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扫的后代(卅六章)

 

  三十五章末了的时候,曾经提到每一个被神拣选受吸引到神面前的人,起初都是带着各方面的残缺的。但神在每一个人身上作不同的工作,总是把人带到他自己承受应许的恩典当中去,也就是带进对付撒但的见证里。

  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时,约但河好像把他一生分为两个阶段。在约但河东边,他一直活在自己里面。过了约但河以后,他整个人在神面前有方向性的改变。当然不是他这个人已经完全的改变,而是他这个人的方向有了改变。因为在雅博渡口,神给他改了个名字叫以色列,神要把他造成像神一样的王子。所以在约但河东边的时候,他一直承受恩典。他过了约但河以后呢?他就一直接受神的拆毁。

  但是,我们必须要记住这一点,所有神的拆毁是为了神的充满。神把不该有的拆毁掉,好把地位腾空出来,然后神自己来充满。在雅各身上非常清楚看到这一点。我们说神一面对付雅各,亦可以说神一直拆毁雅各,但神却不住把他自己补充进去。所以从疏割到示剑,从示剑到伯特利,从伯特利到希伯仑,我们看到雅各一步一步走进神要他走的路上。他每走一步,神在他身上拆毁一些,神又在他身上增加一些。

  照雅各的天性,就是他所显明的天然生命是非常强的,所以神用许多方法把他一点一滴的拆毁,有些是明显在他身上拆毁,有些是暗暗在他身上拿去。我们看见明显的有像神说,“你上伯特利去”,当他上伯特利时,他就明确领会把所有外邦神都从他们当中除掉。然后你又看见神明显在他身上作了一件事。先是把利百加的奶母拿去,然后又把他最爱的拉结也拿去。从人看来这些好像是很残忍的事,但是,我们看到神在一个人身上作工的时候,如果那个人是非常顺服而乐意来跟上神的工作,那个人就不会碰到那么厉害的拆毁。只是雅各却不是这样的人,因为雅各从母腹里就开始会抓,一直抓,一直抓,抓得紧紧的。你要雅各放下一些东西,那是很不容易的,所以神就用着一些好像强烈一点的方法,来把雅各所抓的东西拿出来。

  我们从雅各身上看到神的目的。神不是对他要求特别厉害,而是他这个人实在太强硬,所以神不能不用比较重的手在他身上造就他。为的是让他能站在神要他站的地位上,好真正承受神要他承受的。

以色列的对头的渊源

  我们看到了三十六章的时候,圣灵好像是把雅各的事情暂时搁下来。又把以扫的后代在这里作了一点数算。是不是说以扫在神的面前也是蒙纪念呢?我们可以这样说,一切与亚伯拉罕有关的人都不能不蒙纪念。但在神的应许上,就不是从亚伯拉罕出来的都在承受的地位上。就因为这样,我们看到有一些问题来了。当神赐福给亚伯拉罕承受应许的子孙时,在亚伯拉罕那些不是承受应许的子孙当中,撒但暗暗的在那里有一些工作。那些工作很明确在那里抵挡神的带领。

  三十六章提到以扫和他的后裔,以扫和他的后裔在神的面前,神给他们一些纪念,但他们究竟不是在应许里的子孙,所以就看到在以扫的后代出了一些问题。神记录以扫,以扫的后裔,很显然的是要给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在他们承受神应许的过程中,他们所遇到的仇敌是从那一个地方出来的。那么我们在这里就看到一件事情,从以扫的后代中出了一些以色列的死对头,这些作以色列对头的人,是非常非常严厉的要把以色列从地上除掉。

  我们如果没有看到以扫的后裔的记录,我们还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起头的。但当我们一看到以扫的后裔时,我们就看到了一些以色列的对头就是从以扫那里开始的。或者说是从以实玛利那里开始的。这给我们看到一个非常严肃的原则。如果一个人不能去拣选神的时候,那么所带来的结果定规是站在与神敌对的方向。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这是我读三十六章的时候了解到以扫后裔给记录下来的原因。

  但是我们同时看到,神借着以扫的后代让我们看到神对以色列的拣选和保守。我想在三十六章里很简单把几个重点指出来就好了。

以扫的大家族

  头一件是,利百加当时和以撒说,她要雅各到巴旦亚兰去娶媳妇的原因,是因为以扫娶了两个迦南的女子使她烦死了。我们晓得这个事情的确有一些麻烦,三十六章就提到这点事。以扫娶了两个迦南女子为妻,一个是赫人以伦的女儿亚大,一个是希未人祭便的孙女,亚拿的女儿阿何利巴玛。后来他因为晓得父母不喜欢那两个迦南女子,所以又娶了以实玛利的女儿尼拜约的妹子巴实抹为妻,以扫生下了一个很大的家族。

  这一件事情我们要注意,当雅各回来的时候,以扫是住在西珥山。以撒是住在希伯仑。雅各本来到了疏割,但后来就搬到示剑,神结果要他先去伯特利,然后一直将他领到希伯仑,因为神要雅各去承接以撒从亚伯拉罕那里所接过来的应许。雅各到了希伯仑的时候,我们用三十六章的话来作一比较,就看见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大概因为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了,以扫又从西珥搬回来。因为三十五章末了说出了这件事,“以撒死了,他两个儿子以扫和雅各把他埋葬了,”也即是说,当以撒死的时候,他两个儿子都在他那里。

以扫离开迦南地

  如果你看后面的地图的时候,你会看到西珥到希伯仑有一段很长的路程,这好长的路程也不是一天可以走到的。以撒死了,他兄弟俩就把父亲埋葬。当然,以扫也可以从西珥赶回来埋葬父亲。但在三十六章的记载里,我们看到一个事实,并不是以扫从西珥赶过来,而是他们好像在希伯仑一带居住。我们看第六节,“以扫带着他的妻子、儿女、与家中一切人口,并他的牛羊、牲畜和一切货财……往别处去,离了他兄弟雅各。”(三十六6-8)在这段经文里,你看到雅各从巴旦亚兰回来以后,他们兄弟俩很长的一段时间住在一起。后来以扫就搬走了,又迁回以东的地区,就是西珥一带。

  我们感谢赞美神,照理以扫应该留下,是雅各要离开。因为从人看来,以扫是长子,雅各是小儿子。父亲既然生活在那个地方,长子就应该和父亲在一起。但是在这里很清楚看到一件事,是以扫自己离开那里,这样的离开,我们很自然就想到那是神的管理。神在暗暗的管理这事,因为承受神应许的不是以扫,而是雅各,神就用他的方法把以扫领出迦南地。

  神在人中间作工,永远是根据他的计划,从来没有迁就环境。这一点是我们从整本圣经里许多的历史中看到的。神是非常非常平顺的把那事作好,在人看来是没有什么难处,以扫就这样离开迦南地。不是因为以前以扫曾经离开迦南地,是神把以扫又一次带离迦南地,是神在整个计划当中,神执行他自己的管理,然后就开始记载以扫的后代。

亚玛力人的来历

  以扫从他三个妻子生下十二个族。后来好像他的族也没有十二个那么多。我们不管他们的变化是怎么样,但是我们在他的后代里看到其中有一个族出现了,那是十二节,“亭纳是以扫的儿子以利法的妾,她给以利法生了亚玛力,这是以扫的妻子亚大的子孙。”亚玛力是以扫的孙子。我们留意这里所提到的,多半是以扫的儿子。但是在这里就提到他的孙子,那么特别提到他这个孙子,其它的都只是提到他的儿子,就是在这里提到一个孙子。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呢?

  我们如果认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历史。我们就看到第一个阻挡以色列人进迦南的就是从亚玛力来的。如果我们熟悉以斯帖记,那个要将整个以色列族灭绝的哈曼也是从亚玛力来的,但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你看他们越来越凶,起初是阻挡以色列人进迦南。到了以斯帖的时候,就要将整个犹大族灭绝。这些事情却是要完全打掉神在人中间的计划。那么第二个阻挡以色列是什么事呢?就是在扫罗作王的时候,亚玛力人就不断的给以色列人有骚扰,如果只是看以后的事情,就晓得亚玛力人是非常非常的讨厌。

  亚玛力人是怎么样来的呢?如果没有这个家谱的记录,我们就认为他们定规是迦南人的后代。但神是知道的,所以神将亚玛力的来历在这里指出来了。特别提以扫的众子,也把其中一个孙子指出来。这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事情,我们就要来注意亚玛力这个人。他祖母是迦南女子,我们不知道那个亭纳是什么地方的人,但是我们晓得那个源头是以扫和迦南的女子结合所生的结果。

  我们总记得当神向亚伯拉罕立约的时候,迦南七族都是要给灭绝的。那也就是说那七个族的人在神面前是非常非常的可憎。神用那样几个字来描写那七族:“他们现在还没有恶贯满盈,”但到了有一天,他们是会恶贯满盈的,所以你的子孙就要进去将他们灭掉。我们看到迦南原居地的人在神眼中是一些怎样的人,以扫就和迦南原居地的人结合生下了亚玛力族,这是非常不简单的事情,我们留意到这样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就了解以扫个人是不拣选神的,迦南地的人是根本反对神的。不拣选神的人和反对神的人联结在一起,所引出的结果定规是极其厉害的抵挡神。其实不拣选神和反对神只不过是程度上的区别而已,原则上都是一样的。这是在家谱里给我们提醒的第二点。我们求主怜悯我们,叫我们在神的拣选里没有一点漏洞。

君王政治的记录

  提到以扫后代以后,就提到以扫的后代的政治和社会的结构。那是在三十一节开始,就提到当以色列人还没有君王治理之前,在以东地作王的就有以下那些人。这些人是什么人呢?就是以扫的后代。在以扫的后代中,很早很早他们就有王的形式治理百姓。神在这里特别指出,当以色列还没有君王之前,以扫的后代已经出现王了。当然我们看下去就会晓得,当时这些王统治的地区并不太大,统治的人民的数目也不是顶多。但我们不能不注意,神是在时间上来说明人出头的历史。 

  当我们回到创世记开始的时候,神把权柄交给人,让人去管理全地,人能管理全地,是因为人接受神的权柄,人尊神的权柄为大。这是起初神的目的,也是神的安排。当然,当人开始堕落以后,事情就发生很大的变化,人不再以神为权柄的起头,人是按撒但所给的引诱去进行人作头。因为撒但应许他们说:“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们便如神能知道善恶。”所以,人就要出头。

  以色列人很长久都没有君王,他们出埃及,进迦南,经过几百年士师的管治,也没有王。虽然在人眼中没有王,但是事实是神暗暗在他们中间作王。神负他们的责任,神管理他们。他们什么时候活在神面前,神就让他们承受他的各样恩惠。什么时候背向神,神就让他们受神的惩治和管教。虽然在士师记里面,以色列人失败的时候比得胜的时候多。但是并没有掩盖神在他们中间作王的事实。这样一直到了撒母耳记上的时候,神就亲自说出来了。当以色列人效法周围外邦人要立王的时候,撒母耳心里很难过,神就对撒母耳说:“你不必要为这事难过,他们并不是弃绝你,他们是不要我作他们的王。”神说出了那个事实来了。所以这里说在“以色列人没有君王治理之先”,这几个字就非常有分量。我们因此就领会到记录以扫的家谱有什么意思。一面是显明神一直在以色列当中作王,另一面又显明人的悖逆,很早很早就已经以人作王,而拒绝神的管理。这是非常非常明显的一件事。

  如果从历史上去看,周围的邦国都已经以王的形式来统治,唯独以色列没有。这个是很难叫我们去领会的。你说现在全地到处都在讲民主统治,但是英国、荷兰、挪威、日本,还是保留有王的政治形式,怎么不可以呢?但我们要注意,那是从前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而不是人的历史往前发展出来的。但是在这个地方,我们看见人的历史发展到处都是王、王、王,到处是王,但是以色列却是没有王,因为神在他们中间作王,这是很明显的一件事情。

  当其它的民族以王作统治的时候,承受神应许的人仍然蒙神的保守,他们仍是以神作王。所以我们以后看到在撒母耳记上以色列人要求立王,可说是在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进步,但在神属灵的历史上,那是一个退步。如果没有以东的这个家谱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办法领会这个属灵的事实。同时也给我们看到,为什么在创世记里讲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连串的历史中会插进以扫的后代。以扫的事就这样过去。

神在雅各身上继续作王

  雅各在这个时候,神已经在他身上作了很多拆毁的工作。但雅各属灵的成长并不太明显,不能说他没有成长,因为你看他能够坚持他的小儿子不叫便俄尼,而叫便雅悯,就可以看到他有成长。你看见他要去伯特利,立刻吩咐家人脱离偶像,确实也有成长。但弟兄姊妹必须要看见,那是最基本的属灵经历,很开始的属灵经历。这些经历都是很宝贝的,给一个人属灵的成长打下一个很坚固的基础。没有这些基础,人根本就没法成长。但是有了这些,却不能停留在这些经历里头。严格说起来,这些经历都是很基本很基本的。或者说是很肤浅很肤浅的。我们必须要继续进深到神所要的那个成长的里头去。

  我们必须看到一件事,起初神造人的目的是什么?离开了神起初造人的目的,我们就看不见人追求成长的目的。因为我们稍微爱主一点,就觉得差不多了。我们稍微注意自己,就觉得我们很成熟了。但当你回到起初神的目的里的时候,我们立刻就觉得,我们的成长不能停留在基本的学习上。我们不能缺少基本的成长,但不能停留在基本的经历里。这就是保罗在腓立比书所提到的,“我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要得神在基督耶稣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我们看到保罗被圣灵感动写腓立比书的时候,他属灵的经历确实是丰富的。但与神起初的目的来作比较的时候,他自己就觉得,我仍不能成为神荣耀完全的彰显,我还不能把神的权柄毫无保留地显出,我还不能在生命上活出与神完全合一的荣耀。因此,他就“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杆直跑”。这个标杆是什么?腓立比书的话说,就是“神在耶稣基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在神的永远荣耀的计划里。这奖赏就是起初神在人身上定规的目的。

神成全雅各的方法

  雅各来到这个地步,就没法再往前走。虽然神给他的剥夺是相当的不容易,腿瘸了,孩子们在示剑闹出大事来,拉结也死了,这些事都不是简单的。在不太长久的时间里面接二连三的发生,真有一点像约伯起初的经历一样,实在是不容易走过。虽然他是走过来了,但是就停在那里,没有再往前去。所以到了三十七章的时候,我们就看见神在雅各的身上,又作了一件很厉害的工作。什么工作呢?这一段话很长,而且是借着另外一个人来显明神的工作,那人就是他的儿子约瑟。借着约瑟的经历,来造就雅各,借着约瑟的遭遇来拆毁雅各,也借着约瑟的经历来建立雅各。

  我们看约瑟好像在神的手里经过很多很多不容易的路,好像给神牺牲了。

  但是我们感谢神,神并没有牺牲约瑟,神借着约瑟指出人在神面前升高的路。但是更重要的是神借着约瑟来成全了雅各。我们不知道雅各那个时候不能再继续向前的原因在哪里?但是我们看以后的事情,我们就看到拉结死了以后,雅各心里有了另外一个人代替了拉结,这个人就是拉结所生的长子约瑟。拉结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约瑟,一个是便雅悯。雅各最爱约瑟,约瑟不在的时候,他最爱的是便雅悯。所以在以后,我们看到犹大在埃及还没有与约瑟相认之前,犹大曾经说了一篇非常非常充满感情的话,里面就提到这件事。“这童子是与我父亲的命相连在一起的。”这童子就是指着便雅悯。“如果这童子没有了,我父亲也不能活了。”雅各也是这样说,“约瑟没有啦,便雅悯也没有啦,我就要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了。”弟兄姊妹可以看到,拉结虽然死了,但是拉结的影子还在雅各里面用另一个形式出现。或者这就是雅各不能再继续往前去的原因,因为在他心里还有一个人比主的地位更重要。

  所以从三十七章开始,我们说这个是约瑟的历史,倒不如说是神借着约瑟成全雅各的历史。我们注意到神提到他蒙拣选的时候,总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因此,我们说约瑟成全雅各,雅各这个人的本质是不要神,这本质又是太刚硬,所以神就要拆毁雅各,拆毁到底,来成全雅各。我们了解这事实,就看见以下的事情发生了。

  “雅各住在迦南地,就是他父亲寄居的地。”这话很有意思,那时他父亲以撒仍在。他父亲是住在那地方,那地是神应许的地,但是他居住在地的态度是“寄居”的,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上周去一个弟兄家,他儿子陪我去买汽油,在路上他和我谈一些问题,我里面就感觉这青年弟兄好像在属灵上有很大的改变。他一面说,他想看一些神永远的旨意的参考书,另外他又说到他自己越来越发觉,好像圣经读下去,起初觉得很简单,但是后来愈读愈觉得并不简单。很多时候读一句话,起初就是那么一句话,但后来发觉那句话里有很多东西。我就觉得这弟兄在神面前有很大的转变。我们在神面前实在应该有同样的转变。

拆毁直到底

  这里再提雅各的时候,显然就是神在雅各身上继续作拆毁。从这样一句话开始,“雅各住在迦南地,就是他父亲寄居之地,”刚才提过了是神的应许之地,应该说是住在神之应许地。但圣灵的记录不是这样说,是说“寄居之地”。这给我们看到一个宝贝的事实,属地的应许不能代替天上的城,在神永远的应许里面,他的应许中心点是天上的城。属地的一切应许,都是反映那座城。属地所有的祝福,也是反映那座城里的荣光和丰富。

  以撒这个人,我们已经一再提过。他好像很平凡,但事实上在那个时候,他里面是有光的,他里面是明亮的,所以他能寄居在神的应许地。在希伯来书十一章里,你看不见以撒有一点平凡,你看到的以撒仍然是仰望那座城,仍然是等候更美的家乡,这些都是有根据的。人在外面可以很平凡,在里面却非常明亮。这是以撒当时的情形。

  但雅各那时就不大对,他的心还是停留在地上的事上,特别是停留在他自己的身上。现在神进一步的拆毁开始了,这个拆毁从他最爱的儿子约瑟身上发生,约瑟的确是雅各所爱的。但神就在约瑟身上让他经历很多不平凡的事。感谢神!约瑟的经历是不容易的,但是神在约瑟经历一切不容易的事以前,神给约瑟有应许。虽然那时的约瑟对神的应许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神还是给他非常明显的启示。

  神从来没有作临时的工作的。神所有的工作,都是经过他精心设计的,然后才执行在人当中。在约瑟还没有出事之前,他作了两个梦。那两个梦都有相同的内容,好像是神让他知道,他会被高举。因为他梦见他跟哥哥们在收割,当他把禾捆绑起来的时候,他所捆的禾捆就站起来,其它兄弟的禾捆就围着他的捆下拜。另外又作了一个梦,看见月亮、太阳与十一个星,向他下拜。虽然他对这两个梦不一定了解,雅各就根本不了解。你看雅各当时灵里并不是那么苏醒的。所以当约瑟说出这话的时候,他说,“难道你母亲和我也向你下拜吗?”但是不管那个梦怎么去领会,神是借着这两个梦给约瑟知道神要抬举他,神要让他知道他要被神升高,但怎样才能升高呢?这升高的路又怎么走呢?神没有在这两个梦里对他说。神只是让他知道,神在他身上作工的结果。

  这个结果就一直维持着约瑟在极其不容易的环境里仍然仰望神。所以在诗篇一百零五篇里就看到,神用他的话来试验约瑟,让他被造成器皿。我们再说,在神的旨意里,神是用约瑟来成全雅各。所以当神使约瑟经过不容易的事以先,神先让约瑟心里面有把握。我们在这里提到当日约瑟是在梦里得到启示。现在我们是不是也在梦中接受神的启示呢?我想弟兄姊妹们在这一点上应该是很清楚,神现在不会借着梦向人作启示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在约瑟那个时候,神向人的启示没有发表并记录下来,圣灵也没有显明居住在人的里头,所以神就借着许多其它的事情向人说话。现在神的启示已经有了记录,就是圣经。圣灵也住在我们里面,所以神就不需要再借着异像异梦向人说话,这事是非常清楚的。我们不必去追求异像和异梦,只要追求作一个紧紧跟随主的话而行的人就对了。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