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流出荣耀丰富的生命(廿至廿一章)

 

  亚伯拉罕突然从一个很高的地步下到很低的光景,在我们平常的领会里应该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但事实上,人就是这样不可靠。什么时候不看着神立刻就会下去,什么时候把眼睛放在人的身上,放在环境里,立刻就会下去。神把亚伯拉罕整个属灵成长的过程这样清楚的记下来,目的是叫我们也懂得不要让眼睛偏离神。不管我们有多少的理由,只要把眼睛从神身上转移到另外的人或物上,立刻就要发生事情。

  回到亚伯拉罕的经历上面去注意,亚伯拉罕在学习上已经爬得很高了,但高必须有高的基础,他不能在神面前学习得很高,却留下一些应对付而还没有对付的事在身上。我们承认我们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有一些事我们以为不是很严重,以为是比较轻松的,但事实上却能把人一下子从高处拖到低处。

彻底的对付自己

  这一次神要对付在亚伯拉罕身上所剩下的一点点缺点,因为再过不久,亚伯拉罕就要经历那复活的大能,就要接受生命的恩典,这恩典是非常的丰富。从表面上看来,他只是得一个儿子,但在实际上,国度是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在这时刻里,神不能允许亚伯拉罕仍然带着一点软弱隐藏在他里面。亚伯拉罕的软弱是隐藏的,没有环境便不会显出来。没有事情发生,亚伯拉罕仍像是在十九章里那样高的光景。但是隐藏在里面的,如果不彻底把它对付掉,早晚要把人带到失落里去。正因这样,亚伯拉罕这次的软弱是重复以前所失败过的,我们就更清楚的看见隐藏在里面的是非常严重的。

  我们必须承认,很多时候没有事情发生,我们觉得自己很属灵,就像亚伯拉罕没有并到事情时一样,他也觉得自己在神面前蒙恩很深。只是我们必须要分清两件事情,恩典是神给的,所以人蒙恩没有什么可夸的。但软弱是自己作出来的,所有的失败,人自己都要负责。所以蒙恩并不等于我这个人已经完全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追求,是一面享用恩典,另一面也是不断的对付自己,特别是对付那隐藏的自己。

  亚伯拉罕不知道是为什么缘故下到基拉耳去,明显不是因为饥荒,也许是因着要水,所以到基拉耳去。去基拉耳也是一步一步的慢慢去,事实是我们也看到是神把他带去的。神为什么带他去呢?为要拆毁他,也造就他。若是神不把他带到基拉耳,他就并不到这事,也就不能认识他自己的情况。神把他带到这地方,事情就发生了,他的本相也显露了。原来我亚伯拉罕竟是这样软弱的,原来我亚伯拉罕一刻也不能离开神的手,什么时候我的眼睛离开神,我这个人也就完了。我们看神在这事情上从开始就管理着。

造就的一面──消极的拆毁

  我要特别指出神怎样造就亚伯拉罕。造就有消极的拆毁,也有积极的建造。我们先从消极的拆毁来注意。亚伯拉罕所以留下这软弱,是因当时发生的事情没有叫他感觉这是罪,因为撒拉的确是他的妹妹。只是问题不是在这事实,虽然这事实是对的,但问题是他的眼睛看人不看神,看自己不看神,所以才有那默契在那里。这个默契是在出吾珥时已经开始了,这个默契不是谎话,但这默契却是一个诡诈,这诡诈叫他里面有了破口。我们可以说,他说的是事实,但用人的话来说,这是第二个理由,是次要的理由,不是主要的理由。很多时候我们不说主要的理由,我们说次要的理由,我们并没有说谎,但里面却隐藏了一个诡诈。

  这样的诡诈是一直存在亚伯拉罕的里面。人没有看见,但是神看见了。亚伯拉罕也想,大概他不会再并到下埃及的情形,的确他也真的不再有下埃及的事。但是,神却看见他里面仍有一件东西,神必须把这东西拿走,所以神把他带到基拉耳。在基拉耳,神把他里面的这东西挑出来,这是亚伯拉罕没有想到的,也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感谢神,他这样拆毁亚伯拉罕绝不是与他过不去,乃是要叫他进一步的受建立,受造就。如果他带着这样的残缺,对他以后要接受生命大能的时候,便使他在领受的恩典上打折扣,并且他自己本身也不够成为领受恩典的器皿。神要叫他的工作藉亚伯拉罕更完整的显出来,所以把他带到基拉耳来,要把人预备好,这是消极方面的拆毁。

造就的另一面──积极的建造

  积极方面的造就又是怎样的呢?我们觉得真的很有意思。亚伯拉罕是落在一个软弱里,但神的保护是越过人的光景。这不是说在他刚强的时候就让他受苦,神不是这样的。你越软弱他越保护。你越软弱他就越看顾。只要你的心不偏离神,如果心思偏离了神,神只好作管教了。如果心思没有偏离了神,软弱并不阻挡神施恩的手。相反的,软弱反而更引动神的手作加倍的施恩。

  弟兄姊妹记得林前十一章里面所提到的那个软弱的肢体,不俊美的肢体,神给他的安排是怎样的呢?要加倍的给他俊美,软弱的肢体越是不可以少的。我们感谢主,在这里我们看到亚伯拉罕带着软弱,但神的保护显得非常的明确,只是神的造就并不在当中。神的造就在什么地方呢?神在梦里向亚比米勒说话,一面是责备亚比米勒作错了事,另一件事却是我们想不通的。他告诉亚比米勒说,“你去叫亚伯拉罕为你祷告,他是先知,他替你祷告,你和你家便可得医治。”

  你们看,亚伯拉罕已经软弱到这一个地步,神还叫亚比米勒告诉他说,“神要你为我祷告。”亚伯拉罕听见以后,亚伯拉罕会怎样说呢?当然这里没有说亚伯拉罕怎样说,我们用我们的情况来看亚伯拉罕,亚伯拉罕会怎样说呢?我自顾也不暇了,还能替你祷告吗?这是我们的想法,但神不是这样想。你软弱么?神说你去把这担子挑起来。但你必须要看见,好像是你要去担担子,这担子实在不是你担起的,是神自己在那里担的,只不过是用你的名字去担担而已。

  在这担担子的过程里,神又让他看到一件事。虽然你是软弱,但神是越过人的软弱来显明神的作为。只要你听从神的话,软弱不是问题。因为你顺服了,软弱便成为刚强,神就能在你身上显明神的大能。对亚伯拉罕来说,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对我们来说也是不可思议的。我们常告诉自己说,我们的担子已经够重的了,那里还有力气去担弟兄姊妹的担子呢?我们已经够忙了,那还有功夫去理会神的事呢?这是我们的想法,神现在就对付亚伯拉罕的这种情形。这是很积极的作法,叫他的眼睛看神而不看自己。消极的拆毁是叫他的眼睛看神不看人,积极的造就是叫他看神不看自己。人一看自己就是软弱,只要看神才能替人祷告。若是看自己,连替自己祷告也祷告不来。但是转过来看神,就能替人祷告,神的恩典就能从他身上流出去。神的恩典从他身上流过时,他的软弱就变为刚强。虽然恩典并不是为他的,但恩典却是从他身上流出去,神的恩典一流过,人就对了。这是亚伯拉罕所学的功课。

进向生命的高点

  弟兄姊妹有没有注意,亚伯拉罕在神面前学的功课,到了这个时候,好像是毕业了。其实不能说是毕业了,属灵的事情是没有毕业的。也许我们应当这样说,到了这时候他就合格了。以前他学了很多功课,但是学了以后仍然是不合格,所以一次又一次的软弱。但这一次的功课学过以后,他合格了,再也看不到亚伯拉罕以后有软弱了。经过了这一次,亚伯拉罕属灵的情形是一天比一天往上去,一天过一天更靠近神。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属灵转折点,是他取得合格的那一刻。

  他的合格表现在什么事上?就是神把他隐藏在里面的东西都挑出来了。外面对了,里面也对了。他在神面前是透亮了,神再看他时,外面看不到他有过失,这个人在神面前是透亮了。因此亚伯拉罕经过这事以后,他整个属灵的情形也就往前了,从此他就看神不看人了。若是没有经过这件事情,到了二十二章时,神叫他献以撒,他就献不上了。但是经过了这件事,他真的掌握了看神不看人,也看神不看自己。所以到了二十二章,神对他说你将以撒献上,他就献上了,一点难处也没有。

  弟兄姊妹,你们看到属灵的经历是一连串的接上去的,没有二十章就没有二十二章。二十章对亚伯拉罕来说的确是非常重要。在我们看来好像是很轻松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对亚伯拉罕来说,那的确是大事。因为神把他里面的东西都弄出来了。这人在神面前透亮了。

  我们感谢神,也许亚伯拉罕听到亚比米勒说,“替我祷告。”他心里也想不过来。但实际的经历给亚伯拉罕看到了,十七节说,“亚伯拉罕祷告神,神就医治好了亚比米勒和他的妻子并他的众女仆,便能生育。”从这件事情看来,亚伯拉罕是更进一步的认识和享用了恩典。你们说亚伯拉罕软弱,连他自己也承认是软弱的,我们也说,亚伯拉罕是软弱的。但感谢神,正因为是软弱,才懂得什么叫恩典,如果不软弱就不认识恩典,如果不软弱就不需要恩典了。

  感谢神,神允许我们软弱,但神却不让我们失败。就算神让我们失败,但神却不让我们爬不起来。不管是神让我们软弱也好,让我们失败也好,就是叫我们看到我们是软弱又软弱的。但神的恩典还是扶持心里爱慕神的人,绝不会让我们爬不起来。

显明生命的大能

  经过了二十章这样的造就,二十一章那生命的大能便显出来了。这生命的大能就是以撒出生。我们都知道撒拉是不能生育的,亚伯拉罕看自己也像是死了的一样,这是罗马书上所说的。在人看来,怎能生孩子呢?绝对不可能。但感谢神,二十一章一开始就说,“神按着先前的话眷顾撒拉,”我们也可以这样说,神的信实叫神的应许成就在人的身上。或者说,神的信实借着恩典作工在人的身上。

  撒拉果然生了一个儿子,怎么可以生下来呢?我们只能说,那是复活的大能。生命的大能。在人看来是死了,不可以再有生命的延续了,但在神的手中,神还是能够作成功。因为神是用生命的大能来作工,如同拉撒路埋在坟墓中已经四天了,人都以为他已经臭了、烂了。但感谢神,主的话是这样说,“我就是复活,我就是生命,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我们感谢赞美神!他是复活,你并到他就并到复活。他是生命,你接触到他便享用了生命。如今撒拉接触到这赐生命的主,虽然在前几章里,她心中暗笑,“像我这样的人,还能有孩子吗?”但是到了二十一章,她的确在笑了。以前是暗笑,现在是明明的笑了。以前的暗笑是不相信的笑,现在明明的笑是享用恩典的笑。

  我们感谢赞美神!以撒的出生,明明就是生命大能的见证。如果我们有时间把以撒和他所预表的基督连在一起看时,就可以看到所预表的是生命的大能。以撒如何从生命的大能出来,我们看到基督从开始到末了,都是在生命的大能中显明他自己,特别是他从死里复活,生命的大能是非常的明确。相信弟兄姊妹会记得,基督曾叫多人从死里复活,但那些死人的复活只是尝一尝复活的大能,而不是那完全的生命大能的显明,因为那时复活过来的人,以后还是再死掉。但基督从死里复活以后,便败坏了掌死权的魔鬼,这是真正的生命的大能。

  这真正生命的大能在撒拉身上显明出来,以撒出来了,以撒成就了神的应许。这实在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我们看到这里,就很明显的留意到,恩典是越过我们的所有来显明的。显明什么呢?显明神的信实和能力。

  我们感谢主,在亚伯拉罕身上,我们看见他对神的信靠是一步一步的提高,但是不管他提到多高,他的信心还是不能和神那完全的能力丰富来相比的。撒拉的信心也是有一点上升,但她跟神永远的丰富还是不能相比。我们感谢神,恩典的显出不是根据人的配或不配,如果要根据人的配与不配,那就不是恩典了。恩典乃是根据神的信实和能力。

凭应许作儿子

  感谢赞美主,以撒出生了,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以撒断奶以后,大概是有一年的时间,亚伯拉罕就为他儿子摆设筵席。按人来看,底下的记载好像是叫人感到有点为难,好好的竟把夏甲和以实玛利赶走了。在人的感情上来说,我们实在不明白,尤其是不明白神为什么同意撒拉提出的这一个意见。从人的感情上来看,实在想不透这个道理。但是很希奇,神竟然同意了这事,我们觉得为难,但神说应该是这样。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件事,神引导一切的事是根据他的计划而不是人的感情。神根据他的计划去作时,人一下子是会受不了。神并不是要伤害人的感情,但神也不容许人的感情去妨碍神计划的执行。

  在这情形底下,我们就看到发生这样的事。这事情是怎样开始的呢?他们一向都是相安无事的,以撒断奶,起码也有一年时间,整年的时间也没有什么意外,都相安无事,为什么在这时才发生这样的事呢?问题出在以实玛利身上,怎样出的呢?加拉太书上的话说得比较严重,“那属血气的逼迫属灵的,”“逼迫”这个词是很重,但二十一章看不到这么严重的事,好像并没有什么。我们只是在第九节中看见以实玛利在笑。看中文圣经好像没有什么了不起,只是小事。人家在嬉笑,为什么要管这么多呢?但我们知道,中文圣经中的“嬉笑”,如果严肃一点去看,就看到问题并不简单。如果我们看英文,那就更清楚了。这不仅是一个“嬉笑”,这是一个“揶揄”,是在说一些不好听的话去对付人。

  我们不知道以实玛利当时说什么话,但就是因着这样的事,撒拉就说,“这样的孩子,怎能承受神的应许。这样不尊重长辈的人,怎可以活在神的应许中?”就因着这样,撒拉对亚伯拉罕说,“把他们赶走吧!”亚伯拉罕也的确感到为难,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是自己的儿子,两个都是跟自己那样亲近的。怎么可以把他赶走呢?这是不可能的,是不容易作的。亚伯拉罕实在非常为难。如果不作,撒拉又会不住的说话。要是作的话,孩子跟妻子就没有了。真的是为难得很。在这时候,神说话了,他说“撒拉说得对,你听她的吧”,神这样一说话,亚伯拉罕便不说话了,亚伯拉罕照着神的安排去作了。他体会到,必须是在应许里的,才是神承认的儿子。

  弟兄姊妹们,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如果没有经过二十章,亚伯拉罕便不会有这样的顺服。如果在二十章时,亚伯拉罕是六十分的话,现在是七十分了。进步了,在感情上也拣选了神。前些时,他是在意志上拣选神,现在连感情也拣选神了。虽然是一个开始,但起码他已经跨出了这一步。我们感谢神,但是要注意,是这样的一位亚伯拉罕才配在神的手里成为一个流出恩典的器皿。

你要叫别人得福

  从亚伯拉罕开始出现到现在,人因着他而在神面前得蒙纪念有多少次呢?有好多次,我们看到了罗得,也看见了亚比米勒。亚比米勒跟他完全没有血统的关系,但因着一点的小误会,跟亚伯拉罕连上了,结果他在神面前也尝到恩典。接下去还有夏甲、以实玛利。他们拿着一袋饼,一皮袋水便出去了,很快水便喝完了。那里是沙漠地带,没水喝,有饼吃也解决不了问题。但感谢神,神在上面已对亚伯拉罕说了,“你听撒拉的话吧,把他们赶出去。至于你的儿子以实玛利,我也应允你,必叫他成为一个大国,”弟兄姊妹们看到没有,虽然以实玛利不是在神的应许里,但因为与亚伯拉罕有了关系,他也蒙了纪念。他们在旷野里把水用完以后,人看是没有办法了,但神给他们预备了一口水井,什么问题也解决了。与亚伯拉罕连上关系,就不能不蒙纪念。这是何等宝贝的恩典。

  再来看亚伯拉罕生命中的丰富。人是很奇怪的,许多人在自己的经历里是不够领会所经历的,在人中间就有这样的话,“身在福中不知福。”在属灵的事上也有这种情况。亚伯拉罕到了这时候,个人是很蒙福了,但他自己觉得蒙福不蒙福呢?很可能是不知道的。因为从下文我们看到一些事。也许他感觉自己很受委屈,但是不管他的感觉怎样,在神的眼中看来,他的自己一再受对付,他的自己一再给除掉,神的丰满就在他身上显出来了,神就得着这一个人作为他作工的路。但是亚伯拉罕知道不知道呢?我想他是不知道的。因为他觉得在基拉耳居住很受委屈。但神不让他这样迷糊,神要他很清晰的活在恩典当中。

蒙大恩的印证

  所以在二十章末了的一段事情是非常宝贝的,首先要弟兄姊妹注意二十二节,一开始说“当那时”,中文译作“那时”,英文的译文是用冠词指定了一个特定的时间。那一个时间呢?就是上面提到将以实玛利赶走的那一个时间。是什么时间呢?是他顺服神的那一个时间。当人顺服神了,照着神的心意将该分别的分别出去,这样的顺服在神的权柄下,下面的事情便发生了。

  照一般的情况说,亚比米勒实在没有道理要找亚伯拉罕的,亚伯拉罕不过是一个游牧的家庭,而他却是君王,有军队,军队还有统帅,是一个有组织,有政治力量的实体。你只是一家人住在我这儿,为什么我要去找你呢?还要低声下气说,“我与你立盟约,因为我怕将来你我有意见时,我会受不了。”这些话应该反过来是亚伯拉罕说的才对,但是很希奇,神在这里带出一个环境,这环境究竟说明了什么呢?我们可以简单的这样领会,神是借着别人的口来给亚伯拉罕印证他是活在神极大的祝福里。好像告诉他说,“你自己不感觉,但别人都看到了。你自己不领会,但别人都明白得很。”如果不是神的祝福,怎么会发生这事呢?我们注意二十二节的下半部,亚比米勒和他的军长对亚伯拉罕这样说,“凡你所行的,都有神的保佑,”“凡你所行的,都有神的保佑。”别人明明的看见是神陪伴着他。

  亚伯拉罕有没有感觉,我们不知道。我是一直觉得他不太感觉得到。为什么呢?因为底下的二十五节,“从前亚比米勒的仆人霸占了一口水井,亚伯拉罕为这事指责亚比米勒。”以前为什么不反映这意见呢?是不敢。寄居在别人的地方,怎可以这样的嚣张呢?可是为什么现在又要说呢?因为现在要立约了,可以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所以就说出来了。你们可以看到了,这事埋藏在亚伯拉罕心里很久了,没有机会,他不能说,现在有机会就说出来了。虽然这不是犯罪,这不是过失,但是你们看到,他感觉自己受委屈,一直有受委屈的感觉,就不太感觉他是活在神的恩典中。但神借着亚比米勒的口告诉他说,“你所作的每一件事情,我们都看见神在那里陪伴着你。”

  我们感谢神,因着这样的一件事,亚伯拉罕心里明亮了。他知道了,我虽然在感觉是没有这样敏锐领会神的陪伴,但别人都看见了,这该是真实的。回顾一下,果然是这样,不去数算就不够领会。别人一说,自己一数算,立刻就领会了。

撤除了属天与属地的界线

  我们立刻就看见一件事,二十二章的末了,圣灵在这里记录了亚伯拉罕作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种了一颗垂丝柳,第二件事是在那儿求告神,我相信他又在那儿筑了坛。栽种一颗垂丝柳,如果没有下文,我们便不大领会那是什么意思。只种一颗,是什么意思呢?种一颗垂丝柳,是生活中的一件小事,但在那里求告神,那是他对神的寻求和敬拜。这两件事连在一起,立刻就看到一个原则性的问题。这原则是什么?就是生活与交通调在一起。生活在神面前,交通在神面前,交通与生活调在一起,他已经不再把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生活,分成这是属世的生活,这是属灵的生活。

  弟兄姊妹,不晓得你们在上班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这也是属灵的生活。我巴不得弟兄姊妹白天工作,你也是借着你的工作见证主。不是工作,不是只是为了糊口的需要,实在在工作中,在生活中,也该是带着神的见证的。在属灵的寻求上,也随时随刻活在与神交通中,再不把我们的生活划分成两种不同的类型。回到聚会的地方就很属灵,回到家里就半属灵,回到公司里就不属灵了,完全是属世的。弟兄姊妹们,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的路是一直往上走的,走到有一天,他生活和敬拜就调和在一起。我们感谢神,巴不得神带领我们一步一步往上去,求主恩待我们。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