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从降低到升高(卅九至四十一章)

 

  约瑟的历史给了我们一点启发,特别是落在难处里的时候,问题不在人的遭遇是怎样,问题是人在遭遇中用什么心思向着神,是服在神的手下,或者是继续的顶撞。如果是服在神的手下,神的旨意成全的时候,神的荣耀也就在他身上彰显。若是向神刚硬的话,神的愤怒也在他身上显明。所以我们将约瑟和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的法老放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就看到属灵的事上的区别。不在乎遭遇相同不相同,而是在人里面怎样向着神。遭遇可能是一样,但因着人里面的情形不一样,就有不同的结果。

神一直在作带领

  约瑟被带到埃及去了,他被卖到法老的护卫长的家里去。在约瑟被卖到现在,虽然看不见圣灵有什么记录,但隐隐看见神的手在管理着。诗篇一百零五篇告诉我们,约瑟到埃及去,是神先打发他去的。就是神先打发他去,所以约瑟在埃及的路上一直是神的手在管理。神将约瑟先打发去是为要保存以色列,所以约瑟在埃及的路程一直要走到作丞相的地步。若不是给波提乏买了,约瑟就没有路坐丞相的位置。埃及是那么大,但是埃及又是这样富足,要买奴隶的人很多,偏偏就是波提乏把约瑟买去,这并不是偶然的,是神的手在管理着。

  约瑟被卖到波提乏的家里去的时候,我们不知道他进去时是怎么一个模样,但圣灵的记录一开始就说,他给波提乏非常非常看重。他被看重的原因,不是他有什么才干显露出来,而是神与他同在。神与他同在的事实显露出来的时候,在他周围的人就有不同的感觉,也就领会到这个人是不寻常。看见放在他手中所作的事又作的非常满意,所以很快就在波提乏家中给提升作总管,为波提乏管理他家里的一切。

  在这一点上,我们要看一个问题。从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有一个事实,约瑟是完全服在神的管理和引导底下。按人来看,他的遭遇是不容易和不公平的,但约瑟并没有怨言,一点也看不到他有埋怨的情绪。你说他也许是没有说出来,如果一个人心里满了埋怨,怎样叫神与他同在呢?怎样叫神从他的身上显明神的工作呢?神作工就要先要这个人苏醒,然后神才用他作神所要作的,然后才用着他来显明神的能力和智慧。

  约瑟一到埃及就有神的同在,显然可以看到在他里面没有什么挡住神不让神通过的事。这就是约瑟在神面前蒙恩的秘诀。虽然这时他只有十七岁,雅各也没有给他很多属灵上的带领,但因着他对神的敬畏,他在神面前学的功课比雅各学得更快更多。在波提乏的家已经看到约瑟这个光景,约瑟在神的面前,不单是对神自己和权柄有相当的认识,同时他在神面前也是一个非常敬畏神的人。所以当他的主母来给他一点试探的时候,他是非常明确地拒绝。

下到卑微的地步

  像这样的一个人,神应该给他很大的祝福才对,但我们看见事情不是这样。这是宗教的思想给我们的观念,这个宗教的观念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好心有好报”,现在约瑟是很好心的,但他却没有得到好报。在这一段的时间里,我们看到事情不是这样发展,跟人的想法刚刚反转过来,好像是好心没有好报。“好心有好报”只是宗教的思想,神在人身上作工是从永远来看的,神不从短暂的时间里看问题,所以在短暂的时间里,人的路可能是非常的坎坷,但这一短暂的坎坷却是他升高的路上不可缺的。

  因着约瑟拒绝了他的主母,主母就反过来咬他一口,结果他就被关进监牢里去了。但我们从诗篇一百零五篇看出问题来了,约瑟在监狱里仍然是神的手在那里引导,因那里是这样说,“人用脚镣伤他的脚。”在这样的情形底下,神的话还成就不成就呢?所以在这里说是神的话在试验他。

  下到监里,还有盼望可以脱离这样的环境吗?有谁替他出头解决这个难处呢?没有权势,根本没有人认识约瑟是谁,他又是一个外乡人,又被一个满有权势的护卫长把他捉入监里,有谁可为他说话呢?并且把他下监的理由又是人不可接受的,有谁替他出头呢?感谢神!约瑟虽然到了这个地步,但他却是非常平稳的来接受这个环境。为什么他能这样呢?仍然是这个理由,因为他里面没有让神过不去的事物。虽然被下在监里,他里面没有任何神不喜悦的事物,所以神的同在没有失去。在这样的环境中,神仍然显明他的扶持和陪伴。因此,我们就更多的看清楚了,约瑟服神的权柄,就成全了不完全服神权柄的雅各。

  神在雅各身上所要作的,就是要他完全交出自己。但雅各在这方面没有完全跟得上来,因他对神的权柄还没有明确的认识,所以雅各里面有很多东西让神过不去,因此雅各到了这个阶段就停止了。现在神就用一个完全顺服的约瑟来成全那个不够顺服的雅各,他要把雅各带到完全顺服的地步。我们看到这里面有一个很重的原则。神怎样在人的身上作恢复呢?在亚伯拉罕的身上给我们看见信心的跟上,在以撒身上给我们看见信心的享用。在雅各的身上呢?神是要把雅各带到在信心里顺服神。雅各上不来了,现在神就用一个会顺服的约瑟来引领雅各进入顺服。 

一直下到最低处

  我们感谢神!在约瑟的身上就给我们看见一个真正顺服神的人。只是问题又来了,一个顺服神的人怎么会受这么多的熬炼呢?既然顺服神就不必让他受熬炼才对。我们感谢主,我们要看准一件事,我们会顺服那是神的恩典,但我们的顺服是顺服到那一个地步,是必须要经过试炼才可以显明出来。神要把我们带到一个完全没有保留的顺服里,也就是说,这个顺服的熬炼没有进到一个非常非常的地步,这一个顺服就没有显出它非常的意义。所以我们看见约瑟在这个熬炼当中所受的越过越厉害。

  但是感谢神,他给我们看见了,约瑟经过了一次的熬炼,又一次的熬炼,结果是将约瑟的属灵质量提高了。这是对他自己个人来说的。但对神的计划来说,约瑟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试炼,他就越接受神的旨意在他身上作的工,这就是一个顺服神的人还要多受熬炼的原因。因为神要在人身上恢复到一个程度,就是把人恢复到他原来在人身上的目的,而不是恢复到人以为不错的地步,这是我们要在神面前看准的。

  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约瑟所受的熬炼,的确是不容易,也是不简单。不管是怎样的熬炼,神的扶持没有欠缺一点点,神不住用他的恩惠扶持他。我们觉得非常希奇,因为看到约瑟无论放进那一个地方,神都从他身上出来,人都从他身上看见奇妙的神的作为,所以人对他有一个非常的信任。我们感谢赞美主,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我们看,若是约瑟永远留在监狱里面,他就不能成全神的旨意,所以神把约瑟放在监狱中有神的时间,不会多一点,也不会少一点,就在神定规的时间里,约瑟经过神要在他身上所成就的。

  约瑟被下到监狱里去,就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事情本来与约瑟没有什么关系的,但发展的结果就跟约瑟有很密切关系。约瑟还留在监里时候,法老有两个臣仆,一个是管理他喝酒的,一个是管理他饮食的。他们得罪法老。结果法老把这两个人都下在监里,和约瑟在一起。如果只看到这里,好像这事跟约瑟没有什么关系。很希奇,不知道这两个人在那里有多久,圣经只说有些日子,恐怕那段日子不太短,但也不会太长。从外面看来,约瑟、酒政和膳长他们都活一起,他们都是囚犯,也就是说同病相怜。

  但这两个人下到监里,也是有神的手在那里。有一个晚上,他们都做了一个梦,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就闷闷不乐。约瑟看见他们这样的情绪,就问他们有什么难处,“好像今天你们两个人都闷闷不乐,你告诉我,看看我可否替你们解决吧!”他们就把他们作梦的事告诉约瑟,约瑟就说,神能将梦的讲解告诉他们。约瑟就把他们的梦解释了。他说膳长三天后要给斩头,酒政在三天后就官复原职。结果事情就照着约瑟这样的解说成就了。

活在新约中的人是否还要追求梦

  我们先不看这件事情,我们要注意的是在约瑟解梦的这件事。很显然神藉这两个人来显明神的旨意。神的旨意是否说这两人的遭遇和结局是怎样呢?不是。千万不要叫这两个梦的应验把我们吸引到那里。这两个人与神没有关系,神不会在他们身上有什么安排的。他们的遭遇虽然照着约瑟所说的应验,但这些梦的成就并不是为他们两个人,乃是为着约瑟的,我们看下去就知道了。

  正因为是这样,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个问题,神是不是要用梦来启示他的旨意呢?因为说到梦的问题,旧约中就有很多梦,很多梦都很准确的应验。甚至在约珥先知书里,神也借着约珥说这样的话。等到有一天,我们知道这一天是指着将来国度的时候,他说,“少年人要见异像,老年人要作异梦”,这些梦很显明是带着神的旨意。甚至到了使徒行传,好像神仍然用梦来向使徒作引导。今天我们是否仍然寻求梦来作神向我们启示呢?

  这个问题讲起来不大也不小。我在这里只简单跟弟兄姊妹提醒一点就算了。基本上来说,在新约里,神不多用梦来向人启示。但刚才说到在使徒行传里神仍然用梦作引导,不错,的确有这样的事。但我们必须要注意一个问题,我们来看在使徒行传里所提过的梦是什么梦呢?次数不多。但也有好几次,但这好几次都是跟神的大计划有关的,不是个人的前途,也不是关乎一般性的事。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掌握住。在使徒行传中,神的确用梦来引导他的使徒。比方说保罗往马其顿,神对保罗说,他不在犹太人中使用他,而是在外邦人中使用他。这些都是事实,与神的计划连上关系的,都不是个人前途的问题和个人需要的问题。为什么是这样呢?为何在旧约的日子,神又使用梦呢?为何到了新约的日子神又不多用梦呢?为何有几次神又稍稍给使徒梦呢?一个最简单的答案就是,因为在旧约里,人和神的交通还没有建立,人里面没有神的灵,所以人与神是不能直接的交通,所以神就借着事物向人启示,或者借着先知向人说话,他们是神特别拣选出来作替神说话的人,或者借着梦来向人说话。神不会向每一个人都说话。

  在旧约里面,我们知道,人在伊甸园失败以后,人和神的交通便断了。神的话不能直接放进人的里面,人也没有可能直接领会神的事。所以在旧约里,神就用眼见的事叫人领会神的事。但到了新约,信主的人重生了,灵苏醒了,与神的交通接上了,与神的关系直接了,所以神就借着圣灵在人里面作带领,同时在新约的时候,神继续将他永远的旨意向人启示,神永远的旨意也在教会建立的初期启示完成。有这两个事实,一个就是人里面的灵活过来,可以直接与神有交通。另一个就是神的启示已经完成,人可以透过神的话来认识神所要作的,认识神一切的事情。所以到了新约的时候,基本上神不再用梦来向人启示。

  怎么在使徒行传中又会有这几次呢?我们可以这样说,使徒行传是新约刚开始的时候,当日的使徒们对生命的事情仍然是陌生的,他们对圣灵作工的情形也是不够老练的,所以神就要用异像和异梦来给他们领会,因此,那些异像和异梦都是限于那些非常大的事。比方说,彼得要到哥尼流家里去,如果他灵里面好像使徒行传十五章里那么苏醒,他就不用看见异像,他顺着里面的带领就可以去了。但他在那时并不领会这些事,不领会生命在他里面的带领。所以神让他看见异像。有了这次经历以后,他就学会了里面的带领,不管有没有看见异像,里面的带领总是对的。所以彼得就不根据异像来决定他的脚步,乃是根据他里面的引导来确定他的脚步。这就是使徒行传里为何还有一点点异像和异梦的记载。

  以后我们不再看见提到异梦的事,也没有再提异像的事。转过来提什么呢?“信”和“顺服”,信服、顺服。信和顺服都是里面的学习,不再凭外面的了。我们感谢赞美神,虽然在旧约里我们常常看见有梦的记载。特别在约瑟的身上,好像与梦非常有关连。以后在但以理的时候,又好像和梦有关系的。但这些是在旧约时发生的事。在新约里,人和神的关系改变了,人和神的交通接上了,神对人的引导不再是这样了。

全然被人遗忘了

  现在回头来看约瑟。我们看到一件事情,当他把酒政和膳长的梦解释之后。他就对酒政说:“我被关到这里实在是冤枉的,我是不应该下到监里,我是被人误解而下到这里,将来你恢复原职后,请你纪念我。在法老面前提说我,让我可脱离这样的环境。”但很希奇,我们看四十章二十三节,就是最末了的那一节,“酒政却不纪念约瑟,竟忘了他。”照理由是不可能忘记的,或者可以替酒政作这样的解释,刚刚恢复原职,不好意思跟法老提起约瑟。当然这个解释也可使人满意,但不可能这样长时间忘记他的。到了四十一章开始的时候,就提到约瑟被遗忘有两年的时间。我们不管酒政,只看约瑟,他能叫别人知道别人的前途,他却没有办法来掌握自己的前途。这件事情好像很矛盾,很费解。他能为别人解决难处,却没有办法替自己来解决难处。他看见神在别人身上有这样的带领,却好像看不见神在他身上的带领,好像要长久被埋没在这监牢中。

  我们回到神这边来看,我们一定能看到这样的一个事实,仍然是诗篇一百零五篇这句话。神的话在这里熬炼他,顺服不顺服呢?他是更深顺服了。约瑟顺服了这么久,一句怨言都没有,难道顺服到这里还不能满足神的心意?当然约瑟没有作这个想法,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希奇,因为约瑟究竟是一个人。在这样的光景下很难叫他不想他还要在监中多久。当他转到神面前来的时候,我相信约瑟必定有这样的一个祷告,“神阿!如果你看这个地方是最美的,我就留在这里。我没话讲,我就拣选你的最好。”我想约瑟大概会有这样的祷告,就在这心思里默默地过了两年。

神没有忘记

  感谢神,我们刚才说,神的时间不能少,神的时间也不能多,到了时间,神就在这里为约瑟开路。两年过去了,现在有另外一个人做梦了,就是法老在做梦了。法老作了两个不同的梦,但却是相同的事情。所以他早上醒来的时候,一想到那些梦,就闷闷不乐。酒政这时看见这个事情,他又听见法老讲这些梦,我们留意这里,“那时酒政对法老说,我今日想起我的罪来。”(四十一9)在两年前有这样这样一件事,在监里我们碰见一个希伯来的少年人,他能够替我解梦,他说出来的梦就跟发生在我和膳长的身上的一样。你看,这个是神的时间,酒政有没有忘记约瑟呢?听他这样的话就好像是忘记了,因着法老作梦才叫他想起来。

  我们感谢神!许多事情在我们身上发生的时候,我们一点也不晓得是怎么样。不单不了解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同时也不知道为何会这么久。我们不知道,神知道,神有他的时间,神是按着他的时间表来作事的。现在时间到了,约瑟就被提到法老面前去了。所以当法老一听到有这么一个人,立刻就将约瑟提出来。约瑟这时便风光了,很光彩地进到法老面前,听了法老作的那些梦,约瑟就告诉他,“我能解梦,不是因着我能,是神借着我来把这个告诉你。这两个梦其实是一个,都是要说出前面十四年要发生的事。前面的七年,是七个大丰年。过了这七年,就来七个大荒年。这就是前面要发生的事。”

  约瑟在这里就向法老提出一个意见,在这七个丰年里,要把粮食储起来,等到荒年的时候可以有应用。当时法老听到这样的讲解和提议,他对约瑟就立刻另眼相看,立刻就把他放在宰相的地位上,把整个埃及的权柄都交给他。这个时候,神的时间到了,约瑟就从最低处升高了。升高到什么地步呢?在埃及地来说,在地位上,他在法老之下,但事实上,他就等于法老。因为在这个时候,整个埃及的行政管理都在约瑟的手里,他是代表法老在埃及执行权柄。约瑟的确是升到至高。

十字架是得升高的路

  感谢赞美主,在约瑟的身上神成就了一件事,就是说出人在神面前得恢复的一条路。虽然约瑟身上所经历的事情是比较特殊一点,但这里是按着一个原则来成就的,就是十字架的原则。十字架是把人带到最低的地方,然后将人升到至高。在主的身上是这样,在我们的身上也是这样。雅各因为不愿意下到最低,所以才有约瑟被卖的这段事情,而把雅各带到最低最低的地步,带到他自己尽头的地步,带到他自己绝望的地步。等到雅各真是到了绝望的地步的时候,真是到了他手抓来的东西都交出来的时候,立刻雅各就起来了,我们感谢赞美主,在约瑟这件事上,很明显地给我们看见,在这一个时候,约瑟成全了神的旨意。神预先打发他到埃及,在埃及预备好一切,然后将以色列全家带到埃及,在埃及得保存。我们感谢神,看到这一点,我们看到以色列得保存,不单是他们七十多人的事,而是神永远计划的事。如果以色列不得保存,神的计划就不能再往前,所以以色列一定要得保存,这是神的旨意。现在呢?约瑟已经把成全神旨意的条件完全预备好了。

  约瑟在埃及升高了,约瑟在埃及得着荣耀,约瑟在埃及脱离了一切的苦恼。我们看约瑟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我们可以明明地说约瑟不是牺牲品。约瑟所以能升高,因他肯接受神的手。神把他带到低处,他就顺服神站在低处。因着他的顺服,神的旨意就成就了,他自己也得荣耀了,他没有给神牺牲掉。我们感谢主,在约瑟的身上,实在给我们看见一条得荣耀的道路。这实在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因此我们从约瑟的身上,可以归纳出一个事实,在约瑟这样的经历里,他能否给称为一个得胜者?当然他是得胜者,若他不是得胜者,那一个是得胜者呢?不是说约瑟很完全,但约瑟的确是得胜者。他得胜的秘诀在那里呢?他看见神的手,他就顺服神的手,这就是他得胜的秘诀了。

  我们现在的难处在那里呢?我们不太容易看见神的手,所以我们只能在人的面前升高,却不能在人的面前降低。我们感谢神,一个真正看见神的手的人,升高也好,降低也好,他都承认一个事实,“我是神所拣选的人,神有他的计划在我身上,都是要我得着他的最好。因为他叫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既然神的旨意是这样,我升高,神看是好的,我敬拜神。我降低,神看是好的,我也敬拜神。因为我所要的不是地上的高和低,而是我里面的生命不断的给提高,神的旨意可以在我身上成就。”在约瑟身上,我们看见这一个,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神。

  约瑟在神面前。如何走出这条得胜的路来,正好给我们看到,我们追求作一个得胜者的路应怎样走呢?也是这样走在神的带领下,按着神的引导,服在神的权柄下,站在神的这一边。神怎样作是神的主权,我们不因着自己的要求,勉强神作他不要作的事。我们要保持自己活在主面前,不给主制造难处,让神在我们这些人身上可以自由行走,显明神与我们同在就是了。我们感谢赞美主。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