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催促他回家履行诺言(卅一至卅二章)

 

  雅各的财富增加了,他不但是成了家,也立了业。看起来,他好像忘记了他要回家的那件事,因为他自己的家在那里已经安定了,他的财富在那里也越过越加添。再说,巴旦亚兰那个地区总比迦南地的生活起居要舒服一点,所以一作比较的时候,雅各似乎忘记了要回家。但是他不能不回去,因为神要他回去,他不能留在外边的,因为神的计划要透过他来执行。他可以忘记,可是神却不忘记。

忘记了神在迦南地的应许

  有一件事是非常非常严肃的,就是雅各在巴旦亚兰那二十年,并没有照着神的等候来学到功课。神给他恩典,他不领会;神给他对付,他也不领会。用人的话来讲,硬也不行,软也不行。这就是雅各的天性所显出来的特点。二十年在巴旦亚兰的生活,的确是叫他够苦的。外边的工作是蛮苦的,但是他在这些苦的里头,他没有看到神的手,他只是想到一件事,他如何在那里昌大。所以他完全忘记了要回到迦南接上神永远计划的那一件事。

  因此,到了这个时候,神就兴起环境来逼他回去。如果神不兴起环境来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回去。现在神兴起环境来把他逼回去,那是怎样的环境呢?我们从三十一章里可以看到一件事,就是在那末后的六年里,拉班是一直在对付他,拉班没有一刻放过他。拉班看到起初所约定的工价是有斑点的,忽然看看这个情况不太对了,就给他修改,有斑点的才给你。但是后来看看,光是给他有斑点的也不行。所以不给你有斑点的了,只给你有点的就好了。等到雅各接受那有点的作工价的时候,有点的又多起来了。就是这样翻来覆去,下文就讲到,拉班在六年里给他改了十次工价,每改一次,都是减少他的。其实这个环境已经让他感觉他不应该再停留在那里了,因为已经失去和谐了。但是他不管,他只看见不管拉班怎样给他定工价,他都有很大的好处。当然他并不知道,那是神给他的祝福,而不是他自己的办法的成功。

  他这样下去,就叫拉班也没法忍耐了,拉班的儿子们也没办法忍受了。虽然是这样,雅各却好像看不到。你给我难看,我就当作看不见。你说一些难听的话,我也好像听不见。是什么事能让雅各承受这样的践踏、对付、折磨,甚至是拒绝?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要在那里得自己的好处。有机会在那里得好处,他就忍受一点,他也不相干。那真是人天性里的恶性。这样的环境,他还不甘心离开,一直等到神在那里向他说话,好像连神都不能忍耐他了。

  神就对他说,“你该回去了,该回去了。”神说,“这二十年来,我是与你同在的。不管怎样,我就是把祝福加给你,所以现在你该要回去了。”等到神这样说话了,雅各才动了要走的念头。但是你看他这个人,他走也走得很不光明。神向他说话了,他可以很公开的离开那里,那是很好的,因为是神叫他离开的。但是你看他把妻子儿女都叫到旷野来,然后就告诉他们说,“神要我回去了。你们看你们的父亲、你们的兄弟都对我不好,所以,我还是要回去了。”他的家人听了他的诉说,也都同意了,全家就动员离开了。如果说他要离开,他去告诉他舅舅一声,那也不为过。但是他没有这样作,他却是偷偷摸摸的就走掉了,他们就这样走了。

天性的败坏全显露了

  我们看雅各为什么会这样?你看,他是怎样算计别人,他也怕别人算计他,他会想若是我明明告诉拉班,拉班就一定不让我走。就是给我走的话,也把我所有的扣留下来,只让我光着身子走。这不行,所以我不能不偷偷的走。你看到雅各竟会这样想,你就看到雅各这个人在过去二十年里没有给神动过一下。神的使者在梦中告诉他,神一直是与他同在的,神一直是在看顾他的,现在让他回去的也是神,那他怕什么呢?神作他的后盾,他还怕什么呢?

  人就是这个样子,人的天性就是这样的。虽然神说了话,但是还是跟随自己。问题出在那里呢?我们还得要再注意这一点。雅各到现在已经二十年是过去了,神一直给他祝福,但是他一直没有承认神是他的神。以上我们已经说过这一点,但是到这样一个关口,他还是维持着这一点。我们看他怎样说,第五节下半,“但我父亲的神向来与我同在,”向来与他同在,就是神的祝福临到他,但是那位神却不是他的神。到了这个时候,受了这么多的恩典,神还是他父亲的神。

  我们再看下去,既然是神叫他回去,他就走了。他是怎样的到了巴旦亚兰,他也是怎样的回去迦南,原装不动的回去迦南。来的时候是怎样的诡诈,回去的时候也是怎样的诡诈。来的时候是如何的工心计,回去的时候也是如何的工心计。我们不能不注意这一个事实,雅各到了巴旦亚兰二十年,这二十年里,如果不是神的恩典在扶持他,他不会有那样的富裕的。虽然他知道那是神的扶持,他还是要作一些小动作,在任何境况下他都要作他的小动作。正因为是这样,他就怕别人也给他小动作,所以他才偷偷的走。如果他不偷着走,也许不会叫拉班那样的生气。

尔虞我诈的人

  拉班这个人,隔了三天以后就听说雅各跑了,所以他气的不得了。其实他走了就走了,去追他作什么呢?反正你女儿已经嫁给他了,他在那里所得的,也是他所得的工价,雅各并没有拿去他的什么,你去追赶他作什么呢?我们看下文,我们晓得一件事。拉班去追赶雅各,目的是要杀了他,因为他实在太气了。雅各把他舅舅气得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了,所以拉班追赶他,准备要杀死他。

  当然雅各一点也不知道这个事情,但是神知道。所以当拉班追到了快要接近雅各的时候,神就在梦中向拉班说话了。神说,“你不能对雅各说好说歹,”我们注意二十九节,你看到拉班的存心,“我原是有意加害你,我原是有能力害你,”他就是准备去把雅各害了,但是神在那里打岔,所以拉班就不敢过分。只是他还要争回一口气,他就借着一个题目来给雅各好看,因为他们走的时候,拉结把他们家里的神像偷走了。拉班就抓着这一点,他说,“你要走我也不勉强留下你了,但是为什么把我家里的神像也偷走了?”这事雅各一点也不知道,所以雅各振振有辞的拒绝。拉班就说,“我要搜查,”结果没有搜出来,因为拉结也是用诡计来骗过她父亲。这样一来,雅各就向拉班发脾气了,责备拉班。

  你们看雅各责备拉班,神就在他责备拉班的话里,领他去注意一个事实。他一面是在那里诉苦,但是另一面呢?他也在那里诉说神的恩典。明明的在那里说,是神恩待他。如果神不恩待他,你这个舅舅已经把我带到一个不能翻身的地步去了。我们注意雅各说的这一段话,实在是有神的管理,引领他去述说神的恩典。只是很可惜,雅各虽然是在述说神的恩典,但只是停留在口中,没有实际。只是会说,“神的恩典,神的恩典,”说出神的恩典,并没有改变他与神的关系。所以你看见他在那里还是说我父亲的神。他跟神还没有关系,还是他父亲的神在那里看顾他。

  经过这么一个口头的责备以后,大家你责备我,我责备你以外,他们就在那里又弄一些花样。其实因着神在那晚上向拉班说些话,拉班心里是有点恐惧,所以他就提议说,“我们立约吧!以前的事不用说了,”这个立约的主要目的在那里呢?拉班就说出两个理由来。第一个就是说,“你不可以苦待我的女儿,”其实这是废话,因为在他心里,他并不看重这一个,他所看重的就是怕雅各以后回来给他报复。因为过去那二十年,他实在对待雅各太过分了,所以他要藉这立约来保护他自己。我看神在这个事上的带领,实在很有意思,神是借着这样立约的事情,把雅各的心思慢慢带到神自己身上。弟兄姊妹们注意,当他们立约的时候,拉班怎样起誓呢?五十三节拉班是说,“但愿亚伯拉罕的神和拿鹤的神,就是他父亲的神在你我中间判断。”你们注意雅各,等到雅各起誓的时候,雅各在这事上就不跟着拉班说话,雅各只是抓牢了“我父亲的神,我父亲以撒所敬畏的神”,我们看见一件事,二十年的岁月就是让雅各领会这一点点,虽然他还没有承认神就是他的神,但是他已经认识了神只有一位。这一位神以外的,都不算神。所以舅舅只管指着拿鹤的神起誓,他理都不理,这算是他的一个小进步,总算有了点进步。

仍旧行走在自己里

  当然,这进步是用二十年来作代价,那就太不象话了。所以我们读到三十二章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一件事。三十二章一开始就说“雅各仍旧行路”。他行的是什么路呢?按理说他是神叫他回去,他应该是行神的路。但是我们看下文,很可怜的,雅各还是行自己的路,你一直看见他在那里为自己张罗,为自己安排。二十年白白的在巴旦亚兰受苦,没有经历到十字架的破碎。再看下去,越走近迦南地,他就愈用自己的手来开路。愈用自己的手开路就显得他二十年是白白的过去。在一个人的一生里,并没有多少个二十年呀!尤其是那年青有为的岁月,更不多啊!雅各就是在那有为的二十年间,白白的在受苦。

  认识神的人,受苦是给他们操练一些高的深的功课。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的那个人说,“我受苦是与我有益,为要叫我学习你的律例。”但是雅各在这二十年里,受苦对他并没有益处,因为他没有学到神的律例,也没有接上神的心意。所以你就看到,他越靠近迦南地,他心里就有一个恐惧。因为二十年前他离开迦南地的那个原因,在他的心思里还是留下一个很重的阴影。二十年前,我哥哥说要杀我,二十年后,我哥哥是不是还要杀我呢?在他的心思里,他仍然认为他哥哥要杀他,那么一回到迦南地,就不能不看见他哥哥,哥哥就一定要杀我,那怎么办呢?

  你注意雅各当时的情形,真的是骑虎难下。留在巴旦亚兰不可能,回去迦南有困难,不去迦南又没有路走,留在巴旦亚兰活不下去。在这种情形下,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这样硬着头皮走,又是走在恐惧里。啊!我们真是看到神的体贴,如果照他在神面前的光景来说,雅各这个人真的是完全不配得神的恩典。但是神是越过了人的愚昧而向人显明他施恩的定意。雅各心里恐惧,神就叫他看到异像。看到什么异像呢?他看到神有两队的军兵好像陪伴着他走路。哇,这真是不简单的一件事!神好像在这异像里向他说,“你怕什么?我有军兵陪着你去呀!”雅各看到了这个异像,对他来说,这个印像很深刻,所以他把那地方取蚌名字叫玛哈念,就是两队军兵的意思。哎哟!两队的军兵陪着我,我应该很放心了,并且还是神的军兵。哎哟!我实在没有理由不放心。虽然他外面能说出一个玛哈念,但是他里头却没有玛哈念,他里头仍然是他自己,所以越靠近迦南,他就愈在筹算,“我怎样来应付我哥哥。”

人的聪明大大出头

  你看看他怎样安排吧!首先打发一些人,先去探听一下他哥哥的心情,好像给他哥哥好大的一个面子。他真的要报告他回来的消息给以扫吗?不是的,实际上他是去要情报,要看看以扫的反应是怎样。如果以扫的反应好,他就安心一点。如果以扫的反应不好,他就要准备怎样去应付。那里晓得给打发去的人回来的时候,告诉他说,“你哥哥带着四百人出来。”呀!四百人出来啊!这个事情就把雅各吓坏了。他带四百人出来作什么呢?如果他出来迎接我,他不需要带四百人啊!他带四百人出来,定规是要对付我了。你就看到雅各,整个人心里惊慌起来了,整个人好像在那里失魂落魄的样子了。

落在自己恐吓自己的里面

  所以,第七节那里说,“雅各就甚惧怕,而且愁烦,”事实上,以扫带四百人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呢?以扫是要给他一个很热烈的场面,欢迎弟弟回来。但是一个活在自己里面的人,就不能领会以扫的心情。他用他自己所想的,去想他哥哥所想的。这样一来,以扫的好意,就成了他自己惧怕的原因,自己恐吓自己。我们可以说他是自寻烦恼,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因为活在自己里头,就给自己一个承担不起的烦恼。在他的心里,环境是这样的凶险,但我总要为自己找一条生路啊!我不能这样眼巴巴的看着以扫来击杀我!来抢夺我的所有啊!所以他立刻又让他的小聪明出来,他立刻把他所有的分成两队,两队之间是保持着相当的距离的。你看他心里怎么想?以扫如果来击杀这一队,我还有另外一队可以逃。你看他有一个如意的算盘在打响着。

  但是这样安排过来以后,里面还是没有平安啊!这个“没有平安”不是圣灵在里面的责备,这个没有平安是他根本没有安全的把握,他仍旧是落在那种自己恐吓自己的心情下。到了这样的地步,该怎么办呢?到这一个时候,他才想起神来。我看过去的二十几年来,雅各是第一次祷告,甚至可说是一生中第一次祷告。以前我们没有看见他祷告,就是那一天晚上,他也不过是立一根柱,许一个愿,他也没有祷告。并且那一个许愿,也是要神吃亏的,要讨神便宜的。雅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但现在呢?神二十年在巴旦亚兰没有把他逼到神面前,他这个人太强了。神的手加在他身上,他还是因自己的力气把他顶回去。所以现在神把他带回来,要借着以扫所造成的环境,硬把他逼到神的面前去。

  当然本来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因为他活在自己的里头,那个没有事就成了天大的事。他觉得那是天大的事,就把他逼到神面前来,他就向神祷告了。很希奇,到了这样的时候,他要神了,但他还不承认神和他那直接的关系。我们注意第九节,雅各说,“耶和华,我祖亚伯拉罕的神!我父以撒的神啊!”你看看到了这一个时候,他还不叫他自己与神的关系直接连接起来,他还是要转一个弯,透过祖父、父亲来向神求恩典。这样的一个祈求,就说出他里头对神还是那样的空洞。现在是为了自己的好处,不能不向神祷告,但他这样向神祷告并没有显出他真的寻求神。他只是提醒神说,“神啊,你曾经答应我,现在按着你的答应让我得恩典。”你看他在这里怎么说,“你必须照你应许的作在我身上。”神按着应许作成在他身上,他该如何对待神呢?他心里实在没有想到他要怎样对待神。我们看到这里时,我们真看到这不是雅各一个人的专利。多少人去寻求神不就是存着这样的意思,就是基督徒也是这个样子。“神啊,你要给我恩典,给我恩典。”当神把恩典给他了,他该用一个什么准确的态度来对神呢?他从来没有想这一件事,只想到“神啊,给我恩典”,好像神跟他的关系,除了神给他恩典和他接受恩典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仍旧是含含糊糊的活在神面前

  你能确定的说雅各不知道神的恩典吗?那是不准确的,他实在是知道神的恩典,但他也确实没有一个对的态度来对这一位赐恩的主。所以当他在这里祷告的时候,他是在数算恩典。他怎么说呢?看第十节,“你向仆人所施的一切慈爱和诚实,我一点也不配得,先前我只拿着我的杖过约但河,如今我却成了两队了。”他整个的祷告只有这两句话有点象样。话虽是象样,但他心里是否真的是这样呢?我也不敢说。他是不是有那样的心思说,“我是不配得恩典的”?照实在的情形说,他也实在不配得恩典,但他在这里说他自己不配得恩典是真的还是假的呢?你留意他底下说的话就知道了。他说他不配得恐怕是说他原来的情形,我当年是一个人拿着手杖过河,什么都没有,我凭着神能有这样的丰丰富富的,我实在是不够条件,现在我成了两个大队。

  按人看来,他实在没有这个条件,他自己也承认他没有这个条件。所以我看他这里所说的不配,并不是他真的认识他在神的面前不配。很大的可能是他看他自己本来是没有这种条件,但我现在已经有了这许多了。正因为我有了这许多,我雅各现在怎么可以死呢?现在不是我该死的时候,所以才有他在下文的祷告,把他这好像象样的祷告也拖下去了。正因为“我现在有了两大队的财富,所以我不能死,所以神你非要让我平安的回来不可,神啊,你现在要兑现。”

  那样祷告过了,平安了没有呢?还是没有平安,为什么呢?因为他还是活在自己里面,无中生有的恐吓自己,无中生有的来为难自己,这个无中生有的事情,怎么可以得平安呢?如果说祷告神,既然把一切交托给神了,那又何必在背重担呢?但是人的天性就是这样,不仅是为自己制造难处,也不断的在那里加深自己恐吓自己的的程度。我还记得在《荒漠甘泉》里说到的一小段事情,“有一个人挑了一担很重的东西,从乡下进城,在路上并到一个人,开了一部空的汽车也是要进城。那个人看他挑得那么辛苦,就说,来吧,我免费送你进城。他当然很高兴就上车了,等到车子到城了,开车的招呼他下来,那人看到他站在车子上还挑着担子,就说你一路上都是挑着担子吗?他说,是啊。那人说,你为什么不把担子放下来呢?他说我不好意思啊,因为我这个人上去了已经加重你的负担了,我再把东西放下去,就更加重你车子的负担。所以我就一直担着没有放下。”看起来好像很聪明,其实是笨得不能再笨了。你挑着或放下对车子来说都是一样。

  人的愚昧对神也常是这样,一面说将重担交给神,但事实上还是自己的肩膀在挑着。这边在祷告说,“神啊,你是我的拯救,”这边祷告还没有完,那边又想,“神啊,我的担子实在太重了,恐怕你也担当不了。”像这样的基督徒实在是很多,不祷告好像不舒服,祷告了和没有祷告也没有什么两样。雅各就是这样,你看,他祷告过了,话语好像也蛮属灵的,也真会抓住神的应许。但很可惜,这些都只是在他的思想里,却没有在灵里和神有真实的交通。

  所以那一个晚上,他根本就睡不着。住宿是住宿了,但根本睡不着觉。因此,他思前想后,怎样去应付以扫呢?怎么叫以扫不能加害于我呢?他立刻就又想出一个办法来,送他礼物。他立刻就去安排礼物。把许多牛、羊、骆驼分成一群一群的,作为礼物送给他哥哥。

  我们看他在那一天晚上作的安排真有意思。起初是分成两队,后来将两队再分成很多的小队,每一队和一队当中有一个距离,把他和哥哥之间的距离越过越拉的更长。这样,他就感觉有点安全感。但是真的吗?真有安全感吗?在思想上就好像是,有那些一群一群的队伍,头一群出了毛病我马上回头走,他怎么也赶不上我,这是一种安排。他另外又装作很谦卑的样子,装成很柔和的样子,对仆人们说,“当你们并到以扫的时候,他问起你们是那里来的人,你们带着这些东西作什么呢?你们就回答说,我们是你弟弟雅各家里的人,现在他回来了,这些东西都要送给你作礼物,请你收下来吧。”

  雅各就是一面安排阵势来保护自己的安全,一面有礼物的攻势来瓦解以扫的仇恨,他的确是这样想的。你看到二十节的时候就知道了,“雅各心里说,我借着在我前头去的礼物解他的恨,然后再见他的面,或者他容纳我。”

  这样的安排的确是很周密,但你仍然看见雅各没有安全感,那个晚上他又睡不着,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连夜过河。你看他过河的时候,照理他应该是在前头过去的,要保护妻小啊。但他并不这样,他让妻子儿女一批一批的过河,他自己一个人留在最后,你看他在巴旦亚兰去为自己积蓄财富的时候,他就是不跑在最后,但在要逃避哥哥的时候,他就站在最后。人和牲畜都过了河,只剩下他一个人还在约但河的这一边,他的安全感增加了没有?还是没有,他还是没有安全感,所以迟迟不敢过河。一个人留在那一边,好像他真的是走到接近尽头了,不去又不行,去又没有胆量,所以在那里踌躇不前。

在□努伊勒倒下去了

  在这一个时候,神来亲自对付他。弟兄姊妹要注意,二十年是神用环境来对付他,他没有服下来。二十年后是神亲自来对付他,在神亲自出手以前,那样的环境也没有叫他倒下去,当神要对付他的时候,神是用这样一个方法来显露他的刚硬。神来和他摔跤,摔跤的意思是彼此站在平等的地位来摔,正如我们知道重量级,中量级,轻量级都是同级的在一起摔。现在神站在与他平等的地位和他摔跤,要扳倒他。但你看雅各就是不肯倒,怎样也不能把他摔倒,从晚上一直到天亮,神也没有把雅各摔倒。你就看见雅各是何等的刚硬,他的自己那个力量又是何等的强大。但一到了天亮,神就说,“这样跟你摔下去,你还是不会倒的,”所以神就用另一个方法来对付他,把他最强的那一点摸掉,怎样摸掉呢?神就把他的大腿窝摸了一下。这一摸,雅各就扭了,扭了还没有什么大事情。

  我们注意圣灵当时记录的过程很有意思,神什么时候来跟他摔跤?是在夜间。在天快亮还没有全亮的时候,神摸他一下,然后就对他说,“天快亮了,我不同你摔了,你让我走吧!”但是你看雅各这个人啊,“你要走,我怎样都不让你走,”雅各心里有一个念头,他想这个人来跟我摔跤,这个人究竟是谁呢?他虽然不能很有把握知道是谁,但是他知道能叫我吃亏的,那个人恐怕也不是平常人,这个人一定有点来头。所以他就说,“你要走是可以的,但是你必须要给我祝福,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给你走。”弟兄姊妹看到没有,这个就是雅各,一直就是要抓祝福的人。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有人为我祝福,总是一件好事。所以“你要走可以,但你要给我祝福。”

成了以色列

  那个人就问他说,“你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雅各,”那个人就说,“从今以后,你不要叫雅各,你要叫以色列。”雅各的意思,我们该记得,就是“抓”,什么都是用手来抓,抓这个,抓那个,抓了就不放,就是用自己的手去抓。现在那个人告诉他,从今以后不要再抓了,你用自己的手去抓,你抓不牢的,你也抓不到的,你要抓,也是空的,你看你现在这样的安排去应付你哥哥以扫,解决了问题没有?你的本领是很不错,但是没有用处啊。所以从今以后,你不要再叫“雅各”了,我给你一个新的名字,你叫“以色列”。“以色列”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神的王子”。你就是神的王子,从今以后,你就是神的王子。所以不必再用手去抓这抓那了。你实在是神的王子。你与神与人去较力你都得胜了。但这个得胜没有用处,所以你必须放开手不要再抓了。

  你们知道摔跤也是需要用手抓的,把对方抓住再将他摔倒。但神说你现在不要再抓了,虽然你和神和人摔跤你都没有倒,你都站住,你都得胜了。但这没有用处的,你必须放弃用手抓这抓那,你必须记得,从现在开始你是神的王子,神的祝福要不住的临到你,神所有的好处都要临到你。

  这个祝福实在是太大了!所以雅各觉得希奇,这个是什么人?竟然给我这样的祝福。所以他就问那个人的名字,那个人说,“何必问我的名字呢?”经过了事情以后,那个人怎样离开的,这里就没有记载,但雅各的里面就苏醒了,他知道他遇见了神,也知道他在神面前领受了祝福。所以他就把那个地方改名为□努伊勒,意思就是“我看见神了,我面对面见到神了,”他里面还有一个意思加上去,“我实在是以色列啊,别人看到神的面就要死亡,而我看到神的面我仍然能存活,”所以在他里面,他不仅感到他遇到神了,也感觉到有恩典,神是满有恩典的,他能与神面对面。

神出手对付给了雅各转机

  我们感谢主,这个是雅各的转机,当神亲自出手对付他时,神不再借着环境来对付他,神亲自出手来对付他。这一个对付就叫雅各最强的那一点软下来了。我们注意这里有个记载很有意思,黑夜的时候摔跤,雅各不倒下去。但现在呢?看三十一节,“日头刚出来的时候,雅各经过□努伊勒,他的大腿就瘸了。”日头一出来,他的腿就瘸了。很有意思!虽然这也许是巧合,但是环境和他的经历配合起来时确实很有意思。当他处在黑暗里,他是不倒下去的。等到他看见光的时候,他就软了,他就瘸了。从今以后,雅各不能再凭自己站立了,雅各的腿瘸了。从此以后,我们就看见雅各开始柔软了。□努伊勒是雅各的转折点,是他生命中的转折点。

  过去他一直活在自己里头,在□努伊勒给神直接对付他以后,他就开始柔软了,但还谈不到成熟,只是生命开始有了转机。我们可以把□努伊勒看作雅各生命中的一条分界线。这个时期之前,神是把恩典给雅各,而这个时期以后,神给雅各的是神自己,雅各也会寻求要得着神自己,或者说要得着那一位施恩的主。

  我们感谢赞美主,雅各虽然是刚硬,但神有够大的忍耐。一次又一次,他在神面就是不肯倒下去,神要得着雅各的时候,神还要用他自己的手叫雅各柔软,让雅各在神面前慢慢的成熟。现在雅各开始有了生命的长进,这一个转机,让神在雅各身上可以作工。以前神要作工,那时的雅各不接受神作的工。从现在开始,神要作工,雅各也接受神作的工,所以雅各的生命就趋向成熟。

  我们从雅各身上实在看到了不让生命成长的那个障碍,那个障碍也是我们的障碍。什么时候,人的自己太刚硬,我们肯定没办法在神面前多走一步。直到有一天,神来对付了我们,我们在神面前才有准确的路可走,然后才能真正的走进神的丰富里。

  我们还没有看完雅各所有的事情,但是我们把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三个人连起来,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看到神在人身上恢复的工作是怎样进行了。在亚伯拉罕的身上神恢复他的地位。在以撒的身上,神恢复他的丰富。在雅各身上,神恢复他生命中的荣耀。这样的恢复,等到以后借着基督完成的时候,就把人恢复到神起初的那个定意里,就是创世记第一章所记的,照着神的形像被造出来,也管理神所造的一切,再加上第二章所记的,在生命里与神联合。

  啊!我们感谢神。人的堕落越过越深,但神的恢复却没有停止。从亚伯拉罕的时候开始,神把他恢复的计划和过程,透过这三个人向我们解开。我们感谢神,当年神只是在他们身上启示神的工作,如今神是在基督里作工在我们身上,显明那个恢复的实际和结果,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