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学习事奉神的旨意(十八至十九章)

 

  上次我们看到了神用割礼与亚伯拉罕立约,亚伯拉罕也顺服了神的吩咐,让所有在他家中的男丁都受了割礼。人向神顺服了,立约的事就作成了。这样的顺服,给人带来了灵里极敏锐的苏醒,亚伯拉罕的经历很明显给我们说明这一点。

  亚伯兰与神的交通中断了十三年,因着顺服,灵里苏醒了,交通也就恢复了。交通恢复过来,就带进了服事,因为在交通中明白了神的心意。交通的恢复,使灵里的敏感度提高,对于神的感觉,和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了准确的反应。因此,在跟随神的心意上,把人心里的作难大大的降低。相反的,爱慕要活在神心意中的意念却大大的给提高。没有交通,人就活在神心意以外。有了交通,神的旨意在人中间就找到了出路。

亚伯拉罕头一次服事

  从在吾珥被召时开始到行割礼时为止,亚伯兰一直是活在享用恩典的光景中。他有筑坛求告神,但圣灵还没给他留下有事奉神的记录。他给全家人行了割礼以后,在他的生活中就起了变化,他开始有了事奉神的实际行动,并且是主动的作出服事神的事。这是亚伯拉罕一生中头一次的服事,我们很清楚的看见那是恢复交通所带来的结果。从交通中断里恢复了交通,人灵里的感觉会是比较敏锐,属灵的心思也比较给提高,实际的生活也就比从前多走了一步。

  “耶和华在幔利橡树那里,向亚伯拉罕显现出来。那时正热,亚伯拉罕坐在帐棚门口。”(十八1)他看见有三个人在对面站着,他里面就有了感觉,他起初不一定知道神在这三个人当中,但他准知道这三个人不是普通的过客。他看见了这三个人,就主动的邀请他们留下来,接受他的服事。他吩咐撒拉和仆人把一切预备好,他就拿来摆在客人面前,“自己在树下站在旁边。”(十八8)

  亚伯拉罕是主人,他请客,却不陪着客人进食,只是站在旁边看着,好像作仆人等候差遗一样。这情形不大正常,也不大合情理。但是那三个客人也毫不客气的就吃了,这就更不寻常了。正因为这些不寻常的事,我们才能明白亚伯拉罕里面的感觉。他在生命的感觉中知道神在那里,他更知道他自己在神面前是仆人,他就站在仆人的地位上服事神。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受任何的委屈,他作仆人是理当这样的。他看准了自己该站的地位,他就站在对的地位上服事。在服事中,他享用着神与他同在的喜乐。在这样的服事中,神享用着他,他也享用着神。在交通中所带出的服事,叫神与人都一同得着满足的喜乐。

对付撒拉的眼见

  神这一次向亚伯拉罕显现,有两个目的,也可以说有两个原因。头一个原因是对付撒拉的眼见,目的是要撒拉给带进信心里,好与亚伯拉罕同心去接受神生命的大能。第二个原因是让亚伯拉罕明白真实的服事,目的是让他认识,事奉神不是只在作外面的工,而是在里面事奉神,照着神的旨意去作神要作的工。我们先看撒拉的受对付。

  在十七章里,神给撒莱改名叫撒拉,要叫她在生命中进入新的起头,因为她要作“多国的母”。撒拉虽是给改了名字,但她的生命却没有改变,她仍旧是活在世俗人的眼光中,如果有需要,她还是会给她丈夫提议再娶一个“秋甲”,甚至是一个“冬甲”的。既然是要得儿子,那不必管她是“春”、“夏”、“秋”、“冬”了,只要得着儿子就对了。撒拉若是仍旧留在这样的光景中,她就不具备接受复活大能的条件,因为人不活在信心里,就不可能接受生命的恩典。虽然神是在恩典中作工,但人必须在信心中方能接受神的所作。我们蒙恩得救也是这样的经历过来。所以神要对付撒拉的眼见,不叫她受眼见的影响而不能把信心建立起来。

  神对亚伯拉罕宣告说,“明年这时候,我必要回到你这里,你的妻子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十八10)撒拉也在旁边听见神的宣告,她心里暗笑说,“我既已衰败,我主也老迈,岂能有这喜事呢?”(十八12)神明明的指出她是落在眼见里而产生了不信与疑惑,她还不肯承认。神并没有放过她,并且直接的告诉她,“耶和华岂有难成的事么?”(十八14)要接受神生命的大能,必须在信心中向神敞开,不在信心中向神敞开,神就不会把生命的大能显在人的身上。信心乃是根据神的应许承认神是能。信心能越过人的眼见接受神的能。信心不是在人的想象中去勉强神作工,而是在神说话以后,人不受眼见的影响,专一的等候神去成全他所要作的工。

  神对付撒拉的不信,点中了她心里的难处,撒拉不再强辩了,她安静了下来。她是不是立刻就丢掉她的不信呢?这个我们不知道,只是我们知道神一定把她的不信拿掉。因为他是始,他也是终,他既起头作了工,他就必成全这工。所以撒拉心里经过多久的挣扎,才把向神的信心建立起来,就成了不是最紧要的事。最要给我们注意的,乃是她终竟在信心里与亚伯拉罕同心,等候神的应许成就。所以神再一次肯定的宣告说,“到了日期,明年这时候,我必回到你这里,撒拉必生一个儿子。”(十八14)

进一步学习事奉神的旨意

  交通乃人进到光中,因为交通是在神的光里进行的。不在光中的就不是交通,外面虽有交通的样式,里面没有交通的实际,那只能说是交际,不能说是交通。“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约壹一7)所以交通的结果乃是光中见光,在神话语的光中,更透亮的知道神的旨意。

  亚伯拉罕在外面有了服事,神就领他进到里面的服事。外面的服事很容易落在仪文里,唯有里面的服事才能摸到神的心意,因为在服事以前就接触到神的旨意。现今基督教的衰败绝不是神放弃了他的计划,而是基督教放弃了神永远的旨意,结果是越来越多的外面的事奉,越过越增加仪文上的动作,几乎是完全的偏离了神救赎的目的,因为并不确实的知道神永远的计划和目的。

  亚伯拉罕向神有交通,有一点外面的服事,神要领他进入更深的服事。所以“耶和华说,我所要作的事,岂可瞒着亚伯拉罕呢?”(十八17)在交通的光中,亚伯拉罕受吸引要与神同行。交通进到实际的生活中,不是只在说说一些话,而是行走在神所行走的路上。就是说,在生活中显出神与人的调和,这是神与人合一的启示,因为神救赎计划的最高点,就是神与人合一。亚伯拉罕在交通与事奉中,让神不能不把他心中的秘密向他解开。诗篇廿五14所说的,“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他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这里所说的“亲密”乃是“没有秘密”。神向亚伯拉罕解开他心中的秘密,因为亚伯拉罕心里爱慕与神同行。对于这样清心向着神的人,神不能让他走在不准确的路上,神要把他的脚步引到正路上。

  “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我眷顾他,为要叫他吩咐他的众子,和他的眷属遵守我的道,秉公行义,使我所应许亚伯拉罕的话都成就了。”(十八1819)神明明的说出,他要领亚伯拉罕走上正路。不单是他一个人走上来,也要那些与他有关系的人世世代代的走在正路上,使神的应许成就。神向亚伯拉罕说出一些什么秘密呢?这秘密又是怎样的引导他进入里面的事奉呢?

  神说出他要把罪恶深重的所多玛和蛾摩拉这两个城毁灭,但在执行毁灭以前,他要亲自下来察看,证实这两城的人果然是罪恶极重,然后才执行毁灭。有人也许会问,神是全知的神,为什么他要亲自来察看才能知道真相呢?这问题问得好。神是不需要亲自到地上来察看,他来是为了造就亚伯拉罕,使亚伯拉罕可以认识神的性情,一面使他知道神是体恤人的神,他作事是根据他观察事物的结果,他绝不作主观的判断就下结论,他总是愿意看见罪人肯悔改而脱离死亡(参结三十三11,十八3132)

  神说了这些话,亚伯拉罕领会了神的心意,他就为那两城有所求。也许有些人以为他是为了保存罗得,所以向神有请求。我们若是细读这一段的经文,我们就发觉不是这么一回事。亚伯拉罕向神的请求,实际上也可以说是他的祷告,内容确实是大胆的,因为有要改变神的定意的心思调在当中。他怎么会作这样大胆的祷告呢?我们细细体会神向他说的话,就会明白他是摸着神的心意来祈求的。神也实在有这样的心思,要让他学习摸着神的性情作与神同工的操练,更深的体会要在神的旨意中事奉神。

抓紧神的性情的祷告

  神的使者往所多玛去,“亚伯拉罕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十八22)人能站在神面前就是一个蒙恩的事实,他所站的地位就是蒙恩的地位。亚伯拉罕没有离开蒙恩的地位,他里面充满了恩典的感觉。他既然领会了神心意体恤人,不甘心恶人死亡,而盼望恶人悔改得生。这一点领会,催动他为他里面的恩典感动找出路,他就近前来向神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么?假如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么?不为城里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么?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十八2325)这样向神说话需要很大勇气,但亚伯拉罕就是这样说了。神没有责备他越份,反倒喜悦他的代求。神回答他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十八26)亚伯拉罕从五十个义人,减到四十个、三十个、二十个、一直到十个,这样的向神求恩典,神都应允了,因为他的祈求摸着了神的性情。

  到了神答应若有十个义人在所多玛,神也不毁灭那城以后,亚伯拉罕就不再有所求了。因为他不是仅仅知道神有恩典和怜悯,他也明白神的公义是不能受损的,他必须也要维持神的公义。所以他没有越过神的界线,他在最合宜的地方就不再作代求的事奉。连十个义人也找不到的城,严格一点的说,恐怕连一个也找不到。这样的城是该给毁灭的,因为里面连一个义人也没有。也许有人会说,罗得不是义人么?彼得后书那里不是说他是义人么?一点也不错,不过我们不能不注意,罗得虽是没有跟从所多玛人活在罪中,但是他能长久住在那里,也舍不得离开那地,他所以给称为义人,因为他只知道神,但他却没有义人的实际。我们留意十九章29节,“当神毁灭平原诸城的时候,他纪念亚伯拉罕,正在倾覆罗得所住的城的时候,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罗得蒙拯救,主要的原因还是亚伯拉罕的关系。

  亚伯拉罕带着叫万国得福的应许,又领会了神愿意人悔改得拯救的心意,他可以再向神求,把义人的数目降低到五个,或是更少,甚至是求神延缓执行毁灭的时间,叫人再有机会悔改。但是他没有这样的求下去,他知道他能作的界线在那里。他十分明白不能只顾念人的需要与感觉,也要留心神的性情,也要满足神的感觉。他可以在神的旨意里影响神的安排,但他绝不敢要求神改变他的旨意。里面的服事不是根据外面的需要,而是根据神在人里面的运行(参腓二13)。里面的事奉一定是配合神的性情,并且不是只配合神性情中的一点,乃是全面的配合神的性情。我们向神的祷告也该是这样,不要只求神满足我们的所要,乃是要先满足神的所是,这就是“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的真义。

罗得的监戒

  亲自去作观察的天使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城门口,这说出了罗得在所多玛的地位。虽然这城里的人不承认他是“作官”的(十九9),但他在平日还是受当地人尊重的。这正是罗得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他知道真神,里面也有一点敬虔的心思,也会为着那城的人的败坏难过,但是因为他的地位站错了,又脱不了世俗,也舍不得世界,所以他从没有想到要离开那地方,他就是一直这样的居住在那里。

  从他拣选所多玛的时候开始,他的心思不像亚伯兰专一的寻求属灵的丰富。所多玛是当时属地的丰富的皎皎者,他的心向着所多玛,他的帐棚也就渐渐挪移到所多玛。他在所多玛果然得着许多他想要的好处,这些好处盖过了他因所多玛的罪恶所生的厌恶,他就在所多玛生根了。等到天使向他说出神的定规,催促他收拾细软,立刻要逃生,他还迟延不愿走。他的心完全留在所多玛,所以他向女婿们说出神要毁灭所多玛,他的女婿们还以为是戏言。一个活在追求属地满足的人,绝不可能带出神的见证来。

  时间紧迫,天使拉着罗得一家人的手,领他们出了所多玛,吩咐他们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十九17)养尊处优惯了的罗得,走一点上山的路也不行,但又怕死,可怜兮兮的要求天使允许他逃到附近的一个小城。罗得多年来的经营都在所多玛,现在一下子什么都完了,他勉强还能忍受得住,但他的妻子就忍受不了,竟不顾天使的嘱咐,回头看了一下,立刻就变成一根盐柱。我们的主也提醒我们关于“罗得的日子”,又要“回想罗得的妻子”(路十七2832)

  天使吩咐罗得的话很有深意,超越过地理的环境。罗得当日着眼点是“像耶和华园子”的“全平原”(参十三1011),就是以人所作的来代替神的安逸与丰富,结果就陷在所多玛。如今神的使者说,“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这话岂不是点出了罗得一生的缺欠么?他留恋属地的好处,轻看属天的祝福,以至给神对罪恶惩治所波及。灵里苏醒的人都能领会,往山上跑就是指出人要脱离地而仰慕天的道路与方向。若不是神自己作人的喜乐、满足与盼望,人的结局定规是虚空与悲哀的。

分别出来是见证的基础

  罗得的失败乃是不明白分别出来的重要性,他若是对分别出来稍稍有一点领会,他也不会给自己制造网罗。我们应当不会忘记,神恢复的工作是以分别的原则来进行的,神救赎的工作也是一样。所以主明明的说,“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约十五19)只是我们的天然倾向是要以世界为荣与为重的,因此,我们都不甘心从世界分别出来,也不甘心与罪恶的生活完全脱离关系,甚至还想出各样的理由来为“爱世界”作辩护。从罗得身上,我们该要领会,我们不是要活在理由里,我们是要活在神话语的光中,以他的应许作生活的依据。活在理由里的人,在短暂的时日也许是通达的,爱人欢迎的,但不能只看眼前的表现,要看在神面前的结局。

  所多玛城的罪恶是完全显露的,罗得自己也知道得很清楚。那两个天使进入所多玛以后,几乎全城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罗得的那房子,要那两个天使作同性恋的事,罗得怎样劝说也没有生效。就从这一件事上看,这城是满了凶暴与淫乱,绝不是可以安居的地方,稍微有一点像神的忌邪的心,一定是没有办法可以忍受的。只是属地的好处太诱惑了,罗得没有胜得过它,他就带着极其矛盾的心情继续留在所多玛。

  或许有人会说,为了福音的缘故,在什么人中就作什么人,为要得一些人。一点也不错,保罗就是存这样的心思在人中间作福音的见证,但是保罗并不与敌对神的人生活在一起,他清楚的记得主说的话,“凡不接待你们,不听你们话的人,你们离开那家,或是那城的时候,就把脚上的尘土跺下去。”(太十14)所以保罗并不留恋雅典,他从敌对神的人中间出去了。没有分别出来,就显不出神救赎的目的,人也不能在他身上看见神,在人的眼中,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没有什么差别,用不着花时间和精神去思想福音的问题。没有分别就没有见证,没有分别就显不出神与他的心意。

罗得的后代

  神毁灭所多玛的景象,吓坏了罗得,他结果还是从琐珥城跑到山上去。只是他到山上去并不是在天使所指出的意义里,而是在要保存自己的心思里。他跟两个女儿在山上住下来,比他初到迦南时还要凄凉。他初到迦南还有自己的财产与羊群,现在却是一无所有,孤单寂寞,结果造成了乱伦的事来,这绝对是罗得起初怎样也没有想到的。

  罗得作了乱伦的事,虽然不是出自他的主意,他是被动的,但是他若不住在所多玛,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乱伦的主意是出自他两个女儿,虽说是为了存留后代,但乱伦还是乱伦,绝不因为动机对而改变了罪恶的性质。我们要特别加以留意的,乃是罗得的女儿们怎么会想出这样的主意来?不必多加怀疑,肯定是在所多玛城的生活耳濡目染的结果。没有分别出来不单是没有见证的基础,并且引发出来的副作用是何等的可怕。

  罗得有了后代,圣灵特别记录下来,指明一个儿子叫“摩押,就是现今摩押人的始祖”,另一个叫“便亚米,就是现今亚扪人的始祖”(十九3738)。这两族的人在以后的日子,经常给以色列人制造战争,和无尽的属灵难处。圣灵作这样的记录,一面是说明以后作以色列人对头的民族的来历,另一面又给我们回想亚伯兰当初不够顺服神呼召的启示,没有彻底的离开父家,在属人的感情上留下地步,结果造成了子孙日后的难处。这也是没有彻底分别出来所留下的后遗症。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