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以色列下埃及(四十六至四十七章)

 

  约瑟与弟兄们相认,叫弟兄们对约瑟的身世有了明显的确定。弟兄们当然又欢喜,又惊慌。但是感谢神,约瑟是看到神的手在作工,所以弟兄们都得到了安慰,也让父亲的心苏醒。如果我们将约瑟这段经历放在我们的身上,我们可以这样说。如果主怜悯我们,一方面用着我们来满足天上的父的心意,另一方面又叫同作弟兄们的得着安慰。我们进到四十六章的时候,我们又把整个的注意点回到雅各的身上。

  约瑟所有的经历是为了雅各得造就,因为神要把雅各带进完全的地步。雅各有一样东西在神面前一直不肯放手,那一样东西叫他在神面前白白浪费了二十多年的时间。自雅各的一生到现在,他见法老的时候,是一百三十岁。在那一百三十岁的年日里,有四十多年的时候可以说是在神面前是空白的。在巴旦亚兰有二十年,回到了迦南地之后再有二十多年。如果再加上他在没有去巴旦亚兰以前大约有四十一年,那么在雅各的一生中有八十多年是在神面前交白卷。我觉得这件事是非常严肃的。虽然雅各的年日有一百四十七岁之多,但在那一百四十七年中,有八十多年的时候是空白的,超过他一生年日的一半时间。这事是太严重了。我们实在没有很多时间可以在神面前交白卷的。因此在雅各的身上,我们得了一个非常严肃的提醒。等到我们见主的那一天,到底有多少年日被神数算,又有多少年日在神面前是交白卷的呢?这事实在是太严肃了。

  当然雅各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他的天性十分刚硬,神就要把他从刚硬带到柔软。神要将他从只要神的祝福而不要神这样的心思里,带到只是单单的爱神的地步。这件事的过程当然不会像在亚伯拉罕和以撒身上那么容易。但是感谢神,最后雅各还是被神得着。所以到了四十六章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件事,就是在四十五章的末了也看到的。当雅各交出了他一直抓住的东西的时候,我们便看出了一个事实,雅各就真的成为以色列了。神在二十年以前就给了他以色列这个名字,但是他一直没有活出以色列,直等到约瑟和便雅悯在他的心里面放了出去,也就是他把对拉结的这份情也交了出去,雅各便得着释放了。虽然拉结已经死了那么久,但是他对拉结的感情还是放不下。人虽不在,但她的儿子们却代替她的地位,就是这一点的感情还没有在神面前交出来。不像亚伯拉罕,神要他献以撒,他就照着做。雅各却是紧紧的抓着他对拉结的爱,结果,他就把二十多年的光阴浪费掉了。现在,看见神手所作的工,他释放了,所以从四十五章末了,圣灵就叫他做以色列。其实严格来说,从他把便雅悯交出去的时候,他已经接近作以色列,因为在他里面已经没有什么保留了。

明确的作了以色列

  虽然没有非常明显的看到他放下这感情,然后用神来作代替,但是圣灵称他为以色列。对于这属灵的变化,我们也能略略的领悟一点。等到四十六章一开始,这件事情就明确了。所以四十六章开始,雅各就叫以色列。到了别是巴的那一个晚上,我们从下文可以看到了一个问题。雅各的心里充满着疑惑,他就怀疑一件事,见约瑟虽然是一件大喜的事,但是要见约瑟必须要下埃及,这在神面前是不是一件好事呢?如果去埃及不是一件好事,那么,见约瑟就不是一件美事了。他有这种想法可能是与他的祖父和父亲有点关系。祖父下到埃及去出了乱子。父亲准备到埃及,主又把他拦住。这样说,埃及这个地方对承受神应许的人是不合宜的。他想,如果下去埃及去看他的儿子,那会不会走错路?他心里就产生了这样的恐惧。所以他便立刻在别是巴求问神。虽然圣经没有明明的说这一个过程,但是我们可以从神在当天给他的回答中知道。

  我们可以想象,他对神是不是说了这样的话,雅各说:“神啊!我要到埃及去看看约瑟。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他。我以为他早就死掉啦!谁想到他还在,你赐福给他,他虽受了很多的苦,但现在他已经很好了。所以我真的想去看看他,那可以不可以呢?我是十分的想去,但是我怕我的路会走错。因为祖父下埃及,你不喜悦。父亲要下去埃及,你也不喜悦。恐怕埃及这个地方不是我们这些接受神应许的人去的。如果我现在去,会不会是错的呢?我心里实在有一点的恐惧。”我想在那天的晚上,他会是对神这样说话。所以当天的晚上神在异像中回答他。

  我们先不看神的回答。我们要看雅各为什么要这样求问神。我们可以看见在雅各身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在这时候,他已经释放到了一个地步,他只要求主的喜悦,不再求自己的满足,不求感情上的满足,只要神的喜悦,所以圣灵在这里就叫他以色列。这是很有意思的。当神回答他的时候,又把他称为雅各。但当神称他为雅各的时候,不是普通的叫雅各。我想弟兄们还记得陈希曾弟兄曾经交通过在圣经里的双重呼召。双重呼召是有很大的意思,所以神在异像中对他说,“雅各!雅各!”里面仍然是雅各。为什么不叫他以色列呢?记载这些事的时候,神叫他作以色列。但神向他说话的时候,还是称他为雅各。我想在这里面是有一个很特殊的情形,神是在告诉他一个问题,那问题就是说,雅各现在会去求问神了,但如果有一天,他不再把神放在第一位的时候,他永远也是活在雅各里,因为他的本性就是雅各。因此,神很重的称呼他“雅各!雅各!”这是一个十分特别的提醒。雅各这一次的求问作对了,但他必须保持在以后的日子不断的求问。所以神在这个地方没有叫他“以色列,以色列。”仍然按着他这个肉身的身份称他“雅各!雅各。”我们看,神回答雅各的内容是怎样的。当神叫他雅各的时候,雅各就说,“我在这里。”神就对他说,“我是神,就是你父亲的神,不要害怕,你可以下埃及去。”不必怕的原因在那里呢?不是因为埃及这个地方从不对成了对,“你要去,因为我要和你一同去。我不是单单的和你一同去,并且我还要把你从埃及地带回来,我会作一切的工作使你成为大国。”

  神在这里提到了三件事。三件事都是指着雅各的,叫他可以放心下埃及去。这三件事情不是在说结果,而是说在下埃及的整个过程里,主是不会离开他的。所以神说:“我必使你在那里成为大国。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把你带上来。”我们可以看见整个行程从开始的第一点,就是他准备去埃及的那一刻开始,神就与他同在,一直与他同去埃及,还与他一同回来。神是这样说,就给了雅各一个安慰。神说,“你去埃及,不要害怕,你祖父和父亲去埃及不是我的意思,但现在你去埃及是我要你去的。所以你放心去,我陪着你去,不必因你的父亲与祖父的经历而产生畏惧。你因为祖父和父亲的经历而有这一份敬畏的心,我很欣赏。但是你不必因他们的经历而妨碍你的行程,因为这个行程是我要你去的。”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在这一个时刻,我们看到雅各这一个人在神面前得造就到这一个地步。在四十五章末了,他怎样说?他说,“我还在世的时候,我要去见他一面。”好像是说,他若见到了约瑟,他就没有什么放不开了。

  在四十六章这里的求问,就可以看见在雅各的里面已经转变到一个什么地步。他若看见在神的眼里去埃及是不应该的,那他就不去见约瑟。他说,“神啊,若你不喜悦我到埃及,我就不要见我的爱子了。”雅各虽然说他很想见约瑟,但若神不喜欢的话,他就不去见约瑟。到现在,我们看见在雅各的心里,神是实在的居首位。这就是雅各成为以色列的实际原因了。当神这样对雅各说话,雅各在第二天就动身前往了,还把他的所有都带到埃及去。

下到埃及去的以色列

  圣经也记录了雅各和他儿子们的人数。这儿的数点也是很有意思的。不是按着年岁作次序。也不是按着属灵的光景作次序。如果按着属灵的次序,应当是犹大为首。如果按着出生的年日作次序,约瑟和便雅悯应该在最末了。但又不是这样。在这里是按着他对利亚和拉结这两个人的感情来作排列。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神这样的数点是因着什么,但神却是这样的数点。先算利亚的儿女,然后就数算利亚的婢女所生的儿子。然后再数算拉结所生的儿子,最后才数算拉结的婢女所生的儿子。我们虽然不知道神这样点算是为着什么原因。但是有一件事,我们是可以了解的。神永远不会忘他的拣选。虽然在这段话里,我还有一些不了解的地方,但是我对神这段的说话有特别的意思,却没有一点怀疑。因为我相信神说这些话是一定有他的美意。

  有一处我是很想弟兄姊妹去留意的,就是在二十六节那里这样提过,“那与雅各同到埃及的除了他儿妇之外,凡从他所生的,共有六十六人。还有约瑟在埃及所生的两个儿子。雅各家来到埃及的共有七十人。”那就是六十六人加约瑟的三个人,再加上雅各自己,刚好七十人。但是在使徒行传里,有一个数字和这一个数字并不是一致的。在使徒行传七14,“约瑟就打发弟兄,请父亲雅各和全家七十五个人都来。”这两个数字怎么对不起来呢?我们如果留意读经的时候,我们会发觉,创世记那里没有把雅各的儿妇算进去。所以在这里的七十五个人中,有八个是雅各的儿妇。除掉了那八个人,就是这里的雅各家了。但是这个也是不准确的,因为在这儿说的和创世记所论的是两件事。创世记的是雅各家去埃及的人数,而在使徒行传所记的乃是约瑟接雅各全家到埃及去定居的人数。这两个事实我们看见了,我们就知道,在当时的六十六个人,加上雅各就是六十七个,再加上八个儿妇,就是记述的七十五个人了。应该是这样看这两个数字。我想弟兄姊妹能够了解这里的情形,因为在使徒行传里是这样说,“约瑟就打发弟兄,请父亲和全家七十五个人都来。”(徒七14)那是从迦南来到埃及的人。约瑟家的三个人已经在埃及,所以不能算进这个数目里,所以这个“三”也是在创世记内没有被数算的。这个事情我们便可以带过去了。

确定了分别的地位

  雅各到了埃及。当他到埃及的时候,约瑟就来见他。约瑟就告诉他们说,“你们将来见法老的时候,你们必须要承认你们是以养牲畜为业的。”约瑟把这个意思告诉他父亲,目的是要以色列家和埃及人有一个明确的分别。绝不是因为埃及人厌恶牧羊人,使他父亲被人轻视。因着这样的事,我们就看到在约瑟的心里有一件十分可贵的心思,他经过了很长时间的困苦,现在他在人的中间得了升高,作了埃及的宰相,同时也作了埃及大祭司的女婿。在政治和宗教上,他已经爬到了最高处了,但这些却没有教他减少信靠神的心。

  我们留意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在四十六章数点的时候,在二十节是这样说,“约瑟在埃及地生了玛拿西和以法莲,就是安城的祭司波提非拉的女儿亚西纳给约瑟所生的。”圣灵特别用这一段话来说明约瑟儿子们的母亲,有什么意思呢?很显然地,我们可以看见,如果没有底下的一段话,我们就不知道圣灵在记录这些事有什么意思。但是有了底下的这一段话,我们就能明白圣灵在记录这段话的意思了。那是非常明显的把约瑟在神面前的单纯点了出来。

  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约瑟是一个非常美的见证的榜样。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将他的心思转移离开神。困苦的时候,他没有离开神。升高的时候也没有离开神。这一个交通保持了以色列在地上寄居的生活,没有把心放在埃及去,永远持守着他们的游牧民的生活。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们看见以色列人在以后出埃及的时候,不断的回想起埃及,我们实在看见埃及这个地方是十分容易捆绑人的。但是当以色列一到埃及的时候,约瑟就把这个意思交通出来,约瑟就在他升高的时候,就交通神要他受这段经历的原因。在弟兄相认的时候,就告诉他们,因为神要保守雅各家,所以预先把他带进埃及。我们感谢赞美主。我们看见约瑟是成全雅各的一个因素。

  看到了四十七章,有些事情我们需要留意。约瑟带兄弟去见法老的时候,决定了他们留在歌珊地寄居。我们看看法老的心,他实在乐意把最美的地给雅各。但是约瑟心里很清醒,他知道会发生的这些事,他就先让父亲和弟兄的心里有准备,要留在歌珊地。 

站在位份大的地位上

  弟兄们见了法老以后,约瑟又和雅各去见法老。法老见雅各的时候,我们真的看见一件非常宝贝的事。我们注意在这个时候,圣灵又没有叫雅各作以色列,为什么圣灵没有把雅各叫以色列呢?是不是因为他们到了埃及地,所以圣灵又把他叫雅各呢?不是的。我们留意,在这里面有一个微妙的意思。因为雅各去见法老,那是人见人。法老是人,雅各也是人。作为人的话,雅各还是雅各,法老就是法老。但是问题并不停在这里,如果停在这儿,我相信圣灵还是会叫他以色列。问题是在雅各见到法老的时候,他作了一件事。我们必须要把这个关系弄清楚,约瑟是雅各的儿子,约瑟是法老的宰相,虽然雅各是约瑟的父亲,但不是因着约瑟而提高了雅各的名份,法老仍然是约瑟的上级。所以雅各去见法老的时候,他应该是以臣民的地位去见法老。但是非常希奇,雅各一见到法老的时候,雅各就作了一件事,什么事呢?他就给法老祝福,这事就有一点不寻常了。怎么会是雅各给法老祝福呢?他是倚老卖老?当然倚老卖老也不能作这件事,因为那是一国之君王,只有他给人祝福,不能有人给他祝福的。一个这样的外国人,怎么会在看见法老的时候,就给法老祝福呢?这是一件不寻常的事,但雅各却作了。

  我们看到这一次祝福的事,我们必须要知道希伯来书所说的话。“从来都是位份大的给位份小的祝福,这是驳不倒的理。”(来七7)我们照着这个原则来领会,我们就更看到给法老祝福的这件事不是寻常的事。那是什么事情呢?这是雅各里面的一个见证,也就是圣灵在这里不把雅各称为以色列的原因。在雅各的心思里,好像是用这个动作来让法老知道自己是人。雅各也是人,按人来看,法老在人中间是比雅各尊贵,法老的地位也比他高。但是在神面前,这个情形就不同了,法老算不得什么。在神的面前,雅各的地位是比法老高的,所以雅各就给法老祝福。

  我们看见这样的事情,圣灵记录雅各给法老祝福的这一件事,实在是不寻常,因为雅各的里面有看见。在这时候,雅各只看见神是最高的。站在神那边的也是高的。不在神里面的人虽在人中间是高的,却在神面前是最低的。这就是雅各里面的看见。因为有这一个的看见,他才会作这一个祝福。我们看见雅各里面的光景实在是非常清澈。他给法老祝福了,法老也没有反对,法老并没有感觉雅各触犯了他。你就看见雅各这个祝福是有能力的,法老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真实的承认自己是卑微的

  法老就问雅各,“你平生的年日是多少呢?”雅各就回答说是多少多少。很多人误会了雅各,以为雅各是在诉苦似的。要是我们准确的看看,我们就会看到,雅各没有一点诉苦的成份,而是雅各在这时候真正的认识了他自己,他真知道他是没有什么可夸的人。第一,你要注意,他说,“我寄居在世的年日是一百三十岁。”他给法老的回答,加上了他自己的领会,“我平生的年日又少又苦”。如果不看下文,我们就要说雅各是在诉苦。事实上雅各并不是这样,所以一开始,他就承认他是一个寄居的人。所以他不计较平生的年日有多少。但法老问他的却是平生年日的问题,所以他就回答:“不要问我平生的问题,我平生的年日是不足提的。又少又苦。”我们要注意,亚伯拉罕活了一百七十六岁,以撒是一百八十岁,他们两人的日子是不能再增加的。雅各现在是一百三十岁。与祖父及父亲的年日还差了几十年。但雅各现在还是活着,雅各还能继续活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谁也不知道,所以他不能用他那未完结的年日来和他的父亲和祖父比较。因此他不是比较在地的年日,乃是在比较在神面前的年日。祖父是有软弱,可是他的软弱很快就过去。父亲也有软弱,但是他的软弱也很快就过去了。我还是一个愚昧人,我还不知道自己的软弱,我又不认识我自己的愚昧,因此我在神面前是不住的顶撞,所以我有很多的日子是不被神纪念的。

  我受了很多苦,但在神面前却没有多少是被神纪念的。苦是苦,可是所受的苦不被神纪念。所以是“又少又苦”。我祖父是苦,因为他从吾珥去迦南。父亲也是苦,因为他到处被人欺负。他们虽然是苦,但是神纪念他们,所以他们的年日在神面前蒙纪念的很多。我的日子很苦,但是我在神面前给纪念的日子却是不多,所以我的年日“又少又苦”,我实在是一个愚昧人。在这时候,雅各真的认识自己的卑微和缺欠。就因为他认识自己的卑微,所以他里面才能明亮。过去雅各没有认识他自己,所以他里面是黑暗的,他里面是给束缚的。现在明亮了,认识了自己以后,他明亮的程度越来越明亮。

  因此你就看见当雅各在法老面前退下去的时候,看第十节,“雅各又给法老祝福。”一再的祝福。雅各为什么会这样作呢?一次的触犯已够了,怎么还要来第二次呢?外人看来是这样,但雅各里面不是这样。雅各知道他的地位是比法老的更高,他要显明他的地位,他没有在法老面前降低他自己。他可以在人中间作卑微的人,但是站到神的面前,他不再在不信者的面前降低他在神面前的地位。

  感谢赞美我们的神,这个是雅各,是到了埃及的雅各。如果埃及地是世界,雅各和神的选民活在埃及,这是一个正常的路。神的子民可以活在世界,但是却不跟着世界走。相反的,他们在世界面前显明神自己。从属灵上来看在埃及的雅各,我们真的看到一个太美的事了。是以色列在埃及,或在埃及的以色列,都是一样显明了神的分别,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神。

念念不忘神的应许

  再看看雅各家在埃及地的生活。约瑟在埃及越来越升高了,权力也越来越大了,但是这话乃是为了下文所论的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个真正神的子民,不理会世界是怎样在四周围绕,他心里所存的还是神的应许。我们看见约瑟死的时候,要弟兄们一定要把他的骸鼻带回迦南去。现在我们看雅各。雅各快要死的时候,就把约瑟叫来,要他作一件事。这件事是出于雅各自己的心意,是出于雅各里面非常明亮的心思。他对约瑟说,“将来我死了,你不要把我葬在埃及。”这就显明雅各再也不会计较地上的欢乐,也不计较约瑟可以活在他的眼前。他只纪念神的应许,可以说他只计较神对他父亲和祖父的应许。“不要把我葬在埃及。要把我葬在我祖与我父同睡的地方。”我们要留意一件事,如果是过去的雅各,他与现在的雅各有什么分别呢?他肯定的会说,“把我带回伯特利,葬在拉结所葬的地方。”对不对?按着他的过去,他会这样作吩咐的。但现在他不是这样了,他提到他父亲和祖父(四十六30)“我与我祖我父同睡的时候,你要把我带出埃及,把我葬在他们所葬的地方。”你就可以看见神在他们三人中所行的事。雅各好像在这里说,“我虽然不能活在祖宗的应许地,我死了也要回到神的应许地,我必须在神的应许的地方作神的见证,”这是雅各里头的光景,实在是十分明亮。约瑟就说:“我听你的话。”雅各就说:“你向我起誓。”

  约瑟向他起誓以后,我们就再看见一件事,“于是以色列就在床头上敬拜神,”小字说,或作,“扶着杖头。”不管在那里,你都可以看见现在的雅各是个十分软弱的人,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如果是“在床头”,他就是连起床也没有力量了。“扶着杖头”也是说出他没有力量站立了,所以必须扶着杖头。这些话显出了雅各已是十分的软弱,但是宝贵的事在这里。我们先看保罗说的话,“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保罗所说他自己的光景,雅各也是同一个样子。你就看到雅各心里所想的,“我虽然是软弱到这一个地步,但一想到神应许的时候,就不能不敬拜神。想到要回到神家的时候,就不能不敬拜神。”他的心里面只有神,心里只相信神是可尊敬的。这是生命成熟的样子。

  我们敬拜赞美我们的神,我们看见雅各经过很多的困苦,因着神的怜悯,他走到了最后的一程,他里面明亮了。虽然现在还没有到雅各最末了的时刻,但是已经接近末了的日子,他里面已经是明亮了。我们看到了这样的雅各,我们不能不回头看雅各里面明亮的原因。原因就是他把他不肯放下的人、事、物全交了出来。就是那么一放下,就把他带到明亮的里面。宝贝的就是,以前想着约瑟,现在有机会可以见到约瑟了,若是主不喜悦,不见约瑟就不见约瑟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样的交了出来,就把雅各带往上面去了。

  我们不单是看见成熟的雅各,我们更看见那条使人生命成熟的道路。在他祖父身上看不见明亮的道路,在以撒身上也是一样。虽然是在同一个原则里,可是在雅各的身上,我们却是看得非常的清楚。因为他是从这一个极雅各,到了那一个极以色列。一面是人的,另一面是神的。我们感谢主,在雅各的身上,我们看到这件事,四十六章是原因,四十七章是结果。我们感谢主,这两章对雅各是十分重要。雅各原来是一无可取的,但是神看中了他,虽然他原来只爱祝福,但爱祝福总比轻视祝福好。按着本性说,我们和雅各是完全相同的,感谢神!他能把我们带到约瑟的那个地步。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