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里面透亮的以色列(四十八章)

 

  雅各到了埃及以后,有一件事情是非常引起我们去留心的。亚伯拉罕到埃及出了事情,以撒要下埃及,神把他挡回来。埃及总是在属灵的实意上面是一个不好的地方。虽然埃及没有巴比伦那样厉害的表明世界,但是埃及总是世界的一个影像。所以亚伯拉罕不该去,以撒也不该去。但现在神却让雅各去,而雅各到了埃及,却没有出事。相反的,雅各到了埃及以后,里面是越来越明亮,里面是越来越通透。这是一件怎么样的事呢?神在雅各身上要借着他来表明什么呢?

  我们实在要低头敬拜我们的神。因为雅各到埃及去是神的意思,固然一面是神有计划要在以后把以色列领出埃及,借着出埃及的事来表明神给人的救赎工作。同时也让神跟亚伯拉罕曾经提到的事得成就。亚伯拉罕曾经听见神说,他的子孙要在别人的地寄居四百年,这事也因雅各下到埃及去成全了。雅各到埃及去不是出自他自己,亚伯拉罕和以撒下埃及却是出于他们自己,而雅各下埃及是出于神。

  刚才所提到雅各在埃及所成就神的计划是一方面,而神要借着雅各在埃及显明神在雅各身上作工的结果是另外的一方面。像一个那样追求自己满足的雅各,在埃及却没有给埃及迷惑。相反的,还在埃及显明他生命的透亮,那就更显出神在他身上作工作到一个什么地步。雅各没有下埃及,我们还看不见雅各最大的成就。雅各到了埃及以后,他的成就显明得很清楚。到了第四十八章的雅各,按着肉身来说,他是衰弱到一个地步,已经是快要到尽头了。他好像已经不能在地上行走来生活,他只能整天躺在床上来过他的日子。到了四十八章,你还看见他眼目也看不清楚事物了。但是,像这样一个身体衰残的人,里头却是非常的明亮。四十七章的末了说他在“床头上”或作“扶着杖头”来敬拜神已经了不得了。在床头敬拜神只是说到他对神的敬畏的程度,但到了四十八章,我们看见不仅是他对神有敬畏的高点,更叫我们感觉宝贝的是他里头满了神的心思。

雅各里面的透亮

  四十八章比四十七章进一步,到了四十九章又比四十八章更进一步。你真的看到神的旨意在他里面是没有一点点给打了折扣,连约瑟也不如他了。在这一个时候,约瑟的属灵智慧远远跟不上雅各生命里的通透。没有看到四十八章以前,我们觉得约瑟是非常非常的能表明神的心意。我们感谢神,的确是这样。但是你留心的去注意,约瑟能这样表明神是因着恩赐,而在四十八章以后的雅各就不是凭着恩赐。如果说恩赐,雅各好像从来没有什么恩赐,但是在四十八章里的雅各,你所看到的是一个生命完全成熟的雅各。他在生命上的流出比恩赐的运用是高得多了。一般人都很注意恩赐,但真正摸到属灵的路来奔跑的人,却是注意生命的丰富。

  在四十八章里,我们就看到了这个事实,“有人告诉约瑟说,你的父亲病了。”约瑟就带着他两个儿子去看雅各,他们到雅各那里的时候,雅各也不知道,因为他已经看不见了。如果说他的眼睛昏花也可以说是差不多是瞎了。所以别人就告诉他说,约瑟到这里来了。雅各当时就勉强在床上坐起来。他一坐起来,他就说了一些什么话呢?这是一个人在临终以前的光景,虽然还没有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但是已经很接近那个时候了。在这一个时候,一般人如果神智清醒,他会说些什么话呢?也许会吩咐我死了之后,你要怎样怎样做了。只是雅各在这个时间却没有提到这些在人情方面的事,但也不是说雅各没有说他自己的事,他说的只是说到他在神面前如何蒙恩。他所说的是神如何的信实。

  在雅各诉说他自己的时候,你们注意他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他从路斯开始。在路斯之前,雅各一直是用自己的手来抓地上的事。在路斯之后,他的手仍然在抓地上的事。所不同的,神是时刻的向他说明,神不是你的手能抓到地上的事物,而是我的赐福叫你在地上的路亨通。虽然这些话在那时候的雅各是听不进去,但是这些话总是听在雅各的耳朵里,等到经过□努伊勒以后,雅各就把从前听不进去的话开始拿出来放在心里,再经过那些年,从前神对他说的话在他里面就发亮了。噢!他真的看见他能在神的面前蒙恩是从神那里作开始,不是他自己配的,也不是他自己会抓的,完完全全是神把他找上了。所以他走在一生的路程的末了时,他一开口说话就说到从前在路斯神怎样向我显现,怎样给我应许,以后神又按他的应许一步一步的成就。

  在雅各那个时候来说,我们就看出他和一般人不同的地方。我们常常说老年人就是一直回首说自己过去的英雄史,但是在这里没有看见雅各在那里说自己的英雄史,他只是在那里诉说神自己的工作。我们感谢赞美我们的主,这是雅各显明了他成熟的一个表现。但是究竟在四十八章的雅各还没有到完全的通透,还有一点点没有过得来,所以他讲到一个地步的时候,他就讲到自己还没有过得来的事。他讲了什么呢?他就讲到约瑟的问题。

里面满了神的意志

  他首先说到约瑟在埃及所生的以法莲和玛拿西,说这两人要直接属于我的,要站在我的儿子的地位上来活在众弟兄们的中间,正如流便和西缅一样,就好像他们的伯父们一样的地位来活在以色列人当中。他说他们两个人以后,你再生下来的才能归到你的名下,这是第一件事。因为一提到这些人的时候,他又想起拉结来,再次提到拉结,就提到拉结的死,也就是说,虽然神用那么长久的时间来把他心里头一些代替神的地位的人物慢慢的拿掉,但是究竟那一个遗留下来的一点阴影还没有完全的脱下,这是第二件事情。这两件事情让我们看见雅各是明亮,但是还不够彻底的明亮,这是刚才所说到的四十八章的雅各,原因就在这里。

  我们回头去看第一个问题。雅各说以法莲和玛拿西要归到我的名下,这个事情是说对了,因为神实在要借着他这两个孙子升级到作他儿子的地位,正好是说明神让约瑟来承受长子的祝福,因为是约瑟要承受长子的祝福。我们曾经提到长子的名份没有临到约瑟,但是长子的祝福却是显明在约瑟的身上,这是神的意思。雅各在这个时候,他领会了,所以他说,“以法莲和玛拿西这两个儿子是我的,他们以后所生的才是你的。”但弟兄姊妹们要注意,约瑟生了玛拿西和以法莲以后有没有生儿子呢?很显然是没有再生儿子,或者是有,但也没有养活,反正约瑟以后也再没有生儿子,这是事实。所以我们看见以后数点以色列人的时候,约瑟就只有这两个孩子,这就显然的说明约瑟以后再没有儿子。这是神非常明显的安排,因为神将以法莲和玛拿西提升到与他们的伯伯叔叔同一个位份,是为了约瑟承受神双倍的祝福。如果约瑟再有儿子,那么约瑟的其余的儿子又怎样承受产业呢?这就发生难处了。神知道,所以神没有让约瑟再有孩子。这一点是雅各当时没有看见的,或者说,这一点神还没有向雅各说明,所以雅各在这个时候才有这一个说法。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是看到一件事,就是雅各在这个时候算是相当相当高的明白神的意思。

  然后我们注意第二件事,在雅各心里,还存着拉结的影子,虽然他是很长进,但还没有到完全的成熟。因为那一点阴影仍然霸占着雅各一点点的地方,所以他又在那里说拉结。为什么不说利亚,为什么只说拉结呢?或者我们会说因为那是约瑟的母亲,当然这样说也可以讲得过去,但是,我们总要记得,这是雅各在最末了的一程说的话,在他心里什么是最重要的就说什么,心里不感觉重要的也就不说,要说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所以他一说到那些事的时候就是拉结。很希奇,当他继续要说拉结的时候,我们看这一段话好像还没有结束。“噢!我回来的时候,拉结就死在迦南地了,那里离开以法他还有一段路程,我就将她葬在以法他的路上。以法他就是伯利琚C”如果他要继续讲下去,还有很多话是讲到关于拉结的,或者说你以后派人到那里将她移葬到麦比拉洞,或者说你要记着你母亲埋骨的地方。无论如果,你看这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如果我们没有看见事情的背后是神的管理,我们就说是让人打岔将心思带歪了。但我们看下文的时候,我们就不可能下这个结论。因为下面所记载的事情是跟神的计划有直接的关系,那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是一个心思非常清朗的人才说得出的话。如果把这些话接上第五节,你就看见是非常的自然。但是一加进第六节和第七节这两节,你就觉得这两节好像是把雅各在神面前所要说的话打了一个岔。所以我个人很有把握第八节所发生的事情显然是神在那里打岔,不让他再回头去想从前的自己。这是非常有意思的。

  看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留意到一件事。根据上面雅各所说的,我们就体会到他正视着一件事。他是凭着神的恩典走过从前的日子,现在已经走到人生的尽头了,在他身上所剩下的是什么呢?就是神的恩典和赐恩的主,所以雅各就说这些话。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历!可是当他要从神的恩典和赐恩的主那里岔出去的时候,神就立刻打断他,仍然要他固定在恩典和赐恩的主里,因为在下文,我们就把这一点看得很清楚。

不再是我

  神怎样打岔他回想从前的自己呢?因为上面是说约瑟和他两个儿子来看雅各,雅各却没有看见他们,需要别人去告诉他说你儿子来了。但到了第八节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了,不仅是看见约瑟,并且也看见约瑟的两个儿子。虽然看不清楚,他总是看见两个童子在那里。所以他就问这个是谁?约瑟就说是神赐给我的儿子,雅各就说你把他们领到我跟前,我要给他们祝福,那两个孩子就来到那里,雅各就和他们亲嘴抱着他们。

  我们注意这里不说雅各了,而是说“以色列对约瑟说”,是以色列在说话,不再是雅各在说话,是里面明亮的人在说话了。他说“我以为不能见你的面,那里想到神又叫我见到你,连你的儿子我都看见,”约瑟就把他两个儿子从雅各的两膝的中间领出来,然后就把他们安置在雅各的面前。以法莲就对着以色列的左手,玛拿西就对着以色列的右手,把接受祝福的位置安排好。但很希奇,雅各当时是祝福,但是雅各却没有照着这样的位置来祝福。我们晓得雅各要给他们祝福,就将手伸出来按在他们头上,祝福便成了。这是非常自然的一个姿势,也是按着他长幼的次序来作合宜的事。但是希奇得很,一个身体已经非常软弱的雅各,这样伸出手来给他两个孙子祝福,总比交叉两只手来给他两个孙子祝福来得比较容易多了。但是雅各却没有直接的伸出手来按在他们两个人身上,却是把这个手展搭过来,交叉过来按在两个人头上。

  这样的按在他们的头上,在人的眼中看来,好像是不合理的。所以在约瑟的眼中看来也感觉不大合理,他以为雅各年老到一个地步已经到了昏迷,所以才会做出这一个动作来。你想一个昏迷的人能作这样的事吗?这样作是更需要力气的。所以连约瑟也说,“父亲你的手错了。”但是雅各怎么说呢?他说,“我儿,这样才对呀!”雅各这一次并没有作错,雅各这一次作对了。他为什么能作对呢?我们感谢神,我们留意第十五节,他按手在约瑟两个儿子之后,他就先给约瑟祝福,但是手仍然按在两个孙子的头上。我们留意他给约瑟的祝福是怎样说?他说,“愿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给这两位童子,愿他们归在我的名下和我祖亚伯拉罕我父以撒的名下。又愿他们在世界中生养众多。”约瑟起初以为雅各的祝福是向着他的,结果听到一半的时候,怎么祝福只是临到他两个儿子的身上,所以就告诉雅各说,你的手放错了。但是我们留意雅各在这里的说话,说出了几件我们不应该忽略的事。

恩典的一生

  头一件事情要注意的,雅各从路斯开始与神发生关系,他到什么时候才真正的把当日在路斯向神所应许的完全的表明呢?他在巴旦亚兰那段日子里完全没有这些事,就是回到迦南以后,这事也不是那么明确。我们回头看看雅各当时跟神有什么应许。看二十八2022,神非常注意雅各许愿里面的一件事,倒不是献给神的十分之一,也不是在伯特利为神作一个殿,神所注意的是雅各承认耶和华是他的神,其它的都是其次的。如果在这一点上面没有作得对,就是其它的作对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们看雅各什么时候才承认神是他的神呢?在巴旦亚兰没有承认,那时他提到神的时候,总是说我父亲的神,还不是他的神。起初回到迦南地的时候也没有显明神是他的神,当然他的心意里已经以神为神,但是实际上他还没有完全承认神是他的神,在提到神的时候,就说我祖父亚伯拉罕,我父以撒的神。但是来到四十八章的时候,雅各在这里承认了一件事,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他承认神了,他承认神一直没有忽略了他,承认他是靠着神的牧养才有今日的地步。噢!这是很明显的转变,也可以说是把他当年在路斯所许的愿,如今有了一个完全的作成了。

  在这一个时候,他毫无保留的将自己放在神的手里。其实我们在他下埃及的那个晚上,在别是巴献祭的时候,已经看见这个端倪,他要先求问神,然后才决定他的脚步。现在他更是明确的宣告,神是一生牧养他的神,他是神所牧养的。在他说的话里,还有一些事,我们要更加注意得细微一点。“神是一生牧养我的神,但是我这个人常是不懂得神是牧养我的,”在这些话里头就有了这一个含意(如果你懂得雅各)。虽然我这个人一直不肯受神的牧养,但是我的神却非常信实的牧养我一直到今天,他实在是我的神,他是越过我所配的来牧养我直到今天。这是从雅各的话语里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情是什么呢?这个是在雅各生命造就上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却在这里给我们领会到,当时雅各所认识的神是怎样的神。我不知道弟兄姊妹看“就是一生牧养我的神”这句话,和接下去的那一句“救我脱离一切的患难的那使者”,是指着同一个对像,还是不同的对像?我个人看是指着两个不同的对像,但是提到第二个对像的时候,你要了解到他是把第二个对像也放在与第一个对像同等的地位。这说明一件什么的事情呢?当然,我们晓得第一个对像是指着父神,第二个对像呢?是自己来到他的跟前,让他经历神的作为的一个具具体体,实实在在的一位使者。这个使者是谁呢?我们今天能领会,乃是指着以后道成肉身的作子的那一位。那就是说,在雅各这一次祝福的话里头,隐隐约约把神的三而一的事实作了一点轻微的透露。

  这时圣灵隐藏着还未出现,但是也不是说圣灵在雅各身上没有工作。为什么他在别是巴的那个晚上会求问神去献祭呢?那就是圣灵的工作。这样就把父与子很隐约的在这里带了出来,这也是我们看到在旧约时,来到人中间作工的那一个使者就是作子的主自己。

  第三件事情我们要注意的,就是现在雅各把他两个孙子带到什么地方去呢?是带到神的计划那里去。所以你看见他说,“这两个童子是归到我的名下,和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的名下,”我们看到他把他们两个人领到神给亚伯拉罕起先所接受的祝福的里面,也就是神在人中间显明国度的计划里面。

神心意的发表

  到了这个时候,在雅各心思里头所有的已经不再是他在地要得着什么,而是他在神面前他要得着什么了,并且也把在神面前要得什么的这件事情交通给下一代和下两代。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承认我们留意我们的下一代一生的年日,比我们留意他们在神面前能承受什么更要多一些。但是雅各在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重视地的一切,所注意的是天的一切,是神那里来的一切,所以他在这个祝福里,神没有把这两个童子带到地的丰富那里。虽然下文就说他们在万民中生养众多,但是这只是人口增加的问题,没有牵连到属地富足的问题。但是上文却是把他们带到神永远的旨意和计划里。

  这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一个人走到尽头的时候,如果他心里面还是有牵挂的,他究竟牵挂些什么呢?就着一般人来说,他会牵挂什么呢?自己已经走到尽头了,他所牵挂的一定是他所爱的众人,妻子、儿女。或是丈夫、儿女。或是孙子、孙女,甚至是外孙、外孙女儿,这些都是他心里最牵挂的。所以留遗言时,他讲的都是说人的话。但是感谢神,在这一个时候,雅各没有说人的话,他只说神所要他说的话。我们很清楚的看见,在雅各里面已经没有任何属地的事物能缠着他。不像他在埃及以前,里面缠着他的事物有很多,有约瑟,有便雅悯,拉结和其它。

里面明透了

  感谢神,到了这个时候,你真是看见雅各里面是明亮了,一点没有说得过分。特别在这次祝福里,他预先的说明,以法莲将来要比玛拿西更大。事实上,我们看以后的以色列人的历史,以法莲的影响的确是很厉害。甚至后来以色列分为南北两国的时候,北面的主力就是以法莲。以法莲在以色列人中间,实在是有很大的影响力。神是这样作的安排,雅各能了解过来,所以在这一个祝福里,雅各非常清楚把神的旨意带出来。感谢赞美主!

  讲完了祝福的事情后,雅各就很郑重的多讲了一件事。说什么呢?他肯定了一个事实,就是以色列人将来一定要回到迦南地。为什么呢?因为神给他们的应许不是在埃及,他们在埃及不可能承受神的应许,埃及不是神给他们的应许,神给他们的应许是在迦南地。雅各对这件事情太清楚了,我们留意,我们不能忽略以色列当时是一个游牧民族。如果对一个游牧民族来说,在埃及地当然比在迦南地强得多,埃及地水也好,草也好。对一个游牧民族来说,去那里找呢?这里有那么好的地方就留在这里。迦南地大部分是山地,水也不是那么充足,草也不能与埃及相比,我们为什么不留在埃及呢?但是在雅各的里面,他所看见的是神的应许。埃及虽然是好,但却不是神的应许。埃及虽然是美,但是神的应许却不在那里。

  今天我们要神的应许还是要埃及的美与好呢?在雅各这个时候,里面非常清楚的抓住这一点,所以在二十一节里可以看到。以色列又对约瑟说,“我要死了,但神必与你们同在,领你们回到你们列祖之地,”这是一件大事,你们早晚都要离开埃及,埃及虽然好,但是你们不能停留在那里,虽然我不知道将来神如何领你们出去,但是我知道神一定要领你们出去。神领你们出去的时候,你们就要毫无顾虑的出去。这是雅各在这一个时候所讲的话,我们看雅各这个时候,实在是在信心里接受神的应许。那时候他仍在埃及,但他的信心里面所有的是迦南。现在活是活在埃及,但心里所牵挂的是迦南。他一直握着神的应许,我们真知道埃及是好地方,所以以后在出埃及的以色列人中,一有难处便想起埃及,埃及的确是好。但雅各说出了一个不容我们忽略的事实,再好的埃及也不能与神的应许地相比,这是太有分量的一句说话,是从经历里出来的一些话,埃及地虽然是美,但是神的应许不在那里,在埃及地不能承受神完全的一生的牧养。回到迦南地的时候,神一生作牧养的事实就要显明在我们的身上。

  我们看当时雅各说出这些话,你不能把它一段段来看,要连起来看。你连起来看的时候,你就看到雅各这个时候的光有多强,多亮。这是雅各在末了提醒儿孙们的时候所着重的一点。

  还有第二点,他又讲出了一件事,他说,“我从前用弓用刀从亚摩利人手下夺的那块地,我都赐给你。”我们不要给“那块地”这三个字来限制我们的心思,因为只是一块地而已。整个迦南地在摩西的心思里也是那一块地。所以说到“这块地”并不是我们心思里所想出的小小的一块地。这块地的确是很大,大到一个什么地步呢?“使你比众弟兄多得一份,”这一块地就等于其余的支派在迦南地所分得的地一样大小。当然这个一样大小不是说绝对一比一的大小,乃是相差不多的大小。

  我们了解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们就看准了,约瑟得长子的祝福,不仅是刚才以法莲跟玛拿西接受祝福的时候所宣告的,也是雅各在这里明明宣告的,宣告约瑟要在弟兄中间所承受的一份产业。这里很有意思。我们看到第四十九章的时候就知道,雅各宣告十二个支派的前途的时候,约瑟支派还是约瑟支派,却没有提到约瑟支派分成以法莲和玛拿西两个支派。就是到了以后的日子,在启示录里,我们也看不见以法莲和玛拿西是分家的,我们看见约瑟支派是以一个支派出现,不是两个支派出现。这就给我们留意到,雅各在这里所宣告的那些祝福,对以色列人来说,都是属地的祝福,所以约瑟在地所承受的祝福是比弟兄们多得一份。但是一转到神的旨意和永远的计划里的时候,约瑟仍然是一个支派,他并没有承受双倍的属天的祝福。

  这就给我们看见了一件事情,约瑟为人在弟兄当中是很好的,所以神在属地的祝福就给他多得一份。但是神真正的祝福,就是神在应许里的祝福或是在恩典里的祝福呢?神却不是因着人的行为来定规,所以那应许的祝福没有因着约瑟比弟兄们活得好,他就接过应许里的祝福,而是按着神的恩典的原则成就在犹大的身上。真正属灵的祝福,是在恩典里面显出来的,所以犹大就承受了属天的祝福。约瑟承受的祝福是因为他的为人这方面比弟兄们都强而得着的,所以他多出来的那一份,我们看到是根据赏赐的原则,因为是根据他的行为来定规他的承受。而犹大按着次序来接受神的应许,那是按着恩典的原则来成就,这点也是我们该注意到的。

  在这些历史里,神也把他以后在新约里要作的事,给我们隐隐约约看见神作工的法则,而这些法则的显明和一个成熟的雅各并没有分开。是这个成熟的雅各将神的旨意带出来,这就显明了雅各的明亮,也显明雅各已经成为神手中合用的器皿。我们所要注意的就是起初雅各是怎样的一个雅各,现在如何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称为以色列的雅各。我们把雅各整个的一生这样的归纳起来,我们所看到的不是雅各本人,乃是成全雅各的这位神。我们因此有了一个很大的激励,因为神怎样把一个这样的雅各来成全,神今天更要在我们这班称为神儿子的人身上来成全我们。 ── 王国显《活了…就死了──创世记读经札记》