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在流亡中遇见神(廿八章)

 

  看到第二十八章的时候,我们看到圣灵所记载的事情就转了一个方向。以撒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的结束了,现在是雅各在神的手里给神来造就。神选召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三个人。在亚伯拉罕身上,神是要造就。在以撒身上,神也有造就。但是如果用造就这角度来看的时候,雅各在神手里所受的造就是最明显、最多,也最突出的。我们必须要看到这样的事情,在神的恢复工作里面,神是透过这三个人来显明的。如果我们把这三个人在神面前所经历的加起来,就是神起初造人的目的。

恢复工作的三阶段

  神要在人身上所显明的目的,在亚伯拉罕出现的时候,人已经是堕落了,所以在亚伯拉罕身上,首先所恢复的是人的地位。这地位要怎样来恢复呢?就是借着人的信靠神,重新回到神的面前。我们知道人是因着不信而失落,现在借着亚伯拉罕的信,将人重新带回神的面前。

  然后在以撒的身上给我们看到的,不只是因信来到神的面前,并且接受一个作儿子的事实和儿子的身份,回到神的面前作儿子。从启示上看,从人和神的关系的启示上来说,我们所看见的是往前进了一步。远离神的人回到神的面前作儿子,是进了一步。有了儿子的身份,人是可以享用神,但是却还不能表明神。

  因此到了雅各身上的时候,神就把一个最不像神的雅各造就成一个能显明神的人,所以在雅各的身上,我们看到神的工作就是把离弃神的人的本质来作完全的拆毁,然后让神的荣耀和权柄都从他那里显出来。

神在人身上作工的三个步骤

  在这里先说一下,整本的创世记是透过他们父、子、孙三代这三个人,当然里面加上了约瑟。只是我们留心去看约瑟的时候,我们很清楚的看到,约瑟所有的经历是为了雅各的。约瑟的受苦是为了拆毁雅各,约瑟的升高是为了在雅各身上显明神的权柄。这一点我们在这里先提一下是满有意思的。因为这样,我们才懂得如何在一个败坏的雅各身上,看见神作工到一个地步,让神的权柄从他身上出来。

  我们看约瑟在埃及是升高的,但是约瑟不是在埃及里最高的,因为在约瑟之上有法老。但是很希奇的一件事,当雅各到了埃及的时候,约瑟把他带到法老跟前,跟法老见面。那时,雅各就作了一件事,这一件事是别人不敢作也不会作的,但是雅各作了。这是什么事呢?他给法老祝了福。给法老祝福这件事,是非常不简单的。按着外面的情况,应当是法老给他赏赐,但事实是他到了法老面前的时候,是他给法老祝福。

  我们从希伯来书上,可以看到祝福这一件事情所表达的意思。那里是这样说的,“从来是位份大的给位份小的祝福,这个是驳不倒的理。”(来七7)当雅各到了埃及地的时候,埃及最大的是法老,但是雅各给他祝福。从这件事上,我们看到神的权柄、尊贵,从雅各身上出来了,叫他将祝福给法老。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起初的雅各是一个怎样的雅各,到末了的雅各,又是怎样的雅各。特别是到雅各快要死的时候,他更显明了神永远计划的旨意。我们能从雅各身上看见一个非常明亮透了的人,那是我们在起初看雅各的时候,也不会看得到的。但是到末了的时候,雅各是给神造就到这样的一个地步,神的荣耀,神的旨意,神的权柄都从他身上出来了。

  我们知道雅各末了的光景,然后再回到雅各的开始来看,我们就要希奇神手里的工作是这样的奇妙。我们也领会神一直在说,“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因为在这三个人的身上,神好像有三个阶段的工作,或者说神有三个步骤的工作。这三个步骤都是神恢复的工作里最有关键性的。回到神的面前,作了儿子,然后就发表神的荣耀和权柄,这不正是神起初造人时所要的吗?现在透过这三个人表明了神所作的工。

  如果从属灵的实际来看这三个人合起来的时候,我们很明显的看到,历世历代神在人身上的工作,就是透过这几个阶段,也是在这几个人身上所作的工的原则。像我们这些相信主的人回到神那里去作儿子,然后继续让神在我们里面拆毁我们,叫我们生命成长,成长到一个地步完全像神。这就是神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身上给我们看到的一个过程。因此,我们看雅各的经历就非常有意思,因为不仅是看历史上的一个人,也从历史上这一个人看见我们自己。

神动手拆毁雅各这个人

  因着他骗了父亲的祝福那件事,母亲护着他,保护他,就把他送到舅父那里去。当他去的时候,以撒给他的吩咐,就叫我们看见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明明的说出雅各所承受的应许,就是亚伯拉罕从神所接受的应许。雅各所要寻找的,就是在寻找他祖父在神面前接过来的应许。他是那样的看中神的应许,所以神也就看中了他。神悦纳雅各的心思,因为雅各的心思就是愿意得着神的应许。但是雅各在神面前非常的不对,所以神悦纳他的时候,神同时也拆毁他这个人。神悦纳他的心思,不悦纳他这个人,但是又不能不让这个人存留。如果他不存留,他的心思也就是落空的。要悦纳他的心思,但又不能悦纳他这个人,神要怎样作呢?以后我们就看见,神悦纳他的心思,神对付他这个人,神拆毁他这个人。借着神的拆毁造就了他,使他成为一个对的人。所以到了末了的时候,雅各的心思对了,人也对了。

  许多时候,我们也是如此。我们不能说我们的心思在神的面前没有给神数算的事实,虽然有给神数算的事实,但是我们实在在神面前是不够对的,所以神也把作在雅各身上的工,同样也作在我们身上。因着这样的缘故,从表面上看来,好像是以撒叫他去巴旦亚兰,但事实上是神要他去巴旦亚兰,要让他在离开家的这段时间里,接受神的拆毁和建造。我们就想到一件事,亚伯拉罕是在巴旦亚兰出来的,现在雅各要回到巴旦亚兰去,岂不是要走回头路吗?从前把他祖父从那地引导出来,现在又把他引领回去,那样不是在开倒车吗?

  我们看这一件事,该是这样去领会。雅各,神悦纳他的心思,不悦纳他这个人。神看中他是因为他看中神的应许。但是雅各看中神应许的动机,却不是准确的动机。因为雅各看中神的应许是因为晓得在应许里有祝福,他所要的是神的祝福。当然在人里面所要的祝福不是属天的祝福,而是属地的祝福。所以他起初要得着神应许的这件事,在他的心思里所要的,其实是要地上那更好的祝福。所以神要拆毁他,让他从爱慕属地的祝福转到爱慕属天的祝福。既然要把他爱慕属地的祝福的心思拆掉,那最好的地方就是把他带到巴旦亚兰去

在世界的经历中拆毁人的自己

  我们知道巴旦亚兰就是巴比伦,就是士拿地。在圣经里面一贯说到这个地方,都是表明属地的最好和最美的。让他到巴比伦去在那里学功课,就会学得最美和最好了。因为雅各在巴比伦的经历,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就是如今不知道,慢慢看下去也会知道的。雅各在巴比伦不是在那里享受世界,他是看见世界,他是活在世界里,但他却是在世界里面受折磨。这是雅各的经历,其实也是我们的经历。我们对世界常常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我们在世界里怎样,怎样,那就真是好的无比。

  这几天,在美国各地前前后后都发生差不多的事情,在人的心思里面总是想,如果能来美国真是太好了。你那里想到在美国,每一个人生命的安全,时刻都在受威胁。你好像是生活在一个很繁荣、很富有的环境,但是生命却没有保障,生命受到威胁,安全感不比九七后的香港更好一些。现在神把雅各带到巴比伦,雅各在巴比伦所尝到的只有酸、苦、辣,却没有甜。后来在他离开的时候他指责拉班的话,说出他是怎样的苦,怎样的苦。这就是人要进到世界里,从世界里真实的经历了世界真面貌,然后才会对世界不存幻想。这也是神把他领回到巴旦亚兰的原因,让他去巴比伦学功课。你不是要盼望属地的丰富吗?巴比伦那里很丰富,但是你到了巴比伦就知道不是这样了。

  雅各就去了。我们清楚的看见,从他起步的那一刻,神的手已经在他身上作工。他离开了别是巴往哈兰那边走,走到一个地方,他不能再走了,因为太阳已经下山了,必须要在那里休息。我们应当注意雅各的生活情况,上文不是说他常住在帐棚里,常接受利百加对他的爱吗?我们真的是看到这个在母亲的怀里的人,一直长大到几十岁还是在母亲的怀里的人,这样的雅各可以说是娇生惯养的。现在到了伯特利的地方,那里是旷野,他没有住在人的家里,虽然那时的伯特利也有些人,但是人口也是很稀疏的,也没有建造起来。所以他走到这个地方,没有帐棚可以住。他只能用石头放在地上当枕头,就这样的睡在地上。

  如果我们是当日的雅各,走了一天路,人很疲倦,想要休息的时候,请想一想,他能不能立刻睡着呢?照理是应该可以的,但事实上是不可能的。原因在那里呢?因为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子过活,以前都有妈妈在那里承担一切,现在是孤苦伶仃躺在野地里。在那一天,他虽然是很疲倦,但是他却思前想后,没法立刻睡着,许多事情都在心思上给翻出来。若不是当天我骗了哥哥,今天也不会孤苦凄凉了。以前在帐棚里,闭上眼睛也感觉得到,野地里的风吹过来是凉透的。在帐棚里,虽然不一定有软枕头,但是也不用枕石头呀。挣开眼睛一看,满天都是繁星,妈妈也不在,越看环境越觉得孤苦伶仃。当天晚上,雅各实在是不好过,神就在他的心思上给他看见,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他就不会落到这样的光景里。

神在梦中给雅各的启示

  但是他又想,如果他不是这样作,怎么能拿到神的祝福呢?他非要拿到不可。雅各那天晚上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十分苦脑,想来想去,什么时候睡着,雅各也不知道。在这样的心情下,神就给他作了一个梦。这个梦很有意思,他梦见一个梯子,有从地到天那么高,有神的使者从梯子上去下来,神就站在梯子的上面。雅各这个梦,不单是神要给他看见神要赐福给他,其实这个梦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启示。这一个启示是神要把他永远的旨意来向雅各解开。

  那梯子说出天和地有距离,但是这梯子却把天和地连接起来。天的上头是神,梯子的这一边是人。但是神与人当中,这个间隔是凭着梯子连接起来。在这梯子上有神的使者上去下来,这事说出了神心思里面要恢复的工作,要把天和地连接,把人和神连接,这个连接是怎么样去作成功的呢?这里没有说,只是给我们看到这样的连接在这里显明。

  我们读约翰福音一章最末了的时候,我们就看到这个事实(约一51)。就是天开了的那一件事,这事不也就是雅各在梦中所看到的事情。神的使者上去下来,不也是雅各所看到的吗?雅各当时所看见的,确实是一把梯子。现在主说这个梯子就是他自己。“在人子的身上”是一个梯子,神的使者上去下来作什么呢?下来是把神的祝福带下来,上去是把人的需要带上去。这样我们就看到神的需要和人的需要连接在一起了。连在一起的时候,就引出祝福来了。

  人和神相遇的本身就是一个启示,从这一个启示就引出祝福来。神在这里让雅各看见一件事,有一天神要借着这梯子把神和人的阻隔接连起来。这一个梯子显明的时候,天和地的间隔就不再存留了,这是以后要发生的事,是神永远的计划里的一个大前题。对雅各来说,这些以后的事情,他不太感兴趣。雅各当时所想的是他的问题要解决,他路上要平安,他到了巴旦亚兰的时候要娶妻子,要在那里建立事业,要在那里做一个成功的人,然后才回迦南来。这是他当时的需要,所以当神向他启示了那个永远计划的大前题以后,神也给他说出他目前的光景。

神也要作雅各的神

  在这些话里,神隐藏了一件事,但是又是明显的。也是在十三节里,耶和华坐在梯子上说,“我是耶和华你祖亚伯拉罕的神,也是以撒的神,”但是没有说“也是你的神”。虽然没有说我是你的神,但是下文的事说出了神是用实际的祝福来显明“我也是你雅各的神”。如果我不是你的神,我才不理你呢,我也是你的神。所以在你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事,我都会负责任。神好像隐藏了这一些事,但却明显的给雅各领会,神的话太宝贵。说到“你躺卧的地都赐给你和你的后裔,你的后裔要怎样,怎样的多起来,你的后裔怎样成为万族的祝福。”这些都是他祖父所承受的应许。

  但是雅各所担心的是在下文神说下去的(二十八15)。这是让雅各里面感到何等舒畅的事,他现在虽是孤苦伶仃,但神还是陪伴着他,负他的责任。神说:“不管你到那里,我也会在那里,我不会离弃你。就算你有很多事情过不去,我也不离弃你,一直等到我成全我向你所应许的。”这些话对雅各来说确实是件大事,神负起责任来了,神用他的眼目一直在看顾我,神来陪伴我,这是何等蒙福的事。

  我们真的看到神在雅各身上起初所作的工,作的是什么工呢?就是神向他输送恩典。如果以我们的想法来说,像雅各这样的人,一开始就应该给他拆毁,不留余地的给他拆毁,一直拆到根基,然后才给他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但是神在雅各身上却不是这样开始,现在明明是对付雅各,让他孤苦伶仃的往外跑,叫他作个流浪汉,但是却看到神用恩典围绕着他。神在这里的应许,每一点,每一滴都是说出恩典要围绕着你。你去那里,他就在那里。我总是陪伴着你,我不会离弃你,而且将来我要把你带回到这里,我给你的应许我都负责完成,一定把它作成。

  神是用恩典堆到雅各的头上去,好像神要用恩典把他这个刚硬的人堆到一个地步,叫他柔软下来。用恩典把这样一个背叛的人,软化到一个地步,在神的面前俯伏下来。果然看到雅各在巴旦亚兰开始的十四年就是这个样子,以后那六年也是这样,二十年在巴旦亚兰,神一直把恩典堆在雅各的头上,但是雅各这个人,真的不要去说他。这一个人一点也不领会神的心思,神有许多的恩典堆到他头上,他不领会。他那些不领会,不是在以后才发生的,现在就已经发生了。你就看到雅各这个人是怎样的不对。

里面一点不明亮的人

  好不容易天亮了,雅各睡醒了。雅各在神面前的反应,大概从坏处去看雅各就差不多了。现在的雅各很难从好处去看他的。他这个人从内到外都是那样的坏,但又装模作样,作得非常的好。你看他现在说的话是很属灵的,但是内里没有一点是对的。你看他醒过来了,他说,“耶和华真在这里。”这“真”字说到他以前对神并不那样有把握。当然,神也从来就没有向他说,“我是雅各的神。”他听过神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神,是以撒的神。”但从没有听过神说,“我是雅各的神。”因为这个缘故,雅各对神,你说他不信,他也信,你说他真信,那也不见得。因为你看到以下说的事完全显露了他内里的情形。

  他一开始就说,“耶和华真在这里。”我以为耶和华只不过是一种想象的东西,想不到他真的在这里,我到那里,他就在那里,这事情是真的很奇妙。他一直在那里看着我,这怎样行呢?雅各没有了解到神这样的陪伴是为了要把恩典向他倾倒,启示恩典里最大的就是神的陪伴。神赐福这样,那样,其实是小事。神的同在,神的陪伴,才是最大的事。现在神让他知道是神与他同在,他反而怕起来,他惧怕了。这个惧怕说出了他不认识神是一位乐于施恩的神,他只是看见神严厉的那一面,所以他很惧怕。内里怕到一个地步,不仅是内里害怕,也感觉到连这个地方也是可怕的。神很早就告诉他了,“你去那里,我也去那里。”不仅是这地方的问题,你跑到那里,神说要跟着你,你在那里,神就在那里。所以不仅是这个地方,什么地方都是一样。

启示了神心里所要的

  不过有一件事情,雅各瞎打误撞的也撞出启示来。当然这个启示对他来说是没有太大的意义,但却是对以后的人说出了一个很宝贵的事实。他说,“这个地方何等可畏,这不是别的,乃是神的殿,也是天的门。”(廿八17)这些话里面有一个启示,这就是什么地方是神的家?神的殿就是神的家,也是天的门。这是什么?神在那里,那里就是神的殿。神在那里,那里就有天的门。神在那里显明他与人的同在,那里就是神的家。神在那里向人显明他在那里,那一个地方也是到天上去的路。

  在雅各的无知里所发表出来的启示,我们看到一件事情,神要在地上得着他的家,神要让人在地上看见天的门。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以后借着基督来成就的,但是神就在这一次给雅各启示了。雅各领会这个启示的结果,但是却不领会这个启示的意义,所以他内里怕得要死了。他就说,“可怕,可怕,这个地方是不可久留的,因为神是在这里。”但是他想想神在梦里向他说的话,又舍不得神给他的应许。雅各在这里真是非常矛盾,为什么那样矛盾?因为那个人不对。如果他那个人是对的,欢欣喜乐也来不及,那里会落到这样矛盾的事里面!人如果不对,就算有了启示也不会加添了他什么。

  雅各仍是活在他自己的里面,他仍然不知道神向他所存的意念是多么的宝贵,但是他又舍不得神应许里的祝福。所以他起来以后,就用石头立成柱子,当作记号,浇油在上面作立约的手续,好像用这样的动作和神立了约。在下文我们看到他所许的愿,好像他是很属灵的样子。你读下去你就会觉得他一点也不属灵,满脑子所想的都是怎样去求自己的好处。不过也好,神让他在这里带出一个启示,以后的人就有福了。他把那地改叫伯特利,原来那地是叫路斯。以前圣经也提过有伯特利这个名,就是亚伯拉罕刚到迦南的时候,曾经到过伯特利的地方。不过那时不叫伯特利,还是叫路斯,一直到雅各的时候才正式叫伯特利。

  雅各在那里立一个记号,立约许一个愿,你们看他跟神立约是怎样的立法。一开始你们就看见,他没有把神看为一位信实的神,他并没有承认神说的话是绝对的是不能更改的。所以一开始他就说,“神若与我同在。”那个“若”字把雅各所有的属灵都打得粉碎。神明明说,“我与你同在。”但是雅各说,“神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回到我父亲的家。”(廿八2021)他完全是把他自己以为好的放到神的面前,向神说,“神啊,如果你真的这样作,我就以你为我的神。”明明是说出一件事,就是在那个时候,雅各并不以神为神,最低限度他没有向神有准确的反应。他要在神面前立一个约,这一个约是一个交易,好像做买卖一样。他说,“神呀,我喜欢以你作我的神,因为你是我祖父和父亲的神,但是要我以你作我的神,那是有条件的。条件就必须是你先让我在你那里得好处。你若真叫我得了好处,我就以你为我的神。”这条件里有几点,缺一不可。一、你与我同在;二、在我行走的路上保佑我;三、给我食物吃;四、衣服穿;五、将来还领我平平安安回到父家。如果缺少一样,雅各就不会接受他为他的神。这就是人的本相。

  人信神是为了得祝福,人求告神是为要得祝福,却不是为了要回到神的目的。神明明对雅各说,“我要赐福给你,”但是雅各不信任。他的反应是说,“神呀,你作过了才算数。所以今天你给我吃,给我衣服穿,这也不算数。一直要让我平安回到父家,我才会遵行我的义务。”如果用雅各的历史来看,这事要等到二十年后,雅各才会承认神是他的神。雅各是需要神的祝福,但雅各并不需要神。我们看得很清楚,人的观念都是这样,没有人会拒绝神的祝福,但是神的自己却是人所不愿意接受的。如果接受神自己,就是接受神的权柄,接受神来管理我,承认神是在我以上来引导我,管理我。

愚昧无知的人

  我们在这里看到雅各的本相,雅各里面所存的意念,不也是我们自己的意念吗?我们承认在我们里面的无知,也许没有雅各那么多,但是雅各所有的,我们都有。这就是人在神面前的本相。神就是拣选了这样的人,他要把雅各拆毁,也把他建造,一直要把他作到神起初的目的里去,这事情不简单。神有这样的忍耐、怜悯、同情。虽然是一个那样败坏雅各,像雅各那样的我们,只会在神面前一直的说条件、价钱。看呀,雅各说,“等我平平安安回到父的家,我就承认你是我的神。到那时候,我才承认这个地方真是神的殿,承认你可以接受我的十分之一。在这个事情没有完成以前,你虽然愿意作我的神,就算打死我,我仍然有保留,我不能在现在让你作我的神,你要作我的神,就要用事实来证明,等到有事实证明了,我才接受你作我的神。”这就是雅各,这也是我们,也是在我们每一个人里面的光景。

  就是这样一个生硬的雅各,给放在神的手里,神一点一滴慢慢地来拆毁他,把他带到像神的光景。你千万不要忘记这样的雅各,在利百加眼中是最宝贝的,在人的眼中都是好极了的。在人眼中最好的,在神眼中却是完全两样。人看这个人很好,但是神看人是看到人里面去的。圣灵把雅各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了,一看到雅各,也就看见我们自己。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是不配的,我们就像雅各一样的活在神的面前。但神是如此的在雅各身上作工、忍耐,神也一样的在我们身上这样作,要把我们作到神的目的里。

  看到雅各里面的情况,就知道什么是雅各。因为他里面是这样的雅各,所以外面才有那么多雅各的表现。里面不对,所以外面也完全不对了。神在他的身上,外面用环境来逼着他,里面用神的光来照亮他。虽然雅各是那样刚硬的雅各,但在神的忍耐里,他终于被神得着了。有一天神也会说,“我也是雅各的神。”感谢主,我们看见雅各,一面是看到我们的本相,另一面也让我们看见我们有盼望。像雅各一样的,他在神面前并不是没路可走的,而是神引领他走一条明亮的路。因此,我们在神面前也该是如此求主恩待我们。我们盼望从雅各的身上,看到人的本相,就是把我们的自己也包括在里面,然后让神的手在我们里面作他所要作的工。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