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洪水后所显出来的变化(九至十一9)

 

  当洪水过了以后,神向挪亚说话。若是把第一章神与亚当所讲的话作比较,的确有很明显的不同,也保留了一些相同。保留了相同的是外面的一些形式,不同的是里面的内容起了变化。外面的形式是说,他们还是需要“生养众多,遍满全地”,但是人的功用就不一样了。这就是不同。

失去管理全地的权柄

  经过这次洪水的惩治,很明显地人失去了管理全地的权柄。我们注意第一章所说的,神不单只让人管理被造之物,还非常重的点出管理的范围包括全地,地和地上所有的都在人的管理之下。经过洪水以后,人再也不能管理地了。弟兄们曾否想过,为什么人会失去这个权柄?我们很容易会想到是因为人的犯罪。当然,这是一个原因,但不是结果。结果是什么呢?人犯罪引来的结果是叫撒但得着了地。这时候,地的权柄就落到撒但的手里了。人失去权柄是因着撒但把权柄从神的手里拿去了。这才是最严肃的问题。所以从人堕落开始,撒但就成为世界的王。神的话说全世界都掌握在恶者的手上,它已经成了全地的主。当然这是暂时的,到了时候,神要把地收回的。在神尚未收回以前,人就因着撒但对地的霸占,失去了权柄。这个霸占是因着人犯罪给了撒但有机会去霸占。这是第一件事情。

吃肉的人

  人失去了在地的权柄,所以,看到人的历史的里头就没有人的权柄。只看见人在那里争夺权柄,但是人却没有得着全地的权柄。第二件事情,人开始吃肉了,神也让人吃肉了。我们不知道塞特的后裔有没有吃肉,很可能是没有。但是该隐的后裔很快就吃肉了。第四章里提到该隐的子孙发明了畜牧。他们发明畜牧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做衣服,而是吃。我们看到这个事实的出现是在该隐的后代那里出来的。吃肉成了一个代替神作人满足的一个方式,以满足食欲来作代替神的方式,这样的代替也是人堕落的一种表现。

  塞特的后裔究竟是到什么时候才吃肉的呢?从神对挪亚所讲的话,我个人是非常倾向于是在洪水以后,塞特的后裔才开始吃肉。也就是说,挪亚的后代才开始普遍地吃肉。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神在人的生活里面给人一个定罪,或者说给人一个提示,他告诉人说,人是离开了神的人。在神允许人吃肉的事实里,他还是不允许人吃血。死了的动物也不能吃。被杀了的当然是死了的。只是我们注意这里所说的“活的动物”,在没有动手宰之前是活的,一杀了就拿来吃的。不是死在路上给捡回来的动物,也不是它们自相残杀死了的。

  神这里的话说,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作你们的食物。这里的“活着”和下面的“血”连起来时,我们发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活着”就是生命,“血”也就是生命。神非常讨厌死亡,神非常重视生命,借着在生命里面的安排,让人透过饮食的安排能注意到生命的问题,也认识死亡的可憎。这是第二件要注意的事。

神起初的目的没有改变

  第三件事情,神要人注意,虽然人把神的旨意打了折扣,但神起初的目的并没有改变。提到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所以,仍旧要“生养众多”。也就是说,虽然人失去了那么多神的应许,但神并没有改变他起初的目的。神仍然要人在地上昌盛繁荣。这个目的就是神要借着人彰显神的荣耀。

  洪水以后,一切的生物虽然怕人,但人却不能再管理它们。这是失去权柄的表现。回到人本身来说,神跟挪亚立约的时候,有一个问题我们不能忽略的。神不只是与人立约,神也同所有的生物立约。所以,我们看这里的时候,不能忽略那些生物。如果忽略了生物,我们就看不到国度了。我们就看不到新天新地了,我们只是看到人。不错,神主要注意的是人,但是在神的国度里,神所恢复的是一切被造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所以,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件事,洪水以后,神所立的约是包括一切的生物。

  这个约是什么呢?这个约就是神不再用洪水来灭地。神为了叫人得安慰的缘故,在云里摆上彩虹。弟兄姊妹想想,经过洪水的人一看见下雨心就要跳,担心会不会又来一次洪水。这的确是神的体恤。明显地,我们看到神用虹的记号让人看到神的信实。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问题不在这里,我们要注意这约的内容。神说不再用洪水灭地,并没有说以后不毁灭这地,神只是说不再用洪水。也就是说,在神所要求的圣洁公义里,地再受毁灭的可能还是存在的。虽然神说不用水,但神没有应许说不用别的。这里也给我们注意到一个事实,在人的生活里头有两件事物是很重要的。一个是水,一个是火。神说不用水,那么会不会用火呢?我们不知道,当我们读到新约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这个可能性了。不仅是个可能性,而且是个事实。当然,这些都是很隐藏地显明在新约里头。灵里敏锐的人就可以晓得,神并没有答应说人和地不再遭遇毁灭。若是人还是照着过往那样地生活,毁灭一定还是要发生的。

犯罪的生命没有得到解决

  从这里看起来,我们才领会从挪亚喝醉酒到人要建巴别塔、巴别城的原因。也就是说,神在这些话里头隐藏着一个事实,虽然是隐藏的,但是也都是很明显的。洪水以后的人是从挪亚在开始,然而挪亚的源头仍然是亚当。所以,洪水并没有解决人生命的问题。也就是说,洪水说出了神对罪恶的追讨,却没有解决生命的问题。所以,挪亚经过了洪水以后,生命还是一个问题。挪亚会出一些在人们看来也许算是小毛病的毛病,但在原则上看就不是小毛病。弟兄姊妹应当注意的是,挪亚作了什么事?是赤身露体。赤身露体的出现是根据什么?是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也就是根据犯罪堕落的那一个事实,人就成了赤身露体。挪亚回到赤身露体那样的情况底下,从外面来看是小事,从原则来看是大事。

  这事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人在神面前赤身露体,并不是在乎人作得好或是不好,而是在乎人的生命根本就是不好。读罗马书的时候就可以了解到这一点。我们之所以成为罪人,固然是因为我们自己所作的。“因为众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三23)但从另一方面看,神又让我们看到“因一人的悖逆,众人都成了罪人”(罗五19),从生命方面去看,挪亚虽然经过洪水,但是洪水并没有改变挪亚的生命。挪亚的生命仍然是亚当的生命。从亚当生命出来的,自然就是一些不讨神喜悦的事物。

  在这个地方,提了一些问题出来。不只挪亚一个人失态,我们也看到那一个时候,挪亚的第二代也是经过洪水的,他们也出了毛病。我们晓得,在那一件事的里头,牵涉到五个人,连挪亚的孙子迦南也牵涉在里面。所以我们晓得这个事情是发生在洪水以后的相当年月里,挪亚那时已经作了祖父。时间慢慢地将人的本性显露出来。我们看到挪亚在那里赤身露体,因为这一段的记录不太完整,所以,我们读起来时,必须要用心思整理一下。我认为,第一个看到挪亚赤身露体的是迦南。随后迦南去告诉他的父亲。含去看了以后,就去告诉他的兄弟。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这样。所以,有迦南给卷了进去。并且下文提到挪亚知道是小儿子所作,这个小儿子就是指着迦南。那个经过应该是如此。

  但问题是在于挪亚先作错了事,为什么迦南要受咒诅?没有作错事就不会受咒诅,而且,他们作的都没有赤身露体那样丑陋。弟兄姊妹们应该记得一件事,虽然这个时候还没有传下律法,但罗马书二章告诉我们,神的律法原是存在人的心里面,也就是良心的问题。在这里把闪和雅弗对挪亚所作的作一个比较,就可看到问题的所在。他们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拿着衣服,放在背后,到了挪亚的帐棚,倒退着进去,然后把衣服放下,盖住挪亚的羞耻,跟着就退出来。

  弟兄姊妹看到一件什么事情?我们用后来律法上的吩咐来印证这事,“叫父母赤身露体的人该受咒诅。”(利十八)看见父母赤身露体的,就等于让父母赤身露体。闪和雅弗里面知道事情不可以这样的,所以,他们就遮盖他们父亲的露体。但是迦南和含就不是这样,看到父亲赤身露体,却没有为他遮盖,反倒到外面去传扬。这是非常严重的事件。从里面来说,没有敬畏神的心思。在实在的生活来说,也是对自己的长辈没有尊敬。这件事情在神的眼中是非常的不美。所以,就造成他们父子都落在咒诅的里头。

人的分散与出头

  在这段事件中,我们看到了那些经过洪水的人,虽然保留了一点点对神的敬畏,但是根本上的生命仍然是败坏的,所以,就产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这都是个人性的。因着生命的不对,继续发展下去,就不再是个人性的了。而是发展到全体的在神面前的悖逆。在第十章里,我们看到一些事实。表明上看来,好像是挪亚的后裔已经分布在全地。从形式来说,满足了神要他们生养众多,遍满全地的要求。但事实上,第十章里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意思,他们的分散并不是在神的心意里面,而是在神的惩治里头。虽然外面保留了神的心意的形式,但实际上这形式的完成却是经过了神的惩治的结果。我们必须注意一件事情,第十章说出挪亚后代的分布,这个分布是根据十一章上半的历史。大概是在闪的第五代时,这个事情就发生了。我们先注意十章二十五节,“希伯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叫法勒,法勒就是分的意思。”下面立即就解释说,因为那时人开始分地居住。巴别塔的建造在法勒的日子,是闪第五代的孙子的时候。记录了闪、含和雅弗的后代的分布以后,圣灵都用相同的字眼来作说明。第五节、第二十节、第三十一节,这三节的末了都是这三个儿子的宗族,“各随他们的宗族,方言,所住的地土,邦国。”洪水以后,他们在地上分为邦国。在第十章里所说到的分布状况,实际是说到他们在神面前所受到的惩治的结果。不是他们顺服神,遵行神的旨意的结果。

  在第十章里,有一些问题值得留意的。除了上面所提到的,第九章提到含的后裔要受咒诅,特别提到迦南受到咒诅。但在第十章里,我们看到了这两个受咒诅的对像是非常地发达,在第十章里把他们作重点记录。这是怎么一回事呢?不受咒诅的就没有让人注意,受咒诅的倒表现得满有成就。这个咒诅是不是有份量的呢?这里面说出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神和撒但在人中间所进行的属灵的争战。神指明迦南和含是该受咒诅的。但是撒但却要抬举含和迦南。

  所以,我们看到闪和雅弗的后代在起初时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含的后代却非常了不起。在什么地方了不起呢?我们注意这一个问题。在含后代的里面有一个孙子叫宁录,宁录当时是个大英雄。他是古实的儿子。古实在北非,也就是现今埃及的一个大区。宁录从埃及出来,到了示拿地,就是巴别的地区,在那里建立他的国。然后又从那个地方出来建立了亚述,特别是那个大城尼尼微。将这几件事串起来,埃及、巴比伦就是示拿,和亚述,弟兄姊妹注意这几个地方,在圣经里头这些地方所表明的是什么?与神有什么关系?当我们认识圣经历史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这三个地方都是很重要的地方,是抵挡神的基地,是世界的记号,是站在与神作对头的地位上的。这是从宁录手中带出来的大事业。这是从属灵的角度来看的。

  但从人的角度来看,宁录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虽然在人中间是很了不起。但他在神的眼中又是什么呢?第九节中说,“他在耶和华面前是个英勇的猎户。”如果我们不注意属灵的事实,我们就以为宁录在神的面前也满不错的。我们应该注意到,猎户在神的面前算什么?只是会打猎。神并不要打猎的人,神要的是敬畏神的人,寻求神的人,与神同行的人。打猎的人除了会残杀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受神悦纳的呢?虽然第九章只提到流人血是神所不喜悦的,但是我们看律法上所记的,凡是流血的都不是神所喜悦的。从这个地方神让我们看到,虽然撒但扶持被咒诅的人,要让他们在神面前显大。但在神面前,他们实在算不了什么。神看他只会打猎,没有什么可纪念的。

  另一方面,我们再看迦南,迦南的儿子和他的后代就是迦南人。在迦南居住的人有所多玛和蛾摩拉。这些都给特别提了出来,说到了堕落的那方面。但是没有被提出来的是,迦南人居住的地方叫迦南地。迦南地里面有耶路撒冷,整个迦南是神的应许地,耶路撒冷是神立为他的名之地,这是当时迦南居住的地的境界。当我们留意这一方面的事实时,我们就看到被咒诅的宗族,不但在人面前冒出头来,而且抢先霸占神立为他名的地方。在含的后代里,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就是建立巴比伦,圣经特别提到这一点。第二,就是抢先占领了耶路撒冷。熟悉属灵历史的人,都知道这的确是两件大事。感谢神,撒但可以扶持着受咒诅的人抢先,却不能改变神的计划。所以,我们看到埃及没有了,巴比伦没有了,亚述也没有了,而耶路撒冷却让神的子民得着了。神没有让撒但在其中继续破坏神的计划。撒但可以在那段时间鼓励人悖逆神,以致建立巴别塔,建立巴别城,造成神把他们分散。可是这些都不能改变神起初的计划。

高举并传扬人的自己

  在第十一章里,要特别指出一件事情。建立巴别的事是在闪的第五代子孙时发生的。这件事情不仅是个别人的问题,而是集体的问题。所以,第一节说的天下人间,也就是当时所有活着的人都包括在里头,卷进这件事的里面。要注意这个事实,他们往东边移到示拿地。这个迁移是所有的人跟着宁录走。宁录是含的第四代子孙,他从埃及出来到了示拿地,而所有的人都往东迁移,我们有理由说这些人是跟宁录走的,到了示拿地就聚居在那里。他发觉示拿地确实是很好,他们就不再打算离开示拿地。如果用属灵的眼光来看这事,就可以看到事情的严重性。

  就着当时的现实环境看,也可以看到其严重性。因为示拿是一个平原,人在那里生活确实是太好了。这被称为人类文化的摇篮的地区,是美所波大米亚平原。是被称为人类文化的摇篮的,可想而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好地方。当他们聚居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就说,“我们不要分散,这地方太好了,就留在这里好了。”但是其中还有一个意思,他们也许是受了宁录的影响,觉得人确实是了不起。所以,他们想到一个问题,建立一个城,就住在城里面,不再分散了。他们建立这个城不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乃是为了不再分散。

  在第四节里所记的有两个目的。头一个目的是传扬人的名,第二个目的就是不要分散。我们来注意这样的心思。神让他们分散在全地,为了要他们繁茂昌盛。神要他们寻求神,但他们说,“我们的名字是了不起的,我们这一班人也是了不起的,我们寻求自己的满足就够了。”

  传扬自己的名的起源是在该隐。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想传扬自己的名,现代人争权夺利也是为了名。这种情形在当时已经完全显露了,是集体的显露。更严重一点的是,他们要盖一个塔,塔顶要通到天上去。为何会有这样的念头呢?下面就说,“为要传扬我们的名,不要分散在全地。”这就叫我们晓得他们建立这个通上天的塔的目的。能将塔建立到天上去,也就是说人到天上去是可以凭着自己。神不让我们去,我们自己去,我们要与天比高,一定要胜过天,从那时候直到现在,人里面的东西就是如此。要注意的还不是一些个别的情形,这段历史所显明的是一个集体的悖逆。这个“集体”也就是当时的“全体”。从挪亚的醉酒到建立巴别塔,和洪水之后的人的光景显露出来,说出了亚当的生命不解决,罪人的事实就没有办法停止。

  有一件事还要提一下的,神将他们的口音变乱了,不让他们停留在顶撞神的心思里,免得神在那个时候将他们毁灭了。这是神的好意,但是很多人不领会这点,以为神怕了他们,所以才这样作。我们计算人作这些事的时候,挪亚还没有去世,闪也还未死,含和雅弗大概也还没有死。经过洪水而能活着的人还健在,但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洪水的事,全体联合起来对抗神。人堕落到了这样的地步,从个别的到整体。所以说,除了神的救赎以外,人是没有前途的,原因就在这里。我们读这几章圣经时,如果只看到当时历史的经过,而没有看到属灵的事实,我们就不知道其中的严重性,也不知道神对人的忍耐。感谢神的怜悯,让我们看见,也让我们知道人的本性在神的面前是那样的可憎。我们只有等候神的怜悯,我们实在需要神的怜悯,要不住的寻求神的怜悯。但愿神借着今次所读的话,让我们有更明确的看见,求主怜悯我们。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