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刚硬又强顽的雅各(廿九至卅章)

 

  我们提到雅各这个人在神的面前的光景,神好像是一面喜欢他,一面又不能不对付他。神喜欢他,因为他愿意得着属天的祝福。神不得不对付他,因为这个人太不合神的心意,所以神就在他身上显明了许多拆毁的工作。我们曾看过神借着环境把他逼着离开家,在旷野的时候,神曾向他显现,神一面给他应许,一面又显露雅各的愚昧。

  我们曾特别提到神是没有保留的把应许给他,但是雅各这个人并不立刻就领神的情,但是他又很盼望神跟他说的都是事实,所以,他就用话要把神给套牢。“神啊,如果你真是这样恩待我,将来我回来就以你为神,但是我一天不回来的话,我还不能承认你是神,”这些话果然在以后的事情清清楚楚的给看到了。雅各要到什么时候,才真的承认耶和华是他的神呢?真的是要回到迦南的时候,说准确一点,还不是回到迦南的时候,而是回到迦南的一段日子以后,神给了他一些更厉害的对付,他才肯接受这个事实。

在神的对付下

  我们现在来看二十九章,我们就看到雅各这个人如何在神的对付下经过。雅各的历史过程是我们很容易看的,因为那就是一个人的故事一样。但我们是要看神怎样在雅各身上作工,所以我们从表面的事情看到里面去,是非常非常真实地反映出一个人的本相。我们看雅各从伯特利起行了,我们不知道他一路是走了多少天,结果他走到了他要去的地方。在那地方,他的小聪明就出来了。先是在那里遇到一些牧羊人要等着给羊喝水。他就打听看他们是否认识他的舅舅。在打听下就立刻找到了情报,并且那些人还告诉他,“我们讲到你的舅舅,你舅舅的女儿就来了。”他本来和那些牧羊人谈得蛮投机的,但一听说他表妹来了,他的话题就转了。

  我不知道弟兄姊妹是否注意到他谈话的内容立刻就转了,我是这样想,他没有走到这里之前,他一直走在旷野的路上,感觉很孤单寂寞,有很多的苦闷,所以满腔的话要找人诉说。现在好不容易遇到这批牧羊人,他就与他们不断的谈开了。但一听说拉结来了,他的话题立刻就这样说,“现在太阳还高呢?还不用急着给羊喝水,你们把羊群带出去吃草吧,等羊吃饱了再回来,就刚好是时候了。”你晓得他讲这些话的目的就是要这些牧羊人离开一下,他好单独与他的表妹见面。

  他与他表妹见面并不是为了男女私情,因为他们从来未见过面,所以还谈不到情。既是这样,他为何要支开那些牧羊人呢?你看底下的动作就很容易领会了。他一看到拉结时就怎样呢?“他就放声而哭。”(廿九11)虽然是表妹,但从来没有见过面,这就如同陌生人一样的,但他竟然可以放声大哭,你就可以了解他心里的情绪是怎么了。他原来是住在帐棚里,什么事情都有母亲替他出头,弄的井井有条,从来不用担心生活上的问题,这几天的遭遇可把他折磨到一个地步,他觉得受够了。他满肚子的委屈,一并到表妹时,虽然很陌生,但总算是个亲人,就一古脑的将他里面的情绪都倒出来。弟兄姊妹知道,他这样倾倒他的情绪,对他来说是一个释放。但如果有许多其它的牧羊人在的时候,对他的自尊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伤害。那么大的一个人还哭成一个泪人一样,已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对雅各来说他活到一百多岁,四十几岁也算是青年了,是不该那么容易流泪的。但他这样放声大哭就是哭得很伤心,他很厉害的落在委屈自怜中。

  圣灵将他这样一件事记下来,就是叫我们看见雅各这个人,一提到自己的时候,什么都是很突出的。这里是提到他的自怜,同时也提到他的自爱,又提到他的自尊。如果我们把他以前的事情算一算,他一直是在寻求自己的满足。现在圣灵把他的事情一点一点的摆出来,从各方面来显露他的自己是如何的厉害。自怜,自爱,自满,自尊,一切属于自己的东西在他里面都是丰丰富富的。他就是带着这样的一个自己来到东方人之地,他只有自己,连神他也不放在眼里,当然更不把人放在眼里。他只管自己,他就是带着这样的光景来到这个地方。

  我想弟兄姊妹们要记住这一点,等到他离开巴旦亚兰的时候,我们再看他是如何离开巴旦亚兰。或许我们先这样说一点,他将自己丰丰富富的带到巴旦亚兰,然后就把自己留在巴旦亚兰,就回迦南去。这话只是说到他开始转变,若要说到他完全的撇下自己,还得要回到迦南以后。无论如何,在巴旦亚兰这个地方,他是毫无保留的显露了自己,在基本上也撇下自己。当然这撇下只是撇下的开头,并且不是甘心情愿的撇下。所以我先让弟兄姊妹们抓牢他到巴旦亚兰的时候的光景。

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

  他到巴旦亚兰来,他是远方来的亲戚,当然舅舅是很欢迎。但是我们看到人里面的情形,不管是怎样的至亲,短时间的接待也许很客气,时间一久了,就不太客气了。我们看雅各这个人是非常重看个人的利益,谁都不能叫他放弃个人的好处,他一直在争取他个人最大的利益。

  我们来看神是如何拆毁他,神就把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人放在他的眼前。我们常常觉得神在我们身上作工也是这样。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与我同住的一个弟兄,他向神求爱心。他也是我的同学,他起初感觉自己没有爱心,就向神求爱心,他想神一定是一下子就叫他的爱心显出来。那里晓得神不是这样作,他向神求爱心后不久,另一个学期开始了,我们住的宿舍作了重新的分配,神安排了另外一个弟兄和他住在一起。这个弟兄很糟糕,肮脏的要死,衣服脱下来也不洗,往床底下一塞就换另外一件,袜子也是这样。但是干净的衣服总有穿完的一天,穿完了就怎么办呢?他就往床底下把那些脏的都扒出来,在检查一下,把那比较干净一点的拿起来再穿。冬天还好一点,夏天就很糟糕了。但这个弟兄不管,所以跟这个弟兄住在一起的其它人就要受罪了。这个弟兄向神求爱心,神就把这样一个弟兄放在他身旁,你看怎么办呢?不仅没有爱心,连原来有的一点点都没有了。他感觉上就是这样,这样的弟兄怎么能爱得起来呢?时间一久,他就埋怨了。神就对他说,“你不是求爱心吗?现在就有给你显露爱心的机会,你又在那里埋怨,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弟兄姊妹们,我们常常看到神在我们身上的拆毁,就是把我们最不喜欢的放在我们周围,我们要看见神不是为我们移开一些不该有的,神要我们自己支取神的恩典去拆掉那些不该有的。神并不是将那个环境清理的干干净净,我们就去那里爱心爱心。神乃是常常把一些不能有爱心的环境让你去显露爱心,他是这样来造就我们的爱心。也许我们当中有人听过我说这个弟兄的事。他怎么样呢?结果神向他说,“你不是要爱弟兄吗?你爱弟兄就替他洗衣服,他都没衣服穿了。床底下那些衣服都很脏了,你就给他洗干净了吧,你爱弟兄就这样开始吧!”我们看到神在这样一个原则来作工在我们身上。

外甥成了雇工

  现在我们来看雅各当时是如何,我们不知道雅各在这里住了多久,这里说住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拉班就受不了了。因为天天吃拉班的,用拉班的,虽然是外甥,但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还要住多久,这样是不行的。拉班这个人,我们看下去,我们就知道他和雅各是半斤八两的,彼此不相上下的。如果说起诡诈来,雅各比拉班还高明一点,我们慢慢看下去就会看到。

  现在拉班先开始了,他怎么说呢?我们注意第十五节,拉班对雅各说,“你虽是我的骨肉,岂可白白的服侍我,请告诉我你要什么为工价。”这样看起来,好像雅各已经为拉班作了一点事,好像已经作到一个地步,拉班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才出头来说,“你不如拿工价吧。”但看下文就知道拉班不是这样的人。我个人看,如果根据下文的事来看,雅各在这一个月里面也许帮了一些忙,并不是帮什么大忙。正因为这样,拉班才沉不住气,他就说话了。在这些话里,我要弟兄姊妹去注意的是他们关系的转变。关系如何转变呢?原来不是舅舅和外甥吗?这个事一提出来以后,那个关系就成了雇佣了,是雇主和雇工了。虽然话是说的很好听,“你我虽是骨肉,”但是这个“虽是”就把事情搞坏了,“虽是骨肉,但是我不好意思,你说你要多少工价吧,这样你也舒服,我也舒服。”话是说的满客气,事实上就将整个事情改变到一个地步,是非常不客气的。

  你猜雅各说要多少工价?雅各也许还有点对舅舅的情分,其实都是没有的,你看下去的都是你欺负我,我欺负你。你弄诡诈,我也弄诡诈,彼此彼此的。在这个情形之下,雅各记得父母叫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你到那边去娶亲去。但是娶亲又不是像二十四章亚伯拉罕替以撒娶亲那样,让仆人带了许多骆驼的礼物。雅各好像只是一个人光着手去的,要去娶亲怎么娶法呢?拉班说,“你要娶我的女儿,可以啊,但你要出多少聘礼,”他从那里拿出聘礼来呢?我们这样说是有根据的,因为等到雅各回来的时候,他在神面前的祷告怎么说呢?“神啊,我以前是拿着手杖过河,什么都没有,现在你让我成了两个大队。”他那时是光着两只手去的,要娶亲凭什么娶呢?现在舅舅说你要什么工价,这是一个好机会了。他就说,“我为你的小女儿服侍你七年,”拉班说,“好啊,我女儿反正是要给人,给你总比给外人好,你又服侍我七年,这个买卖可以作。”他就这样作了。从人的关系上来说是亲上加亲了,但实际上来说,拉班并没有将雅各看成是亲上加亲的人,他真的是把他看成一个雇工,甚至比雇工都不如。

初次受了骗

  雅各因爱拉结,他看这七年很快就过去了。当然七年也实在不容易过的,不过因有这样的因素在,七年就七年吧!好不容易捱过了七年,好了,应该说兴高彩烈的讨妻子了。那里晓得拉班有他自己的定规。洞房那天晚上,不像现在有电灯,恐怕连蜡烛都没有,已经到晚上了,拉班就将女儿送来,他早上一看原来是利亚,不是拉结。这是怎么回事?他就跟舅舅说了,“我跟你说的是要拉结,你怎么把利亚给我呢?”拉班就振振有辞的说,“我们这里的规矩,大女儿没有出嫁,小女儿不出阁的,所以不可能把小女儿给你的。现在我也把小女儿给你,你再服侍我七年。”

  弟兄姊妹注意这件事情,头七年是雅各心甘情愿的,后七年是他不甘愿的。头七年是雅各自己出的价钱,现在雅各连讨价还价的条件都没有了。舅舅兼岳父在那里说话,你为拉结再服侍我七年。老实说,如果你老早这样说,雅各不会答应的。现在势成骑虎难下,只好忍气吞声的又服侍七年。

  这十四年里,雅各除了忙以外,什么都没有。我们看雅各作工的这一方面,十四年过去了,他还是在拉班的家里作雇工,但拉班也不给他工钱。刚才我说,拉班曾说“你要多少工价我就给你”。这绝不是拉班的好意,而是他的诡计,就是从这里来的。我们先翻到三十章来看,三十章二十五节“拉结生约瑟以后,雅各对拉班说,请打发我走,让我回到我本乡本土去,请你把我服侍你所得的妻子和儿女给我,让我走。”你看在这里已经是十几年了,雅各什么都没有,他作了那么多年的工只是得了妻子和儿子,所以现在他说我要走了。拉班就说了,二十七节,“我若在你眼前蒙恩,请你仍与我同住,因我已经算定,耶和华赐福于我是因为你的缘故,”又说,“请你订你的工价,我就给你。”看见没有,那十四年过去了。拉班好像不闻不问,雅各继续在那里服侍他。以前那十四年是为了两个妻子,十四年过去了,那一段时间一个钱都没有给他。所以雅各在这里以退为进说,“我要走了。”好像要逼着拉班再谈工价。

  我们看到是这样一件事,神把拉班放在雅各身旁,雅各厉害,拉班也不是弱者。但我们还要看一件事情,雅各从前怎样作,现在神让他尝到他从前所作的事的滋味。他从前不是用红豆汤骗哥哥的长子名分吗?他从前不是骗父亲的祝福吗?好,现在我们看神就让他尝尝被舅舅骗的味道,并且这样的欺骗是很够滋味的,忍受了欺骗又不能作声,这的确是不简单。

  我们必须注意一件事,这是拆毁一个人时神会这样作的。我们先看看诗篇十八篇里面有几句话,那是神在人身上常常作的事,二十五节,“慈爱的人你以慈爱待他,完全的人你以完全待他,清洁的人你以清洁待他,乖僻的人你以弯曲待他。”这就是在新约圣经里面主所说的,“你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人也以什么量器量给你。”你是什么样的人,神就用什么样的事来拆毁你这个人。你在神的面前活得对,神就把丰富的恩典加上去。在神的面前活的不对,神就把不对的事加在他身上,这是雅各在当时他工作的环境里,神对他的拆毁。雅各忍气吞声的没有话讲,只有埋头忍受舅舅对他的践踏。

家里勾心斗角的苦恼

  但神对他的拆毁还不停在这里,在他家庭里神给他的拆毁也是够重的,我们看看这一方面也是满有意思。一下子雅各讨了四个妻子,四个妻子也生了一大堆的孩子。这些孩子每一个人的名字的来头也都很有分量,但这正给我们看到一个很不调和的事。我们看他头四个儿子的出生,利亚给他四个儿子起的名字,属灵不属灵?非常的属灵,属灵到不得了。流便就是“神看见了我”,西缅就是“神也听见了我”,利未就是“有了三个儿子总能把丈夫的心拿回来”,犹大就是“耶和华当受赞美”。如果我们细细去看,头两个是向着神,当中的向着人,第四也许觉得向着人不对,回过头来更高的向着神。如果我们光看表面,我们真的看到这样的光景。

  但是看到实际里面的光景,就是一个勾心斗角的表现。如果再往下看到三十章,每一个孩子的出生都在记录这个家庭的痛苦。每一个孩子的出生,表面上看起来都很属灵,但在属灵的名字里却隐藏着人的痛苦。不仅是雅各一个人痛苦,利亚也痛苦,拉结也痛苦,辟拉也痛苦,悉帕也痛苦,一家五口大人都痛苦,雅各更是痛苦到不得了。

  起初只有利亚一直在养孩子,拉结没有孩子,她就吵着雅各要孩子。弟兄姊妹注意,雅各非常爱拉结的,但是也给她吵到一个地步,雅各都受不了,雅各才会说,“叫你不生育的是神,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他说这样的话,可见他忍受拉结的气已经到了不能再忍受的地步。整个家庭都满了痛苦。

  我们从两方面来看结果,一方面我们看属灵的事情不能光看表面,因为看表面是看不到实际的。你看雅各的家,每一个人都那么属灵的,利亚口口声声是耶和华,所带出来的一些事情都是非常属灵的,但里面的情形不是这样,里面的情形是要在人的面前得好处。我们看到他们这个家庭就是你争我夺,叫雅各一点安息都没有。在外面工作没有安息,回到家里也没有安息,这些年在巴旦亚兰的生活对他就是一个完全的折磨。里里外外都是折磨。

强顽到底的雅各

  一个人像雅各这样受折磨,老早就应该软下来了。但是很希奇,雅各在这样的折磨下不但没有软下来,愈磨愈刚硬,愈磨愈要出自己的方法。问题在那里呢?雅各非常守信用,他跟神说过,你必须把我带回我的故乡,我才以你为神,我才在你面前有所献上。他这样说过,他就这样作了。我提到的这一点,你们自己看的时候也会发现这一个事实。在巴旦亚兰二十年,雅各从来没有承认神是他的神,每次提到神的时候,要吗就是“我祖父的神”,要吗就是“我父亲的神”,他没有提到“他的神”,也没有承认神是“他的神”。你注意这一点,但很希奇,他的几个妻子倒是知道耶和华是他的神,利亚、拉结怎么会常提耶和华的名呢?当然是雅各告诉她们的,把过去的历史告诉她们,把他家族的历史告诉她们,他那些妻子们能承认耶和华,而他自己不承认。雅各的问题就是出在这里,神借着环境给他非常厉害的折磨,又借着这样的事情来将他破碎,但这个人刚硬到一个地步,他就是一个充满了气的皮球一样,愈打得重就反弹得愈高。这个就是雅各,也就是我们的本相。

  我们这个人就是这样,就像许多人的话说,吃软不吃硬,你愈要硬的对付我,我就愈要跟你拼,你软软的,我也软软的。但是人这个肉体,这个本相是软不得的。因为这个肉体必须要它死,没有一个活在肉体里的人喜欢死的。所以不能软的,你软的去对付它,它根本就不理睬你。你厉害的对付它,它就反弹的愈厉害。在雅各的身上,我们就看到这一点。当然我们说的“对付”,不是人去对付人,是神对付人。

  神对付雅各,雅各不接受对付,雅各却是愈来愈搬弄他的聪明,愈来愈耍他的手段。他不承认耶和华神,神就借着拉班的口来提醒他。就是刚才我们读到拉班的话,拉班说,“我认定这些年的蒙福是因为耶和华纪念你的缘故。”我们留意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这三个人身上,神都用别人的口来提醒他们,神是给他们赐福的。亚伯拉罕和以撒听得进去,但雅各却听不进去。你说是耶和华赐福,我说是因为我的勤劳,是我拼命作工作到这个地步才有今天的成就。这是雅各,他只有看见自己,没有看见神。

诡诈绝顶的雅各

  在二十九、三十这两章里,神在各方面将雅各的本相显露出来,你愈给他对付,他愈反抗。你愈要他柔软一点,他却愈显得刚硬。我们再看他如何显出他的诡诈,他总是以为那是他自己的办法,他以退为进。在这世界里很多人是以退为进,在一个地方工作,又不好意思当面跟老板说要加薪,或升级,就跟老板说,我想不干了。或许是真的,或许不是真的。说某某地提供我什么条件,我想到那边去了。老板一听你要走了,要训练一个新人不容易,这样好了,他们那边给你多少,你说四万圆一年吧,他说我给你四万五一年,你不要走,你留下来。其实他根本不想走嘛,而不过是以退为进来达到他的目的。雅各就是这样,他说我要回家,这些年所得的妻子和儿女,我就带他们回去了。拉班说,“你不能走,你走了我就没有祝福了。这样好了,你跟我说你要多少工价,我就给你了,你不要走了,你跟我住下来。”

  雅各这个人,真是很工心计,你晓得这十几年来雅各已摸透了拉班的脾气,你要是比拉班说的多,他是不会给你的。若是说的少,他自己又不甘心。在这样的关头,他的聪明就来了,他说,“好了,不要讲工价了,讲工价就太伤感情了,现在你不仅是我舅舅,又是我岳父,双重的亲戚讲工价多难为情。不要谈工价,我们有个这样的君子协定就好。今天开始,你就走遍羊群,羊群中所有有杂色的,你都带走,只留下那些纯色的在这里。以后再有杂色的就归我,纯色的就归你。有个这样的君子协定就好,讲工价太伤感情了。”拉班一听,这个买卖可以作的,留下全都是纯色的,以后就是有杂色的羊,也不可能太多的,所以他满口就答应了。事情就这样定规了。

  雅各这样提条件,他有他的想法,他有他自己的计划,他老早就想好这个办法。所以刚才我说他是以退为进,就是这样,不然的话,那里一谈到工价,他马上就提出这一个完整的计划来。他老早就想过了,想透了。他是想,他把那些杂色的都拿走,我有办法叫杂色的增加。他用什么办法呢?下文就说了,他用人所以为的那些胎教的道理来处理这些问题,就是说怀孕的时候,你要那个后代是喜欢什么样的,你就在怀孕的那个时候给他多接触那些事物。你要是想你的儿子将来作个大音乐家,在妻子怀孕的时候给她多听音乐,多看音乐家的照片,这样儿子还在作胎儿的时候,就接受音乐的教育了。你要是希望他作个计算机专家,你就天天在她面前打计算机就是了。在他作胎儿的时候就接触这些事,将来定然是个计算机专家了。人是有这个道理,但人这个道理有没有效?没有效的,讲是这样讲,没有效的。

  雅各当时,就用这个办法来对付拉班,所以当那些羊配合的时候,在羊配合的季节,他就把树枝剥成一条一点的,剥成像有斑点的,插在羊喝水的地方,让那些母羊去看,每次喝水的时候就看,甚至配合的时候也看,这样一来呢,生下来的小羊,就是有斑点的了。他以为这个办法成功,事实上也好像是成功了,但是我们看到三十一章的时候,我们就晓得,神说,“是我这样管理着这个事情,并不是你那些办法有成功的条件。”

  我们先不讲神的祝福,我们说雅各这个人。你愈给他对付,他就愈给你反抗。所以,前前后后二十年在巴旦亚兰,雅各怎样到巴旦亚兰,他就怎样离开巴旦亚兰,他一点都没有改变,甚至在这二十年里,还把他磨练的更狡猾。一直等到他要快进迦南的时候,神才亲自对付他,才把问题找出来。神用环境来对付他,一点作用都没有。这个人刚硬到这个地步,没有看见神在环境中所显出来的手。不像亚伯拉罕和以撒,神一伸手,他们就领会了。雅各这一个人,神伸手他不领会,一直要神面对面来对付他,然后他才肯下去。

默然赏赐祝福的神

  我们实在看到一件事,神在雅各的身上,神没有失信。神虽然对付雅各,但神没有把祝福停止不给雅各。神信实,神守住他的诺言,但是雅各呢?雅各也可以说他守住他的诺言,但是他的诺言是试探神的诺言。并且我们还看到一件事,他没有觉得那些是神的祝福,他只是觉得,那是他自己劳苦的果效。啊!可怜的雅各。当我们说可怜的雅各的时候,我们不是看到如果神不怜悯我们的话,我们的本相和雅各的不都是一样吗?完全一样,没有一点地方不一样,雅各是怎样,我们也是怎样。

  从二十九、三十两章里,我们看到非常刚硬的雅各,我们看到非常非常活在自己里面的雅各。在我们看到雅各的时候,我们也得承认我们跟雅各是一样的,因此,我们看到雅各要接受神的拆毁,不然的话,他不能在神面前成为器皿。同样的,我们也需要神的拆毁。也许我们觉得我们没有雅各败坏的程度那样深,但是总是有雅各的成分,有雅各的成分就该给拆毁。所以我们看雅各的时候,我们不把他看作第三个人,我们该把他看作是我们自己,我们也向神说,“主啊,怜悯我们,照你的美意拆毁我这个人,不叫我刚硬像雅各那样刚硬,不叫我愚昧像雅各那样专用自己的办法。”

  当然主真给我们看到这样的时候,我们还要看准一件事。人在神面前,要得着神完全的恢复,必须接受神这样的拆毁,没有一个人是例外的。许多的时候,我们会有那样的错觉,我们以为自己受拆毁的太多,神偏待了人,他不大拆毁别人,只是拆毁我。没有这样的事,每一个人都要接受拆毁。别人接受拆毁多少,是他里面的事,我个人要接受多少拆毁,是我个人与神之间的事。所以不能比较,也不能看我受拆毁太多,别人受拆毁太少。谁知道别人的事情呢?只有个人直接在神面前知道神的手有多重,我们只是注意我们在神面前该拆毁的那一份就够了。别人的担子,不是我们所要担的。别人的经历也不是我们所要干预的。我们所要注意的就是神和我。求主给我们真有看见,不然的话,我们就落在雅各在巴旦亚兰的这一段日子里,我们可以说二十年在巴旦亚兰,如果不是神在末了的时候亲自出手,雅各这二十年白白的过了。人的一生没有几个二十年,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在神面前可以浪费。所以我们求主给我们一个柔软的心思,什么时候主伸手来拆毁我们,我们就对主说,“主啊,照你的旨意行吧!我不要像雅各那样,浪费你的时间与恩典。”──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