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应许地的初步学习(十二10至十三18)

 

  从第十二章下半开始,我们就看到接连的发生一些事情。这些事情我们可以从一个总现像去留意。神选召亚伯兰是用救赎来给人一个新的开始。救赎是神自己手里所作的工。但是因着人的问题是非常复杂的,所以神在说明救赎这一件事情的时候,神先是拣选亚伯兰。但是亚伯兰只不过是表明救赎工作里面的一部分。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

  当然亚伯兰是开始承受神的救赎启示的人,但是救赎完全的成就,就不是亚伯兰一个人所能表达清楚。所以,从第十二章开始,亚伯兰出来以后,一直到创世记的末了,神的工作是贯穿在三个人的身上。

  从亚伯兰开始,神把父子孙三代贯串起来。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在旧约或是在新约的时候,神一提到亚伯兰时,总是把以撒和雅各都连在一起。神不仅说他是亚伯拉罕的神;他是说自己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亚伯拉罕的时候,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时候,以撒说,“我父亲的神”,到了雅各的时候,雅各说,“我祖父和我父亲的神”。这样,他们三个人连在一起,正好把神的救赎的工作从几个方面来向人揭开。

  从第十二章开始,一直到第五十章,这三个人的事情是顺着次序的被说出来。末了的一大段,好像是在讲约瑟,但事实上,约瑟是附在雅各那里的。约瑟所经过的一切都是为了雅各的。所以我们仍然是看见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直到第五十章的末了,仍然是雅各。既然是这样,在没有往下看以前,我们先把这三个人所表明的三方面先简略的提一下。我们非常清楚的看见这三个人所表明的,也就是亚当在伊甸园失落的整个原则。亚当在伊甸园中的失落有几方面的原则,现在神就借着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来把亚当所失落的那一个方向扭转过来。

  我们非常清楚的看见,在亚伯拉罕一生的经历里头,就是依据一个事实──拣选神。就经历来说,他是因信心蒙神悦纳他,但信心的实际就是拣选神。亚当没有拣选神,亚伯拉罕就在神的救赎里面显明拣选神。从出吾珥,离开哈兰,进迦南并以后所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一直到献以撒,我们都是看见神在亚伯拉罕身上要他所操练的就是拣选神。所以从第十二章开始,我们一直看见的就是亚伯拉罕在那里学功课。神是安排许多环境去让他操练拣选神。

  到了以撒的时候,以撒是没有很突出的事情,神也不是要他作很多的事情。因为神在以撒身上所定规的,是要他来显明享用神的应许。他不必作什么,他只是要享用神的应许就是了。在伊甸园里面神所有的安排是让亚当去享用神所应许的,但亚当在这件事情上没有活得对,神现在在救赎的启示里面,就用以撒的经历来说明享用神。

  然后,就到了末了的雅各。我们把雅各的一生归纳起来,就看见一件事实──接受神的对付。目的是要叫他活在神的生命中。亚当是活在人的思想里,所以给撒但一挑动,他就下去了。现在神借着雅各来启示人得恢复的时候,就是把人对付到一个地步,要人脱离人的自己而与神的生命联结起来。我们看到雅各最末了的时候,神的心意在他里面是毫无保留的可以流出来。人虽然是走到人生的尽头,但是他里面是非常的明亮。这个就是雅各。

神在人身上进行恢复的工作

  透过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我们就看见神在救赎里面在人身上所作的三方面的工作,就叫神救赎的旨意成就在人的身上。

  我们这样看创世记的时候,就非常清楚的看到大体了。一开始是神在宇宙当中的恢复,后来因着人的堕落,叫神的恢复不能成功。然后我们又再看见神在地上进行恢复,这个在地上进行恢复工作的主题,就是在人的身上作工。当人在神面前给神作到一个完满的地步的时候,神恢复的工作也就完成了。这样,我们看创世记就看到神的恢复工作是如何的安排和进行了。

从示剑到希伯仑

  现在我们看亚伯兰已经到了迦南地了。亚伯兰已经到了神应许他的地了。离开吾珥是他信心的开始,现在神就在信心上给他更深的造就。因为拣选神就是一个信心的问题,相信神的安排,相信神的定意,所以亚伯兰到迦南地以后,一连串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在没有看这些事情以前,我们先来注意一些事。亚伯兰到迦南地的第一站是示剑,然后迁到伯特利,后来到了第十三章末了所提到的希伯仑。这三个地点是和亚伯兰属灵的学习很有关系的。如果没有伯特利这一个地点的话,我就不敢来看这三个地点跟亚伯兰的关系。但是因为有了伯特利这个地点,我就有信心来看,神当时引导亚伯兰所停留过的地点和他一生的经历所发生的关系了。

伯特利──神的殿

  为什么从伯特利开始就有把握来提这三个地方呢?我们读雅各的经历的时候,就会发觉当神带领亚伯兰进到迦南的时候,伯特利并不叫伯特利。伯特利这个名字是从雅各开始叫的。但是圣灵记载亚伯兰到迦南的时候,就先用了伯特利这个名字,因此伯特利这名字在这里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在亚伯兰到迦南以前,甚至是在他一生的年日里面,伯特利是叫做路斯的(二十八19)。等到雅各在那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以后,这个地点就改了名字,成了伯特利了。那伯特利是什么意思呢?伯特利就是“神的殿”(二十八19),或者是神的屋子,就是神所居住的地方。因着是预先把路斯叫作伯特利来记录亚伯兰的行?,因此亚伯兰到伯特利的这件事情是有属灵的意义的。因着这样的缘故,往前看到示剑,和往后看到希伯仑,都有属灵的意思在里头。

示剑──神的负责

  示剑是什么意思呢?示剑就是肩头的意思,或者是力量的意思。亚伯兰从远方来到迦南地,一切都是生疏的,当地的人和地理环境对他都是陌生的。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里面来建立生活,如果单看人的这一方面,那的确是要背负许多的重担。但是神领他到示剑,就让他在那里停留一下,他就在那里筑坛求告神。筑坛求告神就说出他里头对神有一个仰望,他在看前面的日子的时候,感觉里头没有把握,所以他求告神。他相信神领他到这个地方,神一定会负他的责任。神就借着示剑这个地方来让他认识神的确是负他责任的神。神是把他放在神的肩膀上面的。既然是这样,亚伯兰就有了力量。这是他头一站到示剑的时候所接受的一点属灵上的启蒙。

  然后,神就领他到第二站,就是伯特利。伯特利是神的家。我们看到一件事实,神是负人责任的,但是他负人的责任并不是要人留在那里活着,神是要把他领到神的殿中去。神要把人领到神的居所,这个意思在整本的旧约一直到新约都很清楚。神在人中间一切的工作是要把人领到神的居所,让神与人同住,让人享用神的陪伴。

希伯仑──神的陪伴

  走过了伯特利的经历以后,他就到了希伯仑。他是在什么时候到希伯仑的呢?是在罗得离开亚伯兰以后才到的。罗得在那个时候,好像是亚伯兰在后裔的问题上的一个盼望。但是罗得离开了他,他一切都好像落空了。在这一个时候,神就领他到了希伯仑,希伯仑是什么意思呢?希伯仑就是伴侣的意思,或者是堡垒的意思。不管是那一个意思,我们要是把他到希伯仑以前的那些经历连起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到那个意义了。

  亚伯兰在到希伯仑以前发生过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就是下埃及,第二件事情就是罗得离开他。这两件事情都叫亚伯兰非常不好受。他为什么要下埃及呢?我们以后再看,那时他是觉得在环境上有难处,没有看见神开路,那只好走自己的路,结果就出问题了。在罗得的事情上,就不是他走自己的路,而是他照着神所允许的环境走上神的旨意。虽然是走上神的旨意,但他究竟曾经把希望放在罗得的身上,所以当罗得离开他以后,亚伯兰起码在心思上面有一点受伤的感觉,也有一些孤单的感觉。在这一个时候,神把他领到希伯仑。

  亚伯兰又在那里求告神。我们看见他每一次的求告都是带着需要的。感谢神,神让他到了希伯仑,让他晓得神是他的保护,是坚固的保护。因为神是他的堡垒,并且神也是在那里陪伴他。这是亚伯兰在迦南地那三个地点所学习,或者说是所操练的一些功课。这些功课都是让亚伯兰学习一件事情──拣选神。

没有持守应许的地位──下埃及

  现在我们回到第十二章来看看他学功课的过程。亚伯兰到了迦南地,在那里活了一段时间,忽然那个地方发生了饥荒。这饥荒甚大,在这种情形下,亚伯兰怎么打算呢?我们知道亚伯兰是带着许许多多的人口和财物到迦南地的。他要维持那么大的一个家族,这个饥荒的环境的确是叫他很伤脑筋的。所以他就作了一个打算──到埃及去,因为埃及那边没有缺粮。他去的时候,只是准备暂时的居留。弟兄姊妹注意,只是“暂时的居留”,他没有意思要在那里生根下去。他记得迦南是神的应许地,埃及不是。现在到埃及去是暂时的,等到饥荒过了就回去。在人这方面来说是非常合情理的。但是神领他到迦南的时候,神是这样的对他说,“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十二1)神所指示的地方就是迦南,埃及不是神所指示的地方,或者说是离开神给他应许的地方。问题就是出在这里。

  在人的心思里会认为,既然现在生活上发生问题,暂时离开一下将来再回来应该是没有问题吧?在人这方面确实一点问题都没有。但问题在这里,这一个地方是神引导他来到的,没有神的引导而离开这个地方就发生了问题。不是说暂时离开也不可以。雅各就曾经离开过迦南,并且带着他的子孙离开,一离开就是四百年,但那是在神的引导底下。以后我们看雅各的时候再注意这件事。现在亚伯兰却是没有神的引导而自己去了。他看环境,自己就决定了脚步,这样就下了埃及。

  上面提到亚伯兰是准备暂居的。但是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件事情,如果不是神的应许,或是在神的引导下行走,长居或者是暂居其实是一样的,都是离开了神的应许。这是亚伯兰发生难处的起点。如果他心思里面是明亮的话,他就能抓住神的信实,既然神把他领到这个地方,神自己定要为他开路的。何况示剑那次的经历,又有伯特利的认识,难道活在神的家里,神会叫他在神的家中饿死吗?就是亚伯兰愿意,神也不会答应。这些都是当时在他心思里面要不要拣选神的一些挣扎。

信心道路上的考验

  在那一个时候,亚伯兰里面对神的拣选不像在以后献以撒的时候那么坚强。这时的亚伯兰好像一点信心都没有。但感谢神,正因为亚伯兰开始的时候,他的性情和我们的差不了许多,我们才看见信心的道路是怎样走的。信心的路不是说我们一开始就走得非常准确。信心的路开始的时候是有波折的,是有软弱,有失败的,信心的路乃是在失败的里面再抬起头来。信心不是说没有失败的时刻,但不是信心会失败,而是人因没有信心而失败,信心却是可以叫人在失败里面抬起头来。

  现在,亚伯兰就在这里走出了第一步,他就下埃及去了。但是一离开迦南地,里面立即就发生了软弱。因为地位没有站对,所以里面就要出事。出了什么事呢?就是会想到自己的安全。离开迦南到埃及去是为了安全,因为饥荒时没有粮食就会饿死,所以为了安全的缘故,就到埃及去了。可是到了埃及的时候,另外一件事情就来威胁他的安全。他立刻就想到“我的妻子那么美丽,到了埃及,别人对她起意的时候,我就活不成了。那怎么办?”活在埃及,他是不会想到神的。正如人离开了神的应许,他也不会想到神的,他只会想到自己。这就是为什么人一爱上了世界就不容易回头的原因。这是因为地位站错了,一站错了地位,人眼目所接触的就不再是神,心思所想的也不再是神,都是想着周围的人、事、物和自己。所以,撒莱当时也答应他的要求,承认是他的妹妹。当然,这件事情也不是撒谎,不过是把第二个理由拿来当作第一个理由,但这里面却是有诡诈的成分。我们在看第二次出事的时候再来看这一点。

神的打岔──催促他回应许地

  就因为这样,撒莱就给法老拿去了。为了撒莱的缘故,法老赏赐了亚伯兰很多很多的财产。但是我们要留心这一件事,亚伯兰得了这许许多多的财物,他满足不满足呢?他喜乐不喜乐呢?按人来看,财物那么多,他应该是很满足很喜乐的。但是我们都能想象亚伯兰在那个时候是喜乐不来的。因为妻子给人拿去了,这件事情叫他心里面非常非常的苦恼。我们注意这一点,我们相信亚伯兰不是一个爱世界的人,因为如果他爱世界就不会离开吾珥,所以他不会爱世界。但是,他不能不注意他在神面前的安息。世界他是可以放下,按人来看,亚伯兰得了很多的好处,地上的好处。但是他里面一直对他说,“你不是一个喜乐的人!”弟兄姊妹,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没有任何地上的事物可以代替人在神面前的喜乐。但神允许亚伯兰出这个问题,目的何在呢?目的并不是叫亚伯兰为难,而是要让亚伯兰学功课。让他懂得不是根据眼见,也不是根据环境来决定人的脚步,而是根据神的应许来决定人的拣选。这是神给亚伯兰的头一个功课。

  当神让亚伯兰的心思苏醒过来的时候,他立即就了解若是他留在迦南地,就不会发生这样的问题了。但因为是到了埃及,事情就这样出来了。他有办法没有呢?一点办法都没有。当他感觉没有办法的时候,神就让他经历神实在是负他责任的,神第一站带他到示剑是有意思的,神要让他晓得神是负他责任的神。要是他留在迦南,虽然饥荒甚大,但是神还是负他的责任。但是他没有让神负责任,他要自己负责任,结果就跑到埃及来,立刻就出了问题。现在怎样来解决这件事情呢?神因着他救赎的旨意,他没有闲下来不作工,他作了一件大事情。那件大事情就是叫法老和他全家都出了问题。让法老出了问题,不是因为法老对还是不对,而是为了造就亚伯兰。我们也不知道法老是怎样发现原来撒莱是亚伯兰的妻子,圣经也没有说明。我相信是神直接对他说的。就像以后在第二次发生同样的事情的时候,神对那个非利士王所说的一样。当法老知道了这件事情,他立即就把撒莱交还给亚伯兰,并且叫他赶快离开埃及。

  神用这样的环境来把他逼回迦南地。我们感谢神,亚伯兰要跑出神的应许,神却把他逼回他的应许里面去。弟兄姊妹,神这样的作工方法也常常发生在我们身上。多少时候,我们产生一些离弃神道路的想法时,好像神也允许我们离开一点点,但是到头来神却兴起环境来又把我们逼回去。感谢赞美神,他实在是示剑的神,他实在是负拣选他的人的责任的神。在这头一个功课里面,神让亚伯兰学习了抓住神的信实。

撇开罗得──确定承受应许的人

  既然是抓住神的信实,亚伯兰就回到神的应许地去。但是一回到神的应许地时,立刻就发生另外一个问题。因为应许地是神给亚伯兰的,但是亚伯兰的家里却有一个罗得,这一个罗得是神没有选召到迦南的,他是跟着叔叔到迦南的。亚伯兰是跟神走到迦南,罗得却是跟人走到迦南。虽然是人走到了迦南,但神却没有这样的应许。所以罗得虽然是到了迦南,却没有取得承受迦南的资格。

  所以,神必须要把罗得支开。那怎样来把罗得带走呢?这实在是一个问题。但我们真看到神在负责,在那里安排。感谢赞美神,我们留意第十三章的第一节,“亚伯兰带着他的妻子与罗得,并一切所有的,都从埃及上南地去。”我们知道从埃及到迦南,在地图上看是上去的,第十二章也说从迦南到埃及是“下埃及”(十二10)。虽然在地理上是有这样的事实,但是摸到属灵的意思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上”和“下”也是有讲究的。到埃及去一定是“下去”的,回到迦南去就一定是“上去”的。这个不仅是地理上的问题,在属灵的实际上也是这样的。

  我们特别注意,离开埃及,亚伯兰就“上南地去”(十三1)。中文圣经是说“上”南地,但是原来的圣经是说上“南”,并没有“地”。我们知道一提到南北的时候,南就是下,北就是上。要上去就上北边,要下去就是下南边。“北上南下”是地理上的情形。但是很稀奇,圣灵在用这个字的时候说,“从埃及上南”(十三1),这跟地理上的说法好像是不一致了。就是因为不一致,里面就有我们该注意的地方。该注意些什么呢?回到神的应许,就是把我们带往高处。这是“上”到高处,“上”到神所在的地方,“上”到神的面前。

  感谢神,当亚伯兰回到神的应许去的时候,你看他在南地就渐渐迁往伯特利,迁到神的居所。你看他一上去就是这样上去了。虽然这是他当时的过程,但是我确实相信圣灵这样用字的时候,也就带着属灵的含义。回到神的居所,不仅是回到神的应许地,并且是回到神的居所。

  回到了神的居所,神就允许一件事情发生,这件事情在人看来好像算不上是一件美事,但是在成就神的目的上,这件事情是一件美事。我们从这件事情又看到了一些问题,在神救赎的恢复工作里,许多时候我们给带到一种的情形底下,在人看来好像不算是顶美的,但是在神的定意里头,那是美极了。在这样的一种情形里面,我们是根据人看为不是很美来定规事情呢?还是根据神的安排来进入神的美意呢?我们觉得这样的事情确实不太容易叫我们作定规。但神让这样一件事情发生,给了亚伯兰又一次去操练更深一步的拣选神。

  这件事情就是因为亚伯兰有他的财产,罗得也有他自己的财产。他们下一趟埃及就好像满载而归,结果在伯特利这个地方就发生问题了。我们看见罗得是一个有心机的人。他一早就想怎样去建立自己的事业。虽然罗得不能老是跟着叔父,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来,因为到底从吾珥到哈兰一直到迦南都是叔父带着他去的。在迦南这一个陌生的地方里只有叔侄俩是亲属,仅有的亲属。他怎么好意思说,“叔父,我现在要离开”呢?

罗得这个人

  但是给他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纵容他的仆人跟亚伯兰的仆人为牧羊的地而争吵。为什么会这样的说罗得呢?我们必须要清楚的了解,在那一个时代,人对辈份的观念是非常重要的。罗得再怎么说也是侄儿,是晚辈,他总得尊重他的叔父。他的牧人和叔父的牧人吵架,如果他是想得到的话,他应该去约束自己的仆人,但是他没有。他并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就连亚伯兰也知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如果不是吵得很厉害的话,亚伯兰也不会说这样的话。可是罗得一声也不响,就让他们在那里吵。他的目的就是要让仆人们吵到一个地步,到亚伯兰受不了的时候,就让亚伯兰来出主意。

  亚伯兰既然是出主意的那一位,别人就没话说了,“叔父说他不要我跟他在一起,那我只好走了,理亏的不在我。”你看罗得心里面是这样的。大概他很了解他叔父的为人,亚伯兰实在是很忠厚的人,罗得也看到他这一个弱点,所以他一声不响,让亚伯兰自己首先说话。亚伯兰倒不是因为忍受不了而说话,他说话的原因不在于此。我们知道,用现在的话来说,亚伯兰所以说那样的话是为着神的见证。“我们是神领到这个地方来的,我们叔侄俩在这里吵起来,在见证上来说是太不好了。”他是为了这个目的来跟罗得说话。所以他说,“你我不可相争,你的牧人和我的牧人也不可相争。”(十三8)反正相争就是不好。“你乐意他们争下去,我也不甘心他们争下去。既然现在有实在的难处,那就实在去解决一下好了。这样吧,我们还是分开吧。但是虽然是分开,却不能说分就分。既然是我提出这样的意思,我就让你先选择你要到那里去。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反正我们不要再制造一个争吵的环境。”

  我们看罗得这个人,如果他还是尊重他的叔父的话,听到他叔父这样说,他应该怎样说呢?他应该说,“叔父,这样不好。你是长辈,我不能越过作晚辈的份来作优先的选择。还是你自己先选吧。你选向东我就向西去。”但是罗得没有这样说。他一听到叔父这样说,就正中下怀,就立刻看着那块平原。这边是平原,那边是山地。平原的那一边有所多玛,有蛾摩拉,还有好些的城,那些都是当地最繁荣的地方,在那块平原上的水草都好得很。他就老实不客气,“叔叔你既然让我先选,那我就要那边,我就上那边去。”他确实老实不客气。

学习抓紧神的应许

  在人看来,亚伯兰是吃了一个很大的亏。感谢神,亚伯兰在这件事上,因着下埃及失败的教训,他这一回学到一个功课。他会抓住神的应许,“你再怎么选,若是在神所应许给我的那一份,你总沾不到一点。神所应许给我的那一份,我也一定能从神手上接过来。”他能让罗得先去选择是因为他抓住了神的应许。罗得虽然是把人看为最美的拿去,但是在亚伯兰里面,他看见一件事情,神所赐的才是最美的。这是他和罗得心思里头那个不一样的地方。

  罗得离开了。神允许这样的环境来让亚伯兰补课。神召他出哈兰的时候,是这样说的,“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十二1)本地是离开了,本族也离开了。但是父家却没有离开。现在神就让他补一补课,连父家都离开了。现在亚伯兰是单独一个人活在神的面前。弟兄姊妹,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留意在以赛亚书上就这样说,“因为亚伯拉罕独自一人的时候,我选召他。”(赛五十一2)当亚伯兰一个人的时候,神就向他说话,神就把自己向他启示。神有许多的启示要向亚伯兰说,但当罗得还在那里的时候,神没有多说,罗得离开了以后,神就说话。感谢赞美神,我们看到一件事情,“罗得离开亚伯兰以后,耶和华对亚伯兰说”(十三14),说什么呢?神比较具体的多说了一点神的应许和计划。我们很清楚的看到一件事情,就是罗得的被撇开,乃是亚伯兰作好了人所该作的一部分。当人作好了人所该作的,神就开始作神所要作的。所以,这些话不是在罗得还在的时候说的,而是在罗得离开了以后才说的。

更具体的启示神自己

  神在那一个时候向亚伯兰说话有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给亚伯兰安慰,另一个目的是向亚伯兰更具体的启示神的自己。我们看神对他说了什么。第一,就说到亚伯兰要得这地。第二,是说到亚伯兰要有许多的后裔。说到要得这地这件事情,亚伯兰是可以接受得来的。但是说到亚伯兰要有许多的后裔这一点,现在连罗得都没有了,那来有后裔呢?弟兄姊妹,你们注意,神的整个计划里面就是注意这个问题。就好像我们在读第一章的时候,我们曾经提过,神所注意的是地和人。在救赎的启示里面,神还是把人的眼睛带到地与人。

  提到地的时候,是神的应许地。提到人的时候,是神应许的后裔。我们注意神是怎么说的。神说,“从你所在的地方,你举目向东西南北观看,凡你所看见的一切地,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我也要使你的后裔如同地上的尘沙那样多,人若能数算地上的尘沙,才能数算你的后裔。”(十三1417)弟兄姊妹,你们看到吗?说到地,在第十二章的时候不是说过吗?神说的赐福并没有包括亚伯兰在内,神只是说要把地赐给他的后裔。现在神把亚伯兰也包括在内,现在说到地,神说,“我都要赐给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十三15)这地永远是在亚伯兰的名下的。这地也是神国度的计划在地上显明的时候的一个中心地。这地是一块非常重要的一块地。说到人,神说,“我也要使你的后裔如同地上的尘沙那样多,”(十三16)很多的后裔。亚伯兰和他许多的后裔一定要承受这块地。

承受产业的秘诀──十字架的道路

  这样的一个应许是把神国度的计划放在其中启示出来。这是在启示上更往前,更具体的说明了。但是更重要的是,亚伯兰和他的后裔怎样能够得这块地呢?我们也许是以为因信就把它接过来了。的确是因信就把它接过来了。但是亚伯兰在当时没有后裔,他没有看见后裔。那来的后裔呢?只有在信心里面把这件事情接过来。如果说要得这块地,在第十二章就说过,当亚伯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迦南人老早就住在那里,那是别人的地,他怎能得这块地呢?好像是因为神既然是这样说,他就要这样接受,是无可奈何的。但是神并不要他无可奈何,神就是要他去相信神这样的应许。这就是拣选神更深一步的学习。在不可能的里头,你还是要神所说的。在不可能的里面,你还是要神所应许的。只要神的应许是这样说的,就是在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相信神所说的。这是准确的拣选神,是更进一步的拣选神。

  当亚伯兰在信心里接过神的应许的时候,你看神立即就让他看到承受这块地的方法。神让他作两件事。第一件是“看”,第二件是“走”。“看”与“走”都在一个相同的原则里面。“看”好像是很容易,“走”好像是困难一点。但是当那个原则一显露的时候,“看”也不见得是容易的。

  我们知道在迦南地都是以山地居多的,而亚伯兰是在伯特利。伯特利是稍微高一点,那里有基利心山,也许他爬到山的高处来看是可以看得很远。但是即使是这样,他能看到最远的地方也不是很远。所以以色列到现在,版图的面积也不是很大的,因为亚伯兰所能看见的就是这一点点。但是那里全是山地,要这些地来干什么呢?有什么好处呢?有什么过人之处呢?神却把他领到这里来,要是神把他领到所多玛平原还差不多呢。但神却把他领到这个迦南山地来。弟兄姊妹,这不仅是一个信心的问题,这也是一个人的破碎的问题。在这里神并不强调在亚伯兰身上作破碎的工作,破碎的工作是要在雅各的身上来显明。

  但是,神却没有隐藏他把这块地赐给人的那一个途径。神是叫他怎样看呢?是向东西看,向南北看。神是叫他怎样走呢?是叫他纵横走。这里面是完全相同的原则。东西加上南北,那是十字架的原则,纵横更是十字架的原则。弟兄姊妹,你们看到当神在这里向亚伯兰说话的时候,神把他作工的原则也同时启示了。亚伯兰要看究竟神怎样把这一块地赐给他。没有经过十字架,迦南地是一片不毛之地。但是一经过十字架,迦南地就成了流奶与蜜之地。没有经过十字架,迦南地全是山地。但是经过纵横走遍以后,这一片山地就成了神荣耀的名字下的一块地。我们感谢神,当神这样向亚伯兰说话的时候,就把亚伯兰带往前一步去学习更深的拣选神。我们相信亚伯兰纵横走遍那地的时候,他就搬到希伯仑了。就在那地方仰望等候神应许的成就。

  照着希伯来书第十一章那里所启示的,神应许的成就并不是让他得着这一块地,而是因着这块地把他引到更美的家乡,那一座更美的城,所以他就住在希伯仑。他一直活在神的陪伴里,享用神的陪伴,以神作他的堡垒,来等候神的旨意的完成。他就在那一个地方看神怎样让他得着后裔,看神如何让他的后裔去得那块地。我们感谢主,亚伯兰进入迦南以后,他的地位站对了,其它的事就是神作的。他跟上神所作的,神的旨意就作成功在他身上。这是亚伯兰开始的那一些学习。当然,那些功课也是我们在神面前,进入神的恢复里面所该有的学习。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