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给亚伯兰的呼召(十一10至十二9)

 

  在十一章里有两个家谱,这两个家谱各有不同的目的和意义。在看这两个家谱之前,我们首先要留意,在第一章和第二章里,讲到神在创造里的恢复,藉这创造来恢复神的目的。但到了第十一章的时候,这个目的就好像发展到尽头了。因为亚当的堕落,不单是外面的行为的问题,而是生命性质的问题。生命败坏了,所以败坏的情形就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厉害,到了十一章的时候,实在是到了尽头。所以神就变乱了他们的口音,拦阻堕落的光景继续发展。当然这只是拦阻他们集体的堕落,虽然集体的堕落可以拦住,但人的堕落,仍然是在人的里面。因此到了第十一章,圣灵提出了两个家谱。

两个家谱指明两种属灵的光景

  这两个家谱很有意思,因为在这两个家谱里,让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件事。在十一章的下半和十二章的开头,我们就看见一件严重的事情,这是一件属于好的事。那么它的严重是在什么地方呢?是神借着他的选召来恢复他的计划。以前是借着创造来恢复他的旨意,但这件事情被打岔了,不可能再继续往前了。所以神就在选召的里面,也可以说是在救赎的里头来显明他荣耀的恢复。

  正因为是这样,从十一章的第一个家谱里面,我们可以看到的头一件事情,就是在亚当的里头,再没有路可以走了。所以,你看到这个家谱的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把这个家谱跟第五章的家谱作比较就差得很远了。虽然,表面上都是活了多少岁,然后生儿养女,又活了多少岁。但在第五章里,你可以看见挪亚,可以看见玛土撒拉,可以看见以诺,你可以看见有些人是跟着神的心思往前走的。但在十一章里,我们再看不见这些事情了。同时,我们又看见人的寿数已经缩短了。这种情形,表达了一个趋势,在亚当里已经没有路了。人就只有一条路,就是不能活下去。在第五章里看到,活了多少岁就死了,但这里却没有看到。只是说到再活了多少岁。再活了多少岁是不能继续活下去了,这句话一直隐藏在这里,就叫我们领会到,在亚当里的人,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是头一个意思。

  另外的一个意思,我们看见第一个家谱到什么地方停止呢?是到了亚伯兰就停止的。很显然,这个家谱是要将亚伯兰引出来,而亚伯兰就是神所选召的第一个人。所以,这个家谱叫人看见在亚当里面没有路,但另一方面又叫人看见神在选召方面给人另外的一条路。另外的一条路是什么样的路呢?这是一条恩典的路,一条应许的路,一条选召的路。虽然用了三个不同的词来形容这一条路,却是指着同一件事情,只是用不同的角度来看就是了。是恩典,是选召,又是救赎。所以,这个家谱到亚伯兰的时候就停止在那里。

接受选召的亚伯兰

  正因为这样,我就不得不提出一件事情,让弟兄姊妹们来注意。不然的话,若是弟兄姊妹们不小心去读,一点问题都没有,倘若一小心去读,就立刻发生困扰。因为在这个家谱的末了,说到他拉生了三个儿子,头一个是亚伯兰。按着我们的观念来说,那么头一个,一定是长子。如果我们用这个观念来管辖了我们的心思,若再读下去,就会读出难处来了。第一个难处是他拉是否到了七十岁就一下子生出三个儿子呢?另一个难处是在第十二章里面,提到亚伯兰出哈兰的时候是七十五岁。他出哈兰的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死了。那么,七十岁加七十五岁只不过是一百四十五岁,但在第十一章里,是说他拉一共活了二百零五岁。这就差了好几十年。那么问题又来了,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呢?弟兄姊妹,我可以说,亚伯兰是最小的儿子。他拉是在七十岁时开始生儿子,但头一个不是亚伯兰,而是哈兰。亚伯兰是小儿子,但因为这个家谱的目的是要引出亚伯兰,所以,亚伯兰就跑到前头来了。正如犹大是第四个儿子,但在神的应许的承受上,他是排在前头的。这一点,我们在圣经上常常看到这一种例子。

  为什么说哈兰是大儿子?我们要找出根据来。我们看第二个家谱时,就可以看出一点端倪。哈兰一共生了三个儿子,孙子就是罗得,他是跟亚伯兰在一起的。所以在年龄上,亚伯兰跟他是不相上下的。另外呢,哈兰又生了两个女儿,其中的一个就给了哈兰的弟弟拿鹤作妻子。很自然你就可以看到哈兰是长子。所以,他的儿女和两个弟弟的年龄相差不远。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家谱主要是引出亚伯兰。所以一到亚伯兰的时候,这个次序就不再因生下来的次序作排列了。

  但问题又来了,如果我们以现代人的伦理观念来看,叔叔娶了侄女儿为妻子。再看下去的时候,亚伯兰又娶了同父异母的妹妹为妻子。我们会觉得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作?但我不能不提醒弟兄姊妹,他们那个时候,可算是人类的起头,人类并不是很多。洪水以后,人建造巴别塔,乃是闪的第五代。宁录是含的第四代,但严格来说,宁录应该是含的第三代子孙。连含自己算在里面才是第四代。闪跟法勒是一样,如果不把闪算进去就只有四代,将闪算进去才有五代。如果将闪算进去的话,到亚伯兰就是第十代。如果不把闪算进去,到亚伯兰就是第九代的子孙。所以,这九代人的当中,他们的亲属关系仍是很密切的。因此在他们的婚姻当中所显明的伦理关系,就没有后来的人那么严谨了。所以由开始到扩张,这种情形是非常的自然的。我们不是用现代的观念来看当时的情形,也不是用律法的观念来看当时的情形。

选召是要启示救赎

  让我们回到这一个地方来,上一次我们提到当巴别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挪亚还没有死,闪也没有死。当时挪亚大概是八百零一岁,闪大概是二百九十九岁。他们还活着,他们看见这些人在神面前的悖逆。而那些人是看见洪水的见证人,但仍是硬着颈项悖逆神。因此就很清楚的给我们看见,到了这一个日子,人的需要,就是生命的改换。生命不改换的话,人就一直堕落下去。

  既然生命要改换,但在这样的一种情形底下,生命怎么能得到改换呢?这只有在神的恩典的作工底下,人的生命才有改换的可能。那么,神怎样在恩典里面作工呢?是神将恩典普遍的放出去,或是用另外的一个方法来把恩典显明呢?如果是普遍放出去的话,那并没有解决问题,而人堕落的根源也没有受到对付。所以,在这里我们看见神的恩典并不是普遍的开放出去,乃是一个选召。用一个救赎的应许来选召人。在神这一方面是选召,在人这一方面是拣选神,求告神。

  我们回到第三章里面去看,人的堕落是因为人不拣选神。现在神要选召人的时候,神就把人拣选神作为一个原则。人如果拣选神,那就在神所选召的范围里,这些人就能够承受恩典。所以,从这里开始,由亚伯兰起,我们就看见神的选召。我们并没有看见神选召亚伯兰的整个家族,而只是看见神选召亚伯兰一个人。在以后的日子,我们也看见神不是拣选亚伯兰所有的子孙,而是拣选亚伯兰的儿子以撒的子孙。所以,我们无论从亚伯兰身上往前看或者往后看,都看见这项选召的法则。

离开拜偶像的吾珥

  现在我们要注意,在第十一章里,我们看见一件重要的事实。当亚伯兰离开吾珥的时候,在十一章里给我们看见是他父亲把他带动的。离开吾珥好像不是亚伯兰拣选神的结果,或者是神选召亚伯兰的结果。我们并没有看见亚伯兰怎样活在神的面前,神为什么会选上他呢?在这里,我们要谈一谈吾珥当时的情形。吾珥仍然是在巴比伦,仍然是在示拿地,仍然是在巴别这个范围里面。在亚伯兰的时候,虽然他是洪水以后的第十代,但当时人的堕落,都是继承该隐的后代的情形。那时的人数虽然并不是太多,但堕落的情形却并不简单。当时虽然是经过洪水之后的第十代,但文化却是十分的发达。

  根据考古学家发掘出来的结果。证明了吾珥是当时文化非常发达,也是非常繁荣的地方,人的生活内容也是非常糜烂的。从现在所挖掘出来的记录和古物,就显出了当时的人的生活情况。人们没有办法想象得到,在亚伯兰的时候,吾珥已经有一个非常完善的图书馆了。从这一点上,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文化的发达。所以,上一次我们提到示拿是人类文化的摇篮是有事实根据的。

  在当时,人拜偶像的情形已经是非常的普遍。但我们有理由相信,亚伯兰生活在这种环境当中,他自己里面却感觉到过不去。也许从他的祖先所传流下来那段洪水的故事,使他心里有寻求神的意念。所以,他在神面前就有一个寻求,这个寻求在吾珥就开始,一直到进入迦南之后就发展得比较明显。所以,当读到第十二章及以后的时候,我们发觉亚伯兰身上有一个记号,那一个记号就是“筑坛”。你看他到每一个地方都是筑坛,筑坛作什么呢?求告神。因此,我们看见,这是一件非常突出的事情。当然,在吾珥的时候,亚伯兰对神的认识仍然是有限的。所以当神呼召他的时候,他不能作主。也许他把这件事交通给他的父亲,大概他的父亲为人也比较正派一点,所以他父亲也想离开吾珥。所以,你就看见在十一章里,他父亲就带同他和他的太太并罗得离开吾珥。

  但事实是否如此呢?我们就要回到使徒行传第七章里看看。那里讲到司提反在传福音的时候,怎样说到出吾珥的情形,使徒行传第七章第二节那里说,“司提反说,诸位父兄请听!当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在米所波大米,还未住炳兰的时候,荣耀的神向他显现,对他说,‘你要离开本地和亲族,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徒七2-3)神要亚伯兰离开吾珥,这是神直接向亚伯兰讲的话。但在那个时候亚伯拉罕没有完全领会神的旨意。所以,我刚才说亚伯兰将这件事情提出来与他父亲交通。跟父亲交通之后,父亲也觉得蛮好,所以父子俩就动身离开吾珥。

  只是这样作并不是神的目的。因为神的选召乃是选召亚伯兰,并没有将他拉包括在内。既然这一次亚伯兰是带着一条尾巴离开吾珥。所以他们走到哈兰的时候,就不能再往前走了。是什么原因使他们不能再往前走呢?我猜(当然我们不能知道准确的事实,但我常常说,将来我们见主的时候,以前的事情就会清楚了。)非常可能是他拉年纪老迈,走到哈兰的时候就不能再走了,就停在那里,也死在那里。

神给亚伯兰第二次呼召

  但神选召亚伯兰不是要他停在那里,是要他到神所指示的地方。从以后的经文,我们知道神是要他进迦南,但现在只是走到哈兰。我们从地图可以看见,哈兰仍然是在示拿地,只不过不是在示拿地的中心而已,是在示拿地的边疆,但仍然没有脱离示拿地。所以神就要继续向亚伯兰启示,因此在第十二章开始的时候,我们看见神第二次呼召亚伯兰。弟兄姊妹,我真盼望你们能读清楚,神是两次呼召亚伯兰。使徒行传所提到的,是在吾珥呼召亚伯兰的。现在第十二章所记的是在哈兰呼召他的。

  当神第一次呼召亚伯兰的时候,因为他没有准确的跟上神的呼召,所以,不能往前走,而停在哈兰。现在神第二次呼召他的时候,神就对着他的缺欠而说清楚的话。所以在第二次呼召的时候,你就看见不单是离开“本地”跟“本族”,并且还加上“父家”。当然,这个时候,他拉已经死了。这里所指的父家,明明是指着罗得说的。但我们看见,这一次亚伯兰仍然没有好好的跟上神的旨意,所以造成了后来的难处。

  这里有一个属灵的功课,但因为不是在交通的主流里,所以我只是轻轻一提就可以。神第二次呼召亚伯兰很显然有一个分别的原则在这里。但弟兄姊妹要注意,神在这里提到三件事,就是本地、本族、父家。按着历史看,本地就是示拿地。本族就是他拉的家族,也可以说是闪的家族。父家就是他拉的系统。这是从历史的系统来看的。我们看看神这个呼召所应许的内容,我们肯定,这不但有历史的事实,也有属灵的实际。这个属灵的实际意义就是,本地就是巴比伦,巴比伦的含义就是世界,离开本地就是离开世界。本族不单是从闪开始,而是从亚当开始,所以离开本族就是要离开亚当的族类。父家就是自己的系列,就是人的自己。弟兄姊妹,我们看见这一个呼召,是神的一个选召,要选召人进入他的救赎计划里。在这个救赎里面,很明显的叫人脱离这三件东西──亚当、世界和自己。

  我们感谢神,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不再在亚当里面了。若有人因信得到重生,神就把他迁到爱子的国度里,而不在世界里面。若有人因信与基督联合,就已经把肉体连同肉体的邪情私欲都钉在十字架上了。所以,我们看见神第二次的呼召,除了有历史的事实之外,还有属灵的事实。这个属灵的事实使我们看见以后所有在基督里的属灵的工作。因为这样的离开,是要带进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到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这里头又有一个历史事实和一个属灵的事实。从历史的事实来看,神所指示的地方是迦南。从属灵的事实来看,正如希伯来书十一章所说的,当神呼召他的时候,神已经给他指示了那座有根基的城。就是神所建造,神所经营的那座城。所以亚伯兰就因着这一个启示,他在地上的时候就居住在帐棚里。他是一直仰望那一座城,仰望更美的家乡来度过他在地上的日子。所以,我们从属灵的事实来看,我们看见神所指示的地方,就越过迦南地而到天上去了。

神呼召人进入他荣耀的计划

  我们留心神在这里的选召,因为从这件事一直到新约的日子所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直到新耶路撒冷,都是连接在这个应许的里面。这个应许就是神荣耀旨意的起头,因此我们看这件事情是非常严肃的。神的选召是要把人引进他荣耀的计划里头。

  现在让我们看看这应许的内容。神呼召的事情已经明确了,“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十二1)离开了又怎样呢?神又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十二2-3)这一连串的话,就是应许的内容。我们不能笼统的来看这个内容,倘若笼笼统统的看就会失去内容的丰富和宝贵。

  我们先来大概的看看,这个应许的内容是要将人带到一个新的地位,一个新的事实里面,就是一个蒙福的地位和事实。只有祝福,没有咒诅。如果有人要咒诅,在这个应许里面,神就咒诅那一个人。当我们看见这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觉得,真是太有福气了。神的选召把我们带到一个完全蒙福的应许里。但我们却不能停留在这个笼统的知道里,必须要进入细节里,我们才可以看见神荣耀的旨意。

关于国度最初的启示

  头一件事情,我们可以看见一个国。这个国,可以说是神选召的国。我们将“选召”这个词摆在这里,实在是适当的。选召的国,选召的福,这是很清楚的。弟兄姊妹必须要注意,这一个国很特别。当我们提到一个国,弟兄姊妹必然会想到,一个人断不能成为一个国,一个人就是一个人。但这里很有意思,神的话就是这么说,一个人就成为一个国。这是不是叫一人国呢?不是。我们看到这个国是由亚伯兰造成的。所以神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

  弟兄姊妹要注意这里面是一个什么事实。若是我们记得罗马书第四章,我们就知道这句话的意思。罗马书第四章给我们看见,我们众人都是因信,进入亚伯拉罕里去。罗马书第四章说,叫我们这些效法亚伯拉罕的信的人都得永生。这效法亚伯拉罕的,就是进到亚伯拉罕里面去,就是与亚伯拉罕联结起来。无论是进到亚伯拉罕里面也好,或是与亚伯拉罕联结起来也好,这就是许多人都成了一个亚伯拉罕。所以,我们看见神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十二2)到底这个“大国”是怎么的大呢?是范围大呢?或是人数多呢?答案是范围也大,人数也多。

  但更重要的并非是国的范围和人数,而是国的内容。因为这一个国是给称为神的国,是神自己作为内容的。是神自己的荣耀、能力、尊贵充满在其中的。所以这一个“大国”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而且不单只是成为“大国”。底下的话,我可以总归起来说,神要亚伯拉罕成为一个承受祝福的器皿,这一个器皿不单只是承受祝福,并且是流出祝福,叫接触到的人都不能不得到祝福。

  弟兄姊妹,你们看看这件事情大不大?你只要并上亚伯拉罕,你就不能不蒙福。只要你跟亚伯拉罕有一点的关连,你就不能不被神纪念。在历史上,你们可以看见罗得。因着他是亚伯拉罕的侄儿,所以他蒙神的数算。以实玛利、以扫,虽然他们不在应许的范围内,但因着他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所以也蒙神的纪念。你们可以看见,只要跟亚伯拉罕有一点点关系,就不能不蒙神的纪念。这是何等的恩典,神把他的恩典和祝福透过亚伯拉罕散发到一切与亚伯拉罕有关系的人身上。散发到一个什么程度呢?散发到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得福。弟兄姊妹,你们要看见这是一个蒙福的起头,是一个蒙福的事实的起头,是神纪念人的一个起头。这个祝福完全是在恩典中显出来的。这个起头是谁呢?是亚伯兰。

遵命出去承受应许

  当我们回头看上述的事情,在十一章的末了和十二章的起头,是神在选召里恢复他那荣耀的旨意。我们感谢赞美神,这一点让我们看清楚了。但更宝贵的,神的话是说了,但倘若人没有跟上去的话,那么神的话便没有结局。更感谢神,神的话怎样说,亚伯兰就怎样的跟上去。虽然不是跟得绝对的准确,但还是跟上去了,所以他就到了迦南地。一到了迦南地,我们就看见一件事。什么事呢?圣经就说,亚伯兰到迦南地的时候,迦南人已经住在那里。记得以往我们的交通,含的后裔是受咒诅的,迦南的后裔是受咒诅的。但他们却抢先把神的应许地占了去。现在亚伯兰这个承受应许的人到了神的应许地,但这块地别人已经先到了。感谢主,无论人怎样在主前头跑,也改不了神的意思。让我们看看第七节,“耶和华向亚伯兰显现,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十二7)神并不是说将这块地赐给“你”,而是你的后裔。“你”现在不能得这块地,“你”在这里住帐棚,“你”在这里寄居,但这一块地,我一定会给“你”的后裔。虽然迦南人占领了这地方,但他们不能永久占领,因为这块地是我应许给“你”的后裔的。

  我们感谢神,因为这块地是神永远的计划在地上的中心,将来的国度的宝座就是设立在这里,将来国度的中心就在这里,神要在那里设立宝座。感谢神,只要人肯跟上去,神就负责作成他所要作的,作成他向人所说的。因此,我们在这里看见,当神第二次呼召亚伯兰的时候,我们看看亚伯兰作了怎样的反应。第五节,“亚伯兰将他的妻子撒莱和侄儿罗得,连他们在哈兰所积蓄的财物,所得的人口,都带往迦南地去。”你们要注意,亚伯兰并非因逃荒而去迦南,你看他财物很多,所有的人口也很多,就是说,他有很多仆人。他是一个富有的人,在当地也算是一个有体面的人。在那里,他们所住的是房屋,他们住的是示拿地,是当时最繁荣的地方。生活的条件太好了,他们根本不需要离开那地方。但他们却是离开了,我们从希伯来书十一章来看看他们当时离开的情形。那里讲到“亚伯兰就遵命出去”,出去的时候要到什么地方去,他还不知道。那一个地方能不能居住?那个地方生活条件好不好?一点把握都没有。但感谢神,亚伯兰并不考虑这些。他生活的目的并不是在乎物质的高或低。他生活的目的是在什么呢?我们用这句话说明一下就很清楚了,亚伯兰是以遵行神的话作为生活的目的。

  我们感谢赞美神,亚伯兰去迦南是从丰富进入贫穷,从安逸进入困扰,是从高处降到低处。一般来说,人都不肯作这样的事情,但亚伯兰却作了。为什么他会这样作?他并非是为寻求生活的舒适而活在地上,他是为了成就神的目的而活在地上,他活着是为了神的目的。这是何等宝贵的一件事。有这样的一个亚伯兰,才有在迦南地的这一个见证。

活在以天为目的的生活中

  我们曾轻轻的提过,他到了迦南,曾经迁移过几处的地方。首先是到了示剑,然后是到伯特利,又迁到南地。这里我们看见,当他一迁到南地就再没有提那筑坛的事。但在示剑和伯特利都说到他筑坛,求告耶和华的名。在这些日子,亚伯兰的生活方式是支搭帐棚。我们要注意这两件事,一个是住帐棚,一个是求告。住帐棚就是说他不以地为终点。在上一章那里,人要造一座城,要以那里作终点,要永远停留在那里,不再离开那里。但住帐棚就不是这样,今天在这里,明天在那里,后天又到另外一个地方,天天在迁移,没有在地生根的心思。但从神的旨意来看,我们刚才说到希伯来书给亚伯兰作的见证,我们就可以看见,亚伯兰的心是向着天的,是向着那座有根基的城。正因为这样,才有筑坛求告神的事实。

  求告神又是什么意思呢?求告神就是说,“我今天在这里,明天我不知道该怎样,我不知道下午会怎样,我也不知道过一会会怎样,但我现在把我自己交给你。你看怎样好,就怎样带领。你看怎样好,就怎样管理。”这个叫做求告。如果说得属灵一点,这个求告或是说“筑坛”,乃是活着不是根据地而是根据天,活在天的意思里,把天带到地。弟兄姊妹们,我们要注意这件事,这个叫作求告,这个就是筑坛。我们承认,亚伯兰在神面前蒙神喜悦实在是有根据的。这样的生活在神面前,神不能不悦纳他。我们在神面前能跟着亚伯拉罕的脚?行走,那实在蒙福的。

  在这里,我们来作一个比较。刚才我们讲到住帐棚和巴别塔作比较。现在就用求告神或筑坛与巴别塔作比较。我们说筑坛是把天带到地,而巴别塔却是要把地送上天。你们看看,这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把天带到地是支取神荣耀的恩典,而将地带到天是要夸耀人的本事,这是完全相反的方向。巴别塔的路是不能走的,而筑坛的生活是必须要学习,必须要爱慕的。在亚伯兰开始跟随神的时候所显出的,我们实在要求主给我们也有同样的爱慕。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我们看见亚伯兰称为信心之父,并不是说他一开始的时候,他的信心就很完全,很充足。但是我们不能不承认亚伯兰一开始的信心的方向是准确的。这一个准确的方向就把亚伯兰带进神的选召里面,也把神的选召借着他带到地上。我们感谢赞美神,看见神在亚伯兰身上显明了选召的起头,我们盼望神的选召在我们身上也有一个起头。当然在我们身上的起头并不是选召计划的起头,选召计划的起头只是在亚伯兰一个人的身上,但选召的起头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必须要有一个实际。当神在我们身上显明这个选召的恩典的时候,我们求神给我们一个爱慕接受选召的心思。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