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信靠神的操练上更进深(十四至十五章)

 

  从第十四章开始,我们好像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事情发生。在第十三章里,我们知道罗得去了所多玛,亚伯兰留在迦南的山地。从人看来,罗得是把上好的拿走了,而亚伯兰只是停留在不仅是次好,而是在人看来十分不好的地方。但是神告诉他要东西南北的看,纵横的走,借着“看”和“走”给他看到要借着十字架,从神的手里接受赏赐,神所赐的一定是最上好的。这是在第十三章末了神给我们体会到的事情。

认识只有神的应许是最好的

  亚伯兰当时恐怕也不一定看到这一点,所以他再筑了一座坛来求告神。好像在神面前说,所有他的指望都在乎神了。说实在话,亚伯兰要不是来迦南的话,他实在是拥有社会地位,有丰富的赀财,有舒适的生活。但是来到迦南,在这样的环境,他好像是倒退了很多很多。按着外面来看,我们也不能怪亚伯兰在这里求告神,因为他实在看到除了神以外,他在迦南地不会得着什么。当人在外面看这些事物的时候,总是给人灰暗的感觉。

  但是,在第十四章里,神给亚伯兰有了答案。第十四章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章,是帮助我们在读神的话时,要留意怎样去读才能把神的心思读出来。当然我是经过很多年的摸索才摸索出这条路的。我们平常读到第十四章的时候,我们就注意四王跟五王的战争,因为在这里好像是提到了很多关于他们的事情。因为这样的缘故,我们便很容易给吸引在四王跟五王的战争里面。但事实上在四王跟五王的战争里面,神是要让这些事情发生来造就亚伯兰。

  我们记得创世记是神恢复的工作的一卷启示。虽然里面有历史,我们可以把历史看作故事,但是我们可以肯定一些事情,就是神不是要给我们历史故事,神乃是要借着历史来给我们看他要怎样作恢复的工。

  所以,我们在读第十四章时,如果我们只看历史,我们就只看到四王跟五王的战争。若是要看神在这件事上要向我们启示一些什么的话,我们就觉得四王跟五王的战争只是轻轻带过就可以了,我们只要知道这个历史事实就够了。因为四王跟五王的争战所显明的目的不在于四王跟五王的结局,而是在这里显明的两件事实。第一,神要让人看见,人眼中看为美的不一定是美的。罗得把人眼中看为最美的所多玛的土地要去了,但事实上那一些美是虚假的。在第十四章就让我们先看到这一点。等到再过一些时候,所多玛和蛾摩拉被毁灭了,我们就看见完整的结果。所以在第十四章里的这件事情上面,主要的目的是说出罗得的遭遇。在上半章四王跟五王的那一场战争,实在是指出罗得的遭遇。他找到人认为是最美的地方,但是却得着一个不美的结果。并且那块地也不能给他有安息。

  我们感谢赞美神,在这一件事情上,也同样的向亚伯兰显明一件事实,神所赐的乃是最美的。因为神所赐的,在亚伯兰的历史上来说,乃是神的心意,在神的心意的背后乃是神的自己。神把他的自己,或者说神把神的心意来赏赐给人,那个就是最美、最妙的。所以,在第十四章里面就给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件事情。亚伯兰显明了他的能力和丰富来使罗得得拯救,却不是罗得在那块人以为丰富之地得着更多的好处。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是头一件事情。因着这一个五王的战争,引出罗得的被掳,就引起亚伯兰在神面前学第三个功课。

  前面我们说过亚伯兰学的两个功课。第一个功课就是不依靠自己,第二个功课就是以神作为产业,满足和喜乐。现在第三个功课是让亚伯兰学习在信心里面支取神作他的能力。或者说在信心里面来支取神作他的得胜。我们在以后看到亚伯兰的争战的时候,我们再提这一点。

  我们从罗得选中所多玛所引来的结果上面,除了刚才我们提到人以为美的并不一定是美,而神一切的赏赐才是最美的这一点以外,在四王跟五王的战争的结果里面,神又让我们看到一件事情,就是关乎神的应许。我们留意第十二章说到,“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十二3)又说,“你也要叫别人得福。”(十二2)当然这两处所提到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就是说出亚伯兰要成为别人的祝福。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你跟亚伯兰一沾上关系,你就不能不得神的祝福,这是神在第十二章里显明的应许。如今在第十四章里面,首先就显明在罗得身上。四王的军队是厉害的,他们当时在中东一带可以说是霸王,因为其中说到的五王都要向当中的基大老玛进贡。基大老玛在那个时候好像是当地的霸王。从地图上看四王国家的位置,就是在巴比伦那一边。特别是第一个王,是作示拿王的,我们知道是在巴比伦那一边。然后我们看这一次的战场,战场却是在迦南地。如果从地图上来留心的时候,我们看见四王的军队是劳师远征,这样的战争是不大能讨得便宜的。但是结果他们还是好像风卷残云一样的把五王打败了,罗得就被掳去了。但是罗得是亚伯兰的侄儿,也就是说,亚伯兰是跟罗得是有关系的。罗得被掳了,亚伯兰能不能坐观呢?有人来报讯给亚伯兰,他听到了这个消息,他要怎样来处理这件事情呢?要不要救罗得呢?是要救罗得的。但是凭什么去救呢?待会儿我们再看这个问题。因着这个关系,罗得就得了拯救。为什么罗得能得拯救呢?是因为他跟亚伯兰的关系。一沾上了亚伯兰神就让他得了拯救。这就是神首先让亚伯兰看见在第十二章里面应许的实现。以后在以实玛利的身上又给他并到同样的事情。所以我们看在前半章的里面,透过四王跟五王的战争,神给了我们两个答案,来说明罗得拣选所多玛并不是一件美事。

  因为第一,罗得在所多玛确实是受了很多的苦恼。第二,他需要那个不在所多玛的叔叔作为他的拯救,他自己没有办法保护自己。那一个活在神的应许里的叔父,就成了他的拯救。因此我们很清楚的看见,地上一切的美事不一定是我们心里需要去爱慕的。我们真实需要爱慕的是神的自己和他的旨意。

在信心中取用神作得胜

  现在我们来看亚伯兰怎样拯救罗得,在拯救罗得这一件事上,神让亚伯兰学了什么功课。

  实在愿意弟兄姊妹,不要让历史的过程来夺去神在这一件历史里面所要向我们说出的神恢复的工作。当罗得被掳走以后,圣经里面没有记载掳走了多少天,但是我们知道是过了很多天。因为四王从所多玛跑到希伯仑有一段路程,并且那些人也不是专一的向亚伯兰报讯的,也许他们是从那里逃出来就逃到希伯仑,就谈起那些事情,轻轻的提到罗得也给掳走了。也许他们在说不仅当地人被掳了,就连由外地来寄居的人也被掳了。这些话好像是不经意的让亚伯兰听到了。当亚伯兰听到以后就怎样呢?他立刻就去追赶。上面提过四王的军队是非常厉害的军队,因为他们的训练都是有一定的水平的。

  现在亚伯兰要追赶,要去救罗得,他是凭什么去救呢?这里就提到他是率领家里生养的精练壮丁三百一十八人,再加上与他结盟的当地几个家族,这些人就算是像亚伯兰一样,也只是有三百多人。算他们每一家族有三百多人,四个家族合起来也不过是一千两百多人。一千两百多人去追赶四王的军队,岂不是很可笑吗?就凭他们的兵力要去追赶,要去掳掠,按人看来只能是一个笑话,但是亚伯兰还是去了,并且得胜回来。

  你说亚伯兰怎么能有这样的勇气呢?那几个人,虽然是跟亚伯兰结盟,但就形势来看,他们怎么肯冒这个险呢?因为在兵力的对比下,他们确实是处于下风的。但他们还是去了。亚伯兰可以信神,他们三个人却不认识神,他们怎么肯去呢?圣经里没有给我解释,但是凭着第十二章里神的那个应许,神要叫众人因亚伯兰得福,亚伯兰住在那里跟他们有来往,亚伯兰在神面前所蒙的祝福也流到他们身上去。他们虽然不认识神,但是他们知道亚伯兰是有神的。所以既然亚伯兰能去,他们也能去。最简单的就是这样去领会。

在爱弟兄的原则上追赶

  但是我们不能不注意一件事。亚伯兰之所以去,其实经文里已经暗暗的给了我们提示。我们注意提到罗得跟亚伯兰的关系的时候都是说“他的侄儿”。弟兄姊妹注意,第十四节在中文圣经里,仍是把它翻译作“侄儿”,但小字里头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就是原文作“弟兄”。罗得跟亚伯兰的关系是侄儿跟叔父。但是在这里要准备争战去得回罗得的时候,圣经却用“弟兄”这两个字来代替“侄儿”。我们注意,这里面就很有讲究了。在这样的情形底下,很自然的给我们接触到那一个属灵的原则了,就是爱弟兄的原则。弟兄相爱的原则,为弟兄舍命的那个原则。这件事情在新约里是很明确的。虽然在旧约里,在文字上是并没有那么明确,但在事实上还是给我们并到这些原则。亚伯兰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他没有看罗得是他的侄儿。在那时候,他看罗得是他的弟兄。既然是弟兄,他就要去救弟兄,因为他爱弟兄。但是这件事怎样可以进行呢?当他一站在弟兄的地位上的时候,他就是在神的光里面看事情。在神的光里面看事情,他就知道如今我去拯救弟兄,不是我一个人去的,我是凭着我的神去争战的,神要成为我的得胜。在神的光中来看这件事情,亚伯兰里面就看见了这些,所以他就坦然的去了。

  我们注意亚伯兰这样的出去,在兵力上是悬殊的。但是在他追赶的路程上,我们稍微注意那个地理环境,就知道当中不简单。所多玛和蛾摩拉是在死海的南边,希伯仑是在死海当中的迦南地上,战场就在死海南边的所多玛和蛾摩拉的那一片平原里。这一场战争结束以后,四王的军队就撤退了,他们就回到巴比伦那一边去。亚伯兰去追的时候,这些四王的军队不知道已经走了多少天的路程了,但是亚伯兰还是追。我们注意他是怎样追赶的。不知道是绕到所多玛和蛾摩拉的那里去追赶,或是直接由希伯伦出发向北追赶。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一直追到大马色,然后才追到四王的军队。大马色已经是到了以兰王的势力范围里面,就是在迦南地北边老远的地方。他们一直追到那个地方就追上了。一追上就打仗,一打就把敌人打败了,把人都抢回来了。

信心成长的路程

  我们留意这一场的追赶,神让亚伯兰学习第三个功课,就是在信心里面来取用神作得胜。在这里我们看到一些问题发生了。信心的成长是一步一步累积的。出吾珥是起初的信心,到哈兰是信心受了挫折,由哈兰再起程是信心的再起步,到了迦南是对信心有了一点的领会。但是因着饥荒而下埃及,信心又一次受挫折了。是神的手把事情挽回过来,在信心里的学习就累积多了一点,就是脱离眼见而决定人的脚步的阶段。等到罗得离开他,神向他说话,神让他看到他真正的产业不是地上的美物,乃是神的自己。

  在进到迦南以后所学的第二个功课让他信心里头有了明确的目标。现在第三个功课来的时候,他信心的范围又扩大了。以前的那些是承受产业的问题,现在的功课是争战的问题。从承受产业到战争,我们看见神是一步一步让他在信心里去学习,去经历。所以我们说信心是一步一步的成长。我们承认在许多的时候,我们在信心上面学不到功课,是因为我们害怕接触一些我们不愿意接触的事情。我们都喜欢安逸,叫我们失去安逸的,我们都不大喜欢。但是逃避这些不喜欢的失去,常常就是我们信心不能成长的主要原因。神让人多经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人又懂得从神的手里把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接过来,这样一接过来,信心便起来了。这是一件非常宝贝的事情。我们看亚伯兰在这里一而再的经过这些事情,对他来说都是不大愉快的。但是在一件事情过去以后,他的信心便往高处走上一点。另一件事情过去了的时候,他又再往高处走一点。从这信心里面接受引导,接受产业,到接受争战里的得胜。

“天地的主”

  我们感谢神,更奇妙的一件事,乃是他在这一个信心的功课上学上来的时候,不仅是他个人蒙了祝福,神也在他身上得了满足。当他得胜回来的时候,所多玛王来迎接他,这是另外一件事。但是又有另外一个撒冷王来迎接他,这个撒冷王就是麦基洗德。他出来迎接亚伯兰的时候,不是像所多玛王要讨回他的人民,而是为着神的祝福来见亚伯兰。当然麦基洗德的出来是因着神的感动,因为他是至高神的祭司,他是在神的感动和引导下来迎接亚伯兰,给亚伯兰祝福。

  我们留心这里面的一些事情。当他祝福的时候他说,“愿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赐福与亚伯兰。”(十四19)很希奇的,在整本圣经中,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称神为“天地之主”应该只有两处。一次是在第十四章,另一处就是在新约马太福音第十一章。只有这两处称神是天地的主。弟兄姊妹不要轻看这个名词。如果我们说“天上的神”,我们不会有难处。但若我们真注意这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发觉这一个名词在圣经里并不多用。为什么呢?我们知道从人的堕落了以后,神是天上的神没有改变,但神是否在地上作主呢?关于这一点我们知道是不能。不能的原因是地给霸占了,所以撒但给称为世界的王,所以神要从撒但的手里把它收回来。这一件事情我们从整本圣经都可以看到它的发展。在地还没有收回来以前,说神是“天地的主”就有难处了。当然在主权上来说,神确实是天地的主,因为神是宇宙的主。但在实际上来说,地是神的权柄还不能通行的地方。所以从实际来说,在那一个时候神并不能说是天地的主。

  但很希奇,有两个地方说神是天地的主。就是在第十四章里,另外就是在马太福音第十一章里。这两处给我们看到一件很特别的事情,神是要收回地的。但当地还没有给收回以前,如果神在地上能够得着一个人让他在他身上作主,完全让神管理,神就借着这个人把神的权柄彰显在地上。所以我们把这两件事情合起来看,就可以看出这里是亚伯兰,是靠神得胜的亚伯兰,那里是完全仰望神的耶稣基督。就是这两个人在地上,他们的日子就让神显明他是天地的主。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因为这事里面所向我们说出的话是非常严肃的。神不能被称为“天地的主”是因为人的失落。什么时候人给神寻找回来,神在人的身上有了恢复,什么时候“天地的主”的事情也就在地上显露了。这是一件大事。这是头一件事。

  第二件事情。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财物都归他,因为是他打仗拿回来的,但是人口要归还给他自己。没想到亚伯兰在这里说“一针一线也不要”。这不像以前在中国大陆有一些不是笑话而是事实的事,一针一线是不要,但是其它的财富都要。亚伯兰在这里说一针一线都不要,确实是说明他连一丁点的好处也不要。我们感谢神,一个在信心里长成了的人,他能确实的确定他的产业是神的自己。这是非常宝贵的一件事情。我们又从另一方面注意,亚伯兰这次出去争战不是为救弟兄吗?这就给我们看见另外的一件事,显明了为弟兄舍命是不计算代价的。我们感谢神,在第十四章里亚伯兰所经过的事情把神恢复工作的原则给我们揭开了。叫我们看到神是怎样把人带到恢复的里头去,如何把信心软弱的亚伯兰造成信心之父,在地上彰显“天地的主”。

在信心里等候后裔

  事情常常是这样的,经历过的人读这些话就可以领会。在第十四章是得胜的,但在得胜回来以后安静下来,思前想后,害怕便随之而来。凭亚伯兰三百一十八人竟然得罪了那么大的势力,与这么大的势力结了仇,以后他的日子怎么过呢?如果不去想它就没有问题,一去想它就很成问题。所以我们肯定在这事情过了以后,亚伯兰想来想去便很害怕了,“人家已经是有国家组织的,我只不过是一个寄居的人。我结盟的那些只是些零星的家族,连部落也许都称不上。如果将来又再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我怎能应付呢?”经历过大的事情安静下来以后,你对你周围的环境就会产生恐惧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一定能领会这样的事。但经历过的人,这些事情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敏感的事情。

  亚伯兰在第十五章的开始时实在是落在恐惧里。不然,神跟他说话的时候,就不用在头一句就说,“亚伯兰你不要惧怕!”如果他不惧怕,神说这句话干什么呢?神说这句话就是对着他的惧怕来说的。再接下来的一句就清楚了,“我是你的盾牌”。意思就是我是你的保护,我是使你在争战里头不受伤的。那时的亚伯兰在信心里又有挣扎了,这一个挣扎是怎么来的呢?从他下面跟神谈话的反应,我们就可以了解。因为当神说,“我要成为你极大的赏赐,”(十五1)中文圣经翻译的不好,把这句话翻成“必大大的赏赐你”,意思就是神把赏赐给他。原文的意思是神成为他极大的赏赐。神自己要成为他的赏赐,而不是神把神以外的事物多多的给他。这里面的差别太大了。

  我们实在有必要在中文圣经旁边记下原来的意思。神成为人的赏赐,也就是说人什么都不缺,因为神是万有的。神是全有、全足、全丰的神。底下神就向亚伯兰启示这一点。神把他自己给亚伯兰作赏赐,亚伯兰当时属灵的情形不算是顶高,所以他不够领会神这句话的意思。他的反应就说出他里面的一个重担,也就是使他惧怕的一个原因。“我没有儿子,我在这里人丁稀少。”因为一提到儿子的时候,也就是提到人丁的问题。人丁确实是稀少,就只有三百多人。你看他的回答,“我没有儿子。你再多赏赐给我又有什么用呢?”亚伯兰当时所领会的就是我们一般人所领会的,就是“神把许多给我”。但是神不是要亚伯兰这样领会,也不要我们这样领会。神要我们领会的是他要成为我们的赏赐。神成为我们的赏赐,我们就什么都不缺。亚伯兰不领会,他想,“我没有儿子,你赏赐再多给我也是没有意思的。以前我还有一个罗得,但是现在罗得离开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最亲信的人就是那个大马色人以利以谢。你再给我,我也不过是给别人。”他又说,“你说你给我许多,但是你也没有给我儿子。”这些都反映亚伯兰心里的情形。

  但是,神在这里对他说,“你不能把外人看作你的儿子,你必须从本身所生的才能成为你的后嗣。”因为必须从生命里头来的才能成为后嗣。然后神就跟他说,“你向天观看,数算众星,能数得过来吗?”又对他说,“你的后裔将要如此。”(十五5)虽然你现在眼睛没有看见,但是以后你的后嗣会到达这个情形。亚伯兰当时就信了神。

  亚伯兰在这里不仅是信神所说的,亚伯兰所信的乃是神的自己。如果对神自己能相信,那么对神所说的就更能相信了。现在亚伯兰相信到最根本的源头上面去了,把神的自己相信过来了。感谢主,神就说这就是亚伯兰的优点,就是他的长处,就是神欣赏他的地方。因为他能脱出环境来相信神的自己。能够相信神自己,就没有什么难处可以叫我们里面灰暗了。因为是神在那里主持一切。

神与亚伯兰立约

  我们感谢神,神主动来向亚伯兰提一个意见,“我知道你现在是信我,但是在试验里你可能不一定能信得那么完全的有把握。现在我来跟你立约。我用一个约的形式来把我限制在我跟你说的话上面。”弟兄姊妹,这实在是太宝贝了。神与人立约,神降低他自己来与人立约,神用立约来捆绑他自己,来限制他自己,来让他非要向人显明他是信实的不可。你们看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神一直把人放在他的心里,并没有因人的堕落而降低人的价值和意义。神要在挽回的工作里把人带回原来的荣耀里,所以神与人立约。

  弟兄姊妹注意,神当时告诉亚伯兰那样作,是当时人的作法,但里面有一个原则,就是死的原则。死是在人间不能改变的事实,因此用死来表明那个约不能更改。所以那些带到那里的牲畜都劈开成了两半了,这就是死。立约的人就从死里经过,说明了这个约立了以后就不能改变了。亚伯兰来作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要宰牛,宰羊;要捉斑鸠,抓雏鸽。也许是亚伯兰作累了,所以他就在那里打瞌睡了,甚至是睡着了,睡得非常的沉。

  在这里有一个问题出现了,神与人立约的这件事是何等的严肃,但是亚伯兰很可能因着疲乏的缘故,在这一刻不够儆醒就睡着了。我们要注意,这里所发生的事不是偶然的,也许从自然的现像来看,并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有些死了的牲畜放在那里,有老鹰来吃并不希奇,该是很自然的现像。但若是真的是自然的现像,圣灵就不会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圣灵把这件事情记录下来,就是说这里面有一些属灵的东西。

  什么东西呢?这是神与人立约。我们看到另一个事实,这个事实的背后是撒但在那里动手脚,要叫神与人立约的事情不能成功。感谢神,亚伯兰虽然是在这样疲乏的光景下,他在最要紧的那一刻把老鹰赶走了。他叫神与人立约的那一件事情没有受打岔。如果他再不儆醒,那神与人立约的事情就有难处了。也许我们会想,就是给老鹰拿走一半,只要再放另外一半补上去不就可以了吗?但是回到神与人立约的那一件事上,你就看见虽然是补回来,但是已经不是起初的那一个了。

  我们注意这一点,才会懂得发生这件事情的原因。亚伯兰的确是太累了,睡得很沉。在这一个时候,有一个“惊人的大黑暗”(十五12)来把他压制了。我们记得,一提到黑暗,就不是从神来的,而是从仇敌来的。在人不儆醒的时候,仇敌黑暗的权势就来了。我们感谢主,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次亚伯兰从黑暗的辖制中出来,不是因着他自己醒过来,而是神向他说话,让他脱离那个黑暗。在这里,神因着这件事情宣告了一件事实,神跟他立约,把如天上的星那样多的后裔赏赐给他。只是在当时,他是要经过一些经历。神在这里说出,他的后裔要在别人的地方过四百年,是遥指着以色列下埃及的事,然后出埃及,再回来得这块地。为什么呢?因为神的时间还没有到。神仍然留下机会给那些原来住在迦南的人悔改。虽然神明明的知道他们是不会悔改,但是神还是给他们机会。这是神的仁义。一直让他们留下到了最后的时间,神才把他们消灭。如果这些人肯悔改,神也不会消灭他们。虽然神明明知道他们不肯悔改,他还是给他们机会。我们真看见神对人的那一份情。

  当神宣告了前面的事情以后,立约的事情就成全了。因为在这个时候,有冒烟的炉和烧着的火把从那里经过,把牲畜的肉都烧净了,神悦纳了这个约。那个炉是为了烧那些牲畜,那个火把不是用来点燃那炉的,那是有什么用途呢?弟兄姊妹记得上面说的是惊人的大黑暗,然后就说是“日落天黑”(十五17)的时候,那立约的时候是在黑暗的时间里。但感谢神,神在立约的时候让火把也经过,在黑暗里给他照明。也好像预示了亚伯兰的后裔在埃及的四百年并不好过,但神还是作他们的亮光,神要拯救他们。神因着这一个约的缘故,一定会把他们带回来。显明了神的拯救。

  我们感谢神,这个是亚伯兰所学的第四个功课,是进入迦南以后所学的第四个功课。什么功课呢?就是以神为是。什么都不管,只管神。神点头就对了,神不点头就不对了。什么都是根据神,这叫做以神为是。信心又往前跨了一步。

  弟兄姊妹,我想再轻轻提一点。在第十五章以前,神和亚伯兰当中的问题是地的问题,也就是说一切的应许都是环绕地的问题。在第十五章以后,我们看到神和亚伯兰当中的事情就转移了内容,就是儿子的问题。一直到献以撒,还是儿子的问题。感谢主,亚伯兰在信心里处理了地的问题,以后又在信心里处理了儿子的问题。在亚伯兰整个的学习里,我们看到神在人身上的恢复,就是要把人带到一个完全依靠神的地步,根据神,以神为是。我们感谢主,这是神的恢复在亚伯兰身上所显明的,一步一步往前。弟兄姊妹,我们这样去看的时候,就看见亚伯兰的历史不是叫我们去看故事,而是在那里叫我们看见神恢复的工作在人身上进行。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