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神成全了雅各(卅七至卅八章)

 

  上一次稍微看了一点点三十七章。我们特别提到雅各在这一个地方定居下来。雅各虽然已经回到迦南,神向他所应许的都已经一一的成就。但是他向神所应许的还是有许多的缺欠。我们也晓得这是我们人常常在神面前有的一些亏欠。神的祝福没有漏掉我们,但是我们向神所许的愿却是常常打了折扣。所以从三十七章开始,我们就看见神在雅各身上作更进一步的工作。为了要把雅各带到完全的地步。神怎样去成全雅各呢?神是借着约瑟来成全雅各的。

神使用约瑟来成全雅各

  从人看来,约瑟好像是给牺牲了,事实上我们就算是单独看约瑟的事,我们并没有看见神牺牲约瑟来成全雅各。当然如果我们只看约瑟的前半段,也许会有这个感觉,好像他就是莫名其妙的接受了许许多多的苦难。但感谢神。在三十七章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两件的大事。

  一件是关乎雅各的,另一件是关乎约瑟自己的。弟兄姊妹们千万别忘了,雅各在迦南地所承受的,就是亚伯拉罕起初被神呼召时的那一个应许,那一个应许本身就是神永远的计划。所以神在雅各身上的要求是很高的。神没有因为雅各回到了迦南,属灵的情形大有进步,他自己就停止不再作工。相反的,我们看见神还是在雅各身上作更厉害的工,因为他要把雅各造成一个配承受神永远计划的人。这是我们在雅各的身上这样看到的。在约瑟的身上,我们也是看见神是要成全雅各,使他成为配的人,神要把雅各造就成一个配的人。所以就借着约瑟来执行,在约瑟这一方面来看,我们也看到一个成全了神旨意的人。

  我们先来看诗篇一百零五篇,我们先把这样的心思建立好,我们才再看下去,我们就不容易偏离圣灵启示的时候的那一条路。从一百零五篇的十四节开始,“他不容什么人欺负他们,为他们的缘故,责备君王。说,不可难为我受膏的人,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他命饥荒降在那地上,将所有依靠的粮食,全行断绝。在他们以先打发一个人去。约瑟被卖为奴仆,人用脚镣伤他的脚,他被铁链捆拘。耶和华的话试炼他,直等到他所说的应验了。”我们在这里就看到一件事情,约瑟的遭遇也是在成全神的计划的一段历史。这一个计划是要把雅各造成一个配承受应许的人。既然约瑟是在成全神的那一个计划,我们就看清楚了,约瑟并不是给神牺牲的。雅各有雅各该作的一份,约瑟有约瑟该学习的功课,两个人当中功课都是独立的。但是两个人所学的却是有关联的,为要叫神永远的旨意成全。

多托谁就向谁多取

  我们回头来看雅各。到了三十七章以后,我们是可以用新约的那两句话放在雅各的身上,那就是“多托谁就向谁多取,多给谁就向谁多要”。雅各既然是承受亚伯拉罕所接受的应许,亚伯拉罕承受的应许就是神永远的旨意。这应许的恩典是大的,内容是荣耀又丰富的,所以承受的人也必须有足够的条件才能承担这样的一个应许。我们看亚伯拉罕被召的时候,神给他那荣耀的应许是带着条件的。那条件就是“你要离开本地、本族和父家”。当然我们今天来读这一句话的时候,感觉会是很轻松的,但是叫我们活在这一句话里面,就一点都不轻松。如果亚伯拉罕不履行这一个条件,神荣耀的丰富的应许就与他无份无关了,神就会放弃亚伯兰而选择另外一个人来承接神这个计划。

  我们这样来看的时候,我们才觉得以撒的平凡的宝贵的地方在那里。如果主不开我们的眼睛,我们只看见以撒的这个人平凡得很。好像他就是儿子去承受父亲所有的,就是那么一回事。当我们留心看以撒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神并没有跟以撒说过什么条件,但是以撒在神面前所活出来的,却是一般人并不那么容易去领会的。如果我们领会了,我们就说以撒这一个人实在并不平凡。

  我们举一个例子来说就好了。即是雅各骗应许的那一件事,就是骗了长子的祝福的那一件事。我们就看到一件事。如果是在一般人当中发生这样的事,等到了他发觉小儿子作了这样诡诈的事,他会怎么办呢?一般来说,他要追回那个祝福,他要惩治那个孩子,也许还有多一些的处理。但是无论如何,他确定承认那个应许,并表明那个祝福是无可挽回的。所以我们看以扫后来怎样苦苦的哀求,以撒的心并不为所动。为什么呢?我们不细细看进去,我们不太觉得。但我们一看进去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以撒有这样的一个领会,雅各作的事是不对,但是以撒看到那是神的手在管理着这事,他也回想到起初神对他所说的话:“将来大的要服事小的。”所以他就默然接受这个事实了。这是看见神的手的人。

  从外面看来,以撒好像一个平凡人。但是你看进去的时候,你看到以撒实在是一个看见神的手的人。所以他在神一切的安排里,都默默地去接受神所安排的一切。你看他跟那个非利士王当中所发生的问题。如果我们没有留意这一点,我们就觉得这个是非常懦弱的人。但是当你看到这一点的时候,你就知道他把他一切都放在神的管理底下。他外面虽然是平凡,但是里面却是不平凡。

  现在看到了雅各,雅各既然是一个自己很强的人,所以他要承受应许的时候,神在他身上要作的,就是把他的自己全然的除掉。过去在巴旦亚兰的那一段时间,神用着环境来磨炼他,但他没有他父亲那样看见神的手,他还是一直活在自己的刚硬里。一直等到二十年过去了,神把他逼回迦南了。弟兄姊妹,你们要看见他是被逼回迦南的,不是他甘心回迦南的,是神兴起环境来逼他,舅舅对他不好了,表兄弟对他也不好了。在那样的环境里,他不得不离开,所以是神把他逼回迦南。

  在回迦南的过程里,神才开始伸出手来破碎他。所以他进到迦南以后是一直有进步。不肯继续往前是人的天性里很脆弱的一环,尤其是在雅各所表明的自己那么强烈的人的身上,更是这样。神给他剥夺,每剥夺一次,他就成长一点。但是到了一个地步,雅各好像不愿意再往前了。他也许心里觉得神剥夺我也剥夺到这样的地步了,也再没有什么好剥夺了。但这是他自己所想的。但是在神的鉴察里,他里面的自己还是非常的强烈。我们最宝贝的就是我们自己最里面的那一种爱好的感觉,和喜爱。很多在外面感觉宝贝的爱好很容易放下,“神啊,你要你就拿去好了。”但是一摸到里头去的时候,我们就不那么容易肯放手了。现在雅各就是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

  神要继续再把他破碎,神要怎样作呢?神的作法好像是很残忍,但如果神不那样厉害的来作,雅各是没有办法再往前的。我们觉得人所走的属灵的路,走到一个地步,就好像要越过一个关卡。若是你能越过那个关卡,你就往上多走了一些路。但是当你走了一段路的时候,你发觉前面还有一个关卡,你发觉前面还有。我们就是这样的走过一个关卡,又一个关卡的往上去。开头的那些关卡,我们比较容易越过去。等到走到靠近尽头的时候,那些关卡是比较不容易走过的。原因就是我们以为神已经在我身上作了那么许多的工,大概神应该对我没有什么要求了。但那里晓得神要的是一个完全的器皿,而不是一个接近完全的器皿。神是要完全的器皿,所以神不会停止他的工作,直到人给完全的造成。

最后的一个关卡

  在雅各心思里最不容易放下的是什么呢?那是他对拉结的那一份感情。从开始看到拉结的时候开始,一直到他生命快进到完全的地步为止,拉结是他里面最深处所最宝贝的。现在拉结已经死了。拉结可以死去,但是从拉结所生出来的两个儿子,就代替了拉结在雅各里面的地位。尤其是拉结所生的头生的儿子,就是约瑟。所以拉结不在的时候,约瑟就成了雅各里面最宝贝的东西。现在神来更深对付雅各的时候,他就在约瑟的身上下手,把约瑟从雅各的眼前拿去。

  这事对雅各来说是一场非常非常厉害的破碎。但是我们感谢神,因为神这样来造就雅各的时候,好像叫约瑟受了好多的委屈,但神却是在约瑟没有遭遇难处以前,神就借着梦把一些话给了约瑟。约瑟也一直是凭着神在梦里所给他的那个启示来维持着他,使他在难处里站立得住。所以在诗篇一百零五篇里,就是刚才我们读到那段,“神的话一直在那里试炼他直到神的话成全。然后人就解开他的脚镣,他的锁链,使他升为高。”因此,我们看到在约瑟这一方面,神老早就给他里面有一个把握。所以约瑟虽然在以后的日子遭遇很多的困难,但是约瑟却能因着仰望神而默默的在那里接受神安排的环境。

  现在我们来看神怎样用着约瑟来成全雅各。神怎样把约瑟从雅各的眼前拿开。有一天雅各就对约瑟说,他说,“你的哥哥们都在示剑那边放羊,现在你到那边去看看他们平安不平安。”我们留意,哥哥们都去放羊时,约瑟那时已经十七岁了。按理来说,他也应该去放羊,但是因为爸爸的宠爱,他还是留在家里。在这种情形里,我们很难想象雅各会起意叫约瑟去看他的哥哥们,因为我们如果不注意地理环境,我们不觉得这事的特别,我们注意地理的环境时,我们就发觉这事情不简单。我们会觉得雅各当时作的这事并不是出于他自己,而是神给他这样的意念,他就按着这个意念去作他自己所没有想到的事。

  这时候雅各是在什么地方居住呢?三十七节就说,“雅各住在迦南地,就是他父亲寄居的地。”他父亲住在那里呢?我们以前提过,以撒的晚年不是住在希伯仑就是住在别是巴,是希伯仑也好,是别是巴也好。如果是别是巴的话,那就更远了。如果是希伯仑的话,那就稍微靠近一点。但是说近也不是一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如果翻到后面的地图去看的时候,我们看到别是巴是靠近南地,差不多就是在迦南的不是最南端,也是很接近最南端的地方。希伯仑是在别是巴的北边。这两个地方的距离不算是顶远,走一天两天的路也可以走到。你再看看示剑,那就在更北了。是在迦南地的中部的偏北,这段路程就更远了。如果他们是住在别是巴,那他要走好几天的路程才能看到他的哥哥们。你们想想看,雅各这样宠爱约瑟,他怎么能让他一个童子单独的走那么几天的路去看他的哥哥们呢!他纪念他的哥哥们平安不平安,难道他不纪念这一个童子孤身走在外面平安不平安吗?雅各既然留着约瑟在家里,不让他去牧羊,也就是说到他对约瑟的宠爱是到了一个非常非常深的地步。

约瑟被卖到埃及

  那时他们是住在希伯仑。刚才我提到了,如果就是在希伯仑出发也有好几天的路要走。约瑟走到示剑的时候,却没有找到他的哥哥们,结果就迷了路了。有人就问他,“你找什么?”他说“我要找我的哥哥。”那人就告诉他,“你哥哥们在几天前已经到多坍去,”在地图上,你就看到多坍是在示剑的西北面,路程恐怕要走上一天的。结果约瑟还是去了。 

  约瑟去的时候,哥哥们就看到他了。他的哥哥们平常是很讨厌他的,特别在他说那个梦以后,他哥哥们把这事放在心里。所以看见他一个人来的时候,就商议要把他害死。他们要害死他的心思好像只是他们怀恨的情绪。但事实上,你看他们说的话,你看他们这一个心思的背后,却是有一个非常隐秘的计谋在那里,这计谋是撒但要作的。我们留意他们怎么说,“那个作梦的来了。我们干掉他吧,看他那个梦怎么能成就。”我们注意约瑟的梦成就或是不能成就是牵连到神的计划的,对不对?刚才我们所读的诗篇一百零五篇里就叫我们摸到这一点了。神有一个计划要保存以色列,所以他就要“在他们以先打发一个人去”。所打发的那个人就是约瑟。要借着约瑟来成全以色列,也让以色列来继续的带出神永远的计划。现在他们说,要把他干掉,那岂不是在那里要把神的计划断了吗?当然他们自己是不知道这一个问题,但是我们今天却能看到,在这个事情的背后,就有一个属灵的争战很隐藏的进行着,结果他们就准备把约瑟杀掉。但是神让流便在这里说了一些话保存了他的性命。流便是有个意思,他说,“不要亲手杀我们的弟兄,把他丢在坑里任他自生自灭就好了。”流便的意思就是说,等其它的弟兄走远了,他就去把约瑟救出来。这是人的好心肠。但是神并不用这样的好心肠,因为神一定要把约瑟带到埃及。约瑟不下到埃及,神的计划就不能成全,雅各也就没有办法得成全。当他哥哥们说这样作也好,就把他丢在一个深坑里。把他所穿的那一件彩衣拿了回来。流便虽然要寻找一个机会把他救出来,但是这个机会什么时候来呢?

  在兄弟们当中又有一个人,他心肠比较好一点,他也要救约瑟。他想,丢在那个坑底里,早晚我们的兄弟也会饿死了,不饿死也渴死了,因为那里是没有水的。这一个人就是犹大。所以他心里也盘算怎么能把兄弟救活了。那时他看见有一些以实玛利人在那里经过,他就提议说,“倒不如把我们的兄弟卖给那些以实玛利人就好了。”他这样的心思给神用着了,约瑟就这样给卖掉。约瑟给卖掉了以后,他们就杀了一只羊羔,拿一点血染在那件彩衣上,然后回家给雅各看。他说,“爸爸,我们在路上捡到这样的一件衣服,你认一认是不是你儿子的。”雅各一看,果然是约瑟的,他立刻就难过了。你看他在那里说了几句什么话,看三十三节,“这是我儿子的外衣,有恶兽把他吃了,约瑟被撕碎了!撕碎了!”雅各便撕裂衣服,腰间围上麻布,为他儿子悲哀了多日。他的儿女都起来安慰他,他却不肯受安慰,说,“我必悲哀着下阴间,到我儿子那里。”约瑟的父亲就为他哀哭。

雅各的心给撕碎了

  雅各说“约瑟给撕碎了,撕碎了”,他把衣服也撕开了,那是约瑟给撕碎了呢,还是雅各的心给撕碎了呢?是雅各的衣服给撕裂了呢,还是雅各的心破碎了呢?很显然,雅各的心给神破碎了。他的确是给破碎了,心是破碎了。在人看来,好像是家门不幸了。事实是你看到这是神的手在撕裂雅各,雅各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是经过那样严重的撕裂,雅各不能再往前了。那时的雅各有没有接受这个撕裂呢?你看下文的话,你就晓得在这一段时间他并没有接受神的手,他只是纪念着儿子。也可以说,他继续把已经埋藏在心里对拉结的感情露出来了。以后我们看见约瑟在埃及要把便雅悯带走的时候,雅各就说了,“他母亲只是有她这一个儿子,怎么可以让他去呢?”虽然神已经把拉结拿走了,但是拉结的影子还是一直藏在雅各的里面没有放下。

  我们注意,神这一次撕裂雅各的心,雅各却没有看见神的手。他一直苦苦恼恼的经过好长的日子,一直等到约瑟的消息再传回来的时候。那是多少年以后的事呢?我们看一看四十一章。“约瑟看见法老王的时候是三十岁,”就是他给卖到埃及去十三年。十三年再加上见了法老以后的七丰年,就是二十年。不晓得还经过多少个荒年,也许算是两年或是三年,可能只是一个荒年也说不定,无论如何,他一直维持着不肯接受神的手,有二十一年以上。所以雅各在这二十一年的里面,他有点像又落在巴旦亚兰时的光景里。他在巴旦亚兰的时候是刚硬的,现在这一段时间是马马虎虎或者是拖拖拉拉的。不管怎么样,反正就是没有往前去。

  所以这一段日子,圣灵所有的记载都不在雅各的身上,都转在约瑟的身上,借着约瑟所经过的一切反过来造就雅各。神成全一个人是何等的不容易,人对神在他身上所要作的工又是何等的不够领会。我们承认我们都是这样的人。但是神要成全我们,神就忍耐。神走了许多弯曲的路,神是可以不走这些弯曲的路,但是神为了成全我们的缘故,神宁愿白走一些弯曲的路,把我们从一些弯曲的路上带回正直的路上来。从雅各的身上就看到这一点。

  现在神把他的手转到约瑟的身上。在还没有记录约瑟所经过的事以前,在三十八章里,神把犹大的一些事情记录了一下。犹大在雅各十二个儿子里,除了约瑟以外,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儿子。但是所谓比较好,只是一个比较而已。没有太坏就是了。但神不是说他是一个完全人,也不是说他比其它的兄弟更能得神的喜欢。

犹大为什么能承接长子的名分

  在三十八章里记载了犹大的第一代,简略介绍了犹大的后代的来历。在这一章里,我不想详细去看,但是有一些事情,我必须给弟兄姊妹们指明的。犹大生了三个儿子。他为长子娶了妻子,但是他的长子是非常坏的,所以神就击打他的长子。他的长子就死了。按着习惯,那时还没有律法,只是那时神在他们中间的带领,有一些规矩。如果哥哥娶了妻子,没有生下孩子就死掉,弟弟就要把他的嫂嫂娶过来,生下来头一个儿子就归给他哥哥的名下,以后的孩子才归他自己。犹大的第二个儿子不甘心作这事,所以在神眼中也看为恶,因为没有接受神的带领。神又让他死了,然后犹大还剩下一个儿子,他就想,这个媳妇也许是不祥之物,怎么两个儿子娶了她都死掉呢?所以他就有一种恐惧,不大甘愿把小儿子给他的媳妇。他就让他媳妇回娘家,他说,“等我儿子长大了,我才叫你回来。”

  犹大一直没有履行这一件事。所以他的媳妇他玛用了一点计谋为犹大生下了两个儿子。这两个儿子,一个就叫法勒斯,一个就叫谢拉。我们晓得,犹大应当还有一个儿子。那个就叫示拉。但是我们后来看犹大的后裔的时候,就没有看见示拉。我们看犹大的后裔里,只有法勒斯跟谢拉,示拉很可能也死掉了,没有后代。

  这一件事情,按人来看是一件丑事。但是很希奇,这一件事情却给圣灵收在基督耶稣的家谱里,为什么呢?我们必须追查三十八章在神计划里的意义。这样的一个犹大,按人来看是乱伦了,跟流便的乱伦是同样的,但是却没有接受同样的惩治。为什么?并且圣灵把这事收在耶稣基督的家谱里。我们看到流便因着污秽了父亲的床,失去了长子的名份,不能承受应许。西缅和利未因为杀人流血太多,也失去了承受应许的资格。轮到犹大,这第四个儿子,他也不见得有什么了不起的资格,但是神却让他顺序的去承受了神的应许,没有取消他的资格,那究竟是什么回事呢?如果站在人的观点上来看,三十八章所发生的事实在不是美事。但神却接受了这个事实。这给我们有什么启示呢?

马太福音里的家谱

  为了了解这事,我们还是翻到马太福音去。第一章基督的家谱,第三节,“犹大从他玛氏生法勒斯和谢拉。”这段历史在人看来是一个污点,但是圣灵却把它放在基督的家谱里,在道德上的观念是不容易领会的,为什么神会这样作?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我们在亚当的天性里,常常不自觉的是站在一个自义的地位去看自己以外的人、事、物。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那个更不对。但是等到有一天神的光照明我们一下的时候,我们立刻就发觉,的确这个不对,那个不对,那个也不对,那个更不对,自己也一样的不对。

  我们觉得有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我们读耶稣基督的家谱的时候,你难得找到一个对的人。从开始一直到末了,一直到主降生前,你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对的人。但主就是生在这一堆人当中。如果从这样的事回过来看三十八章,我们看到了一件事,“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但是神却是在没有义人的事实里去为人预备一个称义的恩典。如果真有一个义人,那一个人是不需要称义的,因为他就是义。但是感谢神,借着犹大所发生的事,虽然这件事有情有可原的原因在里头,因为那情有可原的事是按着律法的原则来发生的。无论如何都是不美的事。但是犹大还是在神面前蒙纪念。就更显明“没有义人,连一个都没有”。所以需要恩典。

  人不是因人所有的义而接受恩典,人是在自己没有义的事实上,来接受神的恩典。我们需要主给我们能看到三十八章的意思。当然,如果犹大就是三十八章这样的这一个人,他也没有资格来承受神的应许的。若是我们把犹大整个的人来看,站在人的观点上,犹大还不失为一个好人,但肯定是一个带着很大的瑕疵的好人。虽然他玛氏的方法不算光明,但是和犹大作比较,他玛氏还是行在律法的原则里,而他自己却把律法完全的扔到背后,所以他承认自己的愚昧。因此,我们看到犹大的心还是柔软的。这是犹大的第二个长处,也是神纪念他的原因之一。

  也许再多提一点,叫弟兄姊妹更清楚一点。为何当时神的带领是必须要为哥哥生子立后呢?这个观念在近代人来看,根本是不可能接受的。但是我们必须晓得在旧约里,神要向人表明他对人的心思只能通过神的律法。神要借着律法的定规来让人明白,神的心思是纪念人的,神是愿意永远纪念人的,所以每一个人都必须要有后代。借着他的后代把他的名字留下来,可以在神面前有永远的记录。这也是以色列人很注重家谱的原因之一。透过家谱,就一直把人带到神的面前蒙纪念。

  透过家谱也把人带到亚当的那里去,也就是把人带到神的目的里去。因着这样的缘故,所以在旧约里,神很重视人的名字,使人能给纪念。人要得永远的纪念,他必须要有后代。因为没有后代,他的名字到他那里就停止了。他玛氏在这一件事上摸到神的心思,犹大在这一件事上却忽略了神的心思。但是等到他玛氏的事显出来的时候,犹大也苏醒了。这是犹大里面的柔软,在神面前的柔软,那也是神继续的纪念犹大的第二个原因。但是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在弟兄相认的事上犹大所表明的。等我们读到那里时我们再说了。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