢见神也好,不承认神也好,目的就是逃避神的面。但神的面能逃避吗?没有办法逃避,神的眼目鉴察全地,好像诗篇说,“我要到那里去躲避你的面呢?我上到天上,你在那里。我到阴间下榻,你也在那里,我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地极,你也在那里。”你能到什么地方逃避神?没有办法,那只有面对神。

推卸犯罪的责任

  当人面对神时,怎样解决问题?你就看到连锁反应的第四件,推卸责任。不是我要作这事,是你给我的女人作的,你不把那女人给我,我就不会作这事。好像责任是神该负的,与我无关。如果说人要负责任的话,那也不是我的责任,是她,她给我吃的,她不给我,我就不会吃。这话在人这方面看,在法庭上常会看见这种情形。但在人的法庭上也没有用处,从来没有一个法官会接受这个理由。“因为先是他不好,我也就跟着不好,所以我不必负责任,没有他就没有我的错失。”这是不能给接受的理由,但人很自然的会推卸,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去。我原来是好好的,如果不是别人的不好影响我,我还是好的。等到神追问这女人,女人的回答又是,“不是我自己要吃,是你造的那条蛇告诉我说可以吃。”你们看见那责任是一个一个的给推掉。当推到蛇的身上,它就没办法推了。蛇是谁?蛇是那龙,是古蛇,又叫撒但,又叫魔鬼。

  不错,我们可以说没有魔鬼我们就不会作那事。现在我们知道魔鬼就是那罪恶的源头,因此要把那责任一直推,推到它就停下来了。是它,一切都是它。现在神并不是追究责任,人可以把责任推卸,但神从来不追究责任的问题。神所要追究的是什么?我们注意这里有一句话,“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11节)这是神要追问的。追问这个事情是什么?你们不听话是不是?你们没有听我的吩咐是不是?你们把我的话作为不该听的是不是?神所要追问的是这一件事。神并没有要管是谁的责任,神只管你没有作好这个事情。所以当神转过来对女人说,你究竟做了什么?你没有听我的吩咐,你听了撒但的吩咐。这是顺服的问题,“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果子?”这是顺服的问题。

  我们看到这件事情,必须要注意,人犯罪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就是推卸责任,推卸责任并不解决问题,因神并不追究责任,神只是追究你作了什么?你是顺服神的吩咐,或是没有顺服神的吩咐。所以我们看到犯罪的四个连锁,从那时到现在都很明显的在人身上出现。神不管责任问题,神只管你作了什么。这四个连锁是紧接在一起的,罪人本相的显露出来,人就用自己的办法遮盖自己的愚昧。遮盖不了,就只好逃避神。逃避不了,就只好推卸责任。最后的手段就是推卸责任,但不管用,神不管这个。因此,我们在神面前,从人起初犯罪所带出来的连锁反应的认识上,我们也就认识我们今天在追求上所遇到的难处。求主给我们实在有光,不管我们以外的人事物怎样,只管我们与神的关系准确不准确。别人错了,神会向他追讨。不要因别人的错,我们也跟着去错,这是非常非常要紧的。我们能实际的领会这事,就能保守我们不落在仇敌的欺骗里,在属灵的成长上是大有益处的。

人失落后所受的亏损

  我们继续往前再看一点,就是人失落后所接受的惩治的影响。当然人在神前接受了惩治,不是因为有了惩治,就不发生其它的副作用,虽然有惩治,但还是有副作用。就是神已经惩治了,人的犯罪还是带出一些影响。我们不看惩治的表面事实,因为表面的事实在我们的生活里,我们都知道。表面的惩治就是要“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现在我们都经历这一个,生活并不是这样愉快的一件事。弟兄姊妹念书的时候大概还好些,等到真的独立生活,或者要担起家庭生活的担子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天一亮就出去,快黄昏才回到家,一天的劳碌叫人很疲倦,最好什么都不要作,睡觉就好了,累得要死,这是人堕落所受的惩治带来的影响。虽是这么的劳苦,但还是要天天这样生活。为什么呢?因为人性质改变了以后,人的生活就是以满足自己为目的,所以就是汗流满面,还是拼命去流汗。当然在美国生活也许没有那么吃苦,虽然美国的生活在体力上没有那么辛苦,但在美国的社会里生活,精神上的负担却是不轻,所以还是在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原则里。这是第一个影响。

  第二个影响,就是人失去了享用神的恩典。不是失去神的恩典,是失去享用神这个恩典。享用神的恩典和享用神在程度上有很大的区别,享用神的恩典就是在神许许多多的恩典里,你尝到了一点,也算是尝到神的恩典。但是享用神这一个恩典,那个内容就是神的自己。神是包罗万有的神,神是完全丰满的神,起初人就是在那里完全的享用神,我们看伊甸园的生活是完全享用神。神所有的人都可以享用,神的最好也是我们的享用,只要是神自己所有的,全部都是我们去享用。

  但当人堕落以后,接受了惩治,这事实就不再存留了。你不能说我肚子饿了。我摘一个果子来吃。我感觉口渴了,我就到伯拉大河去喝。现在你就不能再这样作。你可以看见水,但你不敢喝,水给污染了。在亚洲那边有霍乱、痢疾,你根本就不敢喝。如果到了湖南和湖北,我们的弟兄在那边消磨相当长的时间,又说有肝寄生虫、羌片虫、血吸虫,你的脚一并到水,那些虫就钻到你身体里去。许许多多的东西,摆在那里,你就是不能享用,完全失去了享用神的恩典。但我们感谢赞美主,这一个失去在基督里给我们恢复过来。这是后话。

地也因人受了咒诅

  第三点,那是什么呢?是地也因着人的堕落而受了咒诅。这句话是非常严重的,不仅仅是地受咒诅这一个事实,从地受咒诅而延伸出来其它的情形,都是非常的严重。在这里只是提到一件事,从那件事给我们看见一个原则,地受了咒诅,不给人效力。不只这样,还要长出荆棘和蒺藜来。荆棘蒺藜真是不好,一不小心就会把手割破。你并到它一下,你的身体就会受伤。地长出了这些东西来,也就是说,在人还没有犯罪以前,这些东西是没有的,这类伤害人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在伊甸园里,每一件事情都是对人好的,除了那分别善恶树的果子不能给人吃以外,但还是能给人看。你虽不能吃它,它还是有点用处,所有在伊甸园里的一切都是好的。但是在人堕落犯罪以后,这些就不对了,荆棘出来了,蒺藜出来了,人要种地就要开荒。开荒时,要把荆棘蒺藜先除掉,不把它除掉就不能耕种,这是妨碍人种地的明确事物。

  从原则来看,那是什么?那是妨碍人取得生活需用的环境。所以因地受咒诅,不住在那里显出许多对人生活的阻碍。这原则发展到现在,问题更严重了。空气污染,水污染,声音污染,自然生态的改变。现在因着人要求更好的生活,所造成的现像,使太阳辐射到地上来的程度增加,不知道该叫什么污染,还是叫辐射污染。地一直在那里产生许多的问题,叫人好像连活下去的条件都不存在。

  罪所带来的不仅是一个惩治,并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坏影响,把神起初创造的那个美,那个好都破坏了。神造人时,要人生养众多,遍满全地。所以生孩子本来是一个很大的祝福,但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痛苦。神在这里说,“我必多多加增你怀胎的苦楚,你生产儿女必多受苦楚。”这一个本来是满了神祝福的事情,满了神丰富的事实,现在成了一个痛苦的事。要是我们细细看那些咒诅的内容,我们真感觉人的堕落给了人一个非常可怜的结局。人要自己作主,神就真让人作主,所以在人性里面就是这样,神接着就说,“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这情形在现在来说,因女权运动出现,在程度上好像减轻了一些。但这是外面的,在心思的里面,这个事实还没有办法脱得了。

  到有一天,人的结局是空的,人既出于尘土,就归于尘土,到了尘土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是尘土,不仅是那个时候归于尘土,现在因为灵失去了功用,人所有的也实在真的是尘土。说个笑话,弟兄姊妹洗澡的时候,能弄多少尘土出来?不是说从外面沾回来的,是从我们身体上磨出来的,我们就是尘土。

神来寻找人

  这样的一个变化多厉害,所带来的影响多厉害,看到这样的光景,看到罪所带来的绝望无法补救,无花果树的叶子没有解决这问题,逃避神的面没有解决这问题,推卸责任也没有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可以不可以解决呢?感谢神,人不能,神能。所以在第三章末了,我们看到神救赎的启示。当人无法解决罪所带来的结果和影响时,神就显明他的救赎。我们看见的头一件事情,就是人逃避神,神却来寻找人。是神来寻找人,神来到了伊甸园,是神在那里呼喊“亚当你在那里”,是神来寻找人。感谢主,我们现在蒙恩了,回过头来看的话,真的是神把我们寻找回来,如果神不来寻找我们,我们永远是逃避神。神也许是借着一些弟兄姊妹们来把我们寻找,神也许借着一些很偶然的事情把我们催促到他的面前来,或者神亲自作了一些事情叫我们遇见他。虽然我们每一个人的经历都不完全一样,但回头看的时候,就是看见神寻找我们。

  神来寻找是叫我们有了机会,如果神只是来寻找,我们的问题还不能解决。感谢神,神不仅是来寻找,神也为我们预备方法,所以我们就看到神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皮子不仅是解决保温的问题,要紧的是长久遮盖他们赤身露体的问题。这样就真是解决了。当然这些物质的东西只是作一个相对的比较来说的,无花果树叶子是短暂的,皮子做衣服是长远的。从物质上是这样相对的来作比较,实际上神是要给人一个永远的遮盖。所以皮子做衣服,乃是神的方法。皮子做衣服是根据一个流血的事实,也是根据一个生命死亡的事实,是借着一个生命的死亡,借着一个流血的事实,来把人的赤身露体遮盖了。遮盖方法在当时来说是皮子,但在神的心思里却是他的儿子要死在十字架上,在那里流血,在那里流出生命,然后把人完全的遮盖过来,完全恢复过来。所以从皮子开始,我们看见神在寻找人以后做了三件事,这三件事情都是一件事情的几个方面。

启示女人的后裔

  第一件是神用自己的方法来遮盖人的羞耻。

  第二件,神宣告一个事实,“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这是对付罪的源头的问题。皮子做衣服是解决罪人在神面前的地位,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是对付罪的根源的问题。我们感谢神,神的儿子就是女人的后裔,他是马利亚的儿子,他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儿子,他不是从血气生的,他是从灵生的,是童女马利亚从圣灵怀孕而生的,所以他不是人的儿子,他是女人的后裔。

  女人应当是不可能有后裔的,因为后裔不可能从一个单性产生的,男人固然不能,女人也不能。但是神在这里说“女人的后裔”,那时没有人知道的,虽然到了以后以赛亚的日子,以赛亚说“必有童女怀孕生子,人要叫他作以马内利”,话虽是这样说,但没有人能领会是怎么一回事。感谢神,这是神的救法。为着要对付罪的根源,我们的主来了,他实在是女人的后裔,他没有亚当的性情,他没有带着罪的生命。蛇要伤女人的脚跟,当主被挂在木头上,马利亚的心都破碎了,好像给蛇咬了脚跟一样。但是感谢神,在十字架上被挂的女人的后裔却伤了蛇的头,掌死权的魔鬼在那一个时候就给打下去了。“神的儿子显现为要除灭魔鬼的作为。”“儿女既有血肉之体,他就亲自成为血肉之体,为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魔鬼。”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罪的事实解决了,罪人的地位解决了,罪的源头也解决了。

封闭了生命树的道路

  第三件,在当时来看,是封闭生命树的路,因为神在通往生命树的路上设置了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封闭了人得生命的路。当然这并不是说神不要人得生命,神还是要人得生命,但神不能让一个人带着罪去得生命。不然的话,在永远里面作罪人,真是苦死了。神不甘心看见人在罪底下受折磨,所以他封闭了那条路。但这封闭是暂时的,因为只要有人能通过那转动发火焰的剑,只要有人能通过掌管公义的口基口路口伯的把守,替我们去通过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就把这条路打开了。为了打开这给封闭了的道路,我们的主就到地上来作人了。

  我们感谢主,当主断气的时候,殿里的幔子就从上到下裂开两半。幔子裂开两半在现像上是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却是说明了一个事实,那是不得了的事实。因为那幔子好像这里的基路伯和转动发火焰的剑,挡住了人到神面前去的路。但那幔子一裂开,希伯来书就说出人到神面前去的路给打通了,人就可以坦然无惧的一直来到施恩宝座前。借着我们的主流血,他给火焰的剑砍了,当然是要流血。他受了火焰的焚烧,那也就是永死的味道,我们的主替我们承担了,所以那又新又活的路就打开了。

  我们感谢主,生命树的果子可以重新给人来采用,人可以到生命树那里采摘果子。感谢神,在第三章里面,我们看到人堕落犯罪的整个过程,也看到这堕落在人里面所产生的变化,更看见这堕落所造成的影响。感谢神,虽然那一切都是坏透了,但是神却为人预备了救赎,虽然时间还没有到,救赎还没有显出来,但是救赎的启示却是已经很清楚的让人知道。当时的亚当能领会了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我们今天读神的话的时候,我们该能领会。

  真的是要感谢赞美我们的主,人在什么时候堕落,神就在什么时候显明拯救。只要人不逃避神的寻找,神在人身上恢复的恩典一定要成就。我们敬拜感谢神。第三章是很可悲的一章,但第三章又是给人带来很有盼望的一章,没有叫人绝望,乃是叫人看见他从污泥中抬举了我们,救拔了我们,要叫我们与王子同坐。我们感谢赞美了还要再感谢赞美。第三章就这样读过了,但里头还有很多比较微小一点的丰富,盼望在弟兄姊妹各人读的时候,圣灵给你们作更多的解开。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