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没有放弃他起初的心意(25至五32)

 

  上一次的交通提到该隐的后裔是人往罪中更深堕落的一个记录。虽然这个堕落还没有到最深之处,但是已经给我们看到这个堕落的情形,是一天比一天更严重。上次我们特别提到,人自己作中心的思想,是非常的明显。人以人所能的来满足人自己,并代替神的地位,是那样明显的现出来。所以从该隐后裔的家谱来看,我们看见人离开神越来越远,越过越没有神,越过越用人的所能去代替神。虽然在人当中,他们有名声,但是很希奇的,该隐的后裔在神面前并没有被神所数算。

  我们与第五章作个比较,我们就可以看出,他们作了很多轰轰烈烈的事,但是他们所作的,连同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年日也都没有在神面前有记录。在人那方面,他们的记录很好,但在神那一方面,他们的记录是空白的。人若是这样继续的往下去,神在人身上所作的一切安排,就没有可能恢复了。

开始寻求神

  感谢神,在神管理的底下,神兴起了另一系列的人。那一系列的人虽然还是带着罪的残缺,并且也有一些空白的日子,但感谢神,神的心意在他们当中还是有了反应。所以第四章二十五节就说,亚伯死了之后,亚当又得了一个儿子,他给这儿子起名为塞特。塞特的意思是代替,代替死去的亚伯。不但是代替,并且还有一个意思,在第五章就说,因为塞特在生下来时,他的形像和样式都非常像亚当,所以塞特另外的一个意思就是“类似或相似”。这“相似”不是形像上的相似,因为塞特还有一个意思是“芽苗”,这就是说他是亚当那一个模样所发出来的芽苗。不管当时亚当是怎样想,从伊甸园被赶出去以后,亚当夫妇仍是不大服气,还有点怨气,因为他们觉得错不在自己。特别是在第三章上所记的,他们一直将责任推出去。所以他们被赶出去时,心里仍是不服气,对神有点生气,不大领会神。反倒是亚伯去寻求神,只是亚伯死了以后,就连一个寻求神的人也没有了。

  不过我们看到一些事,人虽然是这样的对待神,看到神对该隐的处理,就看见神的心仍旧是放在人的身上。人可以对神过不去,但神却永远纪念着人。随着时间的过去,该隐的后裔还是远离了神,而亚当的另一些后裔也若即若离的对待神,或是说藕断丝连的向着神。他们并不真正的寻求神,只是好像断不了向神的情绪,一直等到塞特生了一个儿子,人里面就有点醒悟了。这个醒悟叫他们觉得必须要寻求神。

  人被赶出伊甸园以前,神应许说,有一个女人的后裔要被兴起来对付神的仇敌。他们就记住神这个应许,他们起初把这个应许放在该隐的身上,但后来看见该隐不像,因为他杀人。也许他们看可能是亚伯,但亚伯却被人杀了。所以在塞特生下来的时候,也许他们又把这种心情放在塞特的身上,但看看情况又好像不对。等到塞特到了一百零五岁的时候,生下了以挪士,一百零五岁才生儿子,人很明显的看见他是衰老了。在比较之下,人好像是长成了,但实际上却是朝向衰老走。

  到了这个时候,塞特的心里有了感觉,他领会到人是靠不住的,又是很脆弱,也没法逃避死亡这个事实。这样的一个心思在他心里出现,等到以挪士生下来,他就把这样的一个心思作成一个名字给了他的儿子。因着这个心思,就叫塞特,亚当、夏娃的心思转过来求告神。也可以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形底下,人开始认识了自己,也再开始纪念神的应许。既然神有女人后裔的应许,既然神曾用皮子造衣服遮盖人的赤身露体,神也宣告要给人预备救赎的路,神是不会撇弃我们的。他们一面是看到人的自己,另一面是纪念到神的信实,就在这样的心情底下,他们开始求告神。

  所以在第四章末了,提到以挪士出生的时候,人才开始求告神,是有意义的。他们过去因为没有看见,所以迷迷糊糊的过日子。现在有了看见,所以他们认定了求告神是一条活路。

给神纪念的人

  在第四章里,从人的加深堕落到完全的离弃神,圣灵记录了继续堕落的趋势以后,就提到塞特这系列的人,就是这些求告神的人。从以挪士开始,我们看到第五章所提到的那些人,他们并没有什么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这家谱里的人都是神所纪念的人,因为神对他们每一个人的日子都作了数算,对他们的日子都有了记录,也就是说对他们那个人有了纪念。虽然这群人没有什么特出的表现,但是他们的年日都被神记下来。这是非常重要的事。

  对于这些认识神的人,我们所该注重的是什么呢?是该隐后裔所表现在人眼前的成就,或是在神面前被数算的那个事实呢?在诗篇九十篇里,我们记得摩西所说的话,“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诗九十12)摩西是领会神心意的人,叫人留意自己的年日该在神的面前被数算,人能被神数算就是蒙恩。

承受应许的后代

  所以在第五章里面的那些人,可以算是在人间什么都没有的,但他们有神的数算。每一个人的日子都被神记下来,这是在第五章里我们要留意的头一件事。但我们要实际看第五章的事,留意第一句话,“亚当的后代记在下面。”这就是说,以下所记录的人就是亚当的后代,也就很自然的把该隐和他的后代都剔了出去。虽然他们实在是亚当的后人,但是圣灵没有承认他们是亚当的后代。这个“后代”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指着承受应许的人。那时的亚当有什么应许,又有什么产业呢?大概那时候还没有私有财产的观念,因为那时地大人少,就是怎样在那里生活,都不会有难处。所以在那时所说的产业,就不是物质的产业,而是说到亚当在被造时,在神面前所接受的托付和应许,包括第三章里,在人堕落的以后,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这是很希奇的,我们若不注意圣灵用的字,我们就不会注意到这些事情。注意了圣灵所用的字,我们就立刻发觉,该隐没有被列在亚当的后裔中。

人是头一个亚当

  我们注意承受神应许的亚当的后裔是怎样的。首先注意的是亚当是怎样来的。他是照着神的形像和样式造的,所以在神造人的时候,是照着神自己的样式和形像把人造出来的。这就是最宝贵的产业,当然还带着神各样的应许。这系列里的亚当的后裔就是这样承受了神的形像和样式,并且在等候给恢复到堕落以前的光景,这是很重要的一点。

  当人被造出来的时候,神说要造男造女。在我们现在的观念里,男的是亚当,女的就是夏娃。但圣灵在这里怎样记载这事呢?“在他们被造的日子”,先来注意“他们被造”不是一个人被造,而是一男一女被造的日子,神就赐福给他们。不是只赐福给当中的一个,而是赐福给他们。更要注意“称他们为人”,这“人”是中文翻译出来的,原意并没有说“称他们为人”,原意是称他们为“亚当”。我们要注意这个非常奥秘的事。当然,“亚当”有两个意义包涵在其中,第一个就是“人”,另外一个就是“属于土的”,或是“属于地的”。这两样都是人的特点,起初被造的两个人都被称为“亚当”,这样又给我们看见,“夫妇不再是两个人,乃是一个”所包涵的一个意思。当然夏娃是出自亚当,所以从实际上来说时,乃是在这个“一”的里面。虽然起初是造了一个人,后来再造女人,次序上有先后,但在实际上是一个人。

  读到第五章时,我们能更清楚看到这一点,因为神称他们为“亚当”。到什么时候才有亚当和夏娃的区别呢?也就是说,人各自有名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初神造人的时候,人并没有名字的。我们读第三章时就看到了。在人堕落了以后,人的名字就出来了。亚当仍然叫亚当,女人就称作夏娃,这就有了分别。这也是根据人各以自己为中心的那事实表现出来的。我虽然说是你的妻子,但是你是你,我是我。你既然叫亚当,我就不叫做亚当。你叫亚当,我就另外叫一个名字。在第三章二十节记着,“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夏娃这名字不是神给的,亚当这名字是神给的,夏娃的名字是亚当给的,是在人堕落之后出现的。

  我们回到起初这个事实去,起初被造的时候是两个人,而神统称他们为“亚当”,因为在神眼中他们是一个,神实在要的也是一个。我们赞美神,就是到了现今这时候,神的心意在人的身上还是那样的明显,神要一个人。这个人在实际上是包括两个个体,但在神眼中是一个人,这个人要像神的形像和样式。神现在所作恢复的工作里面,他也是要得着一个教会。神称这个教会作一个新人。在以弗所书里,我们看到教会要成为一个新人,他叫两下合而为一成为一个新人,所以教会在神眼中永远是一个人。不管这个人看来有多少的个体,在神的眼中,这许许多多的个体合起来是一个人。这是神起初的心意。

  亚当的另一个意思是“属于土的”,或是说“出于土的”。但是神要把这些出于土的提升到一个地步,叫他们完全的像神。因为神造人的时候是照着自己的形像和样式造的。这几句话把神那起初的心意何等明确的向我们表达了出来,我们实在要俯伏敬拜神,他一开始就要出于土的人提升到有完全属天的形像。

显明神救赎的必需

  这一系列家谱里的人都照着神那个定意承接上神的应许。除了在以上我们所提过的,因为他们寻求神,所以他们的日子就被神数算,他们那个人在神面前就蒙了纪念。但是很可惜,虽然他们的日子被数算,但是因为堕落的事情在那时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所以他们每一个人也都承受着罪的结果,因此都死了。这样一来,神的心意在他们身上就没有可能成就了,这是不是真的呢?感谢神,在这家谱里,有几个很突出的人,他们是带着神救赎的指望在作见证的。所以这一批人虽然在人中间并没有什么英雄的事迹,但他们却实在是带着神的见证来度过他们在地上的年日。

  我们要说的就是在第五章的家谱里,给我们明显的看见一个事实。如果没有救赎,人的结局就是死,所以在这家谱里的人都死了。但是宝贝的是在这里,若是我们去看希伯来书第十一章,虽然那里并没有将这些人名字全部提出来,但我们看到在那里有几个代表的人物,就把这个家谱里的人全包括在内了。希伯来书第十一章说到,“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但他们实在是盼望那一个更美的家乡,他们要得着神所建造和经营的那一座城。所以他们虽然都死了,但是他们却是活在那救赎的指望中,这是头一点。

  另外我们要注意,若是没有救赎,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在第四章的家谱里,我们看不出人活着的意义。在第五章的家谱里,我们也没看到那意义。在第四章里,只是不住在发表自己,在第五章里,我们所看到的只是生儿养女。从生儿养女的角度来说,就是叫自己的生命延续下去。但继续的看下去,就记录了没有一个人可逃脱死的事实,所以生命的延续仍是没有结果。因此我们说若是没有救赎,人活着的意义好像只是在生儿养女,只是生儿养女仍是一个虚空的虚空。这确实是非常可怜的光景,是罪给带到人中间的结果。该隐和他的后裔不寻求神,他们固然在这个结果里面。塞特的后裔虽然寻求神,却也不能逃脱这个结果。感谢赞美神,虽然在他们生活的年日里,还是要承担这罪的结果,但在他们的生活里却有一个活的指望,就是神的救赎。

与神同行的以诺与玛土撒拉

  这救赎是透过两个人来把它说明,一个是以诺,另外一个是挪亚。挪亚是说到神救赎的方法,以诺是说到神救赎的目的,他们两人带着这样的见证来活在那个时代里。

  我们先看以诺。神宣告救赎的目的,借着以诺整个见证人来说明这件事。借着他与神同行三百年,神就将他接去,就是说神就把他提去。他给提到天上去,就是人到了天上,是一个带着肉身的人到了天上,我们当然知道,以诺到了天上的时候,要经历生命的大能,也就是那复活的大能,就是叫身体改变而进到天上,不必经过死而胜过死,带着身体到天上去。虽然这不是物质的身体,总是人的身体。人是在身体的里面被带到天上去,进到神的荣耀里,进到神的丰富里,进到神的尊贵里,这就是神救赎的目的,也就是神起初造人的那一个心意。

  感谢我们的神!在以诺的日子,基督耶稣还没有来,女人后裔的事还没有发生,但是神已经在恩典中作了这事,完全是在恩典中作的事。必死的人能够逃离死亡,进入永生,也进入了天的荣耀里。这就是以诺所背负的见证,也是神借着以诺向人所发表的一个启示。神要把人带到神至高的尊贵荣耀里,他要得着许多的儿子,并把许多的儿子带进神的尊贵和荣耀里,就从以诺开始,这个见证就向人显明了,我们感谢主。

  以诺带着的见证是什么呢?给神带进荣耀是结果,那给带进荣耀去的原因又是什么呢?就是“与神同行”这四个字。换一句话说,就是以诺的绝对拣选神。他一切的行动是根据神,所以就有“与神同行”的事实,“与神同行”这四个字是值得我们细细的去领会。我们不知道以诺这个人在没有与神同行以前,他是寻求神,还是不寻求神。虽然圣经没有这样的记载,但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是寻求神的人,却不够在实际里,他没有给神带到那个更高的地步。若是他不寻求神,他不可能燎解神的心意。若是他没有与神有交通,他不会明白神所要作的事。他与神同行的转机是在生下玛土撒拉。玛土撒拉就是这家谱里的第二个特别的人,是带着神的审判的见证人,也就是向人发表神公义的见证人。当玛土撒拉给生下来的时候,以诺就在与神交通中知道神要作什么事,所以他给他的儿子起名叫玛土撒拉。这名字的意思是“当他死的时候,神的审判和追讨就要来到”。我们若把玛土撒拉生拉麦的年岁和拉麦生挪亚的年岁,再加上挪亚的六百年,这正好是玛土撒拉一生的日子。

  感谢赞美神,当以诺领会神是这样严肃的神,所以他在心思里就起了一个很大的变化。他就从“寻求神”进到“与神同行”里。这是程度上的提高。很多时候,我们寻求神,我们觉得自己差不多了。特别是与该隐的后裔在比较,以诺实在可以说他是差不多了。但是等到玛土撒拉的启示显现的时候,以诺立刻就发觉自己还差得很远,所以他就很郑重的来学习“与神同行”,他是第一个带着见证的人。玛土撒拉是第二个见证人。

在毁灭中给保存的挪亚

  第三个见证人是很明显的,那人就是挪亚,挪亚的事情发生在方舟里。我们继续读下去就会更清楚。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为什么在挪亚的日子,神才启示这个方舟呢?我们看见人类的历史开展到挪亚的日子,那些寻求神的人因着长久的等候,也好像没有看见神挽回的结果,也许在心里有点灰暗。因此拉麦生下挪亚的时候,就给他起名叫挪亚。挪亚这名是什么意思呢?圣经里是这样说明的,“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29)这句话的意思带给我们一种很灰暗的心情,虽然他们寻求神,但是他们所得的安慰却不是从神来的。他们没有从神那里得到安慰,好像他们已经到了有点灰心的地步。他们把他的安慰放在儿子的身上。他们经过一代又一代,虽然那时人的年龄是很高寿,但是这不等于不死。那也就是说,人没有办法可以接触到永远,虽然那时的人并不一定知道永生和永死的事,但是他们却知道他们没有永远,因此他们里面感到灰暗。感谢神,就在这样的光景里,神让挪亚带出一个见证。就是在神的方法里,人就有了出路,可以免去罪的刑罚。

满了怜悯的神

  在第五章里,神借着这个家谱启示了救赎的两个实际。第一是人可到天上去,另外一个是人可得免去罪的刑罚。当然在这家谱里,我们还能再领会到一点关乎神的事。年龄最长久的玛土撒拉,比谁都长寿。为什么他会是最长寿的呢?我们在圣经里寻不到什么答案,但是我们却知道他是带着神审判的见证活在地上。那就是说,他活着一天,就向人宣告神的审判一天。那么,若是人能领会神的审判,如同以诺一样的转回,那结果是大不相同的。神知道人愿意回转的机会是很微小的,因此神就让玛土撒拉很长久的活在地上。我们可以说,神虽是要追讨人的罪,但神仍然体恤人,怜悯人,他留下很长久的时间,让人有悔改的机会。如果要说玛土撒拉为何能有那么长寿,除了这个答案以外,恐怕也很难找到别的更适合的答案了。

  感谢神,他实在是满了恩典和怜悯的神,虽然我们在读第五章时,我们在这承受神的形像和样式的应许的系统里,没有一个人能逃脱罪带来的结果。这是以一整段而论的,但神也给我们看到有一个例外的。虽然例外的只有一个,但这例外是在神的恩典里面作的。当神用洪水追讨全地的时候,神又作了另一个例外。既然有例外,那我们也就有可能享用例外的恩典。以诺是一个人,挪亚是一家人,这是蒙恩的范围。神不单是要救一个人,也要救全家的人。我们在读第五章时,虽然文字的记载好像是很沉闷的。但却是把神许多宝贝的心意给我们解开。我们求主借着圣灵向我们更多的说话,叫我们从第五章里看到更多神的心意,和人在神面前该有的拣选。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