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成熟的亚伯拉罕(廿三至廿四章)

 

  创世记二十三和二十四章里头有一个很突出的主题,就是把经过献以撒以后的亚伯拉罕生命成熟的情形表明出来。这个成熟的表明是透过两件事情来说明的,一件是埋葬撒拉,另一件是替儿子娶妻。

埋葬撒拉

  我们先看撒拉死了,亚伯拉罕就埋葬她。在没有看埋葬以前,我们要注意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撒拉生以撒,以撒是从复活的大能里得着的,就是复活的生命经过撒拉的身体而带出以撒。但现在撒拉死了,这一件事好像说出复活生命在她的身上没有接连起来。当然是不能接起来,因为复活的生命在那时候作工并不等于救赎在那里作工。神借着复活的生命作工显明了生命的大能,但人要脱离死亡的权势却是需要经过救赎的大功。基督还没有来,救赎还没有完成。在救赎还没有完成以前,人的结局是不能改变的,也就是说,死亡这一件事情是不能改变的。

  虽然有救赎的启示,虽然有复活生命的启示,但是启示只是叫人认识神,启示却不能改变人的地位,唯有基督的大能才能改变人的地位。启示是不能缺的,但是启示不等于已经带进基督。或是说,有启示也不等于我们已经实际的活在启示里。启示只是使我们知道神要作的事。人可以知道很多的事,但知道的事情并不能改变人,必须是启示的内容成为那人的经历才有果效。

  撒拉有启示,但这一个启示还没有到救赎的那地步,只是显明生命的大能是胜过死亡。所以在她生以撒的事上,说出人还是受伊甸园的堕落所限制。现在撒拉死了。她死了,她就没有事了,但是亚伯拉罕就有事了。亚伯拉罕有什么事呢?他要埋葬她,亚伯拉罕也为她伤心,属灵人并不是没有感情的人,但属灵人却不能让感情来困扰。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许多人都有一个误解,好像属灵人是不可能有感情的。属灵人也有感情,但这一个感情是属天的感情,不是属地的感情。虽然是属天的感情,但是也不给这感情来困扰。这样的误解常常叫人落在迷惘里面,好像属灵人落在忧伤里面,他就是不属灵了。我们晓得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曾经哭了好几次,在拉撒路埋葬的坟地里他哭了。为耶路撒冷,主也哭了。我们一再看见主是哭了,为什么哭呢?感情上有反应,但这感情不是属肉体的,这感情是属天的。我们要肯定一件事,人有感情不是错的事情,只是不要让感情困扰就对了。

  亚伯拉罕埋葬死人的时候,他需要得到一块坟地,他就向住在迦南地的赫人来要一块地,我们看他所说的话,他说,“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这是凭外面的事实说的,若是凭神的应许来说,这句话就完全连不上去了。神领亚伯拉罕来到这个地方,目的就是要他得着这一块地。目的就是要让他承受这一块地作产业。所以在应许里,他是这块地的主人。但是我们要留心,神的时间还没有到的时候,亚伯拉罕没有抓着神的应许在这里耀武扬威。他知道他的子孙要承受这一块地,但不是在这个时候。他是在应许里把这一块地接过来,但实际的承受还要等神的时间来到。

  我们以前在十五章读过一点,神曾经跟亚伯拉罕说,“四百年后,他的子孙再回到这里时,他们就要得这地为业。”所以凭应许来说,这一块地是他的。在应许还没有成就以前,这块地还不是他的,所以他没有因为应许的缘故欺负当地的人。他默然守着他的地位,这是他生命成熟的一个表现。

死了也带着死的见证

  我们感谢赞美神,亚伯拉罕在这个时候,他的生命确实是成熟的。我们在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来?我们不能够单凭他不勉强要得那块地就算他的生命是成熟了。他把这要求摆在赫人面前的时候,你看当地的人怎样对他说呢?他们说,“你在我们中间,是一位尊大的王子,你只管在我们最好的坟地里埋葬你的死人吧,你喜欢那一个坟地,就不用管我们了。因为实际上,在我们中间你才是那一个主人。”当地的人说这样的话,好像是将神的话重新给他提醒一下,“你是一个尊大的王子,你不单是一位王子,并且是一位尊大的王子。”我们记得,在前一章里,亚比米勒和他订互不侵犯条约的时候,神已经借着亚比米勒的口说过相同的话。现在这些人也在这里说类似的话,让亚伯拉罕看见神是可以在他身上毫无阻拦的显出来。

  神从他身上可以自由显出来,这一点就叫我们看见并并到一个成熟的生命。一个不成熟的生命,人并到他的时候是并到人。一个成熟的生命叫人遇见的是神。亚伯拉罕实在的把神显出来,叫遇见他的人承认说,“你是一位尊大的王子。既然你在我们中间是那么的尊贵,我们请求你使用我们的所有也来不及,那里还需要你来请求我们,你只管用就好了。”我们看见当时的人,已经把亚伯拉罕的属灵地位显明出来。但是他在这样的境遇里,他要怎样办呢?是不是说,“既然你们有这样好的心意,我就接受吧。”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只是看见亚伯拉罕很明确的说,“不可以这样,我要从你们当中得一块地来埋葬我的死人,但我不能把我的死人埋葬在你们的坟地里。”这是第一件事情。

  别人都在那里说,“任何一个人的坟地你都可以用,不必客气。”但是亚伯拉罕没有接受这个好意。为什么呢?因为在亚伯拉罕的里面有一个分别的原则。他不能把他的死人,也就是说不能把他的自己和赫人混在一起。我们记得在第十五章中所提到的,神将来要灭绝的七个民族,赫人是其中的一个。虽然,现在是好朋友,但是以后在神的鉴察里,他们是抵挡神最厉害的,他们是拜偶像最厉害的,他们是惹神的震怒最厉害的。亚伯拉罕虽然生活在他们中间,但他的生活与他们是有分别的,死了仍然要与他们有所分别,死人也不放在他们当中。那是一个非常彻底的分别。我们看这一件事情很不容易,但是亚伯拉罕持守得非常的准确,他不能叫撒拉埋葬在那些拜偶像的人当中。

  我们必须知道,在中东地方的坟墓不像我们心思里所以为的坟墓一样。那边的坟墓并不是挖一个洞,然后把棺材摆进去,把土一埋,立一统碑,那就是了。他们也是挖一个洞,或是山洞,或是土洞,但他们不把死人埋到地下的土里去,他们是把死人摆在地面上的,所以他们必须要挖一个洞。那一个洞不是只埋葬一个死人,而是埋葬他们家族的死人,是把家族里所有的死人都埋葬在同一个洞里。我们晓得这一个情形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在表面上,亚伯拉罕不能把撒拉的尸体埋在赫人的洞里的头一个原因,就是分别。

  我们感谢神,这是头一件事,显明了亚伯拉罕在生命上的成熟。我们上一次提过,亚伯拉罕生命成熟的关键是在二十二章献以撒的事上。二十二章以前我们没有看见亚伯拉罕有这样的光景,二十二章开始,我们便看见亚伯拉罕完全没有了自己的光景。虽然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圣经并没有太多的记录,但你看二十二章却是满足神的心意,二十三章是满足神的原则,二十四章也是满足神的原则。因此,我们看见亚伯拉罕一生的事迹,到了二十五章便完毕了。经过了献以撒,他在每一件事上都是要满足神心里的意念。当然在满足神心里意念的时候,他自己也许要受一点人以为的委屈,或者人以为他受了亏损,但在他里面却没有一点这样的感觉。他看见自己是活在神的原则里,或者是活在神的面光当中。

维持在生活上的洁净

  我们现在来看第二件事,我们要留意,他坚持要付足够的代价,否则就不要那一块地。弟兄姊妹,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一面他是显明在生活上的分别,另一面是显明神在他身上所赐的福。我们记得当四王、五王那场仗得胜回来的时候,所多玛王不是来跟他谈条件吗?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吧!”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十四2223)当日亚伯兰说这些话的时候,他里面是看准了一点,一切的祝福是从神来的,一切的富足也是从神来的,神成为他的富足。所以,在合理、合法、合情的情况下,他可以把所多玛王的财物留下。但是他却没有这样作,他放弃了这些,他只是认定了一件事,“神是我的神,神是我的依靠,神是我的供应,我不能拿所多玛的一针一线,因为在所多玛的一针一线都是不洁净的,我是不能拿这些不洁净的东西作我自己的财富。”

  现在又遇上相类似的情形,赫人在那时还未到罪恶满盈,但也有一点点的罪恶。所以要从他们手里拿那块坟地过来,亚伯拉罕还是不大甘心,“买是可以,白要便不行”,这是他心里的想法。另一方面便是生活的见证,必须付代价才得着所要得着的。不是用权势去得着所要得着的,也不是用影响力让别人把自己所要的送来。亚伯拉罕没有这种想法,所以他必须用足价去买这块地。

埋葬一切与死亡有关的

  撒拉是亚伯拉罕所爱的,但是她死了。死了就怎么样呢?把她留在眼前吗?或者是把她的身体用药水制炼过,将她放在博物馆里,虽然她是死了,但我仍可天天看见她。亚伯拉罕不是这样想,他要埋藏死人,死了就该埋葬。一切死亡的东西都该埋葬,不管那东西是多好,多宝贵,带进了死亡就该埋葬,因为死在神眼中是看为最污秽的。既然要埋葬死人,怎么埋葬法呢?必须要付代价去埋,不能马马虎虎的去埋,必须是要付代价去埋。从属灵的角度来看,什么叫做死人呢?我们的自己就是死人,埋葬自己就必须要付代价的。我想这一点从实际行动来看也能领会的,埋葬别人是容易的,埋葬自己却是不大容易的,你们有多少人实际看见自掘坟墓的人呢?很少的,都是被逼的。但是在埋葬死人这一件事上,或者说在埋葬肉体这件事上,我们实在需要付代价,少付一点代价也没有办法的。当然这是题外话,不是读经的内容。不过,我个人觉得这些在我们的生命追求上有益处,所以才插进来。

  亚伯拉罕付代价去买这一块地,一面是显明他是正直的人,另一面是他不愿意作一个亏负别人的人。这在我们生活的操练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我们若能掌握这个原则来指导我们的生活,我们在神面前是蒙大恩的。就是这样亚伯拉罕便买了那一块田,我们注意二十三章末了的那一句,“就借着赫人定准,归与亚伯拉罕作坟地。”(20)到这个时候为止,在应许上来说,迦南地是亚伯拉罕的。从实际的产权上来说,只有这么一块地是亚伯拉罕的。这一块地就带着一个见证的记号在那里,虽然神在应许里要给亚伯拉罕的地,时间还没有到让他去承受,但是这一块坟地已经作了一个标志,作了一个印记,成为亚伯拉罕永远承受的地业。

为以撒娶妻

  到了二十四章,我们要留意一件事情,就是亚伯拉罕要为儿子娶妻。在他为儿子娶妻的那一件事上,又进一步显明他生命的成熟到了更高的地步。二十四章提及亚伯拉罕的事情不多,只是在起头的几节提了一点,大部分是提到那老仆人,圣灵却是用那老仆人来显明他的主人亚伯拉罕。我们有理由说这老仆人就是亚伯拉罕曾经在心里面,用来代替罗得的以利以谢。虽然我不敢十分的确定,但是和亚伯拉罕有这样亲密的老仆人,除了以利以谢之外,再也找不到其它人了。

  不过,不管他是否以利以谢,我们总能肯定一件事情。以利以谢是从什么地方开始跟随亚伯拉罕的呢?在大马色。大马色也是一个拜偶像的地方,也许那地拜偶像的情况并没有吾珥那么厉害,但他总是从拜偶像的民族里出来的一个人。现在从这个老仆人身上,我们看见了什么呢?我们真看见一个完全仰望神、依靠神、高举神的这样的一个老仆人。我们可以肯定一件事,这一个人认识神,是从亚伯拉罕身上开始的,这一个人不是生来就认识神,亚伯拉罕把这样的一个人,带到那么样的属灵,亚伯拉罕把这个人带到生命达到成熟的地步,那么作带领的人的生命实在是成熟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步。

  我们先撇开这个老仆人而看亚伯拉罕,他要为儿子娶妻了。他为儿子娶妻的时候,便想到一件事,从那里去为儿子找一个妻子呢?最方便就是在本地,但是他没有作这样定规,他却是想到一件事。前一阵子,神好像不经意的让他知道,他兄弟的家族在巴旦亚兰的光景(二十二2024),会不会是神提醒他要往那里去为儿子找一个妻子呢?也许亚伯拉罕有这样的心思,所以他便祷告,他便寻求神,虽然这里没有提到他在筑坛,但是我们相信他老早便有个坛了。因为他是在别是巴,别是巴那里是已经有坛了,亚伯拉罕就在那里寻求。

  他里面实在有个感觉,神要他到巴旦亚兰为儿子娶一个媳妇。为什么呢?他不愿意与拜偶像的人有姻亲的关系吗?这不是事实。因为说起拜偶像,巴旦亚兰那边拜偶像更是厉害,所以那不是真正的理由。真正的原因在那里呢?从近处看,亚伯拉罕晓得,迦南七族的人,都是在神面前要灭亡的民族。也就是说,是神不能悦纳的那些人,既然是神不悦纳的人,怎能讨来作媳妇呢?从远处看,假如我们刚才所说亚伯拉罕回想到神让他在不经意中,知道他兄弟在巴旦亚兰的光景,也许他里面便有一个感觉,“我是从巴旦亚兰分别出来的,是不是神有个心思叫我从巴旦亚兰再找一个被分别出来的人,接到家里来作媳妇呢?”很可能亚伯拉罕心里是这样想。

什么大事都不越过主的界线

  但是他也不是很确定,所以老仆人就说,“倘若女子不肯跟我到这地方来,我必须将你的儿子带回你原出之地吗?”(5节)亚伯拉罕不敢肯定女子一定会来,所以他回答说,“倘若女子不肯跟你来,我使你起的誓就与你无干了…。”(8节)这是由于他在神面前并没有充分的把握,所以没有说绝对的话。但是有一件事,他是有充分把握的,就是“不要为我儿子娶这迦南地的女子为妻”(3节)。这一点他是说得非常绝对的。因为他里面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说得非常的绝对。他里面不够清楚的,只是掌握了一些原则,他便没有这样的绝对。那原因是你们也看见的,他对他的老仆人说,“倘若女子不肯跟你来…只是不可带我的儿子回那里去。”(8节)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家族是神从那里领出来的,现在怎么可以回到那里去呢?他明白自己是从拜偶像的地区分别出来的,现在怎么可以回头走呢?

  我们感谢神,这是亚伯拉罕在他的里面认定了神的心意是他至高的指标。虽然为儿子讨媳妇是一件大事,但这件大事却不能越过神的心意。我们在这里能更清楚的看见亚伯拉罕生命的成熟的情形。从献以撒以后,他接连作了三件事,埋葬死人,为以撒娶妻以及二十五章里所记载的事情。这些都是从“分别”上作立足点的。我们看见了这些事情就要注意,生命的成熟表现在那里?是表现在分别出来归于神。不是仅仅分别出来,是分别出来之后,要达到一个地步“归于神”。分别出来而没有归于神,那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分别出来归于神,这才到达路程的终点。这是亚伯拉罕生命成熟的表明,在神的恢复工作里,神选召亚伯拉罕就是要显明这个事实。神要得到这一个人,而这个人只有神却没有神以外的事物,现在亚伯拉罕是满足了神的要求了。

绝对走在神引导的路上

  我们现在转过来看看他的老仆人。当然,我们记得借着这个老仆人来反映他的主人。这个老仆人接受了吩咐就去了。我们看见这个老仆人是非常忠心的,他就站在仆人的地位上,毫无保留的对主人忠心,正如亚伯拉罕毫无保留的向着神忠心。有这样的主人才有这样的仆人,有那样的主人才有那样的仆人。

  这老仆人在他所走的路上,一点一滴都是寻求神的引导。他没有自己出一点的主意,虽然好像是出了一点的主意,但是他不作定规。这一点我们必须要了解,因为那时是还早于律法传给人的时候,在寻求神旨意的事上,神是用眼见的原则来带领他们,不像我们今天活在新约里的人,神是借着他真理的话,和生命的引导或者说是圣灵的引导,使人领会他的旨意。但在那一段时间,神是用眼见的事物来引导他们,所以当时老仆人那样作是对的。今天你、我若这样作便不大对了。今天你、我这样作的话,不能说是绝对的不对,但是能对的成分并不高。那可能对的成分乃是因为神的怜悯。如果按着神那引导的法则,今日人若用这个方法去寻求神,那是绝对的不对了。只是因着神的怜悯,有时神会留下一些对的成分给我们。

  当这个老仆人到了巴旦亚兰后,他心里想着这么大的巴旦亚兰,到底要到什么地方去找呢?于是他在神面前向神祷告起来了。他的意思是说,“你若让我遇见这样这样的人,我就知道你要领我到这个地方去了。”(1214)如果用新约的眼光来看这件事情,那好像是人在那里指挥神,人虽然似乎把批准权放在神的手里,但在实际上,人是在指挥着神。“神啊!你要这样这样做。”不过,在那一个时候,神允许人这样做,神也答应那老仆人的祷告,便让他遇见了利百加。当他遇见利百加的时候,便照着他心里所想的给作了出来,然后他打听利百加的家里是否可以接待他,他说,“请告诉我你是谁的女儿?你父亲家里有我们住宿的地方没有?”(23)利百加把事情回答了以后,我们看见那老仆人立刻便下拜。因为在他里面遇见了神,他说,“耶和华我主人亚伯拉罕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他不断的以慈爱诚实待我的主人。至于我,耶和华在路上引领我,直走到我主人的兄弟家里。”(27)上面他把事情交托给神,下面他就遇见他所要遇见的,人可以说是凑巧,敬畏神的人里面就知道遇见了神。所以他在那里下拜,他继续在那里依靠。

忠心并高举自己的主

  到利百加家里,拉班和彼土利便好好的款待那从远方来,又是自己兄弟的仆人。但是你们看看这老仆人,他说,“我不吃,等我说明我的事情再吃。”(33)意思是说,吃与不吃,洗不洗脚,晚上睡在那里都是次要的事,要紧的是先说明来意。因此他便详详细细的述说出原委来(3441)。弟兄姊妹们看见了吗?这就是忠心。对主人的忠心,必须是要把主人的事情办好,才考虑到自己。这个忠心实在是太宝贝了,所以不少读经的人在讲道的时候,会用这段经文,把这老仆人说成是圣灵。借着这个老仆人所作的事情,来显明圣灵在我们身上的引导是如何的完全,如何的忠心来成全神的旨意。

  当然,这样讲道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是借用这段事实来说明属灵的实际。不过,我们读经就不这样读了,但我们不能不说这个老仆人的确是忠心,实在是忠心。他不仅是忠心,我们再往下看,便可以看见他一讲到自己的主人的时候,便说到自己的主人是如何如何的丰富,如何如何的尊荣。但这却不是花言巧语作媒的媒婆样式,他是实实在在的在那里高举自己的主人。他谈到自己的主人是怎样怎样的时候,最末了他说了一句顶厉害的话,“我主人也将一切所有的都给了这个儿子。”(36)

  弟兄姊妹注意,这句话并没有夸大,这句话有一个更重要的意义。他主人的尊荣在那里呢?他主人的丰富在那里呢?是在神那里,是神成为他主人的尊荣,是神成为他主人的丰富,他主人所有的是神的尊荣和丰富。现在他主人所有的都给了这一个儿子,从神选召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一点去看,这句话是绝对准确的。我相信当时老仆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看见这一个,他只是看见外面的丰富,但神借着他这句话,使我们连里面的也看见了。我们感谢神,我们看见了一个如何高举主的人。

  其它的过程我不再赘述了。当利百加答应了的时候,他又在那里感谢神,然后才吃喝、洗脚、睡觉。第二天一清早,那老仆人又吵着要走了。弟兄姊妹们请看看,从事情来说,总不能今天到,明天便把女子带走,起码要让她和家人团聚一下才带走吧。从自己来说,跑了这么远的路,昨天才到达,只休息了一个晚上马上又要起程,太虐待自己了吧。感谢神,我们看见这个老仆人,他不体贴自己,他就是要完成主人的托付,他就是要把主人交托的事情做得完完全全,急速去完成。这真是一个仆人,无论从那一点去看,都看见他是一个真正忠心的仆人,从这个仆人便可看见他的主人。

以撒得了安慰

  结果,利百加跟着那老仆人起程回去,他们来到了庇耳拉海莱,以撒就在这里。如果你们默想一些属灵的事,那么,以撒在天将晚的时候,在田间默想就遇见了利百加,利百加马上就蒙上脸,然后就进了撒拉的帐棚,以撒又得了安慰,这一连串的事情(6267),我们好好的去默想的话,是很有属灵造就的意义的。但是,因为我们是在读经,所以不旁扯这些了。只让弟兄姊妹们注意一件事情,就是以撒娶了利百加为妻,圣经上记载说,“以撒自从他母亲不在了,这才得了安慰。”(67)

  以撒在他一生里的确没有花很多心思来度过他的年日,我们在开始看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事时,已经提过了。神选召亚伯拉罕是要让他作一个恢复起头的人,所以他必须要是能完全接受神的旨意。然后神又要选召一个人来,向人显明他所要作的,就是让那些被召的人作一个享用神的人,以撒就是被神选中来作这样的一个人。所以,他不用花太多的精神力气,他一直在那里享用父所为他预备的,这是以撒所带出的见证。

  如果我们不抓牢这一点,我们就会觉得为什么神会拣选以撒呢?从人的角度来看,以撒的一生是非常庸碌的。神为什么会选上他呢?多少比他好的都不选,偏偏是选上了他。但我们必须注意,神选召他的目的,不是要他作一个轰轰烈烈的英雄,而是要他显明一个享用恩典的人。既然是恩典,既然是享用,当然他不需要太多的动作,因为动作太多就不是恩典,他动作太多,反而不是享用。至于雅各,等到我们看到他的时候再说他的特点。

  我们该留意那一句话,“以撒…这才得了安慰。”当然,利百加是表明从外邦来的教会,基督得了教会,基督就得了安慰。这样讲道固然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是借用这件事情来讲述。但我们读经却并不这样读了。有时听见别人这样讲道,切莫加以批评,但如果读经时是这样的读,就不能说是作得准确。

  我们感谢神,在亚伯拉罕走到末了的时候,实实在在是摆出了他是一个成熟的人,是神所要得的人。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