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真实的成了以色列(四十二至四十五章)

 

  在这一段的日子里,我们实在看到一个非常奇妙的作为。因为在约瑟的这段经历上,我们看见神在三个人的身上,借着一件事情来解决不同的难处。这三个人一个是雅各、一个是约瑟、一个是犹大。这三个人在神的引导下都有突出的遭遇。雅各是给带进神荣耀的应许,就是神永远的旨意。约瑟是要在埃及成全神的意思,让以色列去埃及经过四百年,然后让摩西把他们领入迦南。另外的一个人就是犹大,神也在这一段日子里,显明他能够承受神的旨意的原因。

仰望神而不沾染埃及

  我们继续从约瑟的身上来开始,上一次我们提及约瑟之所以能在神面前升高,因为他顺服神的安排,虽然他的遭遇是非常不容易,但他却是默默的从神的手里接过神的定规。他在埃及已经升高了,他心里面没有忘记神。虽然他是升高,但在他现在的生活里还是有点缺欠。他的缺欠是什么呢?就是与他父家完全失去联络,他一个人孤单地飘流在外面。虽然他在埃及地得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地位,但是对他个人来说,他仍是有缺欠。

  感谢神,在他心思里,他抓住了神,他就安息了。他在埃及的时候生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叫玛拿西,他给儿子起名叫玛拿西是有原因的,圣经自己就有了解释。我们看四十一章五十一节,“约瑟为长子起名叫玛拿西,因为他说,神使我忘记了一切的困苦,和我父的家。”这些的确是一些不容易忘记的痛苦的经历。但是感谢神,约瑟没有让这些心事留在心中成为他的重担。他能脱离这些心思上的重担,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善忘的人,他一点都不善忘,我们在看以下的事情就可以知道。他虽然是不善忘,但他不会把过去的痛苦变成现今的重担,因为他看见神在管理着。所以在玛拿西身上表明出来的,就是他能忘掉一切的痛苦是因着神的缘故。

  另外他又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以法莲。为什么给他起名叫以法莲呢?他自己作了说明,“神使我在受苦的地方昌盛。”那地方是受苦的,约瑟在埃及是受苦的,就算在做了宰相之后,因为和父家的断绝,他仍然是受苦的。按着人来看,他只不过是有两个儿子罢了,那里可说是昌盛呢?如果是要说昌盛,也许是指着他物质的环境来说的。我们留意到一件事情,约瑟的眼睛并不是看着地上的丰富,所以这里所说的昌盛,我很有理由相信不是指着物质方面。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一件事,等到末了,我们看约瑟临终时,他非常严肃的对以色列人说,必须要把他的骸鼻运返迦南地,不能停在埃及。我们就因此看到在约瑟的心思里所想的,虽然他不能活着回到神的应许地,死了也要回去神的应许地。

  人的心思对神的应许有这么大的仰慕,我们就看见他对属地的事物没有这么紧张。我们感谢神,在以法莲这名字上面,给我们看见约瑟在神面前所学的功课。虽然外面是受苦,但是里面却是昌盛。虽然外面有很多人的缺欠,但是他的眼睛却是只注视着神的富足。我们感谢赞美神,这是约瑟在很不容易的岁月里,能站得稳稳的秘诀。

  七个丰年很快就过去了,当七个丰年过去之后,接着而来的就是七个荒年。这七个荒年真的十分厉害,不只是埃及地有饥荒,连迦南地也有。所以我们看到了四十二章时,我们就看见雅各吩咐他的儿子们去埃及地买粮食。现在话题又回到雅各身上。我们想在一件事上来解决三个人,我们就由这三个人的每一个人方面来看,让我们可以有条理看下去,不然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就会很乱的。我们先看雅各,因为他是主角。

雅各最深处的问题

  雅各吩咐他的儿子去埃及买粮食。弟兄姊妹们,我们可以在这里看见一个问题,他只是把十个哥哥们打发去,却没有让便雅悯出去。为什么他不许便雅悯一起去呢?这里只是简单地说,“因为恐怕他遭害。”难道这十个儿子的性命还及不上便雅悯的宝贵吗?为什么便雅悯比较这样突出呢?或者我们会想,他是最小的儿子。他还算小吗?弟兄姊妹们,我们不要忘记以后以色列全家下埃及的时候,便雅悯已成父亲了,已经有了儿子,所以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们的心思里要抓住当时的那事实,我不知道弟兄姊妹们的观念是怎样?以前我有过这样的一个毛病,在创世记里看到便雅悯的时候,心思里仍觉得他是个小孩子,所以雅各就特别的疼惜他。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便雅悯已不再是小孩子,但他却是雅各所非常偏爱的。

  在约瑟还没有失踪以前,他最爱的是约瑟。但在约瑟失踪以后,他就把他最爱的心情放在便雅悯身上。为什么呢?因为这两个儿子都是拉结所生的。现在约瑟没有了,只剩下便雅悯,他的心思就放在便雅悯的身上,这是我们上一次所提到的。在雅各的心思里一直有一样东西代替了神,早一些时候是约瑟,现在是便雅悯。不论是约瑟或是便雅悯,根源都连到拉结身上去。就是这样,人的感情就把他控制住,所以长久以来,他的生命不能靠近成熟。虽然经过了很多年日,但是他仍然没法向上长高。我们想,雅各浪费了二十年在巴旦亚兰,他进入迦南以后的确有了长进,也有了转机,但是上一次我们提到他到了一个地步,就停在那里,不能再往前走。这一段时间花了雅各超过二十年。我们又看见一个人如果缺少神的怜悯的时候,我们实在是无路可行。如果神对人是缺少一点忍耐,就算那个人已被神选上,那个人仍然是无路可行的。

  巴旦亚兰二十年,在迦南超过二十年,弟兄姊妹们,看这样的时间,如果雅各是保持在□努以勒时的生命成长的速度,他现在该是非常成熟。但是很可怜,现在的雅各,虽然是活在神的面前,但是里面是闭塞的,里面是没有让神过得来的。我先说他为什么在迦南地浑浑沌沌地过二十几年。约瑟十七岁被卖到埃及,然后三十岁见法老,那就是说十三年过去了。然后经过了七年的丰年,那就是二十年。然后七个荒年的开头,我们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雅各才叫他的儿子们去埃及买粮食。这样我们可以看见雅各在迦南地糊胡涂涂地度过了二十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亏损。

  他的儿子们到埃及地买粮食的时候,当然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我们暂时不看,等到下次看约瑟的时候再说。在儿子们回来的时候,讲到了一个问题。他们告诉雅各如果下次再去埃及买粮食,一定要带便雅悯一起去,便雅悯要是不去,我们是买不到粮食的,而且被留在埃及的西缅也无法回来。雅各知道这样的消息,你看雅各里面的反应是怎样?他说,“我怎可让我的小儿子去呢?你们为什么说我有一个小儿子呢?”我们看见他那焦急的情绪,甚至末了的时候,他说他一定不让便雅悯去。我们留意四十二章三十六节,“他们的父亲雅各对他们说,你们使我丧失我的儿子。约瑟没有了,西缅也没有了,你们又要将便雅悯带去,这些事都归到我身上了。”你们看见雅各心里的焦急,你们也看到雅各心情里感到很受委屈的滋味,你们也看到在雅各心思里没有看见神作工的手的光景。他只是觉得他真是苦啊!什么事情都临到他身上。所以他下的结论就是,便雅悯一定不能去。

  雅各说,“便雅悯的哥哥死了,只剩下他,他若在你们所行的路上遭害,那便是你们使我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了。”你看到他将这话说出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绪呢?完完全全是一个自然的情绪。人的自怜的心情一起来,你就晓得人的里面是黑暗到一个什么的程度。

  在这个时候,我们看看雅各一生的过程。开头的一些日子,他是自高得不得了,他什么都有办法,将他舅舅对付得服服帖帖。然后他回到迦南地,雅各是从自高落到自卑的里面去了。特别我们看见他的儿子们在示剑做了一些事情,他说,“你们使我在这些人中有了臭名。”他感觉到他在人的中间抬不起头来。但是到了现在他不但自卑,还落到自怜的里面去了。我们看见雅各这个人一直往下走。往下走是一件美事,但是往下走的时候一定要看见主。如果在往下走的时候没有看见主,那就是一件坏事。现在雅各落到自怜的光景里面去。“自怜”这家伙是人自己里头一个最难对付的成份。“自高”比较容易对付,“自卑”也比较容易对付,“自义”也可以有机会对付,但当人一落到“自怜”里去的时候,这是一个非常难脱离的东西。现在雅各就落到这种光景里去了,因为他实在没有看见神的手。

神逼着雅各松开手

  感谢赞美神,虽然雅各是这样的愚昧,但神确实有极大的忍耐在等待他。第一次去埃及买了粮回来,不知道买了多少,但始终有一天会吃光的。我们也不知道第一次到第二次有多少日子,反正是一段时间过去了,粮食就没有了。所以雅各便吩咐他的儿子们再去买粮,他儿子们回答他说,“就是你不肯让便雅悯去,如果你让便雅悯去,我们第二次去了,现在也可以回来了,不用等到今天了。”到了这一个地步,雅各不能不让便雅悯去了,因为整个以色列家还需要活下去,要活下去就必须要有粮食,不下埃及去买就没粮食。

  神就借着这样的事情把雅各逼到这样的一个地步,要叫雅各在神面前真实地、完全地倒空他自己。难得雅各在这里说这话,看四十三章第十四节的末了,“我若丧了儿子就丧了罢。”他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就能看到他里面有非常大的决心。什么决心呢?将自己最有把握捉得最紧,最宝贝的东西完全交出来。我们感谢神,到了这个地步,好像看见雅各还是在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里。如果他还有其它路可走,他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我们感谢神,这就是关键。这一次,雅各虽然好像是被迫把自己交出来,但是他肯交出来就行了。不管他是甘心情愿,或是无可奈何,他能交出来就可以了,他肯交出来神就有作工的机会了。弟兄姊妹们,我们不要轻看这一点点,就是这样一点点,雅各就靠近生命的成熟。虽然现在他在无可奈何的情绪里,叫他里面不能明亮,因为这样的交出来是比较消极的,因此他还需要神的恩典,让他能更直接的看见神在那里作工。

真的看见神的手

  等到四十五章的末了,儿子们都回来了,约瑟也打发人带了很多东西回去,弟兄姊妹们,我们注意四十五章二十七节末了的那句话,“雅各的心就苏醒了”。这是神从他的恩典里,把雅各的消极变为积极。因此我们看见雅各在一夜之间,就把二十多年该学的功课都学到了。

  为什么能说他在一夜之间,把二十多年所浪费的时间拾回来呢?我们看四十六章,雅各要下埃及。他下埃及的时候,他应该兴高彩烈的才对,因他以为已二十多年没有了的儿子,现在还在,不但他儿子还在,还在埃及作了宰相。这的确是大喜乐的心思,所以他在开始的时候说,快些让他下埃及去看约瑟,在他去世之前见约瑟一面。可是一到了四十六章,我们就看见,在雅各心里有疑惑了。是什么疑惑呢?就是他要下埃及到底对不对?我们看到他里面真的是苏醒了,如果他心思不苏醒,他就不会觉得下去埃及究竟对不对,他一定要去,因为看儿子可是最要紧的。二十多年以为死掉了的儿子还在,我不去看他,谁去看他呢?但是他里面有了疑惑,“埃及这地方我应否去呢?可不可以就去呢?神究竟要不要我去呢?我祖父下埃及出了毛病,我父亲要下埃及被神拦截回来,现在我又要去埃及,这样作究竟准不准确?神喜不喜欢?”在这些日子以前,雅各可能从来没有想过他每作一件事情,是不是讨神的喜悦。现在他却想到了这一点,神的喜悦是最要紧的,我不能为了看儿子而作了神不喜悦的事情。所以他没有下埃及之前,他在别是巴求告神。他求告神的目的是什么呢?因为他里面有点害怕下埃及不是神所喜悦的。

  感谢主,那天晚上,神就向他显现了,告诉他不要怕,他可以去,神要陪他一同去,以后还要领他回来。弟兄姊妹们,我们看这时候的雅各虽然里面还没有完全透亮,但是你可以看见他已经靠近成熟,他不再行自己的路了,他要拣选神的路。虽然他自己很渴望想见约瑟,但是如果神不喜悦他去埃及,他就决定不去,这个叫做悬崖勒马,因为别是巴过去不远就是埃及了。感谢神,神给他看见,他去是神要他去的,所以他就去了。

  我们感谢神,我们看见借着约瑟一个人的遭遇,神把雅各二十多年没有办法接受神更进一步的对付作成功了。我们感谢神,这是在雅各的一方面的。

弟兄相认

  现在我们来看约瑟。约瑟的整个问题是集中在他与弟兄相认这一件事上。这一件事是从四十二章一直贯穿到四十五章,一共四章来说明弟兄的相认。当中的过程好像有点曲折,但是在一个原则上,一直是照着那原则来进行。如果我们只是看那件事实的过程,也许弟兄姊妹们心思里会有这么一个错觉,觉得约瑟这个人现在是借着环境来报复他的兄弟。如果我们有这个想法,就实在是误会了约瑟。我从前也有这个想法,但是感谢神,后来更正了我的想法,我就看见约瑟不是故意为难他的兄弟,约瑟也不是在作弄他的兄弟,约瑟也更没有报复的心情,因为他实在是看见神的手在作这件事。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他又给我们一种感觉,好像他在那里作弄他的兄弟呢?他兄弟来的时候,他就说他们是奸细,他们是来窥探埃及地,要为难他们。约瑟不是不晓得他们是什么人,圣经里说到:“约瑟认出他的哥哥们来。”弟兄姊妹要注意这儿有一件事情,在四十二章里,他看到他十个哥哥都来了,就是没有看见弟弟来。虽然圣经里没有明明的说这件事,但我们注意下文。约瑟在下面追问他们小弟兄的光景,我们就晓得,整个的问题是出在小弟兄的身上。他想到自己的遭遇,又想到没有看见弟弟来,神不是因为他是同母兄弟,而是因为另外的原因。什么原因呢?这些哥哥们从前是那样的对待我,会不会在这段时间内同样的对待弟弟呢?这个就是在约瑟心思里面要解决的问题,也就是这些哥哥们怎样来看待小弟弟。所以他就借着一些话向他的哥哥们逼出小弟弟的光景。

堵塞交通的破口

  为什么要这样呢?我先把那原则与弟兄姊妹交通,然后我们再看约瑟在这里处理这件事情,我们便了解为什么了。从大前题看来,人一定不能在神的面前有过不去的事,如果人在神面前有过不去的事,他在神子民中也没有办法有通达的路,这个就是大前题。具体的用到弟兄们的身上去的时候,我们也就看见如果与弟兄们过不去,结果一定也是在神面前过不去。约瑟就是在这一个原则上把他的哥哥们引到这样的对付里。

  我们注意这样的一个问题,约瑟是这样的对他们说话的时候,他们里面有没有感觉呢?约瑟先把他们拘留了三天,然后又把他们带出来,然后又对他们说话。我们注意四十二章的第十八节,“到第三天,约瑟对他们说,我是敬畏神的,你们照着我的话行,就可以存活。”他还说,“我要把你们的一个人留在这儿,你们就带着粮食回去,救你们家里的饥荒,又把你们的小弟兄带到我这儿来。”弟兄姊妹,我们看见没有,问题在什么地方?问题就在小弟兄的身上。为什么提到小弟兄呢?原因就是这些哥哥们在二十多年前亏欠了弟兄,所以约瑟说他是敬畏神的,也是暗示你们也该敬畏神。意思就是说如果你们有亏欠,你们要对付那亏欠。

  你看约瑟如果真要报复,就根本不放他们回去,他可以根本不再理会他们的家人是否缺粮。但他说,“你们把粮食带回去,解决你们的缺乏,然后又把小弟兄带来。小弟兄来了,就证明你们没有什么过不去的事了。”

  有一件事非常有意思,约瑟不是说他要拘留一个兄弟吗?拘留谁呢?拘留了西缅。为什么拘留西缅呢?圣经没有说明,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约瑟把西缅留下来是有原因的。从过去的历史看来,在示剑城杀人最多的是谁呢?是利未和西缅,这就知道西缅是一个非常凶残的人。再从雅各临终前为十二个儿子宣告前途的话看,四十九章五节提到这事,“西缅和利未是弟兄,他们的刀剑是残忍的器具。我的灵啊,不要与他们同谋。我的心啊,不要与他们联络,因为他们趁怒杀害人命,任意砍断牛腿大筋,他们的怒气暴烈可咒,他们的愤恨残忍可诅。我要使他们分居在雅各家里,散住在以色列地中。”我们看到利未和西缅兄弟二人非常残忍,雅各在这里说祝福倒不如说是咒诅。事实上,以后他们真的接受了这样的咒诅。从以前来看也好,从以后来看也好,西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因此我有理由相信,当年卖约瑟的事发生的时候,竭力主张要把约瑟杀掉的很有可能就是西缅。所以现在约瑟就把西缅留下来,在十个哥哥里他就选了西缅。

  弟兄姊妹们,我们看这件事情,很清楚看见约瑟一直把他们带到一个地步,让他们能在神面前悔改,叫他们对付对弟兄的亏欠。这些事情作了这样的定规,我们就看见圣灵也作工了。在旧约时,圣灵作工是不是好像新约时那样明显我不知道,但是从原则上看,圣灵是在这儿作工了,你看他十个哥哥们在说什么?看二十一节,“他们彼此说,我们在兄弟身上实在有罪,他哀求我们的时候,我们见他心里愁苦,却不肯听,所以这场苦难临到我们身上。”我们看见了没有,圣灵作工,把他们埋藏在心里的亏欠取了出来。我们会说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照理来说应该早已忘记了。但是忘不了,也没有办法忘记。心里的亏欠经过了二十多年也没有磨灭,再多二十年也不会磨灭。在神面前过不去的事,除了到神面前确实的对付之外,没有一个方法可以叫它磨灭掉。

带领哥哥们进入光中

  弟兄姊妹,你们看,约瑟就是用这方法将他的哥哥们带入对付里面,因为现在不是买不买粮食的问题,乃是弟兄相认的问题,也是恢复弟兄关系的问题。当然关系不需要恢复也是弟兄,但是弟兄在弟兄们中所造成的亏欠如果不对付,弟兄中间的交通就很不容易恢复。所以现在你看到约瑟与他哥哥们在交谈,但却还没有恢复在交通里,起码哥哥们不知道他是约瑟。

  约瑟作了这样的安排以后,约瑟回去就大哭了一场。看二十四节,“约瑟转身退去,哭了一场。”我们知道约瑟心里是非常的柔软。表面上看来,他好像为难他的哥哥们,但是你要知道他里面是柔软到一个地步,巴不得哥哥们能脱离从前的亏欠。你从什么地方能看到呢?你看,当他打发他哥哥们回去的时候,他没有收他们的银子。你看,他是站在弟兄的立场上来供应弟兄。弟兄们有缺欠,他是富足有余,他就无条件地供应弟兄,所以你看见他里面对弟兄实在是柔软的。外面不立刻恢复交通是有原因的,要恢复交通必须要对付亏欠,不对付亏欠没有办法恢复交通,在弟兄们之间的交通是这样的,在神面前的交通也是这样的,这就是我们读约翰一书第一章所读到的,“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但是如果我们行在黑暗里,就不能相交了。这就是约瑟处理这事情的原则。

  我们感谢神,约瑟是这样的把他的哥哥们一直带到神的光里,等到第二次哥哥们把便雅悯也带来了。弟兄姊妹请注意这一个问题,头一次哥哥们到埃及的时候,约瑟在那里接见他的哥哥们呢?在办公室里。第二次哥哥们同弟弟来的时候,他在什么地方接见他的兄弟呢?四十三章十六节,“约瑟见便雅悯与他们同来”,小弟兄来了,这小弟兄一出现就好像给了哥哥们一个印证,他们没有虐待小弟兄,所以在恢复交通的路上,他们走近了一点了。所以约瑟就告诉他的管家,“把这些人带到我家里。”弟兄姊妹请注意,从办公室到了屋子里面。从关系上来说,近了一点。西缅也带出来了,入了屋子。你看看又给他们水洗脚,又给他们草喂驴,又预备他们一起在那儿用饭。弟兄姊妹你看到,这时候弟兄相认还没到完全明显的地步,但弟兄恢复交通的实际已经显明出来了。这一个显出来是因着小弟兄的出现,印证了哥哥们在小弟兄身上没有过分。

  然后约瑟就为他们安排筵席。他们进去的时候,他们感觉非常希奇,因为全是按着他们长幼的次序来安排他们坐席的位置。当哥哥们一进去坐下来的时候,约瑟就问他们父亲的光景,约瑟就问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小弟兄吗?当约瑟看见便雅悯的时候,我们真是看见,他里面那份弟兄之情就发动得十分高。他听见父亲还在,他听到父亲还平安,又看见弟弟也在那儿,他的感情实在不能再受压制了。二十多年了,实际是不短了。前一阵子我们看见台湾开放给大陆探亲的事件,有些大陆上的人到台湾去,四十多年的兄弟啊,姐妹啊,父母或是儿女都没有见过面,现在一下子能相见,他们在机场的时候就抱头大哭了,他们就哭作一团了,实在是情绪激动到一个地步没办法再忍了。现在约瑟也是这个情形,所以他立刻找个可以哭的地方,回到他的房间里哭了一场,然后再出来接待他的兄弟们。

弟兄相爱的考验

  吃过饭后,又打发他们回去了。可是在当中他又作了一件事,他故意把一只银杯放在便雅悯的口袋里。然后让他们走了不久,就把他们追回来,说他们把他的银杯拿走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便说他们不会作这样的事,但是还是带他们回去。回去以后,约瑟的哥哥们说,如果在谁身上发现拿了银杯,谁就留下作奴仆。一搜查,就搜到银杯在便雅悯的口袋里,这事情真叫他们苦恼了。但是约瑟为什么要这样作呢?我们不要问那事情是怎么样的,我们只要问约瑟为什么这样作?我们一直看下来,约瑟好像为难他的弟兄们,事实上绝对不是的。

  为什么他要把那银杯放在便雅悯的口袋里呢?现在才是一个真正的试验。他的哥哥们是怎样来对待这小弟兄,只有在这样的光景里才能试验出来,所以你们看到问题仍然是小弟兄的问题。现在小弟兄遇见难处了,这些哥哥们怎么办呢?“哎呀,你倒霉了,你就留在这儿,我们回去救家里的人了,免得他们饿死。”“我们爱莫能助了,谁叫他们在你口袋里搜到这银杯。”弟兄姊妹们你看到了,约瑟一直在那里出一个题目要他们回答,那就是说他们要怎样活在弟兄的中间,好使他们能活在弟兄的交通当中。他们各人是单顾自己的事呢?还是也顾弟兄的事呢?现在小弟兄出问题了,又是出得莫名其妙的,他们要不要担当呢?在这一个时候,他的哥哥们所表明出来的有两方面。一个是顾念年老的父亲,一个是顾惜他们的小弟兄。弟兄姊妹们,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宝贝的见证,因为从原则上来说,顾念年老的父亲,也就是说我们心里记挂我们天上的父。顾念弟兄的难处,也就是我们担当弟兄们一切的难处,那是弟兄相爱的一个具体的功课。因着这样一来,弟兄姊妹们,你就看见这一个问题了。约瑟到了这个时候,他就和他兄弟们相认了,他就说,“我是约瑟,我就是你们从前把我卖到埃及的那个约瑟,现在你们不要因为从前这样对待我而心里有什么过不去的。我到埃及来,其实是神借着你们的手把我先打发来。”

  我们留意四十五章三节开始“约瑟对他弟兄们说,我是约瑟,我的父亲还在吗?他弟兄不能回答,因为在他面前都惊慌了。约瑟又对他弟兄们说,请你们近前来,他们就近前来。他说,我是你们的兄弟约瑟,就是你们所卖到埃及的。现在不要因为把我卖到这里,自忧自恨,这是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为要保全生命。现在这地的饥荒已经二年了,还有五年不能耕种,不能收成。神差我在你们以先来,我要给你们存留余种在世上,又要大施拯救,保全你们的性命。这样看来,差我到这里来的不是你们,乃是神。”弟兄姊妹你看见了没有,在约瑟的里面没有仇恨,在约瑟的里面的确是很柔软。你看到他以前一直这样在他哥哥们身上作这安排,作那安排,是为要给他们一个题目,要把他哥哥们引到实际的对付里,好恢复交通。

  现在我们看见哥哥在这事上肯受对付了,弟兄相认了。在弟兄相认的时候,我们也看见约瑟心里面的柔软,他没有一点责怪他哥哥们的成份,反倒是给他哥哥们一个非常非常厉害的,够高的,够深的安慰,要叫他哥哥们里面那黑暗不再控告他们。我们在这儿看到,约瑟是一直看见神的手,这是约瑟在神面前所经过的日子里所学到的宝贝的功课。

约瑟的一切遭遇是为了成全以色列

  这一个功课跟雅各的关系非常紧密。我们方才看见雅各好像无可奈何的交出便雅悯,现在约瑟显出来了,他是要让以色列家看见神的手在作工。所以当哥哥们跟雅各一提起的时候,雅各的心里就从消极转向积极。一面是看见神恩典的丰富,但是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他在约瑟的事上,看见自己的儿子是如何服在神的权柄底下,然后他儿子的经历就给了他一个非常厉害的冲击,所以雅各苏醒了。我们感谢神,在这几章记述他们弟兄相认的过程里,我盼望弟兄姊妹们看到这一切事情的发生,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雅各。因为雅各里面如果不转回,神给亚伯拉罕的那应许,到了雅各身上就打了岔,所以雅各不能长久的在那刚硬里。或者我们不用刚硬这词来看雅各,因为刚硬是雅各在巴旦亚兰那段时间的性情。我们说我们用灰心,丧胆,消极这类的情绪来看这一个时候的雅各。

  雅各不能长久留在这种光景里,因为他留在这光景里,神的旨意就受拦阻,所以雅各必须要苏醒。雅各怎样才能苏醒呢?弟兄姊妹们,神用了二十多年的时光,神用着约瑟那一些不简单的遭遇来叫雅各苏醒。我们实在要敬拜我们的神,他拣选了人,他就负责把他所拣选的人带到他的目的里。现在我们从雅各的身上看到这事了。

  求主怜悯我们,我们承认我们跟雅各不分上下的。前半段或者没有雅各那样刚硬,但是后半段我们跟雅各是完全一样的。我们曾经在神面前有过火热,正像雅各刚从巴旦亚兰回

  迦南地那段时间一样,但是慢慢地就是走不上来。感谢神,雅各是愚昧的,但神不愚昧。雅各是无知的,但神却不跟着他无知。神怎样拣选,神也就怎样造就。到了有一日,雅各苏醒了,神得着雅各了,神的计划就大大的往前推进了一大步。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我们实在看到一件事,神不误事。神是按着他的定意来造成他所要作的。

爱弟兄的实际

  犹大也不能说是一个完美没有瑕疵的人,但是神却让他得着承受长子应许的资格。他究竟有些什么给神看中了,而不使他像三个哥哥一样失去长子名分的资格?犹大是不完全,但他里面却是有一点善良的心,神也许就是看中他一点点的良善。正如非拉铁非教会一样,主对她说,“你略有一点力量。”(启三8)虽然她所有的并不多,只是“略有一点”,但神的怜悯让这一点点发出果效,使神的心得到满足,神的祝福就临到她身上。我们在神面前蒙纪念,也是在同一的原则上,不是我们已完全,乃是他的怜悯作补满。

  约瑟被卖是出自犹大的主意。他出这个主意不是要与约瑟为难,乃是要救约瑟脱离其它兄弟们的毒手,让约瑟存活,不至于死。他说,“我们杀我们的兄弟,藏了他的血,有什么益处呢?我们不如把他卖给以实玛利人,不可下手害他,因为他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骨肉。”(三十七2627)他不能阻止兄弟们为难约瑟,但他也不让兄弟们伤害约瑟。就是这么一点点的心思,神给他作了记录。这是第一点。

  他们要再下埃及买粮食,雅各还是不肯让便雅悯与哥哥们同去。便雅悯若是不去,他们就买不到粮食。这时,犹大向父亲雅各说话,“你打发童子与我同去,我们就起来下去,好叫我们和你,并我们的妇人孩子,都得存活,不至于死。我为他作保,你可以从我手中追讨,我若不带他回来交在你面前,我情愿永远担罪。”(四十三8-9)从犹大说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是体贴父亲的心,也顾念众人,他交出他自己来作保证。和四十二37流便说的愚昧话作个比较,犹大的沉实与舍己,就成了他给神纪念的第二件事。这事与他在他玛身上所显明的是相类的光景,他服在神的权柄下,他不维护他自己,他只要顺服神的心意。

  犹大不是只在口里说准确的话,他也实际的作出他心里所存的美善。约瑟说要留下便雅悯为奴的时候,犹大就挺身出来说话了。“我父亲的命与这童子的命相连,如今我回到你仆人我父亲那里,若没有童子与我们同在,我们的父亲见没有童子,他就必死。这便是我们使你仆人我们的父亲白发苍苍,悲悲惨惨的下阴间去了。因为仆人曾向我父亲为这童子作保,说,我若不带他回来交给父亲,我便在父亲面前永远担罪。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让童子与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四十四3034)犹大这样的体贴父亲,又甘心为弟兄交出自己,不正是神在地上要寻找的人么!犹大确实是在作着神喜悦的事,使他的缺欠在神的眼前全给遮盖了,他就是这样给神看为配得着承受应许的资格。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