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更深显露人堕落的实况(四1-24)

 

  第三章提到人的堕落,第四章接上去给我们看到人堕落的情形是越过越深。在第三章,人是在神的面前犯罪。第四章是在人当中也发生了犯罪的事。当罪进到人的里面去的时候,人就落在罪的控制底下。第四章所记的就是头一件在人中间犯罪的记录。也就是说当人堕落以后,犯罪的事情就很自然的发展。

亚伯和该隐

  我们读第四章时,很容易引起一些疑惑,因为在我们这样一般读经的时候,我们不自觉的,甚至是下意识的,以为亚当在离开伊甸园以后,只生了该隐和亚伯二人。我们记得当时发生事情的当事人,如同在第二章里提到神创造的时候,把其它的事情轻轻地就带过,唯有人的被造就作了详细的记录。所以在这里,虽然提到这件事的两个当事人,但并不在那里告诉我们亚当、夏娃只生了两个儿子。从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来呢?我们看第五章第四节,“亚当生塞特之后,又在世八百年,并且生儿养女。”当塞特出世以后,亚当还继续在生儿养女。在塞特还没出世以前,是不是亚当只生了两个孩子就停下来没有再生儿养女呢?我们可以看出来,生了塞特以后,继续生儿养女。生了该隐和亚伯之后,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还是继续生儿养女。原因就是当人被造的时候,神叫他们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所以当时在神的安排里,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亚伯和该隐是塞特出世之前亚当许多儿女当中的两个。所以后来另外还有人,就不希奇。该隐有妻子也不希奇,因为在那时从亚当和夏娃出来的究竟有多少人,圣经没有留下记录,但我们从塞特出世之后亚当继续生儿养女,就知道亚当是有许许多多的儿女。

  还有一点要注意的,亚当几岁生塞特呢?第五章第三节里说,他一百三十岁才生这个儿子,也就是说该隐和亚伯是他最开始生养的。等一会儿我们看为什么该隐是头生的。该隐出世以后,再出世的也许是亚伯,也许是其它的弟兄姐妹。但这里发生的事情,是在该隐和亚伯两个人身上,因此圣经只记载这两个人。现在我们来开始注意这里面的事。

  他们离开了伊甸园以后,多久才生下该隐,我们不知道。但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弟兄姊妹记得第三章记载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这句话大约夏娃听到了,亚当也听进去了,所以当他们生头胎的孩子的时候,他们就给孩子起个名字叫该隐。该隐是什么意思呢?圣经自己有解释。该隐就是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他当时就想到女人的后裔去了,所以那么兴高采烈的说耶和华使我得了一个男子。这是该隐,也是该隐出世的时候亚当和夏娃的心情。

  我不知道亚伯是不是第二个儿子,或者当中还有其它的兄弟姐妹,然后才是亚伯。但无论如何等到亚伯出世以后,他们感觉很失望,他们越看越不对,越看该隐越不像那个女人的后裔。当然人离开伊甸园以后,人的衰老,人的软弱都不住的出现。想到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的事,好像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因为该隐这个人是很凶的,所以我们想象得到他是很顽皮的,也许是爬树,总之他常常搞得头破血流回家的。这样的人怎么能伤蛇的头呢?当然这是我们的推测,但却是有理由作这样的推测的。

  等到亚伯出生的时候,他们就给这儿子起个名字叫亚伯。亚伯是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知道亚伯的意思,就知道这推测是怎样来的。亚伯的意思或者说是“一口气”,或者说是“虚空”。“一口气”就是“虚空”,正如好好的一个人只剩下了一口气,还有什么盼望呢?那实在是虚空。这是亚当和夏娃了解人的情形的时候,他们就把这个心思放在儿子身上作名字。该隐出生时,他们是兴高采烈的。但等到亚伯出生时,他们就失望了。当然这失望是否是因该隐一个人才产生的呢?我想不是的。他们还有很多的儿女,从儿女身上都看到这种光景,所以他们失望了。等到亚伯出生时,他们就说再多一个儿子也是虚空的,多一个儿子也不过是多了一口气而已。在他们兄弟的名字上看出当时亚当夏娃的心情,也可以给我们看到这一章的最末了所说的,到以挪士出生的时候,“人才求告耶和华的名”是什么意思,在那一段很长的时间里,人都不求告神的名,因为他们太失望了,他们对人太失望了,对自己也太失望了,落到一个非常暗淡的光景,连神也都不再求告了。

在地上发生的第一件凶杀案

  我们先来看第一件发生的罪案。这罪案是因什么原因引发的呢?因为兄弟俩在神面前给神看中和看不中所引发的。要注意,当这事发生的时候,他们兄弟俩已经有相当的年纪了,因为他们都已经独立生活,一个是牧羊的,一个是种地的,他们都已经独立生活了。他们那时结婚了没有,关于这个圣经没有记录,我们也不去推测,无论如何,他们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从这事可以看到当时他们被赶出伊甸园还不是太长久,人对神的认识还不是太模糊,因为起码亚当和夏娃他们还活着,也会把他们的历史讲给他们的儿女听。他们会告诉他们说,从前我们并不要这样的劳苦,从前我们在那里享用神,后来我们作了一件事,神把我们赶出伊甸园,我们才落到这样的光景。所以他们对神的认识还算是清楚的。虽然该隐这个人那么坏,他还不敢在神面前放肆。你看他是很狡猾,也很凶残,但对神他还不敢放肆。神将事实摆出来的时候,他就软下来了。

  在那时,他们兄弟俩都会向神献祭。当时他们用什么作祭物呢?这里很有意思了。亚伯是牧羊的,该隐是种地的。该隐献祭的时候就用地里的出产去作祭物,因为在该隐的眼中,地里的出产是最宝贵,能维持他的生活,叫他得饱足,叫他感到舒服,所以他就看为是好的。正如我们在主日所交通过的信息,心意是对了,但方法不对。我要寻求神,我要向他献祭,但是方法不对。

  亚伯也来献祭。他是牧羊的。所以他就将羊群头生的拿来献祭,是不是亚伯看重羊群中的头生?我不敢说,当时的亚伯完全了解头生的意义。我想他总会觉得头生的该是好的,起码那是我头一个得着的。弟兄姊妹,这个心意对极了,亚伯拿羊群头生的去献祭,但不是他看头生的为最宝贵,而是因为他明白神的心意,所以才用羊去献祭。为什么这样说?原因是在那时候,人还没有吃肉,那时的人还是以植物来作食物。问题就来了,亚伯养羊,养羊作什么?养羊是为了拿皮子作衣服?但一件皮子作的衣服可以穿多久?穿很久。这样要多少时间才要换新衣服?很长久才要换衣服。这样拿养羊来作日常的工作,那么养羊算是什么呢?吃什么呢?也许我们会想到该隐种地有土产,亚伯将羊来换粮食,该隐就有衣服穿了。但很久才做一件衣服,你看该隐这个人是不会白白把粮食给亚伯,亚伯牧羊是为了什么?当然我们不敢说他是要专一献祭,所以就牧羊。

  有弟兄说亚伯看到神的心意,所以他专门牧羊,好得到祭牲献祭。虽然我不敢说他完全是为了这目的,但起码他有这样的心思。因为在当时实在没有理由去牧羊的,牧羊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无论如何亚伯在他用羊作祭物的时候,他是摸到神的心思。他怎么摸到神的心思?有两种情况可以摸到神的心思。第一,他从神用皮子作衣服那事上有了领会,必须要流血来遮盖人的愚昧,来讨神的喜悦,遮盖人的羞耻,叫人可以在神的面光中站立。这是一个可能。另外的一个可能,因为他是一个寻求神的人,虽然那时许多人都不寻求神,连亚当夏娃都没有寻求神,亚伯却是寻求神。他寻求与神有交通,在与神交通的过程里,他明白神的心思。所以他献祭的时候,他没有用别样的事物献祭,他拿流血的牲口来献祭。他摸到神赎罪的原则,生命赎生命的原则,所以他拿羊去献祭。

神看重人的所是过于人的所作

  因为是这样,下文所提的事就比较容易明白了。当兄弟二人在献祭的时候,神看中亚伯和他的祭物,神看不中该隐和他的祭物。注意圣灵作这样记录的内容。许多弟兄姊妹把注意力放在祭物上面,所以不少的弟兄姊妹这样说,该隐所献的没有血,亚伯所献的有血,所以神悦纳亚伯,不悦纳该隐。当然是有点道理。但圣灵要我们注意的,不单是祭物的问题。祭物当然是重要,但祭物出现之前,人的问题更重要,是人去决定用那个祭物,不是祭物来决定人的安排。

  圣灵的记录是这样说,“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先是看中了那个人,然后才看他的祭物。因为那个人对了,所以就有对的祭物带到神的面前。神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同样的是先看到该隐这个人在神面前不对,所以连同他的祭物都不对。是怎样的人就带出怎样的祭物。亚伯的心是多放在神的心意里,所以他的祭物就摸到神的心意。该隐的心却是多放在自己以为宝贵的事物上,所以他就把自己以为宝贵的带到神前作祭物。如果单从人的心意上去看的话,我们说两个人的心意都好,因为他们把他们心里看为好的带到神的面前。但必须要注意一件事。这人以为好的是根据神,那人以为好的是根据他自己。单从心意来说都是对的,但看到心意的源头的时候,立刻就发觉一个是对的,另一个是不对的。所以神看中一个人,没有看中另外一个人。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人必须在神面前作一个对的人。

  我们在神的面前,从他们兄弟俩献祭的事情上得到很大的提醒,神不是看我们作了什么事情,神是看我们在他眼中对不对。弟兄姊妹们以后读到雅各和以扫的事时,我们都会同情以扫,不喜欢雅各。从人的立场来看,以扫比雅各好得多了。但是在神的眼中,以扫是不对的,雅各是对的。你说怎么会这样呢?以后我们读到的时候,我们就晓得,雅各在人眼中是不可取,聪明是聪明了,但太诡诈了。以扫才是好人,又豪爽,又正直,但在神的眼中看,这个人没有什么可取的。原因在什么地方?雅各这个人虽然是坏,但他拣选神,神就因着这一点看中他,神就磨炼他,对付他,拆毁他,他就从不好给造到好。以扫这个人根本没有把神放在心上,虽然他在人眼中很好,但因为他不拣选神,不要神,他只要自己。这样一来,他的好倒成为他的坏。问题的答案在这里。人对了,神就看中他。虽然他有许多的不美和不好,但神可以将他改变。若是一个在神眼中根本就不好的,也不要神,也拒绝神的,神没有办法把他改变得好,因为他根本没有把地位让给神。

  同样的,在大卫的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大卫这个人实在是有太多的残缺,但神说他是合神心意的人。他有这许许多多残缺,为什么神还看中他?人看人是看人作了什么,神看人是看人心里要的是什么。大卫是个要神的人。所以他虽然有很多的残缺,但什么时候神的光照显出来,他就立刻回到神的光中,所以神就说他是合他心意的人。神是看中他这个人,神看中这个人,就越过他的残缺,神有恩典来补满他的残缺。叫他在神的面前,实在活出合神心意的光景。

  在这个地方就很清楚的看到了,神看中亚伯和他的供物,神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是因为神看人在先,他所作的在后。所作的虽然有残缺,神能把他变好。如果人不对了,神根本没有地位在他身上作工,这个人只有一直坏下去了。所以我们在看该隐和亚伯的事上,要注意这一点,神是注意人过于人所作的。如果人不对,人就是作得再多也是枉然。如果人对了,就算作得不够美,神可以用恩典扶持过来。所以问题的焦点是这个人是怎样的人。

人的自己惹动了怒气

  因着献祭的事,该隐心里就很不服气了。我把我最好的给神,神你却不看中,他就很气。与神发脾气是没有用处,他就把这股怨气发在自己的兄弟身上。神喜欢你,不喜欢我,我就跟你过不去,把你杀了。我就是要跟你过不去,就给你一些难看,他就把一股的怒气都发在兄弟的身上,结果真的把兄弟杀了。这个事情是人类历史上头一个谋杀案。人堕落以后,头一样犯的罪就是杀人,头一件犯罪的事实就是把生命残害。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但问题还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当罪一显出来的时候,罪就从一人入了世界,众人就成了罪人。众人也都犯了罪。

  该隐不单是亚当的后裔,该隐本身也在作犯罪的事。这一件事情是怎么来的呢?当人在伊甸园时,我们已经提到人堕落的实质改变,人就改变到以自己为中心,以自己为最重要。现在神悦纳他,而不悦纳我。神使用他而不使用我,神喜欢他而不喜欢我,我就受不了了,我就要出这一口气。问题就这样出来了。该隐就把亚伯杀了。现在神来了,神就问说,“该隐,你兄弟亚伯在那里?”很有意思的事就来了,因为是先杀了人,现在神来追问杀人的事情,怎么去回答神呢?这就像第三章里面的情形又一次翻版了,推卸责任。第三章是推卸责任,第四章就推不知道。弟兄姊妹看见这事情没有?总是把事情往外面一推就是。

坚持保护自己的倾向

  神问他说,你兄弟亚伯在那里时,你们看该隐对神的回答是怎么样的呢?这里面包括了两个事实。第一是隐瞒,第二是坚持错误。这是人天性里最容易跑出来的东西。在人第一次犯罪的时候,这些都显露无遗。该隐好像振振有词的说,“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么?”你也没有叫我看守,我怎知道他到那里去了?一个是隐瞒,一个是坚持错误,当然可以再加上一件,就是说谎,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王明道先生曾这样讲过犯罪的事情。他说罪会生儿子的。怎样生儿子?你犯了一个罪,你要遮盖罪,你就用第二个罪遮盖第一个罪。第二个罪还是罪,你就用第三个罪来盖第二个罪,第四个盖第三个,第五个盖第四个,这样一直的盖下去,目的就是要抹掉头一个罪。为了抹掉头一个罪,结果就生了许许多多的子子孙孙,这里就看见人堕落的那一种情形。由于在伊甸园的不顺服,引到人在罪中的堕落。这堕落光景,越来越扩大,越来越深入。当然第四章说的,只是一个开始,我们慢慢看下去就看见发展的程序。当时神就把事实摆出来,这事实一摆出来,该隐就没有话说,神就给了他一个对付。该隐为这事受神对付以前,神早早就警告过他。神警告他什么呢?他在那里发脾气的时候,神说,“你若行得好,岂不蒙悦纳,你若行得不好,罪就伏在门前,他必恋慕你,你却制伏他。”(17)

  在这里,我们要回过头来,先说一说这话。刚才说到罪的发展,我们看罪的发展是怎么来的,原因又是什么。该隐在那里发脾气,神就警告他,他若是苏醒的,他就该知道是我这个人不对,他就转过来,那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但他没有转过来,他仍然不服气,结果就落在神的警告里。神说你若是这样,罪就伏在你门前,你一进一出,罪都在那里等着你,因为罪要跟你发生一个很紧密的关系。它恋慕你,你到什么地方去,它就跟你到什么地方去。它一直不放过你,它会缠着你,但你会反过来制伏它。这些话常常使我们感觉为难,如果该隐制伏了罪,该隐就是得胜了,这就叫我们难以明白。但弟兄姊妹注意,这里是一个非常可怜的情形,该隐将罪制伏了,那就是说罪要听该隐的话,罪就成了给该隐控制自如的工具。你们想想这个情形可怕不可怕,罪恋慕该隐,该隐能把罪控制到收放自如的地步。把罪控制到收放自如,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罪成了他手里合用的器皿。这事情可怕得很,看到他杀了亚伯之后的反应,你就懂得这句话的可怕。

仍然是让自己出头

  神对该隐说,你要怎么说都好,只是你兄弟的血在地里向我提出控诉。你作了这样的一件事,你就要承受咒诅,地不再给你效力,你要流离在外边。弟兄姊妹注意,你们看看该隐立刻就表现得很可怜的样子。“哎哟,神啊,如果我真的这样受咒诅,我就是很凄凉了,刑罚太重了。”他杀死了兄弟,他不觉作得太重。等到神这样的给他惩治的时候,他就说刑罚太重,我担当不起。并且你赶逐我离开这个地方,我连你的面再也不能见着了,好像他真是舍不得不见神的面。其实从上文来看,虽然他献祭,他心里却是没有神的地位,他和神的交通也并不是好的。在这里,他一直把自己的一副可怜相摆出来,他说,遇见我的人还要杀我呢,我该怎么办呢?注意他所说许许多多的话,只是显出一个事实。“神啊,我这个人是很重要的,你这样罚我,我就是不能接受的。我这个人很重要。”他就是觉得他自己很重要,他觉得神对他不起。

  感谢神,人虽然是这样的在神面前,是那样愚昧无知和顽梗,但神仍然对人有体恤。所以神说,“好吧,我就给你一个记号,人遇见你是不会杀你的。我还给你一个这样的保护,如果有人要杀你的话,他就要接受七倍的惩罚。”该隐就这样高高兴兴地走了。为什么我说他高高兴兴的走了?当他出去了以后,他生了一个儿子,生了儿子以后,他就盖了一座城,盖城的目的为保护自己。难道这座城比神的宣告还有能力吗?但人的愚昧就是这样,情愿相信自己,不相信神,并且还以为自己把神也骗倒了。

  但更重要的一件事,并不在保护他自己,而是在盖这座城的时候,他心里想着的是什么。他生了一个儿子,就把这个儿子叫以诺。然后又把以诺这个名字称这座城,叫以后的人看见这座城就晓得以诺。这里有一个原则显出来,就是以人为纪念的对像。在该隐的心思里,实在目的是叫人纪念以诺。弟兄姊妹必须要记住,这是人在地上所建的第一座城。正如金门桥一样,以长度来说,它不是最长的桥。但金门桥在世界上是有名的,它有名不是在那里自杀的人很多,有名的是头一道这样的技术建造出来的桥。它是第一道这样的桥,因为这是第一道,所以就大大的出了名。现在我们注意这是地上第一座城,人来到那里都要看看这第一座城。一看就晓得这个是叫以诺城。以诺是谁啊?是该隐的儿子,这城是该隐建的。你们看,目的还是该隐的自己。看到了没有,现在很多人做的事情也就是从这里开始。你看到很多建筑物,什么什么人的纪念堂,什么什么人的楼房,叫以后的人看到就知道地上曾有过这么一个人。你看到这是人堕落以后的表现,人变得很重要,而且越过越重要。

人的自己的扩张带进更大的苦恼

  该隐又生了一大堆孩子,子孙也多起来了,其中孙子,曾孙,还有玄孙,玄孙的儿子叫拉麦。这是很多代以后的事情了。这个拉麦的确有本领,他也生了几个儿子。几个儿子都很有本事,一个创造了畜牧业,一个是发明了音乐,一个发明了用铜铁的利器,不是铜铁器,是铜铁的利器,是用来杀人的。这几个人都很有本事,但在这里先要点出一件事。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人类文化的开始,人生活行事的改变。文化的出现,有音乐,有铁器、铜器的使用,又有游牧社会出现,文化在一步一步的发展。按人的立场来看,这是好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光景,这是失去了神作我们享用的内容,就把所发明出来的代替神的事物,神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满足。

  没有了神,人就空虚了,怎么样来填满这个空虚呢?人的脑子就发明了许许多多,在生活上叫自己满足,在生活上叫自己有喜乐的一些事物。但是要注意,所有人类文化发展的事物,都不能代替失去了神的损失。这是一个非常可怜的光景。但要注意的还不在这里,要注意的是拉麦的心思。我们看看,他有几个儿子,他应该很满足,很放心才是。他自己本人那样凶,只能让他伤害别人,就不能有别人伤害他。“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23)他是这样厉害的人,加上他有那样有本领的儿子们,别人没有铜铁利器,他有。他是不是住在以诺城里,我们不知道。不管怎样,反正有一件事情叫我们能看出这一切并不能给他有安全感,并没有给人有满足,他还是活在惶惶不可终日的里面,所以才说到下面说的,“若杀该隐,遭报七倍,杀拉麦,必遭报七十七倍,”(24)这样的咒诅,说出他没有安全感,说出他没有安息,也说出他没有满足。但更糟糕的,说出了他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重要,神给该隐的保护是七倍,他给自己的保护是七十七倍。你看到这事情没有?这一系列该隐的后代里面,有一个共同的特色,都是不寻求神的,都是寻求自己的满足,都是在那里高举自己的。这是该隐那一系列的后裔,圣经记录这些事情是在描写出堕落后的人的发展方向。

  现在把第四章的事情来归纳一下。人堕落了,人的自己就出了头,处处显得自己是最重要。因此,从上面看到的头一件事,就是该隐和亚伯的事情,不能忍受给看不中,只能叫人抬举我,不能给人小看我,这是第一样。第二样,一切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第三样,留意底下的事实,就是下半章提到该隐的事所引出来的,很会怜惜自己,很会自爱。这是人在堕落后,人出了头的各方面表现。但是还不停在这里,第四样事情,是人把一切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身上,因为自己是最重要的。第五样,要传扬自己。归纳起来就看到这样的事。当人堕落了,人的自己就出头。人的自己出头的表现在那里?就是在这五方面,把人的自己完全的显露出来。就是说,当人离弃了神以后,人就是为自己活着,这是一个起头,并且还继续的发展,越过越看到这样的一直发展到第十一章,好像才到了尽头。而这些事实发展到今天,仍然是继续在发展中。

  我们实在需要主怜悯我们,给我们看见罪的表现,也看到人的自己成为罪的温床。这两个一结合,人就继续的往下堕落,这是非常可怜的光景。我不知道给圣经分章分节的人,是不是有这个意思,在本章末了的时候,轻轻的一提亚当另一系列的后代。如果是我现在作分章节的工作,我会把二十五和二十六节并到第五章去。但以前的人作这样分法大概是有这样的意思,该隐带动了人的堕落,继续的往下沉、沉、沉……。但神有他的管理,神兴起了另一系列的人,不叫人走到完全绝望的里头,那是二十五节以后的事。我想我就并到第五章再看这个。好像人看不见真正的前途时,神仍然给人看见,在神那边仍然有路,求主帮助我们。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