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海边的沙和天上的星(十六至十七章)

 

  在十六和十七这两章里,我们实在是看到神在人身上的恢复工作,一步比一步要求得更高和更深入。神知道我们的本相,他没有叫我们一步就给上了天。他是按着我们实在的情况,一点一滴的在造就我们。亚伯兰的经历就是这样,我们看到他从出吾珥的时候开始,经过在哈兰的停留,然后进到迦南地。在迦南地饥荒的试验里面,他没有站住,但是在他的失败里,神还是给他造就的恩典。虽然付出的代价比较重,用失败去学一个功课,但是总是神的恩典叫他没有白白的失败,在失败的里面还是学到了功课。

  然后,经过罗得与他的分开,神领他再进一步的看见神在他身上所应许的,必须是他自己去承受。当他接受了神应许的时候,在眼见这方面也许好像是叫人不太满意,但是神给他的应许不是属地的事物,而是属灵的事物。这属灵的事物乃是神的自己。有了这样的进步,又再给他经过一些试验,那是透过四王和五王的战争所带出的结果。他没有看他自己有什么,他只看见在神的引导下,他应当作的是什么,他就按着该作的去作。在一个非常悬殊的情况下,他就经历了神就是他的得胜,神是带他越过一切的艰苦的神,让他经历了神的信实。

  再往前的时候,立刻就并到了一个问题。在属地的功课这方面,他实在学了很多了,但是这一切的丰富的应许,谁来承受呢?这就引出了后裔的问题。我们在十五章里看到,神在他身上开始作“后裔”的工作。在后裔这个难处上,在人看来,能解决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神给他看见,他一定有后裔的。并且他的后裔是非常的多,多到如同天上的星一样。

  以前有一些弟兄读到这里时,指出了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后裔的问题,神给亚伯兰的有两种应许,一个是说他的后裔像海边的沙那样多,另一个应许是他的后裔像天上的星那样多。有些弟兄说,前面的应许是指着他属地的子孙,是指以色列人和现在的亚拉伯人。后一个应许是指着亚伯兰属灵的子孙,就是现在的教会。当然这些说法是有道理的,我们用罗马书四章来作比较,这样的说法也没有错。不过在事实上神当时的心意是否是这样指明呢?这个我可没有把握了。我只是给弟兄姊妹说明有以上的解说。

  神为了显明他的信实,神用立约的方式让亚伯兰知道他的子孙一定多起来,神并且告诉他,他的子孙日后的遭遇是怎样。这些都是关乎神的信实在亚伯兰身上要怎样显明。我们看神是这样的带领亚伯兰一步一步的在信心的功课上学习。说清楚一点,就是神让亚伯兰在自己身上一点一点的减少。

后裔在那里?

  现在到了十六章,我们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后裔的问题,这后裔的确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亚伯兰没有后裔,所有神的应许都要落空了。要叫神的应许不落空,后裔的问题一定要解决。但是怎样解决呢?在当时的情况来看,在人看来是不可能的,因为撒莱不能生育,她没有办法生孩子,那怎样能得后裔呢?并且两人的年纪也慢慢的老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撒莱就出了一个主意,对亚伯兰说,“你把我的婢女也娶了,也许可以因她得孩子。”这里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是亚伯兰要得孩子,而撒莱又不能生育,就让夏甲替他生孩子。虽然是夏甲生的,仍然是亚伯兰的孩子,这是得孩子的一个意思。

  我们看那些小字,可以看到当时撒莱的意思并不停在这里,她的意思是让夏甲生一个孩子,用这连带关系使她也可以生孩子。这有点像中国人的老风俗,就是所谓“冲喜”。这是一个迷信的习惯,作一个喜事去冲一冲,冲掉霉气,这个霉气一去,我就可以走通达的路。撒莱当时也许有这样的想法,让夏甲生孩子以后,她也可以生孩子。就算我不能生孩子,夏甲生了儿子,亚伯兰也照样可以有孩子。

  这提议提给亚伯兰时,亚伯兰的心思的确是很给后裔这问题捆绑着,所以他接受了撒莱的提议,按着人的看法,这是亚伯兰唯一可以得后裔的办法。就在这时,圣经记载了一件事,就是亚伯兰在迦南地已经十年了,如果他是在出哈兰同一年到达迦南的话,他已经是八十五岁了。那时的八十五岁的人虽比现在八十五岁的人强壮,但不能算是壮年了。另外,我们又看到一些事情,亚伯兰一生的年日是一百七十五岁,八十五年是快要过一半了。对亚伯兰来说,八十五岁是很晚的了。但问题就在这儿,不是在亚伯兰,而是在撒莱身上。撒莱不能生育,到了这一把年纪,他实在愿意得一个孩子。他就娶了夏甲,果然得了孩子。

伸出了人的手

  从得孩子这一个事实来看,他是作对了。但是从神的引导来说,这样作便非常的不对。这是用人的手去成全神要做的事,这永远不会成全神的事,这正是人在跟随神的事上一个顶大的难处。因为人的眼睛只看眼见的事,要看眼见的结果,如果能达到这个结果,就叫做“做得对”。如果达不到这个结果就叫做“不对”。但在属灵的事上不是这样,属灵的事不是看结果来决定“对”和“不对”,而是要看“过程”在神的眼中对不对。过程对,结果一定对。但结果对,过程不一定对。如果过程不对的话,那好像是对的结果始终还是不对的。这就是在人心思中一个非常大的难处,人是不太容易跨过这个难处。

  我们都是人,都有这难处,我们的眼睛都是要看看得见的事物。所以当时夫妻俩都同心合意的去成全神的目的,但却不是作在神所要的手续里。结果夏甲怀了孕,她便感觉自己身价高了,就瞧不起撒莱,在家里便有了争吵,这些争吵叫亚伯兰受不了。撒莱对他说要主持公道,是我把夏甲给了你,现在她怀了孕,她就小看我,怎可以这样呢?在这情况下,亚伯兰只能说,“夏甲是你的使女,你喜欢怎样对待她便怎样对待她吧。”结果,撒拉便难为夏甲,夏甲受不了便逃走。

  有些人便停在这里说,“你若伸出自己的手去作神的事,结果是自寻烦恼。”只是我们不能停在这里,因为神并不是叫人有烦恼的神,他是为人解决烦恼的神。倘若神是叫人自寻烦恼,他就不是神。所以,夏甲在家中所引起的争吵,并不是神的手停留在这里,再看下去,我们就可以知道。

  夏甲逃走了,若果逃走能解决问题便干净了。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神差使者在路上把她截回来,神的使者对夏甲说,“你回到你主母那里去,你服在她的手下。”这不是叫她回去受苦吗?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神接着说,“将来你的后裔我也会赐福的,现在你必须回去,服在你主母的手下。”夏甲回去后,再也不敢在主母面前多说了。

  但要注意的是神为什么把夏甲截回来呢?是为了要给亚伯兰生一个孩子吗?绝对不是。虽然神对夏甲说,“你将要生一个孩子,要给他起名叫以实玛利。”我们要注意以实玛利的意思,就是神眷顾你的苦情。所以神并不是叫夏甲回去受苦。神虽然没有借着夏甲带出主要的祝福,但神把她领回亚伯兰那里,目的是要亚伯兰再进一步的受拆毁。弟兄姊妹必须记住,神在这段日子里所作的一切事都是为了亚伯兰。神要夏甲回去,是要亚伯兰学习更深的功课。

沉寂的十三年

  夏甲给亚伯兰生了一个儿子,亚伯兰便为孩子取名叫以实玛利。以实玛利出生时,亚伯兰是八十六岁,在这个年纪得了一个儿子,这儿子便成了他最宝贝的了。亚伯兰慢慢忘记了神对他呼召的旨意,他所有的心意都停在以实玛利身上。此后,亚伯兰和神的关系好像没有什么给神纪念的。在过去十年里,发生了很多事,平均每两年出一件大事。现在十三年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再发生。亚伯兰的日子就是抱孩子,他和神之间怎样我们不知道。他有没有像以往一样向神祷告,我们也不知道,因为圣灵没有为他留下记录。但没有留下记录不等于没有可纪念的事,只是看到下文时,我们的领会就不一样了。

  我们有足够的数据来说,在这十三年里,神在亚伯兰心中的地位是慢慢的减少了。以实玛利成了亚伯兰的神,也成了亚伯兰的满足。他不再等候神应许的旨意一步一步的去执行,十三年就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过去了,因为有别的事代替了神。神等待了他十三年,他还没有醒悟。等到他快一百岁时,就是九十九岁时,神直接向他说话。在十七章的开始,“亚伯兰年九十九岁,耶和华向他显现,对他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就与你立约,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我们注意神在这里说的,神先是说出他是怎样的一位神,然后他说出他要求亚伯兰怎样去跟随他。亚伯兰很看重后裔的事,神现在便对付他后裔的事。神说你的后裔一定繁多,但必须要通过我与你立的约,若是你要与我立约,你必须履行一些条件。

  在十五章时,神不是已经用死这记号与亚伯兰立约了吗?是的。但这约的重心是他的子孙要得的地。而现在神又再和他说立约的事,这一个约与地没有关系,这时要立的约就是要对付儿子的问题。十七章下面就说到约,这约就是“割礼”,神要跟他立这割礼的约,这约是指着后裔来立的。我们再看亚伯兰对神的话有什么反应。神说,“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我便和你立约,叫你的后裔多起来。”我们先来分析神所说的这话,神先让亚伯兰遇见一位作供应的神,然后再向接受供应的人发出神的要求,再让那一个立约的人去取用神的应许,去满足那要求。

作人完全供应的神

  这真是非常奇妙的事,神向人提出要求的时候,神不是光在那里让人并到要求,而是让人并到供应的神,然后让他取用神的供应去答应神的要求。这是恩典的原则。虽然“恩典”这个词在旧约并没有出现,但恩典的原则却是不断的出现。虽然在文字上“律法”的原则好像盖过了“恩典”的原则,但并不是说在旧约里没有恩典。我们看到恩典的原则时,立刻可以看到我们今天蒙恩得救也是在这个原则里。神让我们遇见他是作供应的神,他为我们预备了十字架的救恩,然后神向人发出要求,要相信造成这救恩的神的儿子。当神在人身上作工的时候,圣灵的感动也作工,让人因圣灵的引领而接受救恩,答应了神的要求,相信了他的儿子,使救恩里面的恩典都加在那信的人身上,这是救恩的原则。

  在亚伯兰的时候,神也是用这原则向亚伯兰说话。我们再看神的话,神说“我是全能的神”。什么是全能呢?“全能”的意思是“很丰富的”,我们唱过一首诗歌说,“你是我神,全有、全足、全丰。”就是这里的全能。要用三个不同的词才能把全能的含义表达出来。神说我是什么都有的神,我是什么都丰富的神,我是什么都丰满的神,什么都足够的神。就是说到神的丰满,包括神的能力,包括神的荣耀,包括神的权柄,包括神的智慧,包括神所有的一切,都在这“全有、全足、全丰”里。这意思就是说,你得着这一位神,你就什么都不缺,不管你需要的是什么,他的“全有、全足、全丰”,都能作你的供应。

  “全有、全足、全丰的神”也就像神的那个名字一样,那名就是“我是”在英文是“I am that I am”,我就是那“我是”,“你要什么呢?你告诉我,我就会回答你说,我就是你所要的。不管是什么,只要你说得出来,我就是那一个你所要的,”这就是神是“我是”的意思。这名字出现在出埃及记,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神,”这是中文的翻译,实在的意思是我就是那“我是”。你要什么我都是。你要喜乐,我就是喜乐。你要能力,我就是能力。你要亮光,我就是亮光。你要智慧,我就是智慧。你需要爱,我就是爱。你需要安慰,我就是安慰。啊!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从自有永有来看神是这样丰富的神。从全有、全足、全丰的神来看,我们更是看见神是无限丰满的神。并且这个“我是”还带着“我永远是”的意思,多奇妙的神。

享用神作供应的人

  我们感谢赞美主,神自己是这样的一位神,他说出了一件事,就是他要作你的供应。所以你必须在他面前作一个“完全人”。什么叫“完全人”呢?是生活上、道德上一点瑕疵都没有,这样才叫完全人,是不是呢?这里的意思并不是这样,神说你要在我面前作完全人,在神继续说的话便看到了。这里所说的“完全人”,是你必须接受我作的安排的人,你不要伸出自己的手来成全我的定意。你得了以实玛利,你伸出了自己的手。以后你不能再伸出自己的手,你必须要看到我的安排,我怎样安排,你就怎样接受。我怎样显明,你就怎样跟随,这样你就算是一个完全人。

  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件事,就领会底下的情况。神对亚伯兰说,如果你肯答应这样,我就跟你立约,我就叫你的后裔多起来。神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如果我们听到神这样向我们说,我们便会立刻答应了。但很可惜,神当时并不是向我们说,神是对亚伯兰说。如果我们是当时亚伯兰,我们也会和亚伯兰一样,听不到神的话,听不进神的话,神要说便让他说吧,我听不进去。亚伯兰听到神的话的时候,他答应了神没有?没有,他立刻俯伏,没有说话。好像没有话去答应神。要不要答应与神立约呢?亚伯兰好像没有感动,他只是俯伏在地,没有话。我们为什么知道他没话说呢?亚伯兰一听见神这样说,自己里面清楚了,我伸出我的手作了一件事,现在神这样对我说,好像是他不承认我所作的事,如果我答应了神,以实玛利就没有了。如果没有了以实玛利,那我再从那里得儿子呢?撒莱不能生育的情况并没有变好,那我怎能再有孩子呢?这是亚伯兰里面的难处。

  但难处不单是这样,因为在这十三年里,亚伯兰心里所有的就是以实玛利,现在要把以实玛利从他心中拿出来,叫他怎样能接下来呢?所以他没法跟神说话,只好俯伏在那里,没有话。也许可以藉这个样子使神怜悯他,不要逼他。但是神并没有在这事上放松,神继续说下去,不管你答应不答应,我就是要与你立约。这个约的第一件事是要你作多国的父,现在我要给你改一个名字,你不要再叫亚伯兰,你要叫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意即多国的父。所以你晓得这新名字的意思,你必须知道你是多国的父,你要晓得你的子孙是很多很多的,你的子孙不止只有一个国,而是有许多的国。

  神在这里给他一个新名字,把他整个光景也扭转过来。如果只是看眼前,他看不见多国。但神给他一个应许,让他看见了多国。这些国包括一个特殊的国,神在当时并没有说明,只是轻轻的说,“国度要从你而立,君王要从你而出。”这两句话是指出一个特殊的安排,你的子孙会有很多的国,但在这许多的国中,其中有一个国是很特殊的。又有很多君王,但是当中有一个君王是很特殊的,明明把亚伯拉罕带到神永远的旨意里去。神向他说,我要作这些事情。我们看神接下去向亚伯拉罕说的一些话,就可以看到一件事情。在那许多的事里,神都说出一个事实,就是我要作,我要作,我要作。是神要作。

  我们一再看到了神说我要作的时候,我们便注意到“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的意思了。神要作的事,你不要伸出手来,神说要作的,神自己会去作,你要让神自己去作成神所要作的事,你不要伸出自己的手来帮神的忙,你只需享用神所作的便好了。你若是要伸出手来帮神的忙,你不但帮不到忙,反倒在打乱了神所要作的事,并且你自己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

  当神和他说清楚后,亚伯兰还是没有说话,他心里恐怕是这样想,如果让神这样作,我的以实玛利便没有了。但这一次神一点也没有放松,神继续在那里说,“我要跟你立约,你家的男丁,不管是自己生的或是买来的,都要受割礼,”这就是那约,这约是非常严肃的,如果有人没有受割礼,那人就要被打死,世世代代都要遵守这约,这约是立在你们的肉身上的。

  我们又看到了一件事,在十五章里,神立的约是在身外的。在十七章,神又再立约,这约是在身内的。我们注意这个约便能了解一个事实。这事便是说,神要用一个约作一个记号。这个约是表明这人是属神的,如果没有这个记号,神就不承认这个人。既然不是神所承认的人,他就不能活在神面前。

  这在当时是一个记号,但到了新约,这一个约是指着一个事实,就是指着十字架在人身上的对付,叫人的肉体受对付。也就是说,十字架的对付把人的自己拿下来,当人的自己给拿下来,他要享用神家里的丰富便没有难处了。这是到了新约时,神给我们看见的。在当时神的确是用这记号来作为能否活在神面前的一个凭据。

十字架引进生命的大能

  然后神又说,“撒莱也不再叫撒莱,她要改作撒拉,”撒拉意即多国的母。这话把亚伯拉罕心中所想的抓了出来,就是神要撒拉生儿子,因为她要成为多国之母。亚伯拉罕一听到这话时,他里面就有两种感觉。头一个感觉是这事不能发生,因为我已经一百岁了,撒拉又不能生育,以前不能生育是因生育的机能有问题,现在不能生育是因为生育的机能已经萎缩了。罗马书四章告诉我们说,撒拉在那时候是根本不能生孩子的,现在神说她要作多国之母,这事怎能发生呢?这是亚伯拉罕心中的头一个问题。所以他心里在想,他又开心,但又信不过来,一百岁的人还能生孩子?撒拉已经九十岁了,还能生养吗?这是他心中所想的不可能。

  看到这里我们一定要将亚伯拉罕现今在神面前的光景和以前的作一个比较。十三年过去了,亚伯拉罕属灵的情况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呢?显明是退步了。过去神怎样说,他便怎样信。现在他觉得神的话不可能成就的,他在十五章里以神为是的这事上,他大大的退步了。比较他是进步或退步,这不是大问题,找出他退步的原因才是真正的问题。经过了十三年,没有向前反倒往后,所有的问题都是集中在以实玛利的身上。我们一直看下来,便会想,大概是以实玛利吧。如今看到这里便看到了,果然是以实玛利。看十八节亚伯拉罕怎样说,“亚伯拉罕对神说,但愿以实玛利活在你面前。”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神啊,我有了以实玛利就够了,我满足了,你不必再说了,你能让以实玛利活在我面前,我就什么都够了。”这就是亚伯拉罕的问题。

  十三年没有得着一点成长,问题就在这里。以实玛利代替了神,以实玛利抓住了亚伯拉罕的心,让他不再看重神的心意。我们不能说只有亚伯拉罕会这样,我们必须看见,我们每一个人都会这样,我们是非常容易把神给我们的恩典代替了神,有以实玛利就够了。但神回答得非常干脆,“不然”就是“不行”,不可以是这样,不可能让以实玛利来承受我的计划。神对亚伯拉罕说的很清楚,这是你自己伸出来的手作成的,人所作的,神不能承认,也不能放进神的计划里,神只能承认他自己所作的。

  如果我们很仔细的把神在十七章里他所说的话上下作比较,便可以得出一个结论。神说,“不然,你妻子撒拉要给你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以撒,我要与他坚定所立的约,作他后裔永远的约,”弟兄姊妹注意到了没有,神在上面所说许许多多的话都不是在以实玛利身上,而是在以撒身上。以撒这时还没有生下来,在人眼中看来以撒是永远不会来的。但神说“撒拉要生一个儿子,你要替他起名叫以撒”。我们感谢神,人的眼睛看为不可能的,但是神要作的,不可能也成为可能,一定能成为事实。

  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看到这里,必须牢牢的抓着一个信息。十六、十七章里有一个非常严肃的信息,就是神所要作的工,永远不要人伸出手来,人就是伸出手来,神也不接受。神只要求人在神所要作的事上用信心来跟随,用信心跟上去就对了,伸出手来要帮神的忙就不对了。就算能够作成功,神也不会接受,结果仍然是徒然。以实玛利永远不能成为计划的中心,只有人以为不可能的以撒才能成为神应许的中心。神没有再向亚伯拉罕说什么话,神如今在亚伯拉罕身上等待的只有一个事实,就是亚伯拉罕顺服不顺服,因为神要说的他已经说过了,人要作的事情,神已经显明他不能接受。现在剩下的只是人要不要跟上神所说的。

  感谢神,亚伯拉罕听见神说得这样明确时,他就默然的接受了,默然的接受比不接受强多了。当然默然的接受比喜乐的接受又差了很多,但起码他是接受了,顺服了,即使是默然的顺服也是顺服。所以亚伯拉罕在那天立刻就为全家行了割礼,连亚伯拉罕自己也受了割礼。圣经在这里记下亚伯拉罕受割礼的年龄,说他是九十九岁,其实在十七章一开始时就已经说他是九十九岁了。但那时的九十九岁跟现在的九十九岁有不同的意思,上面说的九十九岁是说他浪费了十三年的时间。现在的九十九岁是说他有一个新的开始。我个人读到这里就有些感觉,九十九岁还要受割礼,小孩子第八天行割礼没有问题,九十九岁还行什么割礼呢?但神的话说,“你家的男丁第八日开始就要受割礼,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在你家里的,生下八日以后的男丁都要有割礼的记号,”九十九岁的人,如果没有割礼的话,那还是要受割礼。割礼表明十字架的工作,十字架除掉了人的自己,复活的生命就显出来,以撒就是籍着复活生命的大能生下来。

  我们感谢神,人顺服了下来,立约的事也成功了。神所作的事能作成功是因着地上的人的顺服,人顺服了,神想要作的便作成功了。神要作的作成功了,人也就蒙福了。“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作完全人,”人顺服了,事情也成就了。

  神要作的成就了,但你可能要说以实玛利糟糕啦!靶谢主,上一次我们提到凡与亚伯拉罕有一些关系的都要受祝福,所以罗得被纪念,以实玛利也当然被纪念,因为以实玛利的关系比罗得更亲密。

  我们感谢赞美神,我们实在看到了神的信实,也看见了神的全能,更看见了神在人身上的忍耐,他为了造就亚伯拉罕,他用了许多的年日陪了上去,神仍是要把人带到他该到的地方,让他能成为能成就神旨意的人。亚伯拉罕的经历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的加上去的。

  我们感谢主,他怎样在亚伯拉罕身上作工,他也同样在我们身上作工。他知道我们不可能一天就属灵,但是他有非常的忍耐,引领我们一天比一天更属灵,我们感谢主。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