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一点一滴的拆毁(卅三至卅四章)

 

  雅各在离开雅博渡口以前,神与他摔跤的时候被神摸了一下他的大腿窝,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瘸了腿,也就是说,从肉身方面来看,他不能再坚强的站立了。但是在灵里面,也同样是在这种光景里面。

雅博渡口的经历

  若是留意雅各的经历,你就能发现雅博渡口实在是他生命转机的地方。在这个时间以前的雅各是刚硬的。这个时间以后的雅各,开始柔软了,并不是他已经有足够柔软,而是说他开始柔软。因为在这个时候以前的雅各,你越给他压力,他就会越厉害的反抗。这个时候以后的雅各,当神的工作一显明,他在神的面前就俯伏下来。我们看到这样一件事情,当雅各离开渡口的时候,他继续往前行。这个继续的往前,弟兄姊妹们,我们必须记住一个事实。因为经过了约但河,他所踏上的土地,就是迦南地了。迦南地也就是神的应许地,也就是说他已经踏进了神的应许里了。但是在他的心思里头,还有一个结没有解开。那是什么呢?那就是怎样跟以扫会面,在他心思里面,他还一直在想以扫会不会原谅他,以扫会不会忘记过去他们之间的恩怨。在他心里面,还有一点的忧虑。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一个事实,虽然这些事实在他里面,还是那样的缠着他,但是他的脚步已经不容许他自己不再往前行了,所以他继续往前行。当他越往前行,就越接近以扫。到了一段地方,他举目的时候,就可以看见以扫在前头。他不仅是看见以扫,他还看见以扫后面带着的四百人。这一个事实叫他感到很为难,虽然在雅博渡口前的一段经历,他实在是把这事交在神的手里了。并且他也实在的在与神摔跤以后,他也抓住了神的应许,神也给他改了一个名字叫以色列,也宣告他与人与神较力都得了胜。但是在这一时刻的雅各里面,实在是没有把握。一方面是要面对以扫,另一方面是因为在他里面已经有了柔软,他不再像过去那样对自己有那么大的自信。

  事实上这也是神安排的一个环境,来把他的自信剥掉。但是要一个人从太自信的那种情形进到一个完全倚靠的情形,是不可能有突变的。总要经过一些神的剥夺,然后才一点一滴地将自己的自信拿掉。一点一滴的把人的自己拿掉。所以当雅各一看见以扫的时候,很自然的,他的自己又跑出来了。虽然这样的跑出来,不像在雅博渡口那样的经历,心里也没有那样的恐慌。但是我们也真知道他的自己还没有停止,神也允许他在这种情形里会见以扫。让他去经历一下什么叫作神会负责,也让他经历一下他自己的筹算是如何的落空。我们看雅各一看到以扫,立刻把孩子们分开。交给几个妻子,他仍然照着他自己的喜欢的程度,把他的孩子们分开,让使女的孩子们在前头,利亚和她的孩子在后面,他最爱的拉结和她的孩子就放在最后面。你看到这样的一个安排,还看出他自己的倾向。他仍然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安排他所要作的事。

  但是有一件事情,弟兄姊妹们必须看见。就在那短短的时刻里,雅各是进步了。在上一章里,他安排这一些是把距离拉长,而自己就在最后边。现在虽然仍然是把距离拉长,但是他自己却跑到前头去了。上一章他是准备有什么事情自己就先溜走,现在呢,他就会自己走在前头去承担一切了。也许他里面已经看见,如果他和他哥哥还有什么恩怨的话,这些恩怨是他该负责的,而不是他的妻儿该负责的,不能把他的妻儿摆在前面当挡箭牌,来保护他自己。在这一点上,圣经虽然只是那么轻描淡写,但是,你确实看见雅各这个人灵里面已经有了进步。他懂得他必须要自己承担自己的亏欠,不可能把自己的亏欠推给别人去承担。所以他就在前头走。他既然有这个胆量往前头走,和上一章他不敢过河,很显然是一个明确的比较。

神作了他的倚靠

  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叫我们看见,是什么叫雅各里面有这个转变呢?那是神的扶持,也就是在雅博渡口摔跤以后,雅各对神的经历所造成的一个事实。这一个事实,让他晓得神的信实和神的扶持。他就凭着神的扶持,去面对他自己的亏欠。所以,你就看见,他怎样靠近他哥哥呢?他是一连七次的俯伏在地上来就近他哥哥。也许弟兄姊妹心里会这样想,这个俯伏下来,恐怕还是他的一种诡计呢。但是我们看,在这一件事情上,雅各并没有存这样的心意。虽然他没有完全的脱离从前的雅各,但是他已经不再是那样的雅各了。他已经实在看见神的权柄,所以,他这一次是存着一个倚靠神来解除恩怨的心思来与他哥哥会面。他起初听见以扫带着四百人来的时候,把他的胆都吓破了。因为一个落在自己里面的人,别人的好处都成了坏处,他一直是把人往坏处想。其实以扫带四百人出来,是对他的一个盛大的欢迎,而他误会以扫带着人来是要杀他。那么现在呢?虽然面对着的环境没有改变,但是里面的心情已经改变了。所以他就一直俯伏在他哥哥面前。当他一靠近他哥哥的时候,所有以前的疑虑都冰消云散了。因为他哥哥一看到他的时候,不是气愤愤的对付他,而是立刻把他抱住,和他亲嘴,然后就哭了。

  最近我到台湾,看到这样的情景。大陆开放以来,双方开放,有些同胞兄弟几十年没有见面,当见面的时候,都是抱在一起痛哭,不知道是高兴的哭呢?还是痛苦的哭呢?还是喜乐的痛哭呢?我想两种滋味都在其中了。回想三四十年的分离,这的确是非常的痛苦,但是现在又有机会并在一起了,那也实在是喜乐,可以说是悲喜交集。当时雅各兄弟俩也是在这种的情绪里,这样的情绪就叫雅各感觉到,我哥哥不再怀怨我了。这也是神给他的安慰的记号。

成长的起点

  但是我们总晓得,一个人从自己里面出来,而成为一个完全靠着神的人,并不是一天就可以成功的,也不是靠着一次的经历就完成的。但是对雅各来说,这总是一个开始,每个人也总得有开始的那一刻,没有开始的那一刻,也就不会有以后的那一个成长的发展了。所以我们不敢对雅各有一个太高的要求来看他。就好像有好些人,你一信了耶稣,他就拿一百分的标准来看你。当然他这样看,定规是要叫他失望的。我们承认我们生命的成熟,一定要有一个起点,然后慢慢的成长。

  我们记得雅各,他背负着神的那一个见证,就是从一个完全活在自己里面的人,转过来成为毫无保留拣选神的人。这和神所托付给他祖父和他父亲的完全不一样,我们以前也提过了,他们祖孙三代的见证就合成一个神所要的人。任何的一个人都不能满足神对人的要求,所以从雅各的身上,我们真是看见他的生命的转变和成长。所以我们在雅各开头的时候,我们不敢像其它的人那样,把他看得很高很高。正如我们看亚伯拉罕的时候一样,他成为信心之父,是经过许多的波折以后才成就的,并不是他一出吾珥,他立刻成了信心之父,当中经过许多的软弱和失败,然后他的信心才建立了起来。

  现在他们兄弟俩就这样的相认了以后,以扫就看见了那么多的妇人和孩子,他就问,“这些和你同行的是谁?”雅各就说,“这是神施恩给你仆人的,这些都是我的家属,”他就介绍他们认识这位大伯父,每个人都来。然后以扫又说了,“我又看到那么多的牲畜是有什么意思呢?”雅各就说,“是要在我主的面前蒙恩的,”意思就是说是我作弟弟的送给哥哥作礼物的。以扫这个人,如果真是从肉体方面看,他这个人是非常豪迈的,以扫这个人的确是让我们感觉,我们宁愿投他的一票也不投雅各的一票的。因为当雅各说这些是送给哥哥你作礼物的,你看以扫怎么说,他说,“兄弟呀,我的已经够了,你的仍然归你自己吧,你何必再送给我呢!你那么远道回来,我们能见面已经很开心很开心了,并且这些也都是你这二十多年来劳苦所得的。而我呢,我实在也是够了,你再送这些给我,我实在也没有增加什么,你的仍然自己收下好了。”

一时甩不掉的自己

  弟兄姊妹们,你留心,以扫这样的回答,又把雅各心里的一些疑惑勾引出来了。“唉,哥哥这样的欢迎我,现在我送他礼物他又不肯收受,他是什么意思呢?会不会他现在只是在外表应付我一下,他心里还是没有把那个事情放过。他这样子一来,就好像把我整个警戒的心情松解了,然后他才来下手对付我,会不会是这个样子呢?”你看雅各当时实在是有这样的恐惧,所以他就很郑重的来向以扫说,他说,“不,我如果是在你眼前蒙恩,你就在我手里收下。”如果以扫不收下的话,你晓得那个答案是什么?你还是对我有很多的意见,我就不是在你眼前蒙恩了。你看看雅各说的这个话,“我如果在你眼前蒙恩,你就收下它,如果你不收下它,也就是说你并不愿意恩待我。”你看雅各的话是带着他的担心,他的话里面是藏着一些东西的。你可以说他在试探他哥哥的真实也好,或者你说他是用这些话来犒劳他哥哥也好,不管他的用心是如何,反正在这个话的里面,雅各是有企图的。不是客气的话,他实在是要在这些话里看透以扫的心。对他来说,当然在他里面有这样的成份。但是你也不能不注意在这些话里,雅各的那一种办法。他怎么说哪,他说,“你一定要把它收下来。你收下我就知道我在你面前蒙恩了。因为我见了你的面,就如同见了神的面一样。并且你容纳了我。”弟兄姊妹你留意这几句话,你就可以看到雅各说这些话的企图。

  当时雅各的心情是非常的复杂,这种复杂的心情是他经过□努伊勒才会有的。一面他不敢离开神,一面他也不够完全的信任神,所以心里才有这样一种交战。如果是从前的雅各,老早就跑掉了,还有那么多的心情去应付吗!但是我们注意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看清楚了,这也是实在的事情。他说,“哥哥阿,我看到你的面,就如同看见神的面。”这个话不容易说出口,你说这个是抬举他哥哥吗?不是这种成份。他实在一看到以扫的时候,从前他所没有看见的,现在神都叫他看见了。从前他用红豆汤骗他哥哥的名份的时候,他没有看见这一个。从前他用羊羔和羊皮来骗他父亲的时候,他也没有看见这个。那时他只有一个想法,我就是要拿到我所需要的。我管你们这些人是损失还是受伤,我就是要拿到我所要的。所以从前的雅各不会看到这样的事情,也不能看到这种事情,因为他的心里充满的完全是他的自己。那么现在呢?经过神的对付了以后,虽然他还不是成熟的人,但是灵里面却是苏醒过来了。他看到以扫的时候,从前他对父兄的亏欠,都显在他的眼前了。所以他就说,“哥哥我看到你的面,就如同看到神的面。”这好像神借着以扫把他带到神的审判台前了一样。雅各是先到了神的审判台那里,事实上也真是这样。虽然他回到迦南地,虽然他在雅博渡口和神摔过跤,但是他从前的亏欠还没有对付,如果亏欠没有对付掉,人是不可能在属灵的路上往前多走一步的。神允许他这样子看以扫,神逼着他这样来见以扫,目的就是要在他进应许地的头一步接受神的定罪,或者说接受神的审判。经过了神的审判,把亏欠对付掉了,然后才能谈得上接受神的祝福。所以雅各在这一方面,说的话并不是虚假的。当然,我们也不能不承认,他现在的光景还不是非常甘心的。他再三的求了以扫,以扫收下了。所以他心里也平安了。

  你说他现在就相信以扫了吗?他现在得着了神恩待他的凭据,他也就安心的照着神的话走前面的路了吗?也不见得,因为在下文我们看见,另一件事情发生了。当他弟兄们见过面以后,以扫就说,“好吧,现在我们可以一同前往。我在前头走,你就跟着我。”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在以扫来说,一点什么坏念头都没有。但是习惯了坏念头的雅各,一下子叫他完全转过来他也转不过来,他脑筋又在动了。“我回来该是要去看爸爸才对呀,那为什么他要我跟他一块走呢?以扫是住在西珥,也就是现在的阿拉伯。爸爸是住在南地,应该是领着我一块去看爸爸才对呀,但是他没提这个事情。他却是说,我在前头走,你就跟着我。那就是跟到他的地方去。如果到了他的地头,他要怎样对付我,我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弟兄姊妹,你们看见一个生活在自己里头的人,一下子要脱离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很多基督徒,他们常常犯这样的一个错误,原因就在这里。这些人以为多看了一点属灵的书籍,他的生命就成熟了,有一些圣经的知识和道理,他生命就成熟了。这完全是两件事,属灵的知识只是指导我们行走的道路。至于我们生命成熟不成熟,必须要看我们在神的路上走的准确不准确,和走的对不对。如果你的路走的不对,经历不准确,一个不成熟的生命仍然是一个不成熟的生命。雅各这个时候就是在这种光景里,你不能说他没有长进,但是那个长进是刚刚开始。所以当他一听到以扫这样说话的时候,他立刻脑筋就一动,不行,不可以到他那里去。他的理由就跑出来了,很快的,人活在自己里头,理由真是来的很快的。他立刻就说,“唉呀,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实在不能跟着你那样走呀,因为你走的很轻松啊。我是带着许多的牲畜,并且我的孩子也娇嫩,并且羊群里面还有许多的小羊。如果经过一天的催赶,他们都会受不了,也许会死掉的。所以这样好了,你先回去。我就在后面慢慢走,我要量着群畜和孩子们的力量慢慢的走。一直到西珥哥哥你那里去。”这也合情合理呀。但是弟兄姊妹,你看到这个合情合理的底下,是隐藏着一个诡计。这个诡计一面就是把以扫赶快打发走,另一方面呢,他自己好盘算他该怎样走。

  以扫说,“好哇,我先走了。但是你二十年没回来,你不认得路啊,我把跟随我的人留在你那里,陪着你去好不好?”你看这个是以扫的好意啊,但是现在在雅各的耳朵里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一些心里头藏着坏念头的人总是这样听别人的话,想别人的事。他就想,“那还得了,他留下人来监视我。”他就说,“啊,何必哪,何必哪。只要我在我主眼前蒙恩,就很够了。你们一块回去,我慢慢走。”你晓得以扫的确是一个老实人,他从没想到他弟弟怀着鬼胎,所以他就说,“那好吧,你就慢来吧,我就先回去了。”这样一来,雅各真是松了一大口气。

没有走到该去的地方

  以扫走了,雅各是不是就真的往他哥哥那里去了?没有,他根本就不去了。哥哥走了他就安心了,他结果就到了疏割去,他在疏割那里就住下来了。你看以扫也是一个大性大情的人,见过了弟弟以后,那么久也没有看到弟弟来,他也不会派个人来探个消息。你就想到当初,他吃完红豆汤大摇大摆走的那种光景。几十年以后,还是老模样。我们并不是在看以扫,我们要看雅各。

  雅各就在疏割这个地方住下来了,神也给他平安。他从疏割又搬到示剑,在示剑那里就开始作了一件事,什么事情呢?他记起当年,他在伯特利和神所许的愿。他说,“神啊,如果你在那里给我有平安,给我有吃的穿的,又给我在那里昌大,又平平安安的带我回来。我就以你为神,我就怎样怎样。”所以他在疏割那里迁到示剑以后,他就想起这样的事情。我们注意十八节那里说,“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的时候,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的示剑。”我们注意的是这几个字,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这几个字和他以前所许的愿是有关系了。他到示剑也好,到疏割也好,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平平安安的到了迦南地,这是第一个问题。我们说雅各的灵里面有了一点进步,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因为他到了示剑的时候,就用钱在那里买了一块地,筑了一个坛给神,叫做以利伊罗伊以色列,小字叫作以色列的神的意思。

  他开始承认神是他的神了,我们记得在雅博渡口以前,他还不说神是他的神,对不对。“我祖父的神,我父亲的神。”到了这个时候,他开始承认神是他的神。神和他有直接的关系,那是生命上有了一点的进步了,肯承认神了。但是,是不是就完全了呢?如果我们不看以后的事情,我们会觉得雅各这个人已经是很好了。但是你要是把以后的事情再看一下,你只能说雅各在这里是贿赂自己的良心。长进是长进了一点,但是却是用着一些长进的动作来贿赂他自己的良心。什么叫作贿赂他自己的良心?就是说,“神哪,你看我已经为你作了一点事了。我也承认你是我的神了,我良心可以平安了。”我已经在你面前作了一些事了,这不就好像送一点钱给神收买神的心吗?就像那些作生意的人,送一点钱给官员来求取一些的方便,不就是这个样吗?那是对人的贿赂,这个是对自己良心的贿赂。就是叫自己的良心不控告自己,因为可以找到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

  我们怎么说呢,因为雅各到了示剑以后,他就停在那里,他就不再走前面的路了。我们回头来看他当年怎么和神立约(二十八21)。“假如你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亲的家,我就以你耶和华为我的神。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也立作神的殿,凡你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你。”我们看他已经到了迦南地了,已经回来了,但是他却没有到他父亲那里,更没有到伯特利那个立柱子的地方为神献祭。他有没有把十分之一献给神,这个在圣经上没有记录,我们也不去推测。但是前面那两件清楚的事情,他没有作。也可以说,他到了示剑以后就不再走神的路了,他停留在示剑他就感觉满足了,因为已经回到应许地了。他住了多久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总晓得,他用钱买了一块地来为耶和华筑坛,他就预备长久的住在那里了。这和从前亚伯拉罕筑坛是不一样的,亚伯拉罕从前是到了什么地方就筑坛。但是亚伯拉罕并不是用钱来买一块地来筑坛,而是他游牧到那一个地方就在那里筑坛。雅各是用钱买了一块地,就是说我要在这里生根了,以后他就不再离开这里了。也就是说他对神所应许的,他不必再理会了,这样下去就可以了。就像现在许多人,反正我已经得救了,也差不多了,走不走神的路我可以不必管了。神的心意满不满足,我也不必理会了,反正我已经进到了神的应许里。人可以这样想,但神却不这样想,因为神在人身上的定意并不是让人去尝一点恩典就满意。因为神的目的是“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因为神的目的要把人带进起初创造的心意里。所以当人不肯往前走的时候,神就用环境催逼他走。

神再催逼雅各往前走

  所以就发生三十四章的那个事情,就是雅各的女儿在示剑被人奸污了。雅各的儿子们为了这件事情大发雷霆,特别是利未和西缅这兄弟俩。他们说,“他们这样对待我们的妹子,我们不要客气。”他们就用诡计来对待示剑城的人,假意对示剑城的人说,“好吧,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就答应把妹子嫁给你们好了。但是有一个条件,我们不能把妹子嫁给外人的。如果你们真的要娶我们的妹子,你们必须要所有的男丁都行割礼,符合我们祖宗所留存的规距,我们才答应,”他们这样说,其实是一个计谋。让示剑城的人行了割礼以后,行动不方便,他们就可以乘这个机会把全城的人都杀了。

  这一件事情发生了以后,雅各也知道了。要是从前的雅各,你就晓得雅各会怎么样去处理这件事情。但是这个时候的雅各,他不出声。虽然最先是示剑城的人亏负了他们,现在却是他的儿子们亏负了示剑城的人,叫他怎么样说话呢?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困难,所以雅各就默默无声。不是他心里没有话要讲,而是他不晓得要怎样讲。到后来,他还是忍不住了,他把他心里的话说出来了。他说的话是什么呢?我们看三十四章的三十节,“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一定聚集人来击杀我,我和我全家的人都要灭亡。”他儿子们还振振有词的说,“谁叫他们这样对待我们的妹子。”你看雅各在这里的心情是如何呢?从好的方面来看,他知道一件事,一切犯罪的事都是把人带到臭名里去。可以说他对罪有了一点初步的认识,晓得罪的事情不能摸,一摸就是臭名。这是一点的进步。但是另一面,你看到雅各这个人,还是没有注意到神的手,仍然是只顾到个人安全的问题。所以,他说这里的人看到我们这样作,他们来报复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没命了。当然我们也可以说,他看到了自己的所有不可靠了,但是骨子里头还是想到他自己。

  当然这个时候的雅各,我们不能对他要求得太高,他能有这样的进步已经是很好了。但是有一件事情虽然不在三十四章里头,我们必须跨到三十五章,我们才能看见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不把三十五章看完,但是我们必须看三十四章的原因。这个事情发生过了以后,雅各还不懂得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神让他晓得这个事情是神借着环境作的事。不愿意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呢?这个事情发生有没有原因呢?是不是就是普通的一般那种情形呢?三十五章就告诉我们,不是。是神的管教,是神的催逼。

  我们注意三十三章的末了,雅各不再往前走,也忘记了在伯特利所许的愿,人可以忘记人对神的许愿,但是神却没有忘记人向他说过什么话。所以,三十五章一开始,你就看见,“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一位。”弟兄姊妹看到了没有,三十四章的事情是神允许发生的。神不允许,那个事情不可能发生。但是神为什么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呢?是要逼雅各重新走回神的路上去。

  三十四章是神的管教也好,是神的鞭打也好,你总可以看见,神就是要雅各走完神要他走的路。从三十五章里就看见,雅各作了两件事,第一就是回到伯特利,第二就是回到他父亲那里去。这两件事情就是那天晚上,他在伯特利向神所许的愿到现在还没有作完的。弟兄姊妹们,我们就想到利未记里的一句。“你们许愿的时候,不要向神冒失开口,因为你说过的话,你必定要向神偿还。”你不向神偿还,神就向你追讨。当神追讨的时候,那个事情就不简单了。

  也许我们觉的神的手下的很重,但是你晓得。雅各这个人如果不是神这样重的把他破碎,这个人不容易破碎。我们今天晚上虽然不看三十五章,但是当我们一看三十五章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当神的手这样一放,雅各又往前成长了。我们感谢神,虽然我们失信,但神并不失信。我们虽然不大懂得怎样走在神的路上,但是神却是负责把我们领回到他的路上往前走。虽然在我们被领回到这条路上的时候,有时会受了一些鞭打。但是感谢神,那些管教和鞭打,都是把我们固定在神的喜悦里。在雅各的身上是这样,在我们的身上也是这样。

  感谢赞美我们的神,他永远是以他的信实待我们,带领我们,我们要向他低头敬拜,因为他实在是我们可靠的神。虽然许多的事情我们不领会,但是我们总知道一件事,神不会在我们身上作错事。就因着这一点,我们愿意主给我们一个更愿意拣选他的心。特别在台湾两个礼拜,对当地一些教会的观察,有机会接触各类型的教会团体,我个人就更感觉,我们一面需要更好的在神的话上扎根,一面我们要求神给我们一个苏醒的灵,时刻看见神带领的手。这样教会才能活在神的喜悦里。马马虎虎的这样拖拖拉拉的过去,甚至有许多人的热闹,这些都不能代替神最初的心意。我们只是求主给我们从雅各的身上,看见跟随主的路。最好能避免犯雅各的错误,就算我们愚昧,犯了雅各的错误,我们也求主给我们足够的信心,来学习雅各重新跟上神的脚步。但愿主保守我们常走在他的路上。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