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也是雅各的神(卅五章)

 

  上一回我们看到雅各在示剑发生一些事情,我想和弟兄姊妹们再补充一件事,你们读下去的时候留意一下。雅各以前对他父亲,对他哥哥,怎样地使用诡计。现在他在他自己的儿子身上一一地接受同样的事。他欺骗别人,然后拉班就欺骗他,他的儿子们也欺骗他,也给他好多难处。正如他过去给他父亲、哥哥、舅舅的难处一样。从这些事情我们真看到,正如新约所说:“你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人也用什么量器量给你。”神管理着人一生的年日,我们是马虎不得的。

  在示剑发生的那一件事,他儿子们是背着他来作这事的,不让他晓得他们用诡计来对待示剑人,事情做完之后才让他知道。在这一件事情上,如果我们用人的话来讲,那就是报应,当然我们是不是说,这就是报应?我们说,我们不把它看作报应。我们是把它看成神把那个人原来所作的和所是的,照样的让别人来作在他的身上,这是很清楚的,特别是在雅各的身上。

  现在我们看,神允许这样一件事发生,就是说示剑的那件事发生,一面叫雅各这个人受对付,让雅各这个人更深被拆毁,也让他尝一尝如果人凭自己来做事的时候会有什么结果。他从前从来没想到这一点,所以他可以欺骗哥哥,也欺骗父亲,可以欺骗舅舅。他只看见欺骗的结果对他是何等的有利,他从没想到受欺骗的滋味是怎么样的,现在神反过来让他尝这个味道。但有一件事我们必须指明的,神让他尝这个味道,神不是要他接受报复,而是让他晓得,人的自己是何等的可憎可厌。所以你看到,当示剑的事件发生以后,雅各没法子作声了。本来他该大发雷霆,但是他说不出话来。当年在巴旦亚兰对付他舅舅的豪气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甚至是默默地在那里接受这个事实。 

  虽然他在接受这件事上还没有很清楚看见神的手,没有看到是神允许这件事情发生来拆毁他,也没有看见神允许这件事情发生来催促他。所以在示剑的这件事上,里面的属灵原因不是单单只有一个,而是有比较复杂的原因,一面是叫雅各认识人自己的活动的讨厌,一面也让雅各知道没有按照神的心意来行走的结果。那更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神要借着这一件事情来把他催逼到他向神所许的愿里面。

更深的给拆毁

  我们提过雅博渡口是雅各的转机,但是只是一个转机而已,并不是成熟,还没有到开花结果的时候,只不过是一个转机而已。所以我们看到他过了雅博渡口以后,人是柔软了,但是没有成熟,他还是不够完全地信靠神的话。所以他应付以扫的时候,他仍然应用他本相的东西。在示剑发生问题以后,他仍然想到他个人的面子,看他在三十四章末了是怎么说的,“雅各对西缅和利未说:你们连累我,使我在这地的居民中,就是在迦南人和比利洗人中,有了臭名,”(三十四30)他仍然很顾全自己的面子,又想到自己的安全,“我的人丁既然稀少,他们必聚集来击杀我,我和全家的人,都必灭绝。”(三十四30)他想到的是他自己的安全,仍然是自己,但已经是比过去强得多了。过去他就是用自己的办法来应付这些事,现在他好像软了下来,不知道该怎么做。前后不过是很短的时间,雅各已经显出很不同的地方来了。虽然这时候的雅各仍然是不对的雅各,但起码我们已经看不见他从前的那种刚硬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他是怎样继续越过这个难处呢?在三十五章里,我们就看到了。神允许示剑那一件事情发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走上神要他走的路。我们承认我们常常知道神的意愿,但我们不肯走神的路。雅各是这样,我们也是这样,在原则上来看,我们不比雅各强。雅各是如何,我们也如何。我们常常在神的意愿上面走了一半,我们就不要走了。或者说我们在神的路上走到一个地方,我们就自己岔出去走我们自己的路了。

  神还是怜悯雅各,所以神向雅各说话,“起来,上伯特利去住在那里,要在那里筑一座坛给神,就是你逃避你哥哥以扫的时候,向你显现的那位。”(三十五7)他好像已经忘记了二十多年前他在神面前所许的愿,但是神却没有忘记他向神所许的愿。二十多年前,他出迦南去巴旦亚兰的那天,他向神许过愿,如果神赐福给他,又平平安安地把他领回来,领回父家,他就以神为神。但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件事。虽然他在示剑那地方,为神筑了一座坛,也好像承认神是他的神。但事实上,神还不是他的神,因为他仍然活在他自己的里面,没有走在神的路上,那是三十四章给我们所看到的事。

回到伯特利去

  现在神就直接地指出他的问题来了,你当年许的那个愿,你现在要偿还。你当年是在伯特利许愿,你现在就要回到伯特利。因为你当年曾经在伯特利立过一根柱子,你在那一个地方经历了神向你显现,也在那个地方向神许了愿,所以你必须回到那个地方去还愿。

  我们看这一件事,要回到二十八章来看几件事,我们就是看雅各所许的愿。雅各许愿说,“神若与我同在,在我所行的路上保佑我,又给我食物吃,衣服穿,使我平平安安的回到我父亲的家,”(二十八20)这是他要求神为他作的。神有没有为他作这些事情呢?神全为他作了,只差一样还没有作,就是他还没有回到父亲的家。但并不是神不要他回父的家,而是他自己没有想到要回父的家。他到了迦南就赖在那个地方,我们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他没有回到父的家。但是神确实要他回到父的家。大家记住这一点,那么我们再看三十五章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神的引导的终点。这是他要求神为他作的。

  然后下文的那一些就是他许的愿了,“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神,我所立为柱子的石头,也必作神的殿,凡你所赐给我的,我必将十分之一献给你。”(二十八2128)请注意,这是他向神所许的愿。现在我们来看,虽然在三十三章他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也承认神是以色列的神,但这只是一个外面的光景而已。虽然那已经是一个进步,但是那个进步并不太多,他只不过在那里把神的名宣告一下,事实上他还没有以神作为他的神。

  现在神向他说话了。当神一向他说话的时候,他立刻就想到他在神面前要作的没有作到。同时他也想到,在他的家里面,神还没有地位,神仍然不是以色列的神。虽然三十三章的那一个坛叫做伊利伊罗伊以色列,但是事实上神还不是以色列的神。现在神向他说话,这些事情就显露出来了,因此他里面就受了一个很厉害的光照。神说过了话以后,雅各就对他家中各人说话。第一件事情就是你们必须除掉你们中间的外邦神。第二件事情是你们要自洁。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现在要去伯特利为神筑一个坛。这两件事和他从前所许的愿,发生了直接的关系。

到伯特利去就要脱离偶像

  雅各说了这话时,我们要注意一件事。在上一章他责备他的儿子说,“你们为什么这样作,使我在这里的人面前有了臭名。”但是他的儿子们用什么态度来响应他的责备?“难道他们可以对待我们的妹妹像对待妓女一样吗?”这是当时他儿子们的态度。意思就是说他们不服气,不服雅各的权柄,因为雅各当时所作的还是在自己里面去作,所说的是在自己里面去说,神的权柄并没有在他身上出来。但是现在你看,当他接受神的引导的时候,接受神的带领的时候,现在要往伯特利去,现在要确定只有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神的时候,神的权柄就在他那里出来了。我们就看到一件事情,当他的话这样说出来以后,他儿子们,妻子们和所有跟随他的人,就把外邦人的神像和他们耳朵上的环子交给雅各。外邦人的神像,我们是清楚的,耳朵上的环子又是什么呢?考古学上的数据让我们知道,巴旦亚兰人耳朵上戴的环子不仅是一种装饰,同时环子上都印上偶像的像,也是带着偶像的记号,所以把环子也要交了出来。

  我们注意这一件事情,这的确是一件不简单的事。神像对拜偶像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事,那个偶像的记号,对拜偶像的人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事。你不必看太远,你就看看现在的天主教徒,他们所戴着的那一个神像,挂在颈项上的一个小神像,他们就看那个小神像非常重要。我有一次去医院探望一位弟兄,他的房间里有一个天主教的人。那个人也病得很重,动了外科手术,伤口好大,他怎样来处理他的伤口呢?你很难想象得到,他就是把那个神像拿下来,放在伤口上,他想这样作,伤口就会很快复原了,痛苦就可以减少了。由此,你可以看到,这些偶像的记号对拜偶像的人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雅各说,“我们要到伯特利,在那里接受神作我们的神,这一切假的神都要完全地清除。”很希奇,你看到神的权柄在雅各身上出来了,雅各还是那个当时还不够成熟的雅各,但是因为他一站在神的那一边,对这一件事情他是站对了地位了,神的权柄就出来了,他们都把外邦的神像交了出来。

  在这件事上我们看到一点,一个真正要神的人,必须是从里面把地位让给神,让神在他里面完全地作主作王,这样他在神面前的路就开始走得正直了。雅各接过这些外邦神像和耳环的时候,他怎么作呢?他把这些东西都藏在示剑的一棵橡树底下埋在那里。我们知道那些神像都是用金银造成的,环子也是金银造成的,在人的眼中,别说是偶像方面的事,光说物质方面的事,都是很有价值的。但是感谢赞美神,当人的心一转向神的时候,把一切不该有的交出来的时候,是不会去计较物质的价值的。说到神的儿女的价值观念,不管属地的物质有多贵重,对一个真正心里向着神的人来说,这些物质上的贵重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甚至是等于零的。现在从雅各所作的这一点上可以看到,不论是金子也好,银子也好,既然是和偶像有关了,那就把它完全地埋葬,不要那些东西,不看中那些东西。

  他们这样作了以后,就动身去伯特利了。很希奇的一件事,雅各原来很担心周围的人起来对付他们。但我们看到,当他们离开示剑的时候,他们的确是平平安安的,周围的人不敢对他们存加害的念头,因为神管理着那一件事。这事太清楚了,人走在神的路上,神就负人的一切责任。人不走在神的路上,神就不负人的责任。虽然雅各现在并不是一个成熟的人,但是因为他拣选的路对了,神的权柄不仅是从他那里出来,神的负责也在他那里显明了,这是太有意思的事情。

伯特利的神

  他们就一直走,走到伯特利。到了伯特利,就在那里筑一个坛,叫那个地方为伊勒伯特利,意思就是伯特利的神,在伯特利向我显现的那一位就是神。

  从这个时候开始,伯特利就叫做伯特利了,原来伯特利不叫伯特利,而叫做路斯。在看二十八章时已经提到过,在这里又一次提这件事。二十八章提到的不过是雅各心思里面的意念,因为他在那里看到天开了,所以他说这个地方真可怕,这里是神的殿,是天的门。神给他有这个认识,但是他却不爱慕这个认识,所以当时伯特利这个启示对雅各只是一个意念。但现在不再是一个意念了,是一个非常实际的事实了。所以在这里又提到这地方原来叫路斯。路斯的意思就是“刚硬的”,那个人的心地很刚硬的,很刚悖的,这和雅各的经历就对得起来了。

  在没有遇见神以前,在神面前没有被打碎以前,雅各是刚悖的,而现在给神一步一步地打碎了,他就成了伯特利了。而伯特利的意思就是神的殿,神的家,神能够安息的地方。我们感谢赞美神,这个意思太宝贝了。现在我们看教会,就和当年雅各在伯特利的经历在原则上是一样的。出伯特利的雅各,神不能在他身上得安息,神也不能用雅各作为他安息的所在,但是现在回到伯特利的雅各,情形就不同了,他能成为神安息的地方。这件事也正是教会的经历。

  教会是许许多多原来与神无关无份的人组成的,因为基督的缘故,这些原来与神无份无关的人成了神的儿女,神就用了这些众儿女组成了那称为教会的团体,神就住在教会里面,教会就成了神的家,神就在其中得安息。从雅各的经历中我们实在可以看到,从创世记开始,神在人中间一直不断地作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作。

脱尽所有心思上的辖制

  有一件事很有意思,当这个心思和这个事实显明的时候,这里就记载着一件事,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死了,就葬在伯特利下边橡树底下。这件事情有什么意思呢?如果我们不看下文的事实,就觉得不过是一个历史的记录而已。但是我们一看下文的事实,我们就看到这件事的属灵的意义是很大的。当他们在伯特利继续向前行的时候,第二个人又死了,那个就是雅各最爱的拉结。当雅各回到伯特利,再从伯特利启程回父家的时候,这当中死了两个人,一个是利百加的奶母,一个是拉结。

  利百加的奶母为什么会和他们在一起呢?我们晓得,当以撒娶利百加做他妻子的时候,利百加的奶母并没有跟她一同到迦南,只是利百加一个人跟着那个老仆人到以撒那里去。但是当雅各到了巴旦亚兰的时候,应该是在这一段时期,利百加的奶母就和他们在一起了。我们要注意一件事,上文所提到,他们家人都戴着许多偶像,这是跟哪一个人有关系呢?虽然圣经没有明说,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利百加的奶母把利百加带大,现在利百加的儿子来到巴旦亚兰,又作了拉班的女婿,在这一种关系上,利百加的奶母继续带大雅各的儿子们,这件事我们可以理解的。

  我们晓得那里的人是东方人,因为上面也说到雅各到了东方人之地。东方人的风俗习惯都差不了太多的。若是我们看中国人的家庭,在几十年以前,我们仍然可以看到这一种情况。一个家庭的奶母带大了第二代,又带大了第三代,那位奶母虽然是外人,但也成了这个家庭不可缺的一份子。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利百加的奶母是叫雅各家里的人和偶像发生关系的。现在雅各回到神那里了,这样的一个人一定不能存留,所以神就让她死在那个地方,就是在那一个坛筑好了以后死去。

  我们越过一些事情来看,后来拉结又在伯特利死了。为什么拉结要死掉呢?是不是因为雅各爱拉结爱得太深,成了心中的偶像,神就要把拉结拿走呢?也许从表面上看可能是这样的,他爱这个人爱得太深了,甚至代替了神的地位,所以当神对付他的时候,就把他所爱的人拿走。如果这样看问题的话,只看到其中的一点点的可能。我们注意雅各成为以色列,那是一件不简单的事,因为以色列就是神的王子,他既然是神的王子,就绝对不能和偶像有任何的牵连的。当雅各离开巴旦亚兰的时候,拉结作了一件事,她把拉班家里的神像偷走了,也用了一个巧妙的方法来拦了她父亲的搜查。这样我们晓得,这个人和偶像的关系也是很深的。所以在以色列的家中,神必须把这个人拿掉。当这些都拿掉了以后,雅各就回到父家了。

脱离就是得着

  我们看整个事情的过程,先是神说“你上伯特利”,他就到了伯特利,他还了愿。但是里面的带领没有停止,因为里面的带领要让他回到父亲那里去,所以他必须往父亲那里去。他既然要回到父亲那里去,是为什么目的呢?是不是只为了还当年在伯特利所许的愿呢?当然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神答应了他一定要把他带到父家。所以雅各必须要回到父家,这是神要作成他所要作的。另外一个原因,他回到父家以后,要做一个继承他父亲所有的那一个人。他父亲所有的是什么呢?并不是地上的产业,而是从亚伯拉罕那里所承继过来的神的应许。那时以撒已经很老了,虽然还有相当的年日才离世,但是这一个是神在下一代的见证人,所以雅各必须要回到父家,来接上神荣耀的计划的应许。神荣耀的计划要成就,一切与偶像有关的人物都要拿掉。所以拉结也就在这一过程中被神拿掉。

  在这一章里死了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和偶像有很深的关系。由此我们可看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们要走在神的旨意之中,一切阻挡神的人事物都必须从我们里面拿走,然后神才能在那一个人身上作工,把那个人恢复到神所要恢复的目的里。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当雅各到了伯特利,筑了祭坛,利百加的奶母死掉,在这个时候神向他显现。三十五章一开头,他只是听见神向他说话。现在在伯特利,是神向他显现,不仅给他听见,也让他看见。当年在伯特利他只是在梦中看见,现在是神明明地向他显现。他能够看见神的显现,和刚才我们所提到他的经历就有密切的关系。人在神的面前接受神的对付有多少,能领会神的心思意念也就有多少。这就是神向雅各显现的原因。以前神无法向他显现,以前神可以向他说话,神可以在梦中多次向他说话,但是他没有看见神,他不能看见神。现在神不仅让他听见神的话,也让他看见神。

  我们感谢主,这个显现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第一,确定他叫以色列,从今以后你不要再叫雅各了,因为雅各是人的手抓住神的祝福。人的手是抓不住神的祝福的,所以你不能再叫雅各了。虽然此话神在雅博渡口已经说过一次,但是现在神是很明确地对他说,“你不要再叫雅各了,要叫以色列,”因为你是神的王子。神的一切要你去承受的,你既然去承受神所有的一切,你就不必再用手去抓住神的祝福了,你就活在那个对的地位上就行了。你是神的王子,你就活在神的王子这个地位上就对了,你把神的王子这个事实活出来就对了。你再伸出手来抓那就错了,所以虽然原来名叫雅各,现在不可以再叫雅各了,你现在开始就叫以色列,这个地位一对了以后,亚伯拉罕当年在神面前所承受的应许,就又成为神与雅各在应许上的更新的内容了。神就把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应许现在明确地告诉他,“你来承接了。”

  感谢赞美神,我们看到,原来的雅各是神不能要的,现在神伸手在他身上作工作到一个地步,神能要他了。这是第二点。神不仅要他,并且神不能不要他,神必须要他,因为神的应许一定要透过他来成就在地上。没有雅各,神的应许就不能成就,有了雅各,神要在人当中所成就的事情就显明了。有了雅各,神就能说,“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这句话包括了一个非常重大的意义,说明神不单是人的神,并且神是要将原来离弃神的人带回神原来的目的的神,从各方面来将人带回神原来的目的里面。

  第三点,这一个目的的成就,完全是神自己在那里主动和负责的,在人这一方面,你只要承认神是你的神,肯接受神的权柄,让神来管理,来跟从神的心意,神的心意就成就在他们身上。神说“我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现在雅各开始给神得着了。在雅博渡口的时候,只是雅各的一个转机,他还没有被神得着。现在的雅各开始给神得着了,雅各在那个地方又立了一根柱子,把那个地方确定叫伯特利了。由此我们可以见到雅各生命的成长,和他在神面前对神的拣选所发生结果。

心意更新而变化

  当神的带领在里面催促他回父家,拉结死了,拉结是死在难产中。拉结生下她的第二个儿子的时候,就在生产中死了。拉结在她第二个儿子生下来时,她就快要死了,所以她想到才出生的孩子就没有了妈妈,所以就给她儿子起名叫便俄尼,那个意思是“苦难的儿子”,儿子呀,你真是苦命呀,一生下来就没有了娘。按着人来看,这的确是一个苦命的儿子,照理说这个是事实,雅各应当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很希奇,雅各是很爱拉结的,所以拉结说什么他都听的。现在拉结要死了,在临死前给儿子所起的名字,雅各没有理由拒绝的。一面是为了纪念拉结来接受这个名字,另一方面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雅各是没有理由拒绝这个名字的。但是希奇的事情就在此,雅各不接受这个名字,雅各好像很气这个名字,这是我的儿子,怎么可以苦命呢?我的儿子怎么可能是苦难的呢?如果是从前,这个事情也许我能接受,但现在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因为现在我的名字叫做以色列,现在我是神的王子,现在我是神家中的人,我是神所纪念的人,虽然我的儿子没有了亲生母亲,但他还是有依靠的。不是我雅各作为他的依靠,是我的神作他的依靠,所以我的儿子不能叫便俄尼,必须叫做便雅悯。便雅悯的意思就是“有依靠的儿子”。

  我们感谢赞美神,从这一个事实给我们看到雅各里面的变化之大。我们记得罗马书十二章开头时讲到奉献的事时,提到“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现在的雅各刚好走过奉献的路,偶像交出来了,神的坛也筑起来了,他的确是在那里寻找神,他里面的心意就更新起了变化。所以当便雅悯出生的时候,就透过这个儿子的名字,把雅各在神面前的长成印证了出来。

  这个事情过了以后,我们实在看见一个人在神面前成长的过程是很不容易的。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我也不晓得是否拉结的死令雅各心里太难受,他本该到父家那边去的,但是因为拉结死了,埋葬了她,就到了以得台又停下来了。这一停,就叫他在神要他走的路上没有继续向前了。这一个没有往前,就引出他家里出现了大问题。这个问题是太大了,虽然这是一件太丑陋的事,但神允许它发生在雅各的家。别人也许不大知道,但雅各心里明白,“我在主的面前没有继续往前,所以我就遇到这样难堪的事情,”这件难堪的事情又叫他里面受到一个催逼,不能停留在这儿,必须继续往前。在这时候,雅各就去到父亲以撒那里,雅各就到了希伯仑。我们感谢神,虽然走走停停,终竟他走到神要他到的地方。

到了希伯仑

  希伯仑这个地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这是作王之地,大卫就是在这地方作王的。希伯仑就是神显明他的荣耀和权柄的地方。我们感谢神,现在神把雅各一步一步地带到这个地方。到了这个地方,事情就算一个段落了。雅各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到结局,但是到了一个可以歇下来的时间了。

  雅各到了希伯仑以后,在神的鉴察里面,雅各没有再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一件事,就是以撒死了。当以撒死后,谁是神的见证人呢?毫无疑问,是雅各接上去了。以撒一天没有死,雅各只是一个承受应许的候补人,以撒一死,雅各就成了神的应许的承受人,也就是神放在地上的那一个见证人。为什么神要把雅各带到希伯仑?神不让他停留在示剑,神要他去伯特利但又不让他停留在伯特利,因为神要他到希伯仑,一面准备接上以撒作神的见证人,另一面是让神对雅各的那一个应许完全地成就。

  以撒死了。现在我们把以撒和雅各两个人合起来来看一件事。在以撒身上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人,一个生命衰残又胡涂的人。我们曾经提过以撒一生当中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另一个是雅各,他对生命的成熟是完全无知的,雅各开始时完全不懂得什么叫做生命的。但是很希奇,两个人是两个极端,一个好像很懦弱,很胡涂。另外一个是太精明能干。不管是哪一方面,好像对生命的成长没有什么大的关联。感谢神,当他们活在神的应许中的时候,两个人都成了神的见证人,因为神在他们身上所要表明的,不是因着他们外面的表现来作定规的。我曾经提过,神要以撒作一个承受应许的人,他只要站对了作儿子的地位,去承受父亲所有的一切就对了。神在雅各身上,一面是显露人的自己是如何的可厌,但是神的手要把他造成神所要的,把他造就成为神起初造人时他心意中的人。这两个人都照着神的心意来活对了,结果都成了神的见证人,都成了神对付撒但的器皿。

  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神。为着这样的一个缘故,我们是非常明确地看到一个事实,不在乎我们在外面能为神作什么,而在乎我们在神面前活得对不对。如果我们在神面前活对了,我们也许没有作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我们一样对付了仇敌,我们已经成了神的见证人。这已经是我们在神面前很明确的看见了的。

  我们感谢赞美主。雅各到了这样的一个时候,他开始步向成熟了。虽然距离成熟还有一长段的路,但是事实上,我们看见他已经是朝着成熟那个方向走了。跟在巴旦亚兰的二十年来作一个比较,那二十年是白白的浪费了。现在的雅各在一点一滴的接受了神的工作,虽然成熟的程度有时明显,有时不明显,但是成长的事实却是在进行中,跟过去那二十年是完全不能相比的。我们也求主能给我们抓到我们生命的转机,从那一点开始,我们也慢慢地脱离我们刚硬的自己,叫我们从路斯变成伯特利,叫我们从示剑进到希伯仑,让神的心意可以成就在我们身上。带领的手。这样教会才能活在神的喜悦里。马马虎虎的这样拖拖拉拉的过去,甚至有许多人的热闹,这些都不能代替神最初的心意。我们只是求主给我们从雅各的身上,看见跟随主的路。最好能避免犯雅各的错误,就算我们愚昧,犯了雅各的错误,我们也求主给我们足够的信心,来学习雅各重新跟上神的脚步。但愿主保守我们常走在他的路上。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